海棠书屋

【王小明传奇第一部】 (22) 作者:cigar5

海棠书屋 2022-09-22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王小明传奇第一部】 (22)作者:cigar5   第二十二章 热吻   钱曹在书桌前认真写着学生会欢迎致辞,时代发展至今,基本每所高中都会设立学生会组织,让一些优秀的学生负责起组织和管理的工作。高一新生通过一
【王小明传奇第一部】 (22)

作者:cigar5

  第二十二章 热吻

  钱曹在书桌前认真写着学生会欢迎致辞,时代发展至今,基本每所高中都会
设立学生会组织,让一些优秀的学生负责起组织和管理的工作。高一新生通过一
年的时间适应准社会阶段,进入高二后就要接受完全社会化管理模式。钱曹只是
蓝胶高中学生会的名誉会长,一般具体操办事务的都是主攻教育管理科目的文科
生。

  陈虞当初就是在进入学生会之后崭露头角的,陈虞是一名孤儿,她一直不知
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后来一对作家夫妻领养了她才取名叫陈虞。年少时的陈
虞就显示出异于常人的推演能力,再加上作家父母的熏陶指引,开启了属于她自
己的心智境界,很自然的就确定往文科方向发展。

  陈虞发育之后并没有接受任何男方的娃娃亲,她的父母原本生活是北平的知
识分子,因为爱子夭折为了散心才会移居到风景秀丽的江南县,见到那些土大户
们知道陈虞是要被推荐至北平读高中的才子,都快要踏破老两口的家门了。

  陈虞清纯的容颜配上巨乳翘臀的身材让土大户和他们的儿子都流露出猥琐的
目光,两位作家父母看到如此连饭都没留人吃就通通婉拒了。

  由于生活的地方并不是教育重镇,被称作学霸的陈虞基本就是碾压众人的存
在,进入中学后有次老师生病请假,提前预习完整本科目的陈虞甚直接代替老师
讲课,而教学质量甚至比原本的老师还要高一些,听到学校里传来的消息后老师
深受打击直接一病不起。

  由于教育人员的匮乏,使得陈虞直接以中学生的身份做了两年的任课老师,
并且她在学习、备课之余,还认真研究了学校教育运营。因为拥有双重身份,可
以从学生与教师两个角度来考虑,最后制定出最适合学校的教育方案,生生把一
座教学落后学校,提升到县城特级中学的档次,也是因为这个才被破格免试进入
北平第一高中就读。

  由于自己才貌过人,从小陈虞就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即使是跟着父母回到
北平之后,在文科所有专业依然没有碰到过对手,一直到世博会上大方光彩的陈
虞遇到了比自己大1岁的陆菲,才真正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这也是陈虞会选择
接受夏海教育局邀请的原因。

  而此刻,陈虞正用着怪异的走路姿势跟在迪克身后,她的屁眼里塞着一个小
号肛塞,陈虞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碰到人生中第二个对手了……

  今天夏菊一路疾驰,差不多是5点不到就赶到了南郊镇上,找个饭店匆匆吃
了晚饭后就前往暗巷街。

  暗巷街实际就是专门让女人寻欢的地方,而女人要进入暗巷街需要三点全部
裸露,面对这样的要求陈虞羞涩不已,虽然之前成为公职人员前也有过类似的经
历,但一想到自己这次裸露的目的,让她有些犹豫。

  「虞姐别担心,这里灯光昏暗,雾气又那么重,稍微离远一点的人根本看不
清你的身体,他们会有这个规定也不过是考验女人想挨操的诚意罢了」。

  迪克说着递给陈虞一个头套,戴上之后只能看到眼睛和嘴巴,连鼻子都是用
超透气面料包裹的,陈虞和夏菊戴好头套后,单看脸的话就连迪克也无法区分了
,陈虞和夏菊前往黒巷街专门的更衣室,而迪克则戴上头套走向大屌测试区。

  女人想进黒巷街只要裸露三点就可以,而男人想要进入是需要测试性能力的
,毕竟这里是用来让女人寻欢的地方,要是男人三秒就射了,想必没有哪个女人
会满意。

  测试的内容也很简单,先测量肉棒的尺寸,这里规定只有达到15公分的肉
棒才能进入持久测试环节。

  当持久测试的专业榨汁姬看到迪克胸前贴着的金色图标后,眼中略微闪烁着
期许,而当她骑上迪克的大肉棒之后,骚屄里那种久违的充实感让她开始淫叫。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榨汁姬就被推上了极致高潮。迪克略显绅士的询问一下后,
便自顾自的拿着一个金色的时钟图标贴在胸前从通道进入黒巷街。

  走出通道后迪克就看到许多带着头套的女人围在男士入口处,看来现在时间
还有些早,黒巷里的男人还不多。

  迪克看到女人们或是全裸,或是穿着骚气十足的衣服,有些还戴着乳夹和小
尾巴,这些衣服和玩具都是女人在更衣室里购买的,因为黒巷街普遍女多男少,
毕竟光是鸡巴的尺寸就卡死一大批男人了,所以女人为了挨操就会特意购买一些
具有挑逗意味的服饰好引诱男人操她。

  当女人们看到迪克胸前两个黄金图标的时候都有些按奈不住了,一个个争先
恐后的对着迪克示好,之前测试的图标也是有颜色区分的,铜色就是及格,银色
就是良好,而金色就是优秀,可想而知拥有两个金色图标的迪克将会是多么抢手
的存在。

  迪克面对女人们的追捧也倒自在,他让女人们挨个排好,打算一个个操过来
,在迪克看来,自己操瘫这些女人不过小菜一碟。

  而陈虞和夏菊则是全裸的状态直接前往黒巷王所处的方位,黒巷王一般代表
着黒巷里操屄最强的男人,但却很少会有女人敢上床体验。

  女人也会害怕那种快感会让人疯狂,并不是所有饥渴的女人都能够承受住极
致高潮的冲击的,曾经有个女的被黒巷王狠操了3次极致高潮之后疯癫了,直接
拿下头套全裸的在镇中心的广场上跳起舞来,所以黒巷王虽然空有最强的实力,
却并不是每天都会有女游客去找他操屄。

  在来的路上迪克就和陈虞建议过,如果黒巷王的肉屌和迪克的一样甚至更大
的话,陈虞可以先让夏菊去试试水给陈虞做个参考。要是夏菊被黒巷王操满足了
,那么陈虞可以亲自上场开始赌局,要是夏菊没有被操爽,那么可以给陈虞一个
机会收回赌局,只不过今晚必须要听从迪克的要求。

  夏菊在陈虞面前发誓保证不会偏袒迪克,但凡被操满足了一定会说。其实夏
菊巴不得黒巷王能把自己操满足了,这样周末迪克主人不在的时候就不用去公厕
陪那帮将将止渴的男司机了。

  陈虞之前就听迪克说过自己打大屌足足有20公分,看到黒巷王的大床上有
介绍,黒巷王,20岁,黑屌长20公分。看到介绍后陈虞和夏菊两人又看了床
上男人的大黑屌,夏菊在看到陈虞点头示意后,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便爬上了大
床。

  黒巷王是个黑夜种,他是华夏女兵和黑鬼生的孩子,自从有了黄毛黑鬼这一
出事情之后,许多女兵都在测试的时候被黑鬼的大黑屌彻底征服了,几个沉沦厉
害的甚至偷偷吃下受孕药去挨操,然后生下小黑鬼,而这种小黑鬼是不被华夏政
府认可的,政府一般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会让一些偏远地区的福利院收养这种小黑
鬼。

  像黒巷王就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福利院的人也从来不和他说这个,一直
到自己发育之后把福利院的奶妈操翻了,才从奶妈口中得知自己是被政府送到福
利院的,当时就脖子上挂着一张纸片写了自己的大致信息。

  按照规定小黑鬼是无法享受义务教育的,发育之后的小黑鬼就要被送上社会
自力更生,也叫是福利院的女人被他操爽了舍不得他,最后介绍他到黒巷街来讨
生活,没想到小黑鬼遗传了黑鬼爹的性能力,一举成为新的黒巷王,只要上他床
的女人,都会被他操到痴叫。

  夏菊也同样被操到痴叫不止,陈虞看到夏菊的反应得意起来,感觉自己这次
豪赌是赢定了,她耐着性子等着夏菊被操翻后告诉迪克结果。可当夏菊略显迟到
的首次高潮后,情况出现了变化,明眼人都能看到夏菊高潮后的表情并不是满足
,却是一种失落和煎熬。

  之前被男司机轮着操虽然也有快感,但实际离迪克主人给的极致高潮还有十
万八千里的距离,夏菊反而觉得能止止痒就行了。而现在同样到了极致高潮,却
一直在边缘徘徊就是有种缺口气的感觉,这种失落感反而更加让人难以承受。

  黒巷王当然也察觉到胯下女人的异常,他还以为这个女人只是胃口比较大,
便开始放开猛操,和女人开始了一场拉锯战。

  迪克在操翻入口的众人之后,打算去找陈虞她们,却被几个妇人拉住,几个
妇人轻轻的告诉迪克自己的身份,企图引诱迪克成为自己的情人。迪克在听到一
个书香气十足的妇人说明身份后微微一笑,抱着这个妇人一路操到陈虞跟前。

  「战况如何呀?」

  陈虞看到迪克之后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一边,而夏菊发现迪克主人之后,急急
忙忙脱离黒巷王的控制扑到迪克主人身边。

  迪克似笑非笑的对着黒巷王说了句,「抱歉,这几个都是我的情人,我们时
间到了要回去了,下次再来玩」。

  黒巷王虽然微微有些恼火,刚才分明是还没有把那个女人操满足,不过现在
也不好强迫女人再回来挨操,便颇具大将风范的招呼说欢迎下次再来玩。

  离开黒巷王的视线范围后,迪克把妇人放下,抱起夏菊开始站桩输出,没几
分钟便把她操到极致高潮。夏菊突然有一种久旱逢甘露的错觉,幸福的感觉溢于
言表,一旁的陈虞甚至都不打算再去向夏菊确认了。

  陈虞心里不禁盘算着「看来真的是只有那个混蛋才能把夏菊操满足了,要是
我也和夏菊一样的话,那岂不是满盘皆输了?」。

  其实迪克比小黑鬼厉害只是一个生理结构决定的,白种人天生比黑鬼身体热
量会高一些,而代表男人至阳之物更是会有明显温差。迪克差不多就是白种人性
能力的极致代表了,大龟头往往刚操进女人屄里就会把对方烫出个小高潮来,如
果说极致高潮也会有高下之分的话,那么迪克所给的极致高潮就是优秀水准,而
小黑鬼这种没有任何技巧的磨炼,单单依靠身体天赋的极致高潮只能是及格水准

  几人走到更衣室门口,迪克把陈虞拉到一边,「虞姐,刚才你也看到了,夏
菊只有我才能满足,之前可是说好了,记得把肛塞戴上」。说完对着陈虞的翘臀
拍了一巴掌便走向男更衣室了,惹得陈虞是又羞又气。

  回到更衣室之后就看到夏菊和那位妇人依然打算戴着头套,手上拎着放衣物
的袋子就光着身子出去了。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陈虞依旧愿赌服输咬牙把一个小号肛塞怼进自己的屁眼
里。再次出现在迪克面前时,陈虞怪异的走路姿势就已经能证明她是否遵守约定
了。陈虞和夏菊一样也是戴着头套出来的,虽然南郊镇基本没有什么人认识她,
但总归还是小心使得万年船。

  迪克也是仅仅戴着头套,还一直抱着那个不认识的妇人持续输出,「喔..
.喔...太爽了...喔...我...喔...认...认...喔...
喔...做...做你的...婊子...喔...去...去了...」。

  待迪克把妇人又一次送上极致高潮后,一行人上了电动三轮朝着落脚酒店出
发,车厢内由于多了个人出现一种略显局促的错觉。等到妇人从刚才的极致高潮
中回过神后,迪克搓揉着她的奶头说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婊子校长」。

  妇人听到话后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摘下了头套,「大家好,我姓曹,是北郊
镇第一小学的校长」。

  这句话听到另外两个女人耳朵里产生了不一样的反应,夏菊听到后不削的想
着,「呵呵,又是个搞教育的婊子」,而陈虞听到后却非常震惊,可迪克没有给
她充分的思考余地,直接一把搂过陈虞说着,「虞姐,反正大家都是坦诚相见过
了,我们也该自报家门吧?」。

  还没等陈虞阻止,迪克就率先摘下自己的头套说到,「我叫迪克,是夏海教
育局的,而这位就是我们的副局长」。

  陈虞听到迪克的话语,也只能无奈的摘下头套,「你好,我叫陈虞」。

  看到陈虞依旧官方式的和曹校长握手,迪克笑着把两人搂到怀里说到,「哈
哈今天我们索性就好好培养感情,这样明天开会才不会显得太生疏是吧?」。

  其实陈虞和迪克今天不去学校而是来南郊镇上的生活区,就是因为地方教育
局为了让领导少点奔波劳累,特意将开学前的县教育局会议安排在南郊镇举行,
届时各个地方教育处与校方负责人都会出席,而当迪克得知妇女是北郊镇第一小
学校长的时候,心中便打起一个小算盘。

  到达酒店之后迪克只是穿了条短裤就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堂,夏菊本身就打扮
清凉,把超短连衣裙套上就跟上了迪克,曹校长没有有打算把内衣和衬衣穿上,
上身就披了件外套,原本还打算把裙子也穿上的,担心时间长惹迪克主人不满,
看看外套差不多可以盖住大部分屁股就直接下车了。

  只有陈虞是穿着正常下车的,只是屁眼里的肛塞让她根本无法跟上其他几人
,进到大堂后前台的服务员告诉她安排套房的房号,知道肯定是迪克的安排便挣
扎着走向电梯,大堂一侧坐着一排风骚入骨的婊子,她们看到陈虞的样子都在悄
悄笑话着,「哈哈看她穿的正经模样,结果还不是屁眼里塞东西的浪货」。

  婊子们的话陈虞都听见了,现在她也有些后悔没有听取迪克的建议,索性就
把衣服都脱了,带个头套光着屁股进酒店,大家可能都只会以为是一个刚去黒巷
街玩爽了的骚货。

  回到套房后陈虞看到迪克房间的房门大开,夏菊已经在床上挨操了,而曹校
长则跪在迪克身后舔舐着迪克的屁眼。

  陈虞并没有进入迪克的房间,刚才在车上她就拒绝了迪克一起荒淫的提议,
进到自己房间后,陈虞急忙脱下西裤和内裤,开始拔出那个折磨自己一路的玩意
儿,肛塞独特是设计保证它不会轻易的被屁眼挤出掉落,当东西彻底脱离自己身
体的时候,陈虞出现了一种解脱般的快感,甚至让敏感的肉屄泛出了淫水。

  第二天的会议实际就是走个流程,陈虞只是简单说了个致辞就坐回第一排的
领导席位,然后县教育局的领导发言开始会议。会场除了前几排座位是有固定安
排外,其他后排座位就比较随意了,而迪克因为是交换学者的身份,并没有安排
领导席位,迪克便开心的领着曹校长在后方的角落坐下。

  县城普遍电压偏低,灯光照明都不太好,而这种封闭式的会场就更加显得昏
暗,陈虞都不用去找迪克就知道他现在肯定在猥亵着曹校长,之前在套房里吃早
饭的时候就看到曹校长和夏菊一起跪在饭桌下舔弄着那根让她们如痴如醉的大肉
棒。

  令陈虞大为震惊的还不是曹校长淫堕的速度,而是迪克的房间里还横七竖八
的躺着好几个婊子,听夏菊说是晚上夏菊和曹校长被迪克操到屄里都没水了,后
来夏菊和曹校长就被迪克当母狗溜到大堂,原本都打算下班的婊子们看到迪克的
大屌眼睛都直了,嘴里叼着迪克扔在地上的迷你牌就跟着夏菊、曹校长爬进了房
间。

  曹校长今天就穿了一套职业裙装,里面什么内衣、衬衣都没有,彻底的真空
上阵。会议刚开始没多久,迪克就解开了曹校长的西装扣,把玩起曹校长那对并
不算丰满的乳房,过了一阵迪克看自己周围没什么人,索性就让曹校长跪到自己
座位下面,给自己做口舌服务。

  午休的时候陈虞也没有在餐厅看到迪克和曹校长,反倒是蓝胶高中的朱校长
找到陈虞闲聊了几句,一直到就餐时间快到点了,才看到迪克和曹校长前后出现

  曹校长看着像是刚做好什么剧烈运动一般,红彤彤的脸上都是汗水,走路的
时候两个腿也不是很利索。

  朱校长看到曹校长后热情的向她走去,询问怎么走路那么困难是不是不舒服
呀,曹校长借口说着是上厕所时间长了腿麻了,实际是刚才被迪克操了次屁眼,
虽然曹校长的屁眼早就被开发过了,但依旧受不了迪克炽热的大肉棒,被操的两
腿都无法使力了。

  迪克看到朱校长对着曹校长如此关心,暗暗淫笑着,却被陈虞拉到一边数落
着,「你别太过分了,曹校长下午还要做简报了,你下午别再使坏了」。

  迪克笑笑说到,「虞姐,这个你就管的多了吧?我有欲望,人家曹校长也愿
意挨操,又没有犯法,不可能你说一句就让我憋着吧?」。

  迪克的话让陈虞一时语塞,是呀,人家男欢女爱的,自己管的着嘛?可..
.曹校长真的在会议上出丑的话,怎么也算是教育局丑闻了。

  陈虞还在思考有什么办法避免问题的时候,迪克不动声色的摸上她的小腿,
陈虞被这样一下突然袭击给弄的差点叫出来,「呀...你...你要干嘛..
.这里可是公共场所...你...你别乱来啊」。经过迪克自己摸索,发现陈
虞的性感点在自己的小腿处,每次用着手法一摸,肉屄里就能出水。

  「虞姐,真要我下午不碰曹校长也行,要不你来代替她呗?」,迪克一边躲
避着陈虞驱赶的手,一边断断续续的刺激着陈虞的性感点。陈虞此刻的腿也不敢
乱动,肉屄里的淫水已经泛滥了,现在可是拼命夹着双腿才让淫水不至于涌出。

  可能是迪克精通按摩手法的关系,陈虞平时自己抚摸小腿就没有这种催淫效
果,昨天还特地让老王给她按摩小腿,也根本没有任何淫性,「别...你先停
下,你...唔...你要我代替什么...你先说,只要...唔...只要
...不过分...我就答应你行了吧?」。

  陈虞实在不敢想要是在餐厅被迪克捉弄到淫水乱流会是什么场景。「嗯..
.我的要求其实也不过分,就想让你今天晚上屁眼里戴着肛塞回学校」,迪克看
来仍旧是找着机会开发陈虞的屁眼。

  「什么?!呀...你别...好,我答应...就是了」

  陈虞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暂时委曲求全。

  「嘻嘻...虞姐你能答应那是最好了」。

  迪克看到陈虞点头便收回作坏的手。

  「这次算被你得逞了,不过你要保证以后再不能用摸腿的方法胁迫我,不然
我发誓要和你鱼死网破!」

  看来陈虞这次也是认栽了,但她最后还是想要一个保险,要不然以后不是天
天被迪克戏谑了?

  「好,虞姐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不会用这种方法」

  迪克心里早有主意,等再多操你几次,到时候就是你求我来玩弄你了。迪克
看了眼远处的曹校长,发现朱校长一直在急切的询问些什么,看着朱校长风韵犹
存的样子,迪克舔了下舌头好似要进食一般。

  下午的会议主要是每所学校报告生源和教师情况反馈,迪克果然兑现承诺,
虽然依旧坐在曹校长身边,却只是偶尔和她言语交流着,并没有再去玩弄她,最
大尺度也就只是揉捏着她的乳房。

  终于台上领导叫到曹校长汇报了,「今年北郊镇第一小学新招学生60名,
新任教师3名,预备最多留用2名,自从教师7月到学校后初步接触下来感觉各
有特点暂时没有决定人选,预计还需要半年时间做考察」。

  下午的报告会持续到傍晚,之后所有人都会移步至楼下的宴会厅自由讨论,
宴会厅非常大,在四周都放有自助餐点和酒水饮料,同时两侧还站有许多服务小
姐和舞男,这些服务小姐都是县里挑选出的上等婊子、男模,为的就是让开了一
天会议的教育系同仁们好好放松一下。宴会厅的灯光比会场还要昏暗,就是为了
配合大家隐蔽的放纵。

  和县教育局的几位领导寒暄一番后,陈虞便找到迪克,想问问什么时候动身
回学校。

  眼尖的迪克一下就看到朱校长又在和曹校长聊天,他淫笑着对陈虞说到,「
不急,我们要不去找朱校长,问问她有没有返程计划,倒是可以和我们一起回去
,不过虞姐,要不要再和我打个赌?」

  陈虞听到打赌不自觉的想起黒巷街的败局,如果有机会一雪前耻的话当然最
好了,不过想着迪克也不是什么慈善家,肯定有想着什么坏点子给自己下套。

  「你先把内容说来听听」

  「这个赌局也很简单,我去邀请朱校长跳舞,你猜我能不能在3支舞的时间
内,让她求着我去操她?」

  「什么?!你把朱校长也给操了?!」

  陈虞简直不敢相信,可又实在不敢排除这个可能性,这个家伙只是和曹女士
走了一路就把人家骗到床上了,谁知道会不会哪个时候把朱校长也给操服气了?

  「哈哈,虞姐看你紧张的,我向你保证,除了刚见面那次之后,就再没有和
朱校长有过任何接触」,迪克看到陈虞的表情简直要笑了。

  虽说有些不敢相信,但人家都保证了,应该不会有假,陈虞多少还是和朱校
长交谈过几次的,她怎么也不会认为这么一位书香气十足的大校长会在3支舞的
时间内被拿下,而且还是被引诱到求着挨操的程度。

  「你...能看出她的性感点在哪里?」

  「哈哈,怎么可能」

  陈虞的谨慎引得迪克哈哈大笑。

  「虞姐这么说吧,我对朱校长这个人基本没有了解,今天不过是一时兴起想
挑战一下」

  「你可不要惹出什么麻烦啊,不行,我感觉还是不打赌了」

  陈虞听到迪克如此随意的话语顿时有些不放心起来。

  「别啊,虞姐你放心,我会把握好分寸的,这样吧,要是我今天没得手,等
下回去你就不用戴肛塞了,外加我们在动车上的赌局也算我输,你看怎么样?」

  陈虞听到迪克说出的赌注确实心动了,单说回去的时候不用戴肛塞就足够吸
引人了,再加上动车赌局的胜利,意味着以后可以彻底摆脱迪克的强势阴影。其
实陈虞每次被迪克操到极致高潮确实让她非常沉迷,如果不是心智在做最后的提
示,说不定自己也会像曹校长那样匍匐在迪克脚边了。

  如果迪克变成工具人的话,首先就能摆脱他无止尽的性骚扰,还能在性爱中
掌握主动权,可以说自己就等于拥有了一个最完美的自慰机器,不过陈虞依然警
觉的问道,「如果你真的赢了,你想要什么?」

  迪克知道陈虞要上套了,「虞姐,我也没有什么要求,如果我赢了,我就想
能够每天都和我的女神来一次热吻」。

  「你恶不恶心,还女神,我都快40岁的老女人了」

  「不!虞姐,你永远都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陈虞被迪克一番恭维后多少也有些得意,加上她
实在不相信迪克能如此轻松的拿下朱校长,便答应了迪克的赌局,之后迪克就淫
邪的走向朱校长。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