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感谢”疫情,让我实现淫妻梦想】(上)作者:大连汽水

海棠书屋 2022-09-22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感谢”疫情,让我实现淫妻梦想】(上) 作者:大连汽水2022/9/2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疫情这三年真的是一言难尽,我的公司一地鸡毛几近倒闭,孩子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记忆里都是口罩和核酸,妻子90高龄的
【“感谢”疫情,让我实现淫妻梦想】(上)

作者:大连汽水
2022/9/2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疫情这三年真的是一言难尽,我的公司一地鸡毛几近倒闭,孩子本该无忧无
虑的童年记忆里都是口罩和核酸,妻子90高龄的姥姥去世都没能送上一程,总
之遗憾事很多很多,唯一有所收获的可能就是我多年的淫妻梦想在这特殊时期以
特殊的方式实现了。而且进展和结果都非常好,之前担心的可能会影响我们之间
的感情,影响到家庭的因素都没有出现,反之我俩的感情更加稳固了。所以说事
情都有两面性,不要过度悲观,顺应天意吧。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一家,我们居住在北方的一个三线城市,我做的是食品
批发,妻子在医院做护士。女儿五岁,正是活泼可爱的年龄。我和妻子洋洋认识
就是在医院,那时候我是做阑尾手术,记得她那时候带着口罩,忽闪忽闪的大眼
睛在众多医生护士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住院期间一直想看看她的真容。一
直到出院之后回去打报告,才鼓着勇气邀请她到医院外面的快餐店喝东西。其实
她不带口罩显的脸大,但是五官搭配的好,也就是普通女孩的容貌,但在我眼里
她确实漂亮,算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那年我28,她24,我热烈追求了三个
月,我们终于确定的男女朋友的关系,半年之后我就把她拿下了。然后就是结婚
生子。

  我的淫妻想法萌生在什么时候我不确定了,但是有个梦我记忆犹新。记得是
有一天,我最好的朋友小宇来我家看孩子,那时候洋洋在家休产假,为了方便哺
乳都不带胸罩的。临走前小宇要给孩子扔红包和购物卡。话说满月的时候他就给
过红包了,我俩是不能再收的。推来搡去拒绝的期间,小宇的手按在了洋洋的胸
上,洋洋一下脸就红了,小宇也懵了,扔下礼物撒丫子就跑了。虽然我当时没当
回事,但那天晚上我就梦到我起夜去厕所,路过客房的时候听见有动静,推门进
去竟然看见洋洋正赤身裸体的骑在小宇身上,双眸紧闭,秀眉微皱,动情的咬着
自己的嘴唇,刻意压低着娇喘的呻吟,发育成36D的双乳随着小宇的耸动上下
微微抖动。洋洋身下的小宇发现我进来,脸上没有一丝害怕,反而鬼魅的冲我微
笑,随即加快了耸动的速度。洋洋也被这猛烈的抽插带动起来,终于放开了矜持,
动情的俯下身子和小宇亲吻起来。再后来的梦我就忘记了,总之醒来的时候看着
身边的妻子,心里那种酸楚委屈非常强烈,然而鸡巴却出奇的硬着。那种感觉让
人无法忘掉,就好像坐过山车,明明怕的直哆嗦,但之后依然回味那种刺激。

  之后我闲暇的时候就流连各种论坛,尤其对换妻啊,3p啊这种题材的文章
视频感兴趣。随着越来越多的了解,我才知道现实中我这种淫妻癖不在少数,而
且其中不少都从意淫发展到了实践。当然结果又好又坏。我有一段时间像是中了
毒一样,迫切的想找解毒方法,解我的淫妻之毒。我想从正面的方式,譬如让自
己忙的没时间,或者找朋友打牌打球,让自己不去想,想有一天洋洋能真的在别
的男人身下娇喘呻吟。但是突如起来的疫情似乎告诉我,顺应天意才是正确选择。

  那年冬天,我们一家在海南的岳父岳母家过年,突然就传说有不明的疫情。
洋洋是护士,当然知道的多点,她们医院当时都发一级勤务通告了。然后我们急
忙花高价订了机票赶回了家,然后洋洋就在医院加了一个半月的班,吃住都在医
院。那段时间实体都通知关门,我就自己在家带孩子。小区也封闭管理,一周才
让出去一次。还好女儿懂事,每天白天喝完奶就能睡三个多小时,晚上也基本不
起夜。闲下来我就只能上网,于是更多的交友论坛交友群成了我那段生活中的慰
藉。对着3P,交换的视频我打了以往一年量的手枪。

  洋洋从医院回来的那天我在她身上折腾了三回,并且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

  洋洋当时是很震惊的,她是没想到我会有这种想法。自然给我一顿连敲带锤,
警告我以后不许再有这种想法。我当然不能就此作罢了,于是使出当年追她的那
种死缠烂打,花言巧语的功夫,在恰当的时候婉转的表达了我不达目的不罢休,
事成此生无遗憾的内心想法。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的。洋洋也就从不耐烦到后来
不理睬,最后不表态。其实我知道这都是好的现象,不管是出于谨慎还是矜持,
正常女人这方面是不会主动的,主导的还得是男人。

  女儿上幼儿园那年疫情平稳过一段时间,那年初夏我们还结伴出游来着。这
时候再提一下这故事里的男二吧,也就是小宇。小宇其实也35了,不过我们认
识的早,认识他的时候他才18,我就一直叫他小宇。他没我高,176左右,
140斤,平时健健身,显的很年轻。他的感情方面不是很顺遂,大学相处了六
年的初恋劈腿跟了个富二代,伤心了一段时间,后来经人介绍结婚了,可是和前
妻三年又离了,前妻去了南方。倒不是说他人有隐疾,或者家暴之类的,据说前
女友和前妻跟他还像朋友一样保持着联系。只能说他和异性适合做红颜,不适合
做夫妻。他算是我四个最好的朋友里唯一一个还留在本市的,所以我们平时来往
的很频繁。这也是我把他作为第一人选的原因,知根知底,不用担心影响到家庭。
这些年一直一个人,我妻子打算撮合他和单位新来的实习护士,所以张罗一起去
海南,随便让孩子看看她姥姥姥爷。临出发的时候医院的小护士家里有事不能去
了,小宇这个大灯泡就只能和我们三口一起走了。其实路上我是很期待的,毕竟
萌生我淫妻想法的梦里的主角要和我们形影不离一起呆十多天。

  洋洋父母买的是小户型的养老住宅,住不下我们四个人,想着要绕海南岛玩
几天,就决定走到哪住哪。一路很顺利,下了飞机叫车去了岳母家,吃过饭洋洋
和孩子留下过夜,我和小宇就在附近酒店开了个房间。坐飞机的时候睡了一会,
迷迷糊糊的时候最容易胡思乱想。那时候我都想好了到了海南就和小宇挑明了,
等去陵水三亚的时候一起艹洋洋。到时候不管洋洋同意不同意,强迫着也把这事
先做了再说。后来下了飞机海风一吹又有点没底了,这话不好起头也不好收尾,
万一有点啥差错,毁了家庭不说也毁了友情。后来想想当时真是要疯了。

  但是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有点遗憾啊。晚饭在岳母家喝了点白酒,算是壮
了壮胆子,刚好酒店楼下有个椰子鸡,于是冲了个凉之后叫小宇下楼再喝点啤酒。
我们俩个是高中同学,上了同一个大学不同专业,认识了快二十年,感情比一般
的朋友要深厚的多,有的没的都能唠到一起去。小宇在外人面前很稳重,不善言
谈,但是跟我可以说是无话不说。因为我有目的,所以我就尽量把话题往男女关
系那方面引。

  「罗志祥那事你听说没?现在被全网封杀了。」

  「知道,娱乐圈就那样,表面光鲜亮丽的,暗地里比谁都脏。」小宇回答。

  「哎,你不是还认识几个做传媒的吗?他们是不是也这么乱。」

  「差不多吧,他们旗下都是些不入流的,说白了就是网红,拍不着什么戏。」

  「不说能贿赂制片啊,导演啥的嘛?」

  「那都得是有点人脉,有点资源的。没门路你就是想让人家白睡,人家也不
睡啊。」小宇话有点密,证明酒快喝到位了。

  「那倒是,行行都内卷。不过明星是真不错,赚的多,还能艹粉艹明星,玩
的也花花。就说罗志祥吧,比咱们大不了几岁,人家可没白活,啥都享受到了,
艹了多少美女,还玩多人运动呢,想想就刺激。」我接着蛊惑。

  「不就是多P吗?那有啥好羡慕的,有钱就行。」小宇语出惊人啊。

  「怎么的?听这话你是P过啊。」

  「那倒没有,不过现在这信息多发达啊,不是啥新鲜事了。」

  「哎,我要是能整上一次就好喽。」给自己和小宇又倒了一杯。

  「找小姐呗,多给点钱。」小宇一饮而尽。

  「我可不找小姐,不安全,也没意思。」小宇一愣,「不找小姐?那你说个
六啊。难不成你还要养小三啊?」

  「小三我是不会找的,多少女的倒贴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看我动过心没。」

  「你可别在这吹了,我还不知道你,嘴炮王者。」小宇打算继续倒酒。

  「我是打算开发开发我家洋洋。」我轻声细语的说完,只看见小宇拿酒的手
一抖,好悬倒洒出来。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你喝多了?说什么鬼话呢。」

  「我是真这么想的,眼瞅就四十了,有些事想做就得趁早了,省的到老了留
遗憾。」话说到这,本来颤颤巍巍的心反而平静了,索性一说到底了。

  「洋洋不得削死你,你跟人家说了?」小宇看着我,明显清醒了几分。

  「说了。」我平静的看着小宇。

  「那,那她,她咋,咋说的?」小宇忽然有点紧张,说话也磕巴起来。

  我心里更加坚定了,「削死我呗。」

  「呵呵,那可不得揍你吗,是个女的都得揍你。」小宇似乎有点失落,「你
呀,想想得了,人生不如意事之八九,还能都如你愿啊?我还想中个五百万呢。
喝酒吧。」

  「不过我后来再提,她就不掐我了,我觉得还有希望。」我也倒了一杯。

  「不掐你不代表同意了,默认了,有的时候就是懒的理你了,我跟你说,吵
吵闹闹说明心里还在乎你,别因为这个到时候你俩再出啥矛盾,我不就现成的例
子吗。」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有些事吧我也就能跟你说说。我上网查了,我这个叫
淫妻癖,就跟什么异物癖似得,换个女的都不行,就得是洋洋。所以我也一直在
做她的工作,我坚信会有她同意的那天。到那时候我就坚守三个原则,第一不影
响家庭,第二不影响我俩的感情,第三找个固定的人选,人品好靠得住,关键得
洋洋认可。」

  见我一脸正经的看着他,小宇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郑哥,洋洋是个过
日子的好女人,你别因为自己的自私到时候,」

  我打断了小宇,「当然不会,我比谁都更珍惜我现在的这个家,你知道我做
事一向谨慎,我做的事只会让这个家更好。洋洋没点头同意,我是不会违背妇女
意愿的,当然也包括你!」小宇没再讲话,沉默了十几秒起身去厕所。我拿过手
机,给他发了条信息。「我说的你一定听明白了,我是认真的。」过了一会,小
宇回了三个字「我知道。」

  之后我们回酒店再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第二天退了房接上洋洋就去了高铁
站。

  海南的高铁是环岛的,很方便,疫情的原因不能出国旅游,所以海南比平时
游客要多一些。本来决定先到陵水住一晚泡泡温泉,再去趟分界洲。后来看三亚
有特价房,就决定直接在三亚湾住三晚,然后再到亚龙湾住三晚。

  路上风光不错,洋洋穿的清爽,本来就个高,有166。生孩子之前还有点
苗条,生完孩子明显丰腴了不少,尤其是那哺乳过的乳房,比我刚认识她的时候
大了许多,这件去年的连衣裙现在穿上似乎紧身了不少,领口处隐约露着乳沟。
一路上小宇不光路上的风景,他眼前的风景也都尽如眼底了。我突然想起来小宇
还摸过洋洋的乳房呢,胯下的鸡巴不由得一立。

  三亚湾我们租的是公寓,两室一厅,离海很近。洋洋很喜欢海,每年年假都
想来海边,到了房间就张罗着去海滩踩水。淫妻这条路我已经开到重要节点了,
小宇这边不管怎么样应该是多多少少明白我的意思了,现在关键是要往前再推一
推我可爱的妻子了。她心情愉悦,才好继续我的计划。

  于是我们就马上下楼去踩水,然后晚上再附近的排挡吃的海鲜。第二天去的
蜈支洲,看了千古情,第三天去了南山天涯海角,晚上泡了酒吧,总之活动满满,
十分充实。到了亚龙湾那天下了大雨,吃过晚饭没有活动的我俩躺在房间玩着手
机,我突然感觉是时候再提一提了。

  我给洋洋发了一段手机里的视频,我手机里有翻墙下载的几段夫妻自拍,都
是我精挑细选的,就预备着找机会给洋洋普及一下夫妻交友的常识。这段是一个
老公带妻子3P的视频。视频的老公拉着妻子的手,妻子一丝不挂的趴在床前,
一边忍受身后男人猛烈的冲击,一边对老公说,「老公,啊,我好舒服啊,谢谢
你啊,老公,啊!」

  洋洋打开马上就关掉了,然后狠狠敲了我的头,「又发什么不健康的东西,
不告诉你不许给我发这些东西吗。」

  我只好低声下气的边求饶边说,「就看这一次,这几天你多开心啊,就不能
让我也开心一下啊。」

  「你看这个就开心了,那你以后就看这个吧,不用来找我了。」洋洋微微嘟
嘴,假作生气的样子。

  「那怎么行呢,今天晚上就得找你呢,所以啊,看看人家的自拍陶冶一下嘛。」
说着我就摸到的洋洋那硕大的乳房,话说洋洋确实是胖了不少,但是这胸和腰的
比例还是有些夸张,喂奶能把乳房喂这么大吗?

  「讨厌,就看这一个啊。」洋洋边说边点开了视频,我也觉得她生完孩子之
后欲望强烈了不少,一点点挑逗就能进入状态,就是嘴硬。

  视频里的老公慢慢松开了妻子的手,拿着手机之类的摄像设备,缓缓给妻子
和身后的男人一个远景,镜头里身后的男人身材不错,瘦削高挺,有胸肌有腹肌。
正一下一下卖力抽插着趴在床上的女人。女人此刻依然上半身窝在松软的床上,
所有的支撑都在健美的双腿上,肥硕的屁股迎合着身后的男人。随着镜头拉近,
俩人的交合部发出啪啪啪的响声,似乎还有咕叽咕叽的水声。

  视频里的老公取笑着妻子,「呵呵,老婆,舒不舒服啊?」

  「啊,舒,舒服,啊啊啊。」男人突然一阵猛烈的冲击,女人再也支撑不住,
彻底趴在了床上。随即男人的大阴茎也抽离了女人的身体,像个橡胶的管子,又
粗又硬,沾着女人的淫水白浆。

  「许哥,嫂子这逼真好艹,里面真滑。」说着把女人翻转过来,拽到床边,
两腿一分,手扶着大阴茎再次插了进去。女人随着被再次插入,又开始慢慢哼哼
起来。

  「好艹吧,我都艹不够呢。不过你悠着点,你嫂子不能时间太长了,一会你
射了歇会再继续艹,今晚上让你艹个够。」

  男人心领神会,默不作声突然加速起来,粗大的阴茎在女人湿哒哒的淫穴里
快速的进出,女人也开始啊啊啊的大声呻吟了起来,一对还算丰满的奶子随着前
后晃动,双手不由自主的环绕到男人的腰背上紧紧抓着。

  「许哥,我要射了。啊啊,嫂子,我射你嘴里行吗?」男人啪啪啪连续的猛
烈抽送终于也快要到了顶点,似乎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到了下身。

  「啊啊啊,行,啊啊,射吧,啊啊。」女人几乎嘶嚎的叫嚷着,满头长发已
然凌乱不堪了。男人抽出大阴茎,向床上一跨,对着女人的嘴插了进去,女人嘴
里就被灌满了精液,一股又一股,随着男人把阴茎拔出,女人也把嘴里的精液沫
子吐到了床单上。

  我看的性起,早就抓过洋洋的手放在我硬硬的鸡巴上,洋洋也看的入神,一
边被我揉弄着乳房,一边轻柔的撸动起我的鸡巴。

  「媳妇儿,看人家多恩爱。」我把洋洋搂在怀里,轻轻把洋洋的睡衣撩开,
揉搓琪洋洋的乳头。

  「都是变态,你要是敢这样就把你阉了。」洋洋用指尖捏了一下我的大鸡巴。

  「再看一个吗?媳妇儿。」这个视频算完事了,洋洋此刻已经躺在我怀里了,
我轻咬着洋洋的耳朵。

  「看一个吧,最后一个。」洋洋懒洋洋的说。于是我又把另外一个精挑细选
的视频放给洋洋看。和刚刚那个也是熟人3p。同样是单男在身后,视频里的妻
子狗爬式的跪在沙发边的地毯上,而老公就坐在沙发上,按着妻子的头艹着妻子
的嘴。很经典的3p姿势!妻子被老公一下按到了嗓子眼,艰难的吐出鸡巴,然
后就发骚一样的大叫起来,「姐夫,艹我,艹死我,嗯,啊啊啊!」「骚货,勾
引你亲姐夫,臭婊子,扇死你。」

  老公一手把住大阴茎抽打着妻子的脸,一手抽打着妻子的奶子。身后的姐夫
也边干边抽着妻子的翘臀。这个视频更暴力一点,里面的女人就像个母狗一样,
任由两个男人肆无忌惮的蹂躏。

  洋洋看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看着女人被抱起来艹,大鸡巴明晃晃的插进去
又拔出来,带出胶状的淫水。「骗人的吧,是不是演戏的。」

  「这视频是真的,外网流出的,这女的真的是被老公和姐夫艹,据说是个幼
儿园老师,还有一部四个男的一起艹她呢。」

  「那怎么受的了,不得坏掉了。」洋洋嘀嘀咕咕的说。

  「怎么会呢,女人都是水做的,艹不坏的,不信我找几个试试。」我决定火
上加油。

  「滚蛋,越说越没正经,你休想。」洋洋狠的掐了一下我的腰,转过头来,
拉丝的大眼睛看着着我。「老公我想要了,来吧。」洋洋顺势缠绵到我怀里。

  我的手探向了洋洋的下身,好家伙,淫水都要流到外面了,潮乎乎的泛着湿
气。都这样了抓紧办真事吧。我三下两下扒光了洋洋,洋洋睡衣里什么都没穿,
生完孩子的身材明显有点走样,腰上都有赘肉了。难能可贵的是奶子肥大了不少,
尤其是乳头头,在情欲的刺激下早就挺立起来。我含住洋洋的乳头,下面用手扣
弄着洋洋的阴蒂,偶尔在洋洋挺翘的屁股上轻轻划动……前戏嘛一定要做足。我
阅片无数,怎么用手刺激洋洋的G点,怎么用舌头挑逗洋洋的敏感区,怎么用身
体给予洋洋温暖感,都是从A片理论上学习来的。还好我做的还可以,每次都能
充分的把洋洋的情欲调动起来。

  洋洋在我手口双重的攻势下很快败下阵来,率先求饶,用修长的双腿紧紧缠
住我,媚眼如丝的大眼睛温柔的瞧着我,「老公,给我吧,我要你的大棒棒。」

  实话说我的鸡巴不算长,勃起时也就大约13厘米左右,而且不是很粗,洋
洋开玩笑说我的鸡巴像玉萧。即便这样顺产的洋洋的阴道依然让我觉得很紧实,
每次插进去的感觉都非常棒,可以感受到茎体和阴道内壁紧密的贴合在一起。而
且洋洋是那种水多的女人,越艹水越多,在里面抽插的感觉又滑又紧,妙不可言。
我肩膀扛起洋洋的双腿,边艹着洋洋,边继续着我的计划。

  「媳妇儿,舒服不?」

  「嗯,嗯,舒服。」

  「再找个人一起艹你行不?」

  「嗯,嗯,不行。」

  「尝试一下呗,你看视频里的女的,多幸福啊」

  「嗯,嗯,别说话,使劲。」

  插了一会,我把自己支撑起来,像做俯卧撑一样由上而下大开大阖的艹弄起
来。这种居高临下的做爱姿势很快就能让我俩达到高潮,身下啪叽啪叽的声音犹
如打井。洋洋也由开始的轻声嗯嗯唧唧,开始啊啊啊得大声呻吟起来。

  我保持这个姿势插了大约三分钟,直觉得后背呼呼冒汗,洋洋也一样,发丝
都已经泛出汗水了,小脸也变的潮红。感觉阴道里早已泥泞不堪了。我觉得洋洋
的高潮马上就要到了,于是猛地停止了动作,趴在了洋洋身上。洋洋以为我累了,
赶忙催促我,「快动啊,再动一动啊。」

  「那你听不听老公的。」我喘气粗气,像往常一样,洋洋要高潮的时候我趁
热打铁的表达着自己的诉求。

  「听,听老公的。」洋洋之前也在做爱的时候敷衍过我几次,后来再问就是
个抵赖。管她呢,我就当是真的同意了。我猛地起身,重新开始艹干起来。「这
回说话要算数哦,我都给你找好人选了,可不能放人家鸽子。」

  「嗯,啊啊,算数,老公说啥就是啥,啊啊啊,用力,再快点。」洋洋双手
把着自己的双腿,让自己开的大大的,双脚绷的笔直,准备迎接高潮的到来。

  「干死你,找个大鸡巴干死你,我艹你的嘴,让大鸡巴艹你的肥逼。」我越
干越来劲,心里已经幻想着此时干着洋洋的就是小宇,不行了,直感到快感猛的
到来了,一股股的精液喷射进洋洋的小穴里。

  真爽啊。看洋洋捂着下身,起来去冲凉。我则倒在床上喘着粗气,短时间有
点贤者状态,直到洋洋披着浴巾回来,我那个淫妻的想法才又涌上心头。

  「你不去冲冲?」洋洋脱了浴巾,钻进被子里。我拿了几张纸巾简单擦了擦
胯下的精液和淫水,也钻进被子,搂着洋洋说道。「媳妇儿,刚刚说的是真的呢,
人都给你找好了。」

  「滚蛋,找好你自己去吧」果不其然,这个不守信用的女人。我给她一顿痒
痒攻击,咯吱得她前仰后合的不住大笑。

  「好啦好啦,别闹了。」

  「那你还敢说话不算话不?」

  「不敢了,不敢了。」

  「那你敢不听老公话不?」

  「敢,就敢!」

  看我又要咯吱她,洋洋赶紧投降,「好了好了,老公,别总说这些,影响心
情。」

  「你这几天心情还不好吗?」

  「好啊,不过你一说这个心情就不好了。」

  「听老公的只会心情更好,你看那些自拍的。」

  「跟人家比啥。」

  「看人家多快乐,多幸福。」

  「我挺幸福的了,我老公可厉害了。」

  「可是我不幸福。」

  「怎么的?跟我还不幸福了?」

  「不是,老公想更幸福,也想你更幸福。」

  我突然很严肃的和洋洋说起来,「媳妇儿,这么多年了,你知道我最想的是
什么吧。你看我平时忙完公司里的事,回家还要带孩子做饭,你坐月子都没累着
咱爸妈。我不抽烟不喝酒,什么嫖啊赌啊更是不沾边,空闲时间也就打打牌打打
球,算是十佳好男人了吧。有多少女的给我暗送秋波我都视而不见,我要是随便
的人找谁不能完成我这个心愿啊。我就这么点癖好,说不好听的就是有点变态的
想法,你还不能理解理解我吗?我们在不影响自己,也不影响别人的前提下,升
华一下我们夫妻的感情,这不好吗?现在这新冠病毒多厉害,每天多少人感染,
侥幸不死还有后遗症,说是会影响性功能,万一我这有一天做事都做不了了,我
这心愿都没完成不得抱憾终身啊!」

  「哈哈哈,我的臭老公,这事成你夙愿了,你点出息。看看人家都是什么建
功立业啊,扬名立万的愿望,你可倒好,还这么多年的愿望,你是不是认识我的
时候就想来着。」洋洋噗嗤一笑,挠了挠我的头。

  「那真没有,就是这一年多。」

  「早知道我就不嫁给你,臭变态。」

  「本来吗,我就是个普通人,我呢就是过好我的日子,平平安安的,让家人
过的幸福。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梦想。媳妇儿,你就是那个能帮我圆梦的人,只
能是你,唯一的你。」我捧着洋洋的小脸,深情的看着她。

  「行了行了,恶心死了。」洋洋推开我,转过身去,拿起手机边轻声说,
「看你表现吧。」

  这可把我高兴坏了,自从表明我的淫妻想法快一年了,前后提了几十次,今
天洋洋第一次给了我希望。表现?哈哈哈,有戏啊。看来换个环境换个心情真有
好的影响。

  我赶紧搂着洋洋说,「媳妇你同意了。」

  「我可没同意。」

  「那你说这话啥意思。」

  「字面意思呗,看你表现,表现好呢可能有,表现不好呢肯定没有。好不好
我说了算。」

  「你个狡猾的小东西。」洋洋这相当于给了我个看不到希望的希望啊。

  突然想到明天可能的行程,我又问道,「那明天带你去免税店算不算表现好?」

  洋洋一听这个来了兴致,转过来喜笑颜开的,「老公,真的吗?明天去吗?」

  「恩,去,那算不算表现好?」

  「呵呵,算,算!」洋洋不好意思的笑笑。

  「那老公的愿望?」

  「呵呵,回去就实现,呵呵。」洋洋这敷衍的假笑。想用缓兵之计,休想!

  「那倒不必,人呢,我都找好了,愿望马上就能实现。」

  洋洋深表怀疑,「真能吹牛。」

  「真的,就在隔壁。」

  洋洋一听大惊失色,「你说的是谁?小宇?」

  「对啊,小宇。怎么样?人够稳重,不会影响到咱们,关系熟嘴还严,不会
到处乱说。你对他印象不是向来不错嘛。」

  「你个大变态啊,啥都敢想啊,人家小宇要是知道你这么变态,估计都得跟
你绝交。」洋洋还不了解状况。

  「我都跟他说了,他没意见。」

  洋洋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然后突然呜呜哭了起来,「臭变态,臭东西,这话
也跟别人说,让不让我见人了,呜呜呜,你们俩个都不要脸,呜呜呜。」

  「哎呀哎呀,媳妇儿,你别哭啊,我都没提你,我就跟他说我变态,想让你
给别人艹,我说你还不知道我这么想的呢,别哭啊。」洋洋一哭我就心软,不知
所措了。

  「呜呜呜,大变态,离婚,我要和你离婚。」洋洋一哭就收不住了。

  我赶紧一个劲儿的安慰啊,好说歹说,发誓不再有这种想法了,然后答应明
天去免税店买包和香水,这才把她哄好,其实我知道洋洋这是借题发挥呢,无所
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嘛。

  好容易洋洋是不生气了,转头自顾自刷起了手机,我也给小宇发了条信息,
「洋洋已经松口了,你这几天主动点,她不好意思。」心里嘭嘭直跳啊,这感觉
是刺激。

  「郑哥,我还是不太行,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别人吧。」信息回的很快。

  「不行,就你了,别人我信不着。」

  小宇发来个哭脸,臭小子,得了便宜还想卖乖,偷着乐吧还哭?转头看看傻
媳妇儿,还在那玩手机呢,哼哼,你老公正密谋和别人一起肏你呢,小傻瓜。想
到刚刚逼我发誓,我就捉弄一下你得了。又给小宇发信息,「臭小子,我打字你
复制给洋洋,指望不上你俩,我得帮帮忙。」

  「这是干啥啊。郑哥。」

  「别废话,当我是兄弟就听我的。」

  「我就是当你是兄弟才不能听你的呢。」

  「又说这话,怎么的还得我求你啊?」

  「不用不用,那你吩咐吧。」小宇赶紧回话。

  「你就打字,问她睡没?」

  过了一会,洋洋似乎看了我一眼,然后转了过去,有意无意的挡着屏幕,刚
刚的抖音音乐也不响了,停顿了一会似乎在打字。

  小宇那边发来截图,洋洋回他话了,「没睡,有事吗?」呵呵,小东西。

  我把复制的话打给小宇,「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洋洋你知道吗?郑哥拜托我
一件我不愿意做的事,可是我没法子拒绝他,一来他是我二十年的好哥们,他说
不做就和我绝交。二来这件事其实不是我不愿意,是不敢做。」

  洋洋呼吸似乎有些加快,然后依然在回话。截图,「什么事?」

  我继续传达,「你不知道吗?郑哥没和你提过?」洋洋放下手机,看了看我。

  我有点心虚借口去冲洗,进了卫生间,截图,「和我有关吗?没跟我说过啊?
这事对你来说很难吗?很难就拒绝他,不用怕他,他吓唬你呢。你们这么多年的
朋友,不会和你绝交的。」

  继续指示。「说难也不难,我觉得我能做好,他要求我做的那种事我挺擅长
的,就是有点胆怯。」

  截图,一个笑脸,「还挺擅长,有多擅长啊?」这小坏蛋,深藏不露哦,还
会挑逗人家呢?闷骚!

  继续,「嗯,做过的都说好,保质保量的。」

  「那也不行,你不想做的事不能勉强自己做,会伤身体伤感情的。」

  「郑哥说不会的,说感情只会越来越好,我是这么觉得,有时候我就觉得咱
们跟家人一样,就像这次旅行,好像家人出游。」

  「那你是想做喽?到底什么事?」小骚蹄子,还装糊涂。

  「郑哥真没和你说?」

  「哎呀没说就是没说,不要问了。」

  「好好好,没说我现在和你说?」

  等了好久,「不要和我说,你劝劝小郑,我也劝劝他,这事最好不要做,嗯,
小雪(给他介绍的女朋友)这人挺好的,你要珍惜人家,觉得好呢就相处相处看,
以前你和丽丽分开挺可惜的,这次要把握住。(丽丽是小宇前妻)和洋洋关系处
的不错。」

  「嗯,我知道,这事我拎得清,不会影响到任何一个人的生活。就当是我和
郑哥的秘密,谁也不会知道。」

  「秘密啊?那还是别告诉我知道了。」

  「不行的,这事没你做不成。」

  又停顿了好久,「老公,你干嘛呢,还没冲完?」洋洋在房间喊我,吓我一
跳。

  「我拉屎呢。」

  小宇又发来截图,「你劝劝小郑,不管这事是什么,就说我同意了,同意他
找别人代替一次,就一次,下不为例。」

  「不行,郑哥的脾气你不知道吗?死犟死犟的,即便暂时答应了也不会妥协
的,还是会继续死缠烂打的。」

  「那你想怎么办?」

  「我想听郑哥的,先试试,要是有冒犯到你,让你不愉快了,你就直说。」

  「还说你胆子小,我看蛮大的啊,真敢想啊?」

  「不是不是,我那敢啊,我这不是提前请示你吗?」

  「跟我没关系的事,干嘛请示我。」

  「有关系,很大的关系。我坐车的时候都看见了,很大。」

  「要死你了,我要睡觉了,别来打扰我。」

  「好的,睡吧,明天见。」小宇打字过来,「哎呀,你可真行啊,这会儿功
夫紧张的我一身汗啊。」

  「怎么样,我说洋洋这边有戏吧?我开发的有成效吧。」看完对话我挺激动。

  「嗯,可是我还是胆突。」小宇回道。

  「你不用管了,听我的。」

  冲完厕所回到床上,洋洋单手拄着头,侧脸看着我,「老公,你怎么才洗完
啊?人家又想要了。」

  哦?我上前掀开被子一看,洋洋一丝不缕的躺着床上,沐浴过的头发散在肩
上,皮肤白皙透着微红,一双硕大的乳房微微轻垂,健美的双腿之间浓密的阴毛
覆盖了整个阴户。我一把就抓住了洋洋娇嫩的乳房,像揉搓面团一样捏咕起来,
洋洋哼哼唧唧的献上香吻,我一手向下探去,下面湿漉漉的好像水洗一样了。

  「小坏妞,看黄色小说呢?弄这么湿。」

  「呜,胡说,刚刚洗完澡留在里面的,没干呢,快来吧老公。」

  我挺枪入穴,里面可是湿的一塌糊涂啊。这回信我淫妻的信心又足了,啪啪
啪我们开始了第二轮缠绵。

  第二天,晴空万里,早上外面就热的够呛。洋洋起的晚,错过了早餐,只能
梳妆打扮准备坐10点的酒店专列去免税店。小宇吃过早饭就来敲门,打听今天
行程。我告诉他一会去免税店,然后下午可能去热带雨林。然后偷摸问他,昨晚
有没有自己打手枪,小宇笑着骂我滚蛋,我气他说昨晚我可是梅开二度。小宇开
玩笑的说,你还行吗,快四十了,还梅开二度。不信你问洋洋啊?是不是洋洋,
洋洋可能没听见,还在客房边化妆边和女儿视频。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大声告
诉洋洋抓紧时间,我们先去停车场了,于是和小宇出了门。小宇笑过之后还是有
点闷,我说你别这么紧张,昨天我都说开了,你就自然点,也别太刻意,平时啥
样还啥样,到时候听我安排。小宇说我争取吧。看他那熊样。

  这次去免税店的人真是不少,提前跟前台约好了排次,我们被安排在临近的
座位,一个双人座,一个在后面靠窗。磨磨唧唧洋洋总算姗姗来迟,到了车上我
说我要靠窗坐,洋洋说她也要靠窗,我说你事真多,,要不就跟我坐一起,我靠
窗,要不就给分开坐都靠窗,不过我不和小宇坐一起,你选吧。洋洋说难道我和
小宇坐一起啊去,真有意思。小宇这时候挺给力,整个你俩嫌弃我啊,无语。和
小宇挨着总好过和陌生男人挨着吧。洋洋这时似乎明白了我的小心思,狠狠用瞪
了我一眼,又用手指甲狠狠在我腰上给我来了一下。为了幸福,忍了。

  上车就有点后悔,邻座这男的太胖了,从他边上过去还有股烟味,太受罪了。
洋洋也坐到了座位,今天穿的是类似岛裙的清凉连衣裙,带个遮阳帽,一副大墨
镜。本来皮肤就白带上黑口罩好像个明星。说实话,口罩真长颜值啊!

  路程预计40多分钟,这俩人坐的还挺拘谨,话都没一句,我这机会不白创
造了吗?不行,我直起身好容易串了出来,怼了下小宇,「往里串串。」小宇一
愣,怎么个意思?三人坐不下啊。旅行车是很宽敞那种,我180大个伸直腿都
没问题。

  「你抱着她坐。」洋洋没想到我会这么猛,一下子呆住了,脸瞬间就红了,
可以想象墨镜后面一双凤眼一定是怒目圆睁的状态。看小宇不动,我又怼了一把。
这时候司机从后视镜看见我站起来了,于是赶紧喊到,「哪位先生,赶紧坐下,
不允许站起来啊。」

  确实,本来还得系安全带呢,哪能让你站起来。小宇和洋洋不敢声张,生怕
我们的关系被人误会,于是小宇鼓足勇气大胆的把洋洋一搂一抬,然后往里一串,
坐在了洋洋的位置上,然后把洋洋往自己腿上一放。我则刚好在车转弯的时候坐
了下来,搞定。

  洋洋默不作声,头偏到右侧,看向窗外,尽管车里的冷气这么大,洋洋的脖
子还是红了。我抓起洋洋的左手,她狠命挣脱,后来挣了挣就不再动了。小宇也
不好受,直个身子,双手按在座椅上不敢乱动。

  每到车行经颠簸路段或者转弯的时候,洋洋就坐不稳。我又拉起小宇的手,
放在洋洋腰上,「搂着点,别晃摔了。」洋洋拽起我的手,狠命的咬了一口,哎
呀我这个疼啊,也不敢喊,还好,小宇还是搂住了洋洋。我知道我们三个都心跳
的厉害,因为我感觉自己脸红的不行,小宇和洋洋也是。从洋洋坐在小宇身上那
刻,我的鸡吧就硬的不行。小宇是不是也一样?洋洋的坐姿还算正常,小宇这腿
怎么夹这么紧?感觉40分钟过的很快,到站了,我刚要起身,洋洋先我一步,
从我边上过去又狠狠踩了我一脚,疼的呦。

  「你怎么还不站起来?」我问小宇。

  「等会等会,你们先下。」小宇尴尬的说。我往下他两腿间,好像是隆起了
块大包。哈哈哈,好小子,到底也是硬了吧。

  进了免税店,洋洋开启了买买买逛逛逛模式,我和小宇坐在等候区,「怎么
样,刚刚硬了?」

  「嗯,洋洋还挺有料的,呵呵。」小宇挠了挠头。

  这话说的,洋洋现在快110斤了,多出来的肉大部分都长屁股和胸上了。
那多肉的小翘臀坐腿上,又软又弹,美死你了。我看挺有戏的,「晚上咱三喝点?」

  「呵呵,会不会太快。」小宇不好意思还带着点期待。

  「见机行事吧,没事,不用有顾虑。」我其实心里也没底。

  洋洋似乎shopping的很满意,一改下车时的一脸怒容。眉间都带着
笑。「啥,花了六万多,买啥了?」我一听消费金额有点懵逼。

  「怎么不满意啊?表现不好啊!」洋洋故意的。

  「满意满意,不过东西呢。」

  「走时去机场取。现在去吃饭吧,姑奶奶我饿死了。」

  OK!打个滴滴直奔森林公园,入口有海鲜饭馆,美美的吃上了一顿。热带
雨林是非诚勿扰取景地,景色确实不错,可是不说有戏水踏瀑吗?拿手机一查,
记错了,是另外一个叫呀诺达热带雨林。怪不得洋洋穿的是裙子呢。

  美景在眼前,洋洋的心情大好啊。我们三个还合了影,车上的尴尬俩人似乎
都忘掉了。走走停停二个小时,我们三有的没得边走边聊。逛了一上午免税店,
又游山玩水走了这么久,洋洋直喊累,嚷嚷着回去找个浴足按按脚。我灵机一动,
「出去按啥啊,小宇以前偷师过盲人技师,手法杠杠的,让他给按按得了呗,晚
上咱也不出去吃了点点外卖算了。你说呢?」

  洋洋脸一红,转头问小宇,「是吗?你还有这两下子吗?看不出来啊?」

  「呵呵,小宇能干着呢,是不?」我转头对小宇说,小宇尴尬的笑笑,没敢
说话。

  「行,按吧,按得不好可不给钱啊。」洋洋答应了。

  「他还敢收钱,美死他,走家走。」我这个开心啊。

  回到酒店,我先进去冲凉,出来时洋洋站在门口,眯着眼睛盯着我,「你是
不是没憋好屁,脑袋想什么龌龊事呢?嗯?」

  「呵呵,我哪敢啊,你没发话我想都不敢想。」

  「还说没敢想,做都做了,今天车上怎么回事?还有刚刚,还要给我按脚,
在外面我给你留着面子呢,别逼我发火啊。告诉他我累了,不用按脚了,还有你
那些变态心思,都给我断了,没可能。」洋洋说着脸都红了。

  「媳妇儿,你咋不讲理呢?你不说看我表现吗?咋的,我今天表现还不够好
啊,六万多啊,我可啥都没说啊。」

  「今天表现是不错,可是不代表你就可以胡来。我说了,我会考虑,这就是
我给你的最大让步了,别得寸进尺喽。现在出去,老娘要冲澡。」

  「哎呀,给你惯的,还老娘老娘的?」我一招抓奶龙爪手外加搔痒二指禅,
立马让洋洋跪地求饶,「哎呀我错了我错了,老公,痒死了。快出去吧,我洗澡,
好老公。」

  「那按脚的事?」我松开了抓着乳房的手,手感真好啊。

  「不按了吧?」洋洋故作可怜兮兮。

  「嗯?」我手作鸡爪状。

  「好了好了,只许按脚,不许别的,要不我真生气了。」

  行吧,有商有量的才对嘛真是。隔壁小宇估计也冲完了,我给他打了个电话
叫他过来,顺便在网上定了点饭菜和啤酒。小宇过来的时候洋洋也刚冲完凉,不
知道是不是有意的,穿着浴巾的洋洋里面似乎是真空的,难不成要给我什么惊喜?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