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御妖修仙传】第十九章 突破筑基(母子,纯爱,后宫,妖风)

海棠书屋 2021-11-25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作者:沉木2021年11月24号首发表于禁忌书屋字数:7675 ————————————————————————————————————有收费群,更新到29,联系Q:409285617。———————————————————
作者:沉木
2021年11月24号首发表于禁忌书屋
字数:7675

————————————————————————————————————
有收费群,更新到29,联系Q:409285617。
————————————————————————————————————

             第十九章 突破筑基

  「咚!咚!咚!」

  经过昨晚酣畅淋漓的肉体交欢,俩人已是睡得昏天暗地,听到屋外响起的敲
门声,这才悠悠醒转。

  蓝婷萧赖在床上乏力说道:「小远~ 我再睡一会儿,你先起床吧。」

  沫千远眯眼往窗外瞧去,只见日斜映辉,看这时辰,差不多已是下午申时,
这才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懒懒地起了床,心想,距离宗门大比只剩四天了。

  一开门,只见是那七岁孩童,他抬头看了看沫千远,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
发着稚嫩的童音说道:「奶奶说你们再不起床,怕是晚饭都要赶不上了。」

  沫千远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道:「小娃娃真懂事,怎么只有你奶奶在家,
你爹娘呢?」

  「我爹娘,我爹娘……」孩童说着说着,两横热泪流了出来,一下子就淘淘
大哭。

  沫千远一时不知所措,自己只是随便一问而已,结果把他给弄哭了。

  「他爹娘不在人世了,小伙子别介意,家里只剩老身和这小孙子了。」老妪
杵着拐杖颤颤巍巍走来。

  「是在下唐突了,不该多嘴的。」

  「没事,小伙子不必自责,老身烧了些饭菜,不如一起来吃点。」

  「好的,我先去洗漱一番。」

  蓝婷萧被这孩童的哭声给吵醒,只是身体有些难闻,满是汗臭味和腥味儿,
都是昨夜疯狂所致,心想不去除异味可怎么见人,便在屋里大声对沫千远喊道:
「相公~ 去弄些热水来,我要洗洗身子~.」

  沫千远一愣,这一声相公叫得心里很是舒爽,昨晚确实在外人面前说他们是
夫妻关系的,自然不能露馅,回道:「好的,娘子~ 我这就去办~ 」

  沫千远兴冲冲地把浴桶搬来房里,倒满热水后色眯眯地瞧着蓝婷萧,摩拳擦
掌的说道:「娘子~ 不如我们一同沐浴如何呀~ 」

  单薄的毯子裹着蓝婷萧玲珑有致的身段,里面什么都没穿,胸前深邃的乳沟
格外诱人,柔声嗔道:「你个大色鬼,昨晚折腾得萧姨还不够么,快些出去,大
白天的也不害臊。」

  沫千远还不死心,厚着脸皮说道:「那我就在旁边看看,顺便帮萧姨搓搓背
~ 」

  「别闹~ 来日方长,下回吧,萧姨现在真的需要好好洗洗身子。」

  「那好吧,就这么说定了,下回我一定要和萧姨一同沐浴。」

  「知道了~ 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小远你只是表面正经,背地里却这么好色,
真是个闷骚型的男人。」

  「多谢萧姨夸赞~ 」沫千远笑嘻嘻替她关好房门,走出了屋子。

  夜暮降临,俩人陪着老妪和小孙子一同开心地吃着晚饭。

  「老人家,你这饭菜做得真不错,我再去盛一碗。」沫千远已经连吃了两碗
米饭,也不知是不是昨晚体力透支过多的缘故,怎么吃都吃不饱。

  老妪特别热情,笑着说道:「锅里还有,小伙子若是觉得不够,老身可以再
去做两个菜。」

  「不用,不用,这些已经够吃了。」

  桌上的菜肴确实比较丰盛,大大小小七八碟,而且多以荤菜为主。

  蓝婷萧也是吃得很香,只是吃着吃着,忽然听到厨房传来碎碗的响声,不禁
唤道:「小远!怎么了……」

  说话时,忽然觉得脑袋恍恍惚惚,视线有些模糊不清,柔柔地轻唤一声:
「小远,菜里,菜里有,有毒……」

  最后蓝婷萧也趴在了桌上,而沫千远在盛饭的时候直接倒在了厨房里。

  当沫千远再次睁开眼帘,首先看到的是晴朗的天空,还有刺眼的太阳,其次
便是周围围满的人群,无数双眼睛正呆滞地盯着他看,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头,
而自己被五花大绑绑在一辆手推车上,身处于村子里一处空旷地里。

  未见萧姨的身影,不禁心里焦急万分,大声喊道:「你们把我萧姨怎么了!」

  「你娘子没事,还在我屋里睡觉呢。」回话之人正是收留他们住宿的老妪。

  沫千远听闻无恙,一颗悬着的心顿时放松不少,不禁问道:「你们这是作甚,
为何要绑住我?」

  「小伙子,我们今晚要把你献给白莲岐。」其中一个老头子说道。

  「白莲岐?」沫千远不解地问道。

  「哎,只是要委屈小伙子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待你死后可别怨我们,要
怨就怨白莲岐。」

  沫千远扭了扭身体,这绳子绑得倒是挺结实,但自己是修仙之人,区区普通
的绳索怎么捆得住的他,浑身灵力涌动,大喝一声:「呀!」

  绳索被他一根根从胸前崩断,众人顿时瞠目结舌。

  沫千远的【嗜刃刀】从空间袋里幻出,握在手中,刀锋朝众人一指,怒瞪凶
狠的目光,大声喝道:「你们这群贼人,是打算害我性命么!」

  一群老头子们纷纷跪地求饶:「少侠饶命,少侠饶命,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老人们都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凡夫俗子,沫千远瞧见蓝婷萧从远处的屋子
里走了出来,辛亏她没事,不然自己便要大开杀戒。

  「小远,你没事吧。」蓝婷萧飞身跃来,手中也多了一把长剑。

  沫千远握住蓝婷萧的嫩手回道:「我没事,萧姨,这群贼人表面看起来和蔼
和亲,背地里却干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蓝婷萧对众人问道:「这白莲岐是何许人也?」

  老头们支支吾吾不敢吭声,沫千远刀刃一横,架在一名老头的脖子上,怒声
吓唬他道:「你们说是不说!」

  这老头倒是倔强得很,眼睛一闭,一脸甘愿赴死的模样。

  另位老头说道:「张老头,不如告诉他们吧,说不定少侠武功高强,能帮我
们除了这妖人呢。」

  姓张的老头呵斥道:「可如果除不了呢?我全村都得陪葬。」

  「恳请少侠放过我们吧,白莲岐大人的手段残忍,若说了出去,我们整个村
子里老少没有一人可以活命的。」

  「对,对,少侠你们走吧,之前的饭菜只是下了些蒙汗药,吃了也没多大事
情的,你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都没有发生好了。」

  沫千远和蓝婷萧对视了一眼,看来不用点手段,这群老人是不会老实交代的,
但是又不忍心强逼他们,只好说道:「萧姨,算了,我们走吧。」

  蓝婷萧见到沫千远使了个眼色,便说道:「罢了,我们有要事在身,也不便
在此耽搁。」

  众人纷纷磕头言道:「多谢少侠不杀之恩。」

  沫千远和蓝婷萧骑着马儿,一路飞奔而去,直到看不到村子了,才靠着一处
偏僻的树林里停了下。

  沫千远说道:「之前他们说今晚要把我献给白莲岐,如今我跑了,定还会献
其他人,我们等入了夜去瞧个究竟。」

  「小远,你才炼气巅峰,大可不必管这些闲事。」蓝婷萧说道。

  「看村子里的人那么可怜,定是有歹人作恶,既然遇到了,我们修仙之人理
所应当行侠仗义,不然要这身修为有何用,难不成真的只是为了羽化飞仙,长生
不老么。」

  「好,好,好,小远你说得在理,只是若你有个三长两短,萧姨也不想苟活
于世。」

  「别说得那么伤感,我们到了晚上先藏起来,看看情况再说,若敌不过,就
逃呗。」

  蓝婷萧叹了口气:「哎~ 罢了,萧姨说不过你,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到了深夜,二人潜入油菜地里,瞧见村子中心之处点燃了数根火把,前方手
推车上绑有一个十岁小孩,小孩闭着眼睛,安详地沉睡过去。老人们毕恭毕敬跪
伏在地,都默不作声,周围显得异常安静。

  没过多久,漆黑的夜色里缓缓映现一人,模样倒挺俊秀,约莫二十多岁的男
子,一袭白衣锦丝长袍,袍子下摆渐变成红色,左手掌心摊开一朵小巧莲花,气
质较为风雅,悠悠信步而来,是名修仙者。

  白莲岐,筑基后期巅峰,阳元五阶精纯,是只莲花妖,住在雌霓森林的彩蝶
湖中,虽然不是凤玄宫的人,但他是花蕨子的道侣之一,颇受她宠爱。

  白莲岐看了手推车上的小孩一眼,略有不悦,缓缓说道:「不是说要年轻人
么,这小娃娃肉太少了,还不够塞牙缝的。」

  村民怯怯回道:「白莲岐大人,村子里现在已经没有年轻人了,只有小娃娃
了。」

  白莲岐掌心的莲花绽放淡红色彩,冷言说道:「我不是都跟你们交代清楚了
么,每三个月献一名年轻人,只需持续三年而已,之后我就不寻你们麻烦,怎么
这么小点事都办不好呢!」

  一名老头跪着向前走了两步,说道:「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不如把我抓
去吧,白莲岐大人可千万不要动怒。」

  白莲岐怒道:「哼!你们这群老骨头白送我都不要,算了,今儿本尊就大发
慈悲,不跟你们计较,不过需要再献上俩名小娃娃来,否则休怪本尊心狠手辣。」

  沫千远早就在一旁听不下去了,这白莲岐不会御器飞行,顶多也就是个筑基
期巅峰的妖人,而蓝婷萧已是筑基中期,再加上自己炼气巅峰,少说也有五层胜
算,轻语和萧姨说道:「萧姨,今日我非要除了这祸害不可,不然日后寝食难安。」

  俩人对视了一眼,沫千远将灵力注入【嗜刃刀】中,一记【天煞斩】酝酿已
成形。

  蓝婷萧手中握紧「水蠃剑」,直待沫千远的身影向前疾驰闪去,剑芒翩翩起
舞,幻出一招「化水柔」,两只水状锦鲤袭向了白莲岐,身形也紧随狠招向他袭
去。

  白莲岐没料到有人会偷袭自己,而是还是俩个人,反应过来之时,沫千远已
然近身一丈之内,手中法宝「血莲花」匆忙抛向凶狠袭来的沫千远。

  「血莲花」环绕【嗜刃刀】转了几圈,白莲岐紧紧拽着拳头,而后沫千远的
刀竟然动弹不得。

  白莲岐的背后硬受了蓝婷萧一招「化水柔」,威力虽不大,但也令他痛得咬
牙切齿,怒喝一声:「收!」

  「血莲花」逆向又浮空转了几圈,复而收回他的手中,身形向后闪去,只是
与二人拉开十丈之遥。

  沫千远惊呼:「萧姨,他怎会御器,难不成已经达到了结丹期!」

  蓝婷萧凝神回道:「不对,他这宝兵另有玄妙,小远你要多加小心。」

  白莲岐怒骂道:「卑鄙无耻之人,竟然暗地里偷袭本尊!」

  沫千远再次运转「天煞斩」,不跟这等恶人废话。

  蓝婷萧笑道:「你这贼人作恶多端,人人得以诛之,何须讲什么道义。」

  「同为修仙之人,何必多管闲事。」

  「修仙之人更应该照顾平常百姓才对,而你却背道而为,烂杀成性,实在当
诛!」

  「呵呵,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蓝婷萧与他对持数语,目的是为了让沫千远蓄力「天煞斩」,而后见其蓄势
待发,【嗜刃刀】在嗡嗡作响,身形便向前跃去,云袖飘扬,衣袂翩翩,手中长
剑直指白莲岐。

  沫千远再次横劈而出,只见白莲岐向左侧闪开,而手中的「血莲花」并没有
攻向他,反倒是远远向右方飞射而去。

  蓝婷萧在夜色中见到一丝极细的反光,不过转瞬即逝,不禁惊呼一声:「低
头!」

  沫千远闻言不明所以,不过见萧姨惊呼之状,想必定然有异,就在人要越过
【血莲花】与白莲岐的界线之际,匆忙弯腰低下了脑袋。

  【血莲花】复而收回白莲岐的掌心,再次以弧形的角度抛向了沫千远。

  蓝婷萧舍弃本欲攻向白莲岐的招式,朝沫千远驰援而来,一剑凌空砍去,奇
怪的是【血莲花】被拉扯回来,绕着「水蠃剑」转了几圈。

  「哟!美人不错嘛,竟然被你发现了。」白莲岐笑着收回宝兵【血莲花】。

  蓝婷萧护在沫千远的身前,说道:「他这宝兵有根极为细密的丝线,肉眼难
以瞧见,所以才能收缩自如。」

  沫千远暗道:「辛亏刚才低下头去,不然已然人首分离,这白莲岐果真是个
极为阴邪之人。」

  【血莲花】,被莲花击中会吸噬灵力,还有一枚戒指连接宝兵,所谓折莲有
丝,莲心为苦,宝兵以此寓意炼制而成。

  「知道本尊的厉害了吧,本尊刚好需要年轻的新鲜血肉,你们竟然自己送上
门来,正合我意,今夜定让你们有来无回。」

  沫千远心知这天煞斩不能再用了,攻招太快,难以收回,怕是一不留神就被
【血莲花】割下头颅,便从空间里取出了【风影剑】,虽然想试试这刀剑并用的
效果,但自己前几日修炼之时还是不得要领,只好把【嗜刃刀】收了起来。

  俩人都以灵巧的剑法合力攻向了白莲岐,出招时处处提防他的「血莲花」,
倒是打得难解难分。

  三人打斗之际,村民们趁机躲了起来,绑在手推车上的小孩也一并不知所踪。

  沫千远的【缠蛇剑法】变化多端,配合蓝婷萧的水系剑招耍得眼花缭乱,几
次三番差点儿伤到了白莲岐。

  数十招下来,白莲岐逐渐感到灵力不支,之前受了蓝婷萧一招【化水柔】,
越打越发觉得后背生疼,一股寒意渐渐在侵袭背脊,再这么下去怕是会落败,逐
见机向后飞身而逃。

  俩人一同提剑去追,绝对不能让白莲岐跑了,否则他日后定会残害这村子里
的人,只是这白莲岐身法了得,二人紧随其后,身形一直保持在二十丈内,追也
追不上,距离也未拉扯太远。

  蓝婷萧一边纵身飞跃,一边对沫千远说道:「这贼人只怕还留有后招,不要
靠得太近,小心谨慎一些。」

  「知道了萧姨,你也小心。」

  白莲岐一路往西方奔去,俩人在后头差不多追了有两个时辰,进入了一处茂
密的森林之中,还好天色渐渐微亮,始终没有跟丢。

  森林里的树木五颜缤纷,呈现一片霓彩景色,奇花异草种类繁多,鸟语花香
处处可闻,天空不时有数百年的飞禽魔兽一掠而过。

  蓝婷萧不断踩着粗壮的树杆向前纵跃,再次叮嘱道:「小远,我们已经进入
了雌霓森林,一切小心为上。」

  二人追着白莲岐来到了一处碧绿的湖边,此湖名为彩蝶胡,湖中生有大片荷
花,七彩蝴蝶围绕绽放的荷花翩翩飞舞,馥郁芬芳香气怡人,景色十分优美。

  沫千远惊呼一声:「这是百年异果!」

  一颗百年异果在湖水中央突出水面,绽放着灰色的光芒,甚是光彩夺目。

  蓝婷萧说道:「这异果快转变成了白色,只怕快接近二百年了。」

  白莲岐身姿飘飘然地俏立于湖面的荷叶上,嘴角挂着一丝阴邪的笑意,淡然
说道:「呵呵,想要吗,有本事来拿呀。」

  沫千远不敢冒然上前,试探性地斩出数道风刃,可却都被白莲岐用【血莲花
】轻易化解。

  蓝婷萧的心情略显激动,这百年异果一定要帮沫千远拿到不可,说道:「我
是水系灵根,湖中作战更合我意。」

  优雅的身姿飘然跃上湖面荷叶,甩出一剑挑出水花,一招【化水柔】凝成两
条锦鲤破水而去,击碎片片荷叶,比在陆地上使出此招更加凌厉万分。

  湖水下面渐渐涌现两条巨大的黑影,正朝蓝婷萧所在之处游了过去,沫千远
在远处瞧见异象,心急之下,慌忙喊道:「萧姨!快回来!水下有古怪!」

  就这此时,湖面浮动一层巨大波浪,一只庞然大鱼从湖水里跳跃而起,裂开
巨齿大口,凶狠地朝蓝婷萧扑咬而来。

  魔兽鳙鳙鱼,鱼首像极了牛头,长有两角,叫声如猪,喜好在湖水里生活。

  危急之下,蓝婷萧向后纵跃,身形却又落入另一条鳙鳙鱼的巨口之中。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沫千远运转「无痕步」跳跃而起,而后踩住鳙鳙鱼的头
顶,借助巧力再次跳跃而起,从空中抱住了蓝婷萧的娇躯,远远飞身跃向地面,
这才救下蓝婷萧一命。

  白莲岐悠然俏立湖面,言辞充满挑衅之意:「哎哟~ 就差这么一点点,实在
是可惜了,不怕告诉你们,这两条鳙鳙鱼已有两百多年的修为,你们能耐我何,
本尊找附近各村的凡人要索要新鲜人肉,就是为了喂养它们,而它们助我护住这
百年异果,只需三年时间,这异果便足达两百年,正好助本尊突破到结丹境。哈
哈哈哈~ 你想要么,有本事来抢啊~ 」

  俩人恨得心痒痒,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你竟然以人肉豢养魔兽,委实当诛!」沫千远咬牙恨恨说道。

  蓝婷萧说道:「算了吧小远,有这两头魔兽在,我们绝对没有胜算,正巧也
到了雌霓森林,去别处看看吧。」

  「要走了吗,刚好本尊又可以去上燕村了,这回非把这群该死的贱民通通杀
光不可。」白莲岐故意恶言讥讽。

  沫千远认为不能一走了之,若不除掉白莲岐,村民必然遭殃,都怪自己鲁莽
行事,反而害了上燕村的村民。

  思来想去,别无它法,从空间取出一物,正是舅舅顾长英给他防身用的【蛛
网紫电符】,据说威力巨大无比,单听这名字也知是电属性的,刚巧可以在这湖
水里试试其威力如何,万一不行,那么自己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回去上燕村,
护送村民们迁移别处。

  沫千远二指夹住符箓,将全部灵力注入到符箓之中,大喝一声:「疾!」

  只见符箓化作一张十丈大的蛛网,猛然向彩蝶湖中的白莲岐铺散而去,蛛网
闪烁缭乱的紫电光芒,绚丽的电光激荡在整个湖面,其招式威力足以堪比元婴期,
令人望而生畏。

  白莲岐惊恐万分,本想要逃,可蛛网紫电已经触到了水面,巨大的电流刹那
间传遍整个湖水,只见他身体不断抽搐,两条巨大的鳙鳙鱼翻出了白白的肚皮,
连同白莲岐的尸体飘浮在水面上,整个湖里的荷花烧得焦黑如碳,还有不少的小
鱼小虾,皆无一幸免于难。

  唯独百年异果未伤分毫,依旧在湖水中央闪烁着由灰色接近白色的光芒。

  蓝婷萧瞠目咋舌,感觉到大材小用了些,这符箓没个十来万灵石怕是买不来
吧,就被小远这么轻易用掉了,实在有点可惜。

  沫千远对灵石没有太多概念,总之认为用完了可以再赚,该用则用。

  俩人离得远远的,生怕电流会触及到他们,直到电光不再闪烁了,这才敢近
前去打捞魔兽的尸体。

  蓝婷萧说道:「小远,你先炼化异果吧,虽然魔兽的内丹在一个时辰之内会
消失,但是以免发生意外,异果更为难得,若是及时炼化,还会有充足的时间去
炼化内丹的。」

  「好的,我听萧姨的。」

  沫千远蜻蜓点水一般飞身掠过湖面,摘下了近两百年的异果,落地之后立刻
将其吞入腹中,体内感到一阵燥热,如同火烧一般,便开始打坐,运转周身灵力,
将其一丝丝在体内炼化。

  蓝婷萧跃上一颗较高的巨树,翘望着四周的动静,心里默念千万不要出什么
意外才好。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沫千远顺利将异果炼化,紧接着再吸入一颗泛着微
黄光芒的内丹,黄色意味着近三百年,远超其筑基期要求的品质,也不知会不会
有更好的效果。

  不一会儿,沫千远的神识遁入一片虚无之中,只见自己正被一位妙龄美妇抱
在怀里,嘴巴含住她的一只丰满乳头,津津有味地吸吮着她的乳液。

  这似乎是他两岁时的记忆,美妇喂完了母乳,已是泪流满面,将他放入摇篮
之中,一脸慈祥之意凝望着他,亲切说道:「孩儿,我和你父亲本来就是孽缘,
你外祖母又意外殒命身亡,凶手是谁尚不得知,娘亲必须前去查明真相,迫于百
谷修真派的门规,也无法将你带在身边,只好委屈你留在这玄羽宗了。」

  美妇刚走开两步,婴儿独自在摇篮里哇哇大哭。

  沫千远焦急呼唤:「娘亲别走,娘亲!娘亲!」

  「娘亲希望你不要入修仙道,日后做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便没有了这些是非
恩怨。」

  沫千远看着美妇渐渐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似曾相识,心中苦闷不已,纵然
你有千般万般苦楚,你也不该弃我而去呀。

  沫千远猛然睁开血红双目,扯着撕裂般嗓音大吼一声:「娘亲!」

  只见周身一阵劲风卷动,浑身被一层火红的烈焰笼罩,已然突破到了筑基期。

  蓝婷萧飞身飘下,惊声呼道:「小远,你觉醒了火灵根!」

  沫千远这才瞧见周身的熊熊烈焰,这火焰并不会伤害到自己,随即收起了散
乱无章的灵力,灭掉了周身的火光,将灵力注入【风影剑】中,一招【缠蛇剑法
】,剑刃呼呼生出血红色的火焰,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在舞动的火焰灵蛇,令人目
眩神摇,满心大喜。

  火灵根,火能克金,金弱遇火,必见销熔。

  「火势霸气,可燃万物,我很是喜欢。」沫千远笑道。

  蓝婷萧开玩笑道:「得意什么,你可是要被萧姨的水系相克哦,看来这是命
中注定,你是赖不掉萧姨了~ 」

  「我本来也没想赖掉,只想溺死在萧姨的怀里。」

  沫千远突破到了筑基期,异常地兴奋,心情很是激动,不禁搂住蓝婷萧的细
腰,又吻住她的唇狠狠地亲了两口。

  蓝婷萧羞红着脸说道:「小远~ 大白天的也不害臊,嗯~ 啾~ 我们快些离开
这里吧,万一有人来了可不好~ 啾,啾~ 」

  沫千远收起【风影剑】,又开始上下其手,在蓝婷萧丰腴的娇躯上胡乱摸索
着。

  「小远~ 」蓝婷萧嗔道。

  沫千远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她的娇躯,看向了湖水里白莲岐的尸体,发现了
宝兵【血莲花】,笑着说道:「你这宝兵不错,归我了。」

  两具魔兽鳙鳙鱼的尸体也一并被他收入了空间袋中,俩人这才离开了雌霓森
林,往上燕村的方向而去。

  距离宗门大比,还剩两天。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