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崩坏3RB】(22 上) 作者:雨师泽

海棠书屋 2021-11-25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崩坏3RB】 作者:雨师泽2021年/11月/2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二章:星与冰的觉醒(上) 漆黑幕布之上,漫天繁星密布。仔细看去,每一颗星辰皆是一个世界,令人惊悚,茫然迷失自我。而在这广袤无垠的“存在”正
.
【崩坏3RB】

作者:雨师泽
2021年/11月/2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二章:星与冰的觉醒(上)

漆黑幕布之上,漫天繁星密布。仔细看去,每一颗星辰皆是一个世界,令人惊悚,茫然迷失自我。而在这广袤无垠的“存在”正中,似是贯穿一切傲然生长的巨树正下,穷尽人智亦无法模仿丝毫的圣洁神座之上,斜坐着一位令人本能不敢直视的身影。

舰长双手揣在衣兜内,面无表情,常人升不起一丝与之对视的念头的存在,对于男人来说,却视若无睹。他只是默默看着眼前的神明,看着祂那似是人类“手指”的上方,亮起的点点星芒——数字已被舰长死死刻在心中,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记错。
一十四颗,有亮有暗,其中十三颗,以众星拱月之势,围绕着尚未完全亮起的正中硕大的第十四颗。时间与真理,仿佛在这星海之中凝固。

“第一颗,第二颗,第三颗,已然熄灭。第四颗暗淡无光,第七颗晦明交替。其余的则是暂时闪烁着微光。呵,每次做梦都要确认一遍么……”

自嘲般牵动嘴角,露出一丝默然的神情,深知这是在自己的梦中,男人伸出手,试图触及正中那颗最大的星,却被无形的屏障弹开。早已料到了这番结局,舰长也不气馁,与神座上的人影一般的姿势伸出手指,数点光芒亦是浮现在舰长指尖。仔细看去,每一刻光茫,却是走马灯般的人生记忆,每一段闪回,所处的场景,世界,皆有不同,唯一相同的,是记忆主人的相貌。

如果此时有旁人看着的话,一定会讶然发现,原来,神影指尖星辰之光之所以熄灭,是因为被舰长指尖的光茫覆盖包裹着,无数相貌相同之人所度过的人生之厚重,足以彻底覆写星辰。第一颗熄灭的星,附着着布洛尼亚·扎伊切克的人生,第二课熄灭的星,附着着西琳·沙妮亚特的人生,第三颗熄灭的星,附着着雷电芽衣的人生。第七颗晦明变化的星,正被存有无量塔姬子人生的光球正逐步蚕食着,完全熄灭,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

“待到13颗星全部点亮然后熄灭后,就是最后的终焉了……但我若是提前点亮终焉的话,星辰的光茫将远不如被你亲自唤醒……那个人的“RB”计划么,你终将被拉下神座,偿还所有世界里因你而遭遇不幸的人的代价吧,神明!”

舰长脸上少见的流露出激昂的斗志。最后看了一眼神座之上的身影,那好似人类的身影面孔依旧模糊不可辨别。男人冷哼一声,决然转身离去。

只是,就在男人转身离去之后,那无人能看清的神影,突然变得清晰起来。神座之上,那原本似乎亘古不变的身影,突然很人性化的换了一个坐着更加舒服的姿势。那与舰长别无二致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讥讽地笑。指尖星辰,第五颗,第八颗,第九颗,似是因为舰长的到来与离去,几乎同时,亮了起来……

很少能睡到自然醒了,这些时间研究令符华苏醒的方法,某种意义上反倒更像是休假。舰长摸了摸胸口,心脏平稳而缓慢跳动着,与常人无异——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包裹在血肉中仅存的三分之一空之律者核心,自量子之海出来后,再次连接上了“崩坏”,若非当初希儿巧合之下捏碎了完整的核心,现在他也无法断定,倘若持有完整的核心的话,是否会再次被神明所迷惑。

不过不完整的律者核心反倒对于舰长的计划有着更好的助益。律者的觉醒必然来源于着崩坏之神的诱惑,在人智难以企及的呓语之中,迷失自我,堕落成崩坏的使徒——而此时,当初在神明的诱惑下自己成为第二律者的信息便保存在这不完整的三分之一核心中,在男人对自身的研究下,他把握住了利用这禁忌的信息,令律者觉醒的机会。

这大大降低了律者所带来的危险,可预知性的使律者觉醒,远比任由崩坏神自行挑选使徒的危害低得多代神之职,行神之权——然后,窃神之力。初代理之律者瓦尔特·乔伊斯的觉醒,因整个城市的死者的意志,将神明之志完全压了下去,这使得本世纪出现了第一位完全为人类而战的律者,而舰长以此作为启发,在量子之海收集了无数不同世界的记忆后,他也敢断言,自己毫无疑问持有着完全压倒律者人格的手段。有条件性的挑选觉醒成为律者的人,然后利用无数平行世界的记忆将其压倒变为人类阵营的存在,那么至少直至终焉降临之前,舰长有把握使得律者们再无危害人类社会的可能性。

但,这前提在于,他能完好无阻的代行神之权柄,自行挑选觉醒成为律者的同伴。崩坏之神真的能这般遂他的意么?

“你是说,琪亚娜告诉你,第五律者觉醒了?”

盥洗室内,在女仆的服侍下,冲了个澡后,舰长嘴里咬着牙刷,口齿不清地对着镜子里自己身后正裹着浴巾,替自己擦拭身体的丽塔询问着。丽塔身材在一众女性之中堪称高挑,但比之舰长,仍是低了一头,此时,在盥洗室内替自己的主人清洗完毕身体后,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女仆正轻咬朱唇,将自己炽热娇艳的胴体贴在男人的后背上,下巴抵在舰长的肩膀,两只手环过舰长的身前,一双柔荑正精致温柔地握住晨勃的阳具,为主人全身上下最后一处未曾清洗干净的地方尽力处理着。

对着镜子,舰长能清楚的看到搭在自己肩膀上女仆娇俏的面庞,一双桃花般的媚眸半阖,视线下移,正盯着自己的肉棒。隔着浴巾,玲珑有致的娇躯紧紧贴合着后背,甚至能明显感受到,丽塔那夺人眼眸的酥乳顶端嫣红的嫩肉一点点逐渐变硬,很明显得,仅仅是简单的侍奉,便已然令女仆动了情。伸出软糯的嫩舌,挑逗着舔舐男人的耳垂,足以令任何人皆是血脉喷张的香艳场景,对于舰长来说,却不过是随意便能享受到的日常,他此时甚至有些提不起兴致——第五律者的觉醒显然更为重要。

“是的,主人。比安卡大人和K423今早刚回总部,便被要求紧急出发。休伯利安的战时动员已经完毕,所有人各就各位,只等您归舰下达出战命令了。目的地是……珊瑚岛。”

“……雪莲小队驻地?”

加安装眉头一皱,自己主动挑选合适的人来提前觉醒律者的计划尚未展开便横生意外,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地方一定出了纰漏。丽塔听话知音,看出了舰长此时没有欢好的欲望,也不失望,只是一双柔荑嫩手上下抚摸间,加速主人欲望的发泄。多余的思考被女仆的动作打断,索性放弃了深究的想法,男人任由身体诚实地反映,在早已被调教得技术娴熟的女仆精心侍奉下,清晨浓浓的精液,便无比他坦然地射在了丽塔手上,将这双柔荑,化作白浊。

半个小时后,回到了阔别周余的休伯利安舰长室,幽兰黛尔,丽塔,雷电芽衣,琪亚娜,姬子,皆立于左右。天命三位女武神其二,前极东支部的王牌,以及两位觉醒的律者,阵容之豪华,足可见此次律者觉醒的重视程度之高……

“虽然我很想这么说啦,不过,这次接到的命令是与世界蛇合作,与其说是对第五律者如此重视,不如说是对世界蛇万般戒严吧?在我在天命数据库研究期间,主教和世界蛇进行过什么接触吗?”

舰长单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抚摸着怀中银发少女的后背。怀中琪亚娜自量子之海阔别已久的重逢后,再次相遇,能明显感受出成长,不仅是身体抱上去丰腴了不少,更多是当男人想要给她一个重逢的拥抱时,少女罕见的犹豫了片刻,直至确认四周除了幽兰黛尔都是和舰长双双确认了关系的同伴后,才微微颤抖着任由舰长将自己拥入怀抱。男人明白,这是少女担忧着自己第二律者以及天命重要实验体的身份会给自己带来不好的影响,但他又怎会在意这些,如今的休伯利安上,可以说彻底是自己的王国,舰长之位,名副其实,除非幽兰黛尔有自己的想法,否则没人会违抗他的命令。

这并非舰长对幽兰黛尔有什么意见,事实上,他需要这位“天命最强”保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对于已经看开后,积极索取着他人感情的男人来说,获得听话顺从他的女人,远比与他存有肉体关系之余,依旧自行独立的女人要简单得多。但男人现在所行之事,固然需要听话的执行者,为失败进行处理的“善后者”某种意义上更为重要,没有人,比“最强”之名,更适合承担这个位置。

思考之余,舰长斜眼看了看幽兰黛尔,金发的姬骑士正发着愣,盯着丽塔看,直觉告诉她,自家副官有了什么改变。也许是面色更滋润了些?也许是某名的风情万种?比起这些差别,似乎女仆给人的感觉坦然了许多,心事似乎变少了?几乎下意识的,姬骑士看向舰长,在她直觉里,这一定与舰长分不开干系。然而对上的,却是男人似笑非笑的脸。随后,眼看着舰长向她伸出了另一只手:“比安卡,抱抱?这半边给你留着呢~”

“没个正形,不要!”幽兰黛尔啐了一口,眼看着男人怀中的琪亚娜闻声向旁边挪了挪屁股,给自己腾出位置,脸上便浮起了一丝红晕。若是只有丽塔在,姬骑士倒是不惮于光明正大的投进心上人的怀抱,但此时当着极东众人的面,幽兰黛尔颇有几分害羞。她并没有和极东的人一起上过舰长的床,彼此间还未熟悉到坦诚相对的程度,更何况,男人怀中另一半的少女,自己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皆是以强势的“训练者”身份与其相处的,一并投入舰长的怀抱,她还有些难以适应。

舰长略有些失望,怀抱金银双姝的想法破灭,幽兰黛尔看出心上人的眼神中所含的情感,眼角亦是闪过一丝歉意。打定主意,这次律者讨伐结束后,便任由男人为所欲为,姬骑士尚盘算着放下面皮和极东的女人们一起服侍舰长好加深竿姐们们的关系,回过神来,却发现,气氛有些微妙,似乎舰长室内的女人们都如正中那位男人一般对于自己没和琪亚娜一起投入舰长的怀里一般有些失落,幽兰黛尔眼皮一跳:

“怎么回事,这种气氛,这种只有我不行的气氛?”

好在除了幽兰黛尔以外全员与舰长确认关系的舰长室环境并未持续太久。随着世界蛇的通讯,会客室内到来的访客,将暧昧的氛围打破,把事情引上了正途。

希奥拉翘着二郎腿,紧身衣包裹下,玲珑有致到近乎妖艳的身段被佣兵毫不在意地展示出来。浑圆软嫩的臀峰陷进弹性十足的沙发内,黑色紧身衣下足以令每个人男人都血脉喷张的雪白臀肉受力微微变形,在看不到的地方,压出了一个淫靡的臀饼。因为斜坐着,胸前傲人雄伟的双峰遮挡住了自己一半的视线,仅仅是身段的轮廓,便已然令人大饱眼福。然而佣兵的脑海中,却清楚感受到,纵使是紧身衣内加厚了垫衬,那从未有人能窥视过的樱润乳尖,依旧因些许小小的磨擦,诚实的向大脑传递着醉人的快感。

兜帽遮挡下意外年轻的美艳面庞浮起一丝红晕,佣兵本就斜翘着的二郎腿无人注意下又夹紧了一些,衬托出一双分外修长的美腿格外挺拔。羞密处仅仅因为这一夹,便已然泛起了些许春水。

自天穹市一役,意外被雷电的女王留下了雷引的印记,纵使已然离雷之律者不知相隔几千几万里,但仅仅是残余的些许权能,所引发的微弱电流,便足以令佣兵发狂。希奥拉倒宁愿电流大上数倍,对自己进行长久的折磨,也好过微小的刺激着自己的子宫,令自己难以遏制的时常处于发情的状态中。这些日子里,佣兵能明显感受到,也许是电流刺激下雌性荷尔蒙异常活跃的产生所导致的结果,原本足以令自身骄傲的女性身材,如今已然令自己这见过世面的佣兵也不由得面红耳赤,偏生长期处于发情状态下,身体又格外敏感,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折磨下,希奥拉着实不想再参与世界蛇的行动,只想找个机会彻底发泄下自己过剩的性欲。

“如果不是律者觉醒这种大事件的话……”

“渡鸦”希奥拉抿了抿嘴,她的身体状况她心里再清楚不过,在参与这次律者围剿行动前,已经自行抚慰过自己这副过于敏感的身体,原本预计直至行动结束,应该都会被极度危险的行动将注意力夺走,她已经做好了高度分泌的肾上腺素将雌性荷尔蒙压过的准备,但与世界蛇与天命的合作打断了她的计划——她没有预料到,仅仅是来天命此次参与行动的休伯利安号会客室内坐一下,这张以最高级规格订购的格外舒适的会客沙发酥软程度所带来的安逸感便已然勾起了她的性欲。

偷偷瞟了一眼自己身旁老神常在的“夜枭”陈天武。灰发的男子表情平淡,两眼双目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渡鸦将兜帽的帽檐又下压了几厘米,心中暗自打着决定,不让同僚感受到自己如今的丑态,但还没有彻底下定决心,小腹处雷引蓦地仿佛冲了电一般,突然来了一记强烈的刺激,直把才告诫自己要矜持的佣兵思路搅得粉碎,子宫处如蒙雷殛,一股从空前的快感瞬间蔓延全身,希奥拉樱唇轻启,不受控制地一声“嘤咛”,随后面色羞红,赶忙转头看去,就见夜枭歪了歪头,似乎因自己的呻吟声回过神来,满脸疑惑中,正要开口发问,却被打开的会客室门吸引了注意力。

舰长推开门,抽了抽鼻子,似乎闻到了淫靡的气味,对于色中老手来说,女性发情的气味他再熟悉不过了。会客室内,正襟危坐的男人面色疑惑,穿着紧身衣的女性眼看着自己走进来,摘下了兜帽露出一副面无表情的俏面:“天命,休伯利安号舰长,大校。世界蛇佣兵,渡鸦,奉世界蛇尊主之命,前来与你商讨律者的围剿计划。你们的主教应该已经对你交代了任务。”

自天穹市相见,此时再次相遇,两人很有默契的当作互相没有见过对方。舰长眼中寒芒一闪而过,不灭之刃折损了一些人员在神城医药,丽塔的心情不是很好,作为不灭之刃的驻扎舰长官,他此时见到对方,心情可不太好。不过此时,还有更为重要的东西,他分得清轻重缓急,暂且耐下不提。然而令舰长不可置信的是,原本有着彼此默契不提神城医药一事的渡鸦,却莫名严重仿佛喷出火一般,死死盯住自己身后。舰长愕然之下,转头看去,却见跟在自己身后的雷电芽衣,正一脸茫然面对着渡鸦的目光。

舰长不着痕迹向前踏了一步,将自己挡在渡鸦和芽衣中间,眼前的女人莫名对芽衣有着恨意,他虽不知其中缘由,但也不能任其妄为,能与世界蛇合作固然有助于律者的围剿,但眼前的女人若是对自己的人产生了敌意,要动手他也会毫不在乎的将其拿下。

希奥拉眼看着将自己折磨至这般地步的罪魁祸首就在男人身后,不由自主的前踏一步。就在她要发火时,舰长不着痕迹的拉住了她的手,礼节性的握手礼下,被异性触摩这件事实再次触动了渡鸦的神经,身体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佣兵并不知道,雷电的女王彻底臣服归属于眼前的男人所带来的后果,便是自己身上的源于第三律者的电流,正无比喜悦的向舰长表达着忠诚。她下意识地甩开舰长的手,表情愠怒。但理智告诉她,这是无理取闹。生着闷气,希奥拉收回了手。

不知道为何佣兵将气撒在了自己头上,舰长虽有迷惑,但也懒得计较。气氛微微有些尴尬,还是夜枭打破了沉默:“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渡鸦?”

夜枭提醒下,希奥拉恢复了些许理智。佣兵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如你所知,珊瑚岛内传来的律者级能量波动,引发了世界蛇的关注。你们想必也有卫星图,那里发生了什么,你应该也清楚……”

“位于赤道的珊瑚群岛,根据卫星监控,如今,已经被冰雪覆盖,热成像仪显示,当地平均室外温度为,零下73摄氏度。毫无疑问,这与前文明所记载的,第五律者,高度吻合。”

“没错,这次据尊主判断,觉醒的是第五位,冰之律者,而且,听说你们已经初步确定了对象?”夜枭插嘴问道。

“天命驻扎在珊瑚岛的雪莲小队全灭,在此之前,有一些信息传回了本部……雪莲小队的覆灭速度超乎常理,所有成员几乎是毫无防备的在一瞬间失去了联系,证明事态就发生在他们附近,这才足以令他们措手不及。卫星监控与热成像仪也显示,越是位于女武神小队驻扎点,寒冰便越是卷积,温度也越低。不出意外的话,大概率是雪莲小队的某位女武神,觉醒成为了第五律者。”

“……”

夜枭盯得格外认真,反倒是渡鸦心不在焉。舰长不知道世界蛇此次的任务布置,渡鸦心不在焉他便转头向夜枭阐述:

“这本应是一份整蛊录像,雪莲小队的队长,安娜·沙妮亚特于一周前自天明年会返回驻扎地,她的战友们本想趁着队长回来之际,联合起来和她开个玩笑,顺便录下安娜的反应上传到天命女武神内部论坛……但留下的,却是这样的东西。”

舰长当着夜枭的面,点开了天命内部论坛某标题乱码的帖子。内部所附有的音频文件,令眼前的男人眯了眯眼。噪杂的呼吸声,背景中隐隐压下去的轻笑声,长久的沉默过后,先是某位大大咧咧的“队长!“呼声,伴随着短暂的嘈杂哄笑,随手是锐器撕裂某物令人牙酸的切割声,配合着惊疑不定的“队长?!”,在那之后,便是难以分辨的杂音,混合着绝望的呼喊与哭声。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这是不是意味着,安娜,在她们的恶作剧中,受惊吓过度,然后成为了第五律者?”夜枭抬起头,神色疑惑。

“没有受惊吓过度的理由,这种事只会是诱因,诱发某种偏激性,负面的情绪……”

“没有诱因的话,恐怕她是不会律化的吧?”

“她们经常性这样做,安娜很受她们队内喜爱,基于她的性格,她的队员也许有些不尊重队长,但这是她们内部表达亲热的一种方式……”

“也就是说,多次整蛊下来的累积的负面情绪导致了这件事吗。好同事,了不起。”

“……未从这种角度看待是我的武断了,只能说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吧。”

舰长苦笑,当他得知,安娜·沙妮亚特疑似成为了律者,令他无比震惊,他感觉自己的行为产生了什么纰漏。安娜曾接触过自己,离开后很快就觉醒,要说其中没有什么关联,他自己当然不信。是不是自己的行为被崩坏神注意到并做了手脚?他不得而知,但计划外的安娜,无疑令他开始重新审视自身,但这又怎么能告诉不相干的夜枭?

“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办,世界蛇?”

舰长不再就此纠结。不论安娜为何为成为律者,现在更为重要的自然是处理其带来的后果。

渡鸦插口道:“你们需要对我们的行动予以配合……不能随意杀死律者,尊主需要她活着被带回世界蛇。至于怎么做,这点无需你们费心。”

舰长眉头一皱,他并不想杀死安娜,前文明的教训告诉他,一单律者证实被文明所消灭,那么紧接着到来的下一位会愈来愈强,凯文倘若吸取了教训,不想杀死律者自然也不意外了,但渡鸦言外之意,世界蛇有着控制律者的手段,这点还颇为出乎他的预料。他有心探求,但相比眼前的二人不会随便说出这种重要的情报,索性也就想想算了。他郑重点头:“我是此次天命方的全权指挥官,我可以为此进行担保,天命不灭之刃的两位S级女武神都在待命,可谓是万无一失。需要怎么做?先封锁珊瑚群岛吗?”

夜枭眼前一亮,他盯着男人看了片刻,开口询问:“她们会全力服从你的指挥吗?如果不配合的话,我们这里会很头疼的,你明明只是一名大校,能去全权指挥仅有的三位S级女武神其二?”

舰长抿着嘴,他当然不好说,就凭自己和那两人的关系,起码在有关战事的方面,可谓是说一不二,故而矜持地点点头。随后,夜枭低头思考了片刻,开口:“既然如此,那倒好办了……”

舰长侧耳过去,正要听夜枭说话,此刻,异变陡生。本就因与自己一直在对话而离得颇近的灰发男子骤然伸手,舰长猝不及防之下,被夜枭一把拉进怀里,疑惑之下,胸口顿时被冰冷的异物抵住,低头一看,夜枭一直隐藏在袖中的手掌并作尖刀状,反射着森然的寒光。

“机械手?义肢?”

舰长恍然,事发突然,芽衣与渡鸦反应皆慢了半拍,待到最初的瞋目结舌过后,芽衣最先反应过来,仅仅是下一刹那,会客室内所有灯光设备瞬间超载,爆炸声中,原本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大和抚子化作择人而噬的雷光,电光火石之间,便已然移动到了夜枭身前,虚空一握,雷殛化为刀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灰发男子斩去。

倘若夜枭只是普通人,那么此势必然难以反应,但他却非常人。机械改造的人体早已被设定好了程序,纵使主人未反应过来,义肢仍旧忠诚的执行着早已定好的指令,先于电光火石,五指收缩,下一刻,舰长只觉得胸口一痛,随后是剧烈的寒意,无需低头确认,已经能够猜到,名为夜枭的男人,手掌已经插进了自己的胸口,握住了自己的心脏。

芽衣堪堪止住了剑势,面色铁青,少女一言不发,随着自己动作的停滞,握住舰长心脏的义肢也微微放松。芽衣心思流转,夜枭尚未从少女如雷电一般迅速袭来的攻势中反应过来,她已再度抽身闪回,有样学样,单手捏住了一脸茫然的渡鸦胸口,显然已经做好了将佣兵同样劫持的行动。

“……你这是干甚么?”

直至此时,舰长才幽幽开口。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谈的好好的,夜枭会突然发难劫持自己。似是被芽衣的速度惊吓到一般,夜枭反应比舰长还慢了半拍。男人心脏被自己捏在手上,却仍旧不慌不忙的样子令他有些诧异,但此时却顾不得太多了。

“没有预料到天命派来了不灭之刃,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了,抱歉,大校。我的诉求很简单,将你之前派出去封锁珊瑚岛的人全部撤开,不要插手此间的事,我不会再次伤到你。”

“作为配合贵方的我们来说,本来正常的提出的话是义不容辞的……这么说来,这不是世界蛇的计划吗?是你的要求?说来,可以放开我的心脏吗?被这么握着,不太舒服。”

“抱歉,我可没有信心在这位小姐的速度之下保有足够的威胁啊……是我本人的要求,所以就算是劫持渡鸦,对我来说也是无所谓的。”

“为什么?呃,难不成,是因为安娜?”舰长思索片刻,突然想起来,夜枭此前谈话中某名奇妙执着于为安娜的律化寻找理由,再考虑到之前天命总部谈话时,安娜那突然破防一般的情绪宣泄,难不成,天命的女武神,和世界蛇的干部,有着私下里的交情?

“……与你无关。你这副无所谓的表情让我很难不认为你还有后手啊,为了安全,麻烦你委屈一下了。”

捏住心脏的手微微用力,舰长脸色一白,他自幼的经历对于痛苦的承受能力远超常人,如今更是对于要害被捏在别人手上也能做到不发一声,但这不意味男人的身体就对此毫无反应。忍着痛,舰长开口询问:“你打算怎么做?世界蛇并不想要她的命,你这样做,同时得罪天命与世界蛇,并不是理智的选择。”

“落在世界蛇手上的律者会有什么下场我不难想象,而且得罪天命?这种能肆无忌惮对着前任同僚下手的组织,任谁也难以信任。虽然没有更多的办法,但起码先走过眼前这一步,让她安稳的逃出珊瑚岛。”

“律者的威胁你应该明白,你是说,你要放弃最后有可能控制住她的组织,任由其在外逃亡吗?”

“闭嘴!”夜枭勃然大怒,捏住男人心脏的手再次用力,舰长眼前一黑,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心脏组织在夜枭愤怒之下,捏碎了部分组织。就在此时,芽衣眼前一亮,就在舰长被夜枭劫持的瞬间,少女便在愤怒之下,毫无阻碍的御使了雷电的权能,第三律者一言不发,紧急之中,雷电的女王将自己的权限毫无保留的交给了芽衣。突袭并未成功,但这并不意味着芽衣放弃了将舰长救出,就在两个男人互相扯话题之时,少女暗中计算好了数据,就在夜枭勃然发怒之时,突然再次发难,浑身大半被机械改造的灰发男子毫无疑问最为被雷电所克制,在计算好电流的路径之后,夜枭蓦然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几个呼吸之间,芽衣已经接管了男子身体的控制权,将手彻底抽离舰长的胸口,然后整个人狠狠的摔在地上。

手掌缓缓从舰长的胸口抽出,紫色的电流环绕其上,却能做到丝毫没有传导到舰长体内造成二次伤害,此刻,若是有最为尖端的仪器,便会有人讶然发现,在微观层面,每一粒电子均以最精密的方式排布,离舰长心脏的始终存在略大于最小间隙的距离。雷之律者权能,竟至于斯。

但短暂的时间,只够芽衣计算出恰巧不伤到舰长又能控制住夜枭的方法,少女忽略了,或者说,根本意识不到,行使律者权能这件事在距离舰长的心脏如此之近时,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事。

被男人心脏所包裹着的三分之一第二律者核心内,联通着神明,此时感受到了律者的权能,骤然发出共鸣。神座之上,侧坐着的神影,发出无声的放肆大笑。指尖,第九颗星瞬间光彩夺目。舰长和芽衣同时变了脸色,两位持有律者权能之人,几乎同时感觉到,有着与自己同格之物,被芽衣的雷电所吸引,没入了此时正被操纵的夜枭体内。

时间就此定格,舰长捂着胸口,几个呼吸之间,方才被夜枭插进去血流如何的伤口就已然愈合,但他的脸色却比方才还要难堪,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下一刻,以夜枭的身体为中心,剧烈的崩坏能反应如潮水一般,彻底席卷了休伯利安。

舰长室内的琪亚娜最先反应过来,少女感受到了与自己相似的力量,然后下一刹那,整艘休伯利安号突然失重。她反应极快,蓝色的双眸化为浓郁的纯金,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无需赘言的默契之下,西琳的人格已然掌管了身体,空之律者的权能全力发动,将行驶在半空突然下坠的休伯利安号强行停在半空。

此时,若外面有人,定然惊出一身冷汗——以原先的会客室为中心,直径114米的巨大空洞,使得这艘最新锐的要塞级战列舰,好险不险,自下层甲板向上,全部贯穿清空。

舰长脸色不善,方才自己和芽衣催动律者权能,顺手拉了一把渡鸦,并没有受伤,夜枭却不见了。会议室内,第二第三律者已然完全唤醒,幽兰黛尔虽然不曾多言语,但将黑渊白花握在手中,显然也是动了怒火,就在自己的眼前,又一位律者觉醒了。众女等待着舰长最后的拍板。

“无需赘言,任务目标改变,与世界蛇的合作暂时中止,主体目标变为我们自己。行动对象,冰之律者,以及觉醒为律者的世界蛇成员夜枭,在不威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任务目标优先捕捉,若有意外可能性发生,允许就地格杀。比安卡和丽塔一组,琪亚娜和芽衣一组,姬子全局支援,我允许你动用“那个”,以上,开始行动!“

姬子脸色一震,分组明显有着男人的考量,让丽塔和幽兰黛尔一组,看来是为了让女仆帮忙遮掩耳目。两位律者皆已然出征,舰长言外之意,看来是允许自己出动“战争”装甲甚至“炎之律者”了,看来舰长此时心情不太妙。

舰长的心情固然不快,但却并非姬子所猜测的那样,他此时却是终于发现了,安娜沙妮亚特以及夜枭觉醒成为律者的原因:
“被摆了一道啊,借由与我的接触,先我一步挑选律者觉醒吗?而且还是我没有收集到记忆体的人,可控化律者选择觉醒计划要受挫了?呵,神明,果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唔,再行对照试验,祂挑选觉醒素体的条件究竟是什么?是我未曾收集到平行世界记忆的与我有过较近距离接触的人吗?那么如果我对这样的人,提前注射崩坏能控制剂,是否依旧能在有限范围内确认律者觉醒人选呢?等等,眼前,似乎就有一个合适的试验对象啊……”

休伯利安监狱内,渡鸦浑身脱力一般瘫倒在床上。被注射了药物的身体浑身酥软无力,佣兵失去了对崩坏能的控制力。她现在的情况着实糟透了,之前近距离被雷电芽衣当作人质挟持,又近距离被操纵着雷电的少女所影响,小腹的雷引之纹再次躁动起来,偏生又失去了对崩坏能的控制能力,只能任由电流传遍全身。浑身抽搐一般涌动着快感,就算理智上告诉自己,应该被舰长所监控着,希奥拉也顾不了许多了。颤抖着手伸向夹紧着的双腿之间,双指隔着被密液沁湿的紧身衣裆部摩擦着穴口,食指妄图挑逗已然充血勃起的阴蒂,被蚕食的理智甚至令她忘记将紧身衣脱掉,隔靴搔痒般的轻微刺激根本无法满足佣兵此刻蓬勃的欲望,希奥拉翻过身,高高撅起令人血脉喷张的屁股,丝毫不顾及这个姿势背对着监牢的正门,会被人一览无余看到急躁的手指在胯下神秘妙源处奋力骚动,而浑身的重力则压在抵住粗糙的床面的丰硕乳球上,敏感充血的乳尖随着佣兵不顾廉耻宛若牡兽一般凭着本能前后摆动磨擦,带来些许快感的慰藉。曾经凌然的猩红双眸蒙上了一层水雾,被欲望完全吞噬的佣兵目光朦胧,根本无处发泄的欲望令她无比悲愤。

就在此时,哒哒哒的脚步声传来,随后,监狱的大门被打开,希奥拉泪光朦朦间回头,双手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

两人四目相对,仅仅是两人的第三次见面,舰长所看到的,便是宛若发情的母猪一般,高高撅起丰腴圆润的翘臀,双眸泫然若泣,渴求着慰藉的佣兵,无比骚浪的模样。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