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异仙】(10)作者:我知道的

海棠书屋 2022-09-22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异仙】(10)强行奸淫的陌生女修竟是亲姨 作者:我知道的2022年9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10)强行奸淫的陌生女修竟是亲姨   李震一家人少有的一同在一起吃饭,包括李铭的大哥,李建成,李震的妾室杨悦,
【异仙】(10)强行奸淫的陌生女修竟是亲姨

作者:我知道的
2022年9月2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10)强行奸淫的陌生女修竟是亲姨

  李震一家人少有的一同在一起吃饭,包括李铭的大哥,李建成,李震的妾室杨悦,大哥李建成的妻子郑姝音,包括李震洛清璃夫妇,少有的聚集在一桌席上,哦,不对,如今李震洛清璃二人已经和离,准确的说是李铭洛清璃夫妇。

  此刻,餐桌上虽说不是其乐融融,却也是少有的一片和谐。

  前提是不要注意李建成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妻子的脖颈上,挂着自己弟弟炼制的宠奴环,还满是亲密一人坐在弟弟一边,将弟弟的手拉进她们都乳房乳沟里,弟弟眼睛看哪个菜,她们就主动夹起来给弟弟喂。

  就算母亲只是父亲小妾,她也不应该如此殷勤的照顾弟弟,李建成看着母亲对弟弟越是恭敬他就越来气。

  爱之深,责之切,如果这个人不是他的生母,他甚至不想看这个人!

  妻子郑姝音对弟弟如此亲昵,李建成倒是也能理解,毕竟自己喜欢苦修,叔嫂之间互相帮助也是正常,二人的关系好一点的话,妻子也不会打扰到自己修行。

  但是母亲也是长辈,怎么能像她的儿媳一样对弟弟如此侍奉呢!

  更让李建成无言以对的是父亲的正牌妻子,弟弟的血亲生母,此刻正挺着大孕肚,坐在弟弟的怀里,不断挑逗弟弟。

  本应是在场众人里除了父亲意外醉尊贵的人,此刻缺在弟弟怀中宛如怀春少女,脖子上还挂着奴环搞得明明是美母却像弟弟的宠物一样,没有一丝威严。

  李建成将目光转向父亲,却发现父亲仍旧沉浸在自己突破筑基中期的兴奋之中,根本不管这点事。

  李建成无奈,也不敢太过于打扰父亲,否则吃苦的还是自己。

  李建成并不赞同弟弟给母亲和妻子带上宠奴环,但是母亲和妻子却弟弟的花言巧语所欺骗,背着自己悄悄被弟弟带上宠奴环,弟弟已经是筑基修士,他套在母亲和妻子脖子上的禁制,他们三个都解不开。

  李建成无奈,只能去找父亲,结果被一顿臭骂颜面大失。

  李建成突然有点后悔之前建议妻子寂寞了就去找弟弟谈谈心,当时他嫌郑姝音老是打扰他修炼,现在看到弟弟对女性如此具有支配力,他不禁担心自己帽子会不会被染绿。

  反对吧,奴环都带上了,有点来不及了。

  只能仔细将这两人盯紧一点了,还有母亲,怎么比妻子还要放荡,莫非父亲也与自己一般不能满足妻子的欲望?

  ……

  李铭刚被姝音嫂子嘴对嘴喂了一口灵酒,妙音祖母就突然闯了进来,看着自己的眼光从审视到无奈再到害羞。

  随后只听美人祖母说道:“老祖出关了,他要见你。”

  李铭没忍住一口酒喷了二娘一脸,二娘却是含羞带怯的将脸上酒用手擦进嘴里,但这香艳的一幕除了让他大哥怒目之外,没引起任何关注,照往常得帮助父亲关爱一下二娘,但是现在没时间了。

  发生了什么事,天才弟子都不愿出关相见,现在又冒死出关了?

  林妙音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心中闪过一丝不安。

  ……

  李铭随着美人祖母来到老祖所在之地,总算是见到了一直为李氏的定海神针李青云。

  此地不止有李家老祖,还有一男一女两名陌生紫府修士。

  还有李铭的大伯李撼,还有几名长老。

  “十七岁,筑基后期……我只当小音对你爱护之心深沉,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要优秀的多。”李青云看着李铭,心中满是欣慰,这是自己最嫡系的血脉,将接替自己的责任,继承这个渺小却又坚强的千年世家,继续屹立再修仙界。

  “老祖才是一直为李家遮风挡雨之人。”李铭这句话是真心的,生在了修仙世家,天生起步超越了一大群同胞,他虽然是个人渣,但感恩之心这种东西,多少有点。

  “你叫我老祖?”

  “……曾爷爷。”

  “好,哈哈……撼儿!”李青云突然叫了一声李铭的大伯。

  “爷爷!”大伯李撼立刻拱手回应。

  “我要你与你侄儿一战,你若败了,就将家主之位让与他如何?”

  李撼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但仍旧是坚强回应道:“我愿意。”

  “此战将在李氏全族修士面前进行,你仍旧愿意?”

  “我愿意!”

  “好……”李青云看着内心崩溃却仍旧站在自己面前的孙子,终究是心软了,这是他曾经钦点的继承人,虽不比他的父亲,却远比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强得多,可惜就是没生个好儿子。

  “撼儿,我要死了……”

  “爷爷!您怎么能说这种话!没了您,我们何去何从,还请您再坚持一段时间!”

  “不错,老祖,我等不计代价为您收购灵药,总能再坚持一段时间的!”

  “这不重要……”李青云挥了挥手,他是修仙者,就算是死,也想要死的有价值,而不是死在病床上。

  “重要的是,已经会有人带你们继续前进,还有,撼儿,你明白吗?我现在是可以继续支持你,但这才是真正的害了你!我要死了,我帮不了你多久,你是斗不过你的侄儿的!”

  “这一战……我未必会输!”

  “你有这个自信就好,我跟铭儿说几句话。”

  ……

  房间的修士们只剩下了李铭和李青云二人。

  “铭儿,这《山劫剑诀》如何?”李青云从儿媳那边听说过了李铭的悟性。

  “此剑诀之强,闻所未闻!”李铭心中一动,他对这剑诀的威能之强充满了疑惑,今日似乎能得到解答了。

  “仅仅如此?”

  “似乎……残缺了一部分……”李铭有过猜测不太敢确定。

  “你果真发现了,果然是恐怖的资质悟性,你祖母修习几十年都没能达到你现在的境界,当然,我也不行。”

  “两百年前,崔李王宁四家的最强者,曾经联手探秘一方遗迹,最终,王宁两家修士死于遗迹之内,而我和崔家的修士则上活着走了出来!”

  “后来我依靠从里面带出来的灵物,晋升了紫府,而崔家那人将机缘让给了自己天资更为卓着的女儿,便是现任的崔家老祖,崔莺莺。”

  “当时,我们曾携手同甘苦,共患难,多次交托后背,最终二人合力走出了遗迹,有这一份因果,我没有向他的女儿出手,一念之仁,最终养虎为患。”

  “除了晋升紫府的灵药,我们还各自带回来一部分强大的剑法,约定各自学会之后,互相交换,结果我学了这么多年,仍感觉此剑博大精深,他就舒服了,坟头上草高的已经看不见坟了。”

  “我带的一部分叫《山劫剑诀》,他带的一部分叫《人劫剑诀》。”

  李铭:“《仙劫剑诀》?好嚣张的名头!”李铭顿时知道自己下个目标是谁了。

  “我伤了本源,坐化之日已近,决定再次带领四族强者一闯遗迹,如果有可能的话,顺便将崔莺莺一同带下去。”

  “我也要去!”李铭自认,他艺高人胆大。

  “那里可不比家里,出了事我都保不住你。”李青云并不愿意带家族的金丹种子去冒险。

  “曾爷爷,你看我怎么给你揍大伯的!”

  李青云:“……”

  别什么事都推在我身上,这分明是你自己公报私仇。

  ……

  儿子不在身边,洛清璃为了避免无事可做,便一直在研习玉兔捣药人字偏,她的炼丹资质,只能说是有,却也不高,只能通过时间,大量练习而精进,所幸儿子的灵石根本花不完,就是多了一堆废药残渣。

  至于修行,算了吧,她自己一人现在根本不愿意去苦修,增长的法力太慢了,远远没有儿子草她的时候法力来的快。

  就在洛清璃挺着孕肚研究炼丹法的时候,有人找上来了,洛清璃开门一看,竟是一个无比熟悉,却又好长时间没有相见的人影。

  “三姐!”

  “四妹!”

  两个人惊喜的抱在了一起,要问为何二人关系如此之好,因为她们两的修行速度当时极为接近,甚至受罚都是一同受罚的。

  只是现在洛清韵只是筑基三重,但她妹妹,过去甚至赶不上自己的四妹洛清璃。

  “筑基八重……妹妹,你之修为,你是吃了仙丹了吗?”

  “先不说我,你呢?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嗯,李家老祖求援,我们家族就派了一位紫府修士,刚好是我娘,我想你了,就跟着一起来了。”

  洛清璃却在心中叹息,有个紫府老娘就是好,中品灵根资质这个年龄都能筑基三重,哪像自己,若不是愿意主动臣服在儿子胯下,任由儿子肏弄自己的身体,或许现在还不如她呢。

  ……

  随即李青云就见识到了,自己的孙子,在全族人面前,被自己的曾孙子仅仅使用一件奇特的灵器,直接打成了自闭。

  若不是最后,曾孙将收去的法器还给了孙子,撼儿可真成穷光蛋了。

  李青云必须承认,仅凭这件灵器,起码曾孙在此地,已是无人能敌,他自己也不行。

  随即在全族人面前宣布了李铭接任清河李氏新的家主。

  李铭这个家主的位子是抢来的,展现了实力,又有老祖认可,到底是坐稳了。

  意气风发的李铭当即就招来妙音祖母,丽华姑姑,清璃美母这婆媳,母女,姑嫂三人一同侍寝,修为也因持续的双修高速增长着。

  (感觉这么绕过去有点不道德,这必须写一篇番外啊!点赞达到……算了拉倒吧,我的码字速度你们是了解的,实在不够的话也会找空闲时间写出来的,就两周内吧。)……一日,李铭在自己坊市流转,妄想捡漏却啥好东西也没有发现,失望之余,不经意看见一名容貌艳丽的女性修士,对方朝李铭一声调皮的轻笑,笑的李铭心中一荡。

  对方双乳丰满,在衣衫里面挺挺欲出,还有那蜜桃一样的臀瓣,看到李铭大流口水。

  随后便一直跟在了对方身后,那女修不过筑基前期修为,根本没发现李铭就在其身后不怀好意的跟着。

  洛清韵今日在外面坊市购买了一些特殊的灵材,也想找一些尊贵的礼物,赠送给未曾见面的外甥。

  就在洛清韵走进一人烟稀少的巷口之中,突然被人一把抱在了怀里,一双大手在自己身上不断摸索。

  “啊……好难受啊,别摸了——”某种奇特的感觉在心中浮现,让洛清韵不自觉呻吟了出来。

  但很快意识到自己清白的身子在被人亵渎,立刻就想挣脱而出,却发现对方筑基八重的实力,牢牢将自己困在他怀里,根本无法挣脱,只能在对方怀里不断扭动着身子。

  李铭被怀里这个身材高挑挺拔的筑基女修到挣扎挑逗的邪火大动,直接一嘴印上了对方的红唇,趁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赶紧将自己的舌头伸了进去,在美艳女修的温暖口腔里各处肆虐。

  洛清韵被对方突入口腔,才意识到自己的初吻已失,脸庞上面两道泪水滑落而下,玩玩没想到自己保存了几十年的初吻,竟然在一个小巷被一个淫贼夺走。

  气的洛清韵当时就牙齿使劲咬淫贼伸到自己嘴里的舌头。

  李铭感受到舌头上传来痛苦,不甘示弱,伸手在美艳女修的挺拔奶子上就使劲的掐,掐的美艳女修当时就痛叫了出来。

  洛清韵感受到奶子上传来的痛苦,忍不住张口呼痛,这样一来自然是没法再咬对方的舌头,相当于将自己的嘴巴口腔,拱手相让给了淫贼。

  随后两人便进入了激情的热吻之中,在洛清韵被李铭吻得意乱情迷之时,发现对方的手已经伸进了自己的毛茸茸的处女地,当即一惊。

  神智恢复过来的洛清韵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个小巷里丢失了初吻,绝不能在丢掉自己的处女之身,随即祭出了母亲留送给自己的唯一一件灵器,也是自己最强大的武器。

  回忆起刚刚对方带给自己强烈的被征服,愉悦的快感,洛清韵不自觉便减少了法力供给,只求能击退对方便可,却是不想伤对方太重。

  却未曾想,对方也祭出一道环形灵器直接收走了自己的灵器,顾不得那环形灵器有点熟悉,洛清韵心中只感觉一阵绝望,只感觉自己今天怕是再难幸免,清清白白的处女之身,怕是要守不住了,日后嫁人以后自己的夫婿可怎么办呢?

  李铭发现美艳女修反抗的力道终于不再反抗,随后双手深入女修的乳峰,胯下阴道,在这里里面不断摸索,直摸得美艳女修不断啼哭。

  “不要在这里……”

  李铭不停,趁着对方这会没有反抗之力,将食指捅入了美艳女修的阴道,不断深入,终于接触到了一层薄薄的处女膜,激动的李铭小心翼翼用手按压美艳女修那纯洁的纯女膜。

  “啊,疼……”洛清韵此刻身体极为敏感,阴道之中弱小的痛苦被放大到了极致,还没被捅破处女膜就已经让她痛叫出声了。

  李铭可不管那么多,发现美艳女修的胯下已经湿润,随即抽出手指,在美艳女修的嘴里搅弄了一下。

  随后李铭解开自己的裤腰带,露出了趾高气昂的大肉棒,仿佛知道自己又一次要为处女破身一样,此刻越发粗壮。

  洛清韵看到一个比自己个头还小的小淫贼,胯下的肉棒如此巨大,吓得不断后退,一想起对方如此粗大的阳具捅入自己狭小的未经人事的阴道,洛清韵就害怕的脸色苍白。

  但是害怕是没用的,李铭怎么会让一个小小的筑基初期修士从自己怀中挣脱,随即将美艳女修的屁股固定住,自己的肉棒对着她的阴道穴口,随后便一鸡巴捅了进去。

  李铭这一击直接捅穿女修的处女膜,直接捅过了子宫颈,直达美艳女修的子宫深处。

  “啊!”洛清韵感受到阴道子宫穿了破裂般的剧烈痛苦,凄惨的嚎叫了出来。

  李铭趁着对方嘴巴大开之际,抓了一大把催乳丹喂进美艳女修的嘴里,逼其一个不落吃了下去。

  随后大力在美艳女修刚破身的处子小穴之中前后抽插了起来,叫弄的美艳女修的大腿上,不断流下夹杂着处子鲜血的淫水。

  而李铭自己的修为随着一波浓郁的处女阴元终于是突破到了筑基九重,只待道行圆满便可以晋升紫府。

  而洛清韵则是在被淫贼不断的奸淫,因为小淫贼每次肏弄她的小穴都有捅入子宫,强烈的快感和痛苦,刺激的洛清韵不断的凄惨的哀嚎着。

  感受到对方气息出现了突破,晋升到了筑基九重,洛清韵心中黯然,这明明是自己未来的夫婿才能享受的处女元阴,结果却被一个小淫贼夺走了。

  随着李铭不断的抽插,洛清韵阴道适应了大口径的肏弄以后,快感逐渐压制住痛苦。

  意乱情迷的洛清韵开始主动追求这种快感,不断把屁股向前顶,迎合着李铭的操干。

  “啊……啊……好舒服……”

  “好满足……啊……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爽……刚刚明明很痛苦……”

  李铭听了美艳女修的浪叫,唯有更猛烈的回应,终于在长时间的交锋以后,两人瞬间到达了高潮。

  李铭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种子射进美艳女修的子宫深处,让其成功受孕。

  随后强压着美艳女修跪在地上,替自己将肉棒用小嘴清理干净,根本不理会对方因为委屈不断流下的泪水。

  李铭待美艳女修将自己的肉棒清理干净以后,宠溺的拍了拍对方面颊,说道:“想要回你的灵器的话,明天继续来这里。”

  洛清韵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前,委屈,绝望,还有被填补满空虚的快感掺杂在一起,终于是忍不住放肆哭泣了起来。

  洛清韵随后立刻将自己整理好,收拾干净随后立刻去找四妹,这件事绝不能告诉母亲,不管是自己的被人强奸破处,还是被人抢走了她给的灵器,绝不能让母亲知道。

  也是因为她还有一个筑基八层的妹妹,乃是此地李家的修士,绝对能帮到自己,洛清韵就算是不计代价想要要回灵器,也不愿给对方当牛做马一样驱使。

  然而洛清韵推开妹妹房间的大门之后却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人跟妹妹洛清璃相处的十分融洽,赫然就是刚才在那没有人烟的小巷,强行奸淫了自己,为自己开苞破处的小淫贼!

  洛清韵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仿佛下一刻泪水就要流落。

  李铭看到今天性致一来,就强行奸淫的一位美艳女修,既然找到了自己面前,顿时大感不妙,主动问道:“娘,这位是!”

  “她是你三姨娘,洛清韵,清韵,这就是我的麒麟儿,李铭,你的小外甥,你们两个可要好好相处啊!”洛清璃感觉这两个人有点不对,还以为是自己色胆包天的儿子又对自己三姐起了心思,于是就没有太在意。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相处的!”洛清韵听闻自己眼前这人,今天强制将自己破处开苞,硬是在随时可能有人出现的小巷里肏了自己两个小时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外甥,一种血脉禁忌的离奇扭曲的快感浮现心头,不禁心中暗骂事实离奇,嘴上也是恶狠狠的回应。

  洛清韵非得仗着自己是他三姨娘的身份,好好教训这个外甥,无论如何都要拿回自己的灵器。

  李铭:“……”

  他很无奈,也不知道该不该跟清璃美母明说自己强行给她多年未见的姐姐开苞破了处,不过发现后来清韵姨娘自己都不说,那他也不说了。

  寒暄了一阵之后,洛清韵拉着外甥的手就离开了妹妹的房间,看到洛清璃不断摇头,完了,自己的姐姐这是自寻死路啊……洛清韵拉着外甥走到了幽寂的角落,通红的眼神死死盯住他,朝其伸出了手:“还给我!”

  “我凭本事抢的灵器,我为什么要还给你?”李铭并不在乎一件灵器,就是故意以这件灵器跟清韵姨娘谈条件。

  “我是你的姨娘!”

  “我知道,我最喜欢清韵姨娘了,毕竟你不但将处女元阴献给我,让我突破筑基九重,还给我跪下舔鸡巴呢!”

  “你,那是你逼我的!”

  “那又怎么样,你是我的战利品,你的灵器也是,给不给你当然由我自己决定!”

  “你!”洛清韵气的跳脚,忍不住说道:“我把这事告诉你娘!”

  她当然不想告诉别人,这么羞人的事情最好烂在肚子里。

  “好啊,我们不妨把这件事告诉每一个人,到时候我就说是你勾引我,不管别人信不信我都这么说。”李铭故意恐吓清韵小姨。

  “哇!……”洛清韵看着夺了自己初夜初吻的小外甥软硬不吃,对自己一点情谊都没有,终究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李铭:“……”

  好吧,女人,你的眼泪叫做贪婪。

  随后拿出清韵姨娘的灵器在她眼前转了转,清韵姨娘当时就不哭了,可怜巴巴盯着她的灵器,盯着自己。

  “还给你也不是不行……”

  “我做什么都可以!”李铭还没说话,洛清韵就大声回应,感到自己有点迫切,不禁脸颊红了,脑海中不禁回想外甥会提什么条件。

  是像之前一样让自己给他跪着口交,还是直接按住自己再把自己强奸一顿,然后让自己给他生下血脉禁忌的孽种?

  “就用你的身体来换回你的灵器吧!你也不想你被人破处开苞,又被抢走价值几十万的灵器这件事,被大家知道吧!”

  “必须这样吗?”

  “非得这样不可!”

  “只要你把灵器还给我,而且不跟别人说这件事,我就答应你……”

  “好的,签字画押吧。”李铭看到清韵姨娘屈服,便写了一份卖身协议递给清韵姨娘,让她签字画押。

  洛清韵看着李铭递过来的协议,瞬间羞红了脸,只因上面的条件不但苛刻,而且非常羞人。

  “1、洛清韵愿意将自己的身体卖给为她开苞破处的外甥李铭,用来换取一件灵器

2、从此以后,洛清韵的外甥李铭,拥有洛清韵身体的一切支配权

3、洛清韵本人从此以后便为外甥李铭的私人财产,且本人不具备个人财产

4、洛清韵本人及其身上一切财产,包括灵石法宝灵材丹药登存在任何价值的东西,都是外甥李铭的私人财产

5、洛清韵本人必须听从外甥李铭的一切命令,不得违抗

6、洛清韵必须在没人的时候称呼外甥李铭为主人,如有口误,将会迎来李铭的惩罚,李铭有权利要求洛清韵使用各种称呼

7、……

  8、……

  9、……

  ……

  以上协议一旦签订不可反悔,洛清韵对以上协议没有质疑建议修改的权利,李铭可随时随地修改以上任意一条协议”

  洛清韵红着脸看完了全部协议,感觉自己要是签了恐怕以后在外甥李铭面前连母狗都地位都不如了。

  但是不签可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谁给自己几十万灵石去买回灵气呢?

  洛清韵最后还是红着脸签字画押了,李铭看着清韵姨娘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后,又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下手印,不是很满意。

  随即抓住清韵姨娘的头发,将清韵姨娘的嘴唇按在协议上留下了一个唇印。

  随后再命令清韵姨娘脱掉裤子,再将协议盖在清韵姨娘刚刚破处的淫穴之上,烙了一个大大的阴唇印。

  这才将清韵姨娘的灵器还给她,看着清韵姨娘抱着自己灵器那开心坏了的样子,李铭也开心的抚摸着姨娘的脑袋。

  李青云当即召集了另外三族的家主,表示愿意一同探索此前发现的遗迹。

  三位家主虽说有所顾忌,但想想如果活着回来能得到好处,终究是咬着牙同意了。

  崔莺莺执掌崔家一百多年,早已紧握家族大权,王氏自然不敢反抗大哥的意思,宁家同样也遵从李氏的指挥。

  崔莺莺对于李铭来说不过一个美艳的紫府修士,实力虽强,却未必是他对手,又元阴已失,价值性大大减少,唯有她手中的《人劫剑诀》李铭非得将其拿到手里。

  李铭却未曾想,反而是崔氏的小弟,王家的家主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让李铭心中浮现一种惊悚的感觉。

  灵觉警示,让李铭将王家家主放在了心上,又因为一介筑基后期的修士不当有如此恐怖的威慑力,但还是去了一趟黑云城将曲无意带了过来。

  ……

  李铭万万想不到,遗迹所在地就在清河郡的范围之内,难怪,此地灵气稀薄,居然还有修仙世界在此繁衍,原来此地灵气稀薄的原因,就是因为存在一方失落的宝藏。

  崔莺莺看到李家这边突然多了两名紫府修士,瞬间面色一变:“李青云,你想做什么!”

  这遗迹毕竟是四族垄断的宝物,崔莺莺万万没有想到,李青云居然真的会在寿元未尽之时,公布遗迹的秘密拉来援军。

  “我想做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李青云却并未多说什么,只是通知秦梦瑶和袁浩两位紫府修士动手一同杀向崔莺莺和王家主。

  但最先动手的却反而不是李青云三人。

  却是一直跟在崔莺莺身后的王家主一掌朝崔莺莺打出,同时朝李青云三人祭出一件法宝。

  这是真正的法宝,其威能远超灵器,李青云三人若是被击中,绝无幸免之理,幸会李铭一直对其人有所防备,心念一动之间,金刚镯已经挺身而出,与法宝相碰撞。

  崔莺莺乃是风系异灵根修士,本就感觉敏锐,但仓皇防御之下,仍旧被一掌打的护体灵光破碎,身体倒飞而出,口中鲜血滴落,连忙祭出自己的灵器护身,若非王家主本就没想置崔莺莺于死地,恐怕此刻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另一边,在王家主眼神从从嘲弄转化为惊讶愤怒之中,一件法宝一件灵器互相碰撞,各自倒飞而出。

  皆是灵光黯淡,显然各自受到了一定的损伤。

  “一件灵器而已,怎会有如此威力!”王家主怒视李铭,完全想不明白。

  金刚镯毕竟是五色神光大神通的延展,威能非同小可,若同为法宝境界,恐怕此人的火属性法宝就要被李铭直接收走。

  但这瞬息的交手之间,却是在场主人知晓了这位王家主的底细。

  “堂堂金丹修士,对付一众紫府筑基,也要先行突袭吗?”

  不错,无论是对方之法宝,还是强大的法力威慑,都代表此人是一名真正的金丹期修仙者。

  “事实上,我仍旧小看了你们。”金丹修士的话语冰冷,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失误而有所波动。

  若没有这只筑基蝼蚁的那件异宝,这帮人早都死的毛都不剩。

  “你到底是何人,王长海那个废物哪有这样的本事!”崔莺莺本想去李青云那边,但看到对方警惕的目光还是止住了。

  “哼,你们可以称我为……冥骨真人。”随后金丹真人撕开身上“王长海”人皮,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仅仅只是一具黑色的人骨,却明明白白散发着金丹期修为的骇人气息。

  “魔道!”李崔宁三族看到这里,顿时不计前嫌汇兵于一处。

  魔道可跟他们不一样,正道修士追求的只是天材地宝,灵石丹药,魔道修士就不一样了,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宛如蝗虫过境,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对魔道来说都是祭品,都有增强的魔功的效果。

  “我原本准备吞了整个清河郡的人口增强自身,没想到你们四家还有这样的隐秘,可惜对王长海的搜魂没有发现遗迹地点,我在此潜伏了三十年,今日总算是不亏此行,而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哪怕一时失利,冥骨真人自信依然能掌控全局。

  随即一柄火焰飞剑,攻向众人。

  没成想以金丹期的飞剑速度,仍旧被人挡了下来,居然还是那名筑基点蝼蚁!这怎么可能?

  冥骨真人空洞的眼眶盯向那名筑基蝼蚁,却发现对方眉心一只瑰丽天目睁开,心中了然,这才是对方看清自己的速度的底牌。

  而且对方身上浮现起一种浩瀚的剑道气息,因此能够以一柄法器长剑,抵挡自己的灵器飞剑……呵,那又如何,最终的胜利者只会是自己,到时他的眼睛,他的法宝,他的剑法,都是自己的。

  其余紫府修士发现已然无须顾忌冥骨真人速度恐怖的攻击,立刻将自己的灵器,符篆,尽皆攻向了冥骨真人,谁他妈这时候敢留手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冥骨真人不甘示弱,再次祭出多件灵器,跟在场众人缠斗在一起。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胜率逐渐转向冥骨真人,因为对方的灵力储备更强,而李铭的灵力已经逐渐见底。

  一但李铭的法力见底,再没人能挡住金丹修士恐怖的速度。

  诸人绝望之际,一道金光袭向冥骨真人,冥骨真人发现其又是一件讨厌的环形灵器,虽然没有刚才筑基蝼蚁那件拥有克制一切属性的诡异力量,但是其威能却非同小可,让他也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冥骨真人随即指挥一件灵器挡向金环之后,发现虽然将其击回,自己的灵器却被其砸了个粉碎。

  随后金环灵器落入一个身材娇小的紫府坤修手中,对方一声大喝,竟然不要命似的冲到他身前跟他开始了近战!

  其余紫府修士赶紧吃下灵丹尽快恢复法力。

  来人正是在附近等待,发现大战开启便立刻冲了进来。

  冥骨真人跟这名紫府坤修越打越是心惊,对方虽然比自己境界低,但法力之强却不下于他,更跟得上他的速度,又有本命灵器辅助,让他逐渐有一种打不过的趋势!

  一股屈辱在冥骨真人早已腐烂的心里滋生,曲曲一介紫府,妄想以弱胜强,以凡逆天!

  这可不比刚刚那名筑基蝼蚁,仰仗灵器诡异,天目神通,剑法犀利,依仗外物,迟早遭劫,冥骨真人早已将对方的一切看成是自己的了。

  但是这名紫府女修,甚至还处于前期,却能在硬实力上匹敌自己!这凭什么!

  冥骨真人终于忍耐不住,不计刚才自己的本命法宝灵性大损,再次祭出,好倚强凌弱,彻底击溃曲无意。

  李铭想也不想跟着祭出金刚镯,老子日子不过了!

  两件至宝再次颤抖在一起!

  冥骨真人心中终于浮现了一丝怒火

  随即,指尖一道火光乍现,点燃了满天火焰。

  “神通:三味真火!”

  曲无意手中心环高速旋转,一方水蓝色的天幕迎击而上。

  “神通:水天一色!”

  两种强大的神通冲击之中,震飞了在场众人,同样倒飞而出的,还有之前法力消耗不少的冥骨真人,此刻彻底被曲无意以紫府之身击败,以凡逆天!

  一股绝望在冥骨真人心中滋生,先不能制服一名筑基蝼蚁,而后又被一名后辈紫府击败。

  一败再败,修的什么道,练的什么功!

  “我就是死,也不愿意你们过得好!看见你们过得好,比我自己过得烂都让我难受!”

  随后彻底燃烧本源,一头撞向了遗迹,金丹修士这舍命一击终究是破开遗迹的防御阵法,一股强大的火光涌向众人。

  在场众人连忙躲避,唯有早已受创的崔莺莺躲避不及,没入火光,充忙之中只能祭出灵器抵挡一会。

  李铭见此也赶紧冲入火光,冲近崔莺莺身边,与其一同抵抗。

  李青云看着遗迹出手的冲天异象,知道自己只输了一招,就输了一切,四族千年以来未能开发的底蕴,终究是保不住了。

  他万万没想到人群里居然还有一只过江龙,最终闹成这样的局面。

  为今之计只有全族迁移出清河郡,以免在此地成为大修士的战场后,死的莫名其妙,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了。

  李青云看了看紫府之身横击金丹的曲无意,心中对其十分赞叹,不断祈祷铭儿跟其打好关系,给家族留有一个退路。

  ……

  火海之中,李铭带着崔莺莺终于找到了一处安全的地界,两人想看一阵沉默。

  但沉默很快被打破,只见李铭率先开口:“我救你,但你应该知道我的目的。”

  崔莺莺考虑了一会儿,说道:“我可以给你《人劫剑诀》,但你要放过我们崔氏一条生路。”

  她现在重伤,已经没有能力抵抗李铭的那件法宝,还有那位强横的离谱紫府女修,跟李铭关系匪浅的样子,让崔莺莺心惊胆颤。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但我的确对于消灭谁不是很上心,让我看看你的诚意。”李铭摇头,并没有答应。

  崔莺莺心里一沉,但没有得到正面回应,还是不敢让李铭等太久,果断朝李铭扔出了一块玉简。

  李铭翻阅过后,手伸向崔莺莺脑袋,直接开始搜魂,他只相信他自己,崔莺莺此刻没有反抗能力,正是大好的机会。

  他的搜魂法乃是龙族之法,相对来说对承术者造成的负面影响能小一点,会对李铭产生服从畏惧亲近的心理。

  不过,要不是为了《人劫剑诀》,崔莺莺的死活关自己屁事,对她的神智影响,李铭不太关心。

  经过跟崔莺莺脑海中记忆的对照,李铭发现果然这一份有所更改,更是在其储物袋内找到了最初本,完整的剑诀终于合二为一。

  李铭运转最完整的《仙劫剑诀》,心灵之后,浩大而恢宏的剑意终于酝酿而出,出现了一柄心灵之剑,李铭的神识注视着这柄心灵之剑,只感觉对方具有无比强大的力量,时刻跟自己交相辉映,推动着自己的进化。

  ……

  仙界。

  玉京金阙。

  “三大剑诀终于全部现世了,九空剑界彻底步入了归墟,但三大剑诀的传人,却并未出现在仙界……”

  “仙界之下,人间何其多也,没有必要费力去找他。”

  “我不相信什么旁门证道,九空剑界一味的走向极端,不过是领悟错了天尊的意志而已。”

  “一方不亚于仙界的大界,为了追求可笑的超脱,用亿万年的积累为他人做嫁衣,哼……”

  ……

  崔莺莺随心,看着李铭冷漠的目光,仿佛看到了崔氏族人被此人一剑一个,杀的干干净净,一种懊悔心情在崔莺莺心中浮现。

  “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我只希望你放我族一条生路……”

  李铭对此根本不做任何回应。

  “我还悄悄生了一个女儿,与我同样是异属性风灵根,我将她藏了起来,她天真无邪,只知苦修,我愿意告诉你她的位置,还请你给我族留下一个机会。”崔莺莺无奈,拿出了更大的筹码,她并不是有多怕死,但不想死的毫无价值,而且她死了,崔家的千年积攒的一切也是别人的。

  李铭心动了,一个异灵根,保送的紫府修士,费点力气推到金丹,双修的话怎么看都是大助力。

  “再说吧。”

  李铭现在没有时间管这个,他要一探这一方火焰世界。

  李铭的心剑出现在手上,宛如一柄光做的神剑,竟然是一剑展开了火海,开辟出了一条安全的通道,随即变便走了进去。

  崔莺莺刚想跟上,可火海中的道路却又已经消失。

  只能无奈叹息,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了机缘。

  ……

  李铭在火海中越走越远,终于看到在火海中安然无恙的一间茅草屋,走进去一看,里面有一团小小的火种,还有一个小小的镜子。

  跟几本功法秘籍。

  李铭刚拿起镜子,对方却主动落入了自己的道基之上,随后九块奇特的极品灵石显现跟新来的小弟打了一下招呼,各自平安无事的消失了。

  几本秘籍则是被他收入了储物袋。

  最后就是那团火种,就是它没有任何灵力供应,外部的火海不过是它在现世的显化,就产生了这足以烧死金丹修士的庞大火海。

  李铭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将手伸了过去。

  随即全身燃起了熊熊大火,烧的李铭直接现了原型,是一只有点朦胧的黑龙虚影。

  却在这大火的灼烧中逐渐凝实,最终,一只黑龙,真正的龙,虽然有点小,却在这茅草屋中自由的飞翔。

  “六丁神火慢煎熬……”

  黑龙摇了摇脑袋,逐渐恢复正常,化为了人形的李铭。

  李铭神识一扫,发现神火居于灵台,照亮着李铭的点点烦恼灰烬。

  “就叫你六丁神火吧……难怪冥骨真人在这鬼地方苟了这么长时间,原来是感受到他神通的进阶机缘了……”

  李铭在没有往前走下去,火界虽然消失了,但前方却更危险了,他往前走便只能遭劫了。

  李铭看着眼前的茅草屋,却是起了心思,能不能将其带走,这玩意在此地不知坚持了多少年,怎么看都不寻常。

  但是将其拆卸的话,李铭又舍不得,随即想起了刚才的镜子,心念一动,镜子浮现,对着茅草屋一罩,果然便将其收了进去。

  “果然是空间法宝,就是不知道有多大,是福地,还是洞天呢?”

  ……

  李青云看着自己的曾孙儿总算是扛着崔莺莺出来了,心中的担心总算是卸下来了,至于曾孙想跟崔莺莺发生一点什么那跟自己无关了。

  遗迹出世的异象太大了,整个青州,甚至整个赵国都得惊动,他得带领家族搬迁了。

  这鬼地方谁爱住谁住去吧。

  李青云回到家中以后,发现儿媳林妙音的肚子有点大……稍微一感应,李青云发现儿媳肚子里果然出了一个新的生命。

  李青云:“谁的!”

  林妙音的泪水哗啦啦就溜了下来。

  李青云:“你说话啊!是咱们李家人吗?”

  林妙音点了点头。

  李青云松了一口气,这就好……家丑不可外扬,却是转瞬间浮现出一丝不妙的猜想。

  “是,我的曾孙子李铭的?”

  林妙音无奈,点了点头。

  李青云气的直接拂袖而去,管个屁,管不了了,没法管,好家伙,要是外人的种看他不把这两人一起打死,结果竟然是自己的直系血脉,算求吧,他都快入土了,管这么多干什么。

  就算想管他也未必是曾孙的对手,就这样吧……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