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都市偷香贼 第342章 有善口技者

海棠书屋 2022-06-1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5号于阿米巴星球冲刺。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5号于阿米巴星球冲刺。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舒畅地哈出口气,韩玉梁承认,这里的温泉的确很棒,泡起来相当舒服,就
是水比较浑,还有股子刺鼻的硫磺味。

  不过浅仓美波挺会享受,这池子浑水旁边还有一个清水池,据说要先泡这个
有味儿的超过一小时,再去清水里面放松洗净。

  他对要来负责陪寝的女人挺期待。

  因为他怀疑,那个将要来给他解闷的就是沙罗。

  浅仓美波这地方平常会来的男人就只有佐佐木,那是个妻管严,见了优香比
小绵羊还温顺,说俩人背地里会玩点儿主奴游戏都不奇怪。

  那么,有什么道理专门养一个不见人只为待客的漂亮女仆?

  所以这肯定是沙罗找的借口。

  至于为什么这样找借口,他还猜不透。

  羞涩?

  这个词感觉跟沙罗很难联系到一起。那可是个能很平静夸耀自己手淫口交技
巧的怪物杀手。

  一想到各种成人动画游戏电影中的女忍者,韩玉梁就觉得温泉里的小兄弟有
点不老实,想要悄悄起立。

  他调整了一下毛巾的位置,像个东瀛老头一样盖着脑门,身上的皮肤已经被
泡得发红,调整成阳性内功在这里面修炼,起码效率能提升个一成。

  望一眼门口,说好的女人还没出现。

  该不会被沙罗那个狡猾的杀手放鸽子了吧?

  等等,狡猾……总是跟汪媚筠打交道的缘故,韩玉梁立刻就想,沙罗的话里
是不是留了什么坑。

  比如,会让这里最漂亮的女人过来陪他,而最后来的是叶春樱——名副其实,
他还无话可说。

  一年过去,当初那个畏畏缩缩为了自保拼命把自己往丑了画的小大夫,已经
变成了充满自信容光焕发的小所长。

  说起来明天就是她名义上的生日了,一想到真正的生日不一定是这天,韩玉
梁就有点纠结。

  到底是拿出婚纱帮忙庆祝好好亲热一顿呢,还是拿出婚纱单纯玩一下变装游
戏亲热一顿?

  正想着,更衣间的拉门刷拉一下开了。

  他扭头看过去,来的并不是叶春樱。

  既有点失望,又有点期待,因为,来的看着也不像沙罗。

  那女人个头和沙罗差不多,大概是把浴衣脱在了更衣间,身上只有一件纯白
色的肌襦袢。

  作为浴衣的衬底,自然是最轻最薄的面料,更衣间里的昏黄灯光打在她背后,
都能透出影影绰绰的撩人轮廓。

  之前隔着衣服摸过沙罗,这次又贴身缠斗交了手,虽说人发力和不发力状态
下身体肌肉的软硬程度有巨大差别,可门口那女人怎么看……体脂率也不像是很
能打的样子。

  踩着木屐的脚掌很白,看起来也很光滑细嫩,只是线条略显硬朗,足背上的
筋络清晰可见,看着倒是很有劲儿。

  隐没在肌襦袢中的小腿还十分纤细,到了大腿处,则顺滑的转化为丰润笔直
的饱满,如果后面看不到的臀部足够圆润,那这下半身的曲线,已经无可挑剔。

  她的腰肢不算太细,在胯部与酥胸之间构筑了一个平滑的曲线,不过也正是
这样略有丰腴的胴体,才撑得起胸前那肌襦袢几乎包裹不住的曼妙乳房。

  韩玉梁忽然想起了初见沙罗的那一幕。

  那会儿她的身份还是永夜,赤裸裸一丝不挂站在台上,化装成了等待挑选的
性感女奴。

  裸体是很难造假的,更何况那是张三少重金买来的礼物。

  难道说,沙罗的身材本来就是如此?只是平常行动用了什么法子收摄束缚住
了?

  他靠在池子,皱眉打量,飞快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曾经见过的那些假身份。

  好像除了包裹比较严实时候的见面,其他身份的确都是曲线妖娆的性感风格。

  难道真是她本人?

  转了几个念头的功夫,那女人已经托着木盘走了进来,反手关上拉门,用温
柔悦耳的嗓音乖顺地说:“打扰了,韩君。”

  “你叫什么名字?”他不急着追问,反正人来了,还一看就是要给他吃的,
那从头到脚吃过再说。

  她从背光的地方走了出来,乌发成髻,玉颈纤细,小小的面庞上略点红唇,
再无多余脂粉,眉淡睫浓,星眸含水,的确是个很有东瀛风味的一流美人。

  她过来将那个托盘放下,跪坐在韩玉梁身后,“Sayaka,韩君也可以
叫我沙耶香。”

  呃……这名字怎么像是易霖铃Cos过的某个魔法少女呢?

  “我还以为你就是沙罗呢。”他笑了笑,故作随意道。

  “那种小事,对韩君来说重要吗?”沙耶香舒展纤细灵巧的十指,在他的肩
头以恰到好处的力道按摩。

  手法很专业,能活络气血,配合温泉的热度,稍微提升一点点男人的“干”
劲儿不成问题。

  “我觉得不是小事,今晚要共度良宵,我总该知道你是谁。”

  “沙耶香。我不是刚刚才介绍过吗?”她轻轻笑了起来,暖柔的嗓音像一块
烘软的糖,甜丝丝在耳孔里打转。

  汪媚筠火力全开时候的嗓音能轻松撩动男人性欲,而沙耶香的嗓音则是令他
愉悦地松弛下来,让心情都随着温暖的水波轻轻荡漾。

  来一炮各奔东西汪媚筠那样更好,要一起过一整夜的话,就还是沙耶香这样
更棒。

  除了射精那几秒的快感之外,男人其实也很在乎过程的舒适。

  开腿死鱼躺的大美人,并不比飞机杯好到哪儿去。

  他舒畅呻吟了一声,问道:“你不下来泡泡?”

  “我是来侍奉韩君,不是来享受的。”

  “但我喜欢美人和我一起享受。”

  “好,等我为韩君按摩完肩膀。”她轻声说着,手指的力度稍微加大,按捏
的地方也渐渐靠下。

  很快,那滑嫩纤细的指尖就打横掠过了他的锁骨,旋即向下一探,在水中捻
住了他的乳头。

  那双绵软丰满的乳房,紧紧贴住韩玉梁的后脑,比什么枕头都舒服百倍。

  “韩君,如果感到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开口哦。”沙耶香歪头在他的耳边呵
了口热热的气,拇指和中指捏住乳头两侧,挤出一对突起的尖儿,食指压住,灵
巧地旋转摩擦,蹭上几圈,就用指甲飞快地刮上两下。

  酸痒中透着一丝酥麻,挺不错的前戏手段,但韩玉梁的视线放在了她的手上,
正在端详,这是不是双染满血腥的手。

  在乳头上刺激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反馈,沙耶香的双掌压入水中,贴在了他
健硕的胸肌上,运力按住,缓缓捏搓。

  他犹豫一下,略略运力将胸膛绷紧。

  她仍如之前一样按摩,动了几下发觉不对,笑了笑,又加大几分力度。

  是不是沙罗他还不敢肯定,但这个沙耶香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女人,起码也是
浅仓美波的保镖什么的。

  因为一般女人没有这么精确拿捏的力度。

  力量足够大,才能在一定范围内精准掌控。

  可这女人手上就没什么茧子,之前跟沙罗切磋的时候还有呢,难道……这么
短的时间用药泡软削掉了?

  “韩君,是我做得不够好吗?你好像一直在分心呢。”

  “不,是我这人好色好得比较直接,按摩之类的……不太在意好坏。”

  听出他答案的敷衍,沙耶香扶着他肩膀抬起身子,“那么,我去隔壁池子,
等你。”

  “你不泡这个?”

  “不了,我希望与你性爱的时候,能让你闻到我身上精心准备的体香。”她
娇柔妩媚地说完,在他耳朵眼里用舌尖灵活一钻,起身端着托盘去了清水池子,
背对着他,缓缓脱下了纯白色的肌襦袢。

  这衣服和韩玉梁原本世界的长中衣颇有相似,让他看了还有几分亲切。

  腰带抽出,衣襟打开,看来没有再穿着走出去的打算,她双臂一垂,让那洁
白的布料顺着光滑的肌肤下坠,自然露出她曲线优美的雪背,和果然丰挺圆润的
嫩臀。

  足尖一探,她单腿屈膝下到水中,前后划了几个水花,下去站定。

  却并没急着坐下,她站在那儿,手掌撩水浇过肩头,洒下一串银珠。

  肌肤滑嫩,水珠仿佛难以攀附,粒粒滚落下去,拉着视线自然游遍了她裸露
在外的半身。

  娇柔魅人,但美感更多,对情欲的刺激,反而不那么浓烈。

  韩玉梁才没兴趣放着一个千娇百媚大美人自己在这边泡硫磺澡,哗啦一声就
出了池子。

  按照来之前女仆的教导,他先用木盆在清水那边把身上浇了浇,然后才顶着
白毛巾下去。

  清池的水温稍微低了一些,如果说浑水的那边像是热血沸腾的高潮,那这边
就更接近于浑身松弛的余韵。

  他故意坐得和沙耶香离开了一米多,张开双臂搭着边,看她有多主动。

  她根本都没犹豫,拿起木托盘走过来,坐下放到水面上,就用白瓷小酒壶为
他倒了一杯,“韩君,这种时候很适合喝一点清酒哟。”

  他咂了一口,笑道:“不够劲儿,不如烧刀子。”

  “泡温泉的时候,不适合喝烈酒,喝些温醇清淡的,疏通血脉,更方便得到
快乐,也就足够了。”沙耶香抬臂为他续杯,饱满的乳房大半浸没在水里,露出
的雪峰一角,恰好被她的动作牵扯,随着水波一起微微荡漾,让嫣红的蓓蕾随着
折射光线的变化若隐若现。

  这次倒完酒,她端起杯子,绵软软贴了过来,靠在他胸侧,喂到他的嘴边,
“呐,再来一杯吧。”

  “你不喝么?”他咽下酒浆,手掌已经在她身上来回抚弄。

  她的身体滑嫩绵软不假,但里面并非没有肌肉,稍一用力,就能感受到藏在
皮肤下的紧凑弹性。

  略一思忖,他绕过腰肢,在她小腹上突然一按。

  沙罗和他切磋的时候这里中了一拳,他虽没用真气,却也没有收劲儿,就算
没打出明显的淤青,这会儿肯定也还在隐隐吃痛。

  沙耶香有些急促地吸了口气,身子一扭,轻笑着说:“韩君请别摸我的肚子,
我那里怕痒。酒是为你准备的,我不喝。”

  “为什么?”

  “喝了嘴里会有味道,”她低头一笑,亮出东瀛女人在文学界颇有名气的那
段后颈,不得不说,和服领口如果在后面围着,这一低头展露的白皙的确很有温
柔的诱惑,“今晚我的任务是尽可能让韩君满意,细节一定要注意才行。”

  “想让我满意,你就也喝一点。酒是色媒人,总不能只有我一个兴奋起来。”

  “可那样的话,酒就不太够了。”她倒满下一杯,放到唇边一嗅,“我只备
了你喝的量。”

  “那就换我喜欢的喝法,”他上下左右摸了个遍,欲火渐起,“你喝了,之
后喂给我,算咱们两个一起。”

  沙耶香先是一怔,跟着微笑点头,端起托盘放回到池边,娇躯一翻,趴在了
他的上面,伸手从他肩头越过,拿来酒杯倒进自己嘴里,红唇润湿,缓缓凑近。

  四唇相接,她微微抬臀起身,调整到较高位置,跟着偏头开口,将一条灵活
滑嫩的舌头,随着清酒一起送入他的嘴里,放下酒杯,环住他的脖子,就此缠绵
湿吻。

  韩玉梁眯起眼睛,心道果然是服务到位的专家,吻得耐心细致,层层推进,
就像在用舌头为他按摩口腔内侧,凡能够到的地方,哪个角落也不落下。

  等他也用舌头与她纠缠,她就动得更加灵巧,舌尖甚至能准确刺激到他下方
舌筋的两侧,拨拨弄弄,情欲浓浓。

  阳物转眼就在温热的水中昂起,硬得发痛。

  “嗯……昂嗯……咕呜……”

  沙耶香保持着清酒味道的湿吻,再次挪动身体,把手垂下去,握住了他坚硬
的男根。

  但她并没急着套弄,水下的肉棒缺乏润滑,她只捏了捏龟头,就顺着盘绕的
青筋,用指尖一路探索到下方,滑嫩的掌心,罩住他紧绷上提的阴囊。

  “嗯嗯……”愉悦的鼻息溢出,韩玉梁握住她的乳房,对她的按摩手艺感到
十分满意。

  也许沙耶香的手不如薛蝉衣那么好看,但按摩睾丸的技术,堪称独步天下。

  她的手仿佛在探索中摸清了他阴囊里外所有的敏感点,不论是轻搔、轻揉还
是轻轻按捏,都像是拿准了鸡巴下面的麻筋,舒服得他马眼都想张开。

  到这时韩玉梁才相信,性技之道,还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换个一般男子,
恐怕光是这样被深吻着揉蛋蛋就得射出白沫来。

  吻着,揉着,沙耶香缓缓靠了回来,从侧面贴在他身上,大腿压上他的腰,
乳房夹着他的胳膊,像条雪白的蛇,性感地蠕动。

  直到这时,她那销魂的灵动舌尖依然在精准地刺激着他口腔内各处,至少已
经是一心三用。

  总感觉要不是体位限制,她还能再同时刺激他的乳头。

  韩玉梁享受了几分钟,一直玩弄她乳房的手转而捏住乳头,施展出“吮春芽”,
准备进入正戏。

  “唔呒……”沙耶香发出一声娇哼,动作短暂地停滞了几秒。但马上,她就
恢复了熟练的技巧,脚尖还勾回来搔弄他的大腿内侧。

  这女人浑身上下,简直布满了性感的兵器。

  韩玉梁虽说房中术有损,不能像以前一样自如控制时长,但持久力也不是寻
常男人可比,光是家中二娇的前后榨汁神器,就给他锻炼出了超群耐性。

  所以单凭这种服务,还不足以让他来到顶峰。

  十多分钟后,沙耶香的舌头收了回去,后退的唇瓣牵拉出一道兜成弧的银丝,
“韩君,我听说你的性能力非常强大,一晚上需要射精五到七次才能满足,每次
都可以至少交合半个小时,对吗?”

  男人都爱吹这种牛,更何况他还是货真价实的金枪不倒,当然笑道:“遇到
你这样漂亮的姑娘,我兴许还能多来两次。”

  沙耶香微微歪头想了想,羞涩一笑,然后挪到旁边,说出了完全和表情不符
的台词,“那请韩君站起来,我在水里不太方便口交……先请你射在我嘴里一次,
可以吗?”

  一想到刚才湿吻时候那灵活滑嫩的舌头,韩玉梁就高高兴兴站了起来,看了
一眼,把毛巾铺开坐到池边,分开双腿,“当然可以。上头凉,你就在水里坐着
给我弄吧。”

  “谢谢。”沙耶香挪到位置,握住他的肉棒套了几下,浅浅一笑,“韩君的
肉棒真是不一般,等到本番的时候还请温柔一些,不然我的子宫可能要疼上好一
阵子。”

  “我心里有数。”

  “那么,我就不客气的开动了。”她将几缕散发掖到耳后,压低龟头,握住
乳房的尖儿,用微微发硬的乳头给他的鸡巴环绕按摩,上下撩拨马眼。

  韩玉梁低头看着,端起清酒又喝了一杯。

  美酒,美人,真是令人愉快的良宵。

  而且不必苦短,此刻才八点过半,按照半夜三、四点还不睡的日常作息,他
还有够八小时工作制用的时间。

  用乳头玩弄了一会儿,沙耶香低下头,抬高肉棒,吐出舌尖,顺着马眼的走
向划了几下,像是在尝那里面渗出的透明液体,跟着,大量唾液顺着舌头垂流到
坚硬的阴茎,她舌尖一勾,沉下身体,将整个龟头卷入口中。

  她没有追求深喉,柔软的唇瓣只卡在冠沟后侧不远的地方,让整个龟头越过
牙关,恰恰位于舌头最方便刺激的地方。

  接着,她缓缓回拉,舌头对龟头环绕刺激的同时,嫣红的嘴唇吸果冻一样用
力,牢牢嘬住后侧。

  不等冠壮沟撑开碾过,她又往里吞入,舌尖飞快地舔舐包皮退后拉展露出的
嫩肉,在下方的系带附近,更是如之前吻他舌筋一样,灵巧地左右交替刺激。

  畅快的酸麻顺着尿道延伸到后腰,韩玉梁满意地哼了一声,伸在水里的双脚
绕了一下,踩压着她充满弹性的屁股。

  沙耶香简直比男人还了解男人。

  她的动作一直都谈不上快,一开始有多么缓慢,五分钟后依然多么缓慢。

  但她的唇舌几乎覆盖到了肉棒前半段所有的敏感点,对龟头下侧系带的玩弄,
可以说登峰造极。

  韩玉梁都有点意外,原来拉着龟头的那根筋还能舒服到这个程度。

  嘶……啾,嘶……啾。

  以大约五秒左右一个进出的速度,沙耶香不停地玩弄着布满唾液的龟头,润
滑过度无法单靠嘴唇将系带紧绷到极限的时候,她用一只手作为辅助,而另一只
手,则又拿出了刚才娴熟巧妙的技术,刺激着他更加紧缩的春袋。

  单纯以套弄的速度来说很慢,但舌头在里面的动作,就像水面下的鹅掌,隐
藏了迅速而灵活的拨弄。

  一进一出的五秒钟左右时间里,那条把龟头快要玩融化的舌头起码能刺激各
处敏感点二十几次。

  高速,精准,任何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个地步,嘴巴里面都会相当于长了个榨
汁机。

  不到二十分钟,激烈的喷发,在沙耶香销魂的口腔中开始了。

  一感觉到他射精的兆头,她就缓缓往里深吞进去,第一股浓精喷出来的时候
才含到一半,等到最后几下抽动的时候,龟头已经陷没在蠕动包裹的喉咙之中。

  此前韩玉梁的体验大都是深喉吸吮把精液榨出来,然后含着龟头做扫除口交。

  没想到沙耶香硬是能凭借堪称完美的技术反过来操作,含着龟头给他舔出了
精液,接着吞入到深喉的程度,用嗓子眼进行后续处理。

  白皙的脖子蠕动出轻微的吞咽声,不再完全勃起的肉棒稍微弯曲,让龟头像
是要被吃下去一样卡在嗓子里小半,一环肌肉恰好勒住阴茎最敏感的沟槽,酸到
他差点再射一股出来。

  随着肉棒渐渐软化,他长长吁出口气,回味着刚才持续长达几十秒的愉悦,
舒展双腿,眯起眼睛又喝了一杯。

  没想到,沙耶香竟然还没结束。

  她柔软的舌头比一般女人好像要长一些,半软的肉棒被她发力吸在嘴里,和
她的舌尖缠绵湿吻。

  “你打算就这么一直含着么?”韩玉梁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抬起眼,用口交时候最魅惑的角度望着他,裹着鸡巴点了点头。

  很快,在她娴熟的睾丸按摩和龟头刺激中,不应期被虐杀,粗大的阳物,再
次充血昂起。

  就像是在炫技,这次,沙耶香的嘴巴动得很快,而舌头稳住位置,持续的对
他龟头下侧输出快感,几分钟后,就脖颈涨红地进入到深喉状态。

  韩玉梁今晚的第二发,也交在了她的小嘴中。

  那一小壶清酒,他才不过刚刚喝光……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