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女警文洁(同人续写)】(18-20) 作者: ayuasdqwe

海棠书屋 2022-05-18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女警文洁(同人续写)】 作者: ayuasdqwe2022-5-17发表于SIS------------------ 第十八章深陷泥潭 随着一声枪响,阿强应声倒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鲜血从他身下流出,应是不活了。门外慢悠悠的走进来一个
.

【女警文洁(同人续写)】

作者: ayuasdqwe
2022-5-17发表于SIS

------------------

第十八章深陷泥潭

随着一声枪响,阿强应声倒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鲜血从他身下流出,应是不活了。门外慢悠悠的走进来一个带着宽墨镜,身穿黑西服的矮胖男人,虽然衣着严肃,但在这个身材上,缺略显滑稽,他手里拿着枪,一股青烟从枪口冒出,只听得一个低沉的男声道:“文警官,我们终于见面了。

说着矮胖男人举着枪,快速扫了扫屋内。 文洁被绑在床上,惊恐的看着走进的男人,喘着粗气,不敢出声。虽然男人带着墨镜,看不见眼神,但看他微微上抬的脖颈,像是在扫视屋内。而男子也确实在观察,快速扫过屋内确认再无他人后,男人的目光看向了床上那美丽的胴体。

文洁的双脚分别被捆在床的两角,一只脚上挂着没完全褪掉的半条丝袜,半条丝袜搭在地上,显然是被人粗鲁剥去。另一只脚裸露着在外,白嫩的脚背因紧绷也隐隐露出淡淡的血管,女警的双脚紧绷,脚趾蜷缩,随之往上细长紧实的双腿努力的想并拢,无奈捆的太过结实,下体还是显露出来。床单上白色红色混成一滩,湿漉漉的下体因挣扎也还在往外流着粘稠液体,就连修剪整齐的耻毛也因湿漉粘连,显出一丝淫靡味道,看一眼便知刚才屋内发生了什么。

继续看去是平坦且略微下凹的小腹和即便躺下仍能看出隆起的坚挺乳房,随着喘息上下起伏。那胸前两点突出的殷红随着起伏微微抖动,细细的汗水挂在女警的身体,让本就香艳的画面更为诱惑,女警的脖子哽起,双眼紧盯着男人,双手被捆在床头。看到这里男人确认文洁动弹不了,便继续了走进屋内,坐在床边。

矮胖男人似乎对这绝艳的肉体不感兴趣,不慌不忙的说着:“计划有了点偏差,让文警官受惊了。”文洁这时也顾不上下体的疼痛,挣扎着要摆脱捆绑:快放开我,你是谁?!对于文洁,比起裸体被人看到的窘迫,她更想弄清情况。而男子却并不着急回答文洁的问题,只是撩起胳膊扫了眼手腕上的金表,依旧用他缓缓的语气说到:警察应该还有15分钟左右到这里,我们长话短说,文警官这次破获周氏贩毒大案实在是做了一件为国为民的大事,文警官孤身一人收集犯罪证据,周雄和刘振东均已被击毙,我想组织上一定会给予表彰。“说着从西服内衬中抽出一个信封,扔在床上。

大事?击毙?证据?文洁听着男人的话语,脑中更为混乱。可男子的话语仍在继续,文洁只得努力的去理解里面的意思,男子的话语继续着:回到警局应该更有机会接近领导,之后的升迁应该不是问题。虽然您的男朋友小魏还没有找到,但起码有了些线索。一切都是林局,搞得鬼。“说到林局,男子特意加重了音。我想文警官应该会继续调查下去的,对吧?

听到这,文洁似乎也明白了男子的意图。他们知道小魏的事,也知道林局的事,还想让自己去调查林局,但他又为了什么呢。还没等她开口,男子掏出一块手巾轻轻的擦拭着文洁的下身,抹掉了文洁下体残留的精液和血迹,之后随手将手巾放进了裤兜,又掏出一个小小的黑色圆形物体,如围棋棋子一般,继续说着:当然,我们也不希望文警官在调查期间遗漏掉什么重要内容,保险起见带着这个,对你,我都好。

文洁一下明白了那黑色物体的作用,是个窃听器,结合男子刚才的行为,恐怕……她开始疯狂扭动身体,你想干什么!我是警察!大声喊了起来。男子并未理会文洁的叫喊,反倒伸手按住了文洁小腹使其尽量稳住,另一只手捏着黑色物体捅进了文洁的阴道,并尽力往里顶,私密的部位被男人用手通入自然不会好受,男子坚定的动作,丝毫没有怜悯。刚才的强暴和硬物的捅入让文洁感觉下体钻心的疼痛,尖叫声从女警的口中冲出,但男人不为所动继续用手往深处捅去,继续说着:"文警官不用担心,不管什么样动作,它都不会掉出来。如果感觉它有震动,便是我们有事要找,还请文警官尽快与我们联系。

正说着,屋外见见传来了隐隐的警笛声,男子起身,半个身子探出门说了一句,衣服。再回身手里便多了一套叠好的西服套装,又随手被他扔在床上。我想我们谈的不错。文洁作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喘着粗气大骂到王八蛋,你把我当什么!快点把那东西拿出去。男子并没有理会文洁,反而伸手进西装内兜,掏出了一个遥控器,按了下去。文洁只觉下体如过电一般,自己控制不住的又尖叫起来,啊!!!女警的身体更是全身绷紧,下体挺起抖动着,双脚也紧蹬床板,几乎把身体顶离床垫。

男子认为文洁已有了教训便抬起按着遥控的手指说到:你别说话,先听我说,养成习惯。以后我们也这样。说着便弯下身子凑近了文洁,伸手解开了文洁的左手,便起身作势要走。随着男子的手指抬起,文洁也如撒气的气球瘫在床上,文洁喘着气低低的问道我怎么联系你,男子背对着文洁留了一句,你有我的电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文洁还在床上瘫着,一股细流从文洁的下体流出,温热顺着屁股留下,高贵的女警则既无心也无力动弹。一切都发生在一瞬之间,身体的反应,突来的变故,都涌入文洁的大脑,她多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而屋外的警笛声渐渐变大,同事们就要来了,文洁只得快速给自己松绑,开始穿起那套西服套装,内衣、丝袜,一件不少,穿好衣服,整理整理衣容,好像刚才的强奸和凌辱没发生过一样,只是觉得腹下略硌。

警察!不许动!不一会,两名警察冲进了屋内,看着地上的尸体,用枪指着文洁。举起手来!文洁举起手说到,我是卧底,地上的是刘振东,我有他和周雄勾结的证据,文洁的眼睛无神,低头盯着地面。说着更多的警察涌入,文洁也只是机械的重复矮胖男子交代的话语。直到一位稍微年长的警察走进屋子说到:文警官,都弄清楚了,你先随我回局里吧。说着便搀扶着文洁从床上站起走了出来。而旁边警察的一句言语,流入文洁的耳中让她身心具寒,“怎么有股尿骚味。”

-----------------

第十九章新的目标

文洁被一位陌生的同事扶上警车,依然低着头眼睛木讷的看着车窗外,只是听着耳边有着同事的话语。今天先送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跟林局汇报。而在文洁的心里一个个人名不住的打转,周雄、刘振东、阿强、张勇、小魏、杨小刚、林局、对!林局,林局长跟他们有勾结,都是他的安排我才落到这里,我才被犯罪分子强奸,我才...都是他,他还害的小魏加入了他们。小魏,小魏他怎么样了。被他们抓住了?他们又是谁。难道是那个姓欧的。

一路上这些问题让文洁理不出头绪,警车停在了文洁的家楼下。文警官,文警官?同事拍着文洁的肩膀把文洁从呆滞中拉了回来,到家了,我送你上去吧。文洁木讷的点点头便随着同事下了警车。由同事搀扶着走进了楼门。到家了,这一刻文洁觉得一切都如梦境一般,只有在家里她不是卧底、不是王艳、不是警察,她只是文洁,一个年轻的姑娘。

同事简单沟通了几句便离开了,送走同事,文洁一刻不停的走进了浴室,一把将裙装,丝袜连带内裤,褪了下来,看着内衣上的淡淡的红色液体,这不是第一次了,可能也不是最后一次。随手将内裤、丝袜都扔进了垃圾桶,也顾不上脱去衬衫和内衣,就又拿起莲蓬头对着下体打开了热水冲洗起来,文洁用手指分开阴户,让热水尽可能的冲洗柔软的阴道内壁,尽可能的冲洗到更深的里面。虽然下体阵阵刺痛,但看着血水和残留的精液流出自己的阴道,文洁多少好受了一点。再想起那男子放入的东西,文洁也顾不得疼痛,放下莲蓬头,把食指伸进下体,想把那玩意抠出来。随着食指越往里伸的扣弄,疼痛和酥麻感也冲击着文洁的下体。

指尖似乎碰到了窃听器的边缘,可仅仅是擦边还不够。要更深才行,文洁食指已经整个没入小穴,仍无法抠出。不行,一只手指扣不出来,文洁试着放入更长的中指,两只手指的放入让文洁的下体在酥麻之外有加上一丝肿胀感,但指尖依旧没有碰到窃听器,反倒是划到了阴道中敏感的嫩肉,被包裹着的手指感受的自己体内的温热和阴道内壁的小片肉芽,让文洁在着急的抠弄中,更加心烦意乱。越抠弄似乎窃听器越深入,越深入下体越敏感,手指在阴道中摆弄,纤细的手掌也时不时的会摩擦到阴蒂,很快文洁连站着都困难,就连呼吸也逐渐急促,也许觉得站着还不够深入,也许双腿支持不住这样的酸麻,文洁缓缓地蹲下身,让下体更为突出,手指得以更为深入。

谁能想到本应一身正派的女警官,此时正在自己家中的浴室里,抠弄着自己的小穴。文洁蹲在地上,双腿大张,一只手紧扶着墙壁,另一只手抠弄着下体。窃听器还是没有抠出,一股股微粘的液体却正在阴道中越积越多,几乎形成细流,从女警官的阴道口流出,滑出小穴,滴在女警官的手心。

多次的刺激让文洁本就敏感的身体反应越来越大,滑腻的淫水控制不住的从女警官的身体中流出,明明这几天已经跟人做了那么多次,甚至被强奸,自己竟然由起了欲望,甚至流出了淫水,而且仅仅是被自己的两只手指抠弄就湿成这样,文洁又羞又恼,难道自己变成了荡妇不成。虽然想的很是羞愧,可女警官的手指还是加快了抠弄的速度,欲望的需求一次次冲击着文洁的大脑,干脆就痛痛快快的自慰一次?突然冒出的想法让文洁不尽吃惊,可是这想法又是多么诱人,反正又不只这一次了,反正自己已经被糟蹋了,何不为自己快活一次。何不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

想着想着文洁的手指不再刻意的寻找窃听器,而是摸向自己更为敏感的密处,另一只手也开始揉捏自己的乳房,那如绵似锦的手感让文洁忍不住的更为用力,而随着胸前乳头的充血、挺起,文洁的手指也从有意无意的在乳尖划过,改为直接用手指夹住乳头,时不时用力揉捏。

啊~一声,啊~又一声,女警官的娇喘声越来越大,几乎要盖过浴室的水声,而手指也从不断的小心探入改为快速抽插,充斥文洁大脑的感受除了阴部的刺激感和对高潮即将来临的期待,再无其他,这一刻文洁不再想破案,不再想小魏,不再想林局,脑中只想着做爱。不,只想着被操!只想着小逼被粗硬的大鸡巴操弄。这些脑海中粗鄙的脏话让女警官更为兴奋,平时连叫床和娇喘都不会的女警官,这时几乎就要喊出:操我!操我的骚逼!用爸爸的大鸡巴操烂我的骚逼!

就在这时窃听器竟然开始有节奏的震动起来。增增增..增增增..如同手机一般的强度,文洁并没有理会震动,继续自慰着,震动反而让文洁更为兴奋,眼睛上翻,舌头微探,享受着这一切,窃听器的震动力度也开始逐渐加大,突然那激烈的过电感又一次从下体传来,啊!!!在电击中文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一道洁白的水柱从女警官的下体滋出,一股、两股,直到失禁的尿液喷洒改为细流,女人才顺势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下体不住抖动。

过会才裸身走出浴室,拿起电话,想了一下,找到之前的陌生号码拨了过去,在嘟的一声后电话果然被接起,文洁不等对方说话便骂:姓欧的!王八蛋!文洁愤怒的叫骂,全然不顾身上不着片缕,水滴还挂在身上,湿漉漉的头发被她随手缕在脑后,这幅绝境无人观赏实在是可惜。

只听电话听筒里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不亏是文警官,果然猜到是我。文洁继续骂道:少废话,你到底想什么样。 男子道:"没什么,只是想提醒下你,别费力气了,而且阿伟,哦不,是小魏,你不想救他出来了?" 文洁听到小魏的名字,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怎么知道他在你们那”,“你会知道的,明晚8点,拿着林局长办公桌的照片来春霖夜总会”,哦对了,如果你那么希望被人,恩,男人略作停顿:那么希望被人“操逼”我可以帮忙。不等文洁回答,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

文洁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忙音,还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腿一软躺在了床上,不知道是因为一天内接二连三的变故让她喘不过气,还是因为刚才激烈自慰耗尽了女警的力气。本以为今天一切都会结束,可现在,林局信不过,小魏找不到,自己又被人威胁去调查林局,就在几月前,自己还是优秀的女警,是团队中的佼佼者,现在自己是谁?是被上级随意丢弃的棋子?是被毒贩强暴的婊子?还是给犯罪分子传递情报的黑警?之前支撑自己的信念一直是给小魏报仇,抓住周雄,可现在周雄已经死了,自己又该怎么办?

小魏,对,要救出小魏,救出小魏就可以和他一起远走高飞,远离这一切,重新开始生活,重新开始一切……想到这那个心思缜密的女警似乎又回来了,她开始计划着如何拍下林局的办公桌。她拿起电话拨通了杨小刚的电话:小刚,我需要你帮个忙。

艳姐姐,你还记得我电话”听着小刚的激动的声音,文洁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小刚,我明天给你发个消息你就给消息中的电话打过去,跟他说你有他跟周雄合伙买地的证据,他会继续问你是谁,你就说有东西放在了他车上,叫他自己去看,明白了吗” ,“没问题,艳姐姐”小刚没有丝毫犹豫到让文洁有点意外,不过这时文洁也不想多说,小刚还想再说什么,文洁已经挂断了电话。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12:35了,睡觉吧,明天再说,明天再说...赤裸的文洁没有穿上衣服,蜷缩起一团,侧身窝在床上,衬在白色的床单上宛如新生,她看了看被她放入阴道的手指,放在嘴里,用舌头舔了一圈,微咸...

-----------------

第二十章 再识舒茜

第二天早上,天空飘着淅沥沥的小雨,文洁早早的起床收拾,对着镜子仔细的化了淡妆,穿上了久违的浅蓝色警服衬衫,隆起的胸前是文洁的警号、警徽和警用领带,看着被阳光照着微微闪光的警徽,自己终于又做回警察了。因为担心白天窃听器的震动会引起声响,文洁又特意在警裤里穿上了一双肉色丝袜,提上警裤,扎紧腰带,对着镜子,把长发束起,扎成马尾,抚了抚颈前的领带,又带上女警警帽摆正了警徽,因为丝袜的缘故不太费劲的把脚蹬近皮鞋,最后穿上深蓝色套式警服,挺了挺背,镜前俨然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想起上次穿警服的时候,还是为了满足张咏的变态制服情趣,才穿起警服跟他做爱。回想着张勇那矮小身体赤裸着贴在自己身后,踮着脚肆意抽插自己的情景,文洁不禁一阵恶心,便甩甩头打断回想,赶去了公安局。

站在高耸的市公安局大楼前,文洁看着楼前挂的警徽,定了定神走了进去,看着向自己点头示意的同事,文洁也回以微笑示意,文洁回来了,是啊,大英雄回来了。同事的窃窃私语自然也流入文洁的耳朵。文洁则没有耽搁,她还有事要做,径直走向林局办公室,来到了林局办公室前的一张桌子前。

桌后坐着一位年轻的女孩,女孩看着约莫二十出头,没戴警帽而是放在桌角,利落的短发束在娇小的耳后,头帘半遮额头,一双大眼睛正看向文洁,那双眸子清澈而明亮,隐隐比文洁还是要大上一点,其下鼻梁挺起,小嘴微翘,顶顶一副姣好面容,即便做演员也绝不浪费。女孩看到文洁走来,也急急站起,纤细的体型和白皙的皮肤,看来不是外勤警官,虽然同样身着女警制服,但相比文洁身上的英气之感,女孩身上更多露出青春的气息,胸前微挺却也能衬出腰身,警裤下是一双中帮白色棉袜,配着黑色球鞋,更显运动。女孩名叫林舒茜,初入警局不久便坐在林局办公室外的位子,想来多少也有点关系。之前便与文洁熟识,不知怎的,文洁总觉得她有意盯着自己。

文文姐!清脆声音拉回了文洁的思绪,年轻女警主动打着招呼,文文姐,你回来了。多久没听过这么真诚的称呼了。文洁应道:早啊舒茜,好久不见,林局在吗,我要跟他汇报。舒茜微微撅起小嘴说着:文文姐还真是忙呢,一回来就要工作。文洁心中事多本不想多说,但想起舒茜和林局可能有些关系,也就接声说到:哎,再忙还能顾不上林妹妹吗,这不是一时着急嘛。过几天给林妹妹赔罪如何。舒茜高兴的回道:哈哈哈哈,怎么敢让文大英雄赔罪呢,我说着玩呢,说着从裤兜里掏出块瑞士硬糖递到文洁手上,文文姐就别说笑我了~林局在呢,文文姐稍等,我去问一下,说着便回身走向林局办公室。看着手里的糖,文洁不禁一笑,小孩子一样可真好啊,回道:那就谢谢舒茜咯。见舒茜离开,文洁马上坐在过道的椅子上,掏出手机给杨小刚发去事先编辑好的短信:10分钟中后给这个手机号打电话,按昨天说的做,收到回复。短信刚发出不就便有了回信,收到。看来杨小刚这小子还真是听话。

文文姐,林局这会儿可以见你,你进去吧。文洁听到舒茜的声音一惊,看见舒茜正站在自己身边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险些吓到。如果她看到短信可不是好玩的,在警局里找消息看来更为困难。文洁缓了缓回道:多谢舒茜妹妹了,便站起身走向林局的办公室。走到办公室门前看着公安局长的门牌,文洁定了定心神,我一定会把你们都抓紧监狱,救出小魏的。便敲了敲门说道:报告。进来吧,林局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文洁打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内宽敞空框,桌子上整洁干净,放这杯茶,一位看着约莫半百的中年老人坐在桌后,头发已见银丝,脸上沟沟壑壑,身材略有发福。看到文洁走进来,林局似乎并没有太高兴,但也略带笑意说道:文洁啊,这次做的不错,周雄、刘振东都被击毙,案子总算结了。

文洁听到这话不禁心酸,“做的不错”呵呵,多简单的四个字,可谁又知道为了破案,自己最宝贵的贞操被犯罪份子肆意玩弄了多久,自己最纯洁的小穴被射入了多少罪恶的精液,身上、脚上、屁股上、背上、胸前,文洁几乎想不出自己还有哪里没被罪犯糟蹋过,光是被迫喝下的精子,就比自己之前一生见过的还要多。张咏、庞世元、刘振东、杨小刚,甚至阿强,这些罪犯无论是正常的做爱、还是变态的穿着制服做爱,同时和多个男人做爱,跟女人做爱,SM、强奸、短短的几天自己就从英勇的女警变成了被人随意玩弄的婊子,甚至阴道里还被人放入了震动窃听器,一句做的不错,就能概括吗?

文洁压抑自己的内心回道:是,谢谢林局,这是这次行动的报告,请您过目。林局接过报告并没有打开,而是随手扔到桌上,继续说道:你的情况,局里大体知道,领导们对你也是多有夸奖啊,报告不急,这几天你先休息休息,后面的事,后面再说。

明明贩毒网还没有查清,听林局的意思,似乎并不想继续深入,文洁心里对这位林局又多了一丝怀疑,说道:林局,这个案子我认为还有疑点,周雄不止勾结刘振东,我怀疑还有警队的人跟他们..正要继续说,林局马上打断了她:哎,周雄已经死了,案子就到这,你做的已经足够好了。正说着林局的电话响了,跟计划一样。林局拿起电话:喂,哪位?你是谁?你.简短的电话,文洁当然知道内容,林局则起身看向楼下的停车场,说道:啊,文洁,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文洁则说道:林局,我还是希望继续查。林局则打断她:好了,那你先等会,我一会回来。文洁没有再继续说,看着林局大步走出办公室。

文洁知道计划奏效了,马上走过办公桌,拿出手机开始对着办公桌和电脑屏幕拍照,并查看着桌上的东西,办公桌上只有茶杯和显示器,显示器开着,但电脑桌面上什么也没有,桌下的抽屉都有锁,试了试也锁着,一时半会打不开。文洁转身看向停车场,林局走向了一辆黑色奥迪,见林局先是绕着车走了一周,再开门上车,似乎在翻找什么。不多会,竟发动汽车准备开出警局。文洁看着这一切产生了怀疑:消息是假的,他开车要去哪,更何况我还在等,什么事让林局这么着急。

就在这时,下体竟然传来震动的感觉,该死,他们好像也听见了刚才的对话。刚完事就要联系,要是回复晚了,文洁可不想在警局里再被他们来一次电击。想到这里,文洁急忙走出办公室准备找地方打电话,却被门口坐着的舒茜拦了下来:哎,文文姐,正要去找你呢,刚才林局来电话说临时有事,今天先聊到这,让跟你说先回去休息呢。文洁自然知道,便随便回应道:哦那我还有事先走了,回见。正要转身离开,却被舒茜抓住了手:文文姐,你不会又突然消失好久吧,又有什么案子吗?文洁心道:这小丫头片子非要在这档口聊天吗,震动比刚才又大了一分,文洁只觉下身酥麻感愈来愈强,但也只得赔笑到:舒茜妹妹,我真有事要走,咱们回头再聊好不好?谁想到舒茜竟没有放手,一双大眼紧盯着文洁的脸,小声说道:那你之前说的赔罪还算数么?文洁这时被震的额头冒汗,不及多想便回道:算,当然算...声音竟然隐隐有一丝震颤,舒茜听到这话,立马喜笑颜开:哈哈,文文姐最好了,那明天晚上咱们吃顿饭可好?我知道你忙,吃顿饭总有时间吧。文洁急急回道:没问题,舒茜妹妹,我真有事给赶紧走,明晚咱们细聊。说着转身便走。舒茜看着文洁大步走离,说道:那说定啊,明晚8点,又缘酒吧。

文洁摆脱了舒茜,觉得下体的震动越来越强,以至于走路姿势都略有影响,只得紧夹下体的走入警局女厕,找了一个位置,一把褪下衣裤,才敢稍微喘气,但也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欧姓男子的电话,仍然是响了一声便接听了,身下的震动也随之停止,文洁闭眼缓了下低声道:我拿到照片了。电话那端传来了男子低沉的回答和女子娇艳的喘息,文洁没有再多说。男子说道:很好,不愧是文警官,晚上9点,春霖夜..。文洁打断了男子的话,继续说道:我要听到小魏的声音才会去。男子没有作答而是按动了开关,虽然电流没有之前几次强,但依然让文洁险叫出声,因为还在警局,文洁一只手快速捂住嘴,另一只手仍紧握着电话,双腿也因过电紧紧闭起,双脚脚跟离地翘起,全身绷住,听到文洁不再说话,而是嗯嗯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到耳边,男子道:先听我说,养成习惯,文警官,这是第二次了。随后松开了按钮,文洁也得以松了口气,男子继续说着:晚上9点,春霖夜总会,你会看到小魏的,说罢挂了电话。

文洁觉得自己就像条带上电击项圈的狗,被那个姓欧的捏在手心,愤恨的咬着嘴唇几乎出血。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文洁正想着,看到内裤和丝袜上微湿的粘液,快速撕下一段卫生纸,擦了起来。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