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母系裙下的我】(7.12)作者: 夜不能魅

海棠书屋 2022-05-0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母系裙下的我】 作者: 夜不能魅 -------------------- (7.12) “婉玲阿姨,您这话太•••太露骨了。” 这话从一个如此美艳的成熟女人嘴中讲出来,实在太挑战我的神经了,不是不喜欢,就是招架不住。 “
.

【母系裙下的我】

作者: 夜不能魅

--------------------

(7.12)

“婉玲阿姨,您这话太•••太露骨了。”

这话从一个如此美艳的成熟女人嘴中讲出来,实在太挑战我的神经了,不是不喜欢,就是招架不住。

“Is your dicfortable?”婉玲阿姨媚眼噙着笑意,用流利的英语继续调戏着我。

我一听这话,更加不淡定了。

这不就是把刚刚的话用英语重新讲了一遍,得亏周围没有人,要不然我都要装不认识她了。

面对婉玲阿姨捉弄的刺激,我觉得我也得适时的做出反抗。

直接说:“是,难受,鸡巴老难受了。”

然后•••

婉玲阿姨直接上手给了我后脑勺一下,嗔怒道:“怎么跟我说话呐!”

简直了。

我真是里外不是人,心道:“合计着你是有两套方案等着我。”

不回答,她就看我窘迫又没有办法的样子取乐。

回答了,她又一本正经的打我。

我不打算在这件事上纠结,又说道:“婉玲阿姨,你出来干什么?”

婉玲阿姨白了我一眼。

“当然是上厕所了。”

就这样,我和婉玲阿姨并排走着,那晃动的肥臀还有裸露且充满色欲的大长腿,我真是被挠的心痒痒,一时间真是色向胆边身,提了句:“婉玲阿姨”。

“嗯?”婉玲阿姨瞥过脸瞧我,等着我说。

明明脑子里满是念头,并且已经在腹中打好了草稿,可这嘴巴就是张不开说不出。

瞧着我这两眼不断的在身上扫来扫去,婉玲阿姨似乎明白了,冷笑道:“呵•••有胆子想没胆子说啊?”

然后不停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本来她走路姿势还是挺板正的,现在故意大幅度扭臀摆胯甩着粉臂,那模样,不说风骚至极,简直就是青楼头牌的做派。

我看的眼热心急,连口水都被蒸发干了,裤裆里的肉棒一下子激硬无比,追了上去,小声嘀咕道:“我摸一下。”

这句话看似是征求,其实我已经付出行动了,我的安禄山之爪非常自然的放到了婉玲阿姨那硕大且富有弹性的肥臀上。

由于手感过于刺激感官,以至于在那一刻,我手指发力好好的抓了一把她的臀肉。

妙妙妙•••妙不绝手•••

婉玲阿姨一下子恼了,想给我来一下,也亏我反应快,及时跑掉,气的她在后面追。

好在我冲进了男厕所。

占到便宜的我觉得还有点不过瘾,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婉玲阿姨的头像,给她发了一句非常欠扁的话:“阿姨,您的屁股好大好好抓啊!”

正当我要方便的时候,婉玲阿姨给我发了回信,是一句语音,由于厕所里就只有我,我也就点开了,只听婉玲阿姨气恼骂道:“小鬼头,胆子不小,你最好一直呆在厕所里,别让我逮到。”

看婉玲阿姨这么生气,好似不放过我,我就又软了,同样语音回道:“我错了。”

她没回我。

本来打算洗完手就走的,心想着还是等一下婉玲阿姨吧。

一小会儿。

婉玲阿姨从女厕这边出来看见了我,却是绷着一张脸,睨了我一眼,自顾自的弯腰开始洗手。

我通过镜子,看到当她弯腰的那刻,那倾斜的乳沟正白晃晃的倒影在镜面上,把我的眼珠都快勾出来了,那屁股更是贼大贼圆,这一幕幕这一番番场景,让我这个小伙浑的血液逆转,往肉棒上充盈,再结实的布料也难以阻挡我此刻亢奋的惰绪。

顿时间。

就见裤裆处,明显鼓起了一个大包。

婉玲阿姨抬眼间,通过镜子也看到了我的变化,嗤笑了声,打趣:“能不能有点定力?”

我回:“谁叫您像尤物一样,我控制不住。”

婉玲阿姨甩了两手,动作优雅的拿起一块摆放在旁以供擦手的巾,擦拭着。

“闭上眼睛不就没事了。”婉玲阿姨也不知是不是故意挑衅我,故意当着我的面拉了拉衣服,来遮掩乳沟。

“闭上也是婉玲阿姨。”我接道。

真的是太上火了。

婉玲阿姨完全不被我释放出来的那股浓郁雄性荷尔蒙所染,迈动着七厘米的高跟鞋,女王范儿的往外走,不搭理我了。

我忙追了上去。

“我错了嘛,要不您还是打我吧?”我知错求饶道。

婉玲阿姨站住脚,妩媚的眼角暗含着不被我察觉的促狭,不在意说道:“你自己说的?”

我忙点点头。

婉玲阿姨抬起手。

我一缩脖子,心想她肯定是要给我来一下狠的,呲牙必报的女人。

没想到•••

婉玲阿姨修长白嫩的中指搭在拇指上,冲着我额头弹了一下,然后绷着的脸霎时间笑颜如花,那个火辣的笑容又回来了:“走吧。”

在我慌神间,她出其不意的摸了一下我的裤裆,随意道:“小鸡巴不顶用,多吃点饭,长大再说。”

就这一下,我裤裆差点被肉棒给顶裂了。

等回到了包厢。

人已经到齐了,跟上次落座的顺序差不多,妈妈在中间,我坐在她旁边,婉玲阿姨在另一边。

我一来。

之前跟我拼酒的那位阿姨就夸我好酒量,今晚还要不要再喝?

我急忙说:“我今晚就不喝了,今晚是我妈和婉玲阿姨跟您一决高下。”

这话一出。

饭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

有人说道:“婉玲,今晚这是忍不住酒瘾了?”

“雅蕊这是不派儿子上场了。”

“•••••••”

妈妈频露笑,那一抹梨窝笑意一直在脸上,让她显的很是迷人,反而让我有些不太适应了。

想着想着,却是不知啥时候我的腿挨到了妈妈的美腿上,这一下,又让我想起了之前手放在妈妈腿上肆意抚摸的画面,还有更早之前的行为,这欲念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一般。

开始上菜了。

本以为要菜过五味才会开始拼酒,没想到婉玲阿姨却是跟之前与我拼酒的阿姨杠上了,现在就要开始,气氛一下子就直接拉满。

“红的白的还是啤酒,你点!”婉玲阿姨翻了一下袖口,非常泼辣。

“红的,怕你了嘿?”

“服务员先上四瓶红酒。”婉玲阿姨对门口的服务员喊了声。

我看向妈妈,发现她已经把空杯亮出来了,显然她也是准备好了喝,我本来想说:“要不我来吧?”但说这话,容易让妈妈想到昨晚的事,既然选择忘掉,我又何必自找麻烦。

就一筷子一筷子夹着凉菜先吃着,今晚我就只顾吃菜就行了。

这一场饭局比上一次吃的还要长。

因为婉玲阿姨不断在那边煽风点火,以至于桌上的其他几位阿姨被刺激的也是倒了酒,妈妈的杯子也被续上了第二杯。
现在的气氛对于我来说有点尴尬,就我在那里夹菜吃,有阿姨提议让我喝一点,妈妈直接用强口吻回了句:“他喝不了。

那阿姨起身,去了包厢厕所,显然酒喝多了,膀胱开始抗议了。

“唯一,过来扶着我。”婉玲阿姨对我道。

我领会了意思,婉玲阿姨这也是要去上厕所。

“没事吧?”妈妈小声问。

“没事,尿一下就好了。”婉玲阿姨脱口道,这话辣的妈妈面红脸臊,白了她一 眼,怪她没个形象。

今晚的婉玲阿姨和妈妈真的是格外的娇艳,我来到婉玲阿姨旁边,她站起身将胳膊搭在我的肩头,让我做拐杖,然后在桌上放话道:“告诉XX,我可不是跑了,等她回来看我喝不死她。”

大伙儿都看出婉玲阿姨这是醉了,纷纷在笑。

我感受到婉玲阿姨身躯的晃意,觉得自己还是搭着点好,没客气,手直接扶住了她的丰腴杨柳腰,太软乎了。

包厢里很热,出了包厢则是能感受到温度的变化。

婉玲阿姨双腿的步伐有些错乱,要不是我扶着,她又穿着高跟鞋,非得摔了不可。

由于她的晃动,能感受到偶尔几次硕乳侧面对我的挤压。

“婉玲阿姨,您还能上厕所吗?”我问。

“怎么?你要给我把尿啊?”

喝完酒,婉玲阿姨真是越发的泼辣了,什么话都敢讲,果然是喝太醉了。

好在酒精只是刚上来,还没有彻底干扰到完全不能走路。

等了一会儿。
婉玲阿姨走了出来,洗了洗手,似乎小解了一下,确实缓解了醉意。

我正通过镜子看着她,她这边洗完手,转身看向我,眼神古怪。

我被她这反常的样子弄的有点不知所措。

“鸡巴还硬着呢?”婉玲阿姨说道。

我低头看了一眼,确实还硬着,被您给弄的。

走吧。”婉玲阿姨一招手,我乖乖的过去,脑子里也没多想,毕竟婉玲阿姨那古灵精怪的性格,我越琢磨只会越头疼。

鸡巴硬着就硬着呗,大不了回家撸一下。

可另外没想到的是,当我过去扶住婉玲阿姨,手放在她腰上的时候,她的手却是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浑圆肥腻的臀部上。

“只许在这一段路上。”婉玲阿转脸看我,冲我眨了一眼,冲我放电。

那一瞬间。

我心花怒放,点头道:“明白”。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