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寻爱往事】(1) 作者:woxingcong

海棠书屋 2022-05-0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寻爱往事】 作者:woxingcong2022-5-5 发表于s8 ------------------------- (1) 大学时期最美好的事是什么?99%的人会说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张桦的大学生涯就不算美好,在本来就不多的女同学中,并没有属
.

【寻爱往事】

作者:woxingcong
2022-5-5 发表于s8

-------------------------

(1)

大学时期最美好的事是什么?99%的人会说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张桦的大学生涯就不算美好,在本来就不多的女同学中,并没有属于他的菜。张桦就读的是一所二本理工类学校,名字很好猜,就叫**科技大学。大学四年,他见过为数不多的女生中,又只有十分之一符合自己最基本的要求——至少能看。二线城市二线学校的悲哀就在于此,很多人都会平庸的过一辈子,然后被忘记。

张桦的四年过得很快,他提着行李,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卧铺,中铺,他将在这绿皮火车中度过难熬的一天一夜。

上了车,找好位置,上铺好像也是毕业回家的女学生,正坐在铺上玩手机,下铺是个打工仔,行李堆成了一堆。张桦安顿好自己的大箱子,爬上中铺准备一边看书一边熬时间,刚躺下,就听到下铺的打工仔在叫自己。

张桦低头一看,打工仔正攥着一副扑克牌朝他摇着,边摇边问道:“斗地主啊?来不来老弟?”

张桦本也无聊,便问打工仔还有谁玩,打工仔指了指上铺,戴耳机听歌的女生。张桦说:“行,她玩我就玩。”

打工仔敲了敲床铺,女生感觉到了什么,摘下耳机,伸出了头。

张桦隐约见过那个女孩,应该是同一所学校,同一届毕业的同学。打工仔把意图一说,女孩很爽快的同意了,应该也是无聊透顶了。三个人就此摆好阵势,张桦放倒行李箱做桌子,女孩穿着紧身T恤和短裤,光着脚丫,盘腿坐在打工仔床上,剩下两个找了个报纸直接坐在地板上,三人斗起了地主。

女孩也外向性格,三个人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天就黑了。火车上的食品并不便宜,所以三人分别泡好自带的泡面,说笑着饱餐一顿,就各自上床休息了。

张桦躺在床上,刚有些睡意,打工仔就已经鼾声大作了,不过四年大学生涯,张桦也适应了这个场景,慢慢的也迷糊起来。不料突然被一个重物压在身上,把张桦压的睡意全无,片刻,两声惊叫响起,一个是张桦,另一声是个女声,张桦赶忙推开重物,才发现伸手所触,是软软的皮肤,原来是 上铺的女孩,女孩一声惊叫,见张桦正抓着自己的胳膊,猛然醒悟,连说对不起对不起,原来女孩被鼾声吵的睡不着,下床上了个厕所,回来时误打误撞一位爬到了上铺,就狠狠的压在了张桦的身上,张桦赶紧起身,不过用力太猛,撞到了上铺的床板上,慌忙给女生让了个位置,女生脸臊的通红,也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爬回了属于她的上铺。女孩又是轻轻道歉,张桦表示没什么,空气静下来,又是一阵鼾声。

原来打工仔睡的沉,两个人这么折腾也没能吵醒他,女孩听着鼾声,又是一声叹息。

“睡不着吗”张桦轻轻的问。

“嗯,打鼾太响了”女孩答道。

“我也睡不着”张桦翻了个身“你是*科大的吗?”

“对啊,你也是吗?我刚毕业。”

“不容易啊,校友又是同级,你叫什么名字?”张桦笑着说。

“林熙”女孩轻轻答道。

“哇,着名词作家,我也姓林,咱们是本家呢。”张桦说。

女孩笑道:“是啊?不过我不是夕阳的夕,是王熙凤的熙”

“哈哈,长得比王熙凤漂亮多啦”

“哎呀一点一点把”

两个人轻轻的笑了起来。

哇——

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沉默,林熙叹了口气,说“好慢啊……”

“可是我觉得好快”张桦说道,“明天下了火车,就再也不是学生了。”

林熙低下头看着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是不是有什么遗憾呀”

“唉……都说青春啊青春啊,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是青春。”张桦长叹了口气,“这四年好像还没这趟车的时间长。”

“有什么遗憾啊,来!跟姐说。”林熙逗笑一样的看着张桦,拍着胸脯打包票,“姐一定弥补你的遗憾。”

张桦不说话。

林熙聪明的洞悉了张桦的一切,轻轻地说:“还没有女朋友吧,你上来,反正也睡不着,我有话跟你说。”

张桦半信半疑,起身朝上面看看,林熙正斜坐着,为他空出了位置。

张桦爬了上来,刚坐下,发现屁股底下有个硬物。

“哎呦,你把姐胸罩做坏了。”林熙叫到。

“刚才你把我坐了,咱现在就扯平了。”张桦把那个粉色镶蕾丝边胸罩递给林熙。

林熙接过一看:“看看——,做坏了。你要赔我一个。”

张桦不好意思的说:“好呀好呀,下车给你买一个。”

“小破县城可没有这么大的哟,姐可是D罩杯。”林熙自信的挺挺胸。

张桦看了看林熙的胸部,被解放出来的乳房把小小的T恤撑得紧紧地,两个小豆豆鼓了出来。

“我可没看出来。”张桦笑道。

“是吗,那你是真的没见过呢。”林熙坏笑道,“怎么样小处男,要不要摸一下。”

张桦脸刷的红了,一只手伸在空中,却不敢继续向前。林熙又挺了挺胸,见他犹犹豫豫的,慢慢的掀开T恤一角,漏出了半只乳房。

果不其然,林熙比看起来还瘦,一对乳房挺起来,显得那么大。张桦看呆了,小心翼翼的把手向前伸。

接触到的瞬间,张桦感到下面要炸了一样,林熙的皮肤顺滑的像玉一样,他的手指从乳房根部向上滑,林熙一点一点的掀开衣服,慢慢的,乳头露了出来。

张桦像突然醒悟过来一样,大手粗暴的把整个乳房握住,林熙轻轻地叫了出来,一手按在张桦的大手上,说:“轻点……”

张桦已经完全放弃了其他感官,似乎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到了双手上,握着两个乳房慢慢揉动。

林熙已经闭着眼睛轻轻地哼了出来,空出的一只手向下搜索,轻轻握住张桦挺拔的JJ。张桦猛地一抖,一泄如注……

林熙笑着看张桦,张桦却想跳车自杀。

林熙拿出一包纸,递给他,“擦擦,要不裤子就脏了。”

张桦不好意思脱下裤子,只好把手伸进去擦,笨拙的擦了两下,拿着纸不知道扔哪。

“装口袋里。”林熙指挥他处理好现场,又打起他的主意了。

“你都没擦干净,到时候弄得一裤裆湿可别怪我。”林熙示意他褪下裤子,拿出纸仔仔细细的擦了起来,内裤上,身上,JJ上擦得干干净净。

“还能硬吗?”她轻轻地问。

张桦丢了面子,想要赶紧找回来,急忙点点头,表示刚才纯属失误。

“好吧,硬给我看呀。”林熙握住张桦JJ,慢慢套弄,果然又硬的一柱擎天了。

林熙笑着从包里拿出一只安全套,撕开包装,递给张桦,“来,套上。”

张桦颤抖的手结果来,却怎么也套不上。只好笑道“你的太小了,有没有大的。”

“笨”林熙夺过来,三下五除二套好套子,一脸得意的表情看着他。

张桦的脸更红了。

“躺下”

“啊?”张桦没反应过来。

“叫你躺下,没经验的小处男。”

张桦照做。

林熙压在他身上,T恤已经掀到腋下,两粒大乳房垂在张桦的胸前轻轻晃动,对着张桦的耳朵轻轻说:“今天姐帮你破处。”说着对准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一条灵巧的舌头在自己嘴里搅动,张桦也控制着,两条舌头在张桦的嘴里追逐着。

林熙把手伸向下面,分别褪去自己的短裤内裤,握着他的JJ,在自己下面来回摩擦。

张桦发现自己又撑不住了,赶紧叫林熙慢点,林熙点点头,扶着他的JJ,对准了自己,慢慢插了进去。

张桦感觉进入了一个温暖的世界,随着林熙的控制,JJ慢慢的完全陷入她的阴道中。这一刻美妙极了,张桦没经历过这样的美妙,身体不受控制的转身,把林熙压在了身下。

JJ还在里面,林熙双手环抱着他的腰,说道“轻轻地动,感觉要射了就停下来。”

“嗯”林熙就像听话的小学生,慢慢的用力,却越来越不受控制。

“慢点——嗯——别太快——嗯”林熙轻轻地叫道。

可是张桦除了林熙轻轻地呻吟,就只顾着自己的抽动了,几下之后,又射了出来。

张桦感觉自己就一个屡教不改的小孩,懊悔的趴在林熙身上。林熙无奈的笑笑,右手轻抚着他的头发,轻轻说:“还能硬吗?”

张桦不说话。JJ还在阴道里,尽管已经是半软状态了。“拿出来呀”林熙轻推一下,示意他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张桦起身,拿下避孕套,随手扔在地上。

“哎!你找死呀?”林熙指着地上的避孕套叫到。

“扔哪啊?”张桦提好裤子,跳下床,拎着可怜的避孕套。

“我来”林熙也下了床,左右扫视一下,看到了堆在角落中的打工仔的行李堆。打工仔正鼾声如雷睡的渐入佳境,丝毫不曾察觉上面一对男女在干什么好事。

林熙小心翼翼打开一个行李袋,里面是一堆被子和枕头,她在被子中间挖了个洞,将避孕套放在里面,又若无其事的拉上拉链。

张桦看在眼里,在一旁奸笑。处理完避孕套,林熙表示仍旧睡不着觉,张桦同意,两个人到车厢连接处散心,聊天,知道天色微亮。两人又回到了卧铺。

鼾声依旧。

林熙无奈戴上耳机,对张桦道:“我不行了,再不睡要困死了。”

张桦点点头说:“你去睡吧,我也试试能不能睡着。”

张桦也一片困意袭来,原本经常熬夜的身体,由于一下子射了两次,也是疲惫不堪,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桦醒来时天已大亮,一股泡面香味飘来,发现打工仔正在美味的吃着。自己也饿了,从包里拿出一个面包啃起来。想起昨晚做的坏事,张桦还是很愧疚的,虽然也很刺激,像一场梦,上铺林熙还在睡觉,依然双儿插着耳机,张桦想着等她醒来要说些什么。

林熙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打工仔出去抽烟,张桦问候了一声,就爬上了林熙的床。

“别被人看到”林熙一边说一边找胸罩。

“别带了,给我摸摸”张桦说着把手放了上去。林熙甩开他的手,“起开,光天化日的——哎呀!”林熙愣愣的看着她的胸罩——左侧罩杯下面的钢圈被压得变了形。

“你干的好事,这可怎么办啊”林熙心疼的看着坏掉的胸罩。

“没事,看我的。”张桦拿过来,想把它扳直,不料用力过度,钢圈断成两截。

“啊……”林熙一把夺过她的胸罩,“好啦,你赔吧。”

“行行,下车咱去买。”张桦又做错了事,只好一边赔笑一边道歉。

“你呀你呀,还得我这样可怎么好。”林熙指了指自己的胸前,张桦大手又按了过去。“林熙,我把人赔你好不好,我会一直照顾你保护你。”

“起开,姐姐不用。”林熙拒绝的很干脆,“下了车,给我买个胸罩,咱俩的孽缘就结束了。”

说着跳下床去那吃的了,留下张桦愣在了一旁。

张桦觉得自己很尴尬,以为明明都做爱了,为啥又不能在一起,难道只是一夜情吗?下午,张桦自己在床上怎么也想不通,林熙则郁闷加上心疼,两人也没说几句话,打工仔叫他俩来斗地主也没人应,只好去找别的铺的了。傍晚,火车到站,张桦收拾收拾东西,帮着林熙拎着行李,两人出了站。

一路上,林熙的胸部惹来不少目光,凸显的两点在微风下更加明显,张桦不说话,任林熙领着他来到一家内衣店。

林熙一边挑选一边询问张桦的意见,张桦一边应酬着,一边感伤自己第一次被人这样夺走。

内衣店里,林熙选到了一件粉色三分之二罩杯的内衣,进了试衣间,张桦跟了进去。

“你干嘛来呀?”林熙要把他推出去。

张桦抱着她,关严试衣间的门,轻轻的说:“我给你买的,当然要看看效果。”

“切”林熙说着,脱掉了T恤。两个半球暴露在空气中。

试衣间的灯光照在乳房上,照的皮肤晶莹剔透,照的乳晕鲜艳夺目。张桦二话不说,吻了上去,又用手抓住另一个。林熙感觉到乳头被他的舌头挑动着,又被大手抓住了一个,差点叫了出来,紧紧的抱住张桦的头。

张桦感觉呼吸困难,他的鼻子早已陷入乳房中,右手,慢慢向下,伸进了林熙的两腿之间。

里面已经泛滥成灾。

他拨开两片阴唇,找到蜜穴入口,手指瞬间被浸湿,他轻抚着阴蒂,感受着林熙微微的颤抖。

林熙真的希望这不是试衣间,如果她向后倒去,接住她的是柔软的床,然后张桦压着她,舌头在双乳之间迂回,手指在阴蒂和阴道之间穿梭,狂野的褪去她的裤子,将她的双腿扛在肩上……

可是现实并不是如果,林熙却早已跌入臆想之中,她紧紧地抱住张桦的头,慢慢向后倒去,接住她的并不是柔软的床,二是冰冷的地板。

张桦正在用舌头在乳头出耕耘,不了林熙抱住自己的头径直向后倒去,慌忙之间也失去了重心,在林熙着地后,也扑到在墙角的凳子上。

试衣间里空间不大,墙角放着的塑料凳子,在张桦的重力下分身碎骨,林熙的头磕在了墙板上,臆想终于变回了现实。

终于,两人在大家的注视下走出试衣间,张桦匆忙付了账,又赔了钱,两人一口气跑了老远,终于看不到那家店了。

林熙看着张桦,说:“谢谢你的内衣,我们差不多该分开了。”

“你要去哪?”

“回家,我妈等我呢。”林熙整理着头发说。

“那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呢?”

“有缘吧。”

张桦懵了,抓住她的手说:“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林熙摇摇头,用手机拨号键盘上按了三个数字。

734

“我的生活你现在还不能接受,其实我不是不喜欢你,可是我也要追求我的生活,在我的生活里,暂时还不想有一个男朋友,你明白了吗?”

张桦摇头。

“记住这个数字,咱们有缘再见吧。”林熙拦了一辆出租车,消失在张桦的视线中。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