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都市偷香贼 第306章 转折的一坠

海棠书屋 2021-12-0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5号于阿米巴星球冲刺。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5号于阿米巴星球冲刺。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上午十点,天气预报的雷阵雨姗姗来迟,对着闷热潮湿的街道一边怒吼一边
泼下密集的水幕。

  金蛇闪耀着撕裂灰蒙蒙的穹顶,无奈的雨刷,很快就跟不上雨水下落的速度。

  同样无奈的,还有车里的许婷与韩玉梁。

  陆南阳已经离开了约定的地方,不知道去了哪儿。

  信息时代一切仿佛都连接的无比紧密,却又能在一个简单的端点——手机—
—断裂后让一个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种大雨中,许婷不敢再开快,而且,开快也没什么意义。

  手机还没响,他们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儿,只能缓缓往事务所那边接近。

  停在路口等快要被雨幕遮蔽的红灯转绿时,韩玉梁的手机屏幕亮起,上面摇
摇晃晃提醒着主人应该注意的名字,是葛丁儿。

  韩玉梁皱眉盘算了一下,前两天才抽空去诊所趁午休喂饱了她一次啊,这丫
头胃口不大,怎么又想见面了?

  他皱眉挂断,编写信息准备告诉她自己正在外面忙着——他对这种有了肉体
关系后就态度剧烈转变开始索要约定的女人存在一定程度的心理阴影。她要是继
续保持这个苗头,他就决定等完成薛蝉衣那边的交易后就把她冷处理。

  没想到她马上就又打了过来。

  葛丁儿并不是真的笨蛋,应该知道她这会儿还没有纠缠取闹的资本,那么,
八成是有事。

  韩玉梁这才拿到耳边接听,“喂。”

  “韩大哥,你是在外面办事吗?”

  “嗯。”

  “好大的雨啊,你开车了吧?没开的话,要不要我打车去接你呀?”

  “不必了,我开着车。你有事找我?”

  “不是。”就在韩玉梁听到这个词险些直接烦躁挂断的时候,她继续说,
“是武本医生找你。”

  “武本卡加米?她在你那儿?”

  “嗯。她看起来有点奇怪,刚才冒雨冲进诊所,一直问我能不能联系到叶之
眼事务所的人,我就来给你打电话了。你要不要和她说话啊?”

  韩玉梁毫不犹豫道:“你把手机给她。”

  “武本医生,给,这是那个事务所的侦探,就是我特别喜欢特别喜欢的那个
人,我跟你说过的。你有什么困难,告诉他就好,他一定能帮你圆满解决的。”

  那边发出一声轻响,似乎是武本医生把手机夺了过去。

  “你好,请问是韩玉梁侦探先生对吗?”

  “不需要那么长的名字,说吧,找我什么事?实不相瞒,我也在找你呢。”

  “你是……封先生?”

  那边竟然从电话里就听出了他之前的那个假身份,韩玉梁只好沉声道:“嗯,
是我。那个是我为了调查你而用的假身份。”

  “怎么这样……难道……你说的症状也都是假的吗?”

  “那倒不完全是,我的确挺需要个心理疏导的。”不然玄天诀也不会那么顺
利突破,他催促道,“你既然不知道那就是我,怎么会想要找我的?”

  “你们事务所最近是不是有个委托人叫陆南阳?”

  韩玉梁神情顿时一变,挺直身躯摁下了免提,“没错,那是我们的委托人。
她今天凌晨失踪了,我们正在找她。”

  许婷瞄了一眼后视镜,把车靠边停稳,拿出手机调出叶春樱的动讯号,摁下
了语音录制发送。

  “她很危险。你们的委托人,陆南阳,此刻非常危险。你们必须尽快找到她。”

  “这个不用你提醒,我们正在找她。你不知道她在哪儿吗?根据我们的调查,
她可是被你老师埃里克叫出去的。”

  许婷发送之后,马上开始录制下一段,算是延时直播。

  “我……知道。我最近一直跟我老师在一起。我……以前不知道很多事,现
在……知道了。这说起来可能有些奇怪,我之前也猜到了一点……但……装作不
知道会更好,我是这么欺骗自己的。可这次……有人要死了,我不能再……装模
作样了。”

  这乱七八糟的叙述让韩玉梁忍不住大皱眉头,“你最好简洁点,陆南阳随时
有可能死,你知道她的下落吗?”

  “我不知道具体的地点,”武本卡加米的声音已经完全失去了心理医生的冷
静,浓烈的焦虑和不安鲜明地传达过来,“我只能根据我偷听到的指示来猜测,
她这会儿应该在她与爱人的相识定情之地附近,等待着下定终结生命的决心。我
老师说她的爱人就在你们事务所,我不知道她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复杂的情况……
我希望你们能问一下,那个地方在哪儿,把她救下来。”

  许婷发送这段之后,转为文字的信息出现在屏幕上不过五秒,叶春樱就回复
了一个字——好。

  韩玉梁斜瞄一眼,放下心来,有余裕问道:“你这是从你老师那儿偷跑出来
了么?”

  “嗯。”武本医生的语调更加消沉,“我……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需要
调试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寻找一个解决的办法。我不耽误你们救人了,再
见。”

  “等等!”他看到叶春樱的新一条留言,赶忙喊住,“武本医生,我们所长
想和你单独见一面,越快越好。”

  “啊?”

  “她有很多关于埃里克的调查情报,想让你了解一下。你这会儿有空么?”

  “可是……雨很大,我不知道该去哪儿。”

  “让葛丁儿打车把你送去事务所,她知道怎么走。所长在那儿等你。相信我,
这对你和你老师都好。”

  韩玉梁帮忙搞定了叶春樱和武本卡加米的约会,挂掉手机。

  与此同时,陆雪芊正迈开双脚飞奔出去,却因为一时情急忘了自己用不出轻
功而跌倒在脏污的雨水里。

  任清玉赶忙把手机装好,撑开雨伞追过去,伸手拉起她,“你急什么啊,不
说地方让我们打车带你去,等你跑到,人早都没了!”

  易霖铃展开轻功,身形一晃,就已穿过雨幕在街边招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
扭头喊道:“快来!”

  陆雪芊忍耐着头脑中被焚烧一样的灼痛,咬牙扶着任清玉快步过去钻进后座,
对等待地址的司机报了一个小区的名字。

  她对这个城市还谈不上熟悉。

  但唯有那个地址,她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她就是在那儿救下了陆南阳,开始了一段不同寻常,但让她感到无比甜蜜的
恋情。

  她不知道陆南阳回到那边是要做什么。她无力去思考。她只要一想到埃里克
打算害死陆南阳,她火烧火燎到模模糊糊的脑海里,就仿佛被什么无形的巨大枷
锁压制住了怒意和杀气,一丝一毫都迸发不出来。

  陆雪芊相信,自己真的着了埃里克的道儿。可她霎时间变得浑浑噩噩,竟无
法因此萌发出半点恨意。

  对方的手段,仿佛直接破坏了她情绪的根。

  她只有一遍一遍运转冰清诀,才能多少唤回几分神智。

  很快,车就停在了目的地院门口。

  知道情况紧急,易霖铃路上为她解除了双腿的禁制。

  一下车,陆雪芊就冲向了曾经住过一段时间的那个单元楼的入口。

  三步并作两步上到门前,她双目赤红,一身雨水,恶鬼一样猛捶保险门。

  里面如今住着一个刚退休不久的女人,她才打开门,都没看清外面是怎么回
事,陆雪芊的影子就已经杀进了屋内。

  可是,陆南阳不在。

  根本无暇顾及当前屋主威胁要报警的虚张声势,陆雪芊紧张地喘息着冲了下
去,在拐弯处险些将结账完追过来的任清玉撞个跟头。

  她俩一前一后冲出单元楼口的时候,没有上去的易霖铃把雨伞斜置,抬手指
着对面的高空,担忧道:“陆雪芊,你看看……那个会不会是她?”

  陆雪芊上前几步,密集的雨丝中,她清楚地看到,对面高层的顶上,站着一
个纤细的影子。

  心脏几乎为此而停止,她浑身一震,发足狂奔。

  内力还很不足,她没本事像韩玉梁那样从外壁爬上去,只能冲进门内,看电
梯需要门禁卡,转头就跑进了楼梯间。

  超过三十层的高楼,她不知疲倦地狂奔,不久就冲到顶层,钻出生锈的铁门,
跑向那危险的天台边缘。

  果然,雨幕中仿佛随时可能被风吹下去的那个影子,就是陆南阳。

  “阳阳!”看到她露出明显戒备的神情,陆雪芊急忙停住步子,站在距离她
不到十步的地方,声嘶力竭地喊道,“你过来,离开那儿,咱们……有话好好说。”

  咔嚓!

  闪电从极近的地方劈落,雷声和耀眼的金光几乎同时出现,简直像是有修仙
得道的人正在渡劫,声势可怖。

  陆南阳背对着那道狂怒雷霆,双目无神,虽然在看着陆雪芊,视线却好像穿
透了她的身体,看向了更远,更渺茫的某个地方。

  “阳阳……我……”陆雪芊单手按着额角,冰清诀已经运转到近乎走火入魔
的地步,“知道自己错了,对不起,我……为了自己的尊严……不肯承认……上
了那个心理医生的当。”

  火焰在消退,灼烧感终于被冰清诀压下,死撑面子的那一个结似乎被解开,
她隐约感到自己迈过了一个门槛,可还是被绊了一下,让她忽然又是一阵恍惚,
杀意几乎抑制不住,颤声道:“阳阳……你放心,我会杀了他的,那个埃里克…
…我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果然还是失败了啊。”陆南阳垂下的手里,传来了埃里克带着浓浓遗憾的
声音,“我就知道你这样意志坚定的女人不好控制,真是太可惜了。”

  “埃里克?”陆雪芊一愣,这才发现,陆南扬的手里紧紧捏着手机,声音,
就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你来的还真够慢的,我还以为武本偷跑后能第一时间通知到你呢,看来我
太高估她了。”

  “你要干什么?”陆雪芊想要冲过去,可才有要抬腿的动作,陆南阳就好似
在害怕一样往后躲避。

  那矮小的护栏外,可是当代都市的绝壁。

  她要是内力正值巅峰,兴许还敢拼命一冲,试着在最后关头把陆南阳拉上来,
或者跳下去尝试靠窗户的护栏在半空救下。

  可她刚才狂奔上来,已经耗尽了恢复的那点真气。

  绝望感,弥漫在她濡湿发丝下的双眼中。

  “我没准备干什么。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实验而已。你的素质超乎寻常的优秀,
还懂神秘的修炼方法,我本来以为可以完全控制住你,得到那些东西,顺便再让
你为我铲除一些障碍。可惜……武本最近也越来越不好用了。”埃里克的声音听
起来有些疲倦,“我这个完美主义的毛病的确不好,已经够大的功劳,非要追求
极致,反而搞砸了。陆雪芊小姐,听到我这样温柔的呼唤你,你有什么感觉吗?”

  心中似乎产生了一股悸动,陆雪芊双手抱头,怒道:“你……做了……什么!”

  “我在测试,留下的最后一个钥匙,到底还好不好用。陆、雪、芊、小、姐,
接下来,你要仔细听我说的话,一个音节……也不要错过。”

  “休……休想……”陆雪芊想要把手挪到耳朵上挡住,可大脑里仿佛有两个
意识在厮打搏斗,谁也顾不上控制身体,浑身剧烈颤抖,却一动也不能动。

  手机里传来埃里克鬼魅一样的嗓音,念出了一个拉丁语的单词:“Supr
emus。”

  这把钥匙似乎同时对应了两把锁。

  陆南阳浑身一震,僵直地站立在天台边,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神智却恢
复了清醒,她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看着近在咫尺的陆雪芊,颤声求救:“雪
芊……救、救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儿……我好害怕……我动不了
了……救我……”

  但陆雪芊走到她身边,神情木然,忽然一掌打在了她的胸前。

  “呀啊啊啊——!”

  听到陆南阳的嘶声尖叫,陆雪芊雷击般浑身剧震,猛地一口咬在自己舌尖,
冰清诀运到极致,气海丹田皆传来撕裂般剧痛,总算是摆脱了心理暗示的影响,
回复了行动能力。

  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秒多。

  陆南阳已经坠下了超过三丈。

  陆雪芊就是把自己撕成长条,也休想救得到她。

  双手握在栏杆上,她刹那间想到了这段受人引导的日子里,因她疯狂屠杀而
死的那一条条命。

  里面有很多,她也承认,是应该给一个改过机会的。

  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凄然一笑,陆雪芊双脚一蹬,也翻过栏杆,坠向了满是肮脏雨水的坚硬大地。

  “你他妈的为什么也要跳啊!”

  刚才就已经到了楼下,韩玉梁一直在仰头观望,等着及时救人。

  他计算过,以他目前的实力,不需要将玄天诀用到十重,就能像上次救林梓
萌一样,在二、三楼的高度揽住陆南阳,发力向侧面跃出去,将冲力转化为横移,
靠自己的浑厚真气消解最致命的伤害。

  看到陆南阳掉下来,他便毫不犹豫手脚并用向上爬去。

  在越高的地方接住,需要消化的冲力就越小。

  所以他双脚卡着一个防护栏,在五楼左右的位置接住了陆南阳,先用柔和内
劲一缓,准备略略下坠几米,再踏墙横纵出去。

  结果,陆雪芊竟然也跟着掉下来了。

  三十多层楼的高度一个变俩,就算都是轻盈女性,只靠九重玄天诀绝对要受
累一起摔死。

  根本不及细想,韩玉梁暴喝一声,双脚在防护栏上一蹬,玄天诀猛然提至十
重,千钧之力将那护栏都蹬歪摔落,硬是带着陆南阳的身子不坠反升,向上窜了
两米。

  他刚伸臂将陆雪芊拉过扯在另一侧,就听头顶天空一声巨响,刺眼金光眼见
就要在浓黑云层中凝成恐怖狂雷,向他砸落。

  他不及细想,宁死也不愿在此时此地撕裂时空被丢到不知什么地方去,百忙
之中运内力一震,让口袋中的手机弹跳飞出。旋即他全力侧向鱼跃而出,反脚一
踢,把手机高高踹上半空。

  雷光打落,嘣的一声在空中击散开漫天火花,金蛇偏转,顿时被那无数生锈
护栏吸入,转眼消弭无形。

  可这最后一挣,也用光了他提起的一口真气,瞬间地面近在眼前,他只得一
拧腰,将二陆稳在上方,只悄悄把陆雪芊半边身子压在下面。

  真要摔个伤残,还是拉着寒梅仙子一起骨折为好。

  不过上次那样狼狈的落地式没有重演。

  许婷、任清玉连着矮了一截不得不蹦起来帮忙接的易霖铃一起,用六只手将
他们三个稳稳托住,分散消解力道,平安无事接下。

  最紧张的时刻过去,许婷才缓过神来,望着那边还有青烟残留的的外墙,小
声问:“老韩,你……刚才不是去救人吗?为什么老天爷要给你来个五雷轰顶啊?”

  韩玉梁横在三个姑娘软玉温香的怀里,要不是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真是不想起来。

  他觉得自己要是说刚才为了救人玄天诀超负荷运转差点又被雷劈,可能许婷
今晚就把这两个姓陆的打包快递到天涯海角去了。

  不如开句玩笑。

  “我哪儿知道啊,说不定寒梅仙子最近杀孽太重,老天爷来收她,结果被我
打扰,气得赏了我一雷呗。”他站定在地,心有余悸地望了一眼被雷劈到停电的
楼栋,暗暗有些后悔,刚才还不如把陆南阳捏着的手机扔出去呢,“赶紧走吧,
希望咱们这大动静没被太多人看到。”

  陆南阳那孱弱的精神根本受不了这么刺激的大起大落,早晕了过去。

  陆雪芊主动把她抱在怀里,跟在他们后面,一言不发。

  不过韩玉梁看得出,最近一直萦绕在她周围那股令人心悸的煞气,和眼中偶
尔会一闪而过的迷茫,彻底消失了。

  这一幕让人摸不清头脑的戏剧化场面,难道就是埃里克气急败坏下最后的安
排?

  很快他就懒得再想,眼睛左右乱转,吃起了老天爷赏的嫩豆腐。

  此刻身边五个女人,都被大雨浇得透湿,一个个玉体若隐若现,曲线近乎袒
露,贴肉的地方好似透明,一身晶莹水光,比起全裸时候,另有一番性感魅惑。

  而且,易霖铃这块小豆腐,他可还是头一次吃。

  这段时间许婷的厨艺给她养着,韩玉梁的功力给她补着,之前重伤的损失大
都已经恢复回来,那娇小玲珑的身子,已经不再显得憔悴,只能算是清瘦。

  亏她多长了三年半,个头只添了顶多半寸,胸脯屁股,也就是稍稍鼓了一些。

  不过这姑娘身上哪里看起来都小小的,小小的瓜子脸,小小的手掌脚丫,小
小的嫩奶包儿,小小的屁股蛋,这股子怎么看都没长大的感觉,还真是容易撩动
男人心里略带负罪感的奇妙兴趣。

  把仅有的两把伞撑在车门边,他们匆匆拧了拧水衣服的水,便钻进车里。

  这次开车的是韩玉梁。

  许婷坐在后排,拿枪对着陆雪芊的脑袋,脸色很不好看。

  易霖铃仗着身材便利,坐在副驾驶席任清玉的怀里,没兴趣掺和。

  倒是任清玉想要从中协调两句,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用那么如临大敌的样子。我就算再怎么想把那淫贼千刀万剐,总要……
先还了我和阳阳欠他的这两条命才行。”

  “命要怎么还?”许婷的口吻丝毫没有客气,嘲讽说,“救他?凭你的本事,
等到老死也等不来吧?还是说,你俩一人给他生个孩儿,一命还一命?”

  陆雪芊面皮紧绷,带着还挂在上面的水珠一起细细颤动,沉默片刻,才咬牙
道:“我总归不会永远欠他的。阳阳的份,我也一起还。”

  “那就是你打算给他生俩?”

  噗,前座的易霖铃没忍住笑出了声,赶忙捂住自己的嘴。

  “还清之前,只要是……不违背江湖道义的事情,你们事务所只管安排,我
赴汤蹈火,绝无怨言。”陆雪芊心理素质在埃里克的枷锁解除之后果然强悍了很
多,依然沉稳有力道,“至于其他,我会和……韩玉梁再做商议。”

  “我们还没说信你呢。你伤了叶姐,今天放你出来是为了救人,回去老韩估
计就把你锁了,接着每天晚上日着玩儿。我看你还是考虑一下生几个算两清比较
好。”

  韩玉梁停在人行道旁,等前面一个老太太打伞牵着孙儿颤巍巍走过,淡淡道
:“行了,你醋劲儿冲她发干什么,她刚从心理暗示脱出来,人估计还迷糊呢,
难得她都答应不追杀我了,你还拱火。”

  “你差点被雷劈死。”许婷瞪了他一眼,抬起没拿枪的左手,“我这会儿身
上还哆嗦呢!你刚才是不是为了救她俩把你那神功运到顶了?叶姐可都告诉我了,
你那么用,一个不小心,人就又穿越了!”

  她喊着喊着,就有一颗泪穿过没擦净的雨珠,骨碌掉了下去。

  “我都这么不要脸死乞白赖缠着你了,你敢拍拍屁股就走,信不信我马上一
枪打死自己下去找阎王,让他把我投胎到你新去的地方?”

  陆雪芊一震,侧目望向许婷,眼神惊愕至极。

  韩玉梁叹了口气,苦笑道:“婷婷,你跟春樱都希望我做个好人,我这是因
为喜欢你们,才不自觉变成这样的啊。那种危机时刻,你以为我有时间深思熟虑
么?”

  但许婷的心情显然没有因为这个解释而好转。

  这天中午,事务所全员一起吃的外卖……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