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第十一篇 13-18

海棠书屋 2021-03-29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第十三章教导聊天一下午,翁媳两人相安无事,一个布置新房,一个室外写生,不知不觉,夕阳西下,红红的夕阳斜照在金黄色稻田上,真是一副美轮美奂的风景画,梦莹已经陶醉在其中,微风吹拂着这位美女的头发,她一脸
第十三章教导

聊天一下午,翁媳两人相安无事,一个布置新房,一个室外写生,不知不觉,
夕阳西下,红红的夕阳斜照在金黄色稻田上,真是一副美轮美奂的风景画,梦莹
已经陶醉在其中,微风吹拂着这位美女的头发,她一脸迷醉的盯着远方,父亲从
后面痴痴的望着她,舍不得打扰她,他感觉此时的梦莹就像画中的仙女,自己这
个老头仿佛在欣赏一副风景人物画,而实际上又离自己那么近。

这一刻仿佛时间被定格了,不知道小莹沉迷了多久,也不知道父亲痴迷了多
久。

“老婆,吃饭了”父亲怕饭菜凉了,还是忍不住叫了梦莹。梦莹听到了父亲
的呼叫,思绪也从美景里拉了回来。“好的,老公”动听的回答简直要酥死人,
说着往院子里走,父亲并没有往回走,而是在不远处等着小莹,不一会小莹就到
了父亲跟前,父亲一伸手,可能受到美景的影响,小莹也自然而然的牵上了父亲
的手,不然父亲尴尬的伸出手就大煞风景了。两人十指相扣的往大厅走,父亲见
梦莹这么自然的和自己十指相扣,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两人到了餐桌前,父亲
还不愿意松手。

“还不松手呀,不松手怎么吃饭”梦莹见父亲一直不松手,知道父亲很是珍
惜每次十指相扣的牵手机会,舍不得松手,但不能吃饭也牵着,因此有点莞尔的
对父亲说到。

“嘿嘿”父亲讪笑到“老公舍不得”回答的也最直白,也是最能打动女人的
回答。

“又不是没牵过,以后还可以牵的嘛”小莹听到父亲的回答确实很受用,也
告诉父亲以后也可以牵。

“老婆,那以后回去了是不是也可以?”父亲小心的问到。

“嗯,但是不能大庭广众之下,私下可以”梦莹看到一脸期待的询问,加上
之前也不是没有牵过,答应了下来,不过加了个条件。

“嗯嗯,你说咋样就咋样,我听老婆的”父亲见梦莹答应了,连忙点头说到,
梦莹有答应自己一个请求了,嘻嘻。

“瞧你高兴的”梦莹白了公爹一眼“快吃饭!”梦莹每次答应心里都有点小
后悔,这么轻易的答应了父亲的请求,而且越来越多,有时候父亲一些羞人的请
求自己也不知不觉的就答应了,自己对公爹越来越宠爱了,“宠爱,哎呀,怎么
是想到宠爱”梦莹越想脸就红了,难道自己对60岁的公爹有母爱情怀,哎,羞死
人了。

“好,好”父亲听到儿媳的要求后连忙大口吃饭,心里美滋滋的。

“老婆,想不想知道我把咱们的房间布置成啥样了?”两个人吃饭,不聊点
话题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吃了一会,父亲开始找话题。

“不想!”梦莹没好气的说到。

“为啥?”父亲不解的问。

“不是要给我惊喜么,现在就知道了,待会还有啥惊喜!”梦莹没好气的回
答到。

“是,是,哎,我怎么没有想到”父亲醍醐灌顶版醒悟了。

“嗯,你呀,是不是想跟我找话题聊呀?”梦莹很聪明的感觉到了父亲是想
聊天话题,之前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性爱,聊天的话题也大部分围绕性爱,或
者围绕俊凯怎么想的,基本没有像现在这样纯粹的二人世界,看样子得教教老头
子,以后和老头在一起就更有情趣。(梦莹已经不知不觉的为她和父亲的世界布
局了)

“嗯,老婆,你好聪明,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嘻嘻”父亲回答到。

“你才蛔虫呢,我说你呀,要注意说话,平常总是说些糙话,多不好听”说
到糙话,梦莹想到父亲每次与自己欢爱的时候总是说些“操、干”之类的话,让
自己总想去纠正他但是有时候又觉得很刺激……

“是,是,老婆,老公我以后肯定改,你教教我”父亲知道梦莹是博士,高
级知识分子不喜欢听他们那种乡下人的糙话,连忙表态要改,同时表示听老婆教
导,这其实也是父亲的聪明之处。

“这还差不多,伟忠,其实聊天呢也很简单啦,聊自己所擅长的,对方又能
搭上话的就可以;如果聊别人擅长的,自己要能搭上话才行”一说到教导,梦莹
立马就母爱泛滥了,像教甜甜一样教父亲,还叫起父亲的名字来。

“嗯嗯,如获至宝啊,谢谢你,老婆”父亲又拍起马屁起来。每次父亲拍马
屁,梦莹都很享受。

“不同的场合有些话是不能说的,比如你刚才说的肚子的什么,吃饭的时候
就不能说,别人还怎么吃饭呢”梦莹继续教导着,举例也特意避开了蛔虫两字,
“默契的事不要提前通过聊天打破,惊喜提前说了,就没意思了。你难道不能问
我下午写生画了什么嘛?”小莹慢慢引导着父亲。

“你下午写生画了啥?”父亲连忙接着话题“其实我是想问来着,想着新房
的事你可能更感兴趣,就先问了新房的事”父亲还是为自己辩解了一下。

“吃完告诉你”原来梦莹也是边吃边教导父亲的,这时两个人都吃的差不多
了,“瞧,话题从来不是找的,饭都快吃完了,嘻嘻”梦莹对自己的教导很满意。

很快两人吃饭了,本来梦莹想去洗完的,还是被父亲抢着去做了,而自己坐
在门厅呆呆的看着天上的星星,其实梦莹也想去看看新房怎么样,但是自己能忍
住,等着父亲带她去。

第十四章梦莹的梦想

“老婆,我洗完了”父亲洗完碗也搬一个板凳坐在梦莹旁边,“跟我说说,
你下午画了啥呗?”

“我画了我的梦想”梦莹一边打开写生画册一边说到,“伟忠,你看,这是
我梦想的生活”梦莹没有叫父亲老公,而是改称他名字,因为讲到梦想的时候,
觉得老公应该是叫俊凯,毕竟他们从大学走到现在,一直都有畅想自己的梦想,
只是现实很骨感,梦莹虽然是博士,现在是设计院总监,俊凯是部门经理,工资
算是中上,但也是最近这一两年的事,之前一直打拼,两人聊梦想的日子慢慢就
没有了,不知道哪天又会重新聊起,而现在反而先和自己的公公聊起来了。

图画共有三张:一张是在一个大树下,一个女的偎依在一个男的怀里,女的
手指向远处,远处是两个孩子在草地上玩耍。一张是在大院子里,女人晒衣服,
男人在种地,两个孩子在荡秋千;最后一张是大地为席天为被,女人躺在男人的
怀里数着天上的星星。“我希望有很多的时间,陪着自己的爱人带着自己的孩子,
亲近大自然,享受着美景,过着农村的慢生活。”梦莹说到,“可是我和俊凯都
太忙了,一起出去陪孩子玩的机会时间都很少,更别说来到农村过上几天慢生活,
晚上一起看星星”。原来梦莹跟着公爹一起回农村,本身她自己就想过过农村的
生活呀。

“那现在咱们两这几天不是在农村过着这样的生活么”父亲说到。

“讨厌,不是你想想的这样的”梦莹听到父亲这样说,怕父亲误以为这几天
这样的日子就是她早就梦想过的日子。“反正这几天的日子不是我原来梦想的日
子啦。”想到这几天的疯狂,她脸色一红,心里怦怦直跳,竟然一时半会也说不
上来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咦,有两个孩子,现在一个是甜甜,莹莹,你和俊凯还想再生一个?”父
亲注意到了画里是两个孩子就问到,同时他知道这是梦莹画的他和俊凯的生活向
往,虽然不免有些吃醋,但也把称呼改回了莹莹。

“嗯,当初我们结婚前就计划生两个孩子的”梦莹回答到,“不过生了甜甜
后,我们一直都在避孕,我们的工作太忙了,后来你过来,其实一半是接你过来
养老,一半也想请你过来帮忙照顾甜甜的。”说到这,梦莹心里又羞涩了,因为
公爹过来到没有怎么照顾孙女,倒是把她这个儿媳照顾到床上去了。

“莹莹,俊凯没时间,以后我带你去吧!”父亲想让梦莹过上自己梦想的生
活,立马想接过俊凯的棒,“带着甜甜,还有,还有,你和俊凯的另一个孩子,
我的孙子”。父亲说到另一个孩子的时候,差点说成了“咱们的孩子”不过立刻
就改过来了,要是自己让梦莹怀孕还生孩子了,那俊凯虽然有绿妻心里,也不会
纵容自己的老婆和父亲生孩子吧,估计会疯掉的。其实梦莹也听出了弦外音,她
自己心里也一阵后怕,要是真是怀上了公爹的孩子,那以后没法见人了,到时候
有些保守的她估计自杀的想法都会有。不过事态变化无常,谁又说的清楚后面事
态的发展呢,总以为自己能掌握事态,真正能掌握的又有几个?不过说不定还有
两全其美的办法,这是后话了……

这么禁忌的话题,翁媳两人虽然都没有说出来,但心里的想法是一样的,都
不敢再继续了,立马看后面的图了。后面的也不是一张图纸,而是一套图纸。

“后面是一套图,是我的职业梦想了。”父亲只看到了每张图上都有好多房
子,房子都是老式的,基本上都是两到三层,还有很多景观,有湖,有稻田,有
竹林。“有点像咱们这里呢,只是房子没那么多,也没那么好看”父亲边看边说
到。

“当然咯,我就是在咱们这写生的呀,基本蓝图就是按照这里画的”梦莹笑
着回答到,一说到自己的专业,梦莹也更有兴致了起来,毕竟读到博士,功底很
是深厚,不然也不会做到设计总监。

“哦,莹莹你是高材生,你们这么高深的东西,我这个小学没有毕业的小老
头哪懂。”父亲自卑的说到,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无力,自己水平太低,在儿媳
妇的高水平面前显得是多么低端,要不是儿媳妇喜欢自己的大棒子,估计她看都
不会看我一眼吧。

“伟忠,你千万不要这样想”梦莹感觉到了父亲有些自卑,立刻就安慰他说,
“我大学的老师说,' 我们学的这些东西都是源于咱们广大老百姓的智慧,古代
哪有什么设计专业,这么多优秀的建筑还不都是靠老百姓自己的双手建成的'.我
这个专业跟大家的生活息息相关,房子设计出来要是大家都不喜欢那就没有用,
怎么建房这方面其实我应该时刻像你们学习。”

听到梦莹这样说,父亲稍微好过一点,不过也知道梦莹是谦虚。“嗯,我也
像莹莹学习。”

“嘻嘻,那你以后做我学徒吧”梦莹觉得收一个小老头为徒会很有趣。

“好!那你以后可要好好教我。”父亲为了想要和梦莹有更多的话题,暗下
决心要好好学,怕自己哪天真被美女儿媳嫌弃了,父亲已经深深迷恋着梦莹了,
如果真是被嫌弃,他是接受不了的。

翁媳两人聊着梦想,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老婆,老公会守护你的梦想的”

父亲郑重的说到。梦莹听到父亲这样郑重的说话,感到一惊,但觉得自己的
梦想不应给一个60岁的老人负担,就连忙摇头道“我不要你守护我的梦想,这样
的梦想太累,我只是偶尔畅想一下而已,没关系的”。

“莹莹,相信爸,爸会努力的”父亲听到梦莹这样说,更是坚定了自己后半
生的目标,为了梦莹,他会去拼一下,为了提高自己的权威把身份转变成了公爹。

“好吧,我相信你!”梦莹听到公爹这么郑重,也只能顺着他,同时被公爹
的情绪带动,觉得公爹瞬间伟岸了起来,顺其自然的在公爹的脸上香吻了一个。

父亲见梦莹主动的给自己脸颊香吻了一个,激动和高兴的都手舞足蹈了,梦
莹见了很是不解,不是舌吻都吻过么,就亲一下脸颊还这么激动干啥,其实在父
亲心里觉得是不一样的,嘴对嘴亲吻是因为性欲,而主动亲脸颊是爱,起码儿媳
不嫌弃自己满是皱纹的脸了。

“瞧你这样”梦莹不依的推了一下自己的公爹,“好啦,不是想给我看看咱
们的房间布置的怎么样了么,还不带我去?”一想到房间成了新房,就感觉自己
好像嫁给了自己公公一样,小莹有些害羞,也有些兴奋和激动,同时也不停的麻
痹自己——之前就同房了,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更无所顾忌的在一起么。

听到梦莹一提到新房,父亲也很兴奋,相当于正式把梦莹娶回家做老婆了,
在农村的老人,对这种仪式还是非常重视的,可以不领结婚证,新人入住新房了
就说明是夫妻了。“好,好,好”父亲连忙答应,“不过,老婆你稍等我一下,
我还要在里面布置一下”“嗯,去吧”父亲立马屁颠屁颠的进去房间了,顺手还
把门给带上了,“这个伟忠还真是,这么神秘,嘻嘻”梦莹这样想到。

第十五章洞房花烛夜

不一会父亲就出来了,还显得有点紧张,像小伙子第一次娶亲一样。父亲对
着梦莹讪讪一笑,说“老婆,我把你眼睛蒙起来吧。”

“随你”梦莹也乐得配合。

于是父亲绕道了梦莹的后面,举起双手遮住了梦莹的眼,并引导她进入了房
间,房间本来就不打,走了几步就放开了手,看到梦莹还是闭着眼睛,就说到
“老婆,睁开眼睛吧”。

梦莹缓缓的睁开了她的美目,只见自己站在一个红色蜡烛围着的心形圈内,
走过来的路是红毯铺着的,窗户上贴着红色大喜字,最让她感到满意的是,雕花
大床周边布满了花环,感觉雕花大床变成了一座花船,被子和枕套也不知道怎么
的换成了有着双喜字的红色被子和枕套,被子上面还有两只用白色毛巾折成的天
鹅。梦莹美目闪闪的,她不惊讶这种布置,因为这种布置在电视剧中很常见,她
意外的是父亲怎么一下午的时间就把房间装饰成这样了,梦莹正要去夸奖父亲,
却只见父亲退出了心形圈,往旁边一拉一根绳子,屋顶上飘下来一朵朵花,不知
道父亲从哪弄来的。梦莹看到花从天而降,瞬间少女心爆棚,“哇好漂亮”,自
己仿佛是一个公主,两手张开,欢快的转起圈来,可惜花还是不多,不一会就落
完了,梦莹一脸满意的看着父亲,却只见父亲突然变得严肃正式了起来,两眼盯
着梦莹,然后做出了梦莹惊呀的动作,只见自己的公爹突然单膝跪地,对着她说
“梦莹,我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汉子,感谢你屈尊成为我的老婆,我不懂什么
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我只知道,不管你最后是怎么样的选择,我都会用我的余
生来守卫你。”怎么样的选择,他们两都心知肚明,但梦莹看到父亲无比的真诚,
听到这段话时捂住了自己的嘴,感动的眼泪留了出来,她被震撼到了,感动到了。

公爹没有什么花言巧语,而是以最朴实的语言打动了她。父亲看到她梦莹留
眼泪了,立马就站了起来,来到梦莹的身边,对着梦莹说,“莹莹,别哭,我嘴
笨,但我的心意是真的……”。还没见父亲说完,小莹的嘴就把父亲的嘴给堵上
了,这回是梦莹主动的用舌头撬开父亲的嘴,像是想要和父亲的嘴融合在一起。

父亲被梦莹的表现震撼了,没想到自己说了这么几句话,儿媳竟然这么大的
反应,不过还好这两天翁媳两人已经对接吻驾轻路熟了。

只见一个脸蛋嫩白的美女把舌头伸进去一个皮肤黝黑满脸皱纹的老头嘴中,
疯狂的纠缠着父亲的舌头。白脸和黝黑的脸急速的变换着各种方位,两人的身体
已经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了,两人吻着吻着感觉整个房间、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
天地只见只剩他们两人抱在一起,吻在一起……

大约过了十分钟,梦莹自己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了,自己松开了嘴,可是父
亲的嘴哪会善罢甘休,跟了过去,嘴巴没有松成,又纠缠在一起了,“呜呜……”

“呜呜……”梦莹拼命的想说话,却好几次都没有说出来,“呜……呜,老
……公……等……等……我……喘……不……过……

气……来……了,呜……呜……“父亲听到梦莹这样说便停止了进攻,两张
嘴分了开来,只见梦莹两个嘴角都是口水,眼角还有些泪水,但她还是含情脉脉
的看着父亲,父亲也含情脉脉的看着她,这时的她才真正的认真的看着父亲的脸,
觉得这张脸也不在让她觉得难看,两人就这样看着看着,眼神一点一点的靠近,
嘴也一点一点的靠近,不一会又纠缠在一起了。不过这次没有刚才那样激烈,只
见翁媳两人吻一会又松开,含情脉脉的看了对方几眼,又吻上了,反复如此,不
亦乐乎。终于突然两人感觉眼前一黑,原来地上的蜡烛都烧完了。

梦莹想到自己又主动和公爹吻了这么久,而这次自己竟也不反感父亲的嘴臭
了,感觉自己一步一步被公爹给沦陷了,不知道是福是祸。“去开灯吧,老公”

梦莹对着父亲温柔的说到。“嗯" 不一会灯亮了,整个房间也明亮了。父亲
爱慕的看着梦莹说,”老婆,咱们上床睡觉吧。“

“还没洗漱呢!”梦莹白了父亲一眼,父亲估计刚才是紧张了,又和梦莹吻
了那么久,连没有洗澡都忘了。“哦,哦,是还没洗澡”父亲不好意思的回答到
“那老婆,咱们一起去洗澡吧”父亲今天晚上一分钟都不想离开梦莹,连忙请求
一起去洗澡。

“可以一起洗,但不能动手动脚。”梦莹想到今天算是洞房花烛夜,也就答
应了一起沐浴,但是今天下达了限制令,便补充了一句,不能动手动脚,不然到
时候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脱父亲的魔掌。

第十六章夫妻夜话

是夜,只见一个小老头笑嘻嘻的公主抱抱着一位绝色美女从院子里走来,而
这位绝色美女双手自然而然的箍着小老头的脖子,一双会发光的美目却是含情脉
脉的看着老头,这样的组合会给别人造成极大的震撼。这正是梦莹和父亲,梦莹
看到父亲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也不禁莞尔,笑着问到“老公,我重不重?”女
人都在乎自己的体重,特别是在被别人这样抱着的时候。

“不重,还很轻呢”父亲说着还轻轻的抛了一下梦莹。

“呀,讨厌”梦莹有点小惊吓,但内心却十分喜欢这种挑逗(女人都喜欢这
样被挑逗),梦莹嗔到,小手还轻轻的拍了一下父亲的肩膀。

“嘻,嘻”父亲得意的笑了,又故技重施轻轻把梦莹抛了一下,不过梦莹已
经有所准备,不怕父亲又突然来一次。

“精力挺充沛嘛”梦莹打趣的说到“还不赶紧去房间,不然我要下来了呀”

接着又警告父亲。

原来两人共同沐浴的时候,父亲每次不老实的手去调戏梦莹的时候,都被梦
莹一手拍掉了,还威胁到如果再这样就再禁欲一天,父亲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个,
只能看着不能吃那是最折磨人的,心里痒痒的,立刻变的老老实实的了,只是帮
着梦莹冲冲水。其实梦莹自己也不敢让父亲太放肆,最近感觉自己越来越淫荡了,
悬挂、野外都无条件的答应着父亲,有几次自己还很主动,真怕自己忍不住啊。

“老婆,我待会抱你去房间好不好?”父亲见今天肯定是没有希望了,为了
多和小莹肌肤接触,不死心的小心翼翼的问着梦莹。

梦莹看到父亲一脸恳求的样子,也是有些不忍心,给父亲一些小恩小惠的她
还是乐意的,而且也是她的计划。“好吧,也不能动手动脚哟。”

“嗯,好,好,我保证不动手动脚”父亲见梦莹答应了,连忙保证,还一副
很正经的保证。

“嘻,嘻”梦莹见父亲这样正经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胸前的小白兔还一
跳一跳的,父亲又看痴了,要不是父亲多次和梦莹一起沐浴,肯定会直接就提枪
上去犯罪的。梦莹看着父亲一副痴迷的样子,自己也不禁得意,但低头瞄到父亲
了那直挺挺的大棒子,心又怦怦直跳,感到兴奋和刺激,下面又湿了,最致命的
是,这个大棒子好像有魔力似的,可以抓住自己的眼球,让自己不舍得移开视线。

“我的天”梦莹强行转过了眼,心里一阵后怕,故作镇定的对父亲说“还不
快洗!”

“好!”翁媳两人都想早点结束这折磨人的场景,各自加快速度了,不一会
两人都洗完穿好了睡服,梦莹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一阵微风吹过,好不舒服,不
禁把手伸了起来,一会却不见父亲有动作,转头有点恼的问父亲“你抱不抱?”

父亲一看,原来伸手是要他抱呀,哎,我怎么这么大煞风景呀,他边自责,
一边立刻把梦莹抱了起来。

不一会儿,父亲就把梦莹抱回了房间,轻轻的把梦莹放到床上,自己却在床
边傻傻的站着,梦莹侧卧着,小手撑着脑袋,极具诱惑力的姿势在上下打量着父
亲,见父亲傻傻的站在哪里,嗔到“还不上床来,不然你干那事,又没有不让你
睡觉”

“嗯嗯,好,好”父亲听到梦莹这样说,连忙上床,梦莹也给父亲挪了位置,
梦莹见父亲躺下了,她就自然的过来依偎在父亲怀里,这是她的习惯。

“梦莹,现在就睡吗?”父亲问着小莹。

“现在还早,咱们聊聊天吧”农村的生活不比城市,晚上还有各种活动、看
电视看电影啥的,在农村,除非是过节有大型活动,平常大家都是早早的吃饭早
早的就睡觉了。

“聊啥?”父亲问到。

“你自己说呢?刚才吃饭的时候不是教你了嘛”梦莹一边用小手在父亲的胸
前转圈圈一边回答到。

“那爸跟你说说,我下午去杂货铺买东西的事吧。”

“买东西有啥好说的”梦莹没好气的白了父亲一眼,不过想到,可能父亲在
杂货铺估计跟邻居显摆了。

“哈,哈,我是说说那些邻居的表情,想想都好笑”果不其然,父亲果然去
显摆了,很是得意。

“瞧你这幅得意的嘴脸”梦莹没好气的对父亲说到,“别人还以为你中大奖
了呢。”

“可不是中奖么”父亲得意的说到,“哦,不对,有梦莹你,中奖可不能比,
那估计是我前十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加上老天眷顾我吧,要我用下辈子,下下辈子
去换我都觉得值”父亲又纠正道,抱着美丽的儿媳而且还拥有了她的身体,父亲
一直觉得是菩萨给他的福气。

“又说胡话”梦莹虽然很喜欢父亲这样看重她,但听到父亲说要用下辈子、
下下辈子去换,自己可不愿意父亲那样。“快说你在杂货铺怎么样了”梦莹连忙
岔开话题,而且也被父亲刚才说到乡亲的表现好奇了。

“嗯,嗯,梦莹,你知道吗?咱们村只有一个杂货铺,那里人来人往的,最
热闹,乡亲他们也最爱去那。聊天,聊八卦。”父亲说道,“我过去的时候,门
前好些人围在那里,老刘头也在。”

一听到老刘头,知道父亲很多性爱的方式都是从老刘头那听来的,估计就是
这样在小卖铺门口听来的吧,梦莹脸色一红,嗔到“老刘头在那是不是又在说那
些羞人的事呀。”

“是在说咱两的事”

“啊!难道他看到了?”梦莹一听到老刘头在说他们的事,还以为老刘头看
到了他们白天在野外苟且呢,脸瞬间就白了,声音也提高了分贝。

“不是,不是,梦莹,你别误会,不是这样的,他怎么可能看到”父亲见梦
莹这么大的反应,知道是她误会了,连忙跟她解释道。

“唉,你吓死人了,说话能不能说清楚”梦莹松了一口气,责怪父亲没有把
说清楚,其实是她自己太害怕被别人看到,第一是女人的羞耻心,第二,虽然自
己以父亲妻子的身份回来的,但实际上是他的儿媳,虽然这里只有父亲和自己知
道,但是还是不免做贼心虚。

“昨天。老刘头不是来了咱们家么,他把在咱们家你的表现说给大家听了。”

“呀,你们这些老头还这么八卦,这下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梦莹害羞的说到,
毕竟自己还是保守的,内心的狂野也就被俊凯和父亲发现了。

“你这次跟我一起踏进村里的时候,大家就会议论的”父亲说道,“因为村
里最喜欢拿这种新鲜事八卦,特别是来了一个仙女。”

“讨厌”嘴里这有说,梦莹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没有人不喜欢这样被别人捧
“接着说。”

“他们看到我来了,就哟呵到' 哟,老王,你这怕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呀,
昨天风流快活了一晚上吧' ”这些个老头虽然都既不愿意相信这么个美女被老王
这个丑老头给拱,但是听到老刘头说昨天和老王喝酒的事,大家还是拿这事去取
笑老王。

“去,今天一早我就带我们家梦莹去祭奠淑芬了。”父亲听了,知道这些人
是羡慕嫉妒恨,心里别说美滋滋的,昨天确实风流快活了把儿媳搞的欲仙欲死,
还发展了新动作,上午甚至在野外和儿媳苟合了,心里满满的成就感,边说边咧
嘴笑。

“哟,没想到你老王还是一个情种,带着新妻去祭拜亡妻。”

“那是,我家梦莹可懂事了,自己要求去祭拜姐姐的”父亲越说越得意。

这时腰间一疼,是梦莹小手掐了他,“好你个老王,出去净说瞎话!”梦莹
也学着乡亲说老王,想到上午自己以妹妹的身份去祭拜家婆,还在家婆墓前和自
己公爹做那事,姿势还极其淫荡,就羞得恨不得找个缝钻下去,直接对公爹下狠
手了。

“唉哟,老婆,疼!”父亲故作疼的样子,手还做摸做样的去摸被儿媳掐的
地方,其实父亲知道梦莹是害羞,同时也享受那份禁忌、大胆带来的刺激和兴奋。

“叫你乱说话”梦莹看到父亲这样,还真以为自己掐疼了,语气柔了下来,
小手也去摸刚才掐父亲的地方,父亲的肉不是赘肉而是健壮结实,摸起来比俊凯
的舒服多了。

“听到着,他们的羡慕全表现在脸上了”父亲接着说,想到他们的表情自己
就觉得无比满足,这么多年的恶气算是出了。

“老王,你来买点东西?”在大家还在傻傻的羡慕的时候,杂货铺老板打破
了沉默。不过接下来父亲的回话,让杂货铺老板都恨不得要抽自己的嘴了——我
接啥话呀,自己找打击不是!

“那,老张,我买些红妆,红喜字,还有你这有没有彩妆,我也买点,我们
家梦莹让我把房间装扮成新房的样子”父亲极其得意却一副漫不经心的说到,真
是让那些人恨不得掐死他,老王啊,不带你这样打击人的啊,前面也说过,在农
村住新房可比结婚证更管用,以前农村都没有去民政局令结婚证的,住了新房就
是宣告结婚了。

“有没有,老张”父亲见老张半晌都愣在那里,还煞有其事的追问一下。

“啊,有,有,有,我给你拿”老张赶忙回答,转身快速去店里找也是回避
刚才的尴尬,村里只有一个杂货铺,什么东西都会备一些,有些东西也不是一下
子就能卖出去的,比如结婚用的红妆等,现在很少有小年轻在村里结婚了,老张
找了好一会才找到。父亲付完钱就往家走,留下一堆老头张这个大嘴巴呆在那里。

“哈哈哈”父亲想到这就得意的笑了,同时也把梦莹搂的更紧了,像是在宣
示主权呢。

“你呀!”梦莹知道父亲多年被他们欺负,今天终于算是出了一个气也没有
追究父亲在外乱说的责,还用自己的纤纤小手指了一下父亲的辈子,就像一个宠
爱着丈夫的小妻子。

“谢谢你,梦莹,谢谢你!”父亲由衷的谢谢梦莹这样的由着自己,情到深
处,转过头去深深的吻了梦莹的额头,而梦莹配合着闭上了眼睛。

“呀,别乱动”梦莹想到自己这样真像一个妻子,还是感觉有点罪恶感,而
父亲的嘴也不老实了,在脸蛋上亲来亲去的,胡子扎在梦莹白嫩的脸蛋上,连忙
制止了父亲的进一步动作。“聊天就聊天,乱动啥,小心我加码哟。”

“呵呵,好,不乱动”父亲呵呵一笑说到,知道梦莹只是说说而已,梦莹这
些天的表现确实像一个妻子,自己不免对儿子也有些愧疚感,就疯这几天吧,回
去后面对儿子肯定会收敛些的,珍惜眼前美好时光,父亲这样给自己做着心理建
设。其实翁媳两人都不约而同的这样自欺欺人的做着心里安慰。

第十七章父亲往事1

聊天有时就是这样,越聊越嗨,床上依偎躺在一起的漂亮儿媳和丑瘦的公爹
聊着聊着更有精神了。“老公,你是不是也聊着不想睡了?”

梦莹看到父亲这样兴奋就问到,“嗯,想到老刘头他们那样的表情,我特高
兴,嘻嘻”父亲高兴的说到,“老婆,咱们接着聊吧,你也睡不着吧。”父亲接
着说道。

“嗯,我也睡不着”梦莹回答到,在千里之外的农村,梦莹越来越享受趴在
父亲怀里和父亲聊天这样的温存了。

“聊些啥?”

“老公,你跟我讲讲你的往事吧”之前俊凯虽然给梦莹讲过一些,但毕竟是
断续的,而且儿子也不一定完全知道父亲的过去,梦莹现在像一个女朋友想更多
的了解男朋友的过去了。

“好,跟你讲讲我和你姐姐是怎么认识的吧”梦莹当然知道“姐姐”就是自
己的婆婆,没好气的白了自己的公爹一眼。

父亲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过去,眼神也变得温柔了起来,梦莹看到父亲这眼
神就好比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满着爱,自己就知道了,父亲原来也那么爱着姐姐
——呀,梦莹心里一紧,难道父亲真的是爱上了我?之前自己听到父亲说爱她,
被她喝止了,以为父亲只是因为性欲的原因才这样说的,想到这里,如果公公真
的爱上了自己的话,梦莹不敢往这方面想,心里一顿躁动,身体也扭了几下。父
亲以为她睡的不舒服,没有在意。接着说了下去:那年,我退伍回家,由于那时
候啥车都没有,我到县城就直接走路回家了,还好那时候我年轻,加上在部队里
训练了,这么点路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但因为路程太远了,走到傍晚了离家还
好远了,走到的地方也比较偏僻了,这时我听到树林里有人呼救,我就立刻丢下
行李,跑了过去,原来是几个流氓要欺负一个女孩子,我立刻一面喝止,一面上
前去救那个女孩,但对方看到只有我一个人,而且还比较瘦,并没有感觉到害怕,
但他们不知道我刚退伍,每天在部队训练,几个来回一个人就把他们几个打趴了。

由于他们人多我就没想和他们纠缠,我瞬速过去牵起那个女孩子的手,就往
树林外面跑“”啊,突然那个女孩尖叫一身,原来那几个流氓还带了匕首,一个
流氓拿着匕首向我们冲了过来,而是恰好背着他们,女孩子的尖叫警示了我,我
连忙往旁边一躲,但是距离太近,我还是腹部还是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女孩子也吓蒙了,呆在那里,我为了自救,急忙用部队里叫的擒拿格斗的招式废
掉了那个流氓的胳膊,也把匕首抢了过来,那几个流氓看我会格斗,也吓得不敢
上前,但是他们看到我流血了,并没有要走的样子,想跟我耗下去,我知道这样
耗下去,我定会失血过多而虚脱的。我一边捂着腹部一手拿着匕首对着几个流氓,
对旁边的女孩子说到,“你快走,我来拖着他们”,我在那里,那个几个流氓就
不敢分神再去对付那个女孩子,可半天还没见那个女孩子有什么动静,我以为她
吓蒙了,就又说到“快走,我来拖着他们!”“你流血了,我不走。”没想到那
个女孩子这么回答到。“哈哈,你们还想做对野鸳鸯?”那几个流氓听到女孩这
样说道,更来劲了,“我们就成全你们,嘿,小妞,等我们收拾完这个小子,就
来和你快活,哈哈”,我看几个流氓越来越嚣张,而且也托不了多久就严厉的对
那个女孩说“快走!”转头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没想到看到的是她坚毅的眼神,
而且还要上前和我一起战斗,我一脸无语,不过也是没法子,因为我流着血。

“来吧,我们军人不怕死,死了也拿你们做垫背”我心一狠,对着几个流氓
喝到。

没想到几个人流氓听我说到军人就立刻蔫了,而且注意到了我身上还穿着绿
军装,他们也不清楚情况不知道我是退伍了,军人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他们立马
就掉头跑了,等到看不到他们身影了,我也支撑不住了,倒了下来。

梦莹听到这,啊的惊呼了一下。“梦莹,这故事是不是很老套呀,和电视里
的一样的”我嘿嘿一笑,“不过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才不,老公好勇刚、好厉害”梦莹崇拜的说到“电视里是演的,但老公你
的是亲身经历,不一样的”“那个女孩就是淑芬姐姐?”梦莹问到,说到淑芬姐
姐她小脸一红,父亲知道她又害羞了,刚才梦莹也听得有点紧张,呼吸也急促了
起来,很是挂念自己“老公”的伤势,虽然现在他就好好的躺在自己身边。父亲
拿过他那粗糙的手,轻轻的拍着梦莹的香背,安慰着她。

“嗯,那个女孩就是淑芬”父亲接着说道:淑芬见我倒下了,连忙过来扶住
我,哭着焦急的问我“怎么样?”我对她呵呵一笑“没事,死不了”淑芬也是第
一次见过出血,一时半会不知所措,不过一会坚毅了起来,她把我扶了起来,撑
着我往树林外走,可是周边比较偏僻,我们出了树林,周边没有没有人,我流血
越来越多,越来越来没有力气,淑芬则用她瘦小的身体撑着我往前走,走了几百
米我终于撑不住了,坐在了地上,我对她呵呵一笑,我可能要死在这了,因为这
里离县城医院还有好几公里远,“不要说话!”淑芬严厉的对我说到,我没想到,
这个时候她还能这么镇定,“你不是军人不,告诉我怎么包扎”淑芬的话提醒了
我,我告诉她怎么包扎,不一会她给我包扎了一下,我的血也算是暂时止住了,
“你先在这等我,我去叫人过来救你”不等我回话,她说完就往县城方向跑去,
由于我流血过多,我渐渐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等我醒来我已经在县医院了,
后来我才知道淑芬脚都跑出血了,带着人把我送到了医院。

“姐姐好坚毅呀”梦莹听到这,不禁说到。

“嗯,这是淑芬的性格,其实甜甜有点像她奶奶”父亲说到了自己的小孙女,
甜甜更多的是继承了爸爸的容貌,儿像娘,甜甜肯定有像她奶奶的地方。“那天
看到甜甜被劫持,第一她是我孙女,第二,我想到了当初和她奶奶第一次见面的
情景”父亲说到。

“谢谢你,爸!”梦莹想到父亲为救甜甜被刺伤的事,以一个母亲的名义谢
谢自己的公爹,一面含着泪凑过脑袋轻轻的吻了一下父亲的嘴角,一面用小手轻
轻的抚摸着父亲的腹部。

“傻丫头,又啥好谢的,她是我孙女!”父亲说到。

“嗯,老公,你接着说你和姐姐的事吧”梦莹又转换了身份对父亲说到。

第十八章父亲往事2

“就这样,我在医院养病,县里也给了我嘉奖,而我身边多了一个美女,天
天来照顾我,你姐姐也是一位美女呢,个头比你矮点,可还比我高点呢”父亲说
到,满是温柔,原来父亲一直爱着婆婆,难怪一直想要俊凯回老家祭拜。

“是嘛”梦莹听到自己婆婆也是一位美女,不止怎地竟有些吃醋,“我说嘛,
俊凯不是很像你,那是更多的像姐姐咯”俊凯英俊的脸是妈妈的遗传。

“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小伙呢”父亲不满的说到。

“呵呵,你是帅小伙,我不信”梦莹打趣说到。

“那是岁月的痕迹”父亲说到,待会我再讲给你听。“后来我和淑芬结婚了,
之后就有了俊凯,那些年我很幸福,可惜后来俊凯5 岁的时候,淑芬因病去世了”

说到这父亲眼睛泛起了泪光,这时一直葱葱玉手给他拂去眼泪,是梦莹在以
这样的形式安慰他,身体贴着父亲更紧了。

“后来我没有再娶,第一我还怀念着淑芬;第二我怕俊凯这孩子不同意,虽
然他那时候才5 岁,很多事情其实已经开始懂得了,来一个后母不一定对他好。”

“但是这样,我为了养活我两,供他读书,我外出打工,很少陪他。他经常
一个人在家,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做,常年没有父母陪在身边,村里的小朋友也总
是去取笑他,造成了他现在这样的性格,这里有他童年不美好的回忆,才这么多
年不回来,对于母亲,他可能没有什么印象了,不太回来扫墓。”

“俊凯是有点不像话了,回去我去说他”梦莹气愤的说到。

“不用啦,我知道原因,所以也没有强求他,只是偶尔在他那里念叨念叨”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父亲还是向着他的,接着说道“他还是很孝顺”。

听到公公说自己儿子孝顺,梦莹脸一下子就红了,以为公爹说儿子孝顺是把
妻子送到父亲床上来了,就往父亲身上掐了一下,狠狠的说到“是很孝顺,这不
儿媳也很孝顺嘛!”想到与公公的种种,脸更是红了,手上的力气也大了,父亲
的肌肉虽然结实,掐的也够疼,不过被父亲忍了下来。

父亲知道梦莹误解了,“老婆,我说的孝顺不是那个孝顺。”

“是哪个孝顺?!”梦莹不依,继续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盯着父亲。

“唉,不是你说的那个孝顺嘛”禁忌话题,父亲其实也不太好意思说出来,
“反正大家心知肚明的那个。不过也确实要谢谢俊凯,也谢谢老婆你”父亲接着
说道,手又紧紧的抱住了梦莹。

梦莹也明白,自己和公爹都这样了,再继续说下去就是自己给自己过不去呀。

当时公爹发现自己那个病,确实是死活要回老家,要不是俊凯有绿妻心里,
加上自己内心的淫荡,一开始同意了俊凯的请求,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现在
自己想结束也结束不了了,身体已经深深的背叛了自己,就连思想都快要被公爹
给攻陷了。

父亲接着说着自己的事来把话题转回来,“我在外面打工,什么事情都做过,
木工、篾匠、泥工、小工等等。”

原来公公做过这么多工作,难怪他收拾新房这么快,这么好,梦莹这样想到。

“有一年,我在工地上干活,有一个项目说是要在山里建桥,要派人去探山,
因为工作艰苦,开的工资很高,而我也有几年部队的经验,就报名去了”梦莹自
己做设计的,建桥啥的她多少懂一点,在大山里建桥很辛苦,她也知道了公爹为
了供俊凯读书受的苦。“那座山有些陡峭,而且这次和我们一起去探山的还有刚
毕业的小年轻,不知道建设单位怎么想的,这么艰巨的任务会派没有经验的工程
师去”父亲接着说,“终于还是出事了,在一个陡峭的地方,一个小年轻不小心
滑了一下,因为我比较有经验,他们和我呆在一起比较有安全感,而我条件的放
射的去救那个年轻人,一把把他带上了,但是自己却不小心滑了一跤,掉了下去。”

“啊”梦莹听到公公摔了下去,顿时一惊,小手还摸摸了公公的身体,像是
看看有没有少一块肉。

“嘿嘿,没事”父亲知道梦莹自己被故事代入了,连忙安慰道,并接着讲
“我掉下去了,还好有树枝挡着,但是还是把腿摔断了,队伍也还在山上,我想
这下可能糟了,顾忌要死在这了,但一想到俊凯一个人,我不能这样轻易放弃,
工程队会过来救我,但肯定不可能那么快,估计得好几天,这个过程我也要保护
好自己,撑下去。”

梦莹能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但父亲却讲的很平淡,那是得经历多少事才能
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呀,眼睛里又泛起了眼泪,这下爬起来轻轻的亲了下公
公的额头,“老公,你好伟大”

“嘿嘿”父亲被梦莹亲了一下,嘿嘿的笑了,“你知道我是怎么度过那几天
的吗?”

“怎么度过的?”

“我接好腿并固定好腿后,爬着在周围找吃的,但周围都是丛木,根本没有
什么吃的,只有吃地上的草,等了三天,终于盼到人过来救我了,一看到他们我
就晕倒了。”父亲说到,“老婆,你知道我吃的是什么草吗?”

“难道是淫羊藿?”梦莹问到。

“应该是”父亲回答到,“也是上次从那个老教授那里判断出来的,我连着
吃了三天,而且那病就是我这次得的,当时我在医院昏迷了好几天,底下的阳具
却一直坚挺,这事工友们知道了,工地的工友都笑话我说,我是被蛇娘娘抓去了,
因为神鬼故事中有位蛇娘娘很是淫荡,每天都要找壮年欢好,她的淫水会让壮年
的阳具坚挺不倒到达一直和自己欢爱的目的。”

梦莹一听到蛇娘娘淫水使阳具金枪不倒,心里就一阵涟漪,下面不知不觉又
湿了,两腿还不知不觉的摩擦了几下,父亲反应到了,就色眯眯的对着梦莹说到
“老婆,你是不是想要了”

“呀,羞死了”梦莹觉得自己越来越淫荡了,听个蛇娘娘都能把自己听的春
心荡漾,“不要,今天必须静止,静止……欢爱”说到欢爱声音越来越小,但是
还是很坚决的拒绝了父亲。父亲知道梦莹今晚是无论如何不会给自己了,也就死
心了,接着讲他的故事。

“其中有位工友就是老刘头,这事他回来就跟村里宣扬了一遍,搞的大家都
笑话我,俊凯也被笑话了”

“这个老刘头真讨厌”梦莹恶狠狠的说到。

“他还总是跟我说那些欢爱的事,,每次害我几天不舒服”父亲接着说道,
“不过现在还好有你,我算因祸得福吧”。

“嗯”……“呀,不对,瞎说什么好在有我……因祸得福……”

“不……不是的”梦莹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的,声音却越来越小……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