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养子为夫(养个女婿做老公)】(12-13)作者:blandall

海棠书屋 2022-12-04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养子为夫(养个女婿做老公)】(12-13) 作者:blandall2022/12/1发表于:SIS001字数:10156   PS:读者朋友们的评论我就不一一回复了,主要都是关于ntr的问题,在此我统一说一下,姐姐这条线不会有ntr,至于其
【养子为夫(养个女婿做老公)】(12-13)

作者:blandall
2022/12/1发表于:SIS001
字数:10156

  PS:读者朋友们的评论我就不一一回复了,主要都是关于ntr的问题,
在此我统一说一下,姐姐这条线不会有ntr,至于其他人物我尽量做到纯爱,
就算有也就是擦边,其实我本人也不喜欢ntr,还有前期铺垫,可能没那么多
肉戏,无脑推和无限后宫不是此文主调,之前仔细看的朋友会发现目前女主就两
个。话不多说。再次感谢大家的建议和支持。

  第十二章 家庭日常(2)

  转眼间我已经结束了中考,考试时我正常发挥,对于我来说,考上桃源一中
毫无压力。虽然我放假了,但是妈妈和姐姐还没放假。

  那天颜妍来我家后,便要了我的微信,我只得加了她,之后她总是发信息和
我聊天,还经常从微信邀请我和她玩王者,姐姐一见我和颜妍聊天就在旁边偷看
,还经常翻我手机,特别是见我和颜妍玩游戏她就要横插一脚,非要和我们一起
玩,姐姐平时吧也不喜欢玩王者,所以呢就特别菜,而且我感觉她是故意的,进
了我和颜妍的队伍,等游戏开始后姐姐就不停送人头,坑得要死,反正只要她在
队伍里我们就没赢过,游戏输了我还不敢举报,不然姐姐就不高兴。搞的我们都
没心情玩了,之后吧,颜妍也不敢找我玩了。

  最气人的是因为这事,姐姐在我放假的第二天就对妈妈告状道:「妈妈,你
看小渝现在放假了,要不家务都让他做吧!不然他肯定每天在家打游戏。」

  妈妈也觉得姐姐的话有道理,于是点头赞同,对我语重心长的道:「小渝啊
!整天打游戏可不好,影响学习和健康,这段时间家务就由你来做吧,做家务不
但有益身心健康,还能提高你的自主生活能力。」

  我:「……」

  我能说什么,我这刚考完试,我可啥也没做啊。我放个假也招嫉妒,我看了
看姐姐,姐姐正一脸得意的看着我,笑的贱兮兮的,也不知道姐姐这几天哪根筋
搭错了,总是想办法整我,而且还乐此不疲,我好像也没得罪她吧。

  就这样我成了家里的苦力,这都怪姐姐这小贱人,唉!谁让她长得水灵呢,
说话随便撒个娇卖个萌都很有分量,而我就像是家里的小丑。

  好不容易熬到星期五下午,明天周末,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这几天我都没
闲着,做饭洗碗,打扫拖地,洗衣服,全部都由我承包了。妈妈和姐姐的衣服都
扔给我洗,我已经成了家里的保姆了。唯一让我欣慰的是:姐姐连性感可爱的胸
罩和小内裤也让我洗,为了报复姐姐,我就用她性感可爱的小内裤打飞机,在她
性感可爱小内裤的裆部涂满我的精液再清洗。

  姐姐放学回到家时,我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球赛,见我看得津津
有味。姐姐紧紧挨着我坐下,双手搂着我胳膊道:「弟弟,饭做好了吗?姐姐饿
了。」

  我看得正入迷,没搭理姐姐,姐姐见我不理她,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这么
精彩的球赛突然被中断,我急得如百爪挠心,扭头看向姐姐,怒道:「姐姐你干
嘛呢?别闹!今天你自己做饭吧,明天周末,你又不用上学。」

  姐姐双手紧紧抱住遥控器,一脸得意的看着我,又是这个贱兮兮的表情,我
忍了好久了,我伸手准备抢夺姐姐手中的遥控器,姐姐知道我要抢夺,身体一歪
趴倒在沙发上,双手把遥控器死死的抱在胸前。我一个虎扑往姐姐身上压了上去
,瞬间感觉姐姐的身体好柔软,嗯,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尤其是那紧致Q弹的
小翘臀,轻抵在我胯间,这感觉可比看球赛好多了。但是姐姐最近对我越来越放
肆了,我得好好调教调教。省的她老给我整幺蛾子。

  姐姐穿着雪白的连衣裙,更显清纯优雅,楚楚动人。此时她趴在沙发上,后
背曲线柔美。小蛮腰盈盈一握,身材婀娜多姿。我趴在女神姐姐温暖娇软的后背
上,把头埋在她雪白的脖梗间,嘴巴对着姐姐的耳朵轻轻吐气调戏道:「小美人
,乖乖交出来吧!不然我要动粗了。」

  「哼!就不给你。要杀要剐本小姐都不怕。」姐姐傲娇道。

  「既然这样,那我从哪里开始呢?」我撑起身子,跪骑在姐姐两条白皙修长
的大腿上,姐姐的两条美腿玉足实在是太完美了,洁白无瑕,晶莹剔透,在我看
来,就算是世界上的顶级腿模也没姐姐的好看。姐姐穿裙子从不穿丝袜,但双腿
依然光滑如玉,曲线优美,毫无瑕疵。也不穿露大腿的裙子,不然那样太惹眼了
,毕竟姐姐还是学生。

  身高178cm的姐姐有着1米多的大长腿,光是这视觉效果就令人赏心悦
目、充满诱惑了。我撩起姐姐裙子下摆,姐姐两条白生生,柔嫩嫩,紧致修长的
大腿便暴露出来,摸起来犹如嫩豆腐一般,这么极品的美腿哪怕给我玩十年也丝
毫不腻。

  我开始轻轻抚摸把玩姐姐白嫩的大腿,又柔又滑,用手指按压一下,细嫩的
皮肤便凹陷下去,形成一道殷红的指印。我知道姐姐怕痒,一边细细把玩一边看
向姐姐,姐姐也扭头看向我,身体开始颤抖,绝美的脸蛋通红。但是姐姐却趴着
一动不动,咬牙苦撑着。姐姐的美腿被我变着花样的抚摸揉捏,留下一道道浅浅
的印记,感觉都被我玩出花儿来了。

  「交不交出来。」我一边轻轻抚摸一边问道。

  「嗯!不给。」姐姐闷哼着倔强道。说完把脸埋在沙发上,也不看我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操练,看来姐姐现在已经能够忍受住我摸她大腿了,不但能
忍住不怕痒,应该也能让我随便摸大腿了吧,这可是个好兆头,我心道。我得试
探试探姐姐的底线。解锁更多姿势,我猥琐的想着。

  我继续往上撩姐姐的裙子,露出姐姐浑圆挺翘的小臀儿,姐姐穿着白色卡通
小内裤,好像是我刚给她洗的那条,小内裤裆部还有只卡通小猫咪,而且我之前
还用来打过飞机。我靠,好刺激。这算不算间接那啥。想着鸡儿就硬了。更让人
血脉贲张的是,薄薄的小内裤紧贴在姐姐私处,还能隐约看到姐姐阴部的轮廓,
两片肥嘟嘟的肉唇夹着一道细缝,让人想入非非,不知道内裤里面的小穴儿是什
么样子的,姐姐的处女小逼应该很美吧。真想脱开看看,不过我可没那个胆子。

  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姐姐的私处部位看了好一阵,我都感觉自己现在的表情
太猥琐了,我害怕姐姐发现,也不敢多看,姐姐美若天仙的人儿,这么下流的盯
着她那里实在是太冒犯了,我舍不得这样亵渎。目光再次瞄向姐姐浑圆的翘臀,
同时伸出手一巴掌拍了上去,感觉手掌都被姐姐的翘臀弹开了,这手感,紧致而
富有弹性。

  我拍了一下姐姐的美臀后有些心虚,生怕姐姐生气,急忙观看姐姐的反应,
姐姐依旧趴着一动不动。看来有戏,我猥琐的想到。我跪骑在姐姐的腿弯,一边
把玩姐姐的美腿,一边在姐姐左右两个臀瓣上来回拍打,口中不停念叨:「交不
交出来!」

  「嗯!嗯!不交!」姐姐闷哼,从腿弯处勾起两条玉足在空中不停晃动。

  「那我就继续打屁股。」我边说边「啪啪啪!」打的姐姐一阵臀波荡漾,姐
姐那双精致可爱的小脚丫跟着我的节奏不断摇晃摆动。太刺激了,我鸡鸡翘得老
高。不知不觉加大了力道。

  「啊!弟弟,你轻点,好痛。」姐姐轻呼一声,扭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不小心弄疼了姐姐,我有些不好意思,姐姐的屁股蛋肯定被我拍的很红吧。
我停止了拍打,但我还是强硬道:「那你把遥控器给我。」

  「我不!有本事你自己来拿。」姐姐狡黠道。

  本以为姐姐会生气,没想到还是没有。我本来想使出杀手锏,那就是挠姐姐
腋窝,但是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同时也付出了行
动。我又趴回姐姐的背上,坚硬的鸡鸡顶到姐姐私处那隐约可见轮廓的细缝间,
偷偷耸动胯部研磨。姐姐似乎有所察觉,身体一僵,双腿绷直,这下却便宜了我
,我的鸡鸡又被姐姐的双腿紧紧夹住,这事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我也不怎么害怕
。同时把手伸到姐姐胸前抢夺遥控器,姐姐死死抱住不松手,凹凸玲珑的娇柔身
体像条泥鳅般在我怀中扭来扭去,这种身体的触碰让我感觉舒爽无比。我一边隔
着衣服不停耸动下体在姐姐私处抽送,双手也不断的在姐姐胸前抓揉拿捏,此刻
抢遥控器不过是个借口,我占姐姐便宜是真,姐姐酥软的胸脯被我不停揉捏,两
团软乎乎的肉球被我隔着衣服如揉面团般不停的搓圆捏扁,捏扁又搓圆。

  姐姐也被我弄得满脸通红,娇喘吁吁,遥控器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看到姐
姐不生气,我索性把手从姐姐领口伸了进去,推开姐姐的胸罩,握住一只娇嫩的
奶子把玩起来,乳房柔软光滑,乳头硬硬的,柔嫩嫩的抵在我掌心,我揉了一阵
,便用手指捻起乳头轻捏慢捻起来。

  「啊哈!弟弟!别弄了,好难受。」姐姐娇喘道。

  我不回话,反而变本加厉,干脆从裤子中掏出鸡鸡,继续抵在姐姐私处抽插
,姐姐也用紧致的美腿紧紧夹住,方便我抽送。虽然隔着姐姐可爱的小内裤,但
是我的鸡鸡能感觉到姐姐的腿根处好柔软,好温暖,摩擦起来无比的舒服。

  鸡巴在姐姐私处磨了一阵,我感觉到姐姐的内裤裆部有些湿热,我低头一看
,发现姐姐内裤裆部湿了一片,原来姐姐那里被我磨出水来了。真是太刺激了。
我一边抽插,一边揉捏姐姐的奶子,嘴巴在姐姐的俏脸上胡乱亲吻。

  「呵!哈哈。弟弟,你好了没,妈妈快回来了。」姐姐一边娇喘,一边焦急
道。

  「姐姐,我就快到了,你叫我一下。」我喘着粗气道。

  「弟弟!弟弟!」姐姐娇媚的叫了两句。

  「不是叫弟弟!」我纠正道。

  「那……那叫什么?」姐姐颤抖着问道。

  「要叫好哥哥!」我回答。

  「好……哥哥!好哥哥!」姐姐的声音又娇又嗲,柔媚入骨。让我产生蹂躏
姐姐的念头,忍不住用力捏了一下姐姐硬挺的乳头。

  「啊哈!你轻点捏,捏的人家痛死了!」姐姐被我捏的一阵痛呼。

  「啊!小贱人!我来了。」我情不自禁的在姐姐耳边爆了一句粗口,身体一
哆嗦,精液一股脑全射在姐姐的胯间,我整个人瘫软在姐姐身上。

  「咳咳!」客厅传来两声干咳声。我抬头一看,差点没被吓死,下面的小弟
弟当场就萎了。是妈妈回来了。

  我「嗖!」一下从姐姐领口抽回手,提起裤子骨碌从姐姐身上翻身坐了起来
。迅速拉好姐姐的裙摆。我好慌,速度快得惊人。心道完了,这下死定了,妈妈
肯定要把我腿给打折,说不定还会切掉我第三条腿。我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和姐姐
做这事就被逮个正着。

  姐姐正趴着不动,突然感觉不对劲,也翻身坐了起来。抬头也看见妈妈正站
在客厅,一向都是乖乖女的姐姐吓得花容失色。俏脸羞臊得血红发烫,无地自容
。姐姐坐在沙发上扭扭捏捏,两只小手无处安放,如坐针毡,站也不行,很是不
自在。一是因为害怕,二是因为姐姐的屁股和胯间全是我黏糊糊的精液,裙摆上
也沾了一些,还有些刺鼻。

  我和姐姐就这样傻愣愣的看着妈妈,大气也不敢出。

  「咳!你们姐弟俩整天总是没个正型,这么大了还在客厅嬉闹,也不怕有外
人看见,像什么样子。」妈妈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和姐姐继续沉默。

  妈妈又看向我,板着脸问道:「你这一整天都在家,衣服洗了吗?晚饭做了
吗?」

  「啊!都洗好了。晚饭还没做,我这就去做。」我呐呐回道,起身开溜。

  妈妈看了看姐姐,姐姐脸蛋通红,泪珠在眼睛里打转,可怜巴巴的,都快哭
了,见姐姐这幅模样,妈妈反倒有些为难了,只得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柔
声细语讨好道:「哎呀!婷婷,你也别愣在这里了,要不去帮小渝一起做饭吧!
明天我们学校的林老师结婚,我带上你和小渝一起去参加婚礼,听说林老师的老
公家里是豪门,我带你们去见识见识。」妈妈说完不等姐姐回应,若无其事的转
身,迈着穿高跟鞋的脚步「哒!哒!哒!」的上楼去了,好似落荒而走。唉!这
到底是谁怕谁啊?我很庆幸也很无语,同样是人,待遇咋就不一样呢?我差点挨
揍,姐姐却屁事没有。清纯可人的姐姐扮起可怜来真是无往不利,男女通杀啊,
何况现在是真委屈,妈妈更不忍心责怪了。

  见妈妈离开,姐姐也急忙起身提起裙摆,勾着身体捂住下体,弯夹着双腿迈
着小碎步匆匆上楼,仔细还能看到姐姐胯间粘稠的精液由于双腿夹不住,弄得姐
姐满手粘液,液体还顺着姐姐雪白修长的玉腿内侧滑落下来……

  吃晚饭时,我和姐姐都是提心吊胆,默默无语,姐姐更是乖巧的正襟危坐,
好一副乖乖女的娇俏模样。我不得不承认,在大人面前装好孩子我跟姐姐没法比
,光是这气质我就不具备,看看姐姐那一脸纯真无邪,娇俏可爱的模样,再看看
我,怎么都有些猥琐。

  妈妈却跟没事人似的主动跟我和姐姐聊一些琐事。饭后又吩咐我们早点睡觉
,明天去参加婚礼。对我和姐姐的荒唐事却只字未提,我和姐姐才稍微松了口气
,不过晚上睡觉时姐姐不理我了,都怪我精虫上脑,猥亵这么纯洁水灵的仙女姐
姐,还用精液玷污了她冰清玉洁的身体。

  第十三章 世纪婚礼

  桃源市中心街道上,一辆接着一辆的豪华花车在街道上缓缓行驶。婚礼车队
排场历史罕见,数量达到惊人的99辆,寓意长长久久。全是限量版顶级豪车,
而且听说都是私家车。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布加迪……应有尽有,豪车队
伍排成一条长龙,绵延几公里,一眼望不到头。好似一个世界级豪车车展盛宴,
引来无数路人驻足观看。

  这便是桃源市大富豪江海之子江涛的婚礼车队。据说江海在十几年前白手起
家,短短十几年便资产数百亿,如今成立了江氏集团。集团业务涉及房地产,医
药,影视等行业。江海也因此声名鹊起,结交了许多行业的领头人,其中还包括
一些政要。今天江海的儿子江涛大婚,许多和江海关系不错,且有头有脸的人物
都纷纷前来祝贺,有商业巨鳄,大明星,地方官员。当然这些大人物中也有半数
是新娘那边的亲朋好友。

  说到新娘,自然是桃源市出了名的美女林若诗,微博、抖音坐拥粉丝近千万
,网上被无数宅男跪舔的美女教师,就因为上课的视频被一位学生上传到平台上
而意外走红。林若诗也因此注册了这些网络平台的账号,平时只发布一些教学内
容,但尽管这样,也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追捧。网上流传国内知名大导演曾
亲自出面,邀请她参演一部耗资数亿的商业大片,让她担任影片中的女一号,说
是她的气质和影片中的女一号完全吻合,哪怕是去走走过场,抠个图也可以,但
是被林若诗拒绝了。原因是林若诗本身就是白富美,出生名门望族,父亲林枫是
知名商人,作为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可能去抛头露面,做一个戏子。而且据说林
若诗和未婚夫江涛感情很好,江涛也不同意她去演戏。

  如今江林两家联姻,门当户对,也轰动整个桃源市。各大新闻媒体记者,纷
纷前来采访,争相报道,由于这场面实在太奢华,顶级跑车和豪车突然间烂大街
,真是百年难遇。加上之前网上就做了宣传,因此也引来无数的网红小主播来此
蹭热度。各路牛鬼蛇神、五花八门的网红主播赶集似的凑过来搞直播。场面热闹
的不要不要的,交警城管也同时出动,维持秩序。

  而我此时正端坐在婚头车中,没错,我和新娘新郎坐在一辆劳斯莱斯装饰的
婚头车上,我也莫名其妙,鬼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说接亲途中婚头车的司机
和伴郎不小心喝了过期饮料,肚子拉个不停。于是就换了个司机,这个司机是江
家刚请来的年轻保镖,人高马大,一身西装,戴着个墨镜。我坐在副驾驶位置打
量了一下保镖长相,相貌还算过得去。

  我又偷偷看了看后面的新郎江涛,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一表人才、
风度翩翩,气质非凡。一身白色西装,白马王子的打扮,剑眉星目,稳重帅气,
满面春风。我这毛头小子自然是没法比的。江涛见我时不时偷看他,大喜当前他
也不生气,满脸温和,还和颜悦色的问我「个人简历」。

  其实我和江涛之前并不认识,我突然做了他们的伴郎,都是因为豪门规矩多
,封建又迷信,之前那个伴郎拉肚子,另外找伴郎时他们非得找个处男,恰好当
时只有我这个学生在场,一番询问后我面红耳赤的就被抓了壮丁。

  至于新娘林若诗,只见她一双玉臂轻挽江涛手臂,二人很是亲昵,看得出二
人是真心相爱。新娘今天一直用白色轻纱蒙面,朦朦胧胧,只能看出脸部的轮廓
,也不说话。林若诗虽然是妈妈的同事,但是我并不认识,平时我也很少玩微博
和抖音,所以不知道这个林若诗长啥样。不过身材倒是超一流,身形曼妙,风姿
绰约。俗称胸挺臀翘水蛇腰,想来应该是个尤物,不然也不会这么出名。不过我
可不敢多看,这样可不太礼貌。

  其实这样的气氛让我挺不自在的,感觉和这些顶级富豪实在是格格不入,结
婚虽然是大事,但是搞这么奢靡的世纪婚礼也太显摆了,甚至弄得交通堵塞,近
十万人流涌动,秩序混乱。听妈妈说花了四五个亿。有必要这么高调吗?电视剧
都不敢这么拍。唉!感觉这样的人我只能仰望,万万没想到我竟然和他们坐一块
了,实在是有些梦幻,只有霸道总裁小说中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吧。我羡慕的同
时也觉得这样炫富过分了。

  婚车按照既定路线缓缓前行,不料前方有一辆半挂车失控,撞上一辆货车车
尾,半挂车和货车车身打横,拦住了去路。突然的变故让婚车上的人不禁皱眉。
一时半会是无法通过了。

  这时新娘林若诗终于开口说话了,只听一道悦耳娇媚的声音传来:「老……
老公!要不我们改道吧。」

  这声音,我听着好熟悉,是韵娘大姐姐?我心头一跳,怔怔的看向林若诗朦
胧的面庞。差点开口叫了出来,不对,又不太像。

  我正在发愣,只见江涛犹豫了一下,无奈咬牙道:「好吧,只能这样了。」

  保镖司机闻言立即改道,但这一改道,就得绕路了,这一绕路,便进入了一
条隧道。进入隧道,前面的拍摄车辆也停止了拍摄,和婚车并列前行。我有些走
神,心中充满疑问,新娘到底是不是韵娘大姐姐,我很想确定一下,但这是个秘
密,我又不敢叫出来。

  进入弯曲的隧道不久后,保镖司机突然加速,婚头车「嗖」的一下和其它车
辆拉开距离,独自飞驰而去。我从呆愣中回过神来。茫然的看了看车内几人。江
涛和林若诗也受到了惊吓,江涛开口责问道:「搞什么?开这么快!」

  保镖头也不回,嘿嘿调笑道:「我这不是怕耽误江少入洞房的时间吗?所以
加把劲。」

  江涛脸一红,干咳一声道:「行了,别开玩笑……不对!你快停下,你想干
什么?」江涛本以为他在开玩笑,话刚说了一半,看见保镖表情有些阴冷,车也
开的更快了,感觉不对劲,慌忙改口。

  我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本想阻止,但是这辆改装的劳斯莱斯车速已经飙升
到了近三百码,这要是胡来,肯定得出车祸。我心中也很慌,但又无可奈何。

  只听保镖一边专注飙车,一边开口道:「江少莫急!等下你就知道了。」接
着又从后视镜盯住车内的人威胁道:「你们都给我乖乖坐稳了,不要乱来,最好
别打电话,不然大家同归于尽。」

  我不知道这个江涛怎么得罪了这个保镖,这种情况我只能不动声色,静等机
会。此时保镖已经驾驶车辆进入高速路,狂飙了二十多分钟后,再次离开高速路
,经过一条乡间公路,把车开进一栋偏僻的居民楼小院中。院内有些脏乱,应该
无人居住。

  保镖按了几下喇叭,小楼庭院内大门缓缓打开,从屋内出来六个人,四个大
汉分成左右两排,手中持枪。护着一个双手推着轮椅的少年,轮椅上坐着一个白
发苍苍,满脸皱皮的老人,这老头一脸苍白,双眼微闭,奄奄一息,看上去有些
吓人,待轮椅被那少年推到婚车跟前,持枪的几个大汉急忙把车门全部打开,车
后的伴娘吓得浑身发抖。老头这才抬起眼皮看向我们几人,吃力的开口道:「人
……人没错吧!」

  开车的保镖急忙下车,指着江涛夫妇对老头恭敬道:「没错,这就是江海的
儿子江涛,穿婚纱的这个便是江涛的新婚老婆。」

  听到保镖的回话,老头双目一亮,好似精神了许多,但还是气喘道:「没…
没错就好。」

  林若诗虽然轻纱遮面,但是显然也受到了惊吓,双手紧紧的抱住江涛胳膊肘
。江涛满脸疑问,也有些害怕,但还是镇定道:「我与各位素不相识,为何要为
难于我。」

  老头再次闭眼,没有回答,只是费力的道:「小,小乐,你把……那药给我
服下。」只见后面双手推着轮椅的少年往前一站,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
从里面取出一粒药丸给老头服下。然后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盯着江涛怒道:「什
么素不相识?我看你是在装蒜吧。你看我爸爸现在这副模样,还不都是拜江海所
赐,难道他没告诉过你?」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八十多岁,油尽灯枯,就快断气的老头竟然
还有这么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儿子。后来我才知道少年名叫黄乐。

  只听见江涛茫然道:「这,我爸没说过,你们是不是误会了?」

  黄乐看了一眼我和瑟瑟发抖的伴娘,吩咐四个大汉道:「把那两个不相干的
带到屋内,你们几个也走开,别偷听。」四个大汉应声把我和伴娘带回了屋内,
紧盯着我俩。我竖起耳朵听了下,院外的说话声很小,这四个大汉和伴娘肯定听
不到,但我神奇的耳力依然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院外的黄乐道:「把他们俩绑起来。我们到车里面说。」

  外面又传来一阵挣扎之声。肯定是江涛夫妇俩被绑了起来,我又听见几人似
乎都进入了车内,传来一阵关闭汽车门窗的声音。

  接着又听见黄乐继续道:「听说过神笔吧!」

  「呃!什么神笔?我不知道,兄弟,你肯定搞错了,要不你放我们走吧,我
回去以后不会为难你们。」江涛笑着讨好道。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黄乐接着道:「石神算你总知道吧。」

  「你爸就是石神算?」江涛惊讶道。

  「不,我爸是黄厉,正是你爸的结义兄弟。」黄乐淡淡道。

  「啊!黄叔叔?怎么是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爸不是说你已经……
已经去世了吗?」江涛更加惊讶了。

  过了一阵,传来老头激动的说话声:「我变成这样你是不是很惊讶?我能这
样,还不是你那卑鄙的老爸造成的。」老头刚才似乎吃了什么药,突然说话也利
索了,接着道:「知道你现在为什么拥有享之不尽的财富吗?那都是因为神笔,
江海利用神笔为自己算命,通过改命。在短短十几年便拥有数百亿资产。十八年
前我和江海不过是街头混混,偶然间遇到了石神算,石神算的传闻不用我多说了
吧,就是因为拥有神笔。他才成为一代传奇神算。但是因为他泄露太多天机,年
纪轻轻就开始衰老,形如枯槁。我和江海趁他孤身一人时抢走他手中的神笔。

  神笔到手之后,江海不愿与我共享神笔,还用神笔对我写下诅咒,我本不该
活到现在,是神仙阁的三长老用药为我续命,我知道他为我续命也是为了打探神
笔的下落,所以就装疯卖傻这么多年,小子,你还得感谢我没把神笔的下落透露
给神仙阁,让你们江家享受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不然你们一家子早就被神仙
阁弄得家破人亡了。既然你们一家子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富贵,现在应该把神笔交
出来了吧,你马上给江海打电话,只要他交出神笔,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否则
你死,我再把这事上报神仙阁,你们江家也从此消失。」

  我听到这话无比震惊,因为石神算我也听别人说过,听说以前经常帮助一些
需要帮助的人,为他们算命消灾,而且很准,像古代的江湖侠客。很多富豪一卦
难求。那些有钱有势、为富不仁的大佬想花高额佣金聘请他算命都被一一拒绝。
我曾经问过妈妈是否有此人,妈妈却说是杜撰的。没想到今天我又听到关于石神
算的事情,还有他的神笔流传,感觉好神奇。而且这似乎又牵扯到了神仙阁,看
来这神仙阁喜欢做坏事啊。

  江涛听到这话显然也很震惊,好一阵才听江涛说到:「你真的是黄叔叔?我
不信,我爸怎么可能做这种事,而且我从未听他说过什么神笔。」

  只听黄厉冷笑道:「是真是假,你现在给江海打个电话问问不就清楚了?赶
快给江海打电话,把免提打开,我要和他好好叙叙旧。你小子别想着拖延时间,
不然我先拿你这新娘子开刀。」

  「好!我打。」江涛有些急了,生怕自己新媳妇受到伤害。

  一阵响铃之后,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喂!小涛
,你这车开哪去了?……」

  话还未说完,却被黄厉一阵哈哈大笑打断,「江海,别来无恙啊!」

  电话那边:「你是谁?」

  黄厉:「我可是你的好兄弟,怎么?有了神笔,就把我黄厉忘了?」

  「你!你!你还活着。」电话那边声音有些颤抖。

  「你是不是很意外?也罢!多说无益,神笔你用了这么多年,也该轮到我了
吧,我给你三十分钟,把神笔送到我手中,你儿子生。否则死,不光他死,我还
要将此事告诉神仙阁,后果你自己知道。记住,只能你一个人送过来。最好别玩
花样。」黄厉很干净利落的道。虽然普通人不知道神仙阁,但是那些豪门世家还
是知道一些,所以黄厉又用神仙阁来威胁江海。

  「好,你在哪?只要你别伤害我儿子儿媳,我马上送过去。」江海立刻答应

  「具体位置等下我自会发给你。我给你二十分钟时间。」黄历说完立刻掐断
电话。

  黄历几人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感觉有些不对劲,开始警觉起来。江海这么
爽快答应,这让他觉得有些反常。

  其实黄厉不知道的是,现在的神笔在江海手中也是个烫手山芋,由于江海频
繁使用神笔为自己逆天改命,已经开始遭到了反噬。而且江家也很重视这场婚礼
,不想节外生枝。所以黄厉一开口索要他便立刻同意,但是由于江海给黄厉的印
象是狡诈多端,这么爽快的答应反而让黄厉觉得有诈。当然这个变故是谁也想不
到的。

  只听黄厉突然小声吩咐道:「事情不妙,小乐你把他们俩嘴巴封住,再用头
套罩住双眼带走。」过了一会,又听黄厉继续道:「屋内那小子很不对劲,刚才
我看他丝毫不畏惧我们,为了安全起见,你进去把他做掉,然后让他们四人在这
等江海,我们换个地方躲起来,看看江海会不会耍花样。」后面的话大概是对留
在外面的保镖说的。

  我心中咯噔一跳,糟糕,这老东西竟然要干掉我,我不就是表面淡定了些吗
?这样也被怀疑,妈的,早知道我也装孙子了。我看了看屋内四个大汉,现在几
人变得懒懒散散,并没把我们二人放在心上,主要是伴娘已经吓傻了,而我看起
来又是个毛头小子。
0

精彩评论

qwer125021 1
https://www.royal888.xyz 点击免费观看影片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