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凰落淫泥】(1)作者:咖啡与龙

海棠书屋 2022-11-18 20:29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凰落淫泥】(1) 作者:咖啡与龙2022年11月1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1-劫起)   神州大地极东之地,存在着当今世上第一大仙宫,芸顶宫。此宫自开山鼻祖离舛建立以来,历经数千年之久,却仍屹立不倒,可见其实
【凰落淫泥】(1)

作者:咖啡与龙
2022年11月1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1-劫起)

  神州大地极东之地,存在着当今世上第一大仙宫,芸顶宫。此宫自开山鼻祖
离舛建立以来,历经数千年之久,却仍屹立不倒,可见其实力底蕴。

  离舛老祖早已破碎虚空而去,后来历代宫主虽也个个大才,却终究无法超脱
着凡世间,无一例外坐化。

  时至今日,终于有一人,天赋直追祖师,为离舛所留后入,名离忘酥。离忘
酥出生之日,天有异相,祥龙盘旋于仙宫之上。上代宫主大喜,是以离忘酥虽是
女子,仍倾尽宫中资源培养。离忘酥果然也不负天才之名,于三十六岁那年突破
芸顶之境,达成这人间修为的巅峰。并在天下千年大劫之时,接任宫主之位。前
宫主坐化之际有言:「本座一生之中,最为得意之事便是培养了忘酥。」

  且说这离忘酥,不仅天赋绝顶仙根,容貌也是绝世,人间第一美貌的皇后见
到她时也不禁自惭形秽。离忘酥二十五岁那年,神州第一大国陈国皇帝拜见芸顶
宫之时见了离忘酥一面,为其倾世之颜深深吸引,派人来求娶离忘酥,言道:「
若能得忘酥,定不再娶,一生一世一心一意对待忘酥。」离忘酥断然回绝。陈国
皇帝自此便患上了相思病,不久传位于同父异母的弟弟陈恭,出家,法名念酥,
取永远思念离忘酥之意。

  这一日,芸顶宫中八大长老与离忘酥同聚一堂,共同讨论应对这人间大劫之
事。

  大长老于洪道:「宫主,我昨日观那卦象,这大劫便会在近日现出端弥,此
次大劫将会始于陈皇宫之中,不知宫主有何打算。」

  离忘酥绝美脸蛋上清冷闲静,稍稍沉吟,道:「陈国皇宫中高手众多,人间
出相之境多聚其中,加上陈皇宫中数百年前宦官之首的魏自在近有传闻仍未坐化
,已入芸顶境,虽是传闻,却不可不防,是以本座会亲自去陈皇宫中探寻。」

  其余长老听罢都劝离忘酥不要以身试险,然而离忘酥一直以来性格便十分内
傲,虽不会对人变现出来,但一旦下了决定便不易更改。是以众长老终究作罢。

  离忘酥离开后的聚言堂内,众长老原本低眉顺眼的姿态消失不见,互相对视
中,嘴角却荡着些似有似无的阴冷笑容。

  离忘酥素来雷厉风行,离开聚言堂,稍作准备,边御爱剑天酥前往陈皇宫中
,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从这个小小的决定起,慢慢地开始走向反方向。

  皇宫之中,觥筹交错,正举行着一场奢华至极的宴会。

  一名穿着大黄龙袍的中年男人正端着酒杯向一名素白长裙的女子敬酒。

  那女子看不出年龄,坐在位上,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雪莲搬,遗世独立,
正是离忘酥。

  当代皇帝陈填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面色和蔼:「离宫主亲临本国,朕真是倍
感荣幸啊,哈哈哈哈哈哈……」话罢,极为感激的看了一眼离忘酥,只是仔细注
意的话,会发现陈皇眼中极为隐晦的一抹淫光闪过。

  离忘酥见当世第一大国皇帝敬酒,却也不碰面前酒杯,只是微微点头示意听
了这番话,便直入主题:「本宫此次前来,是为了天下浩劫之事,陈皇大摆宴席
,却也不必。」

  陈皇眼中闪过一死阴霾,微微一笑,道:「朕知宫主修道之人不在意繁文缛
节,然宫主虽不在意,朕该尽之礼还是必须尽到的,不然芸顶宫庇佑我大陈百年
,宫主到此朕却没有一点表示怎么行?」

  离忘酥见陈皇一代人间帝皇,姿态放的如此之低,也不好总是高高在上,便
微微一笑,道:「那便谢过陈皇美意了。」

  宴席之中百官见到这绝美仙子嫣然一笑,都不由地愣了神,手中酒杯也拿不
稳了,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这绝代佳人,就连陈皇心神震动,直愣了好半晌。

  离忘酥脸色稍寒,众人才意识到有些唐突了佳人。

  ……

  宴会持续到半夜,离忘酥在与陈皇以及百官的交谈中也逐渐了解到了一些信
息,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关于陈国禁地。

  根据陈皇所言,陈国皇宫地底,有一处禁地,里面封印了千年大劫中的某种
东西,至于是何种东西,陈皇本人似乎也不清楚。离忘酥提出要去探查禁地之时
,陈皇告诉她,这禁地之中,似乎极其危险,即使是芸顶之境,也未必能全身而
退。

  离忘酥虽然自信,但却也知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即使是已经人间无敌
的自己,也未尝不会被这世上某些奇诡之物伤到。是以离忘酥仔细做了些准备,
这才动身前往禁地之中。

  …

  陈皇带离忘酥来到禁地入口之外,便远远逼来一股阴邪之气,陈皇等人肉体
凡胎,难以抵御,便先行离去。

  离忘酥便独自进入。

  陈皇离开禁地后,原本恭敬的神情刹时变得阴冷,入到了宫中一密道,密道
尽头有一修炼所用绝佳洞府,洞府中盘坐着一光头侏儒老者,面目黝黑丑陋,脸
上以及光头上还长着一个个大脓包,明显是长年修炼邪法所至。

  此人便是数百年前陈国宦官头头儿,魏自在!

  魏自在感受到陈皇来到,睁开眼眸,冷漠地问道:「事情准备得如何了?」

  陈皇低头回答:「那离忘酥已经进入了禁地,芸顶宫八长老也对离忘酥下过
药引。」

  「很好,」魏自在淫邪一笑,「这离忘酥天生灵韵,与此女双修对我好处巨
大,此次难得的机会,布下天罗地网,她必成我手中禁脔,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陈皇抬头,欲言又止。

  魏自在立马明白了他意思,哈哈一笑,笑出一口黑脏的牙齿:「你放心,我
此次得了那离忘酥的处女之身后,便需潜心闭关修炼,虽说是禁脔,但是无论是
你,还是那芸顶宫八长老,亦或者是那合欢寺的花和尚们,都是这计划里极为重
要的一环,你们自然也有机会享用这离忘酥的雪白玉嫩的身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

  漆黑的密室中,传来两阵淫邪的笑声。

  ……

  且说这离忘酥,进入禁地之后,才发觉陈皇所言不虚,这禁地之中锁着一条
九头毒龙,乃上次浩劫之时封印之物。

  这九头毒龙虽被封印,却依然十分可怕,若是普通修炼者之怕刚进入这禁地
之中便会被空气中的毒质入体而亡。

  离忘酥估计着这毒龙全盛时期,修为怕是比拟芸顶巅峰,而自己还只有芸顶
后期,差距之大,难以置信。

  离忘酥小心地观摩着封印阵法,心中琢磨,上次浩劫之物有毒龙,那么这次
,有可能也会有此等天地异兽,那么这阵法便有其用处,是以想观摩学习。

  正当离忘酥观摩入神时,心中忽然传来一阵隐约的危机感,蓦然发觉自己体
内真元正以几何倍数变得稀薄。

  察觉到这点,她心中一惊,虽不知道为什么,但也明白这和毒龙脱不开关系
,来不及细想,身形向外飞掠。

  到得门口之时,体内真元竟然已经十不存一!

  离忘酥出生以来受前宫主倾尽资源培养,也有过十分丰富的外出历练经验,
心志之坚定,非普通修仙者能比。但是已经人间无敌的自己,居然莫名真元十不
存一,也是让她的心中暗暗感到恐慌。

  这时,一尊巨钟竟然从天而降,离忘酥神识强大,电光火石之间,向外闪去
。即将离开巨钟笼罩范围之时,却是突然碰到一无形的屏障,却是一丑陋侏儒老
头所施展。

  离忘酥一身真元十不存一,又遭这老头屏障一挡,终于来不及逃出巨钟笼罩
。那老头却也奇怪,反而抢进一步,与离忘酥一同被那巨钟关入。

  只听「砰」的一声,美人与侏儒共处一室。

  离忘酥被罩在了这口大钟内,心头微紧,看着面前的这侏儒老头。

  只见这光头侏儒老头面容丑陋,皮肤黑得有些发紫,脸上以及光头上都有些
脓包。这侏儒老头静静地立在那,淫邪得看着面前的美人。

  这老头虽说长得可怖,但是离忘酥是何等样人,岂会被这吓到,顶多是觉得
有些恶心罢了,真正让离忘酥感到心惊的是这个老头的修为,与她同为芸顶之境
,没错,这世上第二个芸顶境。

  若在平日,芸顶后期的离忘酥自然不用把区区芸顶中期的老头放在眼里,可
是此时的离忘酥身中九头毒龙之毒,一身真元十不存一,加之陷入这不知道是何
物的怪钟内,情况并不乐观。

  但,也仅仅是不乐观而已。

  芸顶后期的存在,十分之一的功力,击败一个芸顶中期绰绰有余了。

  离忘酥看着老头,淡淡地道:「如果本宫没猜错的话,你便是当年的魏自在
了。那么这次的事情,便是陈皇与你的合谋了。」

  魏自在呵呵一笑:「仙子不愧天赋灵韵,一下便猜透了其中关节。没错,这
正是区区老朽与陈皇共同所为,为的,便是与仙子共度良宵。」

  离忘酥不屑一笑:「就凭你区区芸顶中期,即使本宫此刻有伤,你也不是本
宫的对手。」

  魏自在诡异一笑,道:「这也是为什么我将仙子关入此钟的缘故了。」

  离忘酥一惊,这才发觉这口大钟内壁上刻满男女交欢之图,钟内也在徐徐释
放着一种粉色气体,刚刚气体还十分稀薄,看不出颜色,自己修为高,也几近于
无,没发现,到了现在,气体也渐渐填满空间,整个钟内都变成了暧昧的粉红色
,自己多年古井无波的心中居然有了些许情欲。

  离忘酥心里一沉:「这是什么?」

  「宫主也发觉了?这是合欢寺千年镇寺之宝,堕仙钟,意思是在此钟内,即
使是仙子也要堕落在无尽的肉欲之中。」魏自在看着面前的仙子面容精致,一席
白色长裙掩盖不了娇躯的凹凸有致,肌肤雪白,直让人想揽入怀中将自己的罪恶
的精液射入她子宫里让她怀上孽种。

  离忘酥听完魏自在的话,脸色大变,捏出一个法决率先向魏自在发起了进攻

  魏自在见离忘酥攻来,也不惊慌,只是闪身避开,并不与其正面交锋。

  离忘酥一招逼退面前淫魔后便转而攻向大钟内壁。大钟受到攻击震颤了一下
,喷吐催情迷雾的速度似乎又快了几分。离忘酥一颗心沉了下去:「难道我今天
真就要失身于这淫魔?」

  「有一件事也不怕告诉离宫主,堕仙钟的真元也不是永恒的,此钟能够吸收
钟内之人对其内壁的攻击化为催情之物。换而言之,你攻击它的真元越强,它释
放的迷情香越浓。当然,若是宫主全盛时期以此钟的承受力估计难捱宫主一击之
力,不过现在嘛!嘿嘿!」魏自在也不干扰离忘酥的行动,只是看着她击钟。

  离忘酥闻言心中更是绝望,也不继续试图突破大钟,只是用体内真元不断压
制着入体迷情香。

  魏自在突然袭向离忘酥,离忘酥终究功力高出魏自在太多,立马反应过来作
出反击。

  二人便在这钟内交手了数十招,魏自在不敌,吐了一口鲜血。

  离忘酥心想既然如此,不如直接拿下魏自在,攻势如海浪般一波波让他难以
抵挡。

  终于,在两人交手三百余招之时找到机会,击倒了魏自在。

  离忘酥长剑指住魏自在咽喉,厉声道:「快打开这钟,本宫留你个全尸。」
这时两人都因为真元使用过度被迷情香深入骨髓。离忘酥拿剑的素白玉手微微颤
抖着,雪白的肌肤已经变成了写满情欲意味的粉红色。魏自在也是丑脸扭曲紫红
,脖子上青筋爆起,下体隆出一座大大的山包,凶狠三角眼中仿佛要喷火,似乎
随时有可能扑向离忘酥与其缠绵交欢,同登人间极乐。

  魏自在淫笑一声,道「离仙子,你现在这状态杀不了我了。不如考虑一下待
会如何用你那艳绝天下的小妹妹夹死我吧!」言语之中竟是再无半分客气。

  离忘酥听到这话,先是怒极,欲动手将这魔头杀死,然而脑中不禁顺着魏自
在的话想象,自己赤裸着白皙性感的身躯八爪鱼一样地搂抱着面前的男人,自己
未经人事的小穴死死包裹着男人黑粗硬长的罪恶根,雪白修长滑腻的美腿缠在男
人腰间。离忘酥的手无意识地一送,剑落地的声音惊醒了幻想中的离忘酥,急忙
想拿回长剑。

  魏自在抓住这空档,猛然上前搂住离忘酥盈盈一握的纤腰,香肠大嘴叼住离
忘酥粉红的薄

  唇便吻了起来。

  离忘酥腰肢被搂,被迫与魏自在接吻,感觉浑身血液似乎沸腾一般,脑中所
有的思路与冷静统统没了,陷入了情欲。

  魏自在边热吻着怀中美人,边用一双淫爪爱抚着离仙子的全身,离仙子在他
的爱抚下也是情欲高涨,不断扭动着性感的纤腰配合着。

  魏自在很快便剥光了离忘酥的衣物,自己也迅速脱了个精光。

  二人赤裸地抱在一起不断地交缠着,亲吻着,离忘酥红唇中也飘出断断续续
的诱人呻吟。大钟内,男人黝黑多毛的粗肥身体与离忘酥雪腻性感的娇躯缠绵在
了一起,男人干枯焦黄的老皮与女人雪白滑腻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这样的场景
实在太过刺激。

  很快,魏自在便爱抚遍了离忘酥的每一寸绝美的肌肤,魏自在只觉得小腹越
来越热,胯下肉帮涨得快要爆开一样。

  「是时候了。」魏自在邪淫一笑,枯槁的双手扶住离忘酥挺翘弹软的雪白蜜
臀,只觉双手仿若陷入两团云朵之中,分开离忘酥浑圆而又纤细,白腻修长的美
腿扶阳对洞,准备一举夺走这芸顶宫宫主,修为人间第一的离忘酥无数人想都不
敢想的处女红丸。

  离忘酥中情毒已深,水汪汪的含情脉脉的美眸迷离,见男人扶阳对洞,极高
的修为让离忘酥潜意识里有了些抗拒。雪白精致的俏脸上浮现出些许挣扎,扭动
着水蛇腰,本能地拒绝着男人那危险的阳物,红唇轻启:「不…不要……你…我
…不要……」

  然而试想,一个邪恶淫邪的变态老头一丝不挂地与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美女
缠抱一起,阳物也已对准美人私处,那老头会因为这美人的一句不要便停止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魏自在见离忘酥本能拒绝自己的美艳模样,更是难抑欲望,低吼道:「离宫
主,不要拒绝我。且让我将我的大屌插入你这性感诱人的小穴里,必然让你感受
到人间极乐。」话罢,将美人翘臀往自己这边狠狠一压,同时腰胯猛然一顶,两
人的性器便终于纠缠在了一起。

  从此刻开始,任凭那离忘酥有多么的清雅高贵,有多么的天赋异禀,有多么
的倾国倾城,从魏自在丑陋肮脏的大屌进入了离忘酥美丽高贵的蜜道开始,离忘
酥便永远也无法和这个侏儒丑陋的男人脱开关系,无论离忘酥之后走得多高远,
这个男人永远也是夺得了她红丸的人。

  离忘酥被魏自在猛然进入体内戳破处女膜的一瞬间的剧痛让她清醒了过来。
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被同样赤裸的男人压在身下,最珍贵的私密之地惨遭入侵,心
中涌上了一股难言的气苦和悲哀:「没想到自己堂堂芸顶宫宫主,人间第一,居
然失身给了这么一个男人……」两行清泪流下。随即离忘酥便又陷入无尽的情毒
之中。

  魏自在插入离忘酥阴道后只感觉如登天堂,浑身上下毛孔炸开,离忘酥阴道
紧窄无比,内部还有些软肉死死包裹着他的粗大黑漆大屌。看着平日高贵典雅的
离忘酥无奈垂泪却又陷入情欲的样子,魏自在热血冲脑,捧住离忘酥蜜桃臀便开
始了活塞运动,便使劲操着离忘酥的小穴便出言羞辱以满足自己变态扭曲的欲望
:「离宫主,啊啊啊,你好紧,夹得我好爽,哦……我终于操到你了,哦,太爽
了,你这婊子,平日里那么高贵,现在还不是被我压着操哦哦哦哦哦哦……」

  魏自在不断加快着操离忘酥小穴的频率,调整着操离忘酥小穴时大屌的落点
,试图找寻离忘酥的敏感带,同时亲吻舔拭着她如倒扣的玉碗搬雪白美丽的双乳
,刺激得离忘酥发出了浅浅的呻吟。

  离忘酥雪白的肌肤早已透出春毒入侵的粉红,此时又遭男人狂干,终于,本
能里最后一抹抵抗消失,下身留出些水来,白皙细嫩的双臂搂住这改变自己命运
的男人粗壮的脖颈,动人的旋律从口中不断溢出。

  「哦哦哦哦,啊,我,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忍不住叫床了吗?美人儿!」魏自在听到冷艳高贵
的美人动听的叫床声,心中征服欲得到了彻底的满足。

  离忘酥只感觉一根粗长坚硬滚烫的柱状物不断填满自己的下体,随即拔出,
每当填满时,下头酥麻,却又无比的满足,拔出时,空虚,却又激起了身体对下
一次填满的深深期待。而每一次的抽插所带来的肉棍与阴道内壁的摩擦,都会产
生一股神奇的电流,从离忘酥三角区起始,冲上髋部,经过曲线优美的躯干,最
后传到大脑,这电流带来的性快感,几乎让离忘酥疯狂!

  正当离忘酥被叉开美腿不断操穴被迫享受着这禁忌快感的时间,魏自在突然
拔出大屌,不再插入。

  「哦哦啊……你…怎么停下来了……不要…不要停……」陷入迷乱的离忘酥
乍然间失去了给自己带来致命快乐的硕大阳物,下意识的询问。

  「那你说说魏爷的巨棍怎样?」

  「魏爷的大巨棍好强,还请魏爷给个痛快!」不可思议的淫荡话语在春毒的
驱使下从离忘酥口中传出。

  「哈哈哈哈哈哈,好,既然离宫主发话了,那我怎么可能不给这个面子,今
天便是要让宫主痛快个够!」话罢,也不在控制勉强压住的抽插欲望,死死搂住
身下的尤物,继续耕耘。

  离忘酥玉体轻颤,伸出藕臂搂住男人脖颈,两条洁白光滑美腿夹住男人肥胖
的腰,翘臀前后摆动,死命配合着男人。浑身上下香汗淋漓,晶莹的汗液顺着曲
线优美的光滑背脊滑下,衬得无暇的身子更增诱惑。

  魏自在重新开始干操身下的性感美人,他明显感觉到,美人儿已经完全陷入
了性交的快感之中,凹凸有致的赤裸身子如图八爪鱼一般缠住自己,与之前不同
,之前二人虽然也是脱光了做爱,但是实际上也就只是魏自在在主动抽插着离忘
酥的蜜道而已。可是此时此刻,离忘酥一丝不挂的身子完全慰贴上了自己,自己
能感受到离忘酥细嫩火热的每一寸肌肤。这让魏自在变得无比兴奋,下体如打桩
机一般,每一下都是尽根没入,速度快出残影。

  「离,离宫主,你,你真的好紧,好棒,喔……离宫主,回答我,我操的你
爽不爽?」魏自在亢奋之下,边看着自己粗黑且长的肉棍不断进出离忘酥的肉洞
,边畅快地大吼大叫起来。

  离忘酥浑身香汗在男人狂干之中更如雨下,美眸如同蒙了一层水雾一般,充
满情欲,搂住男人,雪白优美的臀合着男人抽插的节拍前后扭动,宛若青楼里热
情接客时的婊子,同时口中不断发出游荡勾人的叫床声。

  听到魏自在的吼叫,离忘酥潜意识里感到一丝抗拒,但仍抵御不住堕仙钟的
威能,回答道:「我,哦,我,我好爽……」

  魏自在并不满意女人的回答,双手握住女人白臀,加快抽插速度以及力度,
发出啪啪啪的响声,突然,握住美人儿双臀的黑手用手指猛然一扣,竟然深深扣
入离忘酥的屁眼里,同时大叫:「大声回答我,婊子,爽不爽……爽不爽……」

  离忘酥屁眼被扣入,尖叫了一声,随即夹住臀瓣,感受着前面阴道传来的令
人发疯的快感终于抛却了潜意识里所有自我控制,大声叫道:「爽啊啊啊啊啊啊
,奴家好爽,干死奴家,要上天了,太激烈了,太粗太硬了,好长,哦哦哦哦…
…快,用力……」

  魏自在的亢奋几乎达到顶峰,虎腰摆动,发起最强的进攻。

  「干死你!」「干死奴家!」「婊子爽不爽!」「奴家好爽!」「我的粗不
粗?」「大人的好粗!」

  ……

  两人就像连体婴一样连在一起疯狂做爱,魏自在为了得到征服感更是不断问
着侮辱性的问题,偏偏离忘酥此刻的回答又十分淫荡。

  终于,魏自在感到自己马上就要到达巅峰,看着怀中国色天香,总感觉就这
样结束两人的第一炮十分不划算,心生一计。

  「离宫主,老夫忍不住了。」魏自在叫道。

  「什,什么忍不住了?」离忘酥有些迷惘。

  「老夫是说,老夫的精关忍不住了,来吧,离宫主,让老夫射入你的元阴之
中,怀上老夫的孽种吧,哇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罢,更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离忘酥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突然便从淫欲的状态中强行解脱了一点,恢复了
原本的逻辑:「你你你,你不能射入我身子,会坏孕的,真的会怀孕的。求你了
。」便说便用玉手试图推开男人。

  魏自在更加得意,暂停抽插,凑在离忘酥耳边说了几句。离忘酥咬咬银牙,
几行清泪落下完美脸庞,道:「我说了你便不射入我体内吗?」

  「自然。」

  离忘酥感受着体内强行压制的肉欲,道:「好,我说。」

  魏自在大喜,猛然继续一插,操得离忘酥娇唤一声。

  充斥着粉色气体的大钟内,一个绝世丑男与一绝世美女怪诞地交合着,那男
人抽插得越来越快,大叫:「我射了,快求我。」

  离忘酥死死抱住男人,表情媚意浓浓,娇喘着叫道:「魏大人,射进来吧,
射进来吧,射进贱妾的身子!」还伸出白生生的小手握住这畸形的侏儒的睾丸。

  魏自在更快激动,大吼:「我射给你,美人儿,我送你一个孩子!」

  离忘酥雪白的身子以及成了魅惑的醉红色,浪叫着:「啊,大人,大人,贱
妾给你生个孩子,生个孩子,啊啊啊啊啊啊!」

  魏自在终于到达了巅峰,嘶吼一声,道:「离宫主,我,我来了!射给你,
全部射给你,让你怀孕,一辈子脱不开和我的关系,哈哈哈哈哈哈!」

  离忘酥惊慌道:「你,你说了的,我只要说了那些话便不射进来的……」

  魏自在哈哈哈大笑道:「那自然是骗你的,今日得享离宫主的玉体,怎能不
顺便让离宫主帮我生个孩子呢?离宫主天赋异禀,生出来的孩子也一定不是凡人
。」

  「你修想!」离忘酥克制住想迎接男人肉帮的冲动,摆动腰肢不让魏自在插
入。

  然而此刻的离忘酥又能怎样,最终被魏自在强行插入。

  黑白分明的肉体性器交融在一起,那黑丑畸形的男体的肉棒死死的插在那素
白美丽的女体的私密之处中,根部一鼓鼓的。

  「不要!」离忘酥最终还是被魏自在破开下身防御,将肉帮干入那原本纯洁
无暇的玉体内。魏自在吼叫着射出了那可以让离忘酥怀孕的罪恶恶心的液体,离
忘酥白蟒般的长腿受到精液的刺激本能地缠住男人。

  「啊啊啊啊啊……」离忘酥在精液的刺激下,发出了野性媚酥的尖叫,达到
了人生中第一个性高潮……

  魏自在死死缠住离忘酥,下身粗黑肉棒一鼓一鼓的,强有力的收缩着将睾丸
中的精液射入离忘酥身体中,气喘如牛。

  终于,足足射了十三股后,两人依旧保持着赤裸缠抱的姿态,汗液交融,离
忘酥大脑一阵空白,在绝顶高潮过后,丧失了意识……

  本来在写歧路红颜,突然翻到以前米虫入脑时自己写的仙侠类恶堕文,看了
看也就第一章还有点逻辑,后面完全就是乱写,哈哈哈,想想也可以发出来,后
面写完了歧路红颜或者写歧路红颜没思路的时候续一下,看能不能把烂文盘活,
诸位当笑话看看就罢,因为本人重度黄蓉控,还是会优先写歧路红颜。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