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魔物娘图鉴同人]夺心魔的俘虏】(完) 作者:方碑之影

海棠书屋 2022-11-18 20:29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魔物娘图鉴同人]夺心魔的俘虏】(完) 作者:方碑之影2022/11/16发表于:混沌心海、pixiv、M系资源聚合、sis001首发:混沌心海字数:12803字   正文:   「呃……」   一开
【[魔物娘图鉴同人]夺心魔的俘虏】(完)

作者:方碑之影
2022/11/16发表于:混沌心海、pixiv、M系资源聚合、sis001
首发:混沌心海
字数:12803字

  正文:

  「呃……」

  一开始是一团闪烁的光影。

  厚重的阴影笼覆在灵魂上,思维像陷入沼泽般迟缓笨拙。意识中充塞着粘湿晦暗的混沌,好似一团沉郁滞涩的沥青。

  「呜……呃……」

  摇摇晃晃,涣散视野终于开始清晰。陌生墙壁上映着昏暗摇曳的光,是火光吗?但为什么是紫色?那块影子……那块影子……是……我……?我……「我……」几颗气泡终于从混乱沼泽中浮出,幽暗的岩洞,身旁的队友,还有……猝不及防的伏击,从背后袭来的……「唔!」

  下意识挣扎着想要起身,四肢却传来牢固的束缚感。见习骑士凯尔——少年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发现自己的双腿被并拢捆在一起,臂膀也反绑在身后。

  更多清晰思绪开始拼凑成连贯的意识,棕发少年艰难地判断着眼下处境。

  ……接到了上级的命令,探查一个可能是魔物巢穴的诡异洞窟。包括自己在内的一队见习骑士和民兵作为前锋——似乎有些不合理,但军人不该随意质疑命令——然后在洞窟深处遭遇了埋伏,地面亮起了巨大的禁锢法阵。身上唯一的解魔护符给了同伴让他得以逃离,而自己……「醒—— 了呢—— 可爱的小骑士—— 你—— 叫凯尔对吗—— ?」像蛇,像鳗鱼,像乌贼的触须,低沉而磁性的悦耳女声蠕动着滑进骑士少年耳孔。那语调带着一种奇妙而诱惑的卷音,肆意挑逗舔弄着听者的脑髓。被紫色火光映在墙上的身影也怡如其分契合着声线——窈窕,流畅,又有一丝妖异而不突兀的违和感,不管是谁看到了,都一定不会怀疑她是这声音的主人。

  「你这个!……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被俘虏的见习骑士在床上挣扎着翻过身,努力面向缓缓靠近的女性。被褥触感很古怪,就像水底岩石上的厚厚青苔。诡异材质让骑士少年皱了皱眉,自己赤身裸体这一事实则让情况变得更糟:在我昏迷的时候,那些恶心的家伙做了什么?

  「真—— 可爱呢—— 呼呼—— 」

  终于一骨碌翻了过来,少年的额角险些磕到床头柜。紫黑色矮柜刻满繁复扭曲的纹理,一台不知是香炉还是油灯的灯具摆在其上。拳头大的艳紫火球悬在灯上空无声摇摆,仿佛盯久了就会被那团微微闪烁的柔和紫色催眠。

  等等……既然光源在我和那家伙之间,为什么她的影子还会映在刚才的墙上?

  「初—— 次见面—— 我—— 叫拉蒂娅(La』tii——Yha )哦—— 今后呢—— 你就是姐姐我的人了哦—— 感觉如何—— ?姐姐可是很开心呢—— 」亵渎的魔性魅力。

  任谁看到凯尔眼前女子,都会这么想吧——自称拉蒂娅的成熟少女身段高挑而妖娆,一对挺拔优美乳房毫无顾忌袒露在少年面前。不知是不是照明的影响,水生动物般苍白滑腻的肌肤泛着淡淡紫意,怪异却引人心神荡漾;深涧玉石般诱人光泽流淌在妖媚的肩颈,仿佛在蛊惑着人舔上一口;纤长灵活十指白皙得近乎透明,宛若月光下自在摇曳的白海葵;一枚精致肚脐点缀在腰腹上,恰到好处呼应着曼妙顺滑的曲线。然而,少女圆润雅致的臀胯之下,是绝不属于人类的异常光景——几条修长有力触手占据了本应是双腿的位置,以一种非自然的优雅姿态支撑着魔女的身躯,靠近躯干的部分是与别处皮肤相同的淡紫,向下则逐渐过渡成极夜般的紫黑。这些触手以奇异的节奏蠕动——迈步——爬行着,在少年身处的床边停了下来。

  「回答我的问题!该死的魔物!不管你有什么诡计,我……我都不会屈服的!」棕发的见习骑士咬牙切齿大声呵斥,可被捆住的手脚不免让少年的怒视带上几丝色厉内荏。而当他与魔物少女视线相交时,就连表面的强硬也被那昏黄瞳孔撬开了一道裂痕。而且……而且……她头上那些像头发却会动的……是触手吗?

  「好—— 兴奋呢—— 就是这种眼神—— 」拉蒂娅半眯着眼睛色迷迷微笑,笑容中不加掩饰的欲望让清秀少年打了个寒战。以一种莫名色气的姿态微抬下巴,魔物少女轻轻舔舐着诱人的纤指,另一只手却悄悄向下溜去,来回安抚着躁动的秘处。

  黄昏般深邃闪烁眸子肆无忌惮打量着稍显稚嫩的躯体,那视线仿佛湿黏的触须在见习骑士身上盘旋品尝,「呼呼—— 真—— 想马上把你弄得乱—— 七八糟呢—— 」恍惚间,凯尔仿佛看到一只巨大章鱼悠闲自得舒展着形体,而自己正是被触腕阴影彻底笼罩的可怜猎物——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来—— 让姐姐给你—— 检查检查身体—— 放心放心—— 超—— 舒服的哟—— 」魔性的异种少女轻巧滑上了床,姿态如同一只罕见而美丽的软体动物。少年拼命挪着身子试图后退远离,却被一条秀气得近乎妖异的臂膊亲昵揽住。魔物少女媚笑着把凯尔紧紧抱在怀里,纤巧指尖爱怜地滑过背脊,扭动的触手缠上少年双腿,挑逗般摩挲着大腿内侧。骑士少年使出全身力气拼命挣扎,可怎么也逃不出这温柔而充满色欲的禁锢,只能在少女的拥抱中无助扭动着身体,脸被按在软弹乳间发出呜呜悲鸣。

  「说—— 着不屈服—— 下面倒是很直—— 率哦—— 哼哼—— 可以理解—— 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呢—— 」紧贴在身上的少女肌肤凉凉的,滑滑的,就像鳗鱼的粘液涂在细腻丝绸上。

  明明心里很排斥很反感啊……脑子却像打开了某个开关,淡淡的兴奋与晕眩从相贴皮肤渗进身体,顺着脊髓流淌蔓延。安心放松的舒适感如同甜美的电流,温和地回荡在四肢百骸。脐下三寸暖洋洋的随着脉搏律动,下身一跳一跳无法自控地涨了起来。背离自我意志的发情让被俘骑士皱起眉头扭动着挣扎,然而无助的反抗只能适得其反,青涩肉茎压在魔物少女光洁小腹蹭来蹭去,带起一波波酥酥麻麻的生理愉悦。

  「可……可恶!闪耀辉光在上,你这污秽的家伙迟早要被制裁!教团会出兵把你们肮脏的巢穴彻底净化!不管……唔!唔唔唔嗯——」柔软晶莹紫唇封住了见习骑士的话语,灵活调皮长舌在少年口中来回搅弄。

  拉蒂娅兴致盎然看着凯尔慌乱迷茫双眼,稍微翻了个身。现在魔物少女倚在床头,四肢受缚的少年趴在怀里。紫色的成熟女孩扶住俘虏后腰,一边惬意接吻一边享受少年恍惚的呻吟。少女头上的触手也愉快缠上猎物头颈,贴着棕黑发丝下的头皮轻轻蠕动。

  「唔哈……」

  不知多久终于被这绵长深吻释放,可怜的少年半张着嘴轻声喘息,迷蒙眼神已经失去了反光,一丝涎水顺下巴淌到少女胸前。某种舒适的混沌在意识里盘旋,仿佛唾液被搅动的声响仍在脑中回荡。而把少年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正轻舐嘴角,满足神色似在留恋刚才的滋味。

  「有——这么舒服吗—— ?嗯——?」几缕粉红甜雾从微笑的口边悠然飘散,融化在四周荡漾的紫光里,魅惑的嗓音宛如小小漩涡,卷着醉人气息灌入少年脑中,「看—— 起来你挺喜欢呢—— 」「你……这家伙……」

  无力地发出抗议,视线却游移向一旁不敢与拉蒂娅相对。遍布全身的燥热让凯尔脸颊绯红,小腹涌起的酸麻令呼吸变得粗重。可不管少年如何尴尬地逃避现实,充血的硬物早已无可辩驳顶在了魔物少女下身。一点点晶莹汁液悄悄从粉红的玲口流出,在两人紧贴轻蹭的肌肤间慢慢抹开。

  「真—— 是犯规呢—— 这种明明很嫌弃—— 却没办法抑制快感的可爱表情—— 不过别担心—— 姐姐很快就会让你—— 彻—— 底放开来享受哦—— 」「什么?!你想干什——呜!」粘滑纤细的东西猝不及防钻入耳孔,少年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惊叫。突如其来的眩晕在脑中炸开,全身如抽走骨头般一下子瘫在少女身上。伸入耳道的触手像来回翻搅的茶匙,意识仿佛咖啡上的拉花变得支离破碎。每份心智的碎片都被滋溜滋溜水声占领,将少年的灵魂拉入蠕动放荡的无底深渊。

  想起来了……我先前也是这么晕过去的啊——这是凯尔彻底迷失前最后一个清晰的念头。

  「感—— 觉很棒吧—— 脑袋里咕啾—— 咕啾的—— 不用害怕—— 好好放松就行了哦——……嗯哼—— 看你那—— 么舒服的样子—— 连姐姐都有点羡慕了呢—— 」淫靡挑逗的声线仿佛直接在脑中响起,伴着回荡水声一起渗进意识的孔隙。

  理智的壁垒一寸寸崩塌陷落,如同初春的冰河一点点开裂消融。确实很舒服啊……虽然出乎意料,但这脑子被搅动般的感觉,确实很舒服啊……有点像是刚才接吻的体验,却又比那美妙百倍,融化灵魂的妖异快感一波波冲上脑海,仿佛拍击着浅滩的汹涌海潮。一切抵抗想法都如同沙堡被浪花毫不留情打碎,只留下难以分辨的混乱残渣。

  「啊……哈啊啊啊……」

  双腿不自觉微微颤抖,口中漏出的呻吟带着愉悦哭腔。视野一片混沌,脑中惟一清晰的是魔物少女诱人的笑容。全身暖洋洋像浸在温泉里,小腹腾起的热流在心脏中酿成近乎爱意的情绪。似乎某种发自本能的恐惧不安在意识深处拼命挣扎,却只能被桃红与紫黑的漩涡彻底淹没。

  「没—— 关系—— 放松—— 放松—— 现在你很放松—— 很舒服—— 所以一—— 点也不想挣扎哦—— 」柔软湿润舌尖温柔地舔过少年脸颊,拭走一颗从眼角滑落的泪珠,低沉悦耳呢喃笼罩着魂魄如一层轻粘蛛网,韵律仿佛催眠般飘渺而抑扬,「……没错—— 不挣扎就会轻松很多—— 开心很多呢—— ……所—— 以乖乖和姐姐做各种舒—— 服的事吧——会更—— 加更—— 加开心的哦—— ……」不对……这不对……几点微弱理智无力地抗拒着少女的玩弄,用尽最后意志撑住摇摇欲坠反抗念头,深陷情欲泥沼的本能却像一只驯顺小狗,亲昵地蹭着主人的手掌撒娇。无形的触腕如粘稠焦油在迷茫灵魂中缓缓下渗,用不可抗拒的悦乐一点点浸染骑士男孩的意识,心智被侵犯殆尽的无助恐惧与扭曲快感仿佛茧丝层层缠绕,让凯尔再没法发出软弱呻吟以外任何声音。

  「啊—— ——!哈—— 哈—— 哈啊—— ……」脑海里涌动的黑色波浪终于退去,面色潮红的少年发现自己的脸埋在一双柔软之间,软弹微凉的滑腻触感挤压着发烧双颊,令口中颤抖的吐息变得更加灼烫。

  两根纤白灵巧玉指调皮地揉捏俘虏的乳头,激起一阵阵过电般麻痒,从未经历的陌生刺激让见习骑士打了个颤,像小动物一样不自觉呜咽出声。

  「呜……你……做了……什么……」

  明明想要提起气势去质问,却连直视对方都做不到,心头仿佛有无数蚂蚁搔爬,那感情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是羞怯。不该是这样的……骑士少年局促地咬住下唇,身子像只青虫不安扭动几下,她是敌人,是可恶的魔物啊……就算自己被抓住,也至少要硬气一点……但为什么,为什么……

  「知—— 道的哟—— 明明姐姐是好—— 坏—— 好—— 坏的大坏蛋—— 」缠在头上的触手捏捏少年发红发热的耳廓,闪烁双眼如同幽暗深海中诱惑猎物的妖艳荧光,魔物少女感受着怀中温暖慌乱的心跳,悄悄咽了口兴奋期待的唾沫,「可你却没办法—— 产生一点敌意呢—— ?」一只手轻轻在少年胸前挑逗,另一只却顺着背脊一路向下摩挲,抚过因紧张戒备而僵硬绷紧的肌肉,银鱼般晶莹修长食指在腰眼轻轻一扭,被束缚的青涩身躯像只捏住后颈的猫咪,猛地一抖然后瘫软下来,「呐—— 知道吗—— ?人的意志呢—— 是很强韧却又很脆弱的东西哦—— 就算你是铁打的硬骨头—— 皮鞭烙铁都只能算挠痒痒—— 」「也——顶不住直接在脑壳里玩的小—— 把—— 戏—— 呢—— 」「……呜噫?!」如果将刚才的快感比作一根红热铁棒粗暴地翻搅肆虐,那现在就像是有上万细小软刷轻柔仔细搔弄着脑髓。这次并非瞬间淹没理智的惊涛骇浪,而是绵绵不绝拍击心防的潾潾波光。意识边缘蠕动的酸甜毒浆微妙而难以忽视,一点点将人推向发狂的界限,仿佛通俗小说里地下城的陷阱墙壁,缓慢却不可阻挡地将受害者压扁在中间。

  「唔哈……玩弄灵魂的混……混蛋……呜……」徒劳地试图咬紧发抖牙关,梦呓般绝望呢喃带着泪花。身为见习骑士的少年曾作好百般受辱的准备,但彻底失去自我的恐惧还是一下攥住了凯尔心脏。几丝微不可查的安心与期待悄悄混进了惧意,倒错的欣喜更加让少年害怕,自己最后的反抗还能坚持多久呢?终究是要变成这可恶家伙的玩物吧……「没—— 错没错—— 姐姐超—— 级坏的哦—— 不但玩弄你的灵魂—— 还要……」粘滑湿暖的低语如同直接在耳畔响起,无法抵抗的少年自暴自弃般将脸埋在拉蒂娅胸前。魔物女孩肌肤的触感已经没那么讨厌了……注意到这点骑士少年不安地缩了缩,肉体摩擦的酥痒却令小腹一麻又险些压不住呻吟。非人女孩轻舔玉唇勾起怀中俘虏的下巴,强迫他直视自己摄人心魄的眼眸。

  「……糟蹋你的身子呢—— 」

  「呜哈啊……!」

  冰凉纤细五指悄无声息缠上充血下体,仿佛苍白的深海乌贼轻巧绞住落单幼鲸。灵活柔滑指腹如蛞蝓般在娇嫩粘膜上来回游走,挑逗着敏感处生涩害羞的神经。残余的一点矜持让少年呜咽着低声抗议,却只换来耳中引人堕落的甜美轻笑与下身愈发焦灼的愉悦律动,似乎恍惚头脑也无力关注自己说了什么,只是下意识重复着含混不清的絮语。

  「不要!不,不要……」

  「好—— 啦好啦—— 放轻松—— 抗拒也没什么意义嘛—— 从肉体到心灵—— 姐姐完—— 全可以让你直接屈服哟—— 」刮,挤,捏,揉,每个细腻温软小动作都让掌中发红发胀的小凯尔焦急地微微颤抖,两根无骨纤指趁势钻入少年恍惚微张的嘴,兴致盎然地与淡红舌尖咕叽咕叽纠缠…………「啊—— 对了—— 听说过『深渊种』吗?—— ……」……?

  「……姐姐我就是哦—— 」

  ——!!!

  宛如在蒸汽缭绕的闷热浴室被当头浇了盆冰碴,几近融化的意识被可怕字眼一下子惊醒。那从来只在惊悚怪谈中出现的扭曲存在,现在竟抱着自己尽情上下其手?!明明已经有了从此被囚禁奴役的自觉,但被称为深渊种的族群实在是凶名昭着:落入它们掌中的受害者将被全面侵蚀,身体与灵魂彻底异化为不可名状之物,这并非狼人或吸血鬼之流制造同类的卑劣手段,而是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如鮟鱇般彻底吞噬另一生命的恐怖祭仪……像条被扔进煎锅的活鱼,少年惊惶失措拼命扭动着挣扎。激烈反应比起孤注一掷死中求活,更像是单纯宣泄着恐惧。超—— 坏超—— 可怕的深渊种女孩一边像逗弄猎物的黑猫般玩弄着惊恐身躯,一边小声哼唱着悠扬而怪异的舒缓旋律。攀附着肉茎的纤柔五指轻轻一紧,便让慌张凌乱反抗被一阵无助而甜美的颤抖打断。

  「嗯—— 看来是听说过呢—— 那你也知道—— 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吧—— ?」「不要……求求你……辉光在上……只有这个……只有这个不要……」她绝对是故意的……每当自己觉得情况已经足够糟糕,总会被这恶趣味少女一脚踩入更深的地狱。原本还算坚强的意志早已被侵蚀得千疮百孔,动摇理智的刺激终于成了压垮心灵的最后一击。绝望如同白蚁般蛀穿了心中的大坝,眼泪就像洪水一样止不住地涌出,神情仿佛陷入噩梦的幼童,被俘的见习骑士无助失态地哭喊着求饶。

  「一—— 开始还说着不屈服—— 现在那股气势—— 完全看不见了呢—— 但是没关系——不是你太脆弱—— 是姐姐的能力强过头了哦—— 别担心—— 姐姐会慢慢地—— 温柔地—— 一点—— 一点把你的脑袋里—— 染成姐姐的颜色呢—— ……」「……求您了……我,我什么都会做的……请不要把我变成怪物……」水蛭般粘湿柔滑触手轻轻捧起少年面庞,糖浆般昏黄浓腻双眸倒映着惊惶神色。软嫩晶莹紫唇在前额轻轻一吻,留下一个粉光闪烁的小小印痕。

  「明—— 明很害怕—— 下面这里倒还是挺精神呢—— 」灵巧纤细指尖在未尝人事的敏感龟头上跃动舞蹈,蜻蜓点水般弹奏着愉悦的音符,温暖湿润小舌从额头一路舔到鬓角,两排贝齿亲昵地摩挲咬啮着耳垂,「你刚刚说了—— 什么都会做的对吧—— ?」「……是,是的……」

  「嗯—— 既然你这—— 么怕—— 不如主动点—— 让姐姐也舒服一下吧?—— 反正调教完以后—— 也是天天和姐姐做黏——糊糊的事情嘛—— 」束缚四肢的绳索籁籁爬行着自动解开,少年却没有再尝试趁机逃离,因为耳孔中触手正咕叽咕叽悠闲蠕动,令人周身酸软的异样快感浸透了每一寸神经。现在别说根本提不起挣扎的力气,恐怕只是动一下反抗念头都会马上被察觉……然后直接舒服到彻底失神,被污秽的快感彻底冲刷成人偶吧……「还—— 要挣扎也没问题哦—— 不过挣扎一次—— 姐姐就在你脑子里—— 咕啾—— 咕啾一次—— ……」纤白指掌从脸颊轻轻滑向脖颈,又抚上少年温暖坚实的锁骨,男孩的呼吸乱了一拍,终究还是没敢躲避少女的调戏,「……直——到你自己心甘情愿——不想挣扎为止呢——」「咕……」

  双颊通红,嘴唇紧抿,低垂的眼帘写满局促与羞耻,自幼成长于教团治下的见习骑士从没想过,自己竟有一天要主动与魔物交欢。微微发颤的手臂缓缓撑起身体,却双肘一软险些摔倒下去。像是安慰又像是鼓励,魔物女孩轻笑着摸了摸凯尔的头,游丝一样微弱的怒火还没在少年心中点燃,就被一股糖浆般浓稠的绝望无力彻底浇熄。

  如果不乖乖服从,连最后的自由意志也……

  「不—— 用太紧张—— 慢慢来也可以—— 你看你看—— 这里就是姐姐—— 色色的地方哟—— 」人外少女慵懒妖艳地半眯双眼,诱惑盘卷的嗓音如漩涡般牵扯着心魄。精致纤美的手指轻轻用力,撑开了股间那抹万劫不复的幽渊。玉石般苍白温润肌肤内侧,与唇舌同色的深紫粘膜扯起晶莹粘丝,隐约有粉红辉光在皮下忽闪,随着脉搏的起伏翕动明灭。

  主动插进去的话……就真的回不了头了……骑士少年干涩地空咽一口,纠结与犹豫在脑中搅成浆糊。被强迫被玩弄还能算是迫不得已,但要自己动……说得好像现在还有活路一样。

  赌气似的,少年紧闭着双眼狠狠向前一撞。柔软滑弹触感啪叽贴上胀痛下身,然后——「唔—— ……歪掉了—— 都说了不要急嘛—— 还好姐姐没有『正常』的骨头——不然你绝对要伤到自己呢—— 」好不容易鼓起一点勇气这下彻底泄个干净,本就滚烫的脸蛋简直要和下体一样充血。身下少女摇摇头笑着叹了口气,噗啾从膣内探出两条扭动的细长触须。

  扁平粗糙末梢像仔细品尝一样来回舔弄着系带,纤细粘滑中段则如恋人拥抱般温柔缠住冠沟。淫靡暖湿的触手热情地轻轻拉扯,让颤抖羞涩玲口一啄一啄吻上翕动的花唇。

  「快—— 点进来吧—— 其实你也有点期待吧—— 姐姐的里面……会是什么滋味呢—— ?」「哈啊—— 啊啊……」柔和而令人焦急的软糯快感像一只无形小手,在恍惚喘息的男孩腰后调皮一推。甘甜酸麻的波峰一溜烟窜过脊骨,化作一声弱气呻吟冲出喉咙。从未经历的美妙冲击让凯尔眼前一片空白,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正无意识挺动着躯干。紫色的魔物少女也愉快轻咛一声,满足神情如同在数九寒天饮下一口热茶。

  「嗯—— 不错嘛—— 虽然灌输了—— 一点必要知识—— 但你自己也—— 嗯—— 真的超有天分呢—— 不管是深度—— 还是节奏—— 都把握得很棒哦—— 」脖颈微微歪向一侧,琥珀般双眸半开半阖,妖媚陶醉色彩浮现在少女脸庞,湿热娇喘韵律渗进了勾魂低语,「尽—— 可能坚持久一点—— 让姐姐也好—— 好爽爽吧……啊—— 你有在听吗—— ?」呜啊……好舒服……为什么这么舒服啊……脑子里被她乱搞也很舒服没错……但这完全就是另一种概念啊……每次进出都是黏糊糊蹭来蹭去,那个小……小穴(好害羞!只是想到这个词就好害羞!)咕啾咕啾的像在嚼一样……简直连骨髓都要被……被刮出来了呜呜……腰根本停不下……噫!不要!别钻进来啊啊……这么欺负的话……已经……已经……「已—— 经怎么样呢?—— 姐姐好—— 想知道哟—— 」调笑着道出凯尔心中所想,人外少女满意地看见怀中俘虏面色更红几分。被快感融化的少年发出一声羞耻愉悦交杂的含混哀鸣,偏移逃避眼神噙着点点晶莹泪花。嘴巴半开支吾半天不知如何辩解,干脆啊呜一口含住小蓝莓似的紫色乳头,右手也无意识攀上另一座俏美柔峰,五指本能般在成熟女孩的乳房上按捏爱抚。

  「真—— 是可爱呢—— 这不是越来越—— 坦率起来了嘛—— 如果还是那个一板一眼的—— 嗯哈—— 教团小绵羊—— ……」温柔地来回抚摸轻轻颤动的后颈与肩背,好像在安慰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狗,魔物女孩惬意享受着少年的侍奉,不忘用矛盾的甜美拨弄一下摇摇欲断心弦。柔媚腰肢如贪食海蛇般起伏旋扭,粘稠似蜜的情欲缓缓消化着残破反抗意志,与少年双腿交缠的触腕也稍稍绞紧,肌肤随着魔女轻喘的节奏滑蹭摩挲,「……应—— 该做不出—— 这种大胆的——色色的事情呢—— ?」啊啊……我在干什么啊……曾经身为见习骑士的少年如此忏悔着。明明心中还有一线微弱的挣扎,躯体却彻底沉溺于欢爱不听使唤,指掌仿佛被曼妙身段吸住无法离开,腰胯如同谄媚的发情雄兽来回摇摆,就连曾经虔诚念诵祷言的唇齿,现在也一丝不苟讨好着非人异类亵渎的身躯,就像自己的本能早已经先意志一步被击溃,如同愚蠢雄蜂般向着食虫的兰花盲目求欢……对不起……对不起……身为一名见习骑士……我……我失格了……「没—— 关系的哟—— 不需要—— 向谁道歉—— 」纤白指尖挑起俘虏下巴,嫩紫薄唇轻啄羞热脸颊,勾魂劝诱从女孩喉中汩汩淌出,伴着甘美浊热吐息悄然渗入少年灵台,「其—— 实呢—— 你的任务—— 完成得很—— 嗯哈—— 很好哦—— 」「……完成得……很好?」「嗯—— 你觉得为什么—— 你们被派出来呢—— ?武力半吊子—— 经验又少—— 」挪挪身子,扯扯凌乱床单,一根闲暇触手轻轻撩开肩头发丝,苍白妖魅少女调整到一个更放松的姿势,纤柔双手肆无忌惮欺负着怀中猎物的每寸肌肤,「其—— 实就是白送哦—— 把碍事的家伙—— 直接扔到这边—— 啊啊—— 既处理了麻烦—— 又填上了—— 我们的胃口—— 一举两得呢—— 不是吗—— 」「才不是!领主大人才不……是……咕……」

  像是粗俗醉鬼肆意玩弄着酒馆女招待的臀部,两只作怪小手在少年浑身上下捏来揉去。肩颈,脊梁,腰侧,腿根,奇妙愉快的酥麻从体表一点点渗入脏腑,仿佛温暖的电流在血管中汩汩脉动。没有正面回应落败骑士的反驳,魔物少女突然恶作剧般笑着向上顶了顶腰。还欲辩驳的男孩咝地倒吸口冷气,随即颤抖着瘫倒在泥沼般无法挣脱的柔软怀中。

  咕呜顶不住!这个真顶不住呜呜呜……拉蒂娅姐姐……怎么还不高潮啊……身心皆被俘获的少年丝毫没有留意,自己的思维正悄然被淫靡心绪缓缓侵蚀。

  射出来一次应该没关系吧……太舒服脑袋要变得奇怪了……在姐姐肚子里射一次……应该不会变成怪物吧……好像在品尝什么美味一般,神志恍惚的少年无意识轻轻吸舔着优美锁骨轮廓。

  晶莹湿痕在暧昧灯火下闪闪发光,苍白肌肤点缀着几抹浅紫充血印迹。白暂纤长双指从小巧唇瓣拭过,仿佛漫不经心放在少年口边,无神的湿润棕眸愣了愣,然后鱼儿咬上了沾染少女唾液的饵食。

  咿?!

  贝壳软肉般柔嫩指腹与舌尖相触的瞬息,男孩挺动的腰肢突然停顿了一下。

  舌头触电似的弹开,又小心翼翼舔舔两片莹润秀异指甲,眸子藏不住忐忑的惊讶与羞怯的期待,偷偷瞄一眼妖媚少女若无其事轻弯的眉梢——有什么温软微凉的东西在雁首轻轻一刮,像是少女膣穴里也有一根小小的舌头。而少年试探着碰碰女孩指甲时,柔软小舌也在敏感玲口一触即离——魔物少女幽径中的两条触手,一条溜进少年未曾开发的细径调皮捣蛋,从内侧挑逗着男孩初尝人事的雄蕊,还有一条……在干什么呢?

  ……舌头……在模仿我的舌头……我对姐姐的手指做什么……姐姐就会对我的……呜呜—— ……做什么……夹着哭腔的喘息沉重了几分,一滴不知是苦涩还是甘甜的泪水从脸颊滚落。

  姐姐想让我亲自……亲自承认自己堕落了……不要……不要呜呜呜……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凑上前,仿佛不受控制般啊呜一口齐根含住鱼腹般白晢柔软双指。下身陡然紧缩的触感让少年浑身一震,绝望地发出一声舒爽呜咽的悲鸣。明明不可以的……破罐破摔似的用牙齿轻轻摩擦少女指节,舌尖无师自通绕着指尖来回打转,意乱神迷中偶尔不由自主小口吮吸,令人心慌的甜蜜电击瞬间从下腹打遍躯骸。悠婉勾魂娇声在耳边摇曳起伏,挑得少年心海也潾潾动荡,像在调笑怀中俘虏沉迷快感的样子,又仿佛手指本就是女孩敏感愉快的地方一般。

  就这么……呜……认输吧……我已经完蛋了……男孩驯服地享受着身下灵巧肉体的反馈,一种万念俱灰的微妙舒畅感在脊髓中流淌。少女婉转惬意的轻喘倒是没什么波澜,好像不是她把少年玩弄成这样似的……「加—— 油哦—— 」如同有根糖霜凝成的马鞭在后颈轻拍一下,甜美妖异嗓音让桃红漩涡中的少年打了个激灵。不行不行!如果在这里放弃,就真的要变成怪物了!但是,但是……一直坚持下去,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也逃不掉……呜呜……至少……不能比姐姐先高……高潮……努力压下失控边缘的焦躁愉悦,齿间下唇微微泛起缺血的苍白。挺拔双乳上两只小手略显笨拙地舞蹈,竭尽全力用青涩动作模仿着灌输的经验。表现好的话……让姐姐舒服的话……应该能被放过吧……?就算,就算从此要当姐姐的性……性奴隶(呜哇……这种亵渎又不知廉耻的词语……)……只要不被变成……奇怪的东西……「不——用紧张——没什么好怕的嘛——随—— 嗯哈——随时——都可以——射出来哦——」湿漉紫舌仿佛一只灵巧的娇小海兔,在白珊瑚般温润纤指上蠕行攀卷,少女微微眯起慵懒带笑的昏黄双眸,舔舐糖浆般仔细品尝着少年留下的唾液。仅仅是瞳孔中映入了这番光景,便让男孩的心跳不由自主加急,好似眼中色彩与耳内媚音被搅成一剂强力的催情秘药,用小臂粗的针管一股脑打进了胸膛。「射精哦——高潮哦——在姐姐的肚——子——里——面——咕咚——咕咚——射出来哦——」不要……不要……这样在脑袋里诱惑的话……根本撑不住啊……手指……呜……手指不够灵活……不够灵活……如果是……是触手的话……「嗯——想什么呢?——喜欢姐姐的胸部是很好——但下面这里也要——认——真点嘛——」时而让舌尖与指尖打着旋轻柔相触,时而让舌面从掌根一路慢慢蹭上指梢,魔物女孩炫耀一般盯着怀中少年迷茫双眼,两指探入口中在腮帮顶起一个挑逗暗示的鼓包。少女体内吸盘般灵活的嫩肉轻巧扭转,将手指遭遇的一切完美同步在男孩毫无防备的脐下三寸,好像要让神色恍惚的俘虏产生幻肢失调似的,一点点混淆着少年的触感与视觉。

  好舒服……好舒服……姐姐好温柔……不对!她要把我变成……变成怪物又有什么不好呢……反正早就已经没救了……就这么一直黏糊糊的做下去……如同一团史莱姆顺着光洁的玻璃板无助地缓缓滑下,被俘骑士的抵抗意志一点点落入不可挽回的深潭。只有一线蛛丝般脆弱坚持牵住少年沉重浊热思绪,不让可怜猎物在深渊族裔诱人堕落的体内彻底投降。几分调皮笑意偷偷混进了魔物少女蚀心牵魂的轻喘,妖柔纤躯的扭动不知不觉更加兴致盎然,仿佛来自海渊的触手执拗而喜悦地缠住紧抓船舷的落水者,要将他一同拖回不见天日的幽暗家园。

  己经……真的顶不住了……呜……当一道甜美颤栗在脑中轻轻炸开时,少年知晓自己到达了极限,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早已被女孩的调教彻底浸染。像小狗一样用红热脸颊蹭蹭软弹小丘的尖顶,脚趾局促地攥紧又放开,双臂主动环抱住女孩温润躯体,试图让微凉肌肤冷却血管中滚烫的羞耻和欲情……「……求您……了……」细如发丝的嗫喏,是在请求什么呢?少年自已也不清楚。是在奢望着不可能的宽恕,逃避那终将面对的命运,还是在祈盼结局快些到来,为这痛苦而美妙的无谓挣扎画上句点?一手搓揉着怀中男孩柔软头发,一手从后颈轻轻抚摸到尾椎,非人少女的低吟轻柔舒缓却无从抗拒,如同水母飘舞的触须般拂过猎物周身神经。

  「没——问题哟——来——抬头——」

  少年顺从地仰起脖子,任由粘稠色情目光流淌过自己脸庞。蛊惑人心的昏黄妖瞳与迷乱湿润的棕黑双眼四目相对,潮湿温暖呼吸在亲密狭窄的距离间肆意交融混合。久经锻炼的健康身体无意识地微微颤抖,仿佛一只落入陷阱的受惊小兽,几分莫名的期待却化作断续呜咽,趁着少年不注意悄悄溜出稚嫩喉咙。

  「是——害怕被姐姐变成怪物对吗——?」

  「……嗯。」

  「很——害怕很害怕对吗——?」

  「……是,是的…请不要……呜!」

  「害——怕的话——就要好——好听姐姐的话哦——来——张嘴——」「……好的……啊—」咕嗯啾——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嗯嗯——……」

  脚背突然笔直绷紧,指尖深深掐进掌心,离水鱼儿般反弓的身子几乎猛地从床上弹起,却被温柔强韧的触手纠缠拉扯着按回女孩怀中。什么……什么啊……少年在难以置信的迷茫中呜呜呻吟,全身每块肌肉都仿佛因交杂的绝望和喜悦而轻轻抽搐。无可名状的甜美快感肆无忌惮来回奔涌,仿佛一场温暖酸甜的海啸冲刷过每寸血管与神经——两根修长灵巧的苍白纤指不知何时钻进了少年后庭,循着节拍一收一放按压着柔弱敏感的穴位;侵入耳孔的触手在俘虏脑袋里调皮地搔搔爬爬,妖艳而不详的粉紫光晕如动脉血液般汩汩泵进男孩大脑;魔物少女平滑洁白的小腹咕噜一下扭曲着鼓起又下凹,仿佛一头凶恶海兽正贪婪地大嚼猎物,伴随着一声美酒般火热绵长的娇艳吟喘,大团大团乳白粘液从两人结合的缝隙噗啾迸出。

  愉悦和愉悦的共鸣汇成了一曲桃色交响,在失神的男孩体内无休止地反射回荡。这温柔宏大的快感之歌其实不突兀也不刺激,不,就连最初那次出乎意料的冲击也不过稍纵即逝。它只是带有……腐蚀性,仿佛要把周身上下每块骨骼都销溶殆尽。魔物少女令人安心的体温不知何时渗入了身体,与快感的汹涌奔流旋转纠缠。某种惬意的脱力感盘踞在每条肌肉纤维,让少年不由自主瘫成一团软软的粘土,丝丝缕缕甜蜜而危险的酥麻感却不知何时悄悄趁虚而入,似乎要一点点把这团粘土捏成另一种不属人类的诡异造型。

  「呜啊……我……这……呜呜……」

  一直恐惧的结局终于化作现实,自己正无可挽回地渐渐失掉人类的身份……昏昏沉沉的少年心中闪过一线明悟。从现在开始,自己就要正式成为这头魔物的附属,眼前少女的玩物,拉蒂娅姐姐的……丈夫,什么?!

  最后那个突兀念头吓了男孩一跳,慌忙将通红脸颊再次埋进少女柔软的胸膛,看样子竟是比想到「性奴隶」这个词时更加羞涩,也因此错过了魔物女孩狡黠得意的调皮一笑。高潮过后的温暖疲惫冲洗着少年全身筋络,小腹中燃烧的欲望却依然摇曳着炙烤尾椎。异样感受又一次确凿无疑提醒,这具身体已经不再归属人类……心中流淌的这股感情,是绝望吗……?不……绝望的滋味没这么甜,也不会暖洋洋的……是啊……暖洋洋的……害怕的心情,抗拒的心情,都像冰一样化掉了……这到底……是什么啊……「坏蛋……」少年拱了拱身子,微弱的声音细如蚊蚋。

  「哪——里坏啦——姐姐可没撒谎哦——现在你不是一——点都不怕了吗——?战胜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去面对嘛——哎嘿——」魔物少女舔舔嘴唇,似在回味刚才悠长热烈的深吻,双臂紧紧搂住少年的腰,仿佛要把他按进自己身体。一颗汗珠从泛着桃红的充血耳后滑下,又悄悄流过颈侧淡紫色的草莓痕,在暧昧灯光里汇入锁骨上晶莹的薄汗,最终淌进女孩温润柔软的乳沟。

  「……呜……骗子!变态!恶趣味!」微微鼓起腮帮,不轻不重捶打着魔物少女胸口,男孩抱怨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愤怒或厌恨,倒不如说干脆变成了单纯的撒娇,「碰上你根本就是个噩梦……可是,可是……呜……」「所——以现在想要醒过来——?」「不对!呃…不……我是说……」

  「好——啦好啦——都到这一步就别傲娇了嘛——就不想和姐姐——继续咕啾咕啾吗——?

  今晚的月亮——才刚刚升上山头哦——」

  「嗯……」

  少年没有回话,只是紧了紧柔韧无骨手臂的拥抱。身体的渐变一点也不痛苦,但酸麻微痒的奇异快感让牙关发抖根本说不出话。今后会怎么样呢?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每天绝对不会少被姐姐「欺负」的……呜……[ 咕……杀了我!」

  [ 别紧张嘛帅哥——等你尝过小萝拉的滋味就不会这么说啦……嘿嘿——」削尖的石墨软笔与白纸奏出沙沙轻响,修长灵巧手指在气泡框里写下一行行娟秀字迹。魔物少女轻声哼唱着无人知晓的旋律,笔尖下又是一张简洁诱人的画作渐渐成型。

  「果——然生活体验很重要嘛——感觉最近画技进步了一大——截呢——」清爽笔触勾勒出精灵射手清秀坚毅的面容,笔锋一转添上两点惹人怜爱又惹人欺负的泪花。魔物少女满意地端详一会自己的作品,然后改了改另一个分镜中兽人丫头兴奋雀跃的眉梢。

  「完——美——」

  「呜啊……姐姐平时都在画这种东西的吗?……」缠在女孩腰间的生物蠕动了几下,软软的语气仍然带着一丝羞涩与不习惯。

  女孩拿起一条攀上肩头的触手用脸蹭蹭,突然趁着不注意轻轻咬了一口。

  「嗯嘤!——姐姐又欺负人——……」

  「因——为你好欺负嘛——嘿嘿——」魔物少女往后一仰,带轮的软椅子咕噜一下从桌边滑开,「我——们也有正经工作的啊——你不会以为是个魔物——就二十四小时盯着人类领地搞事吧——反正我是捞个老公就走——殿下直属的精锐倒是专业打仗的呢——」「工作就是画这种色色的……呜——!……不知廉耻的东西……果然姐姐好变态——坏蛋——」话是这么说的,可少年的触手抱得更紧了,贴着少女的身体蹭啊蹭。

  「说——对了——!姐姐就是——大变态大坏蛋——」魔物女孩用触腕蹬了一下地板,椅子吱呀一声转过半圈朝向床沿,「乖——乖躺好——大坏蛋要好——好欺负你啦——」「明明平时都有在做的……」松开触手,晃悠悠飞起来,从魔物少女体内拔出时拉开一条浊白的粘丝,章鱼模样的生物在空中扭曲膨胀,落在床上时已经变回人类少年的外形——只是苍白的皮肤微微泛紫,眼眸是与魔物少女如出一辙的昏黄,「还喜欢这么玩……请,请温柔点……」「这——就是情趣嘛——」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女孩轻巧优雅地滑上了床榻……「对了……一直想问来着,我们刚见面的时候……那个影子是怎么回事啊?」「其——实是魔法投影哦——」「唉?!」

  「因——为想给你看个印象深刻的出场嘛——调了好几次灯光都不满意——只好用魔法映个假的影子上去啦——」「……」

  (全文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