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萝莉娇妻】(22)作者:DMCarzy(浅水吟丶)

海棠书屋 2022-09-28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萝莉娇妻】(22) 作者:DMCarzy(浅水吟丶) 2022/9/11发表于:pixiv字数:8714   第二十二章 有着奇怪癖好的美母人妻   【呃……一言难尽,大家中秋快乐~】   拿出假阳具后,王楚看到苏雪脸上的表情都变得
【萝莉娇妻】(22)

作者:DMCarzy(浅水吟丶)
2022/9/11发表于:pixiv
字数:8714

  第二十二章 有着奇怪癖好的美母人妻

  【呃……一言难尽,大家中秋快乐~】

  拿出假阳具后,王楚看到苏雪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紧张了起来,这显然是要干
坏事了啊。

  大白天的……而且……夫人您的病才刚好,不用歇几天吗?

  王楚担忧不已,内心期望苏雪可以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放回去吧……等晚上不行吗……一会儿有人来可怎么办……」

  可惜祈祷并没有发挥作用,苏雪看着手里的玩具……拿都拿出来了不用一下
怎么行,况且玩具本来就是有时效的,再不用该过期啦。

  她走到门口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确认没人后将门反锁,随后又检查了一
下窗户有没有关好,窗帘有没有透光……

  做好充足的准备,王楚看到苏雪回到了床上,手握假阳具开始调整它的尺寸
和形状。

  假阳具和使用者的意识相连,能直接变化出想要的样子,也可用手微调进行
更加细致的调整。

  在苏雪的引导下,假阳具剔透的身躯仿佛果冻般变幻涌动,不断变大变粗,
由原来的十来公分一下子增长到二十多公分,整体粗了一大圈,强健有力的肉茎
上青筋缠绕,龟头却像是一个粗短的哨子般,看起来和正常的肉棒略有不同……

  王楚正疑惑着,肉茎底部突然隆起来了一个球状突起,让肉棒再度拔高一截
,远远看去,肉棒仿佛长在了那个凹凸不平的球体上。

  阳具变化完成,显现出了它应有的色泽……

  看着这根粉红粗大,形状怪异的假阳具,王楚终于明白了,这根本不是人类
的肉棒,而是一根狗屌……

  夫人的癖好还真是特殊。

  表面上看起来端庄贤惠,温柔的苏雪,背地里竟然有这样的一面。

  阳具塑形完毕后,苏雪也跟着脸红起来,然而羞赧的神情却无法掩盖心中的
欲火,她又伸手在肉茎中段捏了一些凸起出来,仿佛给肉棒带了个项圈……

  不愧是母女和小娜一样贪吃。

  王楚正看得起劲,忽看到苏雪手握假阳具,满脸渴望向自己走来。

  干嘛?

  他还以为被发现了,接着就听到啪的一声,苏雪将假阳具吸在了自己身上。

  「……」

  这明明有两张椅子,为什么选我?!

  苏雪听不见王楚的抱怨,选王楚纯粹是因为距离较近,走到跟前她看椅子过
于靠近梳妆台准备拖出来一些,却发现椅子简直沉得离谱,费了很大的力气也没
有抬动,自己反而被带得一个趔趄,趴倒在梳妆台上。

  台上的香薰被瞬间打翻,满屋子的梨花香立刻变得刺鼻起来,香薰内的液体
流出抹了苏雪一手,还有不少流到了椅子上。

  「诶哟~怎么这么重啊?!」

  苏雪赶忙抽出纸巾擦了擦胳膊,不禁抱怨起是谁搬了把这么重的椅子到房间
里来……

  第一时间自然是想到了爱搞鬼的小娜:「死丫头~」骂完了她也没多想,转
身去搬另一把椅子。

  王楚听到苏雪的抱怨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战友,赶紧偷偷拿出手机给小娜发
了条消息。

  「我被困在你妈房间里了,快来救我!」

  「啊?」小娜发了个疑惑的表情,不太清楚妈妈是怎么困住王楚的。

  「我在你妈房间里找东西,她突然进来了……」

  王楚把经过说明了一下,然而等到他把事情解释清楚,苏雪内裤都脱了,赤
身裸体,撅着屁股轻轻蹭着椅子上的狗鸡巴,一副欲求不满的人妻母狗模样……

  「知道了,马上来~」

  「屋里两把椅子,你就搬那把比较沉的就行。」

  「知道啦~」

  交代完毕,王楚静等小娜来救人。

  此时昏黄的卧室里,苏雪赤裸的身躯白得仿佛一道月光,浑身上下纤尘不染
,除了头发之外再无一丝杂色,就连乳首和小穴也和皮肤的颜色极为接近,仿佛
一具被顶尖技术渲染出来的淫乱肉体……

  她俯身伏于床沿,双腿并拢,抬起屁股不住地摩擦身后的假阳具,不过是轻
轻蹭了蹭,肥厚饱满的阴唇便溢出了些许汁水,滋滋水声听得王楚口干舌。

  苏雪比他想象中要更加诱人,丰润的玉体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变得绵软
无力,大概是因为总在牧场忙碌,所以她白皙的大腿上隐约能够看到一些极富美
感的肌肉线条,柔韧的腰肢不仅纤细而且充满了活力,硕大丰腴的臀瓣被轻巧举
起,悬在半空中上上下下。

  苏雪趴在床上,屁股不住向后吞顶,用狗鸡巴摩擦自己的蜜穴,「哼哼哧哧
」羞赧娇媚的喘息声和小娜七分相似却又有着三分不同。

  王楚有些遭不住了,他感觉自己的身躯正在发烫,那些倾倒在他身上的香液
仿佛催情的印度神油般,引燃他的欲望。

  这个香薰绝对有问题!

  王楚又给小娜发了条信息催促她赶紧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嘟——

  一声极其细微的手机提示音忽然从外面传来,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瞒不过
王楚的耳朵,他急忙向窗户看去。

  本来被拉好的窗帘不知何时开了条小缝,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一晃而逝。

  「我看到你了!快救我出去。」王楚迫切道。

  「嘻嘻嘻~」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笑,趁着你妈才开始快把我弄出去!」王楚真的要忍不
住了,这个香薰只是闻一闻就会欲火焚身,何况现在浇在身上……然而回复他的
却只是一个黄色笑脸。

  看着这个冰冷无情的微笑,王楚猛地一愣,忽然想起来这丫头是个主张给父
亲戴绿帽子的主,眼下这场景……

  很快一条新的消息紧发了过来,王楚点开一看只有两个字。

  「爸爸❤~」

  「死丫头,快救我出去!」

  「你看妈妈多漂亮啊~那屁股比女儿的还要丰满呢~就算不用淫纹恐怕也能
把肉棒全都吃进去~噫❤~水水也是格外多呢~爸爸就不想试试吗?」小娜诱惑
道。

  「……」

  「哦,对了主人,我刚才看东边的树林里有人鬼鬼祟祟地搬东西呢,我得去
看看了,你再忍耐一下。」

  「小妖精,你给我回来!」王楚真后悔没给小娜屁股上贴个【忠诚】淫纹,
丫头翅膀硬了,居然忤逆主人的命令!

  「啊❤~」屋内难以抑制的呻吟声打断了王楚,他急忙收起手机看向苏雪,
后者抓着凳子磨得淫汁四溢。狗鸡巴都被压弯了,深深陷进了一线天小穴中被两
瓣白皙肥厚的阴唇夹裹着涂满了淫汁。

  苏雪忘我地套弄着,速度却越来越快,修长矫健的美腿紧绷着,踮起脚尖,
源源不断的淫汁从双腿间洒落。

  性器交合处的淫汁在高速摩擦中渐渐变成了白浆,苏雪忽然摆动臀瓣一拍到
底,让勃起的蜜豆亲在了那个凹凸不平的球状凸起上,体内奔涌不绝的快感瞬间
暴击翻倍。

  「嗯嗯嗯❤❤❤~~~」

  蕴藏在蜜穴里的阴精随之喷涌出,苏雪扑到在床上,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
手捂着喷水的小穴,丰腴的身躯在高潮中痉挛颤抖,然而无论是口中的呻吟,还
是小穴里的淫汁,都不可阻挡地从指缝中溢了出来。

  身后的椅子被无情踢翻在地,狗鸡巴却还牢牢地吸在上面……

  只是在外面蹭了蹭就喷了这么多水,看来苏雪的体制是十分敏感那一类的,
短暂的高潮过后,更多的欲望从身体里涌了出来。

  苏雪拿起阳具开始抽插自己的小穴,她躺在床上,双腿岔开,两只小手掰开
自己的大屁股看了看。

  肥厚饱满的馒头穴在淫水的浸润下变得水嫩润滑,窄小的穴口被刺激得一张
一合,仿佛会呼吸的小嘴巴一样渴望着被巨物塞满。

  苏雪抓起硕大的假阳具,白玉般柔弱的小手无法将阳具完全握住,必须要两
个手一起才能抓稳。

  双手抓着假阳具的底座,看着自己嗷嗷待哺的小穴还没被插入就已经开始流
口水了……

  大屁股不安地摆动起来,害怕被狗鸡巴插入,又渴望被其填满。

  如此丢脸的癖好纵然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也让苏雪难以自持。

  大概是小时候在牧场里呆的太久原因,苏雪和牧场里的动物异常熟悉,对年
幼时的她来说,动物不仅仅是赚钱的牲畜还是玩伴。

  这种微妙的关系曾一度让她忘记了人畜之间的分别,人不过也是动物的一员
罢了,所以在当面观看了一场人为促使的种马配种后,苏雪便对交配产生了浓厚
的兴趣。

  她开始观察家里的猫,狗,马,牛等动物,甚至一度想和家里的狗狗做爱,
然而偷偷摸摸尝试了几次后,她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还咬了……

  苏雪的确性感漂亮,但在动物的眼里也许仅仅是好看的人类罢了。就像一个
普通人看到漂亮的狗和猫也只是想亲近,不会其它想法。

  苏雪明白这个道理是在上了初中后,善于替别人着想的她自然是放弃自己危
险的想法,但欲望这种东西却并没有随之消失,反而变得愈发灼热……她常常会
梦见自己被充满野性的漂亮骏马或野狗骑在身上,巨大坚硬的肉棒不管不顾地在
小穴里抽插捣搅,像操弄母狗般发泄着兽欲。

  可惜这么多年来,她的夙愿一直未能实现……

  之后高中毕业,苏雪便在家人的安排下和小娜父亲成婚,成为了家族联姻的
牺牲品,作为丈夫,米文新也更喜欢身材娇小可爱的萝莉,对苏雪兴趣不大,自
小娜出生后,米文新就很少和她同房了。

  艰苦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数日前,直到小店开业,苏雪买到了这根可以随意变
幻的假阳具,她才第一次尝到了满足的味道……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仿佛中毒上
瘾般,一天不做都不行,甚至有的时候一天要自慰好几次。

  前几天生病脱水,主要也是因为这个……

  今天又是种马交配的日子,从牧场回来后苏雪又按捺不住了,她抓着假阳具
,将狗鸡巴通红的龟头慢慢塞进了嗷嗷待哺的小穴里,才刚一接触,小穴口便迫
不及待地咬在了龟头上。

  不等苏雪发号施令,大屁股自顾自地套了上去。

  咕啾❤~

  粗大的狗鸡巴立刻被吞了进去,苏雪闷哼一声,在快感的趋势下抓着狗鸡巴
向小穴深处贯去,足足二十公分长的肉茎被轻易吞入,却似乎还未够到底,直到
肉棒被球状凸起堵住入口。

  「嗯嗯嗯❤❤❤~~~」

  苏雪抓着肉棒在小穴里来回搅弄,想要找个合适的角度将狗鸡巴连同肉球凸
起一块塞进小穴里。

  咕噜❤~咕噜❤~

  阳具搅弄穴肉的声音,在淫汁的润滑作用下变得粘腻,每一次捣搅,丰腴的
臀瓣都会剧烈地颤抖,甩将淫汁甩得四处飞溅。看着自己冒水溢浆的骚穴,苏雪
手上又忍不住加重了几分力道。

  不一会儿,窄小的穴口便被搅得胀红肥厚更加紧实了,粗大的凸起变得愈发
难以塞入,苏雪便开始用力抽插,双手拄着狗鸡巴用力向自己的骚穴里冲顶,啪
❤~啪~❤啪❤~~,肉球撞击肥厚的阴唇发出了清脆的拍击声。

  她似乎想利用惯性将狗鸡巴强行怼入小穴中,然而粗大的凸起和肉茎之间没
有任何过度,小穴牢牢锁在肉棒底端,不论怎么都塞不进去。

  球状凸起拍阴唇的速度越来越快,频率也越来越高,小穴被凌辱得哭了起来
,源源不断向外喷水。

  啪❤~!啪❤~!啪❤~……

  看着苏雪忘我的表演,在香薰的刺激下,王楚终于受不了了,他褪去变化凝
出真身,身体不受控制地向苏雪走去。

  失去理智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苏雪身上烙下淫纹,保证她不会被自己毁
掉。匆忙之间连衣服都来不及幻化了。

  待王楚走至床边,苏雪立刻发现了他,顿时一惊,赶忙拿起衣服盖在身上。

  「你……你怎么会在这?!」

  苏雪满目惊诧,看王楚赤身裸体突然出现,本能地就想到这人怕是一直躲在
床底下偷听,如此一来,自己方才淫乱的样子岂不是被看了个精光,本就潮红的
小脸登时变得通红,心中羞赧万分,恨不得自己钻到床底下去。

  面对苏雪的质问,王楚不答话,如同饿急了的野兽般,双目通红地向苏雪扑
去,一手抓住脚踝烙上淫纹,一手扯掉衣物……苏雪丰腴的身躯在王楚的手里似
乎并不比那件衣服重多少,轻轻一扯便拖到了床边。

  「啊……你要干什么……唔……」

  雪白胴体很快被压在身下,嘴巴尚未来得及呼救就被堵了起来,殷桃小嘴被
男人的舌头粗暴插入,像是搅弄糖浆般挖走了嘴里的津液。

  苏雪伸手去捶打王楚,可男人的身躯却仿佛一座山,任凭她如何推搡都纹丝
不动,双手反被震得生疼。她万万想不到白日里对小娜那般荫护、看起来光明磊
落的王楚竟然是个禽兽……

  然而她更没想到的是,这个禽兽的接吻技巧居然好得离谱,相比之下,自己
就如同未尝人事的少女,二人唇舌相融,不消片刻时间她便被杀的丢盔弃甲,失
了力气……

  感受着男人粗重的呼吸,无法抵挡的攻势,方才退潮的欲望去而复返,在王
楚的引领带动下,自己的舌头和嘴巴也跟着动了起来。

  苏雪心中苦苦挣扎,一面愤恨王楚的禽兽行为,一面抵抗着身体里源源不断
涌出来的饥渴。

  虽然近日自渎成瘾,但内心深处,苏雪仍然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女人,纵使结
婚多年,常常得不到满足但她仍然没有选择去别处寻欢作乐。

  只是人的意志力终究有限,王楚猛烈的攻势下,苏雪的身体正在一点点被欲
望所蚕食。

  就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王楚忽然拔出了舌头……

  短暂的清明中,她低头看了看这个双目通红,如同野兽般强壮的男人,却没
在对方眼里看到一丝一毫的猥亵,只有无穷无尽的饥渴,仿佛一头真正的野兽,
那微微张开的嘴角还挂着从她口里夺取的津液……

  「你不要这样……万一让小娜知道了……」苏雪试图叫醒这个被欲望蒸红了
眼的男人,但紧接着王楚便一口咬在了她的酥胸上,掌心大的乳晕被一口吞吃进
了嘴里,柔软的舌头开始和乳尖缠绵。

  她再一次感受到了那高超舌吻的技巧,指尖大的乳头被卷进舌头,抵在唇齿
间来回舔舐。剧烈的快感如浪潮般扩散开来。

  苏雪抑制不住地叫出了声,抱着王楚的脑袋身体缩成一团,犹如一只收缩防
御的刺猬,尽量不让自己在突然迸发的快感中失去理智,只是这苍白的防御那里
又是王楚的对手,他左手轻轻一扣,苏雪的双手便被牢牢锁在头顶上。

  曼妙的身躯跟着舒展开,一对本就丰腴的酥胸变得愈发坚挺,而那个含在男
人嘴里的乳头也被破防擒住,一时间乳肉上的所有快感全都扎进了心窝里。

  苏雪咿咿呀呀地叫着,犹如一只张惶的白兔,修长的玉足在身下无措乱蹬。

  本就敏感的身躯,在男人的侵犯下变得火热滚烫,无穷无尽的欲望涌了出来
,却又找不到宣泄口,只能在身体里徘徊游荡,直到男人用牙齿咬住了她乳尖,
轻轻一碾。

  「啊啊啊❤❤❤❤~~~~~」

  微微刺痛犹如决千里之堤的蚁穴,苏雪的酥胸竟然直接在王楚的嘴里爆浆喷
奶,大量的乳汁射进了王楚的嗓子里,身下那雪白的大屁股仿佛一个被戳破的水
蜜桃般,射出了澄澈透亮的粘腻浆汁,那根插在小穴里的狗鸡巴一下子就被爆射
的淫汁喷飞了出去。

  剧烈的高潮让苏雪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明明很抗拒,但身体却不受
控制地高潮了,苏雪羞得无地自容,她偏过头试图把自己潮红的脸颊埋进胳膊里
,却只堪堪遮住一半。

  无处可躲的羞赧,犹如在大街上被人扒光是真的要羞死了。

  可很快苏雪就发现,王楚压根就没在意这个,吸完这个乳头又转头去吸另一
个去了,活像个未断奶的大孩子……

  虽然她被扒光了,但大街上的都是瞎子,没人在意。

  苏雪终于意识到王楚的状态有些不太对……从始至终都未发一言,对于她的
抵抗和责问也都视若无睹。

  不论怎么看都很不正常。

  苏雪试着叫了王楚两声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对方自顾自地吸着的奶子……

  发现这一状况后,苏雪不禁松了口气,若是无意识行为,那说明王楚并非她
想的那样无耻,心中的抵触瞬间少了多半。

  只是眼下侵犯已成事实,她又难以反抗,苏雪不知日后该如何和女儿解释…
…未等她细想,王楚的攻势忽然变得猛烈起来,双手抓着她的胸一边揉捏一边吸
,想要将粉软中的乳水全都榨出来。

  苏雪紧要牙关只得默默忍受,不停地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意外罢了。

  然而在不断的心里暗示下,随着内心的抵触的消失,一种奇怪的适从感在欲
望的驱使中油然而生。

  既然无法抵抗,对方又没有意识……那不如顺其自然……

  苏雪再次低头去看王楚,看得更仔细了些,抛开二人身份隔阂,单从男女的
角度去看,王楚的优秀是毋庸置疑的,先不说能力,仅仅是颜值和身材就足够让
人沉迷。

  她大着胆子去摸了两下,这具比牧场里种马还要强壮的身躯,正在欲火焚烧
下散发着惊人的热量。

  片刻后,随着胸中乳汁被榨干,王楚的嘴巴也开始转移阵地,仿佛嗅到了腥
味的猫咪,一路向下……

  苏雪的心跳忽然变得好快,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涓涓淫汁自双腿间流淌而
出。

  一想到王楚那技巧纯熟的舌尖即将钻入洞口,她的大脑就一片空白,从胸口
到小腹,再到大腿,随着距离的接近,时间似乎都变得模糊不清。

  明明只有几秒,却又仿佛过了很久……

  直到被舌头钻入身体的刹那,苏雪感觉整个世界刹那间变成了一道欲望的漩
涡,将她扯了进去。

  王楚的舌头比想象中还要灵活柔软,像是小狗的舌头般卷着淫汁在她的肉井
里忽上忽下,凸起的G点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细细的研磨。

  「嗯❤~~~」

  苏雪抱着王楚的脑袋,心中想着对方不知便撒开了欢任由小穴喷了王楚一脸
淫水,只是淫水太多,见对方额前的碎发都被自己浸湿,苏雪却又不禁羞涩起来

  被淫汁喷了满脸后,王楚愣了那么一瞬,嘴里喃喃说了三个字,「死丫头…
…」

  说完一把将苏雪掀翻在床上,压了上去。

  惊呼声中,苏雪很快感受到了一根坚硬滚烫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双腿间,她
慌忙扭身去看,果然看到了一根狰狞雄伟的粗壮之物,宛如她的手臂般粗长,却
比之狰狞万分,上面青筋缠绕,肌肉鲜明,还有些淫秽的凸起,比她方才捏的玩
具还要不堪入目。

  只是如此粗长哪里是人能吃的下去的……

  「这……太……太大了,进不来的……」苏雪捂着自己的屁股,可怜兮兮求
饶,但此刻王楚哪里听得进去。一把拍开苏雪的手,抓着她的大屁股,大拇指轻
轻一扯便将一线天小穴掰开露出了深藏其中的洞口,肉棒紧随其后顶了上去。

  此时的小穴口早已春水泛滥,加上王楚不可匹敌的力量,肉棒就这么被硬生
生塞了进去,异常粗大的龟头将小穴口撑到透明发白,像个刚拆封的套子般罩在
了龟头上。

  预料之中的痛楚并没有出现,只是有些紧绷和酸胀也很快被快感所取代,小
穴里的软肉争先恐后向肉棒上粘去,像是鱼儿看见了美味的诱饵。

  苏雪趴在床上,两瓣丰腴肥硕的臀瓣夹着龟头左摇右晃,像极了一只嗷嗷待
操的母狗。

  王楚兽性大发,肉棒直戳到底……当滚烫跳动的肉棒插进身体,苏雪再也矜
持不住了,压抑多年的欲望在巨大肉棒的冲击下彻底爆发出来。

  她俯下身躯,高高撅起屁股,奋力去吞吃男人粗壮的肉棒,直到肚皮被高高
顶起还不肯罢休。

  「好粗❤……好长❤……」

  苏雪趴在床上春心荡漾,多年来的夙愿似乎终于被这根充满野性的巨根所实
现,身体里的坚硬和炙热让她感觉如坠梦境。

  也只有梦里的野兽才会有如此粗长狰狞的肉棒,也只有梦里的野兽才会对她
这个淫乱的女人感兴趣……

  苏雪迫不及待地动了起来,生怕过一会儿梦就醒了。

  白皙丰腴的臀瓣夹在肉棒上前后耸动起来,每一下都深入到底,用尽小穴里
的每一寸沟壑去吞吃这根肉棒,仿佛是在恳请肉棒的主人,用这根怪物般的东西
捣烂自己饥渴难耐的骚穴。

  暴风般的抽插如约而至,粗壮狰狞的肉棒如捣米般摁着她的骚逼狂插起来。

  噗❤~!噗❤~!噗❤~……

  「嗯嗯❤~~~~艹我……狠狠地艹我……哦哦❤~不用顾忌小母狗的骚逼
,把大鸡巴都塞进来吧❤~」苏雪奋力迎合着男人的抽插,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

  她疯狂的扭着屁股,近乎谄媚地向男人进献自己肥美的屁股和骚穴。

  在二人的共同努力下,小穴里的软肉被捣得酥麻靡软,似要化了般,咕啾❤
~咕啾❤~的冒着淫汁,无穷无尽的快感如这淫汁将苏雪淹没。

  感受着男人粗大坚硬的龟头,穿进骚逼里顶着她的子宫在肚皮上疯狂摩擦,
苏雪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在做梦,变成了梦中被蹂躏的小母狗,被粗大的肉棒操得
喘不上气,插得欲仙欲死……

  二人的交合持续了很久。

  直到下午五点,苏雪从昏睡惊醒,偌大的房间里却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看着
满床的污秽,她心中五味杂陈,刚才的经历仿佛一场梦,但眼前的一切却又再告
诉她那是真实发生过的。

  「……」

  此时,在楼下的房间里,王楚一脸黑线地看着小娜,之前已经训了半个小时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小娜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错哪了?」

  「我不该抛下主人擅自离开。」

  「不深刻!」

  「哦……我不该不听主人的话,违背主人的命令。」

  「那该怎么惩罚?」

  「嗯……」小娜沉思状片刻,「给主人打屁股好不好?」

  「不好!」

  「那要怎么样嘛,人家都知道错了啦~」小娜向前凑了凑,瞪着大眼睛企图
萌混过关。

  「罚你这两天你和我分开睡,好好反思反思!」王楚气呼呼地说道。

  「啊???主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小娜急得直跺脚,但王楚这次
是铁了心要惩罚她,任凭她如何求饶都不管用。

  情急之下,小娜猛然想起了什么:「主人,我离开是真的有原因的,不是故
意丢下丢下主人不管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