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赎罪的妈妈】(9) 作者:夜无常殇

海棠书屋 2022-07-01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赎罪的妈妈】(9)作者:夜无常殇 2022/6/28首发于sis001是否首发:是字数:8702   「你,你怎么射到里面了,你快弄出去。」妈妈的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她用一种幽怨的声音对王德仁说道。   「对不起美芳,你实
【赎罪的妈妈】(9)

作者:夜无常殇
2022/6/28首发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8702

  「你,你怎么射到里面了,你快弄出去。」妈妈的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她
用一种幽怨的声音对王德仁说道。

  「对不起美芳,你实在是太美了,我一时没忍住」王德仁口上是这么说着,
但是双手仍旧抓着妈妈的丝臀,一点没有把肉棒拔出去的意思。

  妈妈有些不高兴,她忍着未到高潮的失落,一把将王德仁推开,肉棒从小穴
内抽离,带出大量的精液,还有少许滴落在妈妈的丝腿上。

  妈妈用车上的纸巾简单的擦拭了一下,胸口的风景也没顾得上遮挡,全被王
德仁看了个遍。妈妈擦拭完身体后捡起地上的衣服和鞋子,然后又叫王德仁转过
身去。在妈妈穿好衣服后王德仁这才重新回到车上,车子朝远处驶去,我还仍旧
待在排水渠里,我怎么都无法接受妈妈就这样半推半就的和王德仁做了爱。

  点点雨水打在挡风玻璃上,我把油门踩到了底,学着电影里想把所有的烦恼
都甩在身后,可它依旧紧紧跟着。我风驰电掣的在车流中穿梭,雨越下越大,渐
渐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稀疏的雨点也变得倾盆。

  车子已经驶入了热闹的街区,我麻木的转动方向盘,前方隐约看到红灯亮起,
妈妈被人从后面插入的画面依旧盘旋在我脑中,我没有去踩刹车,只感觉车头像
是撞到了什么东西,然后挡风玻璃变成了碎片,扎进了我的肉里,我视线里最后
的画面是雨滴打在我的脸上,最后就是一片漆黑。

  我在睡梦中梦到我牵着妈妈的手,我们在宽阔的草地上欢快,她的脸上全是
幸福的笑容,我也是。那年我14岁,个子才达到她的肩膀。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在我的耳边说话,我缓缓睁开眼睛,视线很是模
糊,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刺得我的眼睛生疼,再过了许久之后我的视线和听觉都恢
复了正常,一个白大褂医生正在给我做检查,然后我又见他在我的点滴瓶里注射
了什么东西。

  「洋洋,洋洋你终于醒了」我微微转过头,是妈妈,她的眼角挂着泪水,正
一脸悲伤的看着我。我上一次见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时候还是十年前,那一次我也
是躺在病床上。妈妈的手抚摸着我的额头,我动动了嘴唇想说话,但是喉咙里十
分的疼。妈妈拿起一旁的水杯,让我的嘴里倒了一点水。

  我全都咽下后,抿了抿嘴唇,用十分虚弱的声音说道「妈妈,我这是怎么了。」

  「你出车祸了,都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你真是吓死我
了」

  我看着她的泪水从嘴角滑落,也是十分的心疼,我安慰到「妈妈,我没事,
我想回家。」

  「你伤的那么重,你乖乖在医院里休养,我哪都不去一直陪在你身边」

  我想伸手去帮她擦泪,可动了动右手,发现已经被打上了石膏,然后又看到
一条腿被吊在半空,同样也是打上了石膏,一旁的医生说道「他其实伤的不严重,
只是胳膊和腿比较严重,不过都能完全恢复好,要想出院的话天亮就可以办理手
续」

  医生又拿手电照了照我的眼睛,确定没什么大问题后就走了出去。此时房间
里就剩我和妈妈两人,我虽然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但从妈妈脸上看到的憔悴就知
道已是夜深。我的眼泪也开始打转,不是因为伤痛,而是因为妈妈与别人在一起。
天亮后我被李海贵抬上了轮椅,又被面包车拉回了家。雨好像就从那天起就没停
下,依旧淅淅沥沥。

  我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妈妈托着我的头往我的嘴里喂药,苦涩的药丸被我吞
下了肚,我对妈妈说「妈妈,你可以一直陪我在我身边哪都别去吗」

  「好,妈妈先去放碗,你等一会啊」

  没过多久妈妈又重新回到我的房间,她脱下了鞋子背靠在床头,而我的睡在
了她满是肉感的大腿上,她刚刚洗了个澡,现在穿着一条白色的丝质睡裙,大腿
露在外面。我舒服的躺着,感受着妈妈抚摸我的头发,她问到「你那天去哪了,
我听海贵讲,我刚出门你也出去了,下午都没回去吃饭。」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难过的说道「妈妈,你爱我吗?」

  「我当然爱你,你是我的全部」

  「你知道我说的爱是什么爱」

  妈妈没有出声,我感觉到她像是深吸了一口气,我看不到她此时的表情,我
们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我亲了一口妈妈的大腿,然后用没被打上石膏的手去抚摸,
她的肌肤是那么的嫩滑,我见她没有出声也没有阻止,于是沿着大腿内侧往上摸
去,直到我摸进了她的裙底,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受了伤,还是她的应允,我的手
指碰到了她的内裤,是蕾丝的,很滑很小。

  我转过头去看她,她脸上的表情让我说不出究竟是什么,妈妈只是看着我,
眼神中充满了复杂,我没有再继续过分的行为,艰难的转过身,把头埋进了她的
怀里,那熟悉的味道让我着迷。

  之后连午饭都是妈妈一口一口的喂我吃,享受着母子的之间的换了时光,忽
然门被人敲响,说话的人是李海贵「小洋,小峰来看你来了。」

  妈妈起身帮我开了门,门口站在的是李峰,他进来了站在床边打量了我的伤
势,然后又十分关心地问我「你伤得严不严重,还疼不疼。」

  我有些无语,他破坏了那美好的一刻,但我又对他生不了气,于是十分蛋疼
的回答「你看我这样子,严不严重还看不出来吗」。李峰「哦」了一声,然后他
就一屁股坐下,说要陪陪我,我哪里肯让他陪,「你快点回学校上课吧,我没事
你不用待在这里。」

  「没关系的,下午没课。」

  我捂住了脸,然后又说「那你快去打工,你不是还差我很多钱嘛」

  「小洋,你怎么跟你同学说话的」妈妈在一旁假装训斥我,李峰摇着双手说
没关系,「下雨天没有活」,我有点被气的上头,妈妈大概也看出来我想干嘛,
于是便对李峰说「小峰,你先陪你大伯和爷爷在楼下聊会天吧,小洋需要安静的
休息。」

  之后妈妈在我的身边回忆起和我小时候的场景,她告诉我那时我有多么多么
的调皮捣蛋,妈妈的话语让我变得宁静,以往幸福的画面淹没了所有的伤感。这
时我的手机响了一声,我拿起一看,是小龟给我发来了几条信息,我没敢当着妈
妈的面打开,又把手机丢到一旁。妈妈没有在意,她又继续讲,刚讲了没两句又
有人给她打来了电话。

  妈妈接起手机,她的语气又变成了在外面时才有的冰冷「好,好我知道了,
让小丽先处理,我这两天暂时不回来,对,全权交给小丽,就这样」

  「小洋你先躺一会,妈妈回房间里发点资料到公司,一会就回来」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等妈妈走后我才拿出手机看,小龟告诉我他看到阿泰今
天见了一个人,还拍了一张照片给我,拍到了阿泰的正脸,却没有拍到另一个人
的长相,那人穿着西装个子挺高的,两人像是在路边说话,然后我又看了看小龟
发来的信息,他说他拍到两人在街口见了面,然后就坐上了车,他没得来得及再
跟,车就走远了。

  我看着照片陷入了沉思,这人我应该没见过只是看背影根本猜不到他是谁,
于是我又给小龟转了点钱,让他继续跟,一有消息就立马告诉我。我心中暗暗发
誓,等我抓到你个王八蛋一定好好痛扁你一顿。

  没过一会,门被推开,王德仁站在妈妈身旁,他手中提着一篮水果「小峰,
你好点了没,怎么那么不小心,听你妈妈说你的车都被撞报废了」

  我看到王德仁心里很是不高兴,只是怕妈妈觉得我没礼貌才勉强喊了一声
「王叔叔」。王德仁刚下坐下,就又被妈妈拉了起来,「德仁,你去楼下坐会吧,
小洋需要好好的休息,你别打扰他了。」

  王德仁点了点头又让我好好休息,他在离开时把果篮递给到了妈妈的手中,
还在妈妈的手背上摸了一把,见我的脸色不太好,妈妈没有多和他纠缠,把他赶
到了门外。

  「怎么了,你又吃妈妈的醋了。」妈妈把果篮放到一旁,又重新做回了我身
边,我皱着眉说道「我不想你和他在一起!」

  她以为我只是因为行动不便不高兴在说气话,她像是哄孩子一般对我说「好
好好,妈妈以后不让你再见到他。」见我还想说什么,她用一根手指按在了我嘴
唇上,我这才罢休。我在妈妈的身上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当我醒来已经天黑了,
我对着门喊了几声,没一会妈妈就从门外进来,看到我醒了就问我饿不饿,我胃
口不好摇了摇头,问到「现在几点了」

  「都12点了,你下午一睡又是十几个小时,」

  我叹了一口气,让妈妈扶着我去了趟卫生间,然后又回到屋里,妈妈想回自
己的房间,却被我拉住,「妈妈,我想你留在这里陪我睡。」

  出乎我意料的是,妈妈想也没想得就同意了,关上了灯,我听着窗外的雨声
看着妈妈的身影就在我枕旁,也记不得是多久就开始和她分床睡,我感叹时间过
得真快,在朦胧中我没有睡意,只是盯着妈妈的脸看,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好
似这样就十分满足。

  我盯着妈妈的脸看了半个多小时,像是永远都看不够,隐约看到她的眼皮眨
了眨,她开口说话「洋洋,你睡不着吗?」

  「睡了很久了,不想睡了」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因为妈妈好看」

  我以为我是在对她说情话,她在那句话后没有再说话,也像是在看着我,今
晚没有月光,屋内十分的朦胧,我只能依稀看清她的轮廓,也不知道她此时在想
什么。我一点一点的挪动身子向她靠得越来越近,直到我们俩的脸都快要贴在一
起才停下,妈妈的睁着大大的眼睛,与我对视,呼吸都碰撞在了一起。

  我想抱着她,可手上行动不便,就开口说「妈妈,你能抱着我吗。」

  一只娇小光洁的手臂搭过了我的肩膀,妈妈的头和我靠在一起,她侧着身子
面向我,手臂上察觉到那团柔软。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我感觉妈妈的呼吸好像
变得不再那样平缓,呼出的热气温度也上升了几分,我痴痴地看着妈妈,情不自
禁地吻了上去,只是这一次她没有拒绝,我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她的香舌钻入
了我的口中,我吸吮着妈妈的香舌,将她的甜甜的口水咽进了喉咙。

  妈妈呼出的热情碰在了我的脸上,她抱紧了我与我接吻,我的心扑通扑通的
狂跳,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亲女人的嘴,但是我的初吻却早先给了妈妈,我从来
没有谈过恋爱,因为我觉得妈妈比任何人都要美。

  我用那只还能活动的手搂住了妈妈的腰,将她与我贴的更近了一分,她几乎
趴在了我的胸膛上,她的手捧住了我的脸,又把我的舌头吸到了她的嘴里吸吮。
我的思想变得空白,只是无意识地将手往她的屁股上摸去,我把她的白色睡裙拉
到了腰间,她圆挺丰腴的臀瓣暴露在空气中,被我的手掌肆意的捏弄。

  「嗯~ 嗯……」妈妈的亲着我,从鼻息间发出了动人的娇喘声,我拉着她的
蕾丝内裤往上提了提,使得内裤深深陷入她的臀沟,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子紧
绷了一下,然后又是沉重的呼吸声。妈妈和我的身子都在发热,她只是闭上了双
眼与我尽情的舌吻,丝毫不理会我手上的动作。

  我用尽全身力气把妈妈往上身一楼,她整个身子都趴在了我的身上,双腿卷
曲着跪在两旁,我的下面早已硬的发胀,下体隔着裤子抵在她的小穴上,她的嘴
离开了我,眼睛还一直看着我。黑暗中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我想她此时一定
是红着小脸,心情更是和我一样忐忑。

  我鼓起了勇气脱掉了腿上的短裤,然后又去拨开她的内裤,手指上传来湿热
的感觉,妈妈的内裤早就湿的一塌糊涂,我扶着自己的肉棒顶在了那湿湿滑滑的
小穴上,虽然我没做过,但是我看过小电影。妈妈的身子静静地保持着上身伏在
我身上,双腿依旧跪在我身体两侧。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把身子往上挺,就在我刚刚感觉到龟头要进入那湿滑
的肉穴里时,妈妈一下躲到了一旁。我没有强迫她,片刻之后我提上了裤子,以
为妈妈会走,她竟又重新躺在了我的身边,她依旧急促地呼吸,只不过把身子侧
到另一旁背对着我。

  虽然我有些失落,但对于妈妈的闪躲也不出乎意料,她始终没有勇气跨过那
道线。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我淡淡的说一声「妈妈,对不起。」

  妈妈带着哭声地说「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可以和你做那种事」

  「妈妈,我希望你只爱着我一个人,我不希望你和别人在一起。」说完这句
话后我知道我自己很自私,每个人都有选择幸福的权利,我却那么的「小气」。
她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同意了还是拒绝了,直到天亮她都没有再转过身来看我,而
我在她的身旁一夜没睡。

  天亮的时候我的眼皮开始打架,在朦胧间妈妈换好了衣服叫我吃饭,她穿着
一件红色的长袖衬衣,下身是一条白色紧身短裤,大腿上的肉被油亮的丝袜紧紧
勒着。妈妈扶起我靠在床头,然后用勺子为我喝粥,我一边把粥咽下肚里,一边
大胆的伸出手去摸妈妈的丝袜大腿。

  她把我的手打开「你正经点,我可是你妈」

  我见她不再先之前那么严肃,于是又把手搭了上去,「我要一边摸才吃得下。」
妈妈的脸上满是无奈,而我的心里更是开心到了极点,此时我们俩人更像是恩爱
的情侣,妈妈一边喂我,一边说「小峰又来看你了,看他多关心你,你也别老是
闷着。」

  我看着妈妈脸上的温柔心中暖暖的,并且发誓要永远爱着妈妈,并且不会让
她受到一点伤害。我把碗里的粥喝的一滴不剩,然后妈妈把李峰叫了进来,他手
里拿着书,告诉我课堂的笔记都帮我抄好了,让我有空看看,然后又陪我聊了会
天,我感觉在房间里太闷了,于是让他扶着我往楼下走。

  妈妈此时在洗碗,问了李峰得知他大伯跟爷爷又去医院里复查了,我坐在沙
发上他给我打开了电视,李峰莫名的从口里冒了一句「你妈妈真漂亮」,我有些
得意,「那还用你说。」

  之后妈妈从厨房里端出一叠切好的水果招呼我们吃,我故意装作行动不便让
妈妈为我,她只幽怨的望了我一眼,看出了我的调皮,坐到我身旁把苹果喂进了
我嘴里,李峰满脸羡慕的自己也拿起一块苹果吃,没过多久李海贵和李铁柱也回
到了家,李海贵说「老爷子的病都好的差不多了,明天是时候要回去了。」

  我一听对我妈妈不怀好意的李海贵要走,心里乐开了花,可谁知妈妈在这个
时候客气「不用那么着急走,多住几天嘛。」

  我赶忙说「爷爷家里不是还包着地嘛,没人照看怎么行」。李铁柱慢慢走到
我们这边,他在李峰的身旁坐下,「也麻烦你们这么长的时间了,该回去了,有
空啊就到我们那边玩,刚开发了一个旅游景点,每天来参观的人有好多呢。」

  「洋洋,你想去看看吗,你整天待在家里都要发霉了。」妈妈放下手中我吃
了一半的苹果问道。

  我有些无语,然后看了看手上和腿上的石膏说道「我都这样了,还能去哪?」

  这时一旁的李海贵开口说道「没事,俺背你」

  我用一种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看向他,「那就这么定了,妈妈这就
给你多请几天假,反正你不是也快放暑假了嘛,我也好久没有去旅游了。」妈妈
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很是无语,他们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打算把我带过去。

  之后他们各自收拾着行李,我看李峰在一旁静静的坐着没有说话,于是问他
「你要不要跟着一块回去?」

  他说暑假还要打工,我让他别去了,带我去他老家好好的玩一次,他拗不过
我最终还是答应了。几人一起吃过了晚饭,我让李兵推着我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
鲜空气,一直转到9 点他才把我送回了家,在门口我看到路边挺着一辆车,是王
德仁的车,他又来我家找妈妈了。

  我推着轮椅进到客厅,没有一个人在,我想喊李海贵可他房门开着,只看到
两袋行李放在地上。于是我来到楼梯边,我单手撑着扶手一瘸一拐的往楼上爬,
我第一次觉得家里的楼梯修的实在太高了,等我到了二楼已经是满头大汗,我朝
着妈妈的房间走去,忽然听到楼上的天台像是有什么人在说话。

  于是我又艰难的爬到了三楼,此时我听清了说话的人是妈妈还有王德仁的声
音。我靠在门口趁着夜色探出半个脑袋偷看,妈妈说对王德仁说「对不起,我想
清楚了,我们不合适。」

  王德仁双手搭在妈妈的肩膀上说道「我们明明已经那样了,到底发生了你要
和我分手。」

  「你别问了,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我家」妈妈和他说话的语气变得冰冷,王
德仁的表情逐渐变得凝固,嘴里还一直问着妈妈为什么「是小洋不喜欢我吗,还
是因为那个叫李海贵的男人」

  妈妈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低着头不去看他,谁知他突然搂过妈妈的腰想
去亲她,妈妈死命的挣扎「你快放手,我要叫人了!」

  「美芳,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爱你,你不要这么对我好吗」王德仁始终不肯
接受事实,他乞求妈妈不要离开他。见状我想上前阻止,可我忘了自己有伤在身,
一个没注意直接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啊!」手上和腿上一起传来撕心的疼痛,
他们两人停止了争吵纷纷转过头来看我。

  妈妈立刻跑了过来将我扶起,我吃痛地看着王德仁,见到我的出现他一句话
也没说下了楼去,不久后我就听到车子驶离的声音。妈妈心疼的问到「洋洋,你
痛不痛,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皱着眉忍着痛说「我听到你们在说话,上来就看到…」

  「傻孩子,我扶你回去吧。」

  经过妈妈的房间时,我停了下来「妈妈,今晚我可以睡在你的房间吗?」

  妈妈的脸上仍旧充满了对我的心疼,她点点头,然后把我扶到了她的床上。
妈妈给我擦了脸,温热的毛巾在我的脸上浮过,我抓住了她的手。「妈妈,你是
因为我才跟他分手的吗?」

  「不是,你别多想,快点给你擦了你好好睡觉,明天还要坐车去小峰老家呢。」
妈妈的脸上变得有些害羞,而且眼神也在闪躲。

  我把脸凑近了一些看着她水汪汪的双眼,「我想听你说你是因为爱我,才和
他分手的」

  妈妈始终不敢看我,她别过了头,小脸变得通红。我用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
让她与我对视,看着她俊俏娇羞的脸庞,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在我心中荡漾,
「美芳,以后只能让我叫你美芳。」

  妈妈的表情愣住了,她没想到我会这么叫她,我看着她性感的小嘴唇动了动,
她好像是很慌乱,嘴里的话没有说出口。我忍不住再次吻了上去,我吸着妈妈的
舌头嘴里发出「滋滋」的声音,她睁着眼看着如痴如醉的我,任凭我怎么搅拌她
的香舌。我的手按在她的胸口上,那柔软的触感令我着迷,我的呼吸变得沉重,
心跳更是变得剧烈。

  我把妈妈穿的红色衬衣上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蕾丝乳罩,
将妈妈的双乳紧紧勒在一起,夹成了一道深不见底的乳沟。妈妈的双手垂在两旁,
我把她乳罩上中间的扣子一拨,两团硕大肥美的乳房一下就向两旁跳开,粉嫩的
乳头已经变得立起。把一只乳房在手中揉搓,又用指尖去刮那颗粉葡萄。

  妈妈的身子猛然一抖,我离开了妈妈的香唇,眼睛盯着那八字巨乳,我的裤
裆早已变得肿胀不堪,我张着嘴把另一边的乳头含进了嘴里,用牙轻轻的咬,又
用舌尖去舔。妈妈的绕过我的脑袋,像是儿时给我喂奶那样。我痴迷的猛吸,听
着妈妈嘴里发出一声声娇喘「嗯……嗯……」

  接着我把妈妈横躺推倒在床上,蹲下身帮妈妈脱掉了脚上的高跟鞋,36码的
小脚丫被黑色丝袜紧紧的包裹着,那完美的足弓和婴儿手指般大小的脚趾被我捏
在手里,我张嘴把妈妈涂着红色指甲油的丝袜足尖含了进去。

  「别舔」我没理会妈妈说的话,用舌头抵在她的指缝里,口水浸湿了她的袜
尖,妈妈的脚趾被我含在口里一个个都被舔了个遍,我嘟着嘴去吸她的脚趾,我
只觉得那味道让我着迷,口中一直发出那「滋滋」的声音,我的手也没闲着,隔
着丝袜不停的抚摸妈妈的小腿,柔软细滑的触感,我微微张开眼睛,看到妈妈的
脸已经红到了脖子上。

  接着我的脸贴在她的小腿上一直磨到了她的大腿,我又是亲又是咬,像是着
了魔一样。妈妈始终是娇羞的看着我,并没有出手阻止,我把妈妈短裤上的扣子
解开,把拉链用力的一拉,那油亮的丝袜紧紧的贴在她的小腹上,里面那条如同
薄纱一般的黑色蕾丝内裤出现在我眼前。

  我把妈妈的短裤完全脱下后,她才伸手去挡那片桃园地带。我看着妈妈的脸
对她深情地说道「妈妈,你真美」

  说话间,我就将她的手拿开,我把鼻子凑得很近,隔着那丝袜内裤就问到了
芳香,那是一种散发着女性荷尔蒙的味道,我在妈妈的三角地带上吻了一口,接
着我咬住了丝袜用力一扯,一声像是布被撕碎了的声音,妈妈的丝袜被我咬出了
一道大口子,「啊~ 」吓得妈妈惊呼了一声。

  「不要,洋洋你不能对妈妈这样。」

  我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个地方,我有一只手把妈妈的
双腿扛在了肩上,然后笨拙的脱掉了裤子。此时的妈妈脸色媚态尽显,眼神迷离
的看着我。我把手指按在了她的阴蒂上揉,指尖刚是触碰到的那一刻,我就发现
她的内裤早就湿成了一片。

  我咽了咽口水,将那条薄如薄如蝉丝的性感内裤拨开,那犹如馒头的蜜穴处
布满了淫液,龟头又一次抵在了妈妈的小穴上,我将将一挺腰,小穴被我的龟头
撑开了一条缝,一双柔软的小手撑在了我的小腹上。此时妈妈正一脸愁容的看着
我,我急的又是用力一挺腰,还是没能成功的进入到那湿滑的小穴里。

  妈妈摇着头对我说道「不可以,不可以」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抬着妈妈丰满的丝臀又是一挺腰,妈妈的双手死死的撑
在我小腹上阻止,我陷入了癫狂把几次尝试还是无果,妈妈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她猛地推开我,然后起身与我相拥,赤裸着上半身与我紧紧的抱在一起,她一边
哭泣一边对我说「不可以,那样你会死的」

  我很是不解「为什么,妈妈明明就想和我做爱,为什么要说我会死。」

  妈妈抽泣着在我耳边说「我很爱你,我一直爱着你,从你长大以后我每天都
想和你做,但是,但是那样会要了你的命。」

  我推开妈妈问到「什么意思,你究竟在说什么。」

  妈妈跪坐在床上,把衣服遮住了胸口,她抹了眼角的泪水说道「对不起,妈
妈今天才告诉你真相,你爸爸在你10岁那年害死了一个少数名族的女子,他让那
个女孩怀上了孩子,最后上吊自尽,那女孩的父亲在你身上下了诅咒,所以你10
岁那年我骗你说你生了大病,如果不是你爸爸用命来救你,你早就死了。」

  听着妈妈说的话,我很是震惊又很迷茫「原来爸爸早就去世了,那我不是还
活着吗,你说我和你做会死又是怎么回事」

  「你爸爸只是用自己的性命求别人换了一种方式来让你活命」

  「是什么方式?」

  「那个人说你身上的诅咒很恶毒,永远没办法彻底解开,于是你爸爸跪着求
他不管用什么代价一定要让你好好活下去,最后你爸爸牺牲了自己,让我帮他赎
罪,代价就是让我们母子跨越禁忌的相爱,而且一旦你离我很远,你也会死去,
所以当初你想去外地上大学我百般阻挠,如果不是你最近都表现的那么,那么那
样,我真不想把这一切告诉你,让你开开心心的过完一生。」

  听完妈妈说的话,我愣在当场,我实在不肯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诅咒这样的迷
信,但是回忆起之前的一切,加上妈妈从来表现过有迷信的思想,她一直瞒着我
就是为了不让我对她有不该有的想法。我羞愧的穿好了裤子,然后对用心良苦的
母亲说了对不起。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