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女神代行者 第181章 被梦魇撕咬

海棠书屋 2022-07-01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 关系企业。发售部分每月1 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 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 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

“胡言乱语!这是什么邪教徒的仪式现场吗?你们是用什么手段把我带来这 里的!知不知道,对希拉米特家的天才魔兽使进行这种愚蠢的行为,要付出怎样 的代价!?”

波丝娜的个头虽然不高,声音却意外的响亮,也不知道是不是丰满的胸部给 了一部分共鸣的空间。

周围的黑暗无穷无尽,连回音都听不到,附近唯一的光,就笼罩在薛雷的周 围,照亮了巨大的,闪耀着冰冷光泽的金属笼。

他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脸上的面具,为了不暴露现实身份,在嘴前加了一个变 声器,“代价?在我掌控的领域,你能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波丝娜小巧的淡色嘴唇微微翘起一个嘲弄的弧度,“哈,我说啊,你是被邪 神洗脑了吗?以为用这种可笑的法术就能让我这样的天才混乱?让我忠实的伙伴 来告诉你,对我出手,将是你今生犯下的最大错误……保护我!月仆!”

随着高声的呼唤,年轻的魔兽使自信满满地将双手按在锁骨中央的位置。

那里有她能够放心依赖的家传宝物,能驱使让她无比安心的强大伙伴。

可是,预想中的魔力波动并没有出现,那做工精美的项链,就像是成了纯粹 的装饰。

实际上,它的确已经成了一条装饰品。

“梦魇”这个技能发动后,抓来的目标会保持入睡时的状态。所以波丝娜此 刻穿着漂亮丝滑的绸缎睡衣,细细的脖子上,紫月之瞳那件传家宝也依然存在。

只不过,那些外物都是在这个灵魂世界的投影而已,仅有被擒来波丝娜自身, 才具备灵魂的真实。

“月仆,在哪儿呢?”薛雷淡定地嘲讽了一句,“它还需要多久能过来?三 分钟以内的话,我可以考虑等一等。”

冷汗从波丝娜的背后冒了出来。

她至今为止的全部人生都投入在魔兽使和月亮女神这两个伟大的事业上,对 其他领域的知识,了解并不多。

紫月之瞳这件传家宝失去效果,对她无异于天崩地裂的巨变。

冷静,顷刻被冷汗冲刷干净。

但她还没有陷入慌乱,强撑着改变语气,试图在此刻展示一点作为贵族嫡出 非长女的柔软身段,“好吧,我承认你的本领。能趁我熟睡,布置下这么一个惊 人的陷阱,你的才华,令我非常赞叹。那么,我说啊,你……有什么要求?你此 刻的立场,是异教徒,还是绑架犯?”

薛雷一共只有一百六十分钟,实在无心跟这个女人磨蹭。

本来他还计划打击一下她的信仰之心,但没说两句,他就一阵心烦气躁,不 准备再给这个女人编织语言拖延的机会。

他对那种自然而然流露出的优越感,能容忍的上限取决于喜好的程度。

他喜欢蒂尔宁那种保持距离但和和气气的小骄傲,不喜欢这种自觉高人一等 的愚蠢傲慢。

更别说,即使不算敌意造成的主观影响,波丝娜的漂亮程度也没办法跟小鹿 相提并论。

“我此刻的立场……”他走上两步,“算是强奸犯吧。”

“诶?”波丝娜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你、你……布下这种奇怪的 邪教仪式,就是为了……向我求欢?”

“不。是强奸。”薛雷纠正了一下用词,迈开大步走过去,“也是对你这种 迷失在伪神暗影中蠢货,最简单的惩罚。”

他想先靠自己试试,所以在脑海中命令穆琳待命,免得凝石魔女满肚子淫乱 主意玩起来耽误时间,影响他给波丝娜一发入魂扣减属性的效率。

梦魇这个技能的最大价值,就是可以在灵魂世界完成削弱的逆向恩赐。

“看来,没有商谈的余地了。”波丝娜的表情反而彻底平静下来。

她把一只脚向后挪,摆开很标准的格斗架势,神情变得肃杀,“可惜,不管 你是谁,如果你觉得从小跟凶猛魔兽一起生活的我是个柔弱女孩,那么,你错得 就太离谱了。像你这样看起来散漫无能的男人,我可以同时打十个。”

打十个?你祖先难道姓叶?

薛雷差点就没忍住跟反派一样对此不屑一笑。

他停住脚步,忽然意识到,波丝娜说的应该并非虚张声势。

魔兽使说白了就是高档次的驯兽师,需要应付的危险和狮虎恐怕都不在一个 等级,不可能不经受起码的锻炼,就作为一个弱女子跑去喂狼。

而且,他此刻距离拉近就清楚地看到,波丝娜抬起的手臂,和那条七分睡裤 花边下露出的小腿,在发力之后呈现出了明显的肌肉线条。

“梦魇”的缺陷也在于此,被拉来的敌人灵魂,基本能保持睡眠时的生理状 态,实力并不会受到多少影响。

如果在他熟悉的地球,那么,男人先天的体重和力量优势足够他大着胆子扑 上去,教这种被网络科普骗了的小女孩认识一下残酷的现实。

然而,这是女神祝福、明显有实力性别倾向的异世界。

他只犹豫了一下,就本着效率为先的考量,抬起胳膊摆了摆手,“好吧,那, 就让我的仆从来先收拾好你。打架,并不是我的强项。”

“软弱的懦夫!”一眼就能看出穆琳有多么不好惹,波丝娜立刻出言嘲讽, 并向着薛雷移动过去,“我说啊,你连跟小个子女人动手的勇气都没有吗?”

“我知道你可能打算抓住我当人质作为脱身的计划。可惜……”他笑了笑, “那就让我的可爱女仆稍等一下,我来证明你的选择有多蠢。”

“愚蠢的是你!”波丝娜瞬间拉近了最后的距离,宽松的裤管花边飞扬,一 记凶狠的扫腿踢向薛雷的膝盖。

只可惜,薛雷短路的大脑已经恢复了冷静。

他的确可以单独对付这个女人。因为他没必要在这个完全受自己掌控的世界 里,去非要玩什么肉体压制那一套。

他动动念头,一根又粗又硬的合金柱立刻从他身边凭空出现,挡住了那气势 汹汹的一脚。

当!

胫骨在硬度上理所当然输了一局。

波丝娜惊叫一声,疼得泪花都冒了出来。

要是她这一腿不为抓人,而以杀死为目标瞄头发狠,此刻她八成已经是个瘸 子。

不过真瘸了也没有关系,“梦魇”召唤来的灵魂投影除了被圣精削弱的部分 和全程的记忆之外,都不会带回给本体。

这大大减少了薛雷的心理负担。

他趁着波丝娜疼得蹲下,变出一副手铐,扣住她的右腕,趁着她还没反应过 来,锁在那根钢柱上。

身体素质绝佳的魔兽使反应也很快,马上用左臂勾住薛雷的脖子,试图绕后 锁喉。

不得不说,这种从侧后方贴上来的姿势,那对儿睡衣几乎包不住的大奶,一 下子就在他肩背压出了绝佳的弹性。

用金属护颈挡住她这拼力一击,薛雷反手摸了摸她的屁股,测试一下肉感, 顺便往下一拽,把睡裤连着内裤一起扯了下去。

波丝娜左手一抬,带着决心和杀气,挖向他的眼睛。

薛雷缩脖子弯腰,双手兜着她光溜溜的屁股蛋往上发力一托,让她从自己背 上滑了出去,咣当一下,脑门撞在硬梆梆的金属柱上。

他顺势往旁边一让,叫她被手铐拖着摔落,跟着抬腿跨过她背后,俯身趴了 下去。

波丝娜毫不犹豫屈膝发力,向上把他顶了起来。

这看起来小小的身子,蕴含的力量确实让薛雷很是头疼。

他只好又变出了一个健身房的大号杠铃,压在她的腰上。

“嗯嗯嗯——!”波丝娜咬紧牙关发力,硬是不肯趴下。

他笑了笑,打个响指,加了一组杠铃片。

“啊!”带着不甘心的尖叫,魔兽使总算又趴回了地上。

果然,还是这种费力的过程能带来更多征服的刺激感,薛雷看着那仍然在因 发力而颤抖的裸臀,胯下的阴茎已经忍不住高高翘起。

不管羞辱玩弄,还是蹂躏折磨,都可以等正事办完再说,他故意从两侧引诱 波丝娜踢腿,变出两根钢柱卡住了她的双股。

这下,力量大到可以轻松撕开裤腰的双腿,再也没办法并拢回来了。

三根银光闪闪的金属柱,加上那沉重的杠铃,把一只手被铐住的波丝娜,固 定成了被钉在标本台上的青蛙。

这种姿态薛雷插入也不是太容易。

但他并不介意,变出一点润滑剂涂抹在坚硬的龟头,就单手扶着杠铃趴在波 丝娜的双腿之间,握住肉棒凑了过去。

她调整着胯部的角度,很果断地让最危险的小穴尽量向下,对准地面那边, 也算是把身体的柔韧度逼迫到了极限。

薛雷光是看着她的动作,都觉得髋关节疼。

“真遗憾,我已经说了,这是为你设下的神罚之地。在你忏悔自己的罪孽之 前,你根本没资格和我在这个领域对抗。”他念叨着自己都觉得有点脸红的台词, 开始了下一步动作。

他在波丝娜胯下,变出了一个坑。

为了舒适,他甚至还加了一个软绵绵的乳胶垫子,跪坐在上面一点不觉得疼, 高低还正合适,不用费劲往两边撇大腿来帮鸡巴找屄,免得屌爽胯受罪。

波丝娜愤怒地尖叫起来。她已经能感觉到,男人的龟头正在她为了将来婚姻 而保留的处女地外滑动。

贵族的脸面很重要。

政治联姻的一大目的就是后代与两家保持亲缘的血统,即使她的丈夫将来八 成是要入赘,她作为大贵族的嫡系女儿,也要保证,至少在属于丈夫的孩子出生 之前不能明目张胆找情夫。

这根大屌硬插进来,受羞辱不要紧,疼一下也无所谓,将来她要付出宝贵的 时间来遮掩自己婚前被玷污的事实,才是她最接受不了的事。

“停!你想要什么,说,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帮你。”她握紧那根 合金柱,喘息着尝试进行最后的商议,“如果……是因为信仰的问题,咱们是不 是可以……先交流一下。你信奉的邪……我是说女神,具体是什么情况?”

“我想要的东西,我正在得到。”薛雷向前挺腰,坚挺的肉柱缓缓犁开波丝 娜肥沃的花园,一条一条撑开她阴道口的褶皱。

“我说啊……我也不是什么出色的美人,你……你想要……呜……不、不要 ……别再进来了,好大……我、我会裂开的……”

没兴趣多谈的薛雷加快了侵入的速度,龟头虽然没有明确感觉到处女膜之类 的东西,但凭经验能感觉出,此刻这紧凑窄小的嫩穴,他还是第一个闯入的不速 之客。

穆琳溜达过来蹲下,兴致勃勃地观看,带着淫亵的笑意在旁边说:“哎呀, 这个小姑娘看着优雅又贵气,结果脸蛋收拾得干干净净,阴毛却乱糟糟的像蓬草 呢。哇,屁眼外都长着一圈诶。”

“你们!呜……”波丝娜终于放弃了拧断手铐的打算,左臂伸向臀后,试图 做最后的抵抗。

早就在等这一刻的薛雷,抓住她的手腕,就铐在了杠铃上,跟着彻底放心, 双手攥住她饱满柔软的屁股蛋,往里一顶,身躯压在了贵族少女白嫩的股间。

揉搓了一下发抖的臀肉,他并没有施展性技给予太多快感,只让那缩紧的蜜 壶稍微湿润了一些,就摆动腰部,拍打着波丝娜的下体,开始抽插。

“主人,我来帮你。”穆琳的眼睛湿润起来。她轻轻喘息着凑到他背后,丰 满的乳房压在他的背上,发硬的奶头隔着衣服划拉,一口一口舔他的后脖子、耳 根和面颊。

波丝娜咬着牙承受性器中的痛苦。那里像是要裂开,子宫口也跟被小锤子一 下一下砸似的。但她握紧拳头,知道自己必须忍耐。

哀求就意味着示弱,对这种手段诡异的邪教徒,她不允许自己损害月亮女神 的荣光。

至于别的,只要不死,就有机会讨回来。失去的处女……不嫁人,今后永远 侍奉女神,不就不需要在意了吗……呜……可是……好痛啊,该死!

她的手被肏得握紧,渐渐又被干得张开,十指哆嗦着,把手铐牵扯出清脆的 声音。

薛雷公牛一样喘着粗气,夹紧屁股猛干,只要节约时间尽快完成削弱的主线 任务,剩下的时间,就可以拿来慢慢玩弄这个充满敌意的贵族女孩了。

他变没身上的衣物,反手拍了拍穆琳性感的侧臀。

“嗯嗯,主人,快点把你又浓又香的精液,射进这个小骚货的臭屄里,让她 怀上十个八个孩子吧。”魔女妖娆着扭动,舌头在他的后背走出蛇一样的线条, 趴在他身后,扒开他的屁股,熟练地钻入肛门,给予最直接的射精刺激。

知道这种时候再去喊什么不要射进来毫无意义,波丝娜只是低下头,在越来 越快的冲击中摇晃着身体,等待着一切结束。

不过是些肮脏的体液罢了,请药剂师或者炼金术士帮忙,应该可以轻松解决 怀孕的问题。

忍耐,一定要忍耐。她卖力地说服着自己。

很快,薛雷就亢奋地深吸口气,压在波丝娜的背后,扶着杠铃狠狠一顶,龟 头跳动着吐出浓稠的圣精,把她颤动的子宫颈染上一片白浊。

他要的结果,顺利浮现在停滞了时间的思维中。

在灵魂世界没办法和元素直接接触,再强的魔法也放不出来,波丝娜属于法 系部分的威胁几乎为零,可以忽略不计。

而她身体素质方面的天赋,也就是比普通人好一、两个档次的程度。

再加上她的态度等级非常恶劣,用来削弱的圣精在负数三态的加持下,足足 产生了1。6倍的系数。

只一发,这个倒霉的魔兽使,就被扣成了“35- 60”的负力量柔弱女孩。

薛雷满意地抽出肉棒,穆琳立刻绕过来含住,咕啾咕啾地用口水清洗着他阴 茎上的血丝和粘液。

“这就是你信仰伪神的惩罚。如果你坚信米芙娜玛斯是唯一的、真正的神, 那么,你就向她祈祷,祈祷她能给予你帮助吧。”他挥挥手,撤销掉了所有的禁 锢,连笼子也一并收起。

刚被中出了一发的波丝娜情绪还很激动,没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还以为 一切都已经结束。

等她四肢发力想要站起的时候,才惊讶地意识到,自己的手脚,竟然不听使 唤了。

仅仅是保持站立都要消耗大量的耐力,她才迈了两步,就需要大口喘息,不 得不先是蹲下,跟着一屁股坐倒,带着恐惧的眼神扭过头,看向薛雷,“你、你 对我下了……什么诅咒?”

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一百四十多分钟,他笑起来,有了慢慢玩儿的心情, “我说了,那是神罚。不敬真神者,理应受到的惩罚。”

当初古莎被削到负二十多点力量后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他不再担心受到什么 有意义的反抗,大步走过去,变出一张宽大的床,把波丝娜抱起扔了上去。

他一边往床上故意慢慢地爬,一边带着不加掩饰的嘲弄笑意说:“传闻希拉 米特家的女人本性都非常淫荡,刚才匆匆忙忙来不及测试,现在,咱们可以开始 了。”

波丝娜仍恶狠狠盯着他,但根本不在乎继续被强奸或是干点别的什么羞耻事 情。处女不像魔兽的忠诚,失去后还能找回来,已经丢了筹码的肉体,这男人爱 怎么蹂躏都可以。

她此刻更关心的,是她的状况。

“我说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她颤抖着大叫,努力克制才没让惊恐的 泪珠滚落眼眶。

薛雷拿圣精当作惩罚的经验并不多。所以他没想到,差不多同样水平的力量 削弱,带来的结果却因为种族的差异而大大不同。

吃过这个苦头的古莎是魅魔,腹部的魔核可以临时用魔力来辅助驱动身体, 所以她勉强还能行动。

而波丝娜是个纯血的人类,力量的巨大削弱让她即使消耗耐力也难以稳定控 制四肢,浑身上下,都陷入到了类似极度虚脱的状态中。

就连刚才的叫喊,都软绵绵没有多响亮。

薛雷只有兴趣通沟,没兴趣沟通。

给敌人答疑解惑是反派BOSS的被动技,他绝不模仿。

他抱起酥软无力的波丝娜,把上衣脱掉,丢到一边。

娇小的魔兽使身上,只剩下了一条精致华美的项链。紫色的新月形坠子,被 细腻白皙的肌肤垫在布满冷汗的颈窝。

穆琳作为心音钦点的专业辅助,过来在床边弯下腰,手掌按揉着面团一样肥 白软嫩的乳房,舔了舔唇角,“这么小的个子,却长了这么下流的乳房。这种大 小,平常一定总是自己搓来搓去吧?啊……不对,你是高高在上的贵族,按摩丰 胸这种事,多半也是女仆帮你做的。还是……男仆?”

波丝娜胀红了脸,依然在努力适应此刻身体的恶劣状况——她觉得自己简直 变成了一个还没学会走路的婴儿。

但她没忘了回嘴,毕竟胸部这个奇怪的发育状况她自己也十分在意,“你…

…你自己不也是……长着这样的胸部吗?“

穆琳撤掉胸口的鳞片,露出更加圆润饱满,更加坚挺富有弹性,尺寸上也略 胜一筹的巨乳,捏住她的奶头,一边拧一边说:“对啊,我就是主人发泄欲望的 精液厕所,所以我才需要长着这样下流淫乱的奶子。不这样,我要怎么用胸部包 裹住主人的大鸡巴,给他带来美好的体验呢?你特地按摩出这样的乳房,也是想 这么用吧?那你需要稍微锻炼一下胸部的肌肉了,你的乳沟这么宽敞,再粗的肉 棒也夹不住呢。”

“我……才没有那种无耻的念头!”

“不要紧。”接话的是已经恢复赤裸,只有脸上还带着伪装的薛雷,“乳交 的问题,其实很好解决。”

他拿出了一把锥子。

“梦魇”的最大缺陷,就是无法给对方造成实质上的杀伤。即使在灵魂世界 把目标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死去的那一刻技能结束,她就会回到肉体, 苏醒过来。

所以,削弱属性之外的惩罚,自然就是那些能跟着对方一起回到记忆中的痛 苦和耻辱。

薛雷的决心并不是很坚定。虽说他也曾对不少猎奇的成人内容有过兴趣,但 一贯遵纪守法从没有过想要实施的念头。

穿越之后的心态变化了很多,也因为苏琳和人鱼之冠的叛乱而狠辣了不少, 可当真的把变出的锥子顶在波丝娜颤抖的乳头旁时,他还是有点下不了手。

幸好,他提前做好的准备,生效了。

穆琳的眼里闪动着亢奋的光,手指缠绕在锥子的握柄上,“主人,这种刺激 的事,请交给你淫荡的肉奴来代劳吧。我保证,很快就让这对乳房成为最适合你 肏的模样。”

薛雷笑了笑,放开手,转交了道具。

他分开波丝娜软绵绵的腿,手肘架起膝盖,沉腰插入。

她好似连肉壶的力量也被削弱,滑溜溜的屄芯已经握不住侵入的男根,只是 细微的蠕动。

不过很快,锥子穿过了乳头,包裹着阴茎的肉壁,也跟着紧凑了少许。

波丝娜凑不出咬紧牙关的力气。

她流着眼泪发出了虚弱的尖叫,就像是,正在被一群梦魇围绕着,血淋淋地 撕咬……
贴主:snow_xefd于2022_06_28 8:46:43编辑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