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万劫不复 (第二部)】(20完) 作者:zxc9527

海棠书屋 2022-06-25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万劫不复 (第二部)】(20完)作者:zxc9527 2022/06/23发表于: 第一会所是否首发:是字数:12373                 第二十章   终于完结了,也算是补上了第一部的遗憾,感谢大家的观看,文中可
【万劫不复 (第二部)】(20完)

作者:zxc9527
2022/06/23发表于: 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373

                第二十章

  终于完结了,也算是补上了第一部的遗憾,感谢大家的观看,文中可能会有
些漏洞,希望大家见谅,感觉人气不是很高,接下来我会写几篇短篇的试试水,
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提一下建议,有好的想法,我也可以尝试着写一写。

           ***  ***  ***

                  正文

  在亲眼目睹下,我见证了市长对母亲,苏娴和江雅寒的一番调教,然后我被
放回了青社。

  可是,此时的青社已经不属于我了,苏娴收回了对我所有的资助,我个人的
资产也已经被市长全部冻结了。

  我颤巍巍的站在青社基地的门前,轻轻的点燃了一根香烟。

  身后,只有白依然和红姐陪在我的身边,两人在决战中表现亮眼,大杀四方,
只是在政府插手后,青社一败涂地,二人只好先行撤退,只是没想到,在二人回
来后,青社已经大变样了。

  依然和红姐一直以来都是我身后话最少的女人,依然桀骜孤僻,很难与她人
亲近,这是她的经历导致的,只有我是她唯一一个彻底敞开心扉的人,一直以来,
我对依然并没有多其他女朋友那么好,只是依然从没有抱怨过,我也不敢相信,
竟然是依然最后陪着我,只是我知道,很快她也会离我而去。

  因为,就在刚刚,彭飞通知我,他一会会过来将两人带走。

  可是,我却无能为力,我无法保护她们,就像我无法保守我生命中其他人一
样。

  依然此刻还在安慰着我「吕御,任何时刻都不要放弃自己,在我眼中你一直
都是那个最优秀的人。」

  依然眼神清澈,大方的看着我,对眼前即将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红姐同样如此,从我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起来说到「吕御,我算是看着
你长大的,说实话,你比你父亲更优秀,更有魅力,姐从没有后悔过跟着你。」

  我心酸的看着她们说到「你们快逃吧,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对你们。」

  两人都坚定的摇了摇头,仿佛无所畏惧一般。

  依然说到「遇见你已经是我此生最幸福的事情了,老天不可能把所有的好事
都给我不是吗?」

  我忧伤的摇了摇头「对不起。」

  依然抱紧了我说到「傻瓜,我不怕,只要想到有你,我就什么都不怕。」

  红姐有些伤感的看着我们,她不怕自己即将面对的噩梦,只是有些心疼我。

  片刻后,彭飞如约而至,彭飞一脸轻松的从车上跳了下来「看来你们都准备
好了,那就跟我走吧。」

  依然和红姐如同奔赴刑场的英雄一般,迈向了彭飞的车。

  只是彭飞突然伸手阻拦道「哎?我可没说让你们穿衣服上车。」

  依然身体有些颤抖,但两人还是义无反顾的当着我的面脱下了衣服,随后赤
裸的进入了彭飞的车里。

  依然全程没有回头看我,她不愿让自己如此难堪的一面让我看到,而是想将
刚才那最后的美好留在我的心里。

  我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依然和红姐被彭飞带走了。

  一间冰冷的破房子内,满地的烟头,我坐在一张破旧的床上吸着烟,此刻的
我满头乱发,一脸胡茬,衣服和脸上都很脏,早已经看不出我那原本英俊的脸庞
了。

  这是我找到的一间废弃空房子,我在这里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度过了多少天,
突然,「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冲进来两个人,是彭飞的手下。

  我被这一声吓了一跳,两人二话不说将我架起拖了出去。

  两人将我扔到车上一路开到了一个熟悉的地点,彭飞的调教俱乐部。

  二人将我脱下车,我低着头任由他们拖着,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来到了一
个房间前,打开门,彭飞正坐在里面。

  见我被人带来,彭飞高兴的走向我,扫视着我说到「啧啧啧,吕社长怎么轮
落到如此地步了。」

  说罢,他兴奋的拉着我向外走去「吕御,这里你应该很熟悉吧,还记得我在
这里第一次调教江媛的时候,啊~ ,那感觉真的棒,可惜,被你这个废物打扰了
我的兴致。」

  边说着,彭飞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继续说道「现在,让我带你参观参观这里
吧。」

  我全程如一条死狗一般,只有在听到「江媛」二字时才仿佛有了一丝力气。

  彭飞拉着我穿过大厅,一直走到了一排房间前,这里装修很是豪华,每个房
间都很大,房间外侧全是玻璃墙,在外面可以清晰的看清里面,这一排排的房间
都是调教室,我看见几个房间内都有一些女孩在被调教着,有几个我还很眼熟,
只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彭飞笑着说道「这里是调教厅,为每个会员提供SM服务,这里的女人们都已
经被我们调教好了,而这些奴隶大部分都是从你们青社的家眷里选出来的,哈哈
哈。」

  原来是彭飞这个畜生将社团内兄弟们的妻子女友都抓来了,只见女人们都很
乖巧,很明显都已经被调教完成了。

  彭飞继续将我拉到一个房间前,这个房间很大,看到房间内的女人们时,我
立刻扑在了玻璃上,用手拍打着玻璃,希望里面的女人能看到我。

  彭飞拍了拍我说到「吕社长,别这么激动,这些都是单向玻璃,里面是看不
到你的,你还是乖乖的跟着我一起欣赏吧。」

  我无力的放下了双手,房间内正是佳怡,王瑶和美微三人,三人正在被不同
的人玩弄,其中玩弄佳怡的正是市长的儿子梁杰,另外几个男人我不认识,应该
是天煞会的人。

  三个女人此刻已经彻底的臣服了,王瑶被三个男人围着,她如同一个荡妇一
般,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嘴里还为另一个男人口交,另只手
还在给另一个男人打飞机,王瑶身体上下运动毫不影响她的嘴巴前后嗦弄。

  美微身处一个健身单车上,只是这个单车被人改装了,美微正奋力的蹬着车
子,而随着链条的滚动,美微屁股下的车座正不断的上下浮动,而车座上连接了
一个假阳具,此刻假阳具正插在美微的下体里,美微蹬的越用力,阳具抽插的就
越快,一个男人站在她的身后不断的拍打着美微的屁股,看着美微狼狈的样子,
男人放声大笑,肆意嘲讽。

  而梁杰将佳怡像狗一样溜着,佳怡的嘴里还叼着一双袜子,如果佳怡爬到慢
了,梁杰就会一脚踢在佳怡的屁股上。

  美微在自己的努力下终于高潮了,男人将她放下来,刚好,梁杰将佳怡牵到
这里,梁杰让佳怡吐出袜子。

  随后做出指令,二女开始互相玩弄起来,两人相互的舔着对方的脚,如同世
间最美味的食物一般,两人美脚上沾满了对方的口水。

  随后两人相互抚摸,最后,开始为对方舔弄下体。

  最后,二人同时迎来高潮,而王瑶那边竟然也同时将三个男人送上高潮。

  三个女人如同玩具一般被人玩弄着,而我在房间外亲眼目睹着这一切,我身
体无力的顺着玻璃墙缓缓滑下。

  彭飞拉着我继续走,来到了一个舞台,彭飞给我带上了一个面具,然后找了
个前排坐了下去,此时舞台下面的座位已经几乎坐满了,彭飞说道「刚好今天有
一场节目,我带你好好欣赏欣赏。」

  没过多久,一个主持人走上台说道「各位会员大家好,今天是我们本周奴隶
之星的选拔,请大家尽情欣赏,话不多说,我们直接开始。」

  说罢,只见从后台爬出了一排女人,女人们都赤裸着身体,脖子上戴着项圈,
以四脚着地的姿势爬着。

  片刻后,十个女人们就跪成一排,脚尖着地,双手抱头的蹲着,女人们面向
着观众,这些女人中有几个我还认识,曾经一起说过饭,喝过酒,那时她们还和
自己的老公甜甜蜜蜜,只是此刻已经沦为了玩物。

  就这样坚持几分钟后,有些人已经开始颤抖,甚至有一个女人已经摔了一次,
这时只听主持人突然说道「起!」

  只见女人们立刻改变姿势,双脚半蹲着,双手耷拉在胸前,伸出舌头,如同
狗一般「哈~ 哈~ 」的发出声音。

  女人们反应速度不一,有的瞬间就完成了,有的则稍稍落后。

  随后,主持人再次发号施令「摇!」

  女人们又改变成双手撑地,跪在地上撅起屁股左右的摇了起来。

  就这样,在主持人的一个个号令下,女人们完成着各种羞耻的姿势,只是女
人们都很服从,完全没有任何违背的意愿。

  最后,主持人说「下面是最后一项考核,我们从现场随机抽选十位幸运观众,
上台来让母狗们服侍,哪条母狗能最快的让嘉宾射出来,哪条母狗就会获得本项
最高积分。」

  随后,主持人报出了十个座位号,再说完最后一个号码时,我看了看我的座
位号,没想到最后一个竟然是我,我呆滞的看向彭飞,彭飞则微笑着用请的手势
示意我上台。

  我硬着头皮走了上去,虽然我带着面具,可是面对着好兄弟们的老婆我还是
怕被认出来。

  我随着主持人的指引来到一个女人身前,看着她的脸,我双脚有些颤抖,我
和这个女人曾数次欢聚在一起过,她很年轻,她老公也是社团内得力的干将,只
是在大决战后消失了。

  我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女人的神情似乎也是一滞,随便也不再理会我,而
是开始脱我的裤子,然后立马将我那瘦弱的阳具含在嘴里,不断的舔弄起来。

  其他女人们也开始大展神通,纷纷使出自己的本事,有的用嘴,用的用手,
甚至有的想用双脚帮助嘉宾完成射精,只是那位嘉宾不喜欢脚,对着那女人狠狠
的抽了几个巴掌,让她耽误了一些时间。

  此刻的我又害怕,又紧张,在女人舌头的不断攻击下,紧紧两三分钟,我就
射了出来。

  女人也有些不可思议,主持人更是惊讶,而台下的观众则哄堂大笑起来,嘲
笑着我。

  我无地自容的甩下女人,跑回了台下,彭飞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乐呵呵的看
着我坐会他身边。

  这一轮的比拼很快就结束了,为我服务的那个女人毫无争议的积分第一。

  而后,这一批女人爬下了舞台,后台又爬着了新的一批女人。

  我见到佳怡,王瑶,美微三人都在这一批中,身体微微颤抖,最终还是没有
站起身来。

  同上一轮一样,女人们先是跪成一排,而后在主持人的命令下完成着各种动
作,三位女友所以的任务都完成的都相当完美。

  最后,主持人又抽了十位观众上台,只是这次没有我,男人登上舞台,比赛
开始的一瞬间,佳怡三人立刻脱下眼前人的裤子,要比其他几人快上一大截。

  而后,三人用着不同姿势开始服侍着男人,佳怡张开小嘴,王瑶直接将她那
淫水直流的下体对准男人的阳具,美微最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将男人的肉棒插
入了自己的菊花。

  没过多久,王瑶率先完成了任务,随后是美微,第三名则是佳怡,我在台下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们完成这一系列的任务,见到她们如此的熟练,我心
里竟然没有了任何想法。

  最终,主持人公布所以项目的成绩,美微竟然成为了本周的奴隶之星。

  舞台上,那个曾经最清纯的美微,竟然因为成为了最下贱的女奴而喜笑颜开。

  比赛结束,彭飞又带着继续逛了起来。

  彭飞带我来到了另一层,这里和调教厅差不多,同样是透明的玻璃墙。

  彭飞对我说道「这一层是性奴厅,这里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

  而后,彭飞带我一间间的参观了起来,这里每一间内都只有一男一女两人,
大部分都只是做着普通的性爱,只是女人们我有很多认识的,这些女人有的是明
星,有的是商业精英,还有主持人等等,每个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并且每一个
都是形象气质均为顶级。

  这时,我竟然在一个房间内看见了苏娴,只见她乖巧的趴在床上,她的身上
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老人动作迟缓,即便这样依然努力的抽插着苏娴。

  接着走向下一个房间,看到房间内的场景我身体一震,房间内是市长和母亲,
母亲趴跪在床上,市长跪在她身后用力的抽插着,双手紧紧的掐着母亲的脖子。

  而母亲此刻双眼上翻,舌头搭在外面,母亲的身体不断的扭动着,证明她并
没有窒息的危险,她竟然在享受。

  我不想面对如此尴尬羞耻的场景,继续的走下去,下一个房间内,又是我的
熟人,正是江雅寒。

  只见江雅寒的房间内竟然有着九个男人,彭飞嘿嘿一笑说道「江总好福气,
这是政府员工的团建活动,看来大家玩的很开心啊。」

  男人们排着队,轮番的干着江雅寒,他们始终保持着三人围着江雅寒,男人
们都很粗鲁,双手用力的抓着江雅寒的乳房,揉捏她的乳头,有事还会抽打她的
胸部和屁股甚至是脸蛋。

  江雅寒并没有其他人那么顺从,虽然也很听话,但是如果男人们弄疼她,她
也会摆出生气的表情,或用手攻击以示抗议。

  只是但凡出现这种时刻,男人们就会疯狂蹂躏江雅寒,越发粗鲁的折磨她。

  而暴肏她的男人则会依次的将自己那射满精液的避孕套挂在江雅寒的头上,
最后,江雅寒身体多处淤青,脸上头上满是精液,曾经青市最强势的女强人如今
沦落成了这个样子。

  看完这一层后,彭飞又带我继续上了一层,这一层里环境要比前两层差很多,
楼内阴森森的,每个房间里都是蜡黄色的灯光,房间里布满了刑具。

  而且这一层的很多房间内都没有人,彭飞介绍到「这一层是我们的刑奴厅,
这里都是些贞洁烈女,好多达官显贵就喜欢玩弄这样的女人。」

  彭飞依旧依次带我观看着,只是这里的男人都太过残忍,每个房间内的女人
们都被五花八门的捆绑着,男人们使用各种刑具虐待着女人,不过大多数女人们
都坚贞不屈,不过男人们反而更加兴奋,他们似乎喜欢这种拷打情节。

  彭飞率先走到一个房间前等着我,随之而来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停下来。

  只见房间内,白依然正在房间内,房间里的男人正是天煞会四天王之一的孙
源。

  白依然跪在一块三棱木板上,身体直挺挺的跪着,两个膝盖的肉都已经陷了
进去。

  依然的双手被拷在身后,手铐上有两个铁链,两根铁链的另一侧连着两个铁
夹子,分别夹在了依然的两侧阴唇上,使依然的双手无法向后移动。

  依然的乳房被两根绳子死死的捆住吊在房间上面的挂钩上,绳子捆的非常紧,
依然的乳房已经变成的紫色,两颗乳头上分别追着两个铁块,将乳头狠狠的坠了
下去。

  上方另一根绳子垂直竖下紧紧的绑在依然的头发上,令其只能正视前方,无
法低头。

  孙源手持皮鞭居高临下的站在依然面前,肆意的挥起皮鞭打在依然的身上。

  孙源的鞭法很准,先是抽打着依然那已经变色的乳房,一道道鞭痕清晰的印
在乳房上,依然性格冷淡,即使面对如此的折磨依然面无表情,死死的咬紧牙关。

  而后,孙源又将皮鞭抽向依然的下体,依然的两侧阴唇都被拉开,所以孙源
每次的落鞭点都能精准的打在依然那粉嫩的阴道上。

  每一次的皮鞭落下,依然的身体就会一颤,但是她还无法活动双手,否则就
会拉扯到阴唇,依然冷汗直流,脸色也逐渐变得发白。

  接下来,孙源再次改变皮鞭落点,竟然精准的抽在了依然的尿道上,这一鞭
下来,依然身体猛的抖了起来,但是随着依然的抖动,依然的头发被绳子狠狠的
拉住,两片阴唇也被拉的变了形状。

  依然直接叫出了声来,不过孙源反而更加兴奋,加快起抽打的速度,一鞭一
鞭狠狠的朝着依然的尿道上抽去。

  如此每一鞭都让依然痛苦的叫着,就这样十几鞭后,随着这次的皮鞭落下,
依然浑身颤抖竟然当场尿了出来。

  孙源迅速躲开,但是鞋上还是沾上了一些尿液,孙源愤怒的脱下鞋子,捏着
依然的脸,用鞋子在依然的脸上摩擦起来。

  孙源还感觉不解气,又用鞋底抽起依然的耳光。

  这一切都被我目睹在眼里,前几天还在战场上大杀四方的依然此刻却被自己
的手下败将疯狂虐待。

  看着自己最亲近的女人们一个个被折磨着,我却只敢偷偷的观看,我的内心
已经再无半点斗志,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但是彭飞却继续拉着我,这次,我们来到了地下,只见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擂
台,擂台周围围满了人。

  彭飞拉扯着我将前面的人推开,我们径直来到了擂台的正下方。

  只见擂台上,红姐身着露脐背心,马甲线性感的露在外面,下体只穿了一个
紧身的四角短裤,由于短裤太紧,红姐阴唇的形状都被完美的勾勒出来。

  只是红姐双脚双手上都拴着沉重的铁链,而且与红姐对战的并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群人。

  红姐此刻已经浑身是伤,但是她不能放弃,也不敢放弃,因为一旦败下擂来,
她将会被眼前众人肆意凌辱。

  但是这个擂台根本没用公平可言,红姐已经一连战胜了十几个男人,但是每
次击倒一个男人,就会再上场一人与之前倒下的人共同攻击红姐。

  所以,场上的十几个男人也分别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男人们脸上露出狠厉的
目光,他们想要立刻击败眼前的女人,然后将她按在地上蹂躏。

  男人们同时冲向了红姐,此刻的红姐也已经到了极限,手脚上的铁链还束缚
着自己的发挥。

  面对最先冲上来的男人,红姐握紧拳头重重的击在他的下颚上,男人当场倒
地难以爬起。

  但是后面的男人们一拥而上,红姐艰难应对,但是依然有无数的拳头落在自
己的身体上。

  这时,两个男人分别拉起了红姐双手上的铁链,两个男人用力的向后拉扯着
铁链,红姐本可以将俩人拉回来,但是红姐的正面没有了防御,男人们开始疯狂
进攻,拳头不断的落在红姐的腹部,胸部和脸上。

  导致红姐没有余力去拉铁链,两个男人已经将铁链缠在了擂台的柱子上用锁
头锁住了,红姐双手被铁链紧紧的拷在了柱子上。

  而后,又有几个男人拉起红姐双脚上的铁链,同样的锁在了柱子上。

  这样,红姐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行动能力。

  见状,此前被红姐击败的男人们蜂拥而上,扯开了红姐身上仅存的两件衣物。

  而后,男人们为了报仇,将红姐当成了一个人肉沙包,各种拳头巴掌招呼在
红姐的身上。

  片刻后,红姐双乳,腹部就已经全是伤痕,嘴角更是流出了血。

  男人们也开始轮番虐待红姐,一个被打掉了门牙的男人一把抓住红姐的阴毛,
随后用力的一拽,红姐痛苦的皱着眉,只见男人手里拽下了一把阴毛,而后,男
人对着红姐的乳房咬了上去。

  红姐痛的身体开始挣扎了起来,男人用了全力,差点将肉咬下来,最终,在
红姐的乳房上留下了一个缺少一颗门牙的牙印,鲜血顺着牙印流淌下来。

  另一个被击伤了手臂的男人走了上来,男人轻轻的活动着受伤的手臂,然后
猛的将那只手对着红姐的下体插了进去。

  红姐嗷的一声叫了出来,男人还不满意,一点点用力的将手插进去,最后,
男人竟然将整只手都插了进去。

  而红姐则直直的挺起了身体,男人手指不断的在红姐的阴道里扣弄搅拌,一
次又一次,最终在红姐的泪水下,男人终于掏出了手。

  再后面,脚受伤的男人会将将压在红姐的脸上,下体受伤的男人会直接插入
红姐,脸受伤的则会狂扇红姐的脸,在一轮轮的虐待下,红姐被折磨的昏了过去。

  红姐在我眼里一直都如同亲姐姐一般,我却只是站在台下亲眼看着她被如此
的凌辱。

  彭飞朝我冰冷的笑着「是不是还想见一见你的江大小姐啊?」

  我绝望的眼神里恢复一丝丝的光芒,彭飞拉着我转身继续走着,依然是地下
室里,彭飞带着我左转右转最后穿过了一个长廊,长廊另一侧是一扇大铁门。

  铁门外有一个大屏幕,屏幕上显示的正是门内的房间,这是一间极其寒酸的
房间,房间里面阴冷潮湿,没有床,只有一个铁笼子,四处都是草席子。

  江媛正是在这个房间内,此刻她浑身都被束缚着,不过不是被绳子束缚,而
是铁丝,铁丝上到处都是倒刺,有些深深的刺入了江媛的肉里。

  江媛双手被向上吊着,身上除了脚上的一双过膝黑丝袜再没有任何衣物。

  江媛双脚只能依靠脚尖点地,但是脚下却还有着一块厚厚的冰块,江媛只能
双脚交替着支撑,她脸被迫向上仰起,鼻子里面被挂着一个鼻勾,鼻勾另一侧的
铁链顺着头顶一路而下正连接在江媛菊花里面的肛勾,只有江媛向前动一下头,
就会拉扯到肛门里的肛勾,所以她无法乱动。

  江媛此刻的脸上头发上到处都是干涸的精液,身体上满身的伤痕,鞭痕,巴
掌印,蜡油印,黑色丝袜上到处都是精斑,江媛脸上清晰可见的泪痕,嘴里还带
着一个金属口枷,被迫的张着嘴,口水不断的流出。

  而且,江媛下体的阴毛已经被完全剃光了,完美的阴户上竟然有着几处文身,
阴蒂正上方是一个阳具的文身,阳具被纹的非常丑陋,左右两侧各纹着一些淫秽
的词语「母狗」「荡妇」「骚货」等。

  这些文身都极其的劣质,根本就是一个完全外行的人纹的,江媛的身边站着
一个男人,男人身材瘦弱,眼神猥琐,正是曹疆,此刻曹疆手持皮鞭,满脸戾气。

  当初曹疆被江媛用刀砍掉了阳具,让生性好色的他彻底失去了性爱的能力,
导致他变得暴虐无比,也成了江媛这一段时间内的噩梦。

  我本以我已经完全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丧失了情感,可是看到短短的几天内江
媛就变成了此刻的样子,我还是泪与雨下。

  彭飞在旁笑着说道「何必在此故作矫情,当初不是你亲手将江媛卖给我们的
吗?你知道吗,这些天里,江大小姐每天都要承受100 下藤条抽打,100 下皮鞭
抽打,还有几个小时的轮奸,她全身上下每个洞都被人肏了无数遍,还要每日灌
两次肠,除了睡觉时间,她过得很是充实呢,而且,这些天里,江大小姐从没洗
过澡,哈哈哈,不知道身体是不是还是那么香呢。」

  我颓废的摊在了地上,屏幕上,曹疆一拳打在江媛的腹部上大骂道「臭婊子,
你要了我的命根子,我就要你下半辈子永远活在着地狱中。」

  曹疆挥起鞭子重重的打在了江媛的乳房上,我这才看清,曹疆手里的鞭子竟
然挂满的短短的倒刺,这一鞭下去江媛的乳房上顿时划起了一片血珠。

  江媛双手死死的握紧,脚趾也用力的扣着下面的冰块,但是却不敢乱动,嘴
里也无法发出声音,只是她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已经告诉了我她有多么的痛苦。

  曹疆没有停手,继续挥舞着鞭子抽打在江媛的身上,曹疆面色疯狂,鞭子毫
无章法,随机的落在江媛的身体上。

  片刻后,江媛就已经满是的鞭痕血印,而江媛也痛的晕了过去,但是随着江
媛低头拉动着鼻勾上的铁链,江媛肛门内的铁勾顿时被向我拉扯,江媛又「呜」

  的一声痛醒过来。

  曹疆此刻已经陷入癫狂,嘴里疯狂大笑,拿起一把冰块塞进了江媛的阴道,
江媛双脚踩在冰上本就感到寒冷,此刻更是冷的浑身发抖,随着冰块的融化,冰
水顺着江媛两条修长的长腿流了下去。

  曹疆又拿起一根木板,站在江媛的身后拉出肛塞,随后双手持板用力的抽打
在江媛的屁股上,江媛终于可以将头低下来,但是随着屁股上传来的剧痛。

  江媛双手抓着铁丝,抬起双脚将自己的身体凌空荡起以缓解自己的疼痛。

  但是曹疆根本不是怜香惜玉之人,「啪啪啪啪」的声音四起,没一会江媛的
屁股已经红肿一片,有些地方已经渗出了血丝。

  如此的抽打屁股,不但疼痛,更是羞辱,江媛被自己的敌人肆意羞辱蹂躏,
心里满是屈辱感。

  曹疆走回江媛的正面,将她嘴里的口枷拿了下来阴狠的笑着「婊子,落在老
子的手里感觉如何啊?」

  江媛毫无力气,双目无神虚弱的说到「杀了我。」

  曹疆嘿嘿的笑道「你觉得我会让你轻易的死吗?我会让你求死不得,求死不
能。」

  随后,曹疆拿起一根长长的木棍,朝着佳江媛那还流着水的下体狠狠的插了
进去。

  「啊~~~ 」江媛痛苦的拉着长音,但是曹疆却更加快速的抽插着,嘴里放声
大笑,以此安慰着他那再也无法做爱的身体。

  最后,曹疆用力的将木棍顶在江媛的阴道里,江媛身体颤抖,下体伴随着冷
水又夹杂着淫液不断奔涌而出。

  江媛浑身是汗,头发湿了大半,头重重的垂了下去,湿漉漉的头发凌乱的搭
在脸前,即便如此,依然无法阻挡她那绝世的容颜。

  曹疆伸手抓起了一把盐,对着江媛的屁股狠狠的按了下去,刚刚得到片刻休
息的江媛再次仰面大叫,身体如同触电一般,嘴里的声音已经沙哑,看起来格外
的凄惨。

  这时,彭飞拿出钥匙将铁门打开,然后一把将我扔了进去,我无力的倒在了
地上,只是抬着头看着江媛不断的流着泪。

  江媛见到我后也是一惊,然后委屈大哭的叫道「老公,救我,救我出去。」

  此刻的江媛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冷酷形象,只是瞬间她明白了过来,看着地上
的我又回想起当日被我出卖的场景,眼神慢慢的黯然起来,甚至已经忘记了疼痛。

  我轻轻的伸出手,想将江媛抓在手中,只是一把落了空,江媛此刻心如死灰
的样子,我却救不了她。

  彭飞走上前,一脚踩在我的后背上笑道「哈哈哈,江大小姐,你刚刚的样子
是认真的吗,能见到你如此的一面真是不容易,不过,你竟然还会对这个废物抱
有幻想,真是笑死人,哈哈哈。」

  在彭飞不断的羞辱下,我和江媛双双的晕死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我已经又身处我那个破房子中了,我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竟然发现房间里站着一个女人。

  竟然是钱淼,我和这个女人只见过几面,但是我深知她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只见她一身红裙,一双黑色丝袜搭配一双黑色高跟鞋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
钱淼满脸厌恶的看着房间内的一切包括我。

  见我醒了,钱淼冰冷冷的说到「废物,滚下来。」

  我不知道她在这里干什么,仍然呆滞的躺在床上,钱淼不耐烦的站起身来,
踏着高跟鞋走到我的床前,嫌弃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力的抓起我的头发将我硬
生生的拖到了地上。

  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随后,脸上顿时传来火辣辣的感觉,钱淼用力的甩了
我两个耳光。

  然后,将我的身体拉直,强迫我跪在地上,继续拉着我的头发使我跪着爬行,
一直爬到椅子前。

  钱淼再次坐了下去,而我就这样跪在她的脚下。

  钱淼一脸蔑视的说到「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现在给我磕头。」

  我此刻竟然生不出任何违逆的想法,乖乖的磕了下去。

  钱淼咯咯的笑起来「果然是个废物。」随后,钱淼用高跟鞋轻轻勾起我的下
巴妖娆的说到「把鞋底给我舔干净。」

  我麻木的接受着她的命令,双手抱起钱淼的鞋子,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上去。

  随着我机械的反复舔舐后,钱淼的鞋子已经光亮如新,钱淼又将鞋底印在了
我的舌头上,用鞋底粗糙的纹理在我的舌头上反复摩擦。

  而后,在钱淼的命令下,我又将另一只鞋子舔干净。

  反复的看了几眼干净的鞋子,钱淼突然一脚将我踹翻在地,随后,踏出一脚
重重的踩在了我的下体上。

  突如其来的痛感让我蜷缩起身体,嘴里痛苦的呻吟着,钱淼弯下腰「啪啪啪」

  的给了我几个耳光骂道「废物,闭上你的狗嘴,再叫出一声,我就踩碎你的
几把。」

  钱淼用她那踩在我下体上的高跟鞋用力的碾压着我的肉棒,时不时的会猛踢
一下我的下体,有时也会踢在我的蛋蛋上。

  不断的痛感让我无法忍受,但又不敢发出叫声,只能不断的扭动着身体。

  踢了一会后,钱淼竟然整个人踩在了我的胸膛上,随着钱淼不断的舞动着身
体,她那尖锐的鞋跟扎在我的身体上令我痛不欲生。

  钱淼却很享受这样的蹂躏,时不时的还会重重的跺一下脚。

  玩腻了后,钱淼脱下了我的裤子,看着我这肮脏的下体,钱淼皱起了眉,「
呸」朝着我的肉棒吐了一口口水,随后用鞋踩在我的龟头上不断的摩擦起来。

  钱淼似乎很懂得男人的快感,仅仅几分钟后,我就在她的高跟鞋下高潮了,
钱淼灵巧的躲开了我喷射出来的精液轻蔑的瞪了我一眼说到「以后我会经常来玩
弄你这个废物的。」

  说完,钱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我,就这样躺在了地上,我已经完全没有了逃跑的想法,每日就这样浑浑
噩噩的虚度着日子。

  我再也没有见过陈倩,彭飞令人给我带来了一个电脑,电脑没有任何功能,
只能登录一个色情网站,正是调教俱乐部的网站。

  上面每天更新着女奴们的视频,我也经常能看到女友们的视频。

  我一遍遍的看着这些视频,电脑里,佳怡,王瑶,美微三人被一群男人轮番
插入,男人们将自己的精液纷纷射在了女人们的鞋里。

  而后,男人们又将女人们拉到了室外,夜晚,马路上车辆行人并不多,可是
这一行人分外显眼,三女或穿丝袜高跟,或穿棉袜板鞋,跪在地上跟着男人们后
面爬行着。

  三女已经彻底的沉沦,乖巧的服从着,即便偶然遇到路人也会毫不羞耻的继
续爬行,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最终在一个电线杆下,男人们命令三女学狗一样撒尿,女人们都熟练的抬起
右腿摆好姿势尿了起来。

  然后男人们分别将三女绑在了不通的栏杆上,用笔在她们身体上写下侮辱的
字样,而后纷纷离开,只将摄影机留在原地。

  三女都被蒙着双眼,夜晚经常会有小混混在马路上游荡,在见到三女的美貌
和身体上的文字后,都会上前肆意玩弄起来。

  视频经过了剪辑,这一晚上,三女几乎每人都被三四个男人轮奸过。

  随着视频的结束,我撸动着下体的手也停了下来,精液顺着我那越来越小的
阳具喷射而出。

  现在,我每天都在期盼着女友们的视频更新,我感觉到了我越发的堕落,每
日靠着视频饮鸩止渴。

  这日,钱淼再次来到我这里,她拿出一个U 盘插在了电脑上。

  钱淼将U 盘打开后,看着我的模样恶心的踹了我一脚,然后给我播放起了视
频。

  播放是一段段剪辑过后的视频,第一个场景是佳怡三人蹲在地上脚尖着地背
靠着墙,然后坐在地上的假阳具上下运动自慰着。

  第二个场景是三人浑身赤裸劈开双腿叠罗汉般的躺在地上,男人用蜡烛滴在
她们那白花花的屁股上,而后又用皮鞭将蜡油纷纷抽掉,打的几人浪叫不断,最
后一起潮喷。

  第三个场景是苏娴,江雅寒和我的母亲三人正被人轮番鬼畜抽插着,每个人
身上都写着几个「正」字,代表了有多少摧残过她们,三人的乳头上都有着吸奶
器一样的东西,随着女人们被抽插的浪肉翻动,乳头竟然都纷纷喷出了奶水,看
来这三人都被打了催乳的药。

  除了视频还有一张张的照片,女人们的各种特效,看着电脑我情不自禁的将
手摸在了自己的下体上,但是却被钱淼一巴掌甩在脸上。

  钱淼将我放倒在地上,站在我的头顶用脚踩在了我的脸上,拿出皮鞭用力的
抽打在我的身体上。

  而我虽然疼痛,但是却感觉自己竟然慢慢的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开始有些迎
合起钱淼来,钱淼也发现了我的异常,更加用力的挥动皮鞭。

  最后,在我满身伤痕下,钱淼畅快的离开了这里。

  晚上,视频再次更新,先是白依然的画面,还是一个个剪辑的片段,白依然
接受着各种酷刑,或是跪在地上,膝盖上却压着重重的石板。或是被倒吊在空中,
依然身体下面是水池,男人一次次的将依然吊入水中,承受着残酷的水刑,还有
男人用高压水枪冲击着依然的娇躯。

  第二个视频则是江媛,视频里江媛被人肆意的凌辱,一双双的靴子踩在江媛
的脸上,胸上,和下体上,男人们用靴子的鞋子摩擦着我江媛的各个部位,而后
画面一转,江媛被大字的绑着,身体上各个敏感部位都夹满了电极,随着男人打
开开关,江媛整个人瞬间抽搐起来,泪水口水在脸上乱飞,淫水尿水在下体喷洒,
江媛已经彻底失去了人权,再没有了任何尊严可言,视频里,江媛已经开始胡言
乱语起来,当初那个高冷桀骜的江媛此刻不断的求饶着。

  几天后,钱淼再次到来,看着她的来到,我竟然有些期待和兴奋。

  钱淼将手里拎着的包裹扔到我的面前,而后又是拿出一个U 盘。

  电脑里,佳怡几人分别穿着婚纱,佳怡穿着红色婚纱,格外的端庄,王瑶身
着中式的红色秀禾,美微穿着白色婚纱,很是动人。

  不过,这并不是婚礼,依然是调教现场,只不过,为了羞辱女人们,彭飞为
她们安排了一场另类的婚礼,为每个女人都准备了十几个新郎。

  后面的画面里,三人分别穿着婚纱被人轮奸着,而这个场景,是我曾经幻想
过的,只是幻想中男主角只有我一个人。

  剩下的全是照片,关于母亲、苏娴和江雅寒三人的照片,其中男人用脚捧着
女人们的脸,或伸出脚趾夹住她们的舌头,或用脚给她们喂食,还有用脚抽打着
她们的耳光。

  白依然的照片里,白依然的胸部被针刺入,两个乳头上也各刺着一根针,还
有依然被蛇鞭抽打,被逼用鼻子吸烟等等照片。

  最后,关于江媛的照片最为凄惨,有的是江媛被人吐痰在脸上,有的是被人
尿在身上,男人们的内裤挂在她的头顶,江媛还被打上了乳环和阴环,最后一张,
江媛如同死狗一般,被男人踩在马桶上,江媛面无表情,而男人则是兴奋的对着
镜头比着手势。

  我感觉我变得越发病态起来,看着电脑中我身边的女人们如此凄惨的样子,
我竟然已经越发的冷血起来,反而是更加的渴望。

  我打开了包裹,里面正是视频里佳怡她们穿过的鞋袜,上面满是淫水腥臭和
女人们脚上的骚臭味。

  在受到味道的刺激下,我再也控制不住我自己,浑身开始颤抖,将脸埋在了
女人们的臭袜子上疯狂的嗅了起来。

  看着我变态的样子,钱淼轻轻的跺了跺高跟鞋,我赶忙跪在地上,抱着女友
们的袜子爬到了钱淼的脚下,给她磕起了头来,然后将臭袜子套在了我的肉棒上
打起了飞机。

  零落成泥碾作尘,可有香如故?

  ==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