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格格驾到!(三)

海棠书屋 2022-06-23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接【格格驾到(二)】本故事纯属虚构,随意对号入座 “早安,我的格格~”格格刚一睁眼,发现天已经亮了。这是她第一次到欧洲的第一天,天亮了才醒来。以前因为时差关系,她总是二半夜就醒了,可能是因为昨天舟车劳
接【格格驾到(二)】
本故事纯属虚构,随意对号入座

“早安,我的格格~”格格刚一睁眼,发现天已经亮了。这是她第一次到欧洲的第一天,天亮了才醒来。以前因为时差关系,她总是二半夜就醒了,可能是因为昨天舟车劳顿加上时差以及两次高潮,这一晚,格格睡得格外香甜。“几点了?”格格不想让老王看见她早上没洗脸的样子,就钻进了老王的胸膛。加之昨晚的睡姿一定不怎么老实,半个酥胸都露在外面了,虽然穿着内裤,但是丝质的睡袍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留下的格格性感的大腿和没太瘪下去的馒头让老王无限遐想。老王已经咽着口水回忆这丰润的大腿深处,冰清玉洁的玉门关是多么地引人入胜、紧窄嫩滑(此处【私房自拍】有图)

“八点半啦,我的小祖宗~你可真能睡呀!”“啊!”格格尖叫着起身看了看手机,确认了下时间,问王总定的这个酒店离展馆有多远。老王说决定参加这个展会比较晚了,罗马的酒店都定完了,其实我们住的是另一个临近的城市特尔尼,开到罗马展馆的话大概要1个半小时。“什么?天啊!那你怎么不叫我呢?”格格心想以前到欧洲早上有事也不用上闹钟,最晚4点也醒了。这可好...到展馆10点了,都开展1个小时了,开展前还要检查搭建。“看你睡得那么香,谁忍心叫醒你?别想那么多啦,先吃早餐吧。我帮你叫了送餐到房间,想着我们就不下楼去吃了吧,都是同事。不过现在这个时间,同事们也都走了,你想去楼下吃还是就在房间里吃了?”大集团的大老板想得就是面面俱到。“在房间吃吧,吃完我们出发去展馆吧~”

老王拿起三明治喂格格,好像格格生活不能自理一样,格格吃的时候,老王就端着橙汁不带眨眼地看着格格。吃完早饭,格格起身去洗漱的时候,老王过来紧紧环抱着格格,紧到好像格格洗漱完就要回中国了。脸贴着格格的后背,说要带格格去佛罗伦萨。“什么?你不参展了吗?”格格此次的出差,除了惊喜,还是惊喜。“展会嘛,有其他外贸经理在就行了。我这次的任务就是跟格格出国度个蜜月。”“嗯~讨厌!谁跟你度蜜月嘛,那我们当天去当天回,明天去展馆工作好不?”格格不想因为贪玩儿把工作丢了,也不想做什么王的女人,什么都倚靠老王的资源。“好啊,刚才你还没起,我把车都订好了。这个城市太小了,没有火车能到佛罗伦萨,我就找了个在这里的中国人,包了他的车。”格格看着体贴的王总,抱以了一个贴胸贴腹的拥抱以及香吻作为感谢。

上了车,两人坐在了后排,依偎在一起。老王问格格到了佛罗伦萨想吃什么,格格笑道:“哈哈我刚吃完早餐啊,现在让我想吃什么我都想不出来啊。不过我以前去佛罗伦萨的时候知道有家ZaZa牛排和一家意式Pizza,你想吃哪个?”“Pizza没什么好吃的吧,必胜客中国也到处都是。如果那个牛排有特色的话,倒是可以试试。”王总常参加展会,一听pizza就头疼,因为有的时候展会顾不上吃盒饭,同事就会买来pizza充饥。“也不是,那家的pizza是正宗的那不勒斯pizza,薄底,跟在中国吃的不一样。”格格解释道,这时司机也加入了谈话:“对哦对哦,这位漂亮的女生说的对。这位先生您应该尝试一下那不勒斯的pizza的,和您在中国与其他国家吃到的绝对不一样吼。”老王一听来了兴趣,问怎么个不一样法。“你信不信用好的番茄、橄榄油和面,就能做出好吃的pizza来?”格格问老王,老王说什么叫好吃啊?你说的这几样我也会弄。“哈哈哈得了吧!番茄必须要是San Marzano的噢”格格脑海里想了一下老王卖pizza,自卖自夸的样子,笑不停了。“三马什么?”老王显然没听过,只能用中文的谐音问道。“San Marzano我们这里也不知道中文怎样翻译,就大概在意大利这只靴子的鞋跟处。不过这位女生你好厉害哦,知道正宗的那不勒斯pizza需要那里的番茄。”司机补充道。“噢,还有这样一说啊,番茄都要限定区域的?”老王对pizza来了兴趣。“那不如我们中午就吃pizza吧,格格你是不是也想吃了?”“嗯,确实很久没吃那不勒斯的pizza了。你知道吗?我同事去美国参加pizza展会,回来说一开始还觉得美国pizza挺好吃的,吃完展会上意大利展商做的,美国pizza秒输啊。”格格也是越说越兴奋。

到了佛罗伦萨,格格和老王游览了圣母百花圣殿,这个也被翻译成翡冷翠的城市最有名的地标建筑,有着完美的砖造穹顶,由于当时工程工艺水平有限,花费140年才建造完成。格格知道老王喜欢艺术展,就提出带老王去Uffizi Gallery,老王听不懂意大利语,问去哪儿“捂痱子”?“哈哈哈是一个美术馆啦!你怎么那么好玩儿呀?刚才说三马,现在说捂痱子。回头你同事一天没见你了,问你去哪儿了,你会不会脱口而出 - 三匹马捂出了痱子?”见格格被逗笑了,而且笑得很开心,老王也憨憨地笑了。Uffizi美术馆里的展品可以说为格格和老王讲述了如何为城市带来启蒙和光明,引领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的发展。

午饭时间到,格格引领着老王来到了她之前提到过的一家那不勒斯pizza餐厅。这家餐厅有个明档,你可以看到厨师是怎么从最初的揉面团,到烤制pizza出炉的过程。用餐的同时,也观摩下pizza匠人的手艺。落座后,一位叫Giovanni的帅小伙前来服务,格格看着菜单,只能认识几个基础的英文单词,因为太专业的食品词汇,哪怕说母语,咱们也有不懂的。格格印象中,她那位叫Francesco的同学点的一份普通Margherita就很好吃,所以她跟Giovanni说就要一份Margherita吧,Giovanni用意大利语问了她一句什么,她也没听懂,就微笑着点点头。于是Giovanni给她推荐Antica Margherita,她用英语问到有什么区别,Giovanni心急火燎地一直说a forma di cuore。见格格还不明白,就比了个心给格格,擅自做主下单去了。这时格格给老王讲起了那不勒斯pizza跟其他pizza的不同,首先就是面是采用的不同的小麦,强度不同的面粉会采用不同的发酵方式,消化率、风味都不同,吃起来才有层次感。这个那不勒斯比萨有着严格的尺寸,必须是圆形的,非常非常圆直径是32-33cm,翻边一定要鼓起2cm。“哇,你懂得这么多啊,格格。谁给你讲的呀?”老王之前只是知道格格知识面广,不知道还如此之深。“嗯,一个同学啦~”“是不是男同学啊?”老王不知道哪儿来了一股醋意。格格娇媚地瞪了老王一眼,心想现在人都归你了,你还管男同学女同学。“你看,那些就是你的三马番茄”说着,格格给老王指了指明档橱窗上的装饰,形状果然和一般的圣女果小番茄不一样。比一般的圣女果要长一些,底下带一个小尖尖。“这个形状,好像格格趴下来的时候,垂着的胸部啊。”老王在格格耳边色色地说道。“讨厌”格格给了老王一拳,不好意思地撒起了娇。老王让格格到左边来看这个揉面的大哥,说你看这手法,就是在揉格格的胸啊,底部还要捏起个尖尖面团才不会漏气,这样吃起来才筋道柔软。格格越来越听不下去了,这pizza制作过程,活生生地让老王说成了一段前戏啊。刚想怼老王,回头正好碰上老王温润的唇吻了过来,这个浪漫的French kiss惊呆了玻璃窗里的厨师们,他们怎么想也没想到自己揉了这么多年的胸。

这时Giovanni招呼着二位回到座位上吃pizza了,端上来一看,居然是桃心形状的。格格正在不解,这那不勒斯pizza改形状了?想起当时Giovanni冲自己比心,之前还coppia coppia地问?难道是问couple?格格还冲他点头微笑了...嗯,都解释明白了。老王看着这只有四色的pizza“绿色的罗勒叶、白色的马苏里拉芝士、红色的番茄、烤过的面粉”居然味道这么不一样。之后又点了Gelato冰淇淋,这是格格上次意大利之旅最想念的冰淇淋,在法兰克福,Mövenpick更多一些。

下午两点多,格格提出想去Michelangelo广场走一走,告诉老王那里有很美的落日,还可以俯瞰翡冷翠城。老王拉着格格的手,一路走到了米开朗琪罗广场,想象着一会落日余晖将洒满这砖红色的建筑群,该是多美的一幅景象呢?他们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格格靠着老王,突然冷冷地问道:“你是把我当你的情人?还是玩物?”该来的总算来了,格格此时能够把话说明白,也是希望老王日后能给她的明确的方向。“都不是”老王有些沮丧,毕竟刚刚还在憧憬着浪漫的落日,被格格一棒子打回现实。“那是什么?”格格抬起头问,难不成还是你的私人导游加翻译啊?“我之前一直没有跟你提起过我的婚姻,是因为已经再走离婚手续了。当然,这一切与你无关的格格,你不要有心理压力,不是因为你。我跟她去年就在办理了,只是有些财产还没划分明白,孩子也没想明白跟谁,无所谓了,最后孩子等着判吧,先离开这个家再说。实在过不下去了!没有共同话题,回家就吵架,就是要钱。”格格不说话,也不知老王说的是真假,但是,跟有妇之夫这么来往,还是客户,总是不光彩的。这时老王拿出了跟儿子的微信记录,确实大半年前,老王就微信上问过儿子,要是爸爸妈妈离婚,你跟谁。格格靠着老王还是不说话。老王安慰道:“好啦格格,我对你不是玩玩的,这个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了的。你要相信我啊!”“嗯~”

老王的搂着格格腰的手开始往上游走,握住了这个松软的面团开始揉、开始捏~“哎呀,你干嘛?广场上呢,有人看着。”格格不好意思地把老王的手挪开。“哪有人啊?国外就是好,人少。再说了我在和面啊,和面做pizza啊。这里要捏一捏才不会漏气~”老王坏坏地看着格格。格格的乳尖也异常敏感,“嗯~唔~”已经随着老王和面手法的升级,格格的快感也随之升级了。“这个小尖尖已经硬成三马番茄的小尖尖啦~”老王知道,格格的小尖尖一旦硬起来,下面也一定湿了。就把手藏在格格的裙子里面,拨开内裤,一杵“呀,这里还有马苏里拉cheese呐”“嗯嗯~你讨厌,坏死了!”格格已经开始闭眼享受制作pizza的前戏了。也顾不得广场有人没人了~老王这个时候已经吻向了格格,同时两只手也没有停,一只手还在和面,一只手还在获取更多的马苏里拉芝士。

老王让格格坐到他胯上,格格也不管其他人的眼光了,一个马步跨上,直接坐实在了老王的巨蟒上,说是巨蟒,不仅粗,还长,格格这女上位这么一坐,差点儿给顶到嗓子眼儿。“啊~”一个没忍住就叫了出来。老王像着了魔一样用舌头舔着格格的脸蛋、耳边鬓角、耳后发根处,吸吮着格格的樱桃红唇。一边用手托着格格的后颈一边往下吸吮,用手解开了格格的衣扣,格格雪白滑腻、线条分明的双峰彻底暴露在老王眼前。老王用舌尖去挑逗那随着呼吸局促而耸动局促的樱桃粉。“不要~啊,痒痒,嗯~”格格来自乳尖的酥麻快感很快随着神经传导也到了下面“哪里痒痒啊?是上面还是下面啊?”老王用食指和无名指在格格两片幸福肌上慢慢滑动,中指则在格格馒头的小核上来回攻击,想刺激出更多的马苏里拉粘液。“哈嗯~都痒痒”说着格格抱紧了老王,想让老王发力了。“想要怎么解痒呀我的格格?”老王此时已将巨蟒的头顶到了那柔软的凹陷处,企图让巨蟒顶进这个温热的最褶皱处。“啊~啊~唔~呀~嗯~嗨呀不要啊”格格的呻吟随着老王的节奏,就想要哭出来一样,嘴上说着不要,但又不希望老王停下来。被格格这个紧窄嫩滑的蛇穴包裹着的感觉实在是欲罢不能,老王的手伸到了裙子里,从后面抓着格格挺翘软Q的雪臀,动作更加有力起来。格格娇嫩的腔壁开始轻咬老王的巨蟒了,巨蟒的每一次进出也都能带出更多的马苏里拉粘液。“唔~啊~哎呀~”格格突然一阵痉挛,双腿死死夹住老王的腰,将最后温热的猛洪喷洒在了老王的巨蟒上。

“格格,你好棒哦。”每次做完,老王都会夸赞格格一番,这么容易就高潮了。格格每每听到这个夸赞,就低下头去不好意思。跟你老王可是什么都干了,这也不算野战了,这是米开朗琪罗广场啊,大庭广众之下啊!“下来吧格格,我们一起等落日。”“嗯”格格虽然应了一声,但还迈不动腿,在老王的帮助下,算是成功下马了。可是老王的裤子,老王的裤子可是湿了一整张那不勒斯pizza的面积...刚才没脱裤子,只是把巨蟒从裤子里掏出来了,这下可好了,像尿了裤子。格格看着那张深色的那不勒斯pizza,浅浅对老王说“你看,面没白活,三马番茄没白摘,马苏里拉芝士没白采集,现在做成了一张那不勒斯pizza了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