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红颜堕之绿茵场呻吟】65-66

海棠书屋 2022-06-23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红颜堕之绿茵场呻吟】 作者:为生活写黄                第六十五章   不停的顶动下,我就觉得全身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下身分外的有劲,不停的顶入进去,这美少女的一张闺床,就是成了此刻我的
【红颜堕之绿茵场呻吟】

作者:为生活写黄

               第六十五章

  不停的顶动下,我就觉得全身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下身分外的有劲,不停
的顶入进去,这美少女的一张闺床,就是成了此刻我的表演舞台,把韩雨嫣如此
压着来回的顶动,从一侧干着过来,然后到床沿时,又是继续的转身,压着美少
女的身体,继续干顶了回去,反复折腾,让我与雨嫣,都是在这个过程中体会到
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

  欲海翻腾之下,我们的身体紧紧的贴合,我的肉棒不仅是进入了雨嫣的身体
,也是深刻的进入了她的心里,给她这破身之夜,留下了一个强烈的,难以遗忘
的体验,美丽的身躯诱人的扭摆着,从生疏的反馈到着最后配合的迎合,也是预
示这位美丽少女,身心都是已经适应了我的如此进入!

  之后,也是在韩雨嫣被我这么蹂躏的又一次泄身之后,在她那温润的淫液浇
灌下,我当即也是感觉到强烈的快感涌来,一时也是不再守精,下身精关一松,
一股火热的阳精直接的就是射入到了小美女的体内,把她的花穴给贯射的满当,
算是为今夜的这一场交欢给做了一下收尾,韩雨嫣被我这下内射,身体更酥更软
,当即也是没有着力气挣脱开我的怀抱,就是那么静静的痴魅满足的躺在我的怀
里。

  我将还没有软下的阳物继续的捅刺几下,抱着这高潮无力的美少女,让她的
脑袋枕住我的手臂,将她继续的抱在我怀里一会,我们两人的体型对比,让她显
得更小鸟依人,我将她的柔软身躯抱住,看着雨嫣满足乖巧的样子,忍不住开口
命令了一声,让她明天去学校就去跟宋仁禄说清楚,跟他分开,不然到时候她回
家,我就是要再惩罚她!

  面对我这要求,疲累至极的雨璇不知道是不是有听到,我将她身体抱紧,开
口再补充了一遍,待听到美少女身体发抖,小声的回应我一句好之后,我这才是
心满意足,就这么抱着雨嫣的身体睡去,晚上这一番辛苦耕耘努力,我也是觉得
没有浪费,看着怀中闭眼沉睡的小美女,只觉得这是无比的值得,当即困意上头
,跟着也是陷入了沉沉的梦乡之中。

  这一晚,我也是感觉到颇为疲累,所以,这一觉也是只觉得睡的十分香沉,
然后,还没有睡上一会,就觉得怀里柔软的身体正在轻轻的拱着我,我本能的手
臂抱紧,听到了一声痛呼呢喃,意识才是一下恍惚醒来,想到我这还是正抱着那
个乖巧温柔的美少女,睁开眼睛,却是看到韩雨嫣美目盈盈的看着我,娇美的面
容上表情复杂,似有埋怨,有害怕,甚至还有着一些娇羞。

  见我醒来,韩雨嫣好似受惊的小兔一般,急忙的移开目光,不敢跟我对视,
好像是怕我会这么的把她吃了一样,当然,事实上昨晚我也是真的将她彻底的吃
了一通。

  这清晨醒来,我下身阳物经过了这一夜休息,却是又恢复了精力,开始变得
生龙活虎的顶在了美少女的身下,我们两人这么的赤裸裸的抱着,想来韩雨嫣当
然也是感觉到了这一下的刺激,所以才是会以如此的眼神看着我吧,这是害怕我
早上再把她抓来吃上一顿啊!

  这念头虽然美好,但是比起着一次的清晨炮,我现在脑中想的更多的还是后
续如何善后的问题上,不过,脑中想来,事情既然是已经做了,那我也是不再后
悔,知道韩雨嫣性格内向柔弱,不如就是对她更强硬一些,直接的为她做出决定。

  感受到美少女的紧张,我手臂更加用力的将她抱住,两人的身体拥抱,佳人
小巧雪白的身躯贴在着我的怀里,我们那高大黑壮与白皙娇小的身体,在这清晨
的阳光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韩雨嫣就仿佛是一个精致美丽的瑰宝,这样被我
抱住,少女的纯洁之美以及那初次破身,转变为女人的风情初显,看的我更加心
动。

  年轻白皙的皮肤极佳,白白嫩嫩,好像是刚剥皮的煮鸡蛋一样,那样子,看
来真是太过美丽诱人,虽然我是想过这早上继续,不太合时宜,但是看着如此的
精致美人,我也还是忍不住的色心大动,呼吸急促的喘着,喉结耸动,目光火热
的盯着雨嫣。

  充满了侵略性的眼神注视,韩雨嫣不免紧张,被我这好像是要将她整个脱下
一样的视线注意,她害怕而又无法躲避改变,当即就是只能使用那最简单的方式
,闭上眼,不再与我对视,但是她那颤抖的眼睫毛,却也是出卖了她此刻的紧张
情绪,显出了她此时内心的不安。

  这种宛如小白兔一般的害怕紧张感,让我看的又是心里雀喜,忍不住的对雨
嫣白皙的脸蛋上又亲了一口,我这一下的动情,却就是让她心中紧张不已,身体
急忙的抖了几下,十分害怕,我停下动作,将她抱住,口中继续的对她安稳劝说
,让她不要害怕,早上我是不会再动她了。

  不说雨嫣是否相信,反正现在的情况下,她也是没有其他的可能决定,所以
还是忍住了心悸,身体紧绷的被我抱在怀里,就在如此的情况下,我就又是将这
美少女的身体给抱了一会,享受着此刻最后的温存时候,最后,还是雨嫣忍不住
,紧绷了一会身体,接着就是放松下来,挣扎一下,想要从我的怀里挣开。

  我继续的抱了一会,感觉到美少女的情绪有些激动,接着还是缓缓的松开怀
抱,韩雨嫣身体连忙的起身,那白晢的美腿跨动,一下的就想从床上站起,好像
是要躲避瘟疫一般的从床上起来,但是因为昨晚才是刚被我破身,此刻她下身却
还是十分的疼痛,所以这一起身,下身就是不禁的传来一声剧痛。

  美少女雪白的身体踉跄一下,本能的要伸手捂住下身,虽然经过了那痴缠的
一夜,但是少女的羞涩,却还是对我感觉着害羞,也是不想着就此的在我面前露
出更多的私密,当即忍住下身的痛苦,去拿换洗衣服,应该是要去洗漱。

  看着雨嫣雪白光滑的玉背,我心里还是一阵惊艳,滑嫩洁白,宛如是一块无
暇美玉,而在我欣赏时,脑中却是突然的想到了一个念头,让她先别出去,拿起
昨晚丢在一旁的手机,再次的调整了一下录像,毕竟现在美少女这样子,可是不
能被宋佳茜看到。

  随着韩雨嫣走向洗手间,我也是稍微的整理了一下我昨晚的衣裳道具,跟着
也是离开了美少女的闺房,回到房间,我稍微的换了一套服装,然后去到楼下,
准备起早餐,因为时间关系,也没多,就是简单的一顿面包煎蛋和稀粥,只不过
,洗漱之后,雨嫣却显然并没有胃口。

  虽然是在我的坚持下,简单的吃了几口,但是却明显的心不在焉,昨晚之事
对她的影响还是太大,在吃饭的时候,她整个人的表情还是怯生生的样子,紧张
而又害怕,最后吃了几口,就说是要去学校。

  这个时候,要让雨嫣这么单独一个人出门,我却也是不放心,于是,不顾她
的勉强,我直接的决定,由我开车送她,经过长时间的相处,我也是更确定着雨
嫣的性格,遇事决定时有些纠结,所以有时候,直接的决定,反而是更加的有效。

  或许,这也是雨嫣雨霏两姐妹的性格差异,比起雨霏的强势硬气,这美丽少
女美丽温柔,但是却就真的如精致的洋娃娃一般,少了主见,不敢与人相争,就
是如此的认人命令,这种性格,也是会极容易的激发出男人的恶念,既然是总是
要被人占有,那么,不如就是由我来。

  在开车的路上,雨嫣也是一直没有说话,我就是那么默默的将她送到学校,
最后在她下车时,还叮嘱了几句,让她要回去的时候,再打电话通知我,我再接
她回去,另外还对她提醒,让她别忘记了我昨晚跟她所说的事情,今天找个时间
,去跟宋仁禄说清楚。

  面对我的要求,果然雨嫣也是没有反驳,虽没有说直接答应,但是嘴里轻轻
的应了一声,也算是一个回复,送这美少女到学校后,我接着却也是没有闲着,
转而就是拿起手机,给那位英气高挑,冷傲从容的何佳宁经理去了一个电话。

  今天的时间,我看起来空闲,但是却也还是有重要事情要处理,其实,事情
也是简单,就是那美丽警花洛疏娴的问题,这一年多来,因为跟宋校长结婚后,
我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变,对于现状的满足,也是没有了太多其他的心思,对于那
洛警花的要求,也是尽量的满足。

  但是,这一时忍让,却是让这洛警花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大,那不得不想点应
对的办法,要对付这一位体制内的警花,我之前的那一套,自然是不太行,或者
,更确切的说,不能是再简单的那样,还是要与何佳宁见面,让她进行一些帮忙
才行。

  接到我的电话,跟何佳宁约定了一下见面地点和时间,她也是并没有拒绝,
与这位何经理的关系,虽然我手上是抓住了她的证据,并且还是对她进行占有,
但是到底是商场女强人,我却也是不敢对她逼迫的太紧,所以,跟她的关系,有
点像是合作之中带着情人一些的关系。

  除了床上的那些事情,是完全的由我来做主之外,其他的时候,我反而是跟
何佳宁也是联系的并不多,也是不会刻意的以那些把柄威胁,如此,给予她一定
程度的自由,不过度压迫,让她能够对现在的关系更加的适应与容易接受。

  这次洛疏娴的事情,要如何处置,我也是要跟何佳宁进行一番商量,毕竟此
事也是与她有一些关系,要跟她进行通知,同时,一些行动细节上,我也需要她
的帮助!

  与何佳宁的见面,我专门的选了一间比较隐秘的会所茶庄,这主要也是因为
这何经理的身份还是相对的敏感,加上她谨慎性格,每次被我给约出,虽然不好
拒绝,但是对于外面的环境,那却是十分的在意,生怕会被发现。

  虽然对那床上的要求,她都是会尽量的对我配合,但我知道,她想要保持住
着表面风光靓丽的生活,尤其是吴丹跟她的前夫离婚之后,何佳宁有了这一个明
显的追求目标,这就是成了她现在的底线,而我也是清楚这点,能够掌握她的这
个把柄,一直保持现在的这层关系,对我而言,也是最好的选择。

  定好了地点之后,我大概是等了快有一个小时,才是等到佳人芳踨出现,今
天何佳宁的打扮十分的优雅,白色的女式衬衣,外面是黑色的条纹修身西装裙,
正式得体,腰上缠着黑色腰带,显出她纤细的腰肢与窈窕的身材,而在西装裙下
,她一双细长笔直,带着莹白光泽的长腿踩着黑色的半高跟,翩翩而来,美丽的
面容冷清高雅,彷佛是娇傲的孔雀,不屑于尘。

  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不用说太多所谓的客套话,包厢门一关,我就是将何
佳宁抱在了怀里,让她的翘臀坐在我的大腿上,闻着她身上的体香,一手隔着衣
服抓住了她的嫩乳,一边就要去解她的皮带,这高傲的何经理口中呢喃一声,还
有一些拒绝不愿,呻吟说道。

  “别,别,这还是白天呢?你不是,要跟我说事吗?我这,我这等下,还有
一个会呢?啊,你,你别咬,别弄乱了我的衣服!你,你不是说有事要商量吗?”
何佳宁呻吟要抗拒,可我哪里是会让她有这完整拒绝机会,拨开她的秀发,亲吻
着她的后颈,然后嘴巴移动,还是顺着她修长的玉颈往上亲吻,一会就是吻到了
她的脸颊,看着她红嫩的嘴唇,张口亲吻,还不轻不重的咬了两下。

  面对我这强迫的进攻,何佳宁有些难受,口中勉强的呼吸急喘,而我手上的
动作也是变得更加粗鲁,已是将她得体的西装裙都给揉的有些狼藉,看着衣服被
我抓出一道道的褶皱,想起今天还有一个重要会议,英气干练的美人连忙伸手将
我手掌按住。

  我却是不急,反手一下再将她的手掌给剥开,把她的高挑身躯压在了面前的
茶案上,让她美臀翘起,已是伸手去脱她那西装裙的下摆,口中糊弄说道:“没
事,很快的,我们边干边说,我这都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弄你了,下面可是很想你!”

  到了这情况,何佳宁也是知道现在不满足我一番,今天是无法抽身了,只能
是选择了折衷办法说道:“你,你慢点,别弄乱我衣服,我自己脱,你尽量弄快
点,我下午还有一个会,很重要的,你别给我耽搁了,不然,下次你找我,我可
不来了!”

  可能何佳宁是想要对我说一些有威胁的惩罚,但是一时又想不出来,只能是
如此的加了一句,然后白晢的手掌移动,解开了腰带,脱下西装裙和短裤,我跟
着直接的将她那白色小巧内裤拉到她的膝盖上,接着我也是裤子一脱,露出了我
那狰狞的阳物,对准她那娇嫩的花蕊,狠狠一下的刺入进去。

  肉棒感觉到了熟悉的紧嫩与柔软,穴内还是十分的湿润,我按住何佳宁的腰
肢,快速的前后抽动,感觉到这美丽经理的配合与动情,看着那白圆挺翘的美臀
,我心中也是十分兴奋,美嫩的花穴内爱液潺潺,显然这位美人是已经做好了这
承受的准备。

  顶动阳物,压着何佳宁,我用力的撞入,腹部撞在她的臀部上,啪啪的响着
,下身美妙的感觉传来,阳物又紧又酥,十分享受,同时嘴里还不老实,趁机的
调笑说道:“佳宁,你这身体,每次干都是那么爽,这小穴又紧又嫩,怎么都干
不腻,你看,你下面,出了这么多水,是不是你其实也是很想要了!”

  在我强而有力的撞击下,何佳宁几下就是我撞的腰肢发酸,也是实在硬气不
起来,口中迷离动情的呻吟着,喃喃娇喘解释道:“没,我,我才不是,才不是
想你,只是,只是,好多天没做了,这,就是本能,嗯,啊,本能反应!”

  明明身体已经是对我投诚,但是每次在被我玩弄的时候,何佳宁却是要嘴硬
不服,但是这样我也是觉得更有意思,嘴上说着各种不服的话语,但是身体却是
要顺从的被自己玩弄,还傲娇的不服,这种反差对比起来,不才是更有感觉。

  何佳宁感觉身体好像是被我给钉住了一样,上半身被压在了茶案上,翘起美
臀迎接着我的撞入,那强烈而充实的进入,让她的花穴酦麻,说不出的满足舒爽
,表情迷散美丽,在这快感中,她也是没有太多的思考,就是顺着我的话语,满
足吟道:“啊,十,好像是十天前,做过,然后,然后就没,啊,没了!”

  听何佳宁这话,我心中一乐,咧嘴笑着,一兴奋,抬手就是对着何佳宁这美
丽翘臀就是抬手的两下抽打,这也是我本身的一个习惯,这后入的姿势下,看着
美人那翘起的臀部,总是会忍不住手感想要去拍几下,尤其她这美臀又圆又翘,
平时健身塑形保持着美丽的身材曲线,臀肉又分外的有弹性,分外美妙。

  这连拍两下,感觉着臀肉在我手掌的颤动,嘴上还是调笑的打趣说道:“真
的吗?这十天前,不就是我们在旧楼里做的那次吗?我记得你当时还爽哭了呢?
怎么,回去以后,这么多天,你跟你那男朋友仁奇没有做过,放着你这漂亮的女
朋友不动,他可真的能忍得!”

  顺理成章的,宋仁奇在离婚之后,就是接受了何佳宁,两人确定男女关系也
是快有半年,但是现在看来,他们的关系,却好像还是没有突破到关键的一步,
听到我提起心爱男友的名字,美丽英气的佳人心中不快,努力的挣了一下身子,
想要从我的身下摆脱。

  “你,你,还干不干,不干就走人,我说过,不要,不要在做这事的时候,
提起奇哥,不然,不然,别,别怪我,啊啊,翻脸!”何佳宁一边呻吟一边对我
进行威胁。

  可此刻我的阳物还卡在她的穴内,就彷佛是一根坚硬的铁棒深卡,何佳宁就
彷佛是被我插住的美丽肥鱼,哪里能给她以挣扎机会,我下身用力一顶,直接的
就将她这简单的抗拒动作给压住,直接的就是又压了下去,花穴被我这一下痛顶
,佳人口中轻轻的痛呼一声,又疼又爽。

  “好,好,我不说,不提你那男朋友了,那现在,我就是来专心的干你了,
以后,我们就只干穴,不提其他人,我一定让你好好的爽一爽!”明明是身体都
被我给干透了,全身上下里外都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但是却偏偏还是要口不对
心,不想承认这发生的一切。

  只能说,这矛盾纠结,就是女人的天性,明明她的行动,都是已经完全的背
叛了自己心中所谓的爱情,但是却不愿承认,还带着那虚假的面具遮掩,故意的
自欺欺人,而且还不让人提,我稍微的一说,就跟我闹脾气,非要我好好的屌她
一通才老实!

  不过,面对这高傲女经理无奈而又倔强的傲娇,我却是很吃这套,我从后顶
入,居高临下的抽插着,看着何佳宁那被撞的乱颤的美臀,那又疼又爽,咬牙强
忍,痛苦与享受一起变化的美丽神情,被干的欲仙欲死,尤其是她将要高潮时而
又强忍的那模样,更让我觉得十分兴奋。

  在这事情上,我跟何佳宁之间也是不记得进行了多少次,早已就是相互变得
默契和熟悉,何佳宁的性格自傲,或许说,她总是会给自己一些要求,或许,这
就是一些成功人士的通病吧,对自己的高要求,例如,每次在跟我奸情正热的时
候,她也是会经常下意识的隐忍呻吟。

  明明十分的舒服,但就不出声,只是偶尔忍不住时才会发出声音,所以,我
在玩弄她时,也就是有一个习惯,跟何佳宁边干边说话,让她断断续续的对我回
应,如此一来,既是能分散注意力,弄的更加持久,同时也是能一直听着她甜美
喘息的声音。

  抽插渐渐的进入到节奏,我保持着我的抽动频率,然后对着何佳宁把那洛警
花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是提到了我想法,现在,我们之间的事情,成了她
那一个不停索要钱财的由头,要是这样持续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这个无底洞
,必须是要填平。

  因为洛疏娴警花的体制公员身份,何佳宁开始也是并不情愿帮忙,但是最后
在思考之后,却还是同意,如今,我们是在一条船上,如果任由这洛警花一直的
凿船,迟早是会将我们的事情都带出来,必须,是要想办法让她封口,或者是把
她也是拉上这条船。

  何佳宁也不愧是商场冷静的女强人,心思也确实是活,在体制内,往小了说
,什么都不是问题,可要往大了说,那就是什么都是问题,单说洛警花这一年来
,从我身上就是要走了不少,这里面,就是一个胡涂账,火药桶,要是被点出来
,她也别想全身而退。

  在被我这么抽插的功夫,随着我那快速撞入的啪啪声,何佳宁却是就伴着喘
息呻吟,说出了她的计划,在她看来,其实我们并非是完全的处于劣势,洛疏娴
虽然是掌握了我们的把柄,但是同样的,我们也是有她的把抦,接下来,就是要
看双方,谁是气势更凶,更能够震慑的住对方,也是看谁的证据够硬,更能豁得
出去。

  我保持着下身连贯的活塞动作,听着何佳宁的计划,仔细的梳理,她所想的
,跟我之前想法倒是没差太多,但是细节和可行上,却是更加的完善,以她的计
划,更是预留好了后手,不是如我那般,单纯的行险招,确实是更为靠谱几分。

  心中赞叹,但是我也是有一些的戒备,别看何佳宁现在是在我身下,被我那
大肉棒给刺柚的连连呻喘,美目都是爽的翻起,但是她对我可也没存什么好心思
,我也是不得不防备一二,可别傻到,真的吃定了这个女强人,不然,下次倒霉
的可就是我了。

  “好,好,佳宁,你这个办法不错,那我们就这样办,明天,我就按照你说
的来,我们就一次性的把那洛警花,也给拉上我们的贼船,准备好,我要来了,
都给你!”我口中急喊一声,肉棒在何佳宁嫩穴中抽插这许久,也是要到极限,
感觉到阳物膨胀酸麻,当即我就是加速的再行冲锋。

  腰部快速的上下耸动,我口中急喊一声,做最后的加速,狠狠的抽插,带着
下身这美嫩肉穴噗嗤响着,何佳宁保持着这个上身压趴的姿势被我干了这么久,
也是已经又累又乏,花心酥麻的就是要丢,在我这最后的冲锋下,身体登时痉挛
的发抖,用力的紧绷,上身也是发力一下抬起,花穴缩紧,一股温暖的爱液先行
的喷出。

  我也是快到极限,被何佳宁这一泄身刺激,也是不再强忍,精关一松,强烈
的射精快感袭来,对着这美穴就是一通的发射,将体内积蓄的子弹射出,两人在
此刻就是先后的达到高潮,刚才持续的抽插动作回复了平静,最后我将阳物从这
美丽经理穴内抽出,带出了一大股的白浊液体。

  发泄之后,我躺在沙发上休息回味,何佳宁就是那么身体趴倒,双腿分开,
无神迷茫的躺着,迷糊了好几分钟,才是撑起身体,看了看时间,白了我一眼,
嘟囔我又干了这么久,时间快要赶不上了,然后自己收拾整理着衣服。

  面对佳人指责,我也没生气,嬉皮笑脸的要上前帮何佳宁拉起内裤,却是就
被她伸手拍开,看来也是不想让我帮忙,怕我可能还是会有着兽性大发的举动,
自顾自的将衣衫整理好,脚步有些不自在的走向包厢门,在开门时候,还转头对
我叮嘱一句道。

  “你等我离开后,至少十分钟再出去,别让人碰到,还有,你明天跟她见面
的时候,我跟你一起,我不放心你,怕你把这事办砸了,这不仅关系到你,还会
牵连到我!”

  刚才还是在我身下被干的泄身瘫软,这一刻,衣衫一整理,却是又变成了那
清冷的女强人,或许这就是何佳宁复杂的性格吧,这个神秘的女人,她内心构筑
的堡垒,可真是难以攻破,我以为的掌握了她,谁知道,这是否是她所需要表现
出来,让我放心的一个假面目呢!

  这个想法,让我心中又是一下没了底气,只能说,我是到现在,都还无法看
透何佳宁吧,我以为的对她的调教征服,可能,还远远不够,我从口袋里掏出一
根烟点起抽着,思索一会,却是又转念想着,或许,现在我与何佳宁的平衡关系
,或许才是一个最好的相处模式。

  如果我一味的觉得能完全的控制她,反而是会逼出她的其他心思,之前的调
教与占有,是她在我手里这些把柄下,她考虑过后可以接受的一个付出与态度,
所以,她选择了现在这种默认的顺从与配合,如果这个关系持续下去,我们彼此
都是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既然如此,再没有其他的变化之下,我也是不需要去多
此一举的打破这个默契的平衡。

  抽完一根烟,我又是玩了一把手机游戏,估计时间都有半个小时了,接着才
是去结账离开,开车去学校,又是装模作样的磨了一会的洋工,然后差不多到时
间,就是去接着雨嫣回家,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雨嫣的继父,接她回家,也是合
情合理。

  不过这过程中,却是有了一个小插曲,那就是雨嫣那傲气的妹妹雨霏也在,
为了不显出异样,我也是对她一起邀请,让她一起回家,当然,我也是知道,就
我跟她曾经发生的事情,她不直接跟我撕破脸就不错,哪还会选择跟我同在屋檐
下,直接一言不发的拒绝,如此我才是心里暗松口气,把雨嫣给带回家。

  只剰下我们两人独处,雨嫣自然难免的紧张,回到家里,她就好像是精致的
提线木偶一样,让我命令着才会行动,让她回房就是回房,吃饭就是吃饭,乖巧
中透着明显的紧张,我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就是韩雨嫣进行这样的独处时间。

  到了晚上,我看着雨嫣的房间熄灯后,又是故技重施,停下了监控,然后打
开了她的房门,就是走了进去,有过昨晚经历,这个温柔的小美女就是犹如惊弓
之鸟,彷佛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吓了一跳,紧张的抓住被单一角,身体颤抖,我
迈着步子走到床上,上床抱住了她柔软害怕的娇躯,将她抱在怀里。

  不过这夜,我禽兽的行为没有再发生,我没有对韩雨嫣再施虐,就是如此抱
着她的身体入梦,拥抱入眠,第二天,早早起来,看着这犹如瓷娃娃一般的精致
少女在我怀中睁开眼,紧张而又忐忑,我心中也是涌起了分外复杂的情感。

  原本我想要与她的父女感情,如今已经是变质,再也回不到过去了,那么,
我就是以另一种方式,以这男人对女人的方式来对待她,我现在可是有近水楼台
之利,我就不相信,我不能一点点的吃透她,照顾着她起床,然后一切亦如昨天
那般,各自的整理之后,我就是开车送雨嫣去了学校。

  这看似应该又是平静的一天,但是,想起今天跟洛疏娴警花的见面,我心里
也是多了几分的不确定性,与她短信约定好地点时间,我又是通知了何佳宁,一
起的前往赴约,准备是进行与她的最后谈判,看看这次,是否能够将她胃口给填
满,如果真无法善了,那么就是只能按照计划,走到那一步了!

  约见的时间是下午两点,我跟何佳宁先在约定好的包厢内等候,洛警花到来
的也是准时,身穿着一件红色的整身收腰衬衣,长袖长领,长长的裙摆,将长腿
也是一起覆盖,下身则是穿着一双黑色的长跟靴,气质高挑,艳红似火,收腰的
风格以及修身的穿搭,也是让她的腰部曲线的胸前丰满的双峰更加明显,长腿迈
动,双峰跟着脚步动作而摇晃起伏,分外惹眼。

  这个时间点,本应该是洛疏娴的上班时间,但是看她的打扮神态,却是表现
的十分的悠阌松愉,在她的手上还是提着几个购物袋,看起来应该是装着她刚刚
所购买的物品,走进包厢,看到了我跟何佳宁一起出现,她也并不意外,将手上
的行礼一放,随即就是看着我们,毫不在意,从容自信的说道:“何总,陈校长
,看来你们之间相处的不错,这里面,可是我一份牵线搭桥的功劳呢!是不是该
感谢感谢我呢?”

  与吴丹一样,这位洛警花也是社会世故,有着远超年龄的圆滑,说话也都是
带着几种莫名的意思,看似无意,却又好像是在嘲讽,又似邀功,我跟何佳宁对
视一眼,拿出一张准备的银行卡,从桌上递给过去,在洛疏娴伸手要接时,我开
口说道:“洛警官,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这一年,你不断的找借口,这已经是有十二三次的跟我们来要钱了,我希
望,这会是最后一次,这负担,我也是有些受不住了!”我这话,虽然是有诈的
意思,但是也是我此刻的真心话,就看洛疏娴此刻要如何选择了,如果她能就此
停手?不过,这个可能性,我想来是不会有了。

  洛疏娴秀美的面容一愣,精致的五官轻动,她那红唇小嘴却是露出了一丝玩
味笑意,突然的提高了声音说道:“陈校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可什么都不
知道啊,这不是你要发给吴丹的工资卡吗?她今天说有事,见我帮忙过来取一下
而已,你可不能这么的诬赖我啊,大不了,这个忙,我不帮了!”

  不得不说,虽只是后勤,但是洛疏娴的反应还是十分的灵敏,只是一下的就
有了应对,立刻就想出了一个理由,不过,她应该是以为着我跟何佳宁会是故意
的要对她的话进行录音,那却大可不必!我跟何佳宁都是把身上的手机掏出,放
在了桌上,同时何佳宁把自己随身的手提包里的东西也是跟着一起倒出在了桌上。

  我看着洛疏娴说道:“洛警官,你放心,我们没有录音的意思,而且,你比
我们更清楚,这种情况下,我们就算是真的偷录了什么,也是不存在法律效力,
我们今天一起来,只是想要跟你说个清楚,这一年来,你也从我们这,拿了不少
了吧,你每次可都说是最后一次,是不是该到头了,我这也不是提款机,也没法
这么的一直负担。”

  见没有被录音,洛疏娴却是放松一些,但她还是没有就此松口,只是故意的
调笑说道:“陈校长,没看出来,你这么风趣,你以前一定是演过话剧彩排吧,
不过,我今天没时间陪你演这个家家酒哦,这卡我就先帮吴丹拿走了,下次见面
,我再请你吃饭,希望我们以后能好好相处!”

  这油盐不进的态度,也是断绝了我想谈判的心思,或许,这一开始就没有和
谈的可能,当初,我将她电倒,让宋佳茜校长出手帮忙,收拾了她一通,后来虽
然守信放她走,但是却也是被她记恨上了,或许,当初就不该那么轻易放了她!

**************************************

               第六十六章

  不过,现在想到这点,还不算晚,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对于我现在的生
活,我可是十分的满足,不想有任何的原因被破坏,如果与洛疏娴和平的方式无
法实行,那么我就是不得不用一些手段了,她既然要逼的我继续当回魔鬼,那这
代价,她就必须要受着。

  见洛疏娴就要开门离开,我语气转冷,开口直接说道:“洛警官,你今天要
是这么走了,那我们也就是没得谈了,这一年来,你跟我们的聊天记录,我都已
经准备好了,还有我给你的那些卡,那里面的金钱转账记录,可是否可以查到,
你身为一个警务人员,这职务贪污,勒索,这个罪名,可是不轻吧!”

  这是第一步,先放出我的一个试探,既然是已经做好了翻脸的准备,那就是
必须要做好计划,首先,就是要先把洛疏娴引来进行对线,如果她真的任由我们
出招,一点都不在乎,真的完全破绽的话,那才是最难办的,打出的拳头,要接
受到回击,要吃到力道,才是有后续的进攻步骤,如果要一直是一团棉花一般,
那才是无所事从。

  洛疏娴的心理也是强大,面对我这指责,乃至威胁,也并不看在眼里,稍微
停顿后,淡淡回应一句道:“陈校长,我实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相信
你是一个聪明人,我觉得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大事
,我认为,不要把小事,变成大事,这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丢下这一句,洛疏娴继续的推门要走,看她样子,就真的好像是吃定了我一
样,我心里窝火,看旁边何佳宁还是神情平静,当即就是按照计划来,做着光棍
姿态道:“行,既然你不谈,那就别谈了,就这样吧,你走吧,以后,你再想找
我谈,看看还有这么好的机会,佳宁可不是随时都有这个心思,想要理会你!”

  “本来,我们是想说,想出一个对我们都好的解决方式,大家互相惠利,可
你要是真的以为就那样的吃死了我们,那大不了,我们就是一拍两散,以后,也
就都别见面了!”

  我这话说完,何佳宁默不作声,站起身,收拾手提包,就也是做出离开姿态
,这下,我们也就是在明演,也是要让洛疏娴明白一点,那就是她所谓的吃定,
其实,她的证据,本身不说是否具有绝对性,就算真有,那也只是我一个人的。

  对何佳宁,却并没有着什么的限制,或者说关系不大,就算是那拍下的何佳
宁被羞辱的视频,她本身也是受害者,无法起到绝对的威胁,何况,那些的视频
信息,我可是比她多了无数倍。

  这是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将我跟何佳宁的定位分开,让洛疏娴明白,我虽然
是会受到她的威胁,但是何佳宁却并不一定吃这套,真的把事情做绝,她顶多把
我送进去,如果我真的光棍无顾忌了,以后,没人来压着何佳宁,就看她以后要
怎么应付何佳宁那随时可能的报复,这一来,不止我的日子不好过,她也别想好
过。

  洛疏娴的心思转动的也快,毕竟从事职业的特殊性,让她快速的分析了眼前
的处境,她的想法并不是说想要跟我们翻脸,她所想的,就是将自己的利益最大
化而已,刚才她要装强势,现在,局势却是翻转过来,变成何佳宁不想跟他再谈
,那她却是反而只能成为那妥协的一方了。

  这情况的变化,心理的博弈,我虽然并没有是想的那么细,但是,在我跟何
佳宁的商量中,却也是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不能一直的让这位洛警花一直的
牵着节奏,必须是要将这情况变得反转过来,不然是指挥一直的被她一直威胁。

  在那瞬间,洛疏娴警花还是有了一个心理的变化,顺着台阶下,毕竟,这一
年多来,她也是从我们这里弄到了不少钱,正常情况下,也是不想得罪我们这两
个她眼中的财主,又或者说是,可以一直给她弄钱的冤大头。

  见何佳宁似要谈崩,当即洛警花也是停下了要离去的脚步,转身露出一个笑
脸说道:“何总,你看你,我刚才就是跟你开一下玩笑而已,没想你还当真了,
其实,我并不是要跟你翻脸的意思……”

  “你心中什么意思,我们都清楚,我知道,你有很多的小心思,但是你也别
把我们一直当成傻子了,这一年多来,你可是收了我们不少,如果你要是识趣的
话,也是该要见好就收,要是你真要这样的对我们敲诈勒索下去,就凭我们的那
点事情,这也就是我们男女的之间的情趣而已,事情真闹大了,我们也只是丢脸
,但是,恐怕你要丢的是你的饭碗,还要招惹大麻烦!”

  何佳宁这句话,就是再次的混淆了一下概念,事实上,洛疏娴手上所谓的证
据,就是我当初跟何佳宁所发生事情的视频,如果,没有当事人何佳宁的证明,
那对我来说,自然是很严重,甚至说,直接的就是可以将我的事情进行定性,毕
竟那视频就是直接的证据。

  但是,如果有何佳宁愿意帮我证明,这就是我们男女之间的情趣玩法,想着
要玩几下刺激的场景,或者是兴趣拍摄之类,那这就是我们私下的问题,顶多就
只是道德上的谴责,而这,可就是跟她的性质完全不同。

  如果是双方都在顾虑的情况下,对于洛疏娴可能会进行的揭穿,我跟何佳宁
自然是会顾虑,但是如果真的超出了容忍的范围,我们也不能任由她这样无底线
的索取下去。

  洛疏娴的性格也确实是圆滑,听何佳宁这反驳话语,有些惊讶,但是却也并
没有就此被唬住,因为她心中也是有把握,吃准了我跟何佳宁不敢将这件事揭开
,所以才是敢于这样一次次的对我们进行威胁,只是,这次,她却是触碰到了我
们的一个底线。

  “何总,消消气,您这身份,跟我这种小警员计较什么呢?以您的身家来说
,我要的这点,只是小钱而已,有什么重要呢?这不过就是您的九牛一毛,您就
当花钱来买一个安心,这不是对我们都好吗?何必是要将这事情,给弄的难看呢?”
洛疏娴也是一点不想让步说道。

  “难看,那就难看了,我何佳宁这么多年来,任性做的事情也不少,你想让
我真的一直的受你威胁,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就是一些视频而已,我丢的起
这个脸,就看你能不能承受的起这个责任!”

  何佳宁此刻这一硬气起来,却是再不给予洛疏娴打太极的机会,直接就是把
这事情给摆在了台面上,直接的划下了道,给她下了最后的通牒说道:“现在,
我在给你最后一个选择,当着我们的面,把你那些视频都给删了,这一切都结束
,我们就当是再都没有发生过,要不然,那就当是我们翻脸,你是要用这视频干
什么都无所谓,反正之后,我们也是再不会给你钱了!”

  这一番话语,直接就是将洛疏娴的耐心也是被消磨,神色一狠,也是不再装
道:“何佳宁,你这别给脸不要脸,你真以为我是被吓大的,我能混这么多年,
可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你想诈我,那就试一试,看看我敢不敢将你们的那些破
事给发了,到时候,我们就是看看谁更倒霉,我是一条烂命,看你们,敢不敢跟
我赌!”

  所谓狠的怕横的,关于洛疏娴的经历性格,其实我们也是从吴丹的口中知道
了许多,以前,她们两人也算是一起的打拼过,而在吴丹说来,这位洛警花的性
格就是更倔更拗,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坚持到底,而且,是决不放弃
的想要坚持。

  在洛疏娴的性格中,往上爬,让自己过的更好,就好像是饥饿的野狼,一旦
盯上了目标,就是绝不会放弃,甚至,比吴丹还要坚决,定要将目标给榨取的没
有利益,除非说是有了更好的选择时,再没有好处时,就是会毫不犹豫的放弃。

  这种性格,想要让洛疏娴选择放过自己,我在思考之后,就是觉得再不可能
,这种吸血,不将我和何佳宁给榨干,那是不会收手,当初她在结婚之前,也是
倒追着现在这位家庭条件不错的丈夫,之后靠着夫家的安排,进了警局,得到了
这个在编的职位。

  而她的强势而坚定的性格,也是在她现在的家庭之中,一直的拥有着话语权
,将她那懦弱内向的丈夫死死的压住,有了稳定的职位,又是在家里完全的一言
堂,洛疏娴就是将目标放到了自己的事业以及如何的获取更多的利益和好处上。

  如此的性格,也真是十分的难缠,这位警局之花,不管是在生活还是工作,
都是被人给捧着,所以也是让她更不想放弃,就算此刻何佳宁真的是要表现坚决
,她也是一点不惧,稍微犹豫后,美丽的面容嘲讽的一笑,就是拿出了手机,眼
神得意,好像是真的吃定了我们会示弱。

  “好啊,何总,我这个人就是偏偏的不信邪,也是不怕威胁,你们要跟我硬
气,那我们就试一试看看,我现在,就把你们的那些东西,全给发了,陈校长,
既然你舍不得钱,那你就是去牢里后……”

  洛疏娴信心十足的笑脸,就在她点开手机,查看一会之后,突然的说不出话
来,眼神一下变得有些惊慌,再不是那信心满满的得意神情,何佳宁此刻才是继
续接口说道:“怎么?你要发视频,那就是发吧,是不是,账号登录不了了,你
真的以为,就用这手段,就可以威胁我!”

  “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做到了自己的义务,那我们的隐私权利也是
要应得到保证,你作为一个公职人员,竟然是利用我们的隐私,对我们一再的敲
诈,不得已,我们也是只好的做出一点反应了,接下来,不知道,洛警官,你还
有什么好解释的!”

  突然的变化,让洛疏娴一下的没有反应,账号被黑,无法登录,那么说来,
她保存在网络账号上的记录,是否还在?不过,就算如此,她还是并没有就此绝
望,她沉默一会,狠狠的道:“你,你们,别以为黑了我的号,我就没办法,告
诉你们,那些视频,我都已经复印了,线下都保存了,我随时都可以公布出去,
让你们身败名裂,跟我玩,你们配吗?别忘了,我身后支持的可是公家!”

  洛疏娴现在有些乱了手脚,心思更乱,这话语说起来,也是更无顾忌,为了
掩盖自己的心虚,一时间将以前绝不会说的话语都给说出来,看起来就是有些歇
斯底里,而她这一开口,却是不知道,已是彻底的落入到了我们的圈套之中。

  刚才,洛疏娴一直的周旋牵扯,顾左右言他,不给一个明显的答复,就是提
防我们是在刻意的对她套话,但是现在,气愤之下,她却是终于的上套,说出了
这些不该说的话语,以她的公职身份,说出这些话,已是十分的过分了。

  何佳宁得意的一笑,伸手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跟着却是抬手,直接的在
桌子上的一个茶杯一拿,在洛疏娴惊讶的眼神中,却是看到了一个小型的摄像头
,好像一直的进行拍摄,也就是说,刚才的整个过程,洛疏娴的一直咄咄相逼,
不肯妥协,都是被录了下来。

  “是啊,我们当然不能跟你玩了,毕竟,只要警官你身上还穿着那层的衣服
,我们自然是斗不过你,但是,如果你没了这一层的身份,那可就不好说了哦,
忘记告诉你,我跟你们的赵局长,关系也是不错,不知道,这一段的视频,是会
如何?”

  温柔的一句话语,但是句句的扎心,也是震的还想要得意宣言的洛疏娴一下
再说不出话来,是啊,何佳宁的这话语,却是正点在了她心中的关键点上,她之
所以是可以如此的有底气,就是在于她的公职身份,但是,现在她做的这事情,
一旦被揭穿,那她的职业生涯,基本就是到头了。

  她之前得意自满,也是吃定了我跟何佳宁没有证据,这种事情,只要不承认
,那她就可以抵死不认,但是,这要是被清晰的拍摄下来,那情况可就是不同,
美丽警花美丽的双眼大瞪,不敢置信,已是吓得说不出话来,这威胁的证据,足
以让她彻底的完蛋。

  “你,你偷拍,你,你不是,不是说,这里没有,没有录音,这,这些!”
洛疏娴话语结结巴巴的说着,心中已经慌乱,原本以为自己是占尽优势,可未想
到,这怨言间,自己的手上的视频威胁无用,反而还是让对方抓住了自己的这一
个敲诈的把抦。

  “洛警官,这话,我说你就信吗?我印象中,你可不是这么单纯的一个人啊
,你都是骗了我们这么长时间,这么多次,现在,轮到我骗你这一次,也不过分
吧,你说,这视频,要是出现在媒体上,情况会是如何,以我们何氏的宣传,恐
怕,这一椿的丑闻,你们局里,也是保不住你吧!”

  “我之前,给过你机会,但是你不想把握,那就别怪我了,如果不想这视频
传开,接下来你知道该要怎么做?”放下这一句话语,何佳宁却是再不给她考虑
的机会,拿起那摄像机就往外走,洛疏娴本能的想拦,这个时候,却是就到了我
出场之时,直接的将她的动作给拦住,防止她在此刻做出冲动的事情,以免伤到
何佳宁。

  被何佳宁留下了把抦,洛疏娴一时失魂落魄,呆立在地不语,我冷目注视着
,趁她这会精神恍惚,走上两步,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带感情的说道:“洛
警官,现在情况不同了,这会,可是我们手上有了你的把抦,接下来,我们重新
的来谈一谈条件了吧!”

  洛疏娴身体紧张的一抖,有些害怕的抬头,正跟我的目光对视,看着我那近
乎是要将她身体吞下的眼神,更是慌张,知道局势不对,她此刻却是想要躲避了
,但我可不会给她机会,知道这位女警花心思狡猾,诡计多端的,想要抓住她的
把抦可不容易。

  这次,终于是占据了一次先机,可是不能有任何的心软,手上发力,强压住
她想要挣扎的身体,我跟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粒药丸,淫笑说道:“洛警官,我
的条件,其实很简单,你之前,跟我拿了多少次钱,就用你的身体来还债吧,你
这能卖的这么值钱,也不算亏了吧,我这不是再跟你商量,而是在对你命令,办
事前,先把这药吃了吧!”

  直接的强迫,反正是已经跟洛疏娴撕破脸了,我也是不给与她任何的机会,
图穷匕见,提出了我的要求,洛警花还想开口说着什么,我反应更直接,捏拄了
她的脸颊,一下的就将药丸往她的嘴里塞了进去……

  富丽明亮的酒店房间中,开好了房间的我,正是惬意的躺在了大床上,在我
面前,却是正站着那位身材曼妙,表情绯红,带着一些迷朦春意的美丽警花,只
不过此刻洛疏娴的打扮却是又有了变化,身上穿着一件露腰的短搭,加上一件米
色的风衣,下身则是短裤加上了性感的黑丝打扮。

  刚才在强迫洛疏娴吃药之后,我就是拉着她来到了我开房的酒店,同时也是
将她刚才所买的那些东西给带上,随意的一下查看,却是看到了她买的就是一些
女式的衣物与丝袜,这倒是让我有了一些兴趣,想到了今天要能够好好的对她羞
辱一番,就是又强迫的命令洛警花在我面前换衣。

  就在房间的镜子前,洛疏娴无奈的被我命令要挟,心有不甘,但还是暂时的
顺从,一件件的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她那雪白匀称,风情性感的身材,然
后又是被迫的拿出了新衣服换上,尤其是在她那细长均匀,腿型优美的小腿慢慢
的穿上那勾人的黑色丝袜时,脚上搭配着粉色的细长高跟,那优雅美丽的样子,
那不屑而又渴望的眼神,我的兴奋点也是一下的被勾起。

  我也是记不起,到底是在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女人在穿衣和脱衣的时候,
最有着魅力,因为这代表着她对你屈服和你征服她的一个程度,我是体会不到那
么深的境界,反正,我就是只知道,这很美,很勾人,那就是够了,尤其,是我
想到,洛警花这美丽性感的黑丝,不管是否买回去穿给她老公看的,但终归不是
为我买的。

  但是现在,我不仅是可以看着她在我面前这么搔首弄姿的穿着,等下还是可
以亲手的上去撕弄,我的欲望就是变得更强,气氛已是到了这里,也是再无需前
戏,我当即一下的坐起身,迈步就朝洛疏娴走去,美丽警花自然是知道我此刻的
举动意义,身体本能的慌张想退。

  可是我此刻哪里会给她机会,快速就把她的身体抱住,随后一下发力,就往
房间内彴大床扔去,现在的这些女人,为了所谓的美貌苗条,都是拼命的保持身
材,洛疏娴也是不例外,体型保持的分外美妙,那腰又细又软,没有着任何的赘
肉。

  苗条的身材,长挑过人,不过在我手里感觉,体重也是不重,我轻易就能抱
住,这一扔下,力道颇大,洛疏娴被我这用力一扔,娇躯瘫倒,成大形躺着,好
像有着一下摔疼了,口中还呢喃着,但我今天,就是没有想要怜香惜玉的念头,
就是为了要对她进行报复,一点不客气,一下就将自己下身的裤子脱掉,然后将
她的黑丝长腿扛起。

  粗鲁的动作,将她的身体一折,让洛疏娴那被黑色包臀丝袜裹住的下身露出
翘起,早就跃跃欲试的肉棒坚硬顶着,抵在了下身密处,龟头开始轻轻的蹭动,
刚才给她吃下的药物,已是有了效果,这美丽警花的身体开始动情迷喘,下身也
是有些湿润。

  这如狼似虎的年纪,虽然已是结婚,但是因为平时在生活中,洛疏娴表现的
太过强势,她那惧内的老公却是不敢太多的动她,白瞎了她这美丽性感的身体,
不说洛疏娴的性格如何,但是她的相貌身材,那却还是十分的诱人,她那老公不
知好好的享用,也真是艰费。

  虽然平时以强势一面示人,但是洛疏娴平时却也是有自己的身体渴望,只是
因为职业与家庭原因,她也是不敢过于的放纵,如今身体动情,花穴湿润,已是
开始欲望,此刻再加上我下面龟头的轻顶以及手指灵巧的抚摸挑逗,顺着她的黑
丝美腿抚摸,一直到着花唇上,来回皫触碰,几下就引得她的花唇颤抖,更加兴
奋,美丽的脸上皮肤绯红,好像晚霞一样,十分美丽。

  逗了一会,看着洛疏娴的身体越有感觉,我也是忍不住欲望,想着夜长梦多
,现在还是先把这美人给吃了,到时候,她就算是要再后悔也是晚了,想到就做
我接着一下用指甲化开了穴口的丝袜,然后,粗大的肉棒顶在那绸缎内裤上触碰
,再来回几下。

  感觉到流出的淫水就是将内裤打湿,我离开扛住丝袜长腿,双手抚摸着光滑
细嫩的手感,龟头将内裤挑开,终于是看到了洛警花娇嫩美丽的白嫩下体,看着
那保养美丽的花唇,下身毛发也是经过精心的修理,整理美丽,当即也是不再挑
逗,龟头一顶,先是刺了上去,那样子,就是犹如丑陋黑熊一样的身材一压,就
是整个的压在了下面这修长的美丽天鹅身上。

  不说其他,但是就我这下身这杆百战肉枪,这一年多来,可是不停的使用,
现在不管是长粗硬,还是经验,都可说顶尖,而洛疏娴这位美丽警花,平时看着
凶狠,但是她下面这张软嘴,却是不如她上面那般的嘴硬,一直以来只经过了她
那丈夫的一根小枪,此时哪里能够相比。

  此刻我这凶狠进攻之下,这狠狠一顶一撞,节奏一开始就是猛攻,粗大的肉
枪直刺到底,就是将她这肉穴给一下的贯通了,美丽的人妻警花迷离中下身一疼
,口中禁不住的痛呼一声,虽然是有了感觉,但是这一下的进入,还是让她有些
不适难受。

  意识不对,或者说是身体还是不想如此的接受我,洛疏娴强忍住兴奋,本能
的想要开始扭动身体挣扎,可能,在她心中,还是觉得此刻是被我强迫,是无奈
下的屈从决定,虽是没用,仍然还是想着抵挡一二,好给着自己一个心理上的安
慰,但是我既然枪已入巷,哪里是还会给这美丽猎物躲避的机会。

  感受着肉穴的美妙舒爽以及软嫩的夹吸,我跟着身体却是再次的发力,双手
用力的将洛疏娴的长腿抬起,几乎是将她的长腿给整个的按住,然后有些肥硕的
腹部用力的上撞,一下下不停的狠撞进去,洛警花的肉穴又软又嫩,而且十分的
湿润,干的我是分外的痛快。

  就算她心中再是抗拒,但是她身体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就是在我的进入下
,有了感觉,我保持节奏,用力顶动,身体的重量就是开始一直的压上,一时动
作简直是恨不得要将身下这美丽警花给干的对折一下,洛疏娴一双黑丝长腿被我
这么扛在肩膀上,随着撞动而不停摇晃着,脚趾紧缩,连脚上的高跟鞋都是差点
要被干的甩出去。

  今天我可是下定决心,对洛疏娴就是要狠狠的玩弄,想起这段时间来,她的
一直威胁,她之前可是没有想过着要放过我,那这次我有了机会,也是就更不会
放过她,这凶狠节奏,我一连干了有五六十下,每一下都是力道十足,粗大的阳
物一个劲的就是要往穴内的最深处凿去,伴随着那噗嗤的润滑抽插声,直顶到底
不停。

  这心思颇多的美丽警花,此刻就好像是一条雪白的肥鱼一样,被我压住一阵
的蹂躏,在那柔软的床褥上,干顶的啪啪摇晃,在这强烈的刺激快感和美妙的酥
麻享受中,洛疏娴也是心中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的栽了,身体是被我
彻底的占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美目,近距离的看着我,眼神是又魅又恨。

  但是身体此刻的药效发作,酥麻无力,无法摆脱,而且花穴之中的强烈快感
更是一直的传来,她作为人妻的矜持,努力的想要挣扎,但是在扭动间却是被我
的阳物给顶干的更深更狠,更往前的塞顶了几下,身体里那没有被进入过的区域
,现在正被这根粗大肉棒给一下下的顶动开发着。

  敏感的嫩肉被刮蹭,爽的洛疏娴身体直抖,这种充实的塞入感,虽然舒服,
但是更让她感觉到一种特别的屈辱之感,本来只是想要来对我进行威胁,却是没
想到,这阴差阳错下,反而就是这么的被我给拿了身子,给压在了身下狠狠玩弄。

  虽然平时在婚姻之中霸道,但是对于自己如今的婚姻,洛疏娴其实还是十分
满意,也并不想有出轨之事发生,但是,现在这最不该发生的事情,就这么快节
奏的出现了,洛警花一时接受不了,心中悲愤,可却改变不了此刻的结果,身体
被压住,无力反抗。

  以洛疏娴的性格,如此羞辱,她气愤的就想喝骂,但是想到了如今处境,她
的心机考虑下,却又不坚决,轻骂几句,又是停下,然后,被我再干再顶,口中
又再喝骂,对她这种纠结的心态,我却不理会,这就是这些人妻,典型的既想爽
,但是又不敢承认放开的心态。

  之前的吴丹也好,还是最近的米朵也罢,就都是这种性格,反正是最大的便
宜都是被我占了,被她嘴上损上几句,那又如何,就是下身一下直干,美人妻警
花骂的越起劲,他就是干的越凶,龟头一个劲的往穴内顶着,整根的肉棒一直压
入,顶到了尽头还是要继续的前压,彷佛是不将洛疏娴的嫩穴顶穿就不罢休。

  这种快感实在太强,洛疏娴在那几声并不强势的喝骂声中后,就是变成了连
续的喘息与痛快的呻吟,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要被塞满了这种舒服的感觉,美丽
警花完全的没有体会到,那深深的进入,充实的满足,爽的自己好似要飞上天一
样,也是让她不知不觉的变得投入。

  进入时爽的她发颤,而在肉棒这一下的抽出时,那凶狠的抽动,又是让洛疏
娴感觉自己的灵魂都似乎是要被抽走了一样,又爽又麻,这根肉棒彷佛就是掌握
了这下身水井的锁匙,每一下抽动,都能让她的花穴流出更多的水来,而且,快
感还是在不停的积累,正是要将洛疏娴给推向一个快感的巅峰。

  如今我也算是经验丰富,看到洛疏娴美丽妩媚的面容爽成现在这一副痴态迷
离的样子,口中刚才的喝骂变成了现在一声声的呻吟,断断续续,已是说不出完
整的话来,知道她是进入节奏了,当即双手抱住她的上身,顺手就将她身上的风
衣脱下。

  然后手掌抚摸到她的后背,找到了那性感白色短搭的拉链,快速一拉,然后
把她身上的衣服都给从上脱了下来,被干懵的洛疏娴也是没有反抗,身体就是那
样被动的顺从着抬起身,让我能脱的更加顺利,甚至,被我几下顶到了深处,一
双手臂也是不禁的抬起,环在了我的脖子上,这举动,也是在表示着她此刻的投
入与适应。

  上身的衣服被脱下,洛疏娴的身上就是只剩下了那一个肉色的轻薄胸罩,我
这会也不客气,本就是想着粗鲁对待,当即用力一拉,崩一声就将美丽警花的胸
罩扯下,她那一对不算硕大,但是也算十分有料的一对美丽玉乳弹了出来,虽然
不如着宋佳茜,沈诗洁那般,不过到底也是人妻,这尺寸也算是合格程度,不同
于那些青春的美少女那般。

  我手掌左右各自揉捏把握一个,手上动作一阵把玩,跟着大嘴用力的吸咬住
另外一边的乳肉,这身体柔软的位置,洛疏娴身体再次敏感的一抖,登时就是失
守沦陷,让这美丽双乳,成为了我玩弄的进攻的俘虏,感受着嘴里的柔软润弹,
我也是不客气,大嘴在乳肉上吸出几个青紫的吻印,在她这私人位置上留下我的
专属痕迹。

  手抓口吸收,如此连续的把玩下,我的舌头又是灵巧的刺激着那红嫩乳尖,
可说是双管齐下,持续玩弄不停,在如此的配合节奏下,洛疏娴那没有被怎么好
好开发过的身体哪里能抵得住,我这一手的技巧组合,这些时间来,可是都在那
些美人们身上可是都引证过效果,就算是高冷的何佳宁,欲拒还迎的米朵,每次
都是被我给弄的丢盔卸甲。

  而今天,我这手段,就也是要在洛疏娴的身上进行一番验证,如此的几重刺
激下,洛警花只感觉身体越来越爽,意识越飘,下身有股难受的失禁感,又痒又
酸,难以忍受,而我当时只是感觉到本就柔润软紧的花穴,当即就是越吸越紧,
随后一股阴精从穴内直接的喷出。

  没有想到,洛疏娴竟是这么快节奏的就是达到了高潮,她口中舒畅的呻吟一
声,细长手臂用力的抱着,揽在了我的脖子上,夹的更紧,我当时也不用力抵挡
只是感受着下身阳物被这水嫩柔软包裹的快感,脑袋被她紧紧抱住,然后被动的
将脸颊被洛警花的淑乳上,与她一起感受体会此刻的高潮体验。

  沉浸在这此刻,从没体验过如此强烈的快感下,洛疏娴脑中一时只剩下空白
,好像是被抽筋了的白天鹅,哪里还能反抗,只是身体不停的抽动,长长的喘息
着,哪里还有刚才那骄傲得意的样子,我感觉着满脸的乳肉扑鼻,乳香袭人,当
即就是张口再咬,又是将乳肉给吸含到嘴里,再次的留下几个深深的牙龈。

  被我咬的乳尖疼痛,洛疏娴忍受不住,口中一声呻吟,手臂发软散开,见她
的高潮反应过去,我就是再次的开始展开节奏,腰部发力,身体一起,跟着阳物
开始往外抽出,一直退到穴口,随后再一枪挺入,从花穴口一下撞到着穴内,狠
狠一枪,啪的一声完全塞满。

  这凶狠一下,龟头径直塞入,我是整根肉棒都是于此刻恨不得塞入,连着那
高潮泄出的爱液都在此刻被撞成了泡泡沫,然后,我接着就是按照这个节奏力道
,开始持续的凿入深击,力度之大,进入之深,每一下都是让洛疏娴的身体发抖
刚才的高潮快感,还没有退去,此刻又是一股更强的欲浪涌来,美丽人妻爽的直
翻起白脸,几乎是变成了高潮颜,沉浸在此刻我带来的快感之中,再也看不出了
平时的英气冷静多思心机的样子。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