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欲望之姑嫂的堕落】(9-10) 作者:chuchibang1

海棠书屋 2022-05-18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欲望之姑嫂的堕落】 作者: 弃医从文2022/05/17发表于: sis001   9   回到家,已经快11点了,妈妈和郭阿姨正在厨房边做饭边聊天,姑姑还没有回来。   我和小柴子一起走进厨房,各自问了声阿姨好,妈妈在
.

【欲望之姑嫂的堕落】

作者: 弃医从文
2022/05/17发表于: sis001

   9

  回到家,已经快11点了,妈妈和郭阿姨正在厨房边做饭边聊天,姑姑还没有
回来。

  我和小柴子一起走进厨房,各自问了声阿姨好,妈妈在家穿了一身棕色的秋
款睡衣,系着一条黄色围裙,遮住一小半鼓胀胀的圆乳,围裙的系绳缠过腰间,
衬托着挺翘的美臀格外性感撩人,郭阿姨穿了一身淑女装,身姿婀娜,长长的黑
发,冷冷的气质,也是光彩照人。

  我把礼品盒交给妈妈,「回家路上碰到一个人,问我是不是白文惠的儿子,
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本来还轻松谈笑的妈妈看到盒子贺卡上fcz三个字母后,身体僵硬了一下。

  「嗯,是妈妈的朋友。」然后妈妈转头对郭阿姨说:「娜娜,我先放一下东
西。」

  等妈妈回到卧室,我俩立马回我房间打开监控,看着妈妈拆开盒子拿出纸条,
大概犹豫了五分钟,站起身拿着内裤走向主卫,准备按指示照做了。

  我关掉了监控,卫生间没有摄像头。

  「你妈状态变好了,高冷范又回来了。」刚刚在厨房见到郭阿姨,的确比上
个月看起来明艳多了,虽然依旧不爱笑,但那股似有若无的哀伤气息却不见了,
整个人多了一份自信。

  「是,我也感觉出来了。」似乎是不愿意多说郭阿姨,对我说道:「等下你
妈换好衣服赶快检查跳蛋。」

  不当人子,正说你妈呢,你扯什么跳蛋。

  钥匙开门的声响起,肯定是姑姑回来了,我从房间探出头,姑姑刚好推门进
来。

  「法克蜜!」我被姑姑惊艳了,不对,是姑姑把我震慑了,我还没有见过这
身打扮的姑姑,依旧是棕色短发大红唇,上身穿了长袖修身的白色衬衣,最上面
两个扣子没系,波涛汹涌的大奶沟露出四分之一,然后衬衣从大奶两边、小腹三
个方向回收,三道夸张的弧线,勾勒出妙曼的腰身,到胯部别进七分低腰裤,由
于是正面看不到屁股,两条修长的大腿笔直,可能因为长期健身,看起来充满活
力,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穿了一双中跟尖头的黑色跟鞋,让本来就有一米七的
身高的她,就像一只开屏的孔雀,昂首挺胸,恣意的伸展着五彩缤纷的尾羽,显
得压迫感十足,这不妥妥的霸道女总裁吗!

  这一刻,她仿佛有了一股惊人的气势,看山山崩,望海海枯,瞪谁谁怀孕!

  「小柴子,我姑姑美不美。」我闪身回到房间,擦了擦口水,小声说道。

  小柴子也收回目光,「美是美,也很性感,但是没女人味啊,我还是喜欢阿
姨这种外圆内深的女人。」

  妈妈从房间走出来,看到姑姑正在换鞋,温声说道:「婧娴回来了。」

  「嫂子。」姑姑声音清脆的和妈妈打了声招呼。

  「婧娴回来了啊,一晃好多年没见了。」听到动静,郭阿姨也从厨房走出来。

  「是啊郭姐,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姑姑对郭阿姨也打了声招呼。

  两个多年没见的女人对视了一眼。一个高冷骄傲,一个盛气凌人。

  呜呼哀哉,三大美女凑齐,但是我已经没有形容词再形容她们了。

  那就直接干饭吧,于是,我们都坐在餐桌边。

  嗯?咱就是说,明明是三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却做了一桌子素菜,没有肉!
这让想吃肉的咱们情何以堪!

  平时我家人比较少,只有一个四人位的餐桌,今天五个人,妈妈就坐到了类
似主人位的位置,姑姑和郭阿姨在一边,我和小柴子在另一边。

  两个妈妈和一个姑姑,从各自近况,聊到穿搭时尚,从社会内卷,聊到泽连
司机,我和小柴子插科打诨,一顿素菜吃的其乐融融。

  但是!在这么欢快的氛围下,妈妈却微微蹙起秀眉,正应了我还在做侦探时
候的一句话:眉头一皱,准没好事。

  我知道小柴子启动了计划的第一部分,他想吃肉了。

  被我掉包的跳蛋是有两个控制器的,小柴子留下了一个,就在刚才,他打开
了开关。

  妈妈的蜜穴虽然放着跳蛋,但是经过了七天的适应,在跳蛋静止状态,她不
剧烈运动的前提下,虽然有一些不舒服,还是可以hold住的,就在刚刚,跳蛋居
然微微振动起来,哪怕只是最低档位,也让妈妈吃了一惊,略显疑惑的向四周扫
了一眼,控制器藏在主卧,难道是出故障了?

  如果妈妈现在离开,到卫生间取出跳蛋,那么会有很大可能破坏掉小柴子今
天的局。

  可是没有,因为最低档位,并不足以让妈妈失控,穿着儿子送的内裤,微微
振动的跳蛋,和最亲近的人在一起,种种因素叠加后,让妈妈甚至有些享受现在
类似调情的状态,依然和我们说说笑笑。

  如果说姑姑刚才像开屏的孔雀,那妈妈现在就像响应雄性求偶的雌孔雀,只
穿了一身普通睡衣的妈妈,丝毫不输衣着妆容都很精致的另外两个美人,眼眸明
媚又饱含着风情万种,双颊带笑又洋溢着温柔似水,当真是一笑百媚生,看谁谁
射精。咦?还挺押韵的,点赞,我都给自己点赞了,不知道你们懂不懂这个暗示。

  我们一桌子人都被妈妈迷住了,连姑姑和郭阿姨都称赞妈妈今天气色好,小
柴子此刻更是不遗余力的寻找和妈妈相关的话题,生怕妈妈走开。

  他在计算时间,没有人比小柴子更了解跳蛋对妈妈的刺激程度,为什么那七
天要让妈妈反复濒临高潮再打断冷却,一是日常高潮控制类的调教,二是为了积
赞妈妈的情欲,三就是为了今天,妈妈的每一次反复,小柴子都会计时,每个档
位,需要多久,妈妈会是什么状态,他都了如指掌。

  当妈妈感到身体有些火热,想起身回卧室检查控制器的时候,双手扶住餐桌,
上半身微微前倾。

  几乎是同步的,时刻都在观察妈妈的小柴子将控制器的档位一下子调到了最
高!

  妈妈刚刚放到餐桌的玉手一僵,前倾的上半身没有动,两条美腿却猛然夹在
一起,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妈妈眯起了眼睛,惊讶中带着紧张,任由跳蛋刺激的
话,很快就会在餐桌前出丑,想到这里,白中透粉的姣好面容渡上了一层红晕。

  戛然而止,跳蛋停止了振动。

  妈妈的眼神从惊讶,到紧张,到茫然,看似经历了很复杂的心理历程,实际
上就是懵逼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妈妈,娇羞的桃色脸蛋,微眯的迷离双
眼,半启的娇艳朱唇,太诱人了,诱人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咬字用的很传
神,点赞 1。

  意料之中的,跳蛋又振动起来,还是磨人的最低档,小柴子怎么肯这么轻易
的放过妈妈。

  刚刚才松了一口气的妈妈,身体一下子又绷紧了,但这次妈妈就有些羞恼了,
面带愠色的强行起身,语调故作平缓的对我们说道:「我回一下房间。」

  她肯定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返回卧室,手刃了这个调皮的可恨玩意。

  呵呵,我就像能听到小柴子的嘲讽一样,果然,跳蛋再次推到最高档。

  妈妈抬起的圆润屁股,在跳蛋突然剧烈的振动下,猝不及防的又跌坐回去,
被睡衣包裹的两个大奶剧烈的晃动了两下,这下可好,内外夹击,还是在精神高
度紧张的状态下,三连击triple kill!妈妈闷声娇喘,思想还来不及反应,肉体
再一次陷入性欲的漩涡,蜜穴随着跳蛋的振动,开始一阵阵收缩,G点开始变硬变
大,似乎要连同阴道壁一起慢慢将跳蛋挤压出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跳蛋从最高到停止再到最高,也就一分钟左右,姑
姑和郭阿姨才刚听到妈妈说回房间,话音刚落又坐了回去,正不知道怎么回事。

  说时迟,那时快,我当然也不知道妈妈身体的具体反应,但是妈妈这种苦闷
的神情我太熟悉了,再看到小柴子略显疯狂的眼神,顾不上蠢蠢欲动的二弟,猛
然侧身用力撞了小柴子一下,小柴子顺势滑倒在地上,我给了他一个立刻马上停
止的眼神。

  姑姑和郭阿姨顾不上妈妈了,吃惊的看着我俩。

  「那个啥,我好像看到厨房有一只老鼠。」尼玛,这么突然,我瞬间就用上
了上次还没用的借口,多亏我的方向正对着厨房。

  「吓我一跳,小柴子你和我一起看一下。」说完我就拽上他的肩膀。

  「不大可能吧,家里这么干净,哪来的老鼠。」姑姑不以为然的说道。

  「真的,我看到一个黑影在厨房闪了一下。」我拉着小柴子一起向厨房走去。

  妈妈在我们的对话中终于重新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站起身逃离餐桌。

  「嫂子,你去干嘛?」姑姑看妈妈的窈窕背影,关心的问道。

  「我血糖有点低。」妈妈头都没回,随口就来。

  我在厨房听到妈妈的话,一阵无语,比撒谎我就服你,都这样了还比我反应
快。

  「怎么样,刺激吗?」小柴子低声对我说。

  「滚,不是说湿了就行吗?」我是不会承认二弟的背叛的。

  「我心里有数,你就算不撞我,我也要关了,只是看着阿姨的样子有点上头。」

  等我们返回餐桌,过了足足有十分钟,妈妈才回来,除了眉眼间还带着些许
春色,其他方面已经完全正常,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还是不容咱们亵渎
的女神。

  我猜测:妈妈回到了房间,换掉了内裤,检查了控制器,平复了心情,又发
了会呆,也没想通是为什么,嘿嘿,任你奸诈似鬼,也要喝,咳咳,也猜不出这
是为什么。

  妈妈回来后继续吃斋,对,还是素菜。

  「嫂子,你什么时候有低血糖了?那你最近还是别跳操了。」姑姑还是不放
心妈妈。

  我妈是谁啊,撒谎小能手,反手又一句瞎话,就让气场外放十米的姑姑闭嘴
了。

  「嫂子,我的房子差不多都收拾好了,吃完饭带你们去看看吧,正好认认门。」
姑姑又说道。

  妈妈还没说话,小柴子一下紧张了,为啥?妈妈一走,他的计划全部泡汤。

  「好呀,小悦你去吗?」妈妈的回答粉碎了小柴子的希望。

  小柴子在餐桌下面狂碰我的脚,暗示我阻止,能和姑姑在一块你的暗示算毛
线啊。

  「当然去了,我去给姑姑的新家打扫卫生。」我无耻的卖了个友和萌。

  小柴子再也不复控制器在手天下我有的嘚瑟劲了,依眸。

  终于,我们花了一顿饭的功夫吃完了这一顿饭,素菜不解馋没吃饱?那也没
办法,不过我想妈妈应该快让我们开荤了吧,毕竟都这么久了,我相信,以我妈
的车速,不,厨艺,一定会很美味。

  既然计划宣告失败,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了。

  第一步是搞湿妈妈的内裤,这个已经完成了。

  第二步是偷偷拿出来湿掉的内裤,小柴子考虑过这个可行性,按照惯例,妈
妈她们在饭后会休息一会,然后一起去spa,这就有了作案时间,而妈妈回卧室换
掉内裤的时候,大家还正在吃饭,大概率是不会立刻洗的,即便洗了,也会按计
划执行,只是对妈妈的冲击可能会小一些。

  第三步是小柴子拿着粘满妈妈淫水的内裤,将妈妈叫到我的房间,告诉妈妈
他偷看过礼品盒内的纸条,这条内裤就是罪证,趁着妈妈心神混乱,要挟妈妈帮
他手淫,即使不能手淫,他也实现了打开妈妈心灵裂缝的目的。

  计划的每一步都有退路,还能和fcz撇清关系,毕竟礼品盒是交给我的,而他
是偷偷看的。

  可惜,姑姑的出现,首先打乱了他在自己家的精心布置,看新家的事又打乱
了他在我家的布置,让你妈妈不爱笑,把不好的孕气传染给你了。

  初次见面,小柴子估计就恨死姑姑了吧。

  这下好了,行程改变,饭后郭阿姨就要带小柴子回家,我和妈妈也各自回卧
室换衣服,收拾好了就和姑姑去她的新家。

  衣服正换一半,小柴子开门进来了。

  尼玛,眼要瞎了,不对,要瞎也是他瞎。

  「等会让她们先下去,你和我在你家等一会。」

  「你要干嘛?」

  「偷内裤!」小柴子恶狠狠的说道。

  「沃特?现在偷还能干什么?」我表示不解。

  「效果打个折扣,明天我拿内裤去学校找阿姨对峙。」小柴子舔了舔嘴唇。

  ……好吧,求生欲好强。

  「妈妈你们先去车库等我俩一下,进歌说找我有点事。」撒谎水平略低一筹
的我打发走了三个大美女。

  就剩我俩了,小柴子走进主卧卫生间,从妈妈换洗内衣的篮子里找到了那条
内裤。

  没有洗!我俩闻着上面骚香骚香的味道,情不自禁的对视了一眼。

  麻蛋,眼要瞎了,这次是我。

  等下午一起看完姑姑的新家,我也心塞了,连家具都布置好了,晾晒几天,
这是随时都能搬走的节奏啊,一种紧迫感油然而生,姑姑真要走了,下药的机会
微乎其微。

  我的求生欲也很强,看完新房后没有陪妈姑二人回家,得找小柴子商量对策,
还是要先完成前置剧情。

  小柴子的房间内,正所谓一人鸡短,两人鸡长,我和妈妈朝夕相处了15年,
对妈妈的性格和为人太了解了,而小柴子化身的fcz,和妈妈在微信上也是无话不
谈,无性不欢,经过我俩共同的努力,取长补短,终于比较完整的描摹了妈妈的
画像。

  看着纸上的一堆关键词,我率先发表了意见:「你把fcz的号删了吧。」

  !!小柴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妈绝对不可能接受你做她的主人,我是说现实中,无论我妈在网上多么
沉沦,当知道你就是fcz的时候,除了让我妈感到无地自容,你半点机会也没有。」

  「这我早就知道,但是也不至于删号吧。」小柴子相当舍不得。

  「练一个见光死的号有什么用?给你制造机会找什么心灵裂缝?」我用事实
打击了小柴子。

  第一次,小柴子用送纸条的方式,试图让妈妈对他有心灵裂缝,被妈妈用追
求者的恶作剧化解了,还是让我转告的,具体妈妈心里怎么想,咱也不敢问,但
即便真的有裂缝,想必也很微弱。

  第二次,小柴子陪妈妈去成人用品店,原本想看妈妈给自己买跳蛋的局促羞
耻,结果却被当做孩子教育了一番,不说毫无作用吧,有也就一毫。

  「这一次,就算你拿着内裤去找我妈,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妈都不会答应,
你信吗?连我爸和沈伯伯这样的领导,都不能强迫我妈做她不愿意做的事,你在
我妈眼中,就是一只毛都没长齐的小弱鸡,你说人会在意鸡的威胁吗?」

  「所以,要用你的什么心灵裂缝攻略我妈,就算能成功,那也是水磨功夫,
我的时间不够了,等你磨好,迷药都过期了。」

  「MD我也下药,反正你妈已经很饥渴了。」小柴子有点心灰意冷,毕竟他努
力搞了这么多事情,都没啥成效。

  卧槽,第一次和小柴子在女人的问题上,让我有了一种智商碾压的优越感。

  「用你的话说,我妈现在仅限于网调里的自娱自乐,你要给我妈下药,除了
去少管所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然后,我俩就沉默不语了。

  「不破不立!你是时候走出新手村了!」否定了小柴子既定的策略方针,还
是要鼓励他一下,毕竟具体实操还得靠他,「别把精力放在fcz上面了,练到满级
都没用,趁现在暴露的还少,发挥发挥余热算了,别哪天被我妈知道了,你肯定
完蛋。」

-----------------

   10

  回家路上,我重重的吁出一口气,浑身轻松,fcz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根刺,妈
妈出轨也好,找小柴子也好,甚至被调教都好,只要妈妈愿意我都支持。但是,
我不能忍受妈妈被一个她幻想中的人一直欺骗和玩弄,更严重的是,一旦妈妈知
道fcz是小柴子,小柴子完蛋毫无悬念,妈妈自己呢?她能接受这段屈辱不堪的过
往吗?

  fcz必须消失,15岁的我怎么这么腹黑?可能是遗传了妈妈吧。

  小柴子放弃fcz后,和妈妈的博弈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如果妈妈忠于欲望选
择了他,喜大普奔,迷奸姑姑提上日程,如果妈妈忠于世俗人伦和道德,那么全
书完,各位再见。

  小柴子,大航海的新世界还是本集领盒饭就看你了。

  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了,大威天龙!百赞百评,加诸吾身!

  好了,意淫完毕,孩子快回家吃饭吧。

  「小悦,你今天去妈妈的房间了吗?」妈妈在吃饭时候随意问了我一句。

  「没有啊。」我下意识的就回答了。

  「哦,那没事了,快吃饭吧,明天就要开学了,吃完饭整理整理自己的东西,
今天早点休息。」妈妈淡定的说着。

  淦!我猛然想起来妈妈的内裤被小柴子带走了!

  今天太忙了,尤其是解决了fcz的心腹大患,一时放松完全忘记这茬了,再看
妈妈,依旧举止优雅,我再一次折服了,您粘满淫水的内裤都不见了,还这么风
轻云淡,演技派!

  陪读过后,晚上,迎来了fcz的告别赛,看看小柴子怎么发挥吧。

  幽暗的主卧,夜灯柔和的散出朦胧的光晕,妈妈习惯性的靠着床头,光洁的
双手摆动着手机,终于发出了消息。

  「你又闯进我的生活了。」

  妈妈没有提内裤不见的事,这事从逻辑上和fcz没有关系,妈妈也没有叫主人,
她在告诉对方,你又一次过界了。

  「想知道我是谁吗?闭上眼睛,十五分钟后给你答案。」

  尼玛,小柴子还要玩心理学,我瞬间就盖特了他的用意,山鸡哥有一句名言,
小妞什么时候最漂亮?当然是在见到之前,因为没见到,你才可以充满无尽的想
象。

  从妈妈不停跳动的眼睑和起伏的美乳可以看出,她开始想象了。

  他是谁?我认识吗?

  他帅吗?会见面吗?

  ……

  十五分钟后。

  「婚姻的背叛,让你还相信爱情吗?性欲旺盛的你,还要继续压抑自己吗?」

  「两年来,咱们都默契的没有照片语音视频,因为你清楚的知道,其实我是
谁都不重要,我就是你内心的欲望,与其说我是你的主人,不如说欲望才是你的
主人。」

  「既然现在的我已经让你感到困扰,那就拉黑再见吧,希望你能找到替代我
的人,也希望你做一个真实快乐的人。」

  「我再最后帮你一次,通过我的口,做出你最想做的事,连续一周不准穿内
裤!因为只有不断的激发羞耻心,你才能得到真正的满足!」

  妈妈看完手机,再次闭上眼睛,姣好的面容也看不出悲喜,就定格在那里。

  小柴子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妈妈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我觉得妈妈刚才被挑起的阈值有多高,看到这个答案就有多失落。

  失速坠落,分量更重,这几句话,重重的砸进妈妈的心中。

  青山不改,后会无期,滚蛋吧你。

  八号一早,清清爽爽的妈妈又出现了,一身典雅的职业装,完美的勾勒了妈
妈高挑匀称的窈窕身材,白色的百褶衬衣,将略微汹涌的双乳显露无疑,更增添
了母性的端庄,咖色的直筒裤子,包裹着浑圆的美臀和修长的双腿,乌黑的头发
一丝不苟,简简单单梳成一条辫子,既干净利落,又大方得体。

  相亲相爱的母子俩正准备愉快的吃早饭。

  可是,当妈妈在坐到餐椅上的一刻,我看到她微不可察的扭了扭屁股,神态
还有一丝娇羞扭捏,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一直落落大方的妈妈,居然透出一股小
女人的娇憨姿态。

  阿西吧,真的很清爽,没穿内裤,我怎么知道?无他,惟眼熟尔。妈妈也进
步了,再也不像第一次那样,动不动就脸红到耳根,爱流淫水的妈妈真空去学校,
一条裤子能撑住吗?不要同情她,她那么聪明,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

  我的骚妈妈,果然还是听从了内心的欲望。

  一顿早饭吃下来,我也没看出来fcz的消失对妈妈有什么影响,可越是这样,
我越是担心。

  到了学校,走在蜿蜒的小路上,和同学甲乙丙丁热情的打着招呼,坐在宽敞
明亮的教室,听着辛勤园丁的谆谆教诲,我快乐的徜徉在知识的海洋,忘记了时
间,忘记了烦恼,直到妈妈上课,不穿内裤的妈妈,让我从知识的海洋中上岸,
转身翱翔在肉欲幻想的美妙天堂。

  「醒醒,你傻笑什么呢,阿姨让我下午放学后去办公室找她。」课间,小柴
子走过来推了推我。

  「什么?都下课了啊,你还摊牌吗?号都删了,再威胁更没用了。」我指内
裤的事,看着热闹的同学们,我俩小声的嘀咕着。

  「必须的,这可能是fcz留给我的唯一机会了。」

  「那随你吧,在办公室说?」

  「对,等没有老师的时候。」

  「办公室不行。」我否定了这个地点,不能偷窥,再用上帝视角,显得行文
不严谨,突然灵光一闪,「去天台吧。」

  天台有错落凸起的建筑物,提前埋伏好,可以完美的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此处略过对小柴子解释的对话。

  「好吧,等会先去楼顶踩个点。对了,阿姨今天穿内裤了吗?」小柴子问我。

  「嗯?你看不出来吗?」

  「废话,阿姨今天穿的裤子,怎么看出来!」

  吆西,看来妈妈在课堂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你这观察力不敏锐啊……」

  开开玩笑扯扯淡,放学的时间终于到了。

  「小李子,给我温一杯酒,我去去就回!」小柴子挺直胸膛,在空气中缕了
缕美髯,一米六出头,还要加上鞋。

  「活着见!」我也给他加油。

  他要先去办公室找妈妈,我提前去天台占坑位。

  都二进宫了,具体地形参照第二章,我站在刚才踩点的位置,回想着第一次
见到的那个女人,两次都是开学的第一天,好了,别感慨了,不要分心。

  「吱。」楼梯间的铁门被拉开,脚步声传来,小柴子出现在我们事先约定的
位置,接着是妈妈的身影,比小柴子高半头,白色百褶衬衣,咖色直筒裤,乌黑
的辫子。

  「阿姨,是我偷偷拿走了您的内裤。」小柴子主动开口。

  「我知道,还给阿姨,以后不要胡思乱想了。」妈妈没有多想,只以为这是
个调皮孩子在青春期对女性的好奇。

  「阿姨,昨天在您家的时候,近悦收到的那个礼品盒,我趁他不注意偷偷打
开看过,看到了里面那张纸条。」在妈妈震惊的眼神中,小柴子面对面的拿出了
那条已经凉干的黑色蕾丝内裤。

  妈妈在这一刻完全楞住了,直勾勾的看着那条黑色内裤,在小柴子的手中不
停晃动,自己最羞于启齿的隐私,就这么毫无防备的曝光了,让她有一种人赃并
获,捉奸在床的感觉,并且还是被儿子最好的朋友,自己最好闺蜜的儿子,自己
的学生发现的,铺天盖地的羞耻感,让妈妈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别说耳根,白
皙粉嫩的脖颈都染成了红色。

  见妈妈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小柴子眼中闪过一丝狠色,迅速退下了裤子,
一条接近20公分的肉棒狰狞而出,猩红的三角形龟头直直对准了妈妈的小腹!

  麻蛋!他想干嘛,我也不淡定了,由于是在课间聊的这个话题,时间不多,
没有细聊,我也不知道他具体要做什么。

  「阿姨,你帮帮我吧,上次你送我的飞机杯太小了,我用不了。」小柴子说
出成人店的经历,是想再给妈妈施加一些压力吗?

  说完这句话后,小柴子竟用那条黑色内裤,直接套住了他粗大的阴茎,气氛
一下子淫靡起来,他在用这种近乎亵渎的方式,继续刺激着妈妈的羞耻心。

  没有停止,小柴子个子不高,手却有成年人大小,由于常年打架,手很粗糙,
关节很硬,他用一只手套弄着妈妈的内裤和肉棒,另一只向前伸出,青筋毕露,
用力握住了妈妈柔若无骨的小手,也向自己的肉棒摸去。

  「我昨天偷这条内裤的时候,阿姨的内裤都湿透了,上面全是您的淫水吗?」

  妈妈也被他大胆的举动吓住了,一方面是隐私曝光的羞愧,另一方面是视觉
冲击,妈妈应该两年没有见过真正的男性性器了吧,可在这两年中,fcz曾无数次
发给她各式各样的男女视频,体质敏感性欲旺盛的妈妈,在丈夫的背叛和fcz严厉
的网调下,已经禁欲了足足两年。

  尤其听到小柴子刚才说的话,看着昨天还粘满自己淫水的内裤,现在正缓缓
摩擦着一个巨大阴茎,根本做不出什么像样的抵抗,玉手已经碰触到了小柴子的
坚硬巨根,刺目的黑色内裤,将妈妈的纤纤玉手和滚烫的肉棒连接在一起,就好
像完成了一次间接性交。

  这是典型的fcz风格,一旦有机可乘,必然穷追猛打,从拿出内裤到现在,语
言动作一气呵成,几乎没有停顿,他要在妈妈心灵短暂失守的这一点时间,取得
尽量多的战果。

  「阿姨,看看您这不知羞耻的内裤,尽情释放内心的欲望吧,我会让阿姨做
一个快乐的女人。」

  !!小柴子居然说出了昨天fcz最后留言的几个关键词:羞耻,欲望,快乐。

  以妈妈对fcz昨天的不辞而别的复杂感情,这几个词一定会给妈妈带来强烈的
冲击。

  进攻,不停地进攻,每句话说完,小柴子都会展开下一轮攻势,松开两只正
在套弄肉棒的手,齐齐伸向妈妈腰间,胆大妄为的解开了妈妈的腰带和裤扣,然
后攥住咖色直筒裤胯部的两侧,似是要把妈妈的裤子脱掉。

  我明白了小柴子的用意,他要脱掉妈妈的裤子,暴露妈妈不穿内裤这个更大
的隐私,让妈妈再一次尊严扫地,为将来争取更多的主动权。

  此时的小柴子就像一只真正的豺狗,奋力扑向柔弱待捕的羔羊。

  可惜妈妈并不是羔羊,可能是感觉到裤子正被褪去,妈妈就像一只正在打盹
的母狮,发现有外界的小动物侵入到自己的领地,眼神逐渐清明起来,脸色虽然
羞愧,目光中却闪烁的嗔怒。

  一只手护在腰间,另一只手抬起。

  「啪!」一巴掌打在小柴子的脸上。

  「松开!」语气冰寒。

  这一个耳光,让藏在旁边的我都感觉火辣辣的,小柴子却被打出了凶性,九
十九步都走过来了,现在放弃,就等于不能当场揭露妈妈的丑态,机会只有一次,
没有理会怒火中妈妈,小柴子再一次用力。

  咖色的直筒裤终于缓缓退下一截,在学校楼顶的天台,一位受人尊重的美女
老师,被自己的学生,扒下裤子,露出了没有穿内裤的浓密阴毛,露出了半个撩
人美臀的性感臀沟,天台有风,白色的百褶衬衫和卷曲的耻毛随风飘荡,神秘的
三角区若隐若现。

  不好!妈妈现在打了小柴子,以他睚眦必报的豺狗报复心,将来万一真攻陷
了,妈妈不会被小柴子打屁股吧,我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一副画面,瘦弱的小柴
子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光溜溜的妈妈,穿着灰黑色丝袜,跪扒在他的大腿上,
丰盈的大奶被压的扁扁的,低低的垂下粉颈,高高的撅起肥臀,丝袜内紧紧勾蜷
的脚趾,微微轻颤。

  小柴子目光阴沉。

  妈妈面色羞赧。

  我的二弟,一柱擎天!

  小柴子一句话打碎了画面。

  「老师你竟然没有穿内裤,你是一个光屁股的骚老师,暴露狂!」

  「啪!」回应他的,竟是一记更响亮的耳光,我只知道妈妈的体力好,没想
到爆发力也不逞多让,小柴子的脸应该肿了吧。

  其实这一记耳光,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妈妈没有因为这次彻底的暴露而惶恐
不安,反而镇定自若的,用结了冰的目光注视着小柴子。

  为什么?妈妈会沉浸在自我羞耻的欢愉中,却不能容忍别人对她的羞辱,羞
耻和羞辱,相差只有一个字,却有着量变和质变的区别,就算妈妈刚刚经历了七
天不间断的调教,就算妈妈身体中已经盛满的欲望,依旧有一道原则性的底线。

  小柴子脱妈妈裤子的行为,无疑让妈妈感到了深深的羞辱。

  全凭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劲才坚持到现在的小柴子,在目的达到后,面
对清醒的妈妈,心中也感到阵阵后怕,肉棒肉眼可见的萎缩了下去。

  谁知在这时,妈妈竟嗤笑了一声,犹如春回大地,百花齐放。

  此时此刻,我和小柴子,再也捉摸不透妈妈的心思。

  ……

  正文完,闲聊几句,十章五万字,不多不少,我第一次码文,虽然被挑出不
少败笔,但是也挺有成就感的,自恋一下,瑕不掩瑜。

  说回本文,从黄毛苦主的对手戏,从「我」一步步成长,从美母的人设逐渐
丰满(先堕落再收回来,我前面一直有铺垫),从本以为fcz是个调教的重要筹码,
说删号就删号了,一直到目前的剧情,咱就说,是不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因为每个角色会根据自己的性格和认知,在当下,做出对自己更有利的选择,
剧透一下,是每个。现实中的我们也是,我写爸爸妈妈楚河汉界的时候,有一句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不是吐槽,我写郭阿姨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也
不是单纯感慨。

  人生百态。

  我在此保证,只要我的智商还在线,每个角色的智商就在线。

  最后,以我这么风骚无耻的为人,不是,文风,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大
威天龙,百赞百评下章见(我预计下更妈妈开车,100赞动笔,100评发文),触
发不了,我就先休息着,连肝十章,我也累了,最最重要的是,现实中的我,终
于能开工了。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