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左京和他的女人们】(5) 作者:天堂断根

海棠书屋 2021-12-07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左京和他的女人们】 作者:天堂断根2021年12月6日第一会所首发 第五章 出差(1)  两个人收拾好,赶紧回到公司,左京在坐在李萱诗的办公室里认真自学高等数学,背诵英语词典。李萱诗则拿着她这段时间的记录
.

【左京和他的女人们】

作者:天堂断根
2021年12月6日第一会所首发

  第五章 出差(1)

  两个人收拾好,赶紧回到公司,左京在坐在李萱诗的办公室里认真自学高等
数学,背诵英语词典。李萱诗则拿着她这段时间的记录笔记本到车间和生产场所
跟各个技术人员及管理人员交流探讨公司发展改进计划。
 
一整天左京都基本没有看到李萱诗的人在哪里,甚至在食堂左京都看到几个
人工作人员围着妈妈在交流着什么,探讨者什么。左京自己学累了就出去跑步锻
炼一下,然后继续学习。下午下班,李萱诗和左京并没有立即回家,李萱诗拿出
自己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各种问题、各种意见建议、以及各种发展模式、开拓
方案。

李萱诗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自己一时也拿不定注意,看着认真看英语词典
的儿子,说到“京京,你觉得我们家的金茶油公司该如何发展壮大呢?跟妈妈谈
谈你的看法呢?”

左京想也没有想到就说“当然先注册商标啊,我们连商标都没有,即使发展
别人也不认可,也不认识我们家的企业,人家也不相信我们的公司是一家好公司
啊,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吃的亏太多了,我们的政治书讲了太多这样的案例了,所
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注册商标,然后爸爸发明的金茶压榨技术也要赶紧注册专利,
被其他人抢走,我们家的公司就要关门了。”左京肯定的说到。

李萱诗觉得儿子说的非常有道理,就把这个意见放在第一位,并在前面打了
一个五角星,表示特别重要。“而且,我觉得我们家的生产设备都非常低效落后,
应该采购自动化的设备生产食用油,提高我们的品质,我们也应该申请国家或者
行业里面的食品安全许可证,提高我们的安全管控,然后最好能在电视上打广告
啊,扩大我们的知名度市场占有率。”左京补充道。

李萱诗仔细看着儿子清秀的脸庞,突然觉得儿子非常具有商业天赋,才16
岁就已经能比较成熟稳重的处理一些事务了,于是李萱诗兴致勃勃的把笔记本上
记录问题一一和左京探讨商榷,根据事务的重要性排列清楚,然后一一逐个解决,
两个人一直商量到很晚才回家。

连续几天,李萱诗都在处理各种事务,商标也顺利的注册下来,金茶压榨技
术专利也注册下来。并且主动把工商管理局的领导请过来到公司里检查,排查各
类问题,也促进了公司与主管部门的熟络。左京也在这段时间顺利的收到了北大
的录取通知书,李萱诗看到儿子的录取书,还是高兴的流下了眼泪,左京紧紧的
抱着李萱诗慢慢抚慰妈妈,才让李萱诗逐渐平复下来。

想到以后儿子去首都上学,自己一个人孤单的留在长沙,李萱诗不寒而栗,
很不舍儿子远离而去。但是儿子的学业显然最重要,不可能让儿子放弃理想抱负,
留在长沙上学。轻轻的叹了叹气,李萱诗也不知道未来的日子该若面对,只能走
一步算一步。

通过跟大量的员工的交流,李萱诗和左京都认为公司现阶段面临最大的问题
就是原材料的制约限制了生产力。金茶油公司最大的原材料金茶只有少数市县生
产,基本都被她们家收购了,想要发展就必须农民大量的种植金茶树,可以说这
个问题关系着公司未来的生死存亡,李萱诗和公司的管理人员都认为需要扩大金
茶种植面积,拓展金茶的产量,公司未来才能占领更多的市场,才能得到更大的
发展,产生更多的利润。

李萱诗决定和公司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到相关种植地考察,跟当地的农民
或者政府合作,或者承包大量的土地、山地自己雇人种植。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
一笔巨大的投资,李萱诗必须亲历亲为才放心,所以她决定亲自去考察,但是一
想到放儿子一个人在生活学习,虽然有保姆,但是李萱诗根本不放心,一时间也
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这天公司高层开完会,大家一致决定出差考察,李萱诗也拍板了考察时间,
但是李萱诗一直被左京的安排搞得没有方向,心里很是烦躁。吃饭时间,李萱诗
问左京道“儿子,妈妈可能要出差考察一段时间,而且时间长短也不能一时确定
下来,你一个人在家妈妈不放心呀,怎么办啊?”

“妈妈,没有关系的啊,我一个人在家能生存的,再说了不是有保姆照顾么?
不要为儿子担忧了。”左京说到。

李萱诗心里很清楚,儿子这样说只是在安慰自己,自己出差多长时间根本搞
不清楚,儿子没有人照顾,自己怎么能放下心来,唉声叹气之际,突然想起来,
“要不让岑莜薇照顾京京?不知道行不行呢?”李萱诗心里想,但是又觉得自己
的想法很幼稚,岑莜薇比儿子还小2岁,怎么可能照顾得了,就怕自己出差回来
都差不多可以抱孙子,那就搞大发了。“可怎么办呀?岑莜薇不行还有其他什么
可靠的人么?”李萱诗想着。

突然灵光一闪,骂自己是个笨蛋啊,岑莜薇不行,她妈可以啊,而且岑青青
一直羡慕自己家的豪宅别墅,她的那个破公寓自己去了几次就再也不想爬上去了,
而且自己家离她上班的地方不远,住在自己家完全可以照顾到儿子,还可以监督
左京和岑莜薇,真实一举多得。“如果岑青青不愿意怎办么呢?可以把自己的奔
驰车钥匙给她,让她开去上班,油费算自己的,就她自己天天坐个破公车上班,
肯定能乐死她,就这么决定了。”李萱诗想着立马给岑青青打电话。

“喂,青青啊,在干嘛呢?”李萱诗假装客气的关心岑青青的问道。

“萱诗姐啊,我在上班啊,我可是苦哈哈的上班妹,可不能跟你这个老板娘
比啊,有啥事啊我的好姐姐?”岑青青娇滴滴的说到。

“好吧,青青,我就不客气了,我有事求你帮忙呢,我马上要出差一段时间,
家里没有人照顾左京,你能帮我照顾一段时间么?我把我的奔驰车给你开上班,
你想出去玩都可以,油费都算我的,而且从我家到你的公司开车过去才10来分
钟就到了,省得你坐1个小时公交车上班,你看怎么样?”李萱诗诱惑岑青青说
到。

“萱诗姐,说什么帮忙?我们情同姐妹,再说了照顾未来的女婿也是应该的,
正好我把小薇带在身边,还可以让京京给小薇补补高中的课程,增加他们的感情,
说不定等你回来你就可以抱孙子了,准备彩礼了,最关键我也可以体验一下当富
婆的感觉啊,我一万个愿意呢,好姐姐,今天下午我就让小薇准备好,一起搬过
来。”岑青青开心的说道,她偷偷的压低声音说道“萱诗姐,自从上次一别,我
整天晚上想男人,内裤里都是湿哒哒黏糊糊的,难受的睡不着,今天晚上你补偿
我,安慰我,让我体验极致的快感,不然晚上睡不好说不定就照顾不好京京了,
你说是不是的呢?”

李萱诗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这些姐妹一个个都是变态,都是怨妇,饥渴难
耐,男人找不到,就来找自己发泄,简直无语,“青青,你怎么现在这么变态啊?
老想那种事情?至于吗?”李萱诗无语道。

“萱诗姐,全怪徐琳这个骚货啊,我都十几年不需要男人,上次她这么一整,
我的欲望一下子被钓上来了,体验到极致快感后,这些天身体极度空虚,晚上一
个人根本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种事情,渴望男人的进入啊,我真的不想这样,
可是我控制不住啊”岑青青无奈的轻声说道。

李萱诗叹口气,心里想到自己何尝不也是这样呢?每天晚上不发泄一下都是
难以入睡,甚至于失眠。

“青青,别瞎想了,晚饭之前到,顺便你来烧晚饭,我让保姆放假,有你照
顾京京我就放心了。”李萱诗不经意的说道。

但是岑青青一听就懂了,让保姆放假还不是不让别人打扰到两个人晚上的虚
假鸾凤,一想到晚上两个人又可以体会无限极致的快感与放松,岑青青不由得夹
紧双腿,一股热气沿着自己的肚脐眼向会阴聚集,玉户尽感觉到一丝的湿润。

岑青青立即向公司请假,中午直接回家准备收拾行李。回到家,找到上次李
萱诗的内裤,赶紧放在自己一堆衣服里面放进行李箱,怕女儿问东问西,“小薇,
赶紧收拾好东西,我们晚上去你的京哥哥家,你李阿姨要出差,左京没有人照顾,
李萱诗让我和你住她家顺便照顾左京”岑青青说道。

一听到岑青青的话,岑悠薇兴奋的跳了起来,关掉电视,一边走一边跳一边
唱,跑到自己的房间收拾衣物。

“别高兴的太早小薇,你去好好学习,跟上左京的脚步,他的高中课本都在,
你给我好好学习,别整天想没有用的,你妈我就是年纪轻轻的相信了你那个死鬼
老爸的鬼话,被他骗了身子,怀孕有了你,他不负责的跑了,才让我一个人辛苦
养大了你这个讨债鬼。”岑青青一脸嫌弃的说道。

“妈,我才不会像你那么笨的,左京将来要是敢负我,我一定会让他好受,
让他生不如死,我可不是妈妈你那么老实好欺负的,我岑悠薇得不到的别人也别
想得到,我一定会亲手毁了他”岑青青自信的说道。

看着女儿一脸自信的样子,岑青青也是无语,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己这个女
儿非常要强,从小没有爸爸的庇护,性格相对比较独立,比较要强,而且任死理,
自己确实比女儿差了很多。

两个人高兴的收拾好一切,直接打的到李萱诗的家。结果左京和李萱诗还在
公司,只能在保姆的带领下放好行李,收拾好床铺,等李萱诗她们回来。

岑悠薇看着富丽堂皇的别墅,宽敞的庭院,巨大的电视,精致的装修,心里
想以后这一切以后都是自己的心里就不由得开心,恨不得永远住在这里和京哥哥
双宿双飞,永不分离。

下午李萱诗左京下班回家,刚下车就看到岑悠薇飞奔而来,跑到车门口等左
京,“李阿姨好,京哥哥好呀,小薇想死你了”

岑悠薇开心的说道,左京一下车,岑悠薇就飞奔的跳到左京的身上,双腿死
死地夹住左京的腰,疯狂的向左京索吻,左京不好意思的左躲右躲,弄了一脸口
水,“小薇,矜持点,女孩子家家的”

岑青青训到。岑悠薇不服气的说道“我就不,我就要大胆的爱京哥哥,他是
我的,也只能是我的,是不是京哥哥?”

左京尴尬的轻声说道:“小薇说的都是对的。”

而这边李萱诗和岑青青也互相抱在了一起,开心的说起来话,两个四奶相对,
互相挤压,酥麻的刺激感传遍全身,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渴望与颤栗,岑青青更是
抱紧了李萱诗,故意用胸部狠狠得挤压李萱诗的超级大淑乳,在李萱诗的耳垂边
吹着气说道“好姐姐,今晚我要吃奶吃鲍鱼。”

李萱诗听完岑青青的疯话,身体变软,变麻,感到两腿之间有股湿气弥漫开
来。

到了晚上岑青青烧了一桌拿手好菜,众人边吃边聊天,“京京,我出差的这
段时间就由岑阿姨照顾你,在家要听她的话,并且要好好指导小薇的学习,你把
你高一的课本全部找出来,给她辅导辅导,两个人也不要太歪腻知道不?要控制
好度,毕竟你们2两个人年龄还小,不能做过分的事情。”李萱诗提醒左京道。

“知道了妈妈,我今晚就把课本和资料都翻出来,整理好给小薇。”左京老
老实实的回答道。

岑悠薇却一脸不开心,心里想到“什么叫歪腻啊?人家和京哥哥那是青梅竹
马,两小无猜,互相爱恋,好不好?什么叫过分啊,京哥哥早就做过过分的事情
了,有啥大不了的啊。”但是嘴上可不敢这么说。“嗯,知道了李阿姨,我会听
你的话的,也会听京哥哥的话的。”

李萱诗看了看岑悠薇的表情就知道她不服气,话里有话,什么叫听左京的话,
左京最后还不是听你岑悠薇的?当我李萱诗傻啊?儿子在这些事对女人上明显耳
根子软,不会处理情感方面的事情,在情感方面也没有主见。

但是李萱诗也只能点到这里,没有办法在细说下去,毕竟大家脸皮都挺薄的。
吃过晚饭,左京去翻学习资料,李萱诗准备明天出差的衣服和考察资料,岑悠薇
跟在左京屁股后面闷闷不乐,岑青青收拾锅碗瓢盆。

左京收拾好相关资料,看着闷闷不乐的岑悠薇很是纳闷,便开口问道“小薇,
怎么了?你好像情绪不高,不是很开心啊?”

岑悠薇憋着嘴,拉着脸,气嘟嘟的说道“当然不开心,京哥哥我妈和你妈就
知道叫我学习学习,很烦啊,过段时间你到北京上大学,我们再见就要很长时间
了,时间一长说不定你就会被北京有钱有权人家的骚狐狸迷上了,忘了我岑悠薇,
移情别恋了,我能高兴吗?我本来想趁着这段时间我们两个好好培养感情,加深
彼此的了解和交。。。交。。。流,这样我们的感情才能稳固,才能天长地久,
海枯石烂呀,你看看两个家长的态度,就是防贼一样防着我们。”

左京安慰着岑悠薇,在她耳边轻声的说道“小薇,我发誓今生今世我只会爱
你一个,如果我背叛誓言,我将愿意遭受任何惩罚,受人世间最大的痛苦,遭受
背叛,失去挚爱。”左京一本正经的向着岑悠薇发誓道。

岑悠薇捂住左京的说道,“京哥哥,我相信你,你别乱发誓,我可不想你失
去我,我也不会背叛你的。”

岑悠薇紧紧的抱着左京,两个人彼此深情的看着对方,炽热的呼吸在鼻尖互
相喷洒在对方的脸上,情欲在两个人身上猛然升高,嘴唇慢慢的互相靠拢,左京
的右手不知不觉向下移动,挪到了岑悠薇的小翘臀上,左手慢慢的攀爬到岑悠薇
的小胸脯上。感受左京手上传来的热度,体验京哥哥手掌带来的酥酥麻麻的触感,
岑悠薇轻轻的呻吟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左京的嘴唇,然后两人脸庞互相倾斜交叉,
彼此吻到了一起,深深的呼吸声在两人耳尖传递,更加点燃双方的欲望。

岑悠薇的小巧的舌头疯狂的在左京的嘴里搅动着,一会勾着左京的舌头,一
会舔吸左京的上下嘴唇,一会把左京的舌头吸到自己嘴里,更是俏皮的用牙齿轻
轻咬左京的舌头和嘴唇,而左京只会被动应付,完全做不到主动出击,岑悠薇一
会就把右手伸到了左京的的背心里,用手轻轻的抚摸左京的后背,稍微片刻,岑
悠薇感觉到自己的秘密花园被一个带着热量的硬棒杵在了双腿之间,死死地抵在
了自己的花园口。

岑悠薇不由自主的前后摆动着身体,让左京的热棒在自己的双腿之间来回磨
蹭,不时的抵在自己的花蒂上,岑悠薇一阵颤栗,双腿紧紧夹住左京的热棒,两
个人的舌头交流口水,巴滋巴滋的水声充满淫欲之气。左京慢慢压迫岑悠薇,慢
慢的把她抵在了墙上,而岑悠薇抬起了一只腿,夹在的左京的腰间,左京顺势把
岑悠薇的另一条腿抱起,岑悠薇则双腿绕过左京的后腰勾在一起,死死地座跨在
左京的腰上,左京双手托起岑悠薇的小翘臀,手指抵押在岑悠薇的两腿之间,找
到了岑悠薇的蜜唇位置慢慢的前后滑移、按揉。

一小会之后,岑悠薇突然上窜起,双腿死死夹住左京的腰,浑身颤栗呜咽起
来,左京感觉岑悠薇双腿之间慢慢的湿润起来,并有水滴沿着自己的手指忘地板
上滴落。十几秒过后岑悠薇深深喘了一口气,刚想放松下来,突然听到李萱诗喊
道,“京京,小薇,书找的怎么样了?”

两个人听到李萱诗的脚步声,左京瞬间吓软了硬邦邦的弟弟,赶紧把岑悠薇
放下来,假装弯腰在找书,岑悠薇感觉自己裤裆里还在滴水,赶紧蹲下来挡住湿
哒哒的地面和下身,装作蹲着在翻书的样子。

左京强装镇定回到道,“妈,基本找的差不多了,我正在跟小薇介绍一下书
种类,一会就好了。”

李萱诗打开房门,看见儿子和小薇两个人正蹲在地方把书分门别类,介绍课
本的范围和知识点很是欣慰,唯一让她感到奇怪的就是两人都没有抬头看自己,
还在整理书,“儿子从来不会不看着自己说话的?”李萱诗纳闷的想到,但是也
不可能当着岑悠薇的面子数落儿子。

“你们两个早点洗澡分别回卧室睡觉,知道了吗?”

“知道了”

“嗯”两个人都没有抬头回答道,李萱诗无语,怎么两个屁孩都突然变得没
有礼貌了,摇了摇头,转过身对着厨房说“青青,今晚我们两个姐妹睡一起,碗
我让保姆明天过来清洗,你也早点洗澡睡觉吧。”李萱诗暗示到。

“好的,我马上上去,小薇,你人呢?赶紧洗澡睡觉,别再打扰左京了,知
道了吗?你拿好书赶紧给我过来”岑青青说道。

岑悠薇吓得魂都掉了,自己的裤子都快湿透了,虽然刚才用衣服遮住了自己
的丑态,根本不敢站起来,现在妈叫自己过去,站起来一下子就穿帮完蛋了,只
能嘴上回到道“好的,妈,我跟京哥哥把这些书分一下类,就洗澡睡觉。”

李萱诗拉着岑青青的手说道,你看看小孩们多乖啊“我明天要早走出差,你
早上开车送我去公司,我们也早点洗澡睡觉。”

李萱诗迫不及待的拉走了岑青青,本来岑青青还想揪起岑悠薇的耳朵,让她
离开左京书房的,只能作罢。

李萱诗不是傻子,哪能开不出儿子和岑悠薇的异常,自己明明看到小薇的小
屁股蛋上的牛仔裤在滴滴答答的滴水,再加上岑悠薇不时用手拉衣服,双腿夹的
死死住不敢动,手发抖的在翻书,儿子侧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心里就明白了。
说了别做过分的事情,这才几分钟小薇尽然都潮吹过了,这才几分钟啊,现在的
年轻人啊。。。。

李萱诗拉着岑青青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上楼,还回头的说了一下“你们两个傻
瓜现在必须洗澡睡觉,知道了不?”李萱诗刻意强调了“傻瓜”两个字。

左京听到了之后,身体一颤,就知道妈妈看出来自己和小薇的异常了。听到
脚步声远去,两个人才敢站起来,左京把脑袋偷偷看到门外,发现妈妈在楼梯口
用手指狠狠得指了指自己,左京吓得头缩进门里面,赶紧把门关上。

左京哆嗦的说道,“小薇我妈知道了,她刚才看出来了,完蛋了。”

岑悠薇夹着双腿,慢慢的站起来,下身一片冰凉,湿哒哒黏糊糊的,非常难
受,吞吞吐吐的说道“京哥哥,我不敢出去,我裤子湿透了,我刚才实在控制不
住就尿了”说着害羞的低下了头。

说着就把外面的牛仔裤脱了下来,左京看着岑悠薇小巧的粉色的内裤湿透了,
紧紧的贴的阴户上,在她弯腰脱牛仔裤的瞬间,通过透明的内裤可以看到粉红色
的小溪谷和淡淡的黑色绒毛。岑悠薇站直之后,内裤在阴户上产生了一个凹陷,
左京忍不住手摸了上去,用中指按压在凹陷处,岑悠薇呻吟了一下,退了一步,
让开了左京的安禄山之手,“京哥哥你坏死了,刚才全怪你,把我弄湿了,被李
阿姨看出来了,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左京猛的抱上岑悠薇,下身凸起的地方抵住了岑悠薇的阴户,说道“小薇,
你太漂亮呀,我有点忍不住了。”

岑悠薇一把抓住左京的玉根说道“京哥哥,你还是忍忍吧,等你妈出差后,
我们两个人有的是机会,我到时候让你的小弟弟一直吐口水,今天不行了,别扣
了京哥哥,小薇痒呢”

说着岑悠薇拿开了左京作怪的手,亲吻了一下左京,弯着腰,偷偷摸摸的打
开门跑到了自己的卧室,还向左京做了一个鬼脸。左京无奈的抱着自己的头,压
下压自己还在勃起的弟弟,一脸郁闷。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