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3) 作者:一只软泥怪

海棠书屋 2021-11-19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3)作者:一只软泥怪2021年11月1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五十三章 家庭聚会   「曹队长怎么还没来开会?」严肃的会议厅内,坐在主位上的局长问道。   「不清楚,刚才已经通知她了。」一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3)

作者:一只软泥怪
2021年11月1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五十三章 家庭聚会

  「曹队长怎么还没来开会?」严肃的会议厅内,坐在主位上的局长问道。

  「不清楚,刚才已经通知她了。」一个警员说。

  局长想了想,说,「算了,只是一次例行的会议,没什么要事。曹队长前几
天刚破一桩大案,给她休息休息也好。」

  其他人也点点头,大家都很敬佩曹队长的敬业。

  「那么,会议正式开始,先由秦队长对上个星期的要点进行简单的报告吧……
..」

  坐落在魔都海岸边的警局内,会议厅就在警局二楼,这几个月来,屡破大案
的曹姽婳警衔连升,如今办公室也从一楼搬到了顶楼三楼,就在通道最里面的一
间。

  凭借出色的能力以及绝美的容貌,曹姽婳已然成为魔都市内名声响当当几乎
可以和夏时那位女王董事长比肩的存在。

  今早警员们就听说夏时董事长的儿子夏明前来找曹队长,商谈一些要事,这
会正在三楼谈话呢。

  大家对此也都见怪不怪了,毕竟如今夏时董事长林梦曦虽然只是一个商人,
但毕竟财力登顶,便开始把手伸向各行各业,警局自然也不例外。

  何况据说夏时的背后有帝都四大家族其中之一的扶持,所以对此大家也是没
说什么,即便有意见,也不敢发表。

  但若此时三楼里层办公室的景象被二楼会议厅的这些警察看到,只怕会大跌
眼镜。

  宽敞的办公室内,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夏时董事长儿子和年轻女警花相对坐在
茶几上融洽交谈的画面,在办公桌那边,一身警服戴着警帽的曹姽婳趴在桌子上
,上身衣服完好,但警裙却是被撩到了腰间,大半个雪白的肥臀暴露在视线下,
黑色的丝袜也被拉到了膝盖弯,让女警花的双腿只能并拢。

  在她身后,夏时董事长儿子双手抓着她的纤腰,整个人伏在她背上,胯部像
上了发条般飞快的耸动。

  啪啪作响间,两人的喘息如牛,女警花的呻吟充斥了整个办公室。

  「啊...啊...行、行了...快...快拔出去...」女警花昂着
美丽的头颅说。

  「怕啥,又不会有人发现...」说着,男孩猛地捅了几下,女警花的双手
差点就从桌上滑脱。

  「还、、、还要开会...听话...啊?」女警花扭过头来说,红韵的俏
脸上满是汗珠。

  男孩顺势叼住女警花的嘴,「滋滋」的舌吻起来,「不就例行的会议而已,
有啥好去的!」

  「嗯...啊...不...不行啊...我是队长...不去...的话
...影响...不好...」女警花含糊不清。

  「你是队长,他们一群小喽啰,哪敢说你,谁敢,你就把谁革职....」

  「不可以...我——」

  女警花再想说,却忽然被男孩扛起一条长腿。中途堆在膝盖弯的丝袜被男孩
脱了下来。

  「啊...你...你要干嘛——」话没说完,只听「唔」的一声,男孩把
女警花的长腿架在右肩上,狠狠的抽送起来。

  「夏明...停....停下....」女警花拍打小男友的肩,对方却不
为所动。

  长腿被架起,脚上的黑色高跟皮鞋随着冲撞不停的摇晃,不知什么时候就要
掉下似的。

  早间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市公安局刑侦队长的办公室内,像在见证室内这对
女人和男孩间的淫乱。

  男孩像不知疲倦,狠狠的抽送着速度始终不减,女警花起初还能手口并用的
反抗,到后面就只能整个人趴在桌上,一边挨操一边呻吟。刚开苞没几天的小屄
这就又被操肿了。

  不知什么时候,女人都有些声嘶力竭了,男孩的势头才减缓下来,在女人的
胴背上,堆积了不少男孩流下的汗。

  又捅了几下,男孩也趴在女警花背上不动了。

  不知过了多久,若不是两人的身子还在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倒真让人以为
死了过去。

  男孩从女人体内退了出来,一屁股坐到身后的旋转椅上,尺寸惊人的阳具迎
着晨曦甩了甩,白沫飞溅。

  过了大概十几秒,女人才慢悠悠的从桌子上爬起,没好气的白了男孩一眼,
但这一眼却反而充满了风情,没让男孩感受到一丝不悦。

  于是男孩笑笑。

  女警花提起丝袜,放下裙摆,整理整齐后,走到茶几边给自己倒了杯水,「
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都说了要开会,你懂不懂轻重啊!」

  男孩笑笑,撸了撸泛着水泽的肉棒,「急啥,穿了还不得脱?」

  「去死吧你!再敢碰我要你好看!」说着,女警花气冲冲的朝门口走去,期
间,男孩都没音,等她走到门口,却又停了下来,顿了顿,犹豫的转回了头,视
线里,男孩兀自坐在沙发上,摇来摇去,一同摇来摇去的还有胯间粗长的肉棒。

  女人顿了顿,咬牙说,「你别不乐意,本来就要开会,已经陪你一会了。」

  男孩还是没理会。

  女人跺跺脚,「你到底想怎样嘛?」

  男孩还是无动于衷。

  女人叹了口气,过了几秒,她走过去,脱下警服外套放到沙发边,来到男孩
旁边,「你生气啦?」

  男孩没理。

  「好啦好啦,是我不对,我不该冲你发火。可你知道,我好不容易才靠自己
的努力拿到这个职位,我不好好做出一番成绩,又怎么能服众呢?」

  「那我也是早会没开就来见你了啊,我为什么啊?不就是因为喜欢你啊?公
司事那么多,我全都抛开不管,我妈和高层都会对我有意见,我说什么了吗?」

  女人咬咬牙,蹲了下来,握住男孩的手,「你没跟我说,这些,我不知道,
我没想到,你为了来见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啊。」

  「算了,我也有错,你去开会吧。」

  过了几秒,女人都没动,男孩不解的看向她。却看到女人站了起来,二话不
说开始脱衣服。

  「你干什么?」

  女警花眼噙泪水,却又微笑着说,「夏明,我爱你,要我!」

  男孩只经过短暂的一阵错愕,紧接着就反应了过来。

  于是接下来的一切都水到渠成。

  ···

  下午两点,在女警花体内射出第三发精液后,夏明才从香汗淋漓的娇躯上爬
起,一屁股瘫在早已被水分浸透的沙发上。

  而女警花则也是娇躯一震,跟着也瘫到了沙发上。

  两人都呼呼的喘气着,夏明捋了捋头发,一巴掌拍在女警花的肥臀上,「到
了几次?」

  「七...七次吧...」

  「这么多。」夏明笑笑。

  「你的...太大了。」

  夏明笑笑,「那是因为你的太紧。」

  女警花也从沙发上坐起,偎在男孩肩上,「紧不好吗?你们男人不都喜欢紧
的吗?」

  「我无所谓,主要是能跟你做就行。」夏明刮刮曹姽婳的鼻子。

  「去你的,贫嘴!」

  两人互相依偎,静默了许久,夏明说,「对了,下个月家庭聚会,你也来吧
。」

  「家庭聚会?」曹姽婳直起身子。

  「嗯。」

  「我去干嘛?」

  「你是不是做傻了?你是我女朋友,当然要去啊。」

  「可你妈...」

  「放心,她会同意的。」

  「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敢挑衅林董事长。」

  「我妈没那么恐怖,你怕啥。」

  「可你跟你妈...」

  「你到时到她面前,给她请个安,服个软,她不会为难你的。除非你要跟她
争正宫。」

  「不了,你能对我好就行,什么名分不名分的,我不在乎。」曹姽婳搂紧小
男友的手臂,两团雪白的丰满把手臂夹得死死的。

  「那到时就在我家一起吃个饭吧。」

  「还有谁会去吗?」

  「韩姨、小姨、嫣儿她们都会去。」

  「天哪,这么多?」

  「不多啊,就我们家这几个人。没有其他亲戚。」

  「我是说,你女人这么多。」

  夏明笑笑。

  「真有你的,连江南韩氏的韩总裁也被你拿下。说说,你是不是给人灌了迷
魂汤。」

  「你猜?」

  「猜你个鬼!你可真够花心的,有了那么多女人,还来祸害我。」

  「咋的,刚才没把你干爽啊?」

  「去你的,少污言秽语!」

  过了会,曹姽婳黯然神伤的说,「可是,这么多优秀的女人,我又哪点比她
们出色呢?」

  夏明看向她。

  「这么多女人,你分身乏术,恐怕陪不过来吧?到时冷落了我,我该怎么办
呢?」

  「放心,我的女人,我会好好保护,绝不辜负。」

  「你们男人都是油嘴滑舌,哼,姑且信你一回!」

  ···

  两天后,语文课下课,一片嘈杂中,讲台上的老师韩嫣在学生的目送下行出
教室。那被及膝裙紧束的腰肢,在十一月的秋风里是那么的摇曳生姿。

  而她走出去没多久,夏明也离开位置,紧随其后向着走廊尽头走去。

  几分钟后,尽头的高级私人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是近两个月校内赶工的,原本不存在,只因校领导清楚校内的韩
嫣老师背景雄厚,不敢怠慢。

  宽敞的办公室内,韩嫣关门进入,卸下小西服外套,挂到椅背上。一整节课
滔滔不绝,她也有些累了,喘了口气,用手给自己扇了扇风,随手就打开了空调

  这间宽敞的办公室,面积足够大,给她一个人用,其实也有些浪费,她的东
西就这么点,根本填不满。

  坐下,刚要打开教案来看,就有人敲门。

  「哪位?」她起身朝门口走去,七厘米的黑色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清脆的「
哒哒」声响。

  「是我。」一个充满朝气的男孩声音。

  韩嫣的步伐一滞,脸色莫名一红,顿了顿,还是上前将门打开。

  「你来干嘛?」

  夏明没答,直接走了进来。

  韩嫣有些心虚的朝门外看了看,然后才关上门。

  「先跟你说好,等会我还要上三班的课,你别乱来。」

  「干,我又不是泰迪,你把我当啥了?」

  夏明很自然的坐到韩嫣刚才的位置上,拿起韩嫣的水壶就喝。

  韩嫣看了眼,双手抱胸,没说什么。

  「找我啥事?」

  「明天去江南。」

  韩嫣柳眉微蹙,「去那做什么?」

  「下个月家庭聚会,你们俩一起来吧。」

  「什么家庭聚会?」

  「我和我妈,还有你们。」

  「我们?我和姑姑?」

  「嗯。」

  「就我们四个?」

  「还有。」

  韩嫣美眸微寒,「还有?」

  夏明抓抓头,「其他姐妹,都会来。」

  「是你的姘头吧!」韩嫣目光寒冷。

  「咋说话的呢?」

  韩嫣走过去揪住夏明的耳朵,「你是真狗改不了吃屎,祸害你妈不说,还祸
害我和姑姑,还有你小姨,现在倒好,还有其他人是吧?」

  虽然夏明皮糙肉厚,被揪耳朵不痛,但还是急忙劝老师消消气,「就这些就
这些,没了。」

  韩嫣坐到一边沙发,翘起二郎腿,丝袜包裹下的高跟玉足充满了高贵和性感

  「你最好现在一次性把剩下的都说清楚,否则再时不时告诉我你还有其他女
人,以后别想碰我!」

  「没了,就还有市公安局的曹队长。」

  「你连警察都敢——算了,你这性格,做什么事我都不惊奇。」

  「去吗?」夏明起身走到身后抱住老师。

  「干啥呢?办公室,别动手动脚!」这么说着,韩嫣却没怎么挣扎。

  「今天擦了啥香水,这么香。」

  「行了行了,我会去,快松开。」

  「那跟我去江南吗?」

  韩嫣想了想,说,「我不保证我能帮到你什么,你要是能劝动姑姑,那是你
自己的本事。」

  「适时的你也可以说两句嘛...」夏明抱住老师。

  「我有病,帮你祸害我自己的亲姑姑?」

  「呃...算了,能陪我去就行。」

  ···

  这段时间,为了工作方便,韩芷萱都是直接住在公司附近的酒店,同样也是
韩氏出资建造。晚上下班回来,韩芷萱脱下高跟,光着丝袜玉足踩着红毯走到床
边。身上还穿着OL制服,也懒得换了。这段时间业务越来越多,实在是忙。

  没躺一会,有人敲门,「这个点谁会来呢?」这么想着,韩芷萱还是前去开
门,只不过穿上了拖鞋,有人来,还是不能光脚,不太得体。

  门刚开,一声亲热的「姑姑」迎面而来,韩芷萱当即被抱了个满怀。

  「干什么呢?」说着,韩芷萱看到了门口的夏明,「你怎么来了?」

  夏明笑着走进,把门关上。

  「要换鞋吗?」

  「不用,待会叫人打扫就行。进来坐吧。」

  三人在桌子边坐下,这个大豪华套房,一应俱全。

  「韩姨最近忙吗?」

  「还可以。」

  「韩氏现在业务已经辐射到外省了,只怕并不轻松吧?」

  「那也是托夏时的福啊,韩氏就跟着沾沾光罢了。」

  「韩姨,别那么见外,你和我母亲是姐妹,两家互相帮助,在情理之中。」

  「你们吃饭了吗?待会一起吃吧。」

  「就在这吧。」

  「那怎么行,你俩好不容易来一回,得好好招待。」

  「不了,」夏明摆摆手,「你忙了一天,没必要再跑来跑去了,让人把饭菜
送上来就行。」

  韩芷萱给三人倒了杯茶,自己拿起抿了一口,「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啊,就过来看看你。」

  「行了,别骗我了,你俩总归不可能是来这旅游的。而且嫣儿在魔都还有工
作。」

  夏明讪讪一笑,「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啊。其实...下个月母亲想办个家庭
聚会,所以我想邀请您和嫣儿一起去。」

  韩芷萱没回答,黛眉一皱,聪明如她,自然清楚这个家庭聚会的含义恐怕不
止字面上所表达的那么简单。

  「你和你母亲都没生日,怎么会忽然想起要办聚会呢?」韩芷萱一针见血。

  「我和母亲比较想念大家,所以想一起吃个饭,一起聊聊。」

  「都有谁会去呢?」韩芷萱美眸弯弯的看着夏明。

  「呃...」夏明犹豫了一会,「有我的同学陈希璇,还有魔都公安局的刑
侦队长曹姽婳。其他的你们也都清楚了,我小姨,还有韩老师和韩姨你。」

  「好家伙,这是要把我们一锅端啊...」韩芷萱笑容旺盛。

  「这...」夏明抓抓头。

  「我就不去了吧,公司真的事很多,你们玩的开心就行。」

  「别啊,韩姨,你和我母亲是姐妹,你怎么能缺席呢。」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场鸿门宴啊?」韩芷萱轻轻一笑。

  「没事啊韩姨,就是吃个饭,聊个天,然后就该干嘛干嘛了呀。」

  「不去。」

  「这...」

  「嫣儿最好也别去。」韩芷萱对侄女说。

  「你要有本事,就让你母亲给我打个电话,不过我看啊,这个电话她八成是
不会打咯!」

  想法被点破,夏明有些无地自容,诚如韩芷萱所说,这场聚会并不简单,去
了就等于是承认自己的女伴身份,并且还要定义清楚自己与林梦曦之间的主次之
分。没有哪个女人会心甘情愿分享自己的男人,更不会同意自己比别的女人低一
等。

  这场谈话最后不了了之,夏明和韩嫣饭也没吃就走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