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神女图】(1) 作者: as_2038

海棠书屋 2021-11-19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神女图】 作者: as_20382021-11-19发表于SIS第1章 剑宫不毁,神魂不灭 “师尊已经闭关了,大师兄怎么还没有突破,这该如何是好!” 身着玄色剑装的少女不安的拽着手,白净的小脸愁容满面,等了又等。 一个月前
.

【神女图】

作者: as_2038
2021-11-19发表于SIS

第1章 剑宫不毁,神魂不灭

“师尊已经闭关了,大师兄怎么还没有突破,这该如何是好!”

身着玄色剑装的少女不安的拽着手,白净的小脸愁容满面,等了又等。

一个月前,就应该是大师兄出关的日子,如今还未走出,别是出现心魔,修炼出现了岔子。

少女不禁更加愁了,天剑宫只剩自己能独挡一面,她很怕天剑宫来化境高手。

少女看了又看,想要离开又转过头,希望回头就能看到大师兄走出来。

然而,当少女第三次回头时,却看到远处天剑峰的峰顶出现了一道玄色光芒,眼中霎时出现惊慌。

“护宫阵法怎么开启了!”

正当月惜准备御剑时,一个人影冲撞了过来!

......

唐楚钊在一座绘画着壁画的房间中醒来,他看了一眼墙上的壁画,那些壁画精美绝伦,似乎描绘了一个世界。

唐楚钊已经看了很多遍,露着突破的喜悦将身前布满灰尘的竹篮提起,里面承放着一些丹药,不用想就知道,是小师妹偷偷送来的。

能知道护阵剑诀,也只有她了。

少年再次扫了一眼自己呆了三个月的密室,空空如也的房间只有壁画上的神女图能带给他些许心理活动。

而当唐楚钊推开门,走进光里,神女图本来精美的色彩像是遇到空气似的快速褪色,少年离开后,这间房间也变得普普通通。

“这!”

在唐楚钊前方,天剑峰的子峰像是被绝世强者所斩断,自己的宗门似乎!

“不会!”

唐楚钊心中惊恐,捏了个剑诀就朝天剑峰御剑而去。

天剑峰上,是唐楚钊所在的宗门——天剑宫主殿,与宫主傲剑雪也是唐楚钊师尊联系极深。

传言剑宫不毁,神魂不灭!

傲剑雪是大陆上少有的通神境天骄,其血脉可追溯到上古九大神女。

剑宫的来历不凡,只有傲剑雪自己知道。

整座剑宫宏伟大气,白墙琉璃瓦,一副磅礴之相。剑宫走道两旁种植着奇花仙葩,久未被人修剪的样子,无比繁茂。从高空俯瞰全冒,剑宫包裹上一层辉光,连接的宫殿又神似一把剑,狭长无比,正殿正好坐落在剑柄的位置。

当唐楚钊踏剑而来,脚下的剑宫已是尸横遍野,虽已皮肉被蝇蛆分解,只余白骨却也让唐楚钊阵阵干呕。

他更是在之后大哭起来。

自己只不过闭关突破,怎么宗门都被灭了!

想起剑宫似乎还未毁,唐楚钊才擦干眼泪,寻找着师尊的线索,却也发现,似乎不只是过去三个月那么简单。

在剑宫中,傲剑雪常坐的宫主位上,上面承放着一封泛黄的书信。

“剑魔出世,血洗东域,不知天剑宫遇见否!可需帮助?”

这封信唐楚钊认真查看后发现是来自远隔东域百万里的永夜城,传言那里没有白昼黑夜之分,是暗影精灵族生活的地方。

“能让一张生命树枯枝制作的书信泛黄,时间至少过去十年,怎么会......”

唐楚钊惊谔,有些不敢相信,对于自己的师尊,他想不起傲剑雪是何等的样貌,只知她很是漂亮。

“连自己的记忆!”

蹙地良久,发现天剑宫再无其他线索,唐楚钊收敛尸骸,在天剑峰上垒起一座座墓碑。

“生是天剑宫的人,死后就葬在天剑宫吧!”

他回头看向剑宫,想要将整座剑宫带走,毕竟是与傲剑雪神魂相连,以前有傲剑雪,现在她不知所踪,要是被歹人夺了,岂不是会间接控制傲剑雪,这可是自己师尊,可不能让歹人夺了师尊贞洁红丸!

“怎么办?”

“天剑宫!天剑宫!天剑!指的是那把开天剑吗?!”

唐楚钊思索长久,想到自己在密室看到的神女图,上面似乎有座宫殿与之很是相似。

随后,唐楚钊来到密室,墙上壁画再次浮现出来。

“剑宫不毁,神魂不灭!奴之吾主,杀之众神!”

这句话在唐楚钊思维中浮现,前半句意思明了,后半句讲的是奴化剑宫之主,就可杀尽天下众神。

唐楚钊自是不相信,这个世界力量层级极高,可化分为武道九境→化境→通神→神隐→化神→真神→神王七大境界,除武道九境,其余皆是大陆上少有,真神与神王只在上古传说中出现过,开辟九千万里蛮荒大地的九大神女皆是神王等阶。

“能屠尽神王?这是什么笑话,世间已无神,又何来众神!”

“还是找找带走剑宫的线索!”

唐楚钊仔细的看着壁画,上面道光流转,如溪如水,在唐楚钊的脑海中泛起波澜,“原来是这样,神女图就是带走剑宫的钥匙!”

“可怎么取下神女图呢?我虽已臻至化境,未达通神前,无法临摹,该怎么办!陪了我十年,也该认主吧!只能尝试一下那种方法了!”

随后,唐楚钊手指划开一道口子,将血液抹到一名手持天剑,背托神轮的女子图画的下体上,瞬间整墙壁画面积收缩,化出一道金光进入唐楚钊眉心。

“神女图,原来是能封印神隐境强者的法宝,师尊为何没过来将之带走?算了,以后找到师尊再问吧!”

天剑峰上,少年负剑而立,那座宏伟的剑宫在道光中渐渐缩小,直到烈阳西下,天边出现霞光,唐楚钊才将剑宫持在掌间。

“天剑宫应该还存有修炼资源,希望附近宗门没有发现那个地方......”

天渐渐暗了下来,星光撒向大地,照射到一座宫殿中,这是天剑宫储存修炼资源的地方,还能看到阵法运转的玄光,正在吸收夜空星辉。

“嘿!还好!法宝灵材没有遗失,只是灵石不见踪影,想来是用来开启护宫大阵了!”

在唐楚钊面前,堆放着大量武道九境能使用的武器防具,化境也有些许,甚至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还悬浮着一把仙剑,那是通神才能使用的仙剑。

剑有神韵,长约三尺,名为太渊。

“师尊的配剑怎么也在这?”

唐楚钊心中疑惑,他知道傲剑雪以剑通神,无剑虽可摘叶化剑,但却无法与通神对抗。

想到这里,唐楚钊不禁慌了。

“遇到通神敌人该怎么办?以师尊的性格,定然不会委曲求全。剑宫如今完好,反而说明师尊没有遇到。明天下山,去打听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世界发生何许变化。”

唐楚钊搜刮法宝灵材,放入剑宫一角,心中有些喜悦,整座剑宫的储物能力一流,可化一小天地般。

“剑宫与神女图到底有何等联系,竟是这般奇怪,不管了,秘密慢慢在研究!”

夜已深,天剑峰再无往日喧嚣,连灵气都失去了流动光彩,只有九天上的明月还在记录着这一切,恒古不变。

天剑宫位于大陆东域,是东域少有有通神强者的宗门,传言傲剑雪已臻至通神巅峰,即将进阶神隐,成为世人仰望的神女。

神女与整个世界联系极深,传说世界还是蛮荒时代,人族还未开化,是九位神女开辟的蛮荒,她们教会了人们刀耕火种,创立了超然世间的神女宫。

如今的神女宫依然位于九天上,俯瞰众族,在那个时期,是女子主导众多事宜。直到轩辕出世。

这些记载,皆被记录在神女图上,构成一张横跨数十万载的图画。

如今的世界,是由轩辕皇朝,大夏国,东大唐三分天下,而天剑宫就位于东域的东大唐。

......

“麻子,昨天与月姬快乐一晚,感觉咋样?我听说那妮子床上功夫一流,得好几个人才能让她流水!”

天剑城,是天剑宫附属城池,天剑宫发生的异变,这里似乎没有发生变化。

客栈内,唐楚钊观其那人,气息在武道三境左右浮动,隐隐有跌入二境的样子。

一看也是个风流人物。

“这个月姬看来不简单,还会采阳补阴的玄功!”唐楚钊轻声言语道。

“哼!老子龙根精壮,一下就让月仙子泛滥成灾,你那根短小,如何能比!”

他们还在这攀比胯下之物,而唐楚钊已是付钱离开。

打听世界格局最要紧。

“数月前,无垠海的海族攻入永夜城,将暗影精灵族公主掳走......”

唐楚钊站在天剑城的佣兵大厅,这里发布最久的任务也只能追溯到五年前。

“还是寻找一种名为月相草的顶级药植。”

这里打听不到,佣兵大多数在大山中猎杀妖兽,少有交流,得去问问月姬,她兴许知晓。

“来嘛!~~公子!~~”

“公子!~~”

远远传来红尘之音,早己蜕凡的唐楚钊心中稍有抵触,便穿入花丛,走了进去。

“公子,看中哪位美人啦!~~”

唐楚钊看了看面前打扮妖娆的女子,剑心未动,说道,“我是来找月姬,需要多少灵石!”

女人笑开了花,“月姬啊!是我们天香楼的头牌,一次一千灵石,要想赎她身,得需一百万灵石。再告诉你一件事哦,月姬可是天剑宫的神女,春宵一刻千金难换!”

“哼!那么来上七天七夜,不差这点灵石。”

天剑宫虽然灵石不存,但在各个宫殿也可找到些许,加起来差不多也有千万。

待唐楚钊见到月姬,双眼不禁泛红。

“小师妹,怎么是你!”

从粉帘中走出来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娇美少女,眉如远山,眼睛里像是含着星光,容貌清丽绝世,不显妖艳之感。身穿着一件洁白衣裙,肌肤赛雪,仿佛泛着毫光一般,头上戴着银制发簪,气质纯净,在烛火照耀下,就像是谪入凡间的仙子。

唐楚钊还注意到,这少女白色衣裙的袖口和胸前镶嵌了金丝花边,腰间还缀着自己送给小师妹的剑穗。

“大师兄?”

“你是月姬......还是月惜?”

唐楚钊静立在原地,心中微酸,轻声道,“我出关了,以后......”

“大师兄!终于见到你了!唔唔!”少女喜极欲泣,将唐楚钊抱在怀中。

“你化境了?”唐楚钊有些不信,少女似乎未染红尘,娇躯充满仙灵。

“一年前就迈入化境之列了!大师兄,你怎么才出关呀!”

胸前软肉虽是隔着衣物压着唐楚钊胸膛,但十年未破色戒的他还是硬了起来,想推开少女,却发现她太激动了,对着自己脸颊左亲右亲。

以前,小师妹也是这样黏着自己啊!

“我!”

神女图,应该是神女图在自己突破时认主,炼化了十年才与自己心念相通,滴血就可完全收复。

小师妹还不知道这个秘密,还是坦诚比较好,以后遇到通神强者,小师妹还可躲入神女图中躲避。

“等下再说,你先说你为何在这天香楼中!”唐楚钊这次动用了化境的力量才推开少女。月惜后退数步,撅起嘴,一副生气的模样!

“哼!大师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月姬是那月相草吸收星月之辉修炼成的女妖精,我是来斩杀她的。大师兄,你不会真认为我是月姬!”

看到小师妹发怒,还指向粉帘后一株散发玄光的妖植,也不再言语,脸上尬笑着。

“错了,我错了!”

“哼!”

月惜拿起妖植,一个妖媚女子的脸庞浮现出来。

“都是你,害的大师兄以为我是天香楼女妓,去死!”月惜似乎要将她挫骨扬灰。

“等一下!月惜!留她一命,这妖只是吸人灵力,没有害命,还是将她引向正途!”

月惜愤愤,放下手掌,轻哼一声。

唐楚钊知道月惜性子,是个不喜红尘,向往仙侠情的少女,在天剑宫,没少看大剑仙与凡俗少女的爱情故事。

“月惜!”唐楚钊说出心中疑虑,“天剑宫被何人灭了,连尸骨也不去......”

少女看着唐楚钊双眼,泛着星光的眸子好似夜空。

“大师兄你是刚出关?十年前,天剑宫来了三位通神,是轩辕皇朝大皇子身边的人,轩辕皇朝一直攻打东大唐,那次攻入到天剑宫势力范围,说是要将天剑宫在大陆上抹除,师尊在冲击神隐,我与其他师兄妹依靠剑宫大阵支撑了数月之久。”

唐楚钊静静听着月惜讲述天剑宫之变。

“最后,那三位通神不知用何秘法,让师兄弟魔化,互相残杀至死,还将师尊掳走了!”

“那为何,你还活着?”唐楚钊说出要被小师妹打的话。

“我不知道,我应该是死了一次......”

少女莫名的垂下眼眸,似有泪光浮动。

“剑宫不毁,神魂不灭!奴之吾主,杀之众神!”唐楚钊心中再次念道,心中不禁有了猜想,但还需验证。

“那你还怕死吗?”

“不怕?”

“为何?”

“因为大师兄回来了啊!”

......

“公子!~~可还满意?”天香楼内,唐楚钊看着面前女子,心中很无耐,女子是凡人,武道未入,灵石确得交,还需百万灵石买下月姬,而月惜还需以月姬示人,真的很无耐。

“满意!以后月姬不再是你们天香楼的人,而是我天剑宫神女!哼!”

月惜也在女人面前冷哼一声,一副神女般的灵气。

两人走在天剑城大街上,仿佛一对壁人,引来众多视线,其中不乏化境高手,在感知到两人修为气息后,皆打消了心中念头。

这一对少男少女,应是某宗门天骄,来天剑城是为了那天剑宫来的!

“跟我来,天香楼人多眼杂,我有个大秘密要告诉你!”

走出城外,唐楚钊神色严肃,生怕有人跟踪,四处看了看,周围是一片紫竹林。

“什么大秘密?”月惜忽闪着美眸,身子都贴了上来。

“。。。”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经不住小师妹诱惑了,难道这十年间还让身体变敏感了,对女色生出强烈欲望。

眼下无人,空山鸟语,别有韵味。

月惜久未见唐楚钊,身子也生出异样,由其是在天香楼与月姬大战一番后。

“额!神女图知晓吗?密室中的壁画!”唐楚钊说道。

“密室哪有壁画,兴许是哪位师弟修炼时乱画的,怎么?”

月惜拾起唐楚钊的手,看着他。

唐楚钊别过视线,另一只手一挥,将神女图展现出来。

“剑宫不毁,神魂不灭!奴之吾主,杀之众神!”

字符从神女图飘出,幻化出一道道锁链将月惜囚住,她发现化境的力量竟丝毫使不出。

“大师兄!”

发生这等变化,少女有些害怕。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松开!”唐楚钊对着神女图说道。

锁链果然松开,变成光影消散了。

而少女眼眸却生出异色。

她声音软腴,雪玉似的身子蹲了下来。

“大师兄,人家!~~想要!”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