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老婆与友妻的泰国历险记】(4) 作者:一叶障目

海棠书屋 2021-11-19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老婆与友妻的泰国历险记】 作者:一叶障目2021年11月19日首发:春满四合院 (4) ================================== 我和方严漫无目的的在灯红酒绿的红灯区街头瞎逛,两个
.

【老婆与友妻的泰国历险记】

作者:一叶障目
2021年11月19日首发:春满四合院

(4)

==================================

我和方严漫无目的的在灯红酒绿的红灯区街头瞎逛,两个人都心事重重,与周围那些身上冒着酒气、眼中喷着欲火的男男女女们形成鲜明的反差。人实在太多了,我们远远的跟着晓静她们只转过了一个街头,两位妻子就消失在人群中,再也无从寻找。

“哎……老哥,让你见笑了……”方严打开一听啤酒,坐在街边的台阶上闷闷的喝起来,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惆怅。“今天这事闹的……我还从没见过柳倩发那么大的火……”

我拍拍他的肩膀,在他身边坐下,想安慰点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我自己心里又何尝好受?先别说在这种地方,晓静她们两个女人会遇到什么样的骚扰甚至危险,就算她俩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光是昨晚那荒唐的一幕就不知道怎么跟晓静解释。更何况在这种地方,凭她们二人的姿色和现在的情绪,弄不好可能被那些野男人吃的渣都不剩一点。

“我以为柳倩在这种事情上,怎么说呢,虽然不指望她认同甚至喜欢,但至少能理解我了……谁知道弄成这样……”一罐啤酒下肚,方严慢慢打开了话匣子:“老哥你也知道我是个浪荡公子哥,玩过的女人没有两百也有一百,这些柳倩也都知道。结了婚后,我本来发誓跟以前那混乱的生活一刀两断,把心思都放在柳倩身上,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把她宠成公主,让她一辈子幸福。”他忽然转头对我一笑:“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嫂子,嫂子在我心里和柳倩平级,是我最爱的女人了!”我气得擂了他一拳,都啥时候了还想着玩我老婆!

“柳倩跟我认识之前也跟过几个男人,甚至跟我在一起之后还跟前男友上过床。因为我自己是过来人,知道男人会怎么玩那些他们不走心、只走肾的女人。老哥你看柳倩,前凸后翘,大奶子大屁股,细腰长腿,长得又那么漂亮,我都没想过自己这样一个渣男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她真的让我很自豪。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我每次想到自己的妻子也曾经被别的男人这么玩过,我就很心疼。”方严又灌了一大口酒,沉默了一阵,我知道转折要来了。

“但俗话说得好,鲍鱼鱼翅天天吃也会腻,人总是不知道珍惜自己拥有的东西,反而去憧憬那些别人拥有的。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当初的激情开始一点点减退。女神也要拉屎放屁,脱了袜子也要闻一下,睡觉也会打呼噜,柳倩这个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大美女在我看来也开始变得普普通通。再后来,我们的性爱次数慢慢变少,从一开始每天都要做,慢慢变成一周两三次,一周一次,两周一次,到最后甚至一个月都不到一次。每天晚上我宁愿等她睡着后戴着耳机看着手机里的A片和色文自己撸一管,都不想碰我身边这个大美女,在别人看来金童玉女一样的婚姻被我过得一地鸡毛。”

我沉默不语,方严的经历与我何其相似,其实大多数夫妻不都是被现实磨平了性爱的激情,对自己相伴终生的枕边人爱得深沉又熟悉的过分,以至于把爱情化作了亲情吗?

方严喝光了第二罐啤酒,又打开一罐喝了几口,继续说道:“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不知为什么我开始有了绿帽癖。我总是幻想她被那些前男友压在身子底下,小穴里被别人的大鸡吧进进出出的样子。每次跟她做爱,听着她那如泣如诉的销魂浪叫,我就会想她那些前男友操她的时候,她是不是也这么叫过,甚至叫的比现在更浪?一想到我深爱的妻子也曾赤身裸体被别人每天抱在怀里,那个我操都操不够的小浪穴也曾为别的鸡巴喷过淫水,那两团我最爱的大奶子也曾被别的男人握在手里像揉面团一样揉捏,我就止不住的性奋。慢慢的我们做爱的频率又高了起来,只不过我开始有义务的在床上问她一些前男友的事情,或者幻想一些她被人轮奸蹂躏的剧情。你瞧,光跟你这么一说,鸡巴又立起来了!”

方严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裤裆,果然又高高支起一座帐篷。

“所以啊老哥,我真的很羡慕你,嫂子又漂亮又风骚,跟你结婚后还跟那么多人上过床,你还有幸观摩过几次,那感觉一定很棒吧?虽然我后来甚至发展到带着柳倩玩过几次联谊聚会,但毕竟是游戏,都是计画好的,总觉得有点无趣。我要是有你那种经历,别说看着自己老婆被人潜规则,就算是她在外面被人操了回家来,我能够看着她骚屄里流出别人的精液,我都很满足了。所以我才想设计这么一出,就是玩点不一样的,更刺激的,可现在……哎……”

我没接他的话,自顾自喝着闷酒。这小子想的倒是轻松,所谓绿帽癖的男人,大多数的初衷不都是为了调节自己乏味的夫妻生活么?又有几个是真的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婆挨操的?而那些真正玩出火导致无法收场的人又将面临什么样的人生?晓静经历过的那些事,我又哪次不是性奋与心酸心痛并存?

不过当下,最让我烦心的还是晓静她们俩现在的状况,弄不好今晚真的会给方严一个天大的“惊喜”,让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变成他自己根本接受不了的现实。我俩有一搭没一搭交流着自己老婆出轨挨操的经历,正不知道下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晓静忽然给我打来电话,让我仿佛在黑夜中看到了一抹晨曦。

“喂喂喂?老婆?你们在哪里?老婆?说话啊?你们在哪里啊现在?有没有遇到什么事情??”我简直心急如焚。

电话那头,晓静沉吟了好半天才开口:“我们……我们在一间酒吧里,名字我也说不好,那条主街道直走第三个路口左拐,然后第二个路口再右拐走到头就可以看到,黑色的招牌,门口有一只白色的大象雕塑。你们快点过来吧,柳倩状态不太好……”

知道了她们的去向,我和方严赶紧直奔目的地。那酒吧并不好找,所处的小巷很是幽暗,和外面灯火辉煌的街道格格不入。推门而入,一股浓烈的卷烟味道夹杂着扑鼻的汗臭味及男女性私处分泌物的特有气味,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扑面而来,差点把我冲晕过去。我们花了好一会才让眼睛适应了室内昏暗的环境,然后瞬间就明白了为何晓静电话中的语气会如此迟疑,以及这家酒吧为何会在繁华的红灯区选择一个如此隐秘的角落,却依旧能吸引那么多客人。

酒吧门面很不起眼,但里面非常宽敞,而且表演的内容就算在芭提雅的红灯区也绝对算得上劲爆过头了。酒吧中间是被镭射灯集中照射的中央舞台,舞台四周围绕着一圈很大的舞池,周边就是卡座区。空余的座位并不多,每一个人都穿着暴露,一边喝酒一边调情,甚至有些卡座上的人已经开始当众做爱。但更多来客则是挤在舞台前方的舞池里。舞台中央,几个俊男美女正在表演着令人瞠目结舌的节目: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身上穿着性感到极致的黑色皮具,偌大的奶子白晃晃露在外面,下身更是全裸展现;她们每个人的小穴里都插着一根手臂粗细的假阳具,一边跳着性感的舞蹈一边任凭下体淫水喷溅而出。

离观众最近的舞台边缘,几个裸女像母狗一样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向观众展示着自己小穴和屁眼里两根粗大的振动棒,淫水和肠液止不住的顺着被撑开的肉洞汩汩流出。在舞台另一角,两个带着皮面罩的全裸男人扮演着奴隶的角色,反绑着双手跪在地上,一边像下贱的女人一样吮吸着地上的假阳具,一边忍受着身后一个女王装扮的女人挥舞皮鞭抽打自己的后背、屁股和大腿。女王时不时面向观众大声叫喊几声,然后转身对着男奴们的胯下狠狠踢上几脚,两个可怜的男人立刻夹紧双腿倒在地上大声哀嚎,观众则狂笑着将大把的钞票洒向舞台。

“好家伙……这么劲爆,我敢打赌柳倩这会肯定很想冲你的蛋蛋来上这么几脚。”我调侃着方严,他只能苦笑着瞪大眼睛去寻找自己的爱妻。终于,在舞台一边的吧台边上,我们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只可惜她们身边已经聚拢了一些牛鬼蛇神。

在这种地方,忽然冒出来两个身材妖娆、衣着暴露的性感女朗,而且她们还没有男伴陪同,鬼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柳倩她们刚坐在吧台前面,就被七八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缠上了。“两位美女在等朋友还是自己来玩的?”

“中国人?日本人?还是韩国人?你们真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性感的东方女人了!”

“一起喝杯酒吧?我请客,诺,给,请请!”

“美女你们寂寞吗?需不需要这里最有魅力的男人陪你们排解这漫漫长夜?”各色各样的酒水递到了柳倩和晓静面前,每个人都被好几个人纠缠,有人搂着柳倩的肩头,有人揽着晓静的腰肢,更有男人把头伸进她们二人之间,在她们耳边吹着酒气喃喃低语。

我们快步走上前去,把这些醉鬼们赶到一边,方严低着头在柳倩旁边坐下:“老婆……这个事……哎……这个事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以后我保证不再背着你搞这些变态玩意,别生气了好吗宝宝?”

柳倩连头都没抬一下:“这位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你的老婆,我只是个低贱的妓女。不过很遗憾我今天不出台,你要泻火请去找别人。”柳倩语气冰冷,但音量不小,周围那些不愿走开的野蜂浪蝶们全都听在耳中,爆发出一阵哄笑。

方严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这公子哥啥时候受过这种气?“老婆,别闹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但你别在这里胡闹好吗?你看这里乌烟瘴气的,我们换个地方,或者回酒店去,回去后你想咋样都随你,行吗?你不是喜欢那个梵克雅宝的项链吗?回去我就给你买,好吗?”

这句话简直是火上浇油,柳倩忽的一下站起来,抬手“啪”的打了方严一记响亮的耳光:“方严,你可真行啊,你还真把我当妓女了是吧?一个包、一件首饰、一套化妆品,我就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接受是吧?很好,在你眼里我的尊严、我的贞洁就值一件首饰对吧?那你不妨多给我买几件,我现在就脱光了躺在这里让他们操给你看!!”柳倩越说越气,声音都带着哭腔,她抓起桌上的一杯烈酒一饮而尽,然后猛然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暴露出只穿着胸罩的上身来,一对被勉强遮住乳晕的雪白巨乳一下子引起了附近围观人群的惊叫欢呼。

方严被柳倩的举动惊呆了,也顾不得刚被打了一巴掌,赶紧张开手臂遮住自己走光的妻子想帮柳倩把衣服穿起来,却被自己的老婆一把推开:“滚开!我不认识你,你再纠缠我就要喊人了!!”周围的男人趁机呼啦啦围上去对这个豪放的中国美少妇大献殷勤,把方严这个正牌老公挤到了一边。

方严急得头上冒着汗,想挤进去拉出自己的老婆却被别的男人一把推开。眼看这家伙就要不顾后果的大打出手,晓静赶紧上前把方严拉到一边:“柳倩现在在气头上,你先别刺激她了,你俩先去一边坐一会。放心,我会照顾弟妹,不会让她有事的……”

“那……嫂子,谢谢你了,你也注意安全……”方严再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垂头丧气的跟我一起挑个离吧台不算太远的角落坐下,闷着头喝起酒来。我心里也很忐忑,为了让柳倩不受欺负,我自己的爱妻可是要冲在最前线了。

柳倩心里憋着气,虽然原本打定了主意要让自己彻底放荡一次来好好气气方岩,但当这些形形色色的男人们露着猥琐的表情,眼里冒着欲火贴向她时,这个心高气傲的冷艳美人心里只有厌恶。她拒绝了男人们送来的酒水,只自顾自的喝着自己点的一杯烈性鸡尾酒,不知是否想把自己快点灌醉后才好放浪形骸。男人们纠缠了一会,见柳倩油盐不进,渐渐失去了耐心,伪装出来的绅士风度也荡然无存,有几人借着酒劲开始对柳倩动手动脚,更有甚者像那两个印度人一样真的把柳倩和晓静当成了妓女,缠着她们询问价格,言语极尽侮辱。

我老婆晓静在日常工作中就见识过不少这种场面,眼见这些男人越来越过分,为了保护柳倩,她不得不挺身而出,陪着笑脸周旋在这群饿狼之间,一次次巧妙的推开伸向柳倩的魔掌,忍受着它们转而抚摸到自己身上,又一次次抢过硬塞给柳倩的酒杯一饮而尽。虽然这成功把不少男人的注意力成功吸引到自己身上,但也苦了我的老婆,本来围着她自己不断揩油劝酒的男人就不少,还要去应付柳倩身边的色狼,老婆很快就被灌了十来杯各种酒水,只觉得天旋地转,胃里一阵阵酒气翻涌。数不清的大手在她腰腹、大腿、屁股上摸来摸去她已无暇顾及,只能在对方想强行把手伸进她胸口或裙下时才笑吟吟的推开,还要补上一个歉意谄媚的笑容。

我坐在酒吧一个角落,看着自己的爱妻像个陪酒女一样卑微的周旋在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痴汉之间,一边被大杯大杯的灌着酒,一边被上下其手吃尽豆腐,心里难受得像吃了一万只苍蝇。

尽管酒量还不错,但这样高频率的喝酒还是很快超过了我老婆的极限。晓静喝酒的速度越来越慢,也越来越艰难,每一次举杯都有大量喝不下的酒水顺着嘴角漏出,胸前的衣襟很快湿透。为了照顾我的情绪,晓静上午出门时连内衣和乳贴都没有带,此时湿透的薄衫下两颗肥大的乳头凸起的格外明显,看上去比只穿着乳罩的柳倩更具诱惑力。

“呕……唔……”终于,又喝下一大杯烈酒后,老婆终于撑不住了,推来周围的人捂着嘴跌跌撞撞的冲向酒吧大门。我赶紧跟上去扶住晓静,刚跨出酒吧门口她就靠在巷子墙边大口呕吐起来,直吐得昏天黑地。

“老婆……你别这样了,这不是你应该承担的责任,你已经尽力了……”我拍着晓静的后背,看着吐的死去活来的妻子,心疼无比。

晓静又干呕了两口,吐掉嘴里残存的酒水,扶着墙痛苦的皱褶眉头摆摆手示意我别说了:“赶紧扶我回去……柳倩还在……她一个人不行的……”我只能长叹一口气,心里又把方严骂了一万遍。这小子不光坑了自己不说还把我老婆害得这么惨,他的钱可真不算白花!

可一进酒吧方严就急吼吼的冲上来:“快快,嫂子,柳倩被那帮人拉去舞池了!”我们转头一看,可不是,吧台旁边已经没了那个美丽妖娆的身影。晓静一听,二话不说就冲向舞台周围的大舞池,舞池旁的保安只看了她一眼就放她进去了。可我和方严却被拦在外面。

“喂喂!你干什么!刚进去的那个女人是我老婆!让我进去!”我急得对着保安大吼。

“舞池里已经太拥挤了,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又高又胖的黑脸保安用不太熟练的英语呵斥道。“现在只允许女人进去,男人不能进入,这是我们酒吧的规定。”

“你这是什么破规定!我们的老婆在里面,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付得起责任吗!!”方严气得脸都绿了,但对方却只是意味深长的扭头看了看舞池身处柳倩和晓静的身影,又看了看我俩,露出一个轻蔑的微笑,似乎在说你们刚才的闹剧我早就看在眼里了,今天就等着戴绿帽子吧!

无奈,我和方严只能挤在舞池边缘,看着下面几十号男男女女挤在一起尽情狂欢。在明亮的舞台映衬下,舞池里几乎一片漆黑,镭射灯像高塔上的机关枪一样将一束束五颜六色的光线扫射着下面拥挤的人群。舞池中几乎所有人都衣着暴露,男人几乎都光着膀子,女人们也大多像柳倩一样只穿着胸罩甚至袒露着双乳,奶子与胸肌彼此摩擦,肉棒与搔穴隔着薄薄的布料相互碰撞,无数爆棚的荷尔蒙在汗水和音乐的作用下借着黑暗的掩护纠缠在一起。

我们发现根本无法在这种光线下找到只穿着内衣的柳倩,她那白花花近乎赤裸的肉体早已与这一大群躁动的男女混为一体。相比之下晓静那略显“保守”的低胸装就醒目得多,借着镭射灯扫射的间隙,我总算短暂的瞟到几眼自己的老婆。晓静的处境非常不妙,舞池里摩肩接踵的人群让她寸步难行,只能被裹挟在人流中缓慢挪动,同时忍受着来自浑身上下咸猪手的蹂躏。有几个瞬间,我清楚的看到几只男人的大手就按在我老婆的胸脯上,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在我眼皮底下,无能为力。

晓静此时觉得酒劲上头,闪耀的镭射灯让她觉得天旋地转,周围人群散发出的难闻汗臭让她一阵阵作呕。她忍着头晕和胃里翻腾的恶心感,尽量无视一双双摸向自己敏感部位的脏手,一点一点挪着身子努力寻找着柳倩的踪影。终于,在舞台背后,一个我和方严完全看不到的位置,老婆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窈窕倩影。柳倩正被一群男人围着,手里举着一瓶洋酒,一边跟着DJ放声高歌一边随着音乐扭出妖娆的舞步。

老婆挤上前去一把抢过柳倩手中的酒瓶,周围的男人们立刻投来愤怒的目光。但当他们看到来捣乱的同样是一个性感美人的时候,眼中的火气瞬间变成了色眯眯的淫笑。

“妹子怎么一个人在这嗨啊!也不叫姐姐我一起!”为了不激怒这些男人,晓静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咕嘟咕嘟又灌下去小半瓶酒,可她喝得实在太多了,早就已经超过了她的酒量极限,最后一口还没咽下去就感到胃里一阵翻滚,连头都没来得及低下去就仰着脖子呕吐出来,酒水像喷泉一样从她口中喷涌而出。

周围的男人非但没觉得恶心,却还以为我老婆是一个喝高了的嗨女甚至妓女,狂笑着纷纷抱住她,几只大手立刻摸在了她的双乳腰腹间,更有人开始隔着裙子揉搓她的阴部。晓静已经醉得连站都站不稳,只能任凭男人们对她上下其手。身旁柳倩明显也已经喝醉了,她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晓静似的,不仅没有帮她解围,反而又接过别人递来的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大口痛饮,同时也把自己的身体交到了这些饿狼的手中。

迷醉中,晓静恍惚看到柳倩的乳罩已经不知去向,两团奶子正紧紧贴在一个赤裸男人的胸膛上,另一个人抱住她的头与她深情接吻。紧接着,晓静自己的连衣裙也被人从肩头直接拔下褪到腰际,一对豪乳被人握在手中。老婆连内衣都没穿敏感的乳头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让她浑身无力忍不住呻吟起来。身下的裙子也被人掀起,几根手指拨开她的内裤,翻开小阴唇和阴蒂包皮,准确的捏住老婆最敏感的命门。剧烈的刺激像电流一样瞬间从下阴直冲到大脑,老婆“嗷”的哀叫一声,双腿一软瘫倒在陌生男人怀里。

晓静和柳倩,我和方严的美丽性感的妻子,此刻像两只小羊羔般彻底沦为了舞池中饿狼般男人们的猎物。洋酒和啤酒的后劲极大,晓静已经醉得一塌糊涂,闪烁的灯光和晃动的人群在她迷离的醉眼中都变成了扭曲的光影,要不是被几个男人拥在怀里上下其手,恐怕我老婆早就栽倒在舞池里被踩踏成重伤了。可这些男人才不会让这个稀有的极品猎物脱离自己的魔爪,晓静此刻被一个壮汉拦腰抱起,一张长满胡茬的大脸深深埋进那对如棉花糖般雪白柔软的巨乳中,发黄的牙齿没轻没重的咬啮着那发胀的大乳头。老婆就像一个败北的女格斗家一样被摔跤手一样的巨汉死死禁锢着,仰着头发出不知是疼痛还是爽快的浪叫。周围的其他男人也没有闲着,几只手粗暴的侵入晓静的下体,拉扯她的阴唇,揉搓她的阴蒂,抠弄她的小穴,连紧致的屁眼都被两根手指暴力插入。

“噢噢噢噢……不要……哦哦哦……混蛋……别咬……别咬我的乳头……哦哦……小穴……小穴要坏掉了……啊啊啊我的屁眼啊啊啊……”晓静醉得天旋地转,下身和乳头又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和潮水般的快感,可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甩着一头秀发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任凭下身被抠弄得淫水狂流。这叫声对正在蹂躏她的男人们来说是最好的催情剂,有几人开始一边指奸我的老婆,一边掏出鸡巴来对着她的丰臀和大腿撸动起来,混乱中晓静的一只高跟凉鞋掉落在地,赤裸的美足立刻落入别人手里,柔软的脚掌被按在一条骯脏的肉棒上打起了脚枪。另一人如法炮制抓起晓静另一只美脚,连鞋子也不脱,直接把鸡巴塞进我老婆白嫩柔软的脚掌和凉鞋鞋底之间,借着脚心汗液的润滑把我老婆的足弓当做小穴一样操了起来。

以自己的肉体作为代价,晓静总算是暂时替柳倩解了围,原本围在她身边的男人大多转而去享受我老婆近乎全裸的胴体。但这份努力却没有换来柳倩的清醒,甚至没能让柳倩注意到身边发生的事。

柳倩也喝了不少酒,她酒量本就一般,虽然没有醉成晓静那样,但也感到头晕目眩。但和晓静不同,柳倩喝醉酒后会变得格外兴奋,开心和难过都会在酒精的作用下以倍数放大。借着酒精,这个冷艳高傲的人妻只觉得自己的老公方严太不是玩意,心里越想越气,把能抓到的男人都当成了用来泄愤的工具人。“嗯……来,吻我……嗯嗯……”搂住面前一个长得还算顺眼的白人小伙子,柳倩毫不犹豫的深深吻了上去,香滑的舌头探入对方的口腔中,丝毫不在乎对方嘴里的烟臭味。

小伙子喜出望外,一边享受着美人妻的舌吻,一边对柳倩上下其手,一边抚摸着她的大奶子,一边把手探入她的裙底,隔着丝袜和内裤揉搓起柳倩的阴户。

“哟,这么容易就湿透了?”小伙子摸到了柳倩裤袜上失禁的尿液,以为这个热情奔放的大美人是个难得的骚浪坯子,只被接吻摸奶就流了这么多淫水。柳倩并不答话,迷离的醉眼透着媚态:“臭弟弟……隔着丝袜玩姐姐的小穴……哪能让姐姐满足呢……”说着,她竟自己一把撕开丝袜的裆部,抓着小伙子的手指就放在了自己小穴口。

“玩吧……臭弟弟,狠狠的玩死姐姐……姐姐我就是个骚货,就是个妓女,谁都可以玩我,谁都可以来操我……”说着对方听不懂的汉语,柳倩自暴自弃般尽情卖弄风骚,其实她的阴部还在隐隐作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么做是为了报复方严,还是在宣泄自己心里的愤恨。但这个白人小哥可不是什么懂得怜香惜玉的暖男,毕竟来这里找乐子的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毫不客气把手从撕开的丝袜裆部伸入,手指在稀疏的阴毛间滑动,从小腹一直到耻骨末端,指肚在泥泞湿润的小穴口快速摩擦了一阵,然后用力捅入柳倩的阴道深处。

“呜噢噢噢噢……好痛啊……臭弟弟你好狠啊……姐姐的小浪穴被你捅穿了……对,就是这里,就是这样!对……啊啊啊啊……你摸得是哪里,嗯?……为什么会这么爽……好爽啊……”柳倩肆无忌惮的大声浪叫着,白人小伙的手指准确的找到了她的G点,直接摩擦G点带来的快感双的柳倩双腿直打哆嗦,淫水像开闸了一般从小穴里一股一股涌出。

“你好厉害……嗯?真的好厉害,只用手指就把姐姐我玩成这个样子……那你的鸡巴应该更厉害吧?嗯?”柳倩借着酒劲肆意挑逗着面前的男人,纤细的手指一边揉搓自己的奶子,一边揉搓着对方裤裆里坚硬到快要爆炸的鸡巴。这白人小伙子受到鼓舞,更加卖力的指奸着怀中的美人妻,淫水随着手指的抽插四下飞溅,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在酒精和情绪的加持下,柳倩不一会就攀上了一个小高潮。

“噢噢噢呜呜呜……不行了,我不行了……方严……你这个王八蛋,你看到了吗……别人用一根手指就把你老婆玩到高潮了……你看到了吗方严?嗯?我知道你在看着我……你老婆我就是个下流的妓女……就是个骚货……我不配做你老婆,我只配让野男人玩,玩到我哭,玩到我尿……嗷啊啊啊啊……我要尿了……臭弟弟快用力抠……玩死姐姐……用力……啊啊啊啊啊……”柳倩近乎哭喊着大声嚎叫起来,她用雪白的双臂紧紧搂住对方的肩背,十根指甲都抠进对方肌肉中,小穴里淫水和尿液几乎喷射而出。

可惜这一幕我和方严是看不到的,我俩依旧在舞池外面,借着昏暗的灯光焦急的寻找着柳倩和晓静的身影,全然不知我们的老婆已经在舞台对面一个我们不可能看到的地方遭受着不同程度的凌辱,被野男人们玩弄得死去活来,淫水尿液横流。

舞台上的灯光忽然熄灭,一束聚光灯亮起,打在舞台正中央。我才发现原本表演着变态性节目的男女们不知何时已悄然而退,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年轻的印度主持人,他身上几乎没有能被称为衣服的东西,只是横七竖八的绑着一些金黄色的绸带,上面镶满宝石。耳环、鼻环、项圈,这个印度人浑身上下都是金灿灿的饰物,就连那根怒挺的鸡巴上都挂着纯金的链条。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黑色引力酒吧,愿湿婆大神的欲火焚烧大地,愿诸位来宾都能沐浴在性爱的火焰中,愿男人们的鸡巴都能操进自己心仪的阴道,女人们的子宫盛满精液!让我们一起来享受这个狂欢的夜晚吧!!!”主持人在台上发声,整个酒吧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欢呼声。

“我靠,不好,这是个印度人开的酒吧,而且是性力派的……”我猛然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些东西,心里泛起一种难以名状的不安,那两个骚扰晓静她们的印度人猛然闯入脑海,难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不可能这么巧合的,那两个印度人明明就是意外,她们来这家酒吧明明也是意外……

“老哥,啥是性力派啊?这主持人看上去倒确实是个阿三……TMD我现在一看见印度人就来气……”方严还没明白这事情的严重性,以为我也是被印度人惹毛了。

“性力派……就是印度的一个教派,最典型的生殖器崇拜,他刚才说湿婆大神对吧?那个湿婆大神在神话里可是用鸡巴来喷火的……”

“卧槽?这么劲爆?用鸡巴喷火?那被他操过的女人岂不是变成烤鸡?”

“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教派是印度衍生出最多邪教的教派,几乎每个邪教都把性交作为教义,甚至有些还去世界各地绑架女人来做他们的性奴,简直堪称恐怖组织……”我越想越怕,方严也跟着紧张起来,如果真的像我预测的这样,那晓静和柳倩如果失陷进这里,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尸骨无存。

可现在已经容不得我们多想,舞台上的主持人蹦跳着呐喊:“下面就让我们开始今晚最劲爆的节目!我们将有请在场的6位女嘉宾上台参与我们的游戏,也就是三局无敌劲爆的性爱大挑战!前三名获胜的选手将会获得我们送出的丰厚奖品,而相对的,三名失败者将会受到惩罚,作为拍卖品被奖励给今晚出价最高的三位男宾!!”

“靠!这什么破游戏啊!这酒吧有什么权利把女顾客作为奖品拍卖给别的男人??”连阅女无数的方严都被这荒唐的游戏规则惊呆了,但与我俩不同,这可恶的游戏规则让全场都沸腾了,无数男男女女欢呼雀跃,等待着这荒诞的一幕开始上演。

“下面我要开始指名了,有没有哪位美丽性感的女士觉得舍我其谁,愿意上来参加我们的游戏?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亲爱的美女们,胜者可以获得丰盛的奖品,而败者则可以享受疯狂的性爱,难道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诱人的事情吗?”在主持人的吆喝下,很快就有四名衣着性感的美女被推到台上,虽然都带着遮住半张脸的眼罩型面具,但她们火辣的身材依然博得了满场喝彩。

“还剩下两位,我相信在场的任何一位女士都不愿意错过这难得的机会,对吧?那就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这一位,就是你了!!”主持人指向舞台背后的人群,我和方严看不到的一片区域,自然我俩也不会知道,这第五名被指名参加这荒唐游戏的人,是柳倩。

柳倩依旧在尽情放纵着自己背德的情欲,整个人像条美女蛇一样缠绕在白人小哥身上。她已经高潮了两次,雪白的肉体上挂满汗珠,与对方汗津津的肌肉雄躯贴合在一起给她一种彻底堕落自暴自弃的快感。平时在家里,如果方严不洗澡就上床可是会被她一脚踹下去的。她听到了主持人在跌跌不休的呐喊,但酒精和性欲让她没法去思考那连续不断呱杂讯音的意思,直到周围人把她从那小哥身上拉下去,连扯带拽的推到舞台边上时才反应过来。

“嗯……游戏?什么游戏?有奖品?好啊……游戏好啊,我喜欢玩游戏……”无非就是上去跳跳舞唱唱歌什么的吧??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姐还要给他们表演一段钢管舞,让方严那个混蛋好好看看他老婆卖弄风骚的样子……柳倩这样想着,毫不犹豫的接过侍者递来的面具。

“柳倩!!不要……不要去……你不能去玩这个……”柳倩的一只脚都踏上了台阶,手臂却被人一把拽住。“嫂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天啊你怎么变成这样子!!!”柳倩这才注意到一直在她身边保守凌辱的晓静,整个人吓得一机灵,酒醒了一半。晓静现在的样子可以说狼狈至极,她头发散乱,整个人几乎完全裸体,连衣裙被卷到腰际,内裤早已不知去向,乳房和大屁股都白花花的裸露着,大腿、乳沟和屁股上都挂着黏糊糊的白色精液,两条大腿内侧还在淅淅沥沥的滴淌着淫水和尿液。

我心爱的老婆晓静刚刚经历了地狱般的折磨,无数的脏手和鸡巴几乎蹂躏遍了她的全身。酒劲上头的她几乎连周围的男人都无法看清,只感觉得到自己小穴和屁眼里的手指换了一根又一根,可能也混着几根鸡巴?她不知道。高潮来了一轮又一轮,淫水和尿液不受控制的往外喷,她喊哑了嗓子也赶不开围攻她的人群,只能凭着顽强的意志力保留最后一丝理智,强行把几根都碰到小穴口的鸡巴推开,让他们在自己身上其他部位发泄性欲,其他的什么都做不到。迷离中,晓静听到了主持人大声呐喊着什么,听到了“游戏”、“胜者、败者”、“性爱”等几个词眼,然后就看到柳倩摇摇晃晃的被人推着走向舞台。

“不行……这个不能去……柳倩……跟我回去……方严……方严还在等着你……”老婆喘着粗气拽着柳倩的胳膊,尽管已经醉到站都站不稳,又被玩虐到双腿直哆嗦,但女人的第六感还是让她预感到这是一个可怕的陷阱。

“嫂子……你怎么……我……我……”看到晓静这仿佛被人轮奸过的惨状,柳倩终于冷静了下来,刚才被愤怒激起的一腔欲火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害怕了,可为时已晚,周围的人呼啸着把她硬推上舞台,主持人和几个工作人员立刻应向她。柳倩只来得及赶紧带上面罩,就被人连拉带拽推到了舞台中央。

“柳倩!!!!!”肌肤如雪的纤细手臂终于从自己手中滑脱,老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自己一心想保护的窈窕身影赤裸着上身,穿着被撕开裆部的丝袜被人群推舞台。“还有没有人想要参与?最后一个名额!最后一个!”主持人依旧在大声吆喝,人却站在舞台边上,直勾勾盯着晓静,明显是在暗示着什么。

晓静眼前什么东西都在旋转,不远处舞台上几个女人的身姿如烟雾一般扭曲缥缈,胃里一阵翻涌,带着酒气的胃酸又涌上喉头,她强行咽了下去。

内裤不见了,不见就不见了吧。衣服呢?脱了吧,穿着衣服一眼就会被他们认出来……鞋子也少了一只,另一只也踢掉算了!晓静狠狠打了自己两巴掌,让快要变成浆糊的大脑稍微恢复一点清醒,然后脱掉被糟蹋的乱七八糟的连衣裙,踢掉一只脚上的凉鞋,接过早已等候多时的侍者递来的面罩,光着脚全裸着诱人的胴体大步走上舞台。

“最后一个名额我来!”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