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魔香炼邪曲】(第1章 9-14) 作者:闻人

海棠书屋 2021-10-14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魔香炼邪曲】(第一章 1-14) 作者:闻人 ------------- 第一章第九节“公子乃人中龙凤,也只有公子您才配得上这样的好茶,嘿嘿。”那老头干笑着面无表情的说道,眼中掩不尽的紧张与兴奋。“哦?是
.
【魔香炼邪曲】(第一章 1-14)

作者:闻人

-------------

第一章 第九节

“公子乃人中龙凤,也只有公子您才配得上这样的好茶,嘿嘿。”

那老头干笑着面无表情的说道,眼中掩不尽的紧张与兴奋。

“哦?是吗,”我突地面色铁青,嘴角流出血来,脸上更是痛苦不堪的表情。

“嘿嘿嘿,现在毒才发作,果然是不同一般。丫头,别乱动,否则这位公子只会更痛苦。”

一旁久末开口的老妪婆阴恻恻的得意说道。

“主人,你怎么样啦!”南宫晓月见我痛苦的样子,焦急不已的问着,看得出小美人儿是真的紧张的很。

不知道若是晓得我便是那淫恶的‘风郎君’她现在会是怎样的表情。

“两位,既然……既然今天落在你们手上,在下无话可说,不知二位可否将名号告知,让我也死的明白。”

“嘿,名号?名号,十二年了,十二年了,没想到还会有人问起。小子,能死在我们‘凶神恶煞’手上,也算是你的荣幸,有什么遗言就赶紧说吧。”

阴冷的话音略发颤抖,似要将多年积累的怨气都发泄到我头上。

凶神恶煞?原来是这两个老怪物。

我曾听师兄谈起过,这凶神恶煞原是塞外之人,机缘巧合而得一异人授业,夫妻二人武功奇高,不过行事乖张,心狠手辣,不见容于黑白两道,十几年前突然销声匿迹,不想却是躲在这里。

“哦?若是就这样死了,岂不可惜得很?”我拭去嘴角的血丝,“此等好茶,怎不叫我百品不厌?”说着再倒满一杯,轻轻啜下。

“你没事?”看到如此情形,哪还明不过来,两个老怪物原本充满兴奋的面色已是死灰一片,神情绝望说不出话来。

“主人,你没事啦!”耳边闻来一声惊喜,回头便看到张殷切的娇容,我微微一笑,握住美人儿葇荑轻轻捏了捏,不想这小小动作却逗的南宫羞喜不已,脸上立马升起两朵红云,低下头又不敢看我,好副动人姿态。

我心中暗赞,当下还是转过头,向正依在一起的凶神恶煞说道:“两位就没话说了?”

“落在阁下手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二人抬眼对望了望齐声说道。

知是今日难逃一死,面色惨白好似苍老了十年,言语中却是有不尽的遗憾。

“呵呵,两位就认定了我会杀你们?”

“你?——”闻言二人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讶色。

“怎么,还不相信?”我声势突厉,运起‘搜神魔眼’,双目中渐升起两点绿色的亮光,闪烁间突然增大,眼中已尽是一遍妖焰的色彩。

站在我身后的南宫虽看不到我的模样,却也从面前二人的神态觉察到此刻略发诡异的气氛,凶神恶煞渐有不支之状,我方收起魔眼,二人才缓缓从我的心神控制中回过神来。

在看我时,眼中已满是崇敬与畏惧。

我于是叫恶煞带着南宫先下去歇着,自己则和凶神来到后院柴房里的密室中,等凶神将室中的陈设稍加收捡好,恶煞刚好赶过来。

两侧身站在我跟前,心情忐忑的等着我发话。

“你们以为我会是什么人?”

“公子您是神教中人?”两人相互看了看,最后还是恶煞颤着声问道。

既然我能使得出‘搜神魔眼’这种要魔教长老级人物方可修习的秘法,我的身份自然是呼之欲出了。

“不中亦不远矣。”

见二人一脸惊诧的表情,顿了顿又道:“不过或许有一天,我说不定真的会成为天魔宫的主人。”

被我的气息感染,两人的眼中都浮现出丝丝的狂热,看我的眼神也成了殷诚的仰望,不过更多的还是敬畏的神情。

“二位可有兴趣重出江湖,再现当年的风光?”我径直问道。

两人眼中现过一丝亮色,不过随即又黯淡下去,“能追随公子为公子效力是我等的福分,只可恨我们夫妇二人如今功力尽失,实在是力不从心。”

言语中间竟是不尽的惋惜。

“经脉受损,功力尽失,确是难事,不过却也不见得就一定无法可救。”

我轻轻笑道,脸上看不到一点凝重之色。

方才以搜神魔眼对凶神恶煞的控制,使得二人在潜意识里对我产生了深深的敬畏,现在见我成竹在胸的样子,更是不加疑虑,当下便连声应是,请求我为其医治。

接下来的事就很简单了。

疗伤之前,首先用内劲将二人的经脉全部震断,然后再邪门的续脉大法将断掉的经脉重新连接上,接下来便是以外部真气引导其体内的残存的真气运行拾贰周天,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说是简单,到最后将二人的伤势大致调理好时,我已是脸色微白,汗湿襟衫。

再到小院中,已是月满中天时分。

我长出了口气,尽管损耗了近三层功力,于我也无多大碍。

再想到能收服凶神恶煞这两个老怪物,也算是小赚了一笔,不尤心情大快。

供我歇息的房间还亮着灯光,轻轻推门进去,便见南宫晓月正坐在窗边,斜撑下巴痴望着中空的明月,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到发现有人接近时,我已走到了她身边。

忙着站起身来,回头见到是我,脸儿微微一红,低头叫了声‘主人’,便又不再说话。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去歇着?”我托起美人儿香腮柔声问道。

“我……奴婢要,等着……伺候主人。”

被我托起头来,如此贴近的面对,自是娇羞不已,闭紧着双目,眉头微锁小声回答。

“噢,那刚才在想什么,可是在为我担心,嗯?”

“嗯!”美人儿轻嘤一声,微微转过身子,躲开我那撩人的魔手,将头死死低到胸口,耳根早是羞的通红,好不动人。

我看在眼中,不禁食指大动,伸手揽过玉人娇躯转身坐下,感受着略带幽香的柔软玉体紧张的轻颤,握上美人儿细滑的葇荑,也不顾怀中人儿的轻轻挣扎,就贴着美人儿耳根吹了口气:“为什么非要跟着我,现在知道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了吧。怎么样,后不后悔?”我说着在南宫的纤腰上轻轻一握,隔着衣衫一样能感受到无比滑嫩的肌肤。

美人儿又‘嘤’了一声,冷不丁从我腿上跳了出去,红着脸儿煞是可爱。

“奴婢,不后悔,求主人让奴婢永远跟在主人身边,伺候主人。”

抬起头来,美人儿小声说着,神色却是坚定。

“是吗?如果现在在你面前的是风郎君,你是不是也会这样说呢?”我缓缓问道。

其实就算不说我也知道,南宫所以会跟着我,不过是要借我的实力来躲避风郎君,再则也能为南宫世家增加一个强大的援手,说白了这也就是一场交易,可却没想到我根本就不是正道中人,自然也就不会去理会他们口中所谓的道义了。

“主人……主人,您……不就是风郎君吗?”美人儿轻咬玉齿,顿了顿还是低声道出了这句足令我大动杀机的话。

“你是怎么知道的?”问出这句话就已是默认了我的身份。

在我平和的语气后面隐藏的是无尽的杀机。

我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在我杀气的笼罩下显得娇弱不堪。

我知道若是她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定会让她的生命就在今夜凋落,尽管我心中也有那么的一丝不忍。

知道我身份的,除了我就只有师兄和师姐了。

师兄断然不会说出,而又尚在千里之外,师姐虽是对我万般记恨,也决不会向外人吐露这个秘密,何况对方又还是南宫世家。

我毫不怀疑今天那场戏的真实,像师姐今天那样的打法,若是换了两三年前的我,早不知死了几十次了,整个过程可说没有丝毫的破绽。

可是,眼前这小美人儿,她却知道了。

我冷眼望去,等着她的回答。

-------------

第一章 第十节

“主人……主人,是奴婢,闻到了主人的味道,才……”

哆哆嗦嗦的说完,看着我时眼神仍满是恐惧,额上的冷汗也正兀自滴滴下落。

“味道?”

愣了一愣,我怎就不知自己身上有什么味道,不思其解的望着南宫,身上的杀气顿减大半。

“是……是主人,那,那个地方的味道。”

美人儿又怕又羞,说罢却不经意的往我下身瞟了一眼,刚好被我看个正着,微白的俏脸顿时又羞的通红。

“是吗?”

我沉声问道,却运起搜神魔眼,两眼再次散放出妖焰迷离的光芒。

“你是谁?”

“南宫晓月。”

“我是谁?”

“你,是我的主人。”

“那风郎君呢?”

“也是主人你。”

就这样在我魔眼的控制下问出了令自己还算满意的结果。

收回施展时也渐有不支之状,原本还想将眼前的美人儿好好的美餐一顿,于是只得强压下心中的雄雄欲火,吩咐南宫先回房去歇下,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时间。

适才问过南宫晓月我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修习过邪门的《御女经》,使我的分身发出奇特的异香,这种异香对女人有着极强的吸引力,特别是对于和我交欢过后的女人,更是有致命的诱惑,与此同时,自己的欲望也会更加的强烈,最后达到无女不欢的境界,而自身的修为也随之达到天人之境。

我终于明白了《邪尊秘录》中所谓‘邪者必淫’的真谛,同时也找到了属于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奋斗目标——网落世间各色美人供我尽情驰骋。

这样唯一的后果就是受到天下人的敌视,就像当年的邪尊。

不过我却毫不在乎,现在的我可以说是魔门真正意义上的宗主,相信魔门到时候也会使我的囊中之物,那时我将拥有一支足以使天下胆寒的强大力量,再加上自己本身的修为,恐怕任谁想与我为敌都得要好好的掂量掂量才是。

迷糊中又想到了师姐,我知道师姐是在用她自己的冷漠来抗拒我那对世间女子都可能产生的吸引,虽然我可以用强得到这多寒气逼人的血莲,不过那样会让师父和师兄很难作,而今又是用人之际,我也不想在自己内部发生裂痕,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师姐这冷如冰霜的美人儿定会乖乖的向我雌伏。

-------------

第一章 第十一节

第二日早上是被一阵轻轻的推门声惊醒的,我知是南宫进来了。

见我坐起身子,美人儿忙着放下手里的脸盆,缓步来到床前,却是不敢正眼望我,只小声道:“主人,让奴婢伺候您穿衣吧?”

我点了点头站起来,南宫也垂着螓首向我靠了过来,不想一低头却刚好看到我晨起时高挺在胯下的分身,身子明显一颤,脸儿也顿时羞的通红,一时呆立在那不知如何是好,不想这样正又勾起了我的欲望。

伸手一把拉过来搂在怀里,我低下头在美人儿颈间嗅着这初成少妇身上淡甜的体香。

玉体在我怀里不安的扭动了一阵也就放弃了挣扎。

当我的手又攀上她胸前那骄傲挺拔的玉峰,怀中人儿不禁一阵哆嗦,还末及反应过来,一只小手却被我正空闲的手引来至腹间,握上了我那杀气腾腾的粗大,我这时也适时的吻上了眼前那颗羞红的耳垂。

初尝雨露的南宫哪里经得起这般三管齐下的挑逗,娇躯早已是火热不堪的软软贴在我身上,水汪汪的媚眼中尽是无穷的春意,杏口微开不住的喘息着,阵阵热气就喷在我颈间,我知道这小美人儿的花径中一定早是泥泞不堪了。

狠狠的挺了挺腰,让分身重重的顶在美人儿火热的小腹上。

握在其上的玉手明显感到我分身更加的火烫粗大,浑身就如遭电击一般又酥又麻,竟忍不住在我怀里呻吟起来。

“你这小妮子,碰几下就浪成这样,可还不是一般的淫荡喔。”

我一边在美人儿耳边吹气,一面将手滑至她腿根,一掌覆住饱满的阴阜轻轻拂动,大拇指也按上那颗早已挺立的肉粒揉弄起来。

“不……要……啊——”

经此刺激美人儿竟小小的爽了一把,紧贴着我不停的轻颤。

“小骚货,刚才舒不舒服?”

我用劲搂了把美人儿的身子嘿嘿淫笑道。

“嗯。”轻嗯一声哪说的出口。

却也羞的将头死死埋在我怀间。

“把衣服脱了给我好好趴着。”

我淫声说着,见美人儿还赖在我怀中不肯动弹,眉头一纵沉声又道:“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说罢在粉臀上重重一拍。

美人儿这才赶紧从我怀里离开,含着少许幽怨的神色畏惧着看了我一眼,开始解开衣带。

不消片刻,就剥落的只剩件贴身小衣和条粉红的亵裤,便不肯再脱下去。

露出来的大半个娇躯已煞是诱人,早已情动的身躯透着微微的红色,更见茁壮的玉峰将它的包围高高的撑起,葡萄一般的两点清晰可见,引人遐思;紧紧闭着双腿,可我还是从腿缝间看到了亵裤底的一丝湿润。

好个动人尤物,待我好好调教调教,日后该是何等滋味。

我不禁又显出淫亵的笑容,直看的美人儿面红不堪,不知如何是好。

“给我脱光!”

我冷冷的语气容不得热任何置疑。

美人儿不敢拂了我意,终于还是一丝不挂的站在了我面前,只用手掩在身子的重点之处,被我眼睛一瞪,才极不情愿将手拿开,却又不知放在哪里是好,羞红着脸螓首低垂。

我心念一动,跺上前两手齐伸,一把握住那对迷人的雪峰,轻轻捏揉,拇指直逗着尖顶的两点嫣红。

“伸出舌来,自己舔一舔。”

我抓起一团软肉凑到美人儿嘴边,要她舔弄自己的奶头。

“不……不要……”

“给你点好颜色你就这样,说,到底要不要?”我恶道。

说完‘啪’一声狠狠的一掌拍在美人的雪臀上,留下五道红印,更激起层层波浪。

“要……我要了……”

“要?要什么阿?”

“要……要自己,舔……舔我的乳头……”

含羞说完,眼中已是泪水汪汪,在眶内不停直转,就要夺目哭出。

“不许哭出来!给我听着,从现在起,你就叫‘月奴’,从今往后跟着主人我好好的伺候着,乖乖的听话,主人也会好好待你,否则的话,我的厉害你是尝过的,知道了没?”

“是,月……月奴知道。”

“来吧,自己来。”

我把着月奴一只嫩手,让它握住一峰往上凑到嘴下,月奴乖乖的伸出小舌开始舔着雪白尖端的嫣红小粒,每弄一下身子便轻轻的微抖一阵。

我也不闲着,带着月奴空着的手儿伸到月奴的跨间,中指径直探进早是春水朦胧的花穴,慢慢开始搅动起来。

抽插了一阵,再让月奴伸指进去自己动作,我则举起沾满花露的手指探至月奴眼前,看着美人儿娇羞不堪的样子,心中很是畅快。

忙将指头放进月奴嘴中,待她认真的舔尽,又逗了逗月奴滑软的小舌,弄的美人儿一阵咿咿喔喔才将指头抽出,站到一边闲暇的观看。

月奴的确是个床上的妙物,不消多时便进入了角色。

一手紧握着座玉峰轻轻搓揉,香舌伸出绕着嫣红挺立的奶头不住的舔弄,一手伸至腿间,忘情的抠挖抽动,娇躯如水蛇般扭动,嘴中亦时时发出勾魂似的淫浪呻吟。

“啊……好美……噢——”

伴着一阵呻吟,月奴身子紧紧的绷起,用力挺直了腰,终于是泄了出来。

突来的高潮并末浇熄月奴炽焰的春情,反是将她心中的欲火撩拨的更加高涨。

手上的动作却因没有得到我的吩咐不敢停下,继续抚弄着自己动人的娇躯。

小嘴微微张开兀自喘息个不已,迷蒙媚眼早是波光闪闪,楚楚可怜的巴望着我。

见我勾了勾指头,知是就将尝到渴求已久的美味,心中欢喜不已,红着脸儿便往我怀里扑了过来,紧紧的将身子贴在我上不停扭动,口中咿呀的微自喃喃。

我双掌就在月奴的粉背上游走,最后停留在那两团丰嫩的美臀上轻轻捏揉,细细品味着这小美人儿妙美的身子,而胸前不停跳动的两朵酥软更令我按捺不住的抽出手来把玩不已。

月奴早是情动不堪,若不是靠在我身上,恐怕早就瘫了下去。

“你这小骚货,怎就这般淫荡,可要我好好的喂你一喂?”说话间,我已将一根指头探进月奴那春水泛滥的妙中轻轻搅弄,直挑的月奴更加喘个不停。

“主人……别……啊……主……主人……给,给我吧,啊……主人……”月奴终于是不堪挑弄,娇声哀求起我来。

“这可不行,不说清楚,我怎会晓得,你想要些什么?”

我淫淫笑道,等着月奴说出那些露骨不堪的浪语。

“喔!……啊……月奴要……要主人的,大,大,肉棒……”

“要来怎么样,大声说出来!”我步步为营的紧逼道,一边加大两手的力度。

“肏我,请,求主人,拿大肉棒,狠狠的肏月奴吧,啊……”

残存的意志终于是在欲望煎熬下土崩瓦解,略带着哭腔的大声向我赤裸裸的求欢,尽管这已不是第一次了,但月奴仍是羞的无地自容,不过这羞意瞬间便被那更加强烈的春情掩盖下去。

身体的空虚对期待已久的充实越发渴求。

“嘿嘿,这样才乖嘛,到那边去好好趴着。”

我满意的拍了拍月奴的粉臀,示意她上床摆好姿势。

听得我吩咐,自是满怀欣喜的爬上床去。

我张开两臂用劲一震,身上的衣物便纷纷脱离而去。

挺着杀气腾腾的长枪来到床边,一眼便见月奴以这极其淫荡的姿势趴伏在床上,将白嫩的丰臀对向于我,娇弱的花穴由于性奋已是微微张开,蜜汁也正自幽径中冉冉流出,一片萋萋芳草地早是泥泞不堪。

“月奴,看看你流的水,可是真的很多。”

我忍不住上去掏了一把,再把沾满花露的手指放至月奴眼前,极尽的调笑道。一面在身前这娇躯上尽情游走捏玩。

“啊……主人……不要……再逗月奴啦,主人,啊,给我……主人肏我……”

月奴再是忍住不了,大声浪叫起来。

“来了!”我虎吼一声,将枪头对准穴口,用力一挺,只听得‘噗嗤’分身便狠狠刺了进去。

几日不见,月奴的花径越发的窄紧湿润,只觉充满弹力的软肉一道道的将我的分身紧紧的过住,随着蜜穴的蠕动不停的吸咬着,就要将其整根都吃下去似的,令我感到无比爽快,忍不住的开始大力挺动起腰身,直干得月奴臀波荡漾,一对如吊钟般倒挂在胸前的玉乳也跟着激烈的抖动不已。

“你这骚货,看看都浪什么这样了。”

我用手在下体分身与蜜穴的交合处捞了一把,再将沾满蜜液的手指探到月奴眼前极尽的羞辱道。

“噢……主人……别……阿,唔——”

尽管很是不好意思,最后还是乖乖的将我的手指含到口中,轻轻的舔尽其上沾满的花露。

对于月奴的表现我感到非常满意,抽出手来,两掌握好月奴纤柔的小腰,加大力度,分身立刻便在花穴内掀起一波急风暴雨般的攻势。

进出之间,连带起阵阵水花,飞溅到两人的腿根,短兵交接之处根是不堪的零乱,蜜液染湿的芳草杂乱的倒在穴缝四周,穴口更泛出圈圈白沫,随着分身的抽查不住的起伏,好副别样的景致!

“啪……啪……啪……”

“啊……主人……快……好啊……噢……主人……”

“骚妮子,感觉怎么样?嗯?”

“啊……好,美啊……主人,用力……噢……”

看着身下月奴淫浪的样子,我心中大快,更加使劲的抽送起来,就似要要将她刺穿一般狠命的攻击,直肏的月奴连声叫爽。

“噢……不行啦,主人,月奴……啊……要,要……来了,啊——”

我正干的起劲,却听得月奴一阵哀吟,双手死死抓住床单,纤腰紧紧绷直,银牙狠咬,花穴中一阵紧缩,一股火热跟着喷洒出来,浇到我枪头上,险些就让我阳关失守。

泄身后的月奴无力的软在床上,微微轻颤的娇躯还正回味着刚才的快感,泛起粉红的肌肤也已挂上颗颗的晶莹。

我也就势倒下,压在月奴柔嫩的娇体上。

两人的下身还紧紧联在一起,我将两手环着月奴,双掌直握上那两团滑嫩的玉峰轻轻搓捏揉弄,不时挑逗下峰尖的两点凸起,轻轻吻住月奴敏感的耳垂,愈发坚挺的分身紧顶着柔软的花心慢慢斯磨。

很快便又将月奴的情欲挑了起来,温暖的花径中更渐滑润,被我压在身下的玉体又自不安的扭动起来。

“小骚货,你可真是浪啊,怎么又想要了?”我在月奴耳边轻轻的调笑着,阵阵热风吹至耳边,更加刺激着春情萌动的美人儿。

“嗯,别,主人!”月奴螓首摇动,躲避着我那恼人的吹气,却更激起我玩弄之心,直逗得月奴在我身下更加的不堪,扭动的身子带动着蜜穴与我分身不住的摩擦,令我觉着分外刺激,爽快不已;却让月奴越发的渴求,花径中直扰心扉的酥痒搅得美人儿更是难耐,却又羞于开口,只得越加卖力的扭动娇躯,给我带来无尽的享受。

“嘿嘿,小月奴,真的很想要吗?”

“嗯,主人……”月奴回过头来,媚眼如丝的望着我,眼里满是乞求。

“求我干你,我就好好的再让你爽一下,说!”

我边说着,下身却顶住月奴的花心又狠狠的磨了几下,双手也更加用力的弹弄着那两颗早就胀的发硬的鲜红蓓蕾。

“啊……主人,求,求求你肏我吧……主人干我!噢——”终于是再忍受不了情欲的煎熬,将原本还残存的一丝矜持完全抛至脑后,放浪骇行的呻吟着。

看着身下月奴淫浪的样子,心中不尤升起一阵征服的快感。

其实对于床上月奴这样在情欲的冲击下浪荡不堪却还又保存着一丝矜持的羞涩,我也是喜欢的很。

当下便打起精神,发动起又一波攻势。

一阵急风暴雨的抽插过后,我慢慢的将速度放慢下来,将月奴翻了个身压下,再如蜻蜓点水般轻轻的将分身挺动,一边轻揉着月奴胸前傲挺的玉峰,一面自月奴娇面慢慢向下吻着,直到含上一颗嫣红,再将口中的玉粒用牙轻轻的研磨,舌尖也绕其四周不住的舔弄,月奴便又难奈起来,原本微皱的眉头更加的紧锁,朱唇狠咬,神情更是不堪,娇躯也在我身下忘情的扭动不已。

“啊……主人,不要,不要逗我啦,啊……主——人,主人,我要……肏我啊……”

月奴的求欢终于又引起一场更加猛烈的浪潮。

我变换着各种不同的姿势一次次将硕壮分身插进月奴那多汁的蜜穴,感受着那里别样的温柔。

一时之间,房中满是情欲的味道,呻吟声,浪叫声,喘息声夹杂着肉体的撞击不绝于耳。

-------------

第一章 第十二节

也不知过了多久,伴着月奴一声长吟,我的分身深深的插进月奴穴中,将我蓄势已久的精华注进月奴体中。

云雨散尽,到处狼藉一片,被单上满是激情过后的液渍。

月奴仰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息着,两眼无神的望着屋顶似还在回味刚刚到达顶峰是的快感,玉腿微开,蜜穴中还自冉冉流出水来,原本红润的两片肉唇现在也已是红肿不堪,先前皎洁的雪峰上也青瘀连连。

“我先出去,你歇下再出来罢。”

看着月奴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心中不忍,怜惜的抚了抚刚被我大肆凌虐的娇体,和衣出了屋去。

望着我渐去的身影,月奴再忍不住,鼻子一酸,两行清泪终于簌簌地掉了下来……

凶神恶煞已在外面侯了多时,经过一夜的调息,原先的伤势好了大半,两人精神看来都很不错,早不见了日前的那般萎靡。

“老奴拜见主人,主人再造大恩,老奴没齿不忘!”见我出来,二人齐齐向我拜下,誓死要以我为主终身追随,我也不多加辞让,最后便让他们叫我作‘少爷’,算是收下二人为仆。

待询问了两人的伤情,我叫恶煞进到院中叫起月奴,准备去与师姐会合。

在杭州停留了几日,也该是直奔岳阳而去了。

“少爷,您真是厉害,老奴在这儿足足听了大半上午,嘿嘿。”

看到恶煞离开,凶神才满脸崇敬的向我笑道。

我道怎么刚才总觉二人看我时眼神异常,原是为的这个,不过这凶神看着老实,原来也是此道中人,不觉莞尔。

“少爷您千万可别往那儿想,老奴也只是说说玩的,从来不敢像少爷想的那样。”

见我面露色色的笑容,凶神吓得不住解释,生怕我说与恶煞听去惹来事端,我才知原来这也是个没胆的主儿,真是一物降一物阿。

心中暗笑,还是问起二人落魄的缘由,不想个中竟还颇有些周章。

原来凶神恶煞还曾有一子,便是十余年前恶人榜上排名第五的‘邪书生’,深得夫妻二人溺爱,自小天资聪慧,也是个武学奇才,不过此子却好色非常,出道以来,也不知毁了多少女人贞节。

一次偶然机会见到当时峨嵋派二弟子法名‘定净’的女尼,惊为天人,竟潜上峨嵋来了个霸王硬上弓,不想女方一时羞愤之下引颈自尽,而邪书生亦遭到峨嵋全派的追杀,最后在与峨嵋掌门的一战中,二人两败俱伤,邪书生不久便告于人世,而峨嵋掌门却靠少林小还丹得以残喘。

爱子遭劫,凶神恶煞二人自然是要讨个公道

于是联手就要杀上峨嵋,不想却在半途被人截住。

来人是一群少林和尚还有两个蒙着面巾的女子,称是要化解双方的恩怨,两边言语不和,几句话不到便剑拔弩张的厮杀起来。

原本二人以为几个和尚不足为惧,甫一出手才晓不好,对方竟是武功其高,夫妻二人竟然敌不过其中一人之力,最后被人强行震断经脉,那人走时才告知二人他是‘明镜台’的弟子,念在二人不是极恶之徒才饶了性命,但也终生不能在习武了。

从此夫妻二人隐姓埋名,直到遇到我,便又燃起了复仇的希望。

“明镜台?”我心中暗自嘀咕,难道就是师父说的那个一直暗中联络武林正道对抗魔门的神秘门派?看来有些实力,只是凶神说的那两个蒙面女人,她们又会是什么人呢?我正想着,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知是院中两人出来了。

回头便见恶煞掺着月奴慢慢走过。

月奴脸上还残存着高潮过后的红润,眼圈却是红红的,蹒跚步履,每走一步都是柳眉微皱,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看来确是被我伤的不轻。

月奴走到我身前,就要跪下行礼,我见她楚楚可怜的样儿,心中不忍,挥手将其止住,起身交给凶神一本小册子,上面记着些魔门功法的精要,再吩咐他夫妇二人找个僻静之处好好调息,到岳阳之会时再与我会和。

然后便招呼月奴往外行去。

出去叫了顶四抬小轿,抱着月奴坐在轿里。

时已将至午间,路上来往人多,轿子行得也慢,倒还很是平稳。

我将月奴揽在怀中,轻轻抚摸着月奴诱人的娇躯,月奴顺势躺我怀里,也不吭声,任我双手在身上游走。

“还很疼吗?”我隔着衣裙小心揉了揉月奴微肿的下身。

“不,不疼了…… ”月奴声音很小,有些哽咽,眼中又见泪光。

“月奴,恨主人吗?”明知结果,我还是问道。

“不……奴婢不敢……”月奴身子一震。

“不敢?那就是恨了。”我笑道,怀中月奴却有些颤栗。

“不是的,主人,真的,奴婢真的不恨主人。”月奴很是怕我,几欲哭出声来。

“好了,不说这个了。等下我带你去见个人。”

“是,主人。”

“冷心怜,你认识吗?”

“不认识。”月奴身子又是一颤。

“一会儿见过就认识了,我希望你能忘记你们之间的仇恨,她,是我的师姐。”

“是的,主人……”月奴答着,委屈的泪水终于滚落下来。

“乖乖的听话,主人以后就帮你报仇,知道吗?”我见小美人儿这般委屈的样子,心中怜惜,紧紧搂了楼她柔声说道。

至于报仇的事,当然只有放在床上来实现了,不过现在却还不是时候。

“主人——”月奴再也忍不住扑我怀中啜泣起来。

不多时便到了先前落脚的悦来酒楼,进到雅间要了几个小菜,月奴怎么也不肯于我同坐,说是主奴有别,我也便由她。

匆匆吃过饭便来到我们包下的小院。

师姐正在院中看着桃花,听到脚步转过身子冷眼看着我,充满了怒意。

我见她这样还是笑着叫了声师姐,却只换得师姐一声冷哼。

“月奴见过小姐。”不等我开口,月奴已自己上前朝师姐盈盈一拜。

看着身前的月奴,师姐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又恨恨的瞪我一眼才应了月奴一声。

“师姐,时间也剩不多了,不如今天就起程吧。”我说道。

“我还以为有人早在温柔厢里把什么都忘了呢,看来还没有嘛,哼!”师姐丢下句话,回房收拾去了。

‘小妮子,看你嚣张到几时,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心中恨恨,想到师姐娇滴滴的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也不禁食指大动,又露出淫邪的笑容。

出杭州城,我们一行三人租了两辆马车,我与月奴一辆,师姐一辆,大家相安无事。

取道安徽,直向楚地行去。

-------------

第一章 第十三节

坐在柔软的马车里,将月奴揽在怀中,轻轻抚摸着月奴软玉般的身子,感受着手中别样的温柔,月奴仍是静静依我怀中任凭轻薄,只偶尔微皱柳眉轻哼一声,脸儿却微微红着,煞是诱人,我哪里忍得住不吻上去,便逗的月奴娇躯一阵轻颤,小手紧紧将衣角捏着,却又羞于睁眼,面上一副苦恼的样子。

眼中闪过一道厉芒,那种感觉突又涌上心头,那天从南宫家出来时,就觉有一双??眼睛背后看着我,两天以来,时不时的出现在我们身后,虽然感觉不到杀气,不过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不知道师姐看出来没有。

“公子爷,前面三十里就是亳州城了,还要接着赶吗?”外面传来车夫的问声。

“不用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明天再继续走吧。”我淡淡说道。

反正还有时间,也??不用急于一时,而且这小镇四面的风光也确是不错。

算来这几天里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影子也快现身了吧,再不出手,过了亳州就没多少机会了,我心中暗算。

“月奴,下面的伤好了吗?”吃过夜饭,我将月奴抱上房顶,一面赏着月色,一面尽情的在月奴身上游走,也不顾怀里人儿的娇喘吁吁。

“主人……我,好多了……”月奴的话音有些呻吟。

“呵呵,那就好。”我搓着月奴柔软的玉峰嘿嘿淫笑道。

这几日里可是憋得厉害,现在我都不清楚自己的欲求为何会这般的旺盛,却是苦了月奴,每每看到月奴在我身下不堪??鞭鞑却又咬牙相合的模样,心中也不禁泛起一阵的怜惜。

想到此处,不由又将月奴娇弱的身躯往怀中紧紧一搂。

不觉中我的手已抚上了月奴的头顶,只要稍加用劲,眼前这如花般的美人儿便将??立即香销玉损,低头望见月奴楚楚可怜的双眼,我的心莫由一颤,难道……我不信这几日的享??尽逍遥会将我的邪魔意志消磨,可这一刻,我却真的下不了手。

哎,我暗叹一声,罢了,或许,这便是要我达到至邪至魔的最后历练吧。

“月奴,今年多大了?”

“就快十八了,主人。”美人儿答着,戚戚的。

“主人……”月奴呜咽着低叫了声,泪水却直在眼中打着转。

“怎么了?”我轻轻抚了抚月奴那如丝的秀发。

“主人,刚才主人的眼睛,月奴好怕,月奴是不是做错事惹主人不高兴了,主人,你不要生气了,月奴一定改的,呜呜……“月奴幽幽的望着我,凄然泣道,眼泪不自觉的顺着??娇妍流了下来。

哎,这小妮子,还不知道自己刚才还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我怜惜的抚去月奴面上滚落的泪花,“都长这般大了,怎还如此好哭?”我顺手攀上月奴那不堪掌握的酥乳,一语双关的淫笑道。

“主人——”月奴又怕又羞,很是难过的扭动着身子想要躲开我的魔手,却反是被??我挑的更加不堪,一连苦恼的样子,却是动人之极。

“不好!”我心际闪过一道不安,恰听得师姐房中传出一丝响动,忙抱起月奴一跃??下房,几个快步闪到师姐房间外。

凭着敏锐的六识,我知屋内现在只有两人,师姐大概也没??什么危险,不过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月奴,你不要进去了,留在外面别乱动。”匆匆交代了几句便破门进屋。

屋里的气氛很是别样。

师姐还正泡在中心的木桶中蓄势待发的狠盯着对面的黑衣??人,眼中就似要冒出火来一般。

我这才将视线移到这等待已久的不速之客身上,心中却为不??能大肆观光师姐的玉体兀自痛惜。

好在来日方长,还有的是机会。

好火辣的身材!饶是拥有月奴这等的妙物,我仍是为眼前这具别致之极的身子感到??心动不已。

只有与我齐肩高的娇小身躯,胸前却是极不相称的高高耸起,两颗硕大的乳球就??要将上衣死死撑破开来似的,纤细的腰间又将胸脯衬托得更为硕大挺拔,丰满的屁股更是微微翘着,好副性感的身姿!不知道揭开面纱后将会是怎样的情景,一时间我竟看呆了。

“这位公子,奴家真有这么好看吗,咯咯……”一阵银铃般的娇笑顿将我惊醒。

小妮子,害我在师姐面前出丑,看我怎样收拾你。

我心中暗恨,却突见一道黑影朝我飘来,瞬间便要到我跟前。

好快的身法,不过赶我还是差??了点,就在她将要近身时,我却身子一转突地往后悠悠飘了开去,躲开了这突来的一袭。

“姑娘好快的身法,小生佩服。”我好整以暇的笑道,眼神却不住在女子那凹凸极??致的身子上来回注目,自然是浮起联翩遐想。

甫一交手便已知晓高下,对方显是惊愕我的身形竟是这般的快,却对我的底细毫无知晓,黑色面巾下一双水汪汪的凤目闪烁不定,神情甚??是复杂。

“公——子,刚一见面你就欺负奴家,人家不依啦!”小妮子真有一套,竟像我撒??起娇来,一边说着还莲足直跺,一副女儿姿态,却乘势又向我扑过来。

??“姑娘真是说笑了,在下一介书生,怎就敢将大名鼎鼎的”暗影兰“‘欺负’了,且在下也没那本事,兰姑娘就不要取笑了。

“我闪开身子,不紧不慢的说着,却将‘欺负’??二字加重语气,眼里也满是笑意。

“你!”兰嫣身子一震,“公子就认定妾身便是兰嫣,那不知公子又是何方高人?”

“疏影横斜水清浅,魅香浮动月黄昏。当今武林,大概也只有暗影才配得上这句诗了,姑娘认为可是?“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兰嫣一声娇叱,杀气十足。

“早闻兰嫣小姐有倾城之貌,不知小姐可不可以揭去面纱,让在下也有机会得以一睹芳容。“我漫不经心的轻佻出言,却是满眼邪光,直激的兰嫣杀意更甚。

从刚才兰嫣那几??下身形,我便已知她定也是邪门中人,所用的身法正是邪门绝学‘横邪魅影’,只是还致极??竟,而且心法也似略有不全之处。

饶是如此,施展起来也是快的惊世骇俗了。

“要看姑奶奶,得先问过我手中的剑!”兰嫣又是一叱,拔除腰间一柄红色短剑,便向我刺来。

幽影剑,嘿嘿,小妮子可还真狠,一上来就下杀手。

我心中暗笑,手上却丝毫不慢,展开身形,不停穿梭于剑影之间。

幽影剑法加上横邪魅影,难怪暗影兰嫣会在武林中有如此名头,凭着这两手,能在她剑下全身而退的人,恐怕找不出几个。

不过对于自家的东西,我自是心中清楚,如穿花蝴蝶般于剑影间信步。

几个来回下来,兰嫣不仅没有碰到我一下,反是被我吃尽豆腐,这才闪身停住,眼色复杂的看着我。

“嗯,好香!暗影暗香,果是名不虚传!”我还兀自沉浸在兰嫣身上散发出的如麝幽??香,但见她停下,不禁叹息。

“你——哼!我不会放过你的!”兰嫣娇哼一声,向我洒过一团粉末便飘出房门,连着几跃,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第一章 第十四节

不放过我,小妮子,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心,心中暗自算计。

嗯?好香的味道。

脑中闪过一道灵机,古兰花,产自雪山之顶,却是至阳之物,有着极强的催情药效却不会迷失神志,确是难得的极品淫药。

不想初次相遇兰嫣便送个如此大礼与我。

我心念一动,一个健步跃到师姐还正泡澡的桶边,自然是将空中还末散尽的药粉带去不少,接下来就只消等着师姐开口说话了。

“你……站住!”师姐见我走近,忙将两手掩在胸前,生怕我再向前进。

“哎,师姐为何总是这般待我,难道临风在师姐眼中真就一无是处!”我压下胸中的火气,作出很是痛心的样子。

“哼,你自己做过的事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师姐好像不吃这套。

“我……刚才……师姐没事吧?”我一脸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师姐说得有些勉强,脸上开始泛起丝丝潮红。

哼,没事,没事才怪,我心中窃笑,当下还是急切问道:“师姐怎么了?”

“没你的事,你给我滚开!”师姐竟向我吼道。

看来是药效发作了,好厉害的药,现在整个屋里都弥漫着古兰花的香味。

师姐已将手放好,紧闭双目呈打坐之姿,开始运功想要将药效逼出。

我心中一阵狂喜,透过桶中水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师姐胸前的凸起,师姐的乳峰不是特别的大,不过却异常坚挺,若是握在手中感觉应该也是很爽,粉红乳晕中间的两点蓓蕾,由于药力的作用已是骄傲的挺起,该是很硬了吧。

“主人,你们没事吧!”我正要往下细细欣赏,却被月奴的一声搅得兴致顿减,回头一看,这小妮子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屋来,脸色微红,也是行将情动的样子。

叫你在外面你却偏要送进门来,这下可就怪不得我了。

“嘤!……主人,这是怎么了?我好……”月奴见我不语只是色色的看着她,一丝羞意泛起,身上那‘奇怪’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

“怎么,又发浪了是不是?”我冷哼一声,“还不过来让我给你煞煞痒!”

“嗯,主人,不要……在这里……”月奴嘴里挣扎,脚步却不敢慢下,话末说完便被我一把搂进怀中,原本就已动情的她在我双手的挑逗下越发不堪,迷蒙着媚眼在我怀里不住的轻轻扭动喘息着。

轻车熟路的解去月奴身上的多余,将两手于娇躯上尽情游走。

月奴更见难堪,股间汁液已成泛滥之势,面色如潮,唯将我紧紧抱住,不停厮磨,不想却将情欲弄得更盛。

“求我干你,要不就还这样呆着。”我咬住月奴耳根,轻轻吹了口气。

“不,主人……啊,主人,求你,干我吧,主人——”月奴情动,已是顾不得身处何地,生生向我哀求,妩媚至极。

我不禁食指大动,抱起月奴把她仰放在桌上,再将其双腿向外分成一字形,便使整个下体完全暴露在我眼前。

我抽出只手,在月奴白嫩的腿根处不停的轻轻扰弄,还不时轻点那两片早是红胀的嫩唇,直弄得月奴浪叫不止,汁液肆流。

“主人……啊,我要,求,主人……给我!”

“哦?乖月奴,你想要什么,说给我听听。”

我抽出正在月奴蜜穴内搅动的中指放在她眼前,让指上沾着的蜜水慢慢滴到月奴口中。

“我,要主人的大肉棒啊,主人……请主人狠狠的肏月奴,主人——”我这才满意的掏出早是胀的发硬的分身,抵住月奴正兀自微微开合的穴口,却不深入只在外面顺着肉缝不住磨动。

“啊!……主人,不要,逗我了,主人,干……干我……”月奴急得眼泪都快落下。

“来啦!”我深吸口气,扶好月奴纤腰,用力一顶,整个分身便狠狠的插进了月奴那春水四溢的窄紧蜜穴中,也不待调整,就势开始使劲抽插起来。

“小骚货,夹得好紧,喔,好多水。”

我一边抽动,一面伸手尽情搓捏着月奴胸前丰满的乳肉,时而腾出手来重重往雪臀上拍打,在粉嫩的肉丘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掌印。

“哦!主人,用力,哦……哦……主人好厉害,嗯……”“啊,不行了,主人,月奴好……好,美……啊——”极度兴奋的月奴长吟了声,花房一阵紧缩,自花心深处喷出一股灼热的汁液浇在我龙枪头上,令我身心俱爽。

“呵,叫的倒挺凶,为何却如此不济啊,小浪货?”我停下抽动,静静的感受月奴狭小花径的挤压,一面把玩着一双玉乳在月奴耳边吹气挑逗着。

“主人——”月奴羞的娇嘤一声,美目紧闭不敢看我。

又浪又羞的样子直叫我心动不已,轻轻吻上月奴湿润的樱唇,舌尖稍一用力就分开了先前紧咬的贝齿,月奴这时却出奇的与我配合起来,丁香小舌忘情的和我绞缠着,只是偶尔微张美目偷偷看看我一眼,却是欣喜不已,眸子深处尽是柔情。

俯下身子将月奴抱起,让她紧紧与我贴在一起,月奴乖巧的两腿盘上我腰间,玉臂紧将我脖子搂住,就以这‘猿搏’之势挂在我身上,蜜穴也将我的分身整根吞了进去死死的夹住。

由于是这种姿势,每走一步我的分身都会狠狠往月奴柔软的花心上一顶,然后便是一阵磨动。

这样异乎寻常的刺激直令月奴爽的如痴如醉,忘我的呻吟着,穴中蜜液更是如潮水一般狂涌出来,四处滴落。

我就这样抱着月奴在房中边走边干,直到月奴泄得再已无力承欢我才将她放过。

再看师姐,此时也已到了关键时刻,情况却是有些不妙。

想我刚才与月奴那般宣淫,师姐纵是定力再好,恐怕也难免不受影响,何况还是在身中淫毒的时候。

此刻师姐体内的淫毒已同内劲呈相持之势,一旦压制不住,不但药效发作,欲火中烧,身体也将受创,轻则内力耗失,重则气劲反噬,甚至走火入魔。

不过看情形师姐应该还能支持一会儿,我于是抱起月奴,小心走至桶边,免得再惊动了她,细细观望起来。

月奴很是乖巧的跪下身子,檀口一开将我还兀自坚挺的分身纳进嘴中,轻车熟路一般品吸起来。

我轻轻抚弄月奴如丝的黑发以示赞许,月奴抬起螓首朝我嫣然一笑,便又埋头下去更加卖力的吹起我的玉箫。

如今月奴的口技业已娴熟得很,分身在其嘴中亦是快感接连,再一边欣赏师姐那浸在水中若隐若现的玉体,直叫我觉着身心俱爽,得意非常。

若是用眼光就能杀人的话,现在我应该已是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就在我还正暗自赞叹月奴口技的时候,师姐突地张开双眼,却见到我一脸淫邪的在自己身上打量,不禁羞怒交加,愤然朝我瞪目,一时分心,竟差点真气失守,道声好险,忙将两眼闭上暂不理我,全力运功逼毒。

一惊一怒之间,情势即变,原本还是相持不下,现在却显出不支之状,师姐面色一阵青红不定,额上满是粒粒水珠,咬紧着玉齿,很是难受。

“哎!师姐,还是待我来帮你吧。”我轻声叹道,却在师姐耳中听得极是暧昧。

师姐恨咬银牙,睁开双眼漠然的看着我,一副要就算是死都不让我碰一碰的样子。

好要强的女人,我心中冷笑。

说话间,师姐的情势又加不妙, 眼看药力就要冲破内劲的封锁。

我虽是极欲一亲师姐的芳泽,可也不会在这种情形下得到,师姐立告不支,也是该我出手了。

“今日情非得以,若有冒犯之处,师姐还请谅解!”说完便在师姐又惊又怒的目光注视下,将运满内劲的手掌,向着师姐皎洁的胸口,慢慢贴了过去。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