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太太最消魂的那个夜晚】(完) 作者:你好你好你好

海棠书屋 2021-10-14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太太最消魂的那个夜晚】[退休夫妻真实换妻经历]  作者:你好你好你好   我考虑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把近来和太太一起经历的,快乐旅程真实的记录下来,用文字写真的方法保存到未来。「写真」应该是拍摄的一
.

【太太最消魂的那个夜晚】
[退休夫妻真实换妻经历]
  
作者:你好你好你好

  我考虑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把近来和太太一起经历的,快乐旅程真实的记
录下来,用文字写真的方法保存到未来。「写真」应该是拍摄的一个名称,但是
拍摄不一定就是「写真」。我个人认为「写真」比较倾向记录美、留住美、展示
美,而拍摄的倾向就差一点、粗一点、泛一点,包括制造一切a 片都要靠拍摄。
我这样解释就已经表明了,我在下面叙述中有自己的鲜明倾向单男的类型是最多
的,多的象所有的水。好的就象矿泉水纯净、醇厚、富含矿物质,象农夫山泉的
广告词:「回味起来有点甜」。其次有象纯净水、过滤水、长江水、河流湖泊水。
再差就不能够直接饮用了,那些污水我就不说了。

  在这个方面交朋友,应该说完全是一个新生事物,是没有规矩的。生活的常
识又告诉我们,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不是矛盾了吗?答案是不,只因为没有现
成的统一的规矩,所以每一个想接触它的人,都自然的找一些自以为是的规矩来
运用,这恰恰可以看出来运用者的原始本质。我再说的具体点,到这文章的后面
就不重复解释了。如果有规矩,一群人都拿56式冲锋枪,你就难以辨别张三李四
各有什么特点和不同。现在好了就象古代的战场,有人操重家伙,那是以力取胜
的;有人持轻兵器,身手肯定灵巧;有人用暗器,就应该多加提防。虽然都是躲
在屏幕后面的人,但是交流的语言是千差万别的,给了我太多的信息足够用来辨
别和分析了。

  K 是我这次要叙述中的第一位,我是以他姓氏的第一个字的拼音取的k.因为
我们在一个论坛里面,只是我在明处一直发帖,他在暗处长期潜水,所以他对我
们情况的了解应该不少。经过一段时间与k 的文字交流,我们决定找个地方见面,
见面的地点、方式我已经在前面的文章里面详细交代过。所以还是先一起喝茶,
不敲定喝了茶以后做什么,这样双方都自由。这次唯一的不同,是我和太太先到
那个熟悉的茶室,我们自己先泡上一壶茶,幽雅宁静的环境说说悄悄话,顺便取
笑取笑多少有点害羞的太太。因为过去都是等别人到了茶室,再打我家里面的电
话通知我,而这次我已经买了手机,交友第一次用上了移动通信。

  在等k 到来的那点时间里面,我向太太介绍了,从聊天的文字中得到对k 的
基本轮廓。K35 岁已婚有一个孩子,是上海某一大型国企的工程师,夫妻分居二
地。妻子在原籍工作带着孩子一起生活。K 毕业于上海的一所着名大学,获硕士
学位,因为我曾经给孩子填过高考志愿,所以我知道这所大学是教育部的直属重
点。根据k 的年龄在他高考的时候还没有扩招,而且外地考生要进上海的大学,
分数要比上海的本地生高许多,这样往前一推算就知道k 以前读书是不错的。起
码在高中、大学的阶段是在紧张的学习中度过的,不是游荡于社会的混混。

  太太问我:「那么他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太太接到上海来住在一起」?我回答
:「是房价的关系,读大学再考研已经年纪不小了,离开学校马上找到工作,还
要结婚养孩子,你说有多少钱可以买得起房子」?我感觉这话题的方向不是最恰
当,所以就换个话题对太太说:「你现在了不起了。」太太听不明白我说的意思
就盯着我看,我说:「你现在都是交有学问的男人了,高中以下学历的男人已经
看不上了。」我知道她想笑只是强忍着不好意思笑。我就继续逗她说:「其实现
在的大学生根本不值钱(我指的是真才实学)而且又多的泛滥,就象菜场里面人
工培育的甲鱼。根本谈不上营养价值,味道远比不过时鲜蔬菜。但是过去的甲鱼
是壮阳的,新结婚的男人一定要吃的……」她终于忍不住笑着一定要追问,我在
和她结婚的时候有没有偷吃甲鱼,寂寞的等待一会儿就过去了。

  手机响了,K 已经到了茶室的门口,因为我们没有视频过,我就叫他一直往
里面走,走到底就可以看到我们。我在选择位置的时候就考虑到k 来寻找我们的
方便。我和太太是脸朝外并肩坐在高背椅子上的,所以k 一出现我们就确定知道
是他,我举了一下手先给k 打了招呼。茶室的女服务员几乎粘在k 的屁股后面,
马上跟了过来。我为了节约时间就对服务员说:「就加个杯子,其它什么都不要。」
否则她会拿出来一本茶谱有的介绍了。

  K 比我们约好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到,他说了是路上非常堵。我观察着他的
模样和我想象的差不多,一米七出头一点的个子不胖不瘦,戴着眼镜是一个斯文
的读书人样子。我也随便的问了一些工作方面的情况,以缓和一下他可能的紧张。
在他介绍自己一些情况的时候,我用右臂撞了撞太太,轻声的问:「你认为人还
可以吗?」妻子有一刹那的脸红,用手指在我腿上划了划,意思是可以的。

  我就压低了声音对k 切入正题说:「其实人都有正常的生理需要,你太太不
在身边,你需要解决你的问题,我们夫妻也想的明白,我太太也想尝试年青人的
味道,借用一句毛主席在《为人民服务》里面的话,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
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当然我们的目标不是革命,纯粹是为了快
乐。」K 听了表示理解,我又说:「但是我太太毕竟比你大了许多,你如果认为
可以接受,你就去开个房间,否则我们就继续喝茶聊天。」k 问我这里附近有宾
馆吗?我就如此这般的详细介绍了,k 起身离开走了,我和太太又继续喝着味道
正浓的龙井新茶,在等k 告诉我们房间号码的电话响起。

  我们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就去服务台结了帐,然后一起缓步向那个熟悉的宾
馆走去。但是等了好久好久才接到k 的电话,时间是平时二倍还长,等我们进了
房间才发现等待时间长的原因,原来k 还跑到其他地方买了三盒「康师傅」的熟
泡面,他把晚上加班劳动的点心也准备好了。K 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在聊天的时
候就要求我们最好在宾馆过夜的朋友。开始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过夜,在
我的常识中没有人,特别是没有男人可以通宵工作的。后来才弄明白k 想早上还
可以来一次。我想这是正常的要求,我当时就答应他了,只是我自己不喜欢早上
工作。

  既然来了也经历过许多次了,一切就变的正常和自然了。我要太太先去洗澡,
太太把外衣留在靠盥洗室旁边的床上就进去了,可能过了不到十分钟,哗哗的流
水声已经冲了有一些时间了,我要k 也马上进去一起洗。他开始还有点犹豫还与
我谦让着说:「还是大哥先去吧。」我回答说:「阿唷,我们是夫妻,平时她洗
澡叫我去搽背,我都懒得去的。」听我这么说k 就脱了衣服进去了。我说的「懒
得去」完全是大实话,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我在用qq和网友聊的起劲的时候,妻
子在洗澡要我去帮她把后背用丝瓜筋搓一下,我能装不听见就装不听见,如果她
反复叫,我为了应付她,也就三下五除二的搓她自己手弯过来实在搓不到的地方
交交差。所以我真的佩服第一个说出来:「握着老婆的手就象左手握右手。」那
个实话实说的聪明人,视觉疲劳确实存在,不承认的只是虚伪。我就不相信结婚
已经四分之一世纪的夫妻,相互看到对方心脏还会狂跳。

  我太太先出来,身上就箍着一条浴巾,笑着朝我做了一下鬼脸,马上就钻进
了靠中间的一个比较大一点的床,等k 也洗好出来躺到了床上,我就最后一个去
洗澡。等我洗好搽干出来,他们上面还把被子盖的好好的,里面估计在进行前戏。
当我也钻进被子里面后,我感觉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仿佛成了请客人来吃饭
的主人了,我不动筷客人是不好意思首先动筷的。我掀掉被子,我在太太的耳朵
旁悄悄的说:「你去请他先来吧。」太太非常顺手的去拉住了他。K 说:「还是
你大哥先来,我要戴一下套的。」我说:「我太太是没有措施的,今天又是危险
期,你如果不戴套就不要射在里面,你如果控制不好我就先放药,因为放了药就
不可以用口了。」K 回答我说:「我还是戴一下好,可以延长点时间。」在k 做
准备的时候,我用最简单的「舞步」和太太热身,引导太太进入状态。太太也不
时的扭转头去瞄一下k ,含羞的目光中谗相毕露。其实我也一直关注着k 的状态。
当我第三次问k :「你可以了吗?」的时候,k 回答:「可以了。」我就起身换
k 继续工作。

  我感觉k 的操作方法比较简单,有点象跑马拉松起步就冲刺。我当时就提醒
k :「你要慢一点,要分配好体力,她是需要时间结累的,就象熬骨头汤需要的
是文火和时间,如果就靠几分钟的猛火是没有用的。」中间我要他下来休息一下,
由我继续给太太加温。当k 第二次接替我的时候,我还是叮嘱他动作缓一点,心
想这样的耗油量能跑几公里?我说:「你慢一点就能够感觉到她的收缩,我就喜
欢享受微妙的互动感觉。」但是k 还是一意孤行的狂奔,我的话估计他暂时还不
能够理解。没有多少时间k 的第一次结束了,当他拿着东西走出去的时候,我问
太太:「你看见他那一小袋东西了吗?」太太点头表示看到的。我不知道女人看
到这个情景是怎么想的,我只能够用男人相同的感觉去兑换,就是看到女人在自
己的配合下得到了高潮,而且这个高潮不是男人自己估计的,是由女人身体的反
应加女人亲口说出来双重确认的。那么这个双重确认,对男人来说用成就感比喻
如果太嫌夸张,那么用自己的劳动成果得到了承认是起码的,所以男人心里面应
该是愉悦的。当然男人不需要向女人双重确认的,因为男人用的是物证。我问太
太看见了吗?就是这个原因,我要让她生理和心理同样愉快。

  K 看着我们缠绵,我问他:「还可以继续吗?」他说:「可以的但是需要等
一点时间恢复。」我悄悄的告诉太太:「你去帮助他一下,这样他恢复的时间就
会快许多。」太太心领神会的主动去吻k ,我问k :「你愿意吻她吗?」k 回答
:「愿意的。」说完k 就把眼镜一摘俯首亲吻起了太太。我说第二次你就不用戴
套了,还是我给她用点药吧,我给太太放好了一粒「妻之友」之后。我又把手表
放在床头柜上以掌握时间,此刻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等到了说明书上药丸融化
的规定时间,还是由我先开始温和的做了近十来分钟,我先温和做的目的是让药
丸充分的达到应有的效果。如果做的太早药丸还没有融化,那么夹带着还成块状
的药丸反复撞击,女性内部娇嫩的结构很容易碰伤;如果没有几分钟的温和过渡,
融化的药丸还可能集中在某一个地方,没有涂到应该涂满的地方,从而影响避孕
的效果。进房间到现在已近二个小时了,太太由于时间的结累也进入了最佳的状
态,k 进入以后不久就说:「不戴套直接接触的感觉是不一样,确实舒服极了。」
其实k 不说我也知道他的感觉,因为太太身体外部的特征反应,极其明显的一波
一波显示出来,她呼吸变的喘息和急促,最显着的是朝上高高举起的双脚的脚指,
有点象被冤枉、诬陷到怒不可遏又卡住说不出话来的人,只会伸出颤抖和僵直的
手指激动的指向对方一样,她的脚的脚指脚弓已经撑到了极限。

  几乎在同时K 也象发现新大陆一样,用兴奋的口气说:「哇,是的呀,她是
在咬我了,一下一下的感觉非常明显。」「你太太从来没有这样咬过你吗?」我
问。「是的,我太太从来没有这个的。」k 老实的回答着。现在有了网络,也只
有一小部分人利用它来进行这方面知识的交流。过去我们冒着多大的风险,在家
里面夫妻之间偷着看一点成人的a 片……。还没有来得及让我多想,k 的第二次
冲锋又缴械了。

  k 舒了一口气,等兴奋的余波稍稍平息,就象急于要表白什么似地说:「其
实我已经基本上有三个月没有过性生活了,上一次还是10.1的回家探亲。」我们
听了都笑了,K 说完就去了盥洗室。我在k 去洗澡的时候,知道太太欲望的余温
依然炙热,就在趁热打铁的同时,乘机问她在平时不可能回答的敏感问题:「刚
才舒服吗?」「恩,舒服的。」「是高潮吗?」「是高潮的。」「究竟舒服到什
么程度?」对我这个需要描述来回答的问题,太太迟疑了一下说:「就是时间太
短了,这个人怎么一点不经夹的,我一夹他怎么就出来了?」她如有所思的反问
我。她压低了声音说着,既怕自己的话给k 听到不好意思,又要强忍住不让自己
难为情的问题发出笑声来,可能还在继续体会身体的美妙的感觉,真是一心多用
脸都羞红了。此刻我与太太面对面四目相视的距离,最多不超过二十公分,我发
现太太的脸色真好,仿佛有一股健康、青春、喜悦的红晕从薄薄的面部肌肤内层
渗透出来。

  其实我太太平时的脸色根本是属于差的,本来皮肤不白属于黑的,五十年的
空气接触又泛黄了。那么难道是我的眼睛错觉?我认为绝对不是,这个现象应该
用自然界的动物规律来解释,有可能比较好理解。在动物世界的电视节目里面,
解说词可以光明正大的说:「经过交配雌性动物的羽毛,会变的更加有光泽。」
但是自称是最高等动物的人,却只能够躲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的说:「其实性生活
是女人的最佳美容品。」真不知道是悲哀,还的讽刺。

  K 和我都泡方便面吃了,太太也去洗了个澡,就关暗了灯准备睡觉了。他们
二个相拥而睡在一个大的床上,我一个人睡在旁边小的床上。但是过了好久没有
一个人睡着,你一句我一句的天南海北的聊起天来了。我再问太太肚子饿吗?因
为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十二点了,太太说有点饿了,要我给她泡方便面吃。我泡方
便面习惯冲二次热水,第一次不放调料就用开水泡上五六分钟,然后倒掉水再放
调料第二次泡。这既可以泡的透一点,也可以把面里面的防腐剂过滤掉。

  等太太吃好方便面,我也就在她左边躺下,k 在她右边。我们又重新关暗了
灯,室内就靠盥洗室的门缝里面透出来的光,使房间里面勉强可以相互看到脸。
我们把被子都盖好,感觉真有点孩提时代捉迷藏的味道,有一种别样的兴奋。我
就向她提一个又一个难为情的问题,随着问题的尖锐三个人的手都不老实起来。

  我感觉到她还沉浸在灼热的余温之中,刚才的一切只不过象通电已久的熨斗,
暂时断开了一下电源,此刻幽暗的环境和我扇情的话语,又象重新合上了闸。

  女人天生的羞怯,使她可以用沉默来做表面的顽抗,但是身体的重新泛滥,
让她不打自招了。我们相互都没有让自己的手空着,我问她:「喜欢手吗?」她
用点头代替回答。「那么喜欢手怎么动?」我再问。「随便的。」她声音轻的象
蚊子叫,吐了三个字。真是运筹于嗫嚅之中,决战在灵魂深处。我清晰的捕捉到
了她内心深处,象岩浆般滚动的热流。

  我故意寻寻她的开心,放缓了切入问题的坡度,盘旋着绕到直线上去要头晕
的高度。「真的随便我们二个人的手怎么动都可以?」「恩。」「但是手和老二
是不一样的,你知道吗?」「知道。」「手是没有时间限制的,不象老二一射出
来就可以结束的,你知道吗?」「知道的。」「你再好好的思考一下,现在说不
行还来得及,否则等一下你说吃不消,我们不会停止的。」「不会吃不消的。」
「都是你自己说的,等一下你再讨饶,我们真的不理睬你的。」「我不会讨饶的。」
「这样做到天亮,你真的不讨饶吗?」「不会的。」歪打正着,我和太太的a 级
交流,就象乱扔的烟蒂丢进了k 已经抽空的汽油桶,但是剩余的气体还是被引燃
了。K 兴奋的他转过半个身体,让脸的位置正对了一点她的面孔问:「你真的吃
得消,还可以来?」太太有点不好意思回答。「你真的还想要吗?我要你用声音
说出来,你只要说‘要的’我就马上再给你。」k 真的激动了。「我是要的,你
还可以吗?」太太说完也心急的用手去检查k 是不是真的还可以。

  我知道太太是真要,因为我刚才触摸到她的脚底出汗了,如果她的欲望象天
气预报可以分级,那么脚底出汗是最高一级。这是我和她长期共同生活留意观察
的结果,她本人不一定知道。我知道k 的第三次也不是演习,也一定是真枪实弹
的射击。我问太太:「还需要重新放一粒药吗?」她回答:「不需要的,刚才就
洗了外面。里面的药还在。」真不知道她是怕麻烦,还是迫不及待。

  这一切让我再次确信语言的力量。如果大家公认在那个领域「伟哥」独领风
骚,那么与最恰当最击中要害最渗透进灵魂的语言相比,「伟哥」只能够属于隔
靴招痒差远了。这也是许多漂亮太太始终弄不明白的问题,为什么自己的先生会
抛弃自己,着迷于比自己丑的女人。

  他们第三个回合很快就结束了。我看着k 又去盥洗室的背影,隐隐感觉到他
的疲惫。很快他出来,就躺到那个单人床上去了。我与太太相拥而睡迷迷糊糊中,
听到k 进入梦乡的鼾声。

  因为在陌生的环境我不习惯,这一个晚上我没有睡的踏实,早上六点不到就
醒了。虽然时间还早,但我已毫无睡意不想再睡了,我就一个人到盥洗室洗漱完
毕。但是感觉到就这样叫醒妻子也洗漱好回家,时间确实早了点,会把还在熟睡
中的家人吵醒的。我就去试探试探太太的反应,如果她睡意正浓我就不骚扰她了。
结果她很顺从的任我分开她的一条腿,当我的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抚摩的时候,
虽然她还睡意朦胧眼睛都没有睁开,但是她条件反射的伸出一条手臂来挽我的腰。

  我们悄悄的行动最后还是把k 吵醒了,我就问k :「喂,你还可以来吗?」
在我的感觉中,一个男人在早四五个小时前已经连做了三次,如果还要想再继续
做一次,多少是有点伤害身体的。可能当事人会给自己一个理由,那只是逢场作
戏难得一次。但是此刻我是请客人吃饭的主人,我不见得对客人说:「荤菜多吃
不好的,容易造成血糖高、血脂高的。所以请你们适可而止,吃七八分饱是最舒
服的。」所以我明知道撑的过度确实不好,但是按惯例我必须说客气的话,因为
我的角色不一样。

  K 还是比较利索的到了我们的床上,但是干劲远不如昨天了,勉强坚持了一
会儿就回到自己的床上继续休息了。「怎么做不动了?」我是诚心诚意的问。「
大哥,我是不行了。」k 也实事求是的回答。这样我就对太太说:「你去洗一下
吧,我们穿好衣服再聊天,等到了7 :50回家去。」

  没有想到的是,等太太进了盥洗室不久,冲洗的水流还在哗哗作响,k 也飞
快的起来跑进了盥洗室。水流的声音停止了,接着又隐约传来身体碰撞「啪啪」
的声音。难道他们又在做了?如果不是的,要么是我听错了?我也懒得去看,反
正等太太出来一问就知道了。

  没有过几分钟,是太太先出来的。我发现太太笑的连眉毛都在跳,她用食指
竖在自己的嘴上,示意我不要出声问她。她走到我的床前,靠近我的耳朵说:「
他又放了一泡。」我也只能够笑着摇头,心想:「毕竟是年轻资本厚,恢复的真
快。」

  但是使我诧异的是盥洗室的环境,冲淋的地方不足一平方,三面靠墙滑的连
个抓手的地方都没有,第四面是空的,显然在冲淋的地方是不能够做的。外面是
一个抽水马桶,一个洗脸的水盆和一小块大理石板。坐在这三个东西的上面做?
看来不行。躺在前面的地上?也不行。一是地方小,二是冰冷的地砖,现在是十
二月的冬天,躺在上面还不冻死人?

  「你们在那么小的地方怎么做的?」我好奇的问她。「非常方便的。」她轻
松的回答。「我还是想不明白,你们到底怎么做的,你给我说的具体点。」我继
续问她。「他在我后面进去的。」她回答。「那没有距离啊?」我还是有点不明
白。因为水盆大理石板距离对面的墙壁不足一米。「是我的一条腿翘起来放到大
理石台上面的。」她终于把情况说明白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吞吞吐吐,
不想说出来曾经把大腿翘的那么高。

  知道「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句话的人不少,但是知道女逢高潮处处柔的人恐
怕不多,当然这是我开玩笑自己杜撰的话,但是我说的柔应该是一种心情舒畅六
脉调和的柔,脾气柔了、语言柔了、腿和膝盖的关节韧带也柔了,血压脉搏也一
定会柔的,这又确确实实存在着的。

  我们三人躺在床上轻松的聊着,在等待着分别时刻的到来。我向k 表示感谢,
真诚的感谢他给我太太带来的快乐。K 听了就纠正我的话说:「应该感谢嫂子带
给他的快乐。」说句公道的话,这应该是相互给于对方快乐的同时,自己也得到
了快乐的回报。

  我看时间还来得及就对k 说:「过去我一直认为等我们夫妻都退休了,剩下
的任务就是到处走走去旅游,但是现在要把旅游的任务往后挪一挪,把享受快乐
的性排到前面来。我估计我们还有几年的时间,如果你不嫌弃我们,我们可以相
互陪伴几年。」k 表示同意。我又补充说道:「以后我们见面的一切费用,我们
各自承担50%.」k 听了有点不好意思,说应该有他来出开房的费用。所以我又对
为什么要各自出50% 作了解释:「因为在有涉及这个话题的人群里面,还有论坛
上面有二种说法,一说是单男便宜了,所以应该由单男承担;二说是年纪大的太
太便宜了,所以应该由夫妻承担。但是我认为这事情是我们双方,想的明白做的
快乐的共同便宜,各自出50% 是我们的权利和义务,是公平和自尊。」

  时间到了,我和太太要k 好好躺着休息,不用起来送我们走的。我们轻轻的
关上房门离开了。来到马路上我们才感觉到寒气逼人,与刚才暖融融的房间里面
相比,仿佛换了一个季节。这时候的时间是2007年12月30日,因为第二天,也就
是2007年的最后一天,我要去看望一位女网友。这位女网友也曾当面邀请我太太,
和我一起到她那里玩,但是我太太确实有事情走不开,所以第二天是我一个人前
去的。当然这是后话,我要先交代一下,否则一路叙述下去,我会把这个留着口
的尾巴忘记的。由于这位女网友不但当面再三叮嘱我,千万不要把她和我见面的
经历写出来,还在qq上给我留言,由于记录已删大概的意思是:「我把这看作是
自己的私人花园,我不允许你对公众开放,在我身心疲惫的时候,我需要有一个
属于自己的小花园,可以恬静的呼吸新鲜空气和享受阳光。」所以我遵守诺言不
会让它变成文字,因为时间安排的特殊,我们相会在一个年头的最后一天,分别
之际却是在一个新年的第一天。所以我相信她和我都会记住这一天,直到生命的
永远。

  在从宾馆到家不远的路上,我告诉太太一个自豪的秘密,就是昨天一个晚上
我和k 轮流交替工作的次数如果是一样多,那么每次工作的时间我比k 都长。而
且k 是累倒过四次,我是一次都没有累倒。我问太太感觉怎么样:「我与年轻人
同台竟技是不是技术方面毫不逊色?」太太的回答是:「你们各有千秋,但是我
都喜欢。」

  回家后上午有许多事情要忙,我吃过午饭就睡觉了。这天的午觉倒下就睡着
了,酣睡了二个多小时,才把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疲劳给补回来了。太太由于事
先和朋友约好,所以早上到家吃了早点就骑自行车出去了。下午我起来就在担心
太太,在外面是不是也很疲劳,是不是也有地方打一下瞌睡。可是一直到了晚上
八点多以后,太太才回家,回家就打开电视看她喜欢的连续剧。

  我悄悄的问她:「下午有地方休息吗?」她还反问我:「为什么要休息?」
我问她:「疲劳吗?」她瞪大眼睛看着我使劲摇头:「不疲劳的。」我的关心和
询问,又把她思绪带回到昨日的欢乐中,她第一次明确的向我表示,昨天晚上她
实在是快乐极了。而在以前她从来都是闪烁其词不正面回答快乐与否的。

  后来我在qq上遇到k 的时候,我也询问了我们离开后他的情况。K 告诉我说,
我们走了后他就一直睡到中午11:30手机的闹钟响起,然后退房回家。到家后继
续睡,再次醒来已是漆黑一片的夜晚了,我感觉他是真正的竭尽全力了。我把k
几乎昏睡了一整天的情况再告诉太太的时候,恰当的添油加醋了一点,原想看看
她对男人辛苦劳动的反应,可她不但没有愧疚和感激的意思,还把责任都推到男
人自己身上。所以我有意和她开玩笑,就一口咬定是她害他的,我既说到了她的
客观原因,也分析了她的主观原因,她听后也想了许多道理来为自己辨白,但我
始终以文革中造反派整知识分子的方法去罩她,此刻哪怕她全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的。我知道这是对她的冤枉,但是我想她也会感觉这冤枉是甜蜜的。喝酒过量会
酒醉,k 的昏睡也应该属于一种醉,但是我不知道应该称它什么醉比较恰当。

  在与太太一起外出参加那么多活动,所认识的夫妻、情人、和单男单女。加
上几年来qq上认识的那些用心交流的女网友,与我推心置腹的深谈。我深切地感
受到在思想上,束缚中国女人享受自己身体本能的绳索,是又粗又长又韧的;在
提倡男女平等这个崭新的理念上,实际做的最差的就是在性上面。「男人没有一
个是好东西。」这句看似对男人谴责的话,也是有太多女人喜欢运用的话,恰恰
是在非常不公平的帮男人说话,这是最明显不过的双重标准了。大家可以想还有
什么比「没有一个不是这样的……」更加宽容的、鼓励的、法不治众的话了?

  就象我们夫妻已经算的透明了,就是在夫妻共同参加的,真实的交友已经超
过十次的情况下,太太还是心有余悸不敢正面的、确定的承认是自己喜欢的。开
始的时候她总要我先承认,参加这些活动都是为了满足我的欲望和好奇心,她把
自己放在一个受胁迫的位置上,「是我逼她吃的。」到后来她的身体反应明显的
证明是喜欢,她还要故作姿态的先表示,这些事情尝试过了就可以了,「多吃也
没有什么味道。」再到后来就会巧妙的暗示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了。」而
这一次的几乎通宵娱乐,她才终于相信自己可以说真话的时机成熟了。

  根据原来的打算,我准备按照时间顺序,记录了k 以后稍作停留,先把为什
么从事这方面的活动,阐明我的观点。然后再继续记录t 、y 、tw、q 等四次活
动的,确实我也非常想把这几次各有特色、屡让太太创惊喜的活动,象集邮一样
收集在我们夫妻的人生邮册中。但是我现在感觉阐明自己的观点更加重要,a 、
p 、c 、d ,的记录只是数量,所以就准备留到以后再说。

 
 (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