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凡人修仙传同人:第二魔仙】螟虫之乱篇 (4) 原作作者:忘语

海棠书屋 2021-10-08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凡人修仙传同人:第二魔仙 螟虫之乱篇 原作作者:忘语同人改编:willy8201212020-5-10发表于:伊莉、SIS001、SIS***********************************4   在经过一周的荒淫
.

凡人修仙传同人:第二魔仙 螟虫之乱篇

原作作者:忘语
同人改编:willy820121
2020-5-10发表于:伊莉、SIS001、SIS

***********************************

4

  在经过一周的荒淫之后,白果儿和朱果儿这对可人少女,亲昵地依偎坐在韩
立腿上,依偎在韩立怀中。

  娇俏脸蛋上被白浊精液射满,双眼朦胧、娇驱上布满了运动后的汗水,两人
却是一脸幸福。

  这对小有名气的双姝,终究是被韩立亲手摘下。

  ***

  在送白果儿与器灵子二人出发前往蛮荒探索后,韩立也留在圣岛之上潜修,
等候着莫简离回复元气。

  毕竟嗷啸老祖之事迫在眉睫,无法耽搁。

  韩立在静室中,专注的望着眼前挺着鼓胀腹部的绝美孕妇。

  只见那孕妇闭着双眼、吐息悠长,饱满而充满母性的圆润孕腹散发出刺眼金
光,宛如胎儿胎动般。

  韩立这几日突然心神一震,知晓时机将至,将螟女放出,等待那噬金仙诞世
的时刻!

  这数日间,只见螟女的那远不止怀胎九月大的白皙肚皮透着金色光芒,随着
时间过去、金光越来越璀璨耀眼,肚皮内透出的气息越发越强大!

  到了后几日,金光照亮整间静室内,让人难以睁眼!

  一瞬间,方圆百万里内,凡是五行中金属之物,稍有灵性者皆发出阵阵哀鸣!

  凡是虫类,无论灵虫凡虫、有主与否,不是朝着韩立处朝拜,就是挣扎着企
图逃离!

  潜藏在深处的虫类本能让它们无法自制的想要逃离虫蛊之王!

  就连深眠在韩立手镯中,潜入深眠疗伤的冥罗圣祖,眼皮都为之一颤!

  要知道,冥罗圣祖的本体可是魔界中最诡异危险的玄冥尾蝶!

  这强大的气息就连陷入深眠假死的圣祖都为之触动,而这却不过是诞生时的
气息波动!

  “呜唔。。。!”闭着双眼的螟女呻吟着,一对修长玉腿大开。

  韩立却突然走了上前,掏出阳物,顶入大腹便便的螟女穴儿内!

  “哼嗯?”螟女下意识的浪叫着。

  此时螟女的穴儿里头却是无比松软,好似泡在暖呼呼的热水中般,对韩立的
鸡巴丝毫不拒。

  韩立的硕大肉棒轻易的顶入了螟女的子宫内,强大的生命气息透过韩立的肉
根传导了过来!

  一丝微弱的连接将韩立与肚中胎儿连了起来!

  从那微弱却具有强大潜力的意识中,感受到了她对诞生的渴望。

  韩立没有刻意忍耐,将大量的阳精浇注在那胎儿的身上!

  那瞬间,金光四射!

  在螟女无法压抑的阵阵浪叫中,那胎儿从螟女的穴儿内,诞生了下来!

  强大的气息已经超越了一般大乘存在!

  然而这方天地却是无法容忍这般强大而违背了此方世界规则的生命存在,诞
生之后不久,韩立所处的洞府正上方,劫云弥漫天空!

  那胎儿闭着双眼,本能地穿过洞府飞往天空。

  在她穿过洞府后不久,第一道劫雷轰然打落!

  却竟是七色劫雷!

  那胎儿却是丝毫不惧,张嘴就将劫雷一口含住,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这般举动自然不会受到此方世界赞赏,七色劫雷像是被触怒一般,一道又一
道的打了下来!

  一瞬间胎儿被无数密密麻麻的劫雷垄罩,形成一个雷茧!

  雷茧之外异常安静,但那强大的毁灭之力却让任何人都不敢小看雷茧内的情
况。

  在韩立亲自为其护法七七四十九天后,雷茧这才产生了变化!

  只见雷茧越来越稀薄,很快的,雷茧彻底碎裂!

  一个有着璀璨如黄金般金发、年约八、九岁的娇小幼女,曲着双膝,倒立着
飘在空中,将雷茧一口一口撕开吞下!

  幼女的金发看上去蓬松柔软,却散发着金属光泽。在吞下最后一口雷茧后,
全身赤裸的她缓缓的飘落至韩立身前。

  只见幼女睁开那对水嫩的大眼,与韩立对望了一会,好似又而牙牙学语般说
着:

  “爹。。。爹。。。”

  ***

  韩立让李蓉应付了下前来关心的长老们后,将幼女带回了静室内。

  韩立将幼女取名做瞳儿,算是从金童这名字变化而来。

  瞳儿虽不善长言语,可对韩立却有着本能上的依恋,对韩立说得话百般服从。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韩立在她还在腹中时灌了大量阳精的关系,瞳儿对韩立的
阳精异常迷恋。

  “咕揪~咕揪~吸揪~咕揪~?”

  ‘瞳儿。。。肚子饿了,瞳儿要爹爹的精液。。。’瞳儿用神识传来这么一
句话后,便擅自的将韩立的裤裆扯开,差点就要一口咬下韩立的阳物。

  尽管韩立如今的身躯已经接近金刚不坏之身,韩立也不想用肉棒去试试噬金
仙的牙口还是他的身躯哪个更结实。

  在连忙阻止了瞳儿后,韩立一步步教导着娇小幼女,如何轻轻含住肉棒,从
里头弄出阳精来。

  ‘瞳儿。。。知道了。瞳儿会含着爹爹的大肉棒,用舌头把阳精吸出来。’

  瞳儿用神识传音着,生涩的张开那满是利齿的嘴巴,用那张娇小稚嫩的小嘴、
豪不费力的就把韩立的整根肉棒吞入到喉头内。

  整根粗大的肉棒可以说直接塞满了瞳儿的嘴巴直至食道,若是一般女子怕是
早就作呕连连了。

  可对无物不吃的噬金仙来说,这却是比眨眨眼皮还要轻松之事。

  只是对瞳儿来说,要学着用舌头舔弄着韩立的鸡巴而不一口咬下却是极为困
难之事。

  “咕揪~咕揪~?咕噜~~~吸啾咕揪~~~?”

  瞳儿的小小嘴巴内不断分泌出口水来,不到韩立半身高的幼女嘴里轻松含着
比她的小手还粗的硕大鸡巴,扭动着小脑袋吞吐着韩立的大肉棒。

  ‘爹爹。。。瞳儿要阳精。。。’瞳儿睁着大眼,可怜兮兮的望着韩立。

  韩立却不想太过欺负这可人的娇小童女,一手抓住那堪比刀刃的金色发丝,
将瞳儿最爱的阳精射进这贪吃的女儿胃内!

  瞳儿一脸幸福的感受着阳精直接从大肉棒射入她的胃中,享受着阳精灌满她
的胃袋,一瞬间被转化为精纯阳气,又再次被灌满的感觉。

  噬金仙的胃袋自然不可能被灌满,韩立甚至在她的小嘴里灌了一泡尿,瞳儿
也是欣喜的接受了。

  无物不吃的瞳儿可以说是最棒的幼女便器,对鸡巴出来的东西一概不拒、通
通都是欢喜地吞下。

  有趣的是、豹麟与曲儿见到瞳儿后,似乎产生了微妙的争宠意识,纷纷改口
唤着韩立作爸爸,使的韩立一时间多出了三个娇俏可爱的萝莉女儿来。

  三人以遇到韩立的顺序排序,以曲儿最大、豹麟次之,瞳儿最小。瞳儿也喊
着两人作姊姊,三姊妹一同殷勤侍奉韩立的模样也成了韩立身边的一处风景。

  ***

  随着瞳儿诞生后不久,莫简离一声长啸,听上去满是欢快之意,显然结束了
闭关。

  几日之后,墨灵圣舟的庞大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圣岛上空,浩浩荡荡的驶出圣
岛。

  随着一股空间波动,墨灵圣舟隐入空间之中,发出一声轰鸣的破空遁走,朝
着灵族的方向航行着。

  有了两位大乘存在保驾护航,就算是近乎九死一生的蛮荒险境都变得和郊游
踏青没有两样。韩立一行人很快地就来到灵族领地内,潜入了圣山,拜会了灵族
灵王。

  那灵王虽有些不情愿,但在韩立二人拿出了信物后,急需修罗蛛蛛核来炼制
光阴之丝的灵王也只能答应两人参与。

  韩立与墨简离很快地就和另外两位异族大乘:血燃与黑鳞一同潜入了小修罗
界内。

  在送韩立等四位大乘前去休息,准备隔日的传送阵之后。灵王一脸严肃,身
影消失,在出现时已经出现在禁制重重的圣山最深处。

  最深处,灵王站在一处高耸冰峰前,外型隐约成塔状,一名模样与灵王一模
一样的元婴浮现而出,与灵王交谈着。

  “嗯,既然事情进行的顺利,就这般继续下去吧。我现在必须全心炼化下面
金仙真魂,外面的一切就全交给你来应对了。那几人除非从小修罗界中出来,拿
到了修罗蛛核,否则不用再唤醒我了。”白袍老者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你尽管安心炼化就是了。你我原本就是一体的,你若能早日炼化出仙
魂丹。我也会受益无穷的。一但练化出光阴之丝,练化这名金仙的时日便能缩短
一半。”白袍老者笑了一笑。

  同一时间,真仙界内。

  穿着华贵紫裙的娇艳少妇挺着一对黛眉,神色凝重的与另一位道人交谈着。

  “关于那厮,目前似乎已有眉目,知晓这人应该处在某一处失落的小灵界内
了。”

  “那观内是否已经决定好了下界的人选?要知道,此事对本观来说可以说是
头等大事,那几个老家伙对此事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紫裙美妇凝重地问着。

  “师叔还不知道吧,马师兄已经破壁出关了。”黑脸道士缓缓说道。

  “什么。马良这厮什么结束刑罚了。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未收到。”紫裙美妇
闻言,脸上笑容一下彻底消失了。

  “师侄也是数日前,在外面碰到一名观中师弟,才知道此消息的。现在知道
此事的,其实并没有几人的。而以马师兄的修为和手段,是有很大可能被师伯们
派去担此重任的。”黑脸道士凝重说道。

  “的确如此,不过马良那厮心性太过激烈,选他下界怕是会惹上大麻烦。那
厮可是为了祭练宝物,血祭了下界近亿生灵;甚至真仙界中也有几个断头悬案,
也隐约指向马良的。就是因为此事马良才被师父判罚面闭万年思过。”

  “以此事之重要,就算观内师长们得知了,恐怕也只会睁只眼闭只眼得。”

  两人就此事又讨论了一阵,随后道人化为一条蓝色冰蛟离去,留下那紫裙美
妇一人坐在椅子上,好一会儿后,才面带冷笑的自语一声:

  “失落界面,马良,咯咯,这也好……”

  女子说到后面声音渐渐的低不可闻,体表霞光一卷之后,身躯竟一个模糊的
消失了。

  ***

  在从跨界域传送的不适感中回复过来后,韩立睁眼望了望周遭,发现自己已
经身处于一片荒郊野外中。

  从天上那散发着异样灵力的诡绿色太阳、以及空间中隐隐传来对自己的排斥
感,韩立飞到了一旁,望了望附近生长的奇特花草。

  “枯花果。。。看来的确已经身处于小修罗界中了。”韩立随手收起了手中
灵果。

  以那灵王的话语来看,半颗的修罗之心只能让韩立等人在小修罗界中停留个
十来日。

  “那空鱼一族的方向应该是往这里。。。。”也不打算与其他人会合,韩立
化做一道遁光朝着目标方向飞顿而去!

  小修罗界是一个残破界面,尽管依旧宽广,却无法与灵界这般的大位面相比
的。

  以韩立如今的遁速,很快地就来到了目的地。

  那空鱼一族居住在一片火湖之中,被修罗蛛一族欺压,日子过得相当艰苦。

  当韩立来到了火湖旁时,正巧目击了修罗蛛一族的女子、欺压空鱼一族并吞
吃族人的画面。

  那空鱼一族上半身为人形、男俊女俏,长有四臂。

  下半身却无一例外,是一条灵活鱼尾。

  相对的那修罗蛛族的女子模样俏丽妖娆,露出一对白嫩细肩,表情充满骄傲
不屑。

  “这顿鞭子应该可以让你们长些记性,好好老实一段时间了吧。识趣的话,
就多生些族人出来。这样的话,纵然会有一部分当做祭品,但你们族群仍能壮大
一些的。如此的话,我们呢族母大人也会极为高兴,未必不能给你们一些好处的。
下次再来的话,如果你们空鱼一族还只是这些成员的话,就不是一顿鞭打就能了
事的了。”

  女子高傲的说着,接着身体化做一道白光,大摇大摆的从这里离去。

  一旁的空鱼族人垂头丧气,缠扶着受伤的同伴,回到了炙热火湖中。

  韩立唤出瞳儿,吩咐她先留在此处偷偷监视着这些空鱼族人。

  瞳儿还是那副模样,看上去睡眼惺忪,抱着膝盖颠倒着身体飘在空中。

  对韩立的命令瞳儿一脸无趣的点了点头:

  ‘知道了。。。爹爹’

  韩立笑着摸了摸瞳儿的小脑袋,化作一道遁光追踪的方才那修罗蛛女子而去。

  ***

  那修罗蛛女子没有马上返回族中,却是一连跑了数个地方。

  被韩立下了标记的她自然不可能发现自己被一个大乘存在给盯上了,看上去
一丝危机感也无。

  正当她采取了面前的几枚果子,满意的要打道回府时、方一转身,一对深邃
的双瞳出现在她的眼中!

  “什。。。!”强大无比的神念之力轻易瓦解了她的精神,她那微弱的神念
所建筑起来的防御,就像泥屋般在韩立的神念冲刷下溶解。

  不过一瞬间,那女子双眼无神,痴呆的站在原地。

  韩立对此自然豪不意外,就是一般大乘都无法与韩立比拚神念强大了,何况
一个练虚左右的存在?

  “名字?”

  “碧珠。。。”

  “你是修罗蛛?”

  “是的。。。”

  “你们族内有多少人?把所有情报都给我细细道来!”

  那唤做碧珠的女子张了张口,接着毫无隐满的将她所知的所有族内情报告诉
了韩立。

  修罗蛛一族却是一个女多男寡的母性社会,以女性为尊,男性不但稀少缺地
位低下,而且通通不过化神期左右。

  以实力来说,由目前统治着修罗蛛一族的黑丝蛛后、蛛母罗妍与其女儿白丝
皇女罗樱为首,蛛母罗妍有着大乘期修为,实力可比真灵存在;皇女罗樱有着合
体期修为、甚至有传言这位天蛛城公主已经是半步大乘的存在;另外城内还有着
四名成年雌修罗蛛,实力皆有合体巅峰。

  除了修罗蛛族人,她们的据点、天蛛城内还有着另一名大乘存在坐镇,不过
更详细的事情却不是碧珠能知道的了。

  “很好。”韩立满意的点点头。

  “现在,回去天蛛城,做你该做的事。你没有见过我,更不会知晓发生过什
么事。醒来吧!”

  碧珠双眼无神的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天蛛城的方向化做遁光飞去。

  韩立则将太一化清符贴上,整个人影瞬间消失无踪,紧跟在碧珠身后。

  ***

  天蛛城,这盖在小修罗界中唯一一座的城池,顾名思义,乃是修罗蛛一族领
地。

  以蛛母罗妍为首,居住着约有近千名未成年的修罗蛛族人,还有着近万名从
属于修罗蛛的附庸种族。

  可尽管修罗蛛一族有着不少的族人,其中能顺利蜕化至成年的却是少之又少。

  皆因修罗蛛天生掌握的本命神通,时光之力。这时间之道乃是无上大道之一,
天生就能掌握此等法则的修罗蛛为天地所排斥,尽管大部分修罗蛛终生说不定都
只能掌握一丝皮毛,也让她们在渡劫时要遭遇比其他种族更为凶猛的雷劫。

  也因此,整个天蛛城内除却蛛母罗妍与女儿罗樱外,成年的族人也不过四名
而已——-这是因为雄性修罗蛛通常实力低下,不被视作族人看待,而通常在交
配完之后雄性修罗蛛就会被雌蛛彻底榨干、吞食其一身精华。

  韩立就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了天蛛城内。

  天蛛城内有着奇趣景象,时常能见到样貌美丽的蛛女对着装扮破落的男子,
趾高气昂的比手画脚、稍有不满时,更能见到蛛女们教训着那些男子,手下丝毫
不留情。

  而那些男子只感畏畏缩缩的、笑脸相迎,又或是狼狈无比的求饶着。

  看了一会,很快就能看出如何辨识天蛛城内的修罗蛛了。那往往反映在她们
的服饰上。

  身着华丽裙袍,一看上去就非凡品的女子通常就是修罗蛛女无疑;男子则是
一身破旧衣袍;除去这两者的他人,十有八九就是天蛛城内的依附于修罗蛛的附
庸种族了。

  有趣的是,尽管修罗蛛女打扮华丽,可服饰通常都极为贴身、刻意显露着身
体曲线,从看上去娇小的女童到成熟美丽的贵妇都是如此。

  韩立观望着这难得的异族风情,迈步往天蛛城内灵气最浓郁处、城内唯一一
座中心处的高塔,当地人称为蛛网塔的地方前进。

  越是接近蛛网塔,行人的数量就越来越稀少,同时越来越能感受到以高塔为
中心扩散出来的强大灵压。

  想来便是那有着黑丝蛛后异名的蛛母罗妍了。

  韩立将太一化清符全力催发,整个人好似一丝若有若有的梦幻泡影般,潜入
了蛛网塔内。

  一进入了罗网塔内,不时能看到修罗蛛女与一些附庸种族的侍者或是部下在
塔内走动着。

  可以感受到两股强大的气息分别从塔顶还有塔下传来,塔顶的气息强大且张
扬、相对着塔下那股气息相当内敛,似乎有意隐藏起自己。

  韩立往塔顶走去。

  罗网塔最高处,映入眼帘的是一处颇有异族风情的晋见大厅,在此处的侍者
与部下们个个绷紧了神经小心翼翼。

  此时韩立看见那名唤作碧珠的修罗蛛女子,正恭敬无比的屈膝跪在王座前,
向王座上那华贵成熟的美妇致敬。

  韩立眼神估溜的转到了那名美妇身上。

  那名美丽妇人,与其他修罗蛛女子一样,身着华艳且贴身的衣裙,大方坦露
并展示着胸前那对露出深邃乳沟的饱满肥奶曲线。她那修长美腿缓缓的翘起,带
动着那对熟润多汁的蜜桃大肥臀。那对性感美腿上被滑润的半透黑丝包裹、丝袜
咬入腿肉,让人浮想连连。

  或许是因为本体是蛛类的缘故,修罗蛛女子无一例外,都有着一对挺翘的肉
臀。而王座上的美妇、却有着一对凌驾于所有修罗蛛之上的肥嫩肉臀!

  美妇沉着不语、只是静静且优雅的听着碧珠的报告,那认真的表情使她散发
着不怒自威的气场、白皙娇肤更是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

  时不时抬起的英挺剑眉让微微透露着罗妍此时的心情、更让她看上去严厉无
比,尽显着一族统治者的威严!

  这就是天蛛城的统治者,有着黑丝蛛后名号的真灵级存在、蛛后罗妍!

  只见蛛母罗妍剑眉一颤,惊怒表情闪现!

  碧珠不知所以然来,还以为自己哪里惹恼了蛛母大人,低下头跪拜、不敢动
弹!

  可对蛛母罗妍来说,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浓稠到近乎成形的庞大神念如海水般,以强大的压力牢牢锁住蛛母罗妍的身
躯!

  更恐怖的是,这一切无声无息、等罗妍注意到时,她已经像溺水者一般,被
庞大的神念从四面八方压迫的动弹不得!

  就是想要传讯出去,一碰到那夸张厚实的神念之壁,便石沉大海,再无回音。

  (到底是何人!?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本宫的天蛛城内!?)

  而就在她面前,韩立带着玩味笑容,慢慢现出身形。

  罗妍大骇,冷汗一滴滴的从那严肃脸蛋上滴落。

  ***

  时间一点点过去,底下的碧珠对蛛母大人的不闻不问,心中不断闪过万千思
绪,害怕的颤抖起来。

  面对族内至高无上的蛛母大人,尽管她极为护短,可动怒之时手段却是能让
碧珠这样的练虚期存在瑟瑟发抖。

  好几次碧珠都想要开口,却迟迟不敢。面临蛛母时的庞大精神压力,一点点
将碧珠逼至极限。

  “咕啾~~~咕啾~~~!”

  这时,从王座的位置上传来奇妙的声响。

  这让碧珠心中一颤,冷汗滴了下来。

  若是她现在抬起头来,就能看到让她瞠目结舌的画面!

  只见一个陌生男子,站在王座之前,一手粗鲁的抓着蛛母大人那盘起来的柔
顺秀发、将因为过度愤怒而面红赤耳的漂亮脸蛋往下狠狠一压,将男子的腥臭肉
棒放进了蛛母的红唇玉口中,沾着唾液抽送了起来!

  咕揪~~~咕揪~~~咕揪~~~!

  咕揪~~~咕揪~~~咕揪~~~!

  那根粗长的腥臭鸡巴上沾满着蛛母罗妍的口水,显得无比狰狞!

  被韩立的液化神念锁住全身的罗妍无从反抗,只能用怀着满腔愤恨的眼神,
死死的盯着韩立。

  罗妍心中也是惊骇不已,面前的大乘存在到底从何而来?他又是为何而来?

  若是为了修罗蛛一族的时间之力而来,以他的实力根本不需要与罗妍对话,
就是直接杀了罗妍罗妍也是毫无反抗之力。

  若是为了其他而来,那这男子又是为何要这般羞辱自己?到了大乘境界,所
有外在事物早已无法动摇他们这种存在了。

  硕大的鸡巴硬挺又灼热,本来修仙之人应是污物不沾、这肉棒上却是有着腥
臭的令人作呕的气味。

  这根粗大肉棒豪不留情的抽动着,伴随着咕溜的口水吞咽声、顶进了罗妍的
喉咙,迫着这位黑丝蛛后以深喉方式承受着韩立的大肉棒奸淫。

  从那白皙的脖颈上,可清楚看见大肉棒抽动时、喉咙被粗大鸡巴顶起的轮廓。

  对蛛母罗妍来说,这是何等奇耻大辱!

  男子不过就是用来生育时的精液提供者,何等低下的存在!

  而她,尊贵的黑丝蛛后,天蛛城的统治者蛛母罗妍,居然被一个不知到哪里
来的男人、像器物一样的用肉棒操着喉咙!

  韩立笑了笑,看着这蛛母愤恨不平的表情,伸手拉下罗妍身上那贴着身子的
华贵丝袍!

  两颗肥到不行的白皙圆润乳球弹了出来、柔软的下流乳肉随着惯性在空气中
晃动着!

  蛛母罗妍羞愤欲裂,脸蛋红如烈火!

  韩立双手抓住那对肥大的滑腻乳肉,五指陷入乳肉间被软绵大奶包裹着。

  随手一抓,更是将罗妍的硬挺大乳头一把抓了出来!

  敏感的大乳头被韩立捏在手中,又痛又爽的快感虐着蛛母罗妍的大奶头,弄
着罗妍忍不住轻吟出声!

  这一吟,尽管模糊不清,却也惹来了碧珠的注意。

  “蛛母大人。。。?”碧珠低垂着头、疑惑的问着。

  ‘咕~给窝住口!’罗妍传音怒斥道。

  碧珠吓的差点失禁,连忙低下头来求蛛母开恩。

  罗妍本要张口喝斥,却想起了韩立的大肉棒堵着喉咙。焦急之下传音喝斥,
却口齿不清的传了出去。

  看见碧珠的反应,罗妍松了口气。

  韩立却突然捏紧无比敏感娇嫩大乳头,让罗妍又忍不住淫叫出声!

  “‘呜嗯~~~?’”

  碧珠吓的动也不敢动、就怕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罗妍发现自己居然将呻吟传音了出去、羞怒的一口咬下!

  可无论她那贝齿再利,却也比不过韩立阳物的坚硬,反震的自己齿酸牙疼。

  韩立笑着,扭腰往后一抽,伴随着咕溜咕啾的黏稠口水搅和声,抽出了牵起
大量银丝的粗大肉棒。

  罗妍心中危机感大作,这人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果然,韩立挺着大肉棒、将罗妍抱起,自己一屁股坐上了罗妍专属的玉座!

  罗妍站在王座前,曲着膝,白皙黑丝肥臀被韩立的大肉棒顶着臀肉。

  罗妍颤抖着双腿,连带着黑丝肥臀也抖着臀浪。如长枪宝剑的大肉棒直直的
指着罗妍的骚穴!

  韩立手指一划、剑光一闪!那由修罗蛛丝编织而成的细腻黑丝裂开一个口子,
让韩立的肉棒可以顶入其中!

  “求。。。求求你。。。别。。。!”蛛母罗妍忍不住哀求着。就连开口求
饶,都是因为韩立放缓了一丝神念压迫,罗妍才能张开嘴。

  对罗妍这等大乘存在来说,被奸淫羞辱尽管恼怒,却无法让罗妍开口求饶。

  可身为蛛类,蛛母罗妍却有个致命的罩门。

  那就是丝囊。

  在菊眼里面,修罗蛛有着用来喷吐丝线用的丝囊所在。此处正是修罗蛛雌蛛
的罩门、就好比蛇之七寸,一但被人掌握,就终生反抗不得。

  罗妍害怕的拼命夹紧着肥臀里那只小巧菊眼,将肥臀夹的连根绣花针都能夹
稳、期望着这样能守住自己的娇嫩小屁眼。

  这时,碧珠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悄悄看了一眼。

  惊讶无比的喊出声来!

  “蛛。。。蛛母大人。。。!?”

  这一声,让罗妍紧绷的神经绷断、曲膝微蹲的动作失去平衡!

  罗妍就这样不受控制的,往身后坐下!

  大龟头贴着小屁眼,就这般蛮横无比的扯开菊门,操进了黑丝蛛母的肥臀小
屁眼里!

  “齁哦哦哦!喔喔!喔喔喔!~~~~?~~~?~~~???”

  罗妍绝望的、伴随着屁眼被操开的疼痛与破灭的异样快感,浪叫出声!

  柔软肥臀坐落到底、服贴着韩立的大腿,大肉棒毫不留情的顶开罗妍的屁眼
肠道,更是用力的撞开了蛛母罗妍的丝囊,让娇弱的丝囊罩门被韩立的大龟头塞
满。

  本来只能喷吐丝线的丝囊被粗鲁操开、大龟头顶入其中,让罗妍无法控制的
任由丝囊喷吐出细致黑丝,喷在韩立的大肉棒上。

  这黑丝在体内时是液态,一但到了外界,便会迅速凝结成软绵且坚韧的黑丝
来。如今这些液态黑丝,却成了韩立操着罗妍用的润滑剂。

  碧珠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淫戏。

  尊贵无比受人景仰的蛛母大人,竟然在王座之上与低贱的陌生男子交合!

  罗妍被碧珠的视线望的羞耻无比,却已经无力反抗甚至制止韩立了。

  韩立轻易的扭起着腰身,用大肉棒在罗妍的丝囊与屁眼里尽情挖掘着,一边
从罗妍腋下探出头来,抓着罗妍的肥奶子一口咬住品尝着。

  “嗯啊~~~!噫~?哈啊~~~哈啊~~~鸡巴?呼呼~好大~~好大。。。 ?
要操死。。。本宫了噫噫噫~~~?”

  敏感的乳头和丝眼被操弄着,罗妍吐出舌头,毫无尊严可言的浪叫着。

  高傲的黑丝蛛后带着红晕,销魂无比的喘息着。

  看的碧珠根本转不开双眼。

  美丽尊贵的蛛母大人竟然被肉棒操进了丝囊、这等颠覆碧珠常识的事情却带
着破灭般的吸引力。

  看的碧珠尚未生育过的子宫揪紧着,渴望着肉穴隐隐作痛、难以忍受。

  韩立的牙齿咬住乳头,将那只肥嫩可口的硬挺大乳头咬在口中又吸又允。

  让罗妍爽的浪叫连连。

  “哈啊~~~?乳头~~~!本宫的大乳头~~~?被咬坏了~~~?硬挺
的发情乳头舒服的本宫要疯了~~~~~~???”

  韩立咬着左边乳头,一把抓住右边乳头,带着一丝鼓励的笑意望向碧珠。

  碧珠着魔般,无师自通的爬了上前,颤抖着伸出舌头,允住了罗妍的大乳头!

  “喔齁哦哦哦!~~~~~~~~~?”罗妍失控般的浪叫着。

  碧珠陶醉在尊贵蛛母大人的大乳头里,使尽了全身手段吃着罗妍的乳头!

  一想到这是尊贵无比的蛛母大人的身体,碧珠光是这样就能兴奋的高潮!

  “好碧珠~~~?吃奶子~~~!吃本宫的发骚大奶子~~~???”罗妍
浪叫着。

  受到鼓励的碧珠更是变本加厉,像婴孩般吸允着大乳头不放。

  韩立笑着松开口,却看见碧珠抓住左边大乳头,像孩童般霸占着不放。

  韩立靠回椅背,一巴掌拍上蛛母罗妍的大肥臀!

  啪!

  “自己扭起来!”

  罗妍双手扶着玉座扶手,双脚踏实地面、翘起屁股,在自己的王座上用刚开
苞的处子屁眼、作为一族的蛛后用最娇贵的丝囊套弄着韩立的大肉棒!

  屁眼新开的罗妍扭起臀来无师自通,浪荡的扭着一身娇嫩贱肉,甩出臀浪。

  “喔齁~~~?好爽~~~?鸡巴、丝囊被大鸡巴操开了!~~~?本宫~
本宫的丝囊爽的控制不住~~~一直喷丝!哈啊~~?”

  “男人的阳物~~~哦齁?大肉棒~大鸡巴~~~亲亲大肉棒操进丝囊里、
竟然这么快美~~~?”

  罗妍扭着纤细有力的细腰,不时前后、又或是左右摆动着肥嫩黑丝肥臀,套
弄着塞满罗妍屁眼丝囊里的韩立大肉棒。

  “丝囊。。。私囊被操开了~~~?被大龟头塞的满满的~~~?”

  “本宫的娇嫩丝囊给大肉棒操坏了哦哦~~~?丝囊被操成了丝穴、变成让
大鸡巴爽的肉棒套了~~~?哈啊~?”

  “好棒。。。?本宫~~~本宫出生以来、第一次知晓了被奸淫的快乐?本
宫、本宫白活了这万载岁月。。。!本宫应当生来就给鸡巴操的?本宫一定是为
了此刻才活的?”

  “被大肉棒操才是本宫。。。不!才是所有修罗蛛生来的使命?这么的舒服
~这么的快乐~?连心头都给肉棒填满的安心感~~~?”

  “干死本宫~~~干死本宫这发情的雌蛛吧???”

  韩立的鸡巴猛然一涨、如长枪般刺入了蛛母罗妍的丝囊里!

  “噫噫?噫??噫?噫噫噫???~~~!!!!”蛛母罗妍一声进乎哀号
的浪叫、长着浓密阴毛的肥穴像失禁般夸张的喷溅出大量淫水!

  随后罗妍浑身一摊、却是在巅峰的高潮之下被活活操晕了过去。蛛母罗妍全
身发软,像摊烂肉般躺在韩立身上,一对肥奶子和大肉臀紧贴着韩立,嘴里快速
的喘息着,贪图着新鲜的空气。

  可韩立还没射精呢!

  只见韩立抓起罗妍的肥臀,自顾自的套弄着大肉棒,又干脆将罗妍放在玉座
上,从背后狠狠的撞着这黑丝蛛母的大肥臀!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就是在昏眩之中,蛛母罗妍的丝囊和屁眼还是敏感的回应着韩立。只见罗妍
被操的在睡梦中呓语不断,肥乳头硬挺、乳肉夸张的前后甩动着。

  韩立趁这头雌蛛在昏眩中,彻底操服了这只母蜘蛛的身体。作为证明、韩立
将大量的阳精灌入了她的丝囊中,宣示着这母蜘蛛的所有权。

  “哦齁. 。。?噫。。。?噫哦哦。。。?尿。。。噫噫噫噫噫。。。???”

  几使昏了过去,这头母蜘蛛还是爽的流着口水,给韩立操成了喷水肉娃娃。

  抽出肉棒时,她的屁眼大开,就连丝囊都能清楚看见。更能看见里头的精液
和丝液混在一起,缓缓流出屁眼外。

  一旁的碧珠却早已挺着一对硬的发疼的乳头、脱光了衣物,不待韩立说话,
就已经跪在了地上,拨开肉臀,露出娇嫩的处子玉穴和粉嫩屁眼。

  “大。。。大人?请。。。请您使用碧珠的身体、教训碧珠这不知羞耻的母
猪吧。。。?”碧珠一边说话、一边转过头,紧张与期盼混合在一起,成了一张
求欢母畜的浪荡神情。

  ***

  一名长相娇媚却气质沉着淡雅的美丽少女,缓缓走向罗网塔的塔顶。

  “不知道母亲这次打断我的闭关,是为了何等事情?不过幸好,这次闭关颇
有所获,如今已经掌握到了时空之力的一些诀窍。只要再过不久。。。”

  穿着一身齐臀血裙、摆动着一对丰满玉臀,天蛛城的皇女罗樱,玉腿上穿着
一对包臀白丝长袜,隐隐透出底下肉色。

  罗樱面带着从容自信,来到了最高层的王座之间内。

  “娘亲?这么急着找女儿,可是发生了什么事。。。?”罗樱一边开口,一
边走了进去,无视了跪在地上、侍奉着蛛母的四位成年蛛女。

  “樱儿?你来的正好,我有要事要与你说。”蛛母罗妍,带着淡淡微笑、正
坐在王座之上,温柔却不失威严的说着。

  罗樱一瞬间只觉得眼前所见有些违和,却说不出所以然来,忍不住细细打量
着。

  母亲罗妍看上去与以往无二,依旧美丽动人、实力强大。

  高耸的肥硕乳肉、硬挺敏感的粉色大乳头被抓在手里揉捏,纤细的腰身与一
族特征的肥大肉臀,除此之外象徵着最尊贵统治者的滑嫩黑丝美腿,此时却紧紧
夹着。。。啊!

  “娘亲?您腿间那是怎么一回事?”罗樱发现了看上去不对劲的地方,开口
问着。

  “这个?呵呵,这正是本宫要找你说的事情。”罗妍妩媚的笑着,一边夹紧
黑丝美腿,用滑顺无比的黑丝美腿套弄着腿间的粗大鸡巴。

  蛛母罗妍优雅地说着,美腿却不厌其烦的重覆着动作:缓缓抬起,包裹住硬
挺肉棒磨蹭,才缓慢的放下。

  丰满的黑丝腿肉包裹住大肉棒,用那充满弹性的柔软大腿推挤着灼热的硬挺
阳物。

  “你过来,一起用你的白丝玉足侍奉这大肉棒,带本宫缓缓与你道来。”

  罗樱黛眉微皱、抬起玉步缓缓走了上前,一丝不对劲从脑中闪过、却也迅速
的在脑中消融无形。

  罗妍挪了挪肉臀,露出底下玉座的另外半边‘椅子’,自己坐着左边、让女
儿罗樱能坐在右边。

  只见那椅子的扶手扯下了罗樱的上身衣物、从背后绕过,抓上了罗樱那比起
罗妍稍小、却更为软嫩弹手的挺翘酥乳。

  罗樱皱了皱眉头,本想制止那‘椅子’的动作,却发现这般自己能安心靠在
扶手上,却也不抗议了。

  罗樱的对面,蛛母罗妍也是这般坦露着大奶子,被‘椅子’扶手抓在手里反
覆揉捏。

  罗樱摇了摇头,抬起白丝长腿,用那软嫩玉足一左一右的阖住了那就是罗妍
的黑丝美腿都无法完全包覆的大肉棒,与母亲一起套弄着。

  白丝玉足与娇嫩脚趾夹住了鲜艳的紫红色大龟头,那触感却是烫的软嫩玉足
轻颤,令罗樱的脸蛋不自觉的浮起朵朵红晕。

  罗樱摇了摇头,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与母亲对话上,可却总是对那大龟头无
比在意。

  白皙脚趾被白丝包裹着,趾头在大龟头上按压、套弄、磨蹭着。

  罗樱发现了,只要用脚趾按摩着龟冠,大龟头上的马眼就会流出透明汁液来,
好玩的很。白丝沾上那有些黏稠的汁液,透出底下肉色不说,就是一对小脚都感
到触电似的快感。

  与自己以往偷偷捏着阴蒂自渎时的感觉极为神似。

  就这般按压着大龟头、用小脚套弄着肉棒,罗樱忍不住喘息着,嘴里不时吐
出压抑过的销魂呻吟。

  “嗯。。。嗯。。。哈啊?。。。嗯亨。。。唔。。。呼嗯?。。。嗯哼嗯
~?”

  “。。。樱儿?樱儿?你可有听见。。。?樱儿!”罗妍的声音将沉迷于足
交的罗樱唤了回来。

  “嗯啊?嗯咳~~~恕樱儿失礼了。”罗樱娇躯一颤,回过神时却发现自己
的穴儿已经湿透了。

  “樱儿,你对为娘刚刚所说的,有何想法?”罗妍往‘椅子’身上一靠,将
美丽的脸蛋靠在‘椅子’肩上,吐气如兰、媚眼如丝的说着。

  “娘亲所说的,自然就是女儿的想法。”罗樱忍耐着不把眼睛往大龟头上望
去,一心二用的套弄着大龟头,却是只想早早结束这段对话。

  “既然樱儿也赞成,那就这么定了吧~”罗妍满意的笑了笑。

  “那么今日起,我修罗蛛一族便是主人的玩物,将于生献给主人所有~。”
罗妍献媚的‘椅子’说着。

  “娘亲。。。你说什么?!”罗樱吓了一跳,不知不觉地往‘椅子’身上紧
靠着,寻求一丝安全感。

  “嗯?樱儿,你不是也答应了吗?为了我族的生存,我们这些愚昧的肥臀淫
奴就是应该找个强大的雄性,让主人征服我们的淫荡肉体,这才是我们这些母蜘
蛛的天命?”

  “娘亲。。。?您怎么了。。。?”

  “樱儿,你的那双白丝玉足、不也因为主人的大肉棒而着迷吗?”罗妍舔着
红唇,妖艳的说着。

  “我。。。!?”

  这一句话像是点破了平静的水面、引起阵阵涟漪般,让罗樱醒了过来。

  那‘椅子’根本不是椅子,而是一个陌生的男子!

  以为是扶手的、却是男子的双手,一左一右的抓揉着母女二人的柔软胸部;
两人正裸露着上身,分别用黑丝美腿和白丝玉足、侍奉着男子的大肉棒!

  “你、你是何人!?”罗樱惊慌的问着,咬牙打出一道蕴含时光法则的灵光、
打算暂缓下男子周边的时间让自己得于逃出。

  只是那道时光,却被男子吹一口气,弹回了罗樱身上!

  “怎。。。么。。。可。。。。。。能。。。。。。?”罗樱惊讶的大叫,
却闪躲不及,整个人迟缓的说着。

  “樱儿!怎么能对主人如此无礼!主人可是时光法则的大能,你在他面前使
用时光之力不是班门弄斧吗!”罗妍惊慌地说着。

  “主人,请原谅樱儿的无礼,樱儿不知主人伟大才会如此。”罗妍用着柔软
乳肉贴着韩立,低声下气的说着。

  “不妨,虽然只是皮毛、不过能独自以合体期将时间法则研究道这等地步,
确实是极为难得。”韩立笑着说。

  “不过真正的时间法则,却是更为奇妙的。让我展示一番吧。”

  韩立体内转天瓶一瞬间光芒大作!

  法则之光射出,瞬间击中了修罗蛛母女!

  “这。。。这是!?”被时间法则击中,两人惊慌之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
身体,一点点的产生变化!

  头发慢慢变短、因为时间而恶化的旧伤一一回复原状。

  傲人的丰满身子一点一点的缩回去,蛛母罗妍与罗樱在几个呼吸间看上去竟
是年轻了十来岁!

  而变化还在持续着!

  罗樱在惊慌之中,发现自己变回了娇小少女,一身法力也跟着倒退回去!

  罗妍也从成熟美妇,变回了与罗樱同龄的可爱少女!

  到这时,变化才停了下来。

  “这是。。。完整的时光大道之力!”罗樱敬畏无比的看着韩立,瑟瑟发抖
说着。

  韩立将罗妍和罗樱抱起,将这像姊妹更胜母女的少女们放在腿上,先是抱起
罗妍,用大肉棒顶穿她的娇嫩玉穴!

  “啊啊~~~疼。。。?”罗妍呼痛,却惊讶的看着自己。

  被顶穿的穴儿流出了点点处子之血!

  这位黑丝蛛后却是被韩立变回了处子、亲自破瓜!

  接着韩立抽出肉棒,带着沾有罗妍处子鲜血的鸡巴,操开了罗樱的肉穴!

  “啊啊~~~~!”罗樱眼角泛泪,承受着破瓜之痛。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这对修罗蛛母女永生难忘!

  韩立将母女俩叠在一块,轮流操着母女两人的肉穴!

  每次顶入,罗妍与罗樱的身子就长大一点,回复成两人的真实年龄!

  同时,两人的肉穴也跟着破瓜一次!

  黑丝蛛后罗妍与白丝皇女罗樱,被韩立按在她们的王座上,疯狂的给两人开
苞!

  流出的处子鲜血多的将王座彻底染红!

  等两人回复了原本模样之时,她们心中已经再也涌生不出一丝忤逆韩立的想
法了。

  两女活了万年之久,也足足被韩利开苞上万次!

  这一万次开苞之痛,渐渐转化为快感,让母女二人贴着鲜红的肉穴,失控的
高潮着。

  这是她们、所有修罗蛛命定的主人,臣服在他胯下是她们的天命。

  两女拖着疲惫的身子,跪在韩立跟前,将誓约之吻落在了韩立的大龟头上。

  ***

  这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

  在修罗蛛一族已经成为了韩立的所有物后,韩立安排了一场戏,干脆的将五
光足的奕姓大乘、还有那一起进入小修罗界的血燃与黑鳞一网打尽。

  在有心算无心下,凭藉着一头罗妍、罗樱、瞳儿三人之力,再加上韩立的手
段,三名大乘在一阵大战之后身死道消,大乘元婴直接拿去喂养了罗樱和瞳儿。

  莫简离尽管讶异,不过既然修罗蛛一族愿意交上九枚修罗蛛晶核,算上那亦
姓大乘炼制的五柄晶核飞剑,加上三名大乘的宝物与收藏、也足以让莫简离笑着
装做不知了。

  尤其是那血燃与黑鳞,他们为了换取那渡劫用的三清雷霄符,可是将毕生收
藏带在了身上。

  亦姓大乘的五色孔雀真血则归韩立所有了,这一练化下使他的孔雀变化威力
胜过了山岳真猿变,那一手五色神光的威力强大到难以衡量。

  韩立自然也帮着罗妍罗樱她们取出那万尺寒潭内的空鱼族圣物,以韩立之能,
根本不须招集五个大乘以阵法之力取物,直接用噬灵火鸟吸光了潭中诡异冰寒之
力。

  那能参悟空间之力的镂灵石给了她们二人,而山海珠自然就归韩立了。

  韩立在小修罗界打下定界锚,让他能日后自由来到小修罗界中。为此,他顺
手将盘据在此界中的上古凶兽车泣子给屠了,省的日后麻烦,也让修罗蛛一族能
彻底掌控此界。

  除此之外,空鱼一族也进了韩立的山海珠中,那族长之女的蓝药也被韩立收
做了记名弟子,韩立将墨彩凤在人界时的撰写的丹道心得给了她、让她独自研究
一番,暂且观察着。

  要知道,墨彩凤在医道和丹道上天赋惊人,能以凡俗药材搭配少许灵药炼制
出修仙者亦能用的丹药来,其中更是有不少交合用的春药、让女子保养身子、丰
乳翘臀的丹方等,看的这名人鱼少女面红赤耳,甚为有趣。

  随后时间一到,韩立带着瞳儿与空鱼一族离开小修罗界,回到了灵界之中。

  回到灵界后,韩立很快的就与莫简离会合、来到灵王所在圣山,听闻血燃和
黑鳞两人不幸殒落在小修罗界中,纵然是灵王这般的老怪物都不由得诡异的眼神
打量着韩立二人。

  不过他也是头老狐狸,在看见两人拿出了九颗晶核,还有足足五柄的晶核飞
剑后,一句话也不说就将三清雷霄符给了两人,结束了这场宾主尽欢的交易。

  这之后,韩立与莫简离二人快马加鞭的返回族内,将那三清雷霄符交到了嗷
啸老祖手上。

  嗷啸老祖也千钧一发之下,勘勘渡过了这次九死一生的大天劫,改变了韩立
所知前一世轮回中的命运。

***********************************

  抱歉!

  抱歉还是抱歉!

  让有在看的狼友们等了很久!

  其他不多说,我努力争取把这篇粪YY同人在2020年结束掉剩下的内容
加上一些想写的淫戏姑且还能凑个一篇吧

  今年是多事之年,在此谨祝各位狼友身体健康,阖家平安

  杂言:好想要有个娇小童颜白肤巨乳的合法萝莉女友啊 不然炮友也好啊
(许愿)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