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少妇章艳】(第八章) 作者:远大深山

海棠书屋 2021-06-20 08:0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少妇章艳】(第八章)作者:远大深山2019年10月16日发表于sis001本站非首发,首发站sstm,首发ID:distantzhu字数:5972           第八话:自己的家,彻夜的欢愉   时间过得飞快,自行放开心防和祝
【少妇章艳】(第八章)
作者:远大深山
2019年10月16日发表于sis001
本站非首发,首发站sstm,首发ID:distantzhu
字数:5972

          第八话:自己的家,彻夜的欢愉

  时间过得飞快,自行放开心防和祝江真正成为情人后,两个人的行动明显亲
密起来,每个月都会开几次房,两个人都沉迷在做爱的愉悦中,祝江渐渐的除了
操弄章艳,对其他女人包括自己的老婆都提不起兴趣,反而一跟章艳聊微信,约
会什么的,鸡巴就会暴涨,就算是头一天晚上才在脑海中想象着章艳的红肿小穴
打了飞机射了一地,也完全不影响。两个人上班的地方虽然不算近,但却很顺路,
于是祝江每个星期都会有几天坐章艳的车到单位,两个人每次都会在车上激情拥
吻,交换礼物,时不时章艳还会一边开车一边被祝江用手伸进裙子玩弄小穴,在
马路上惊险的高潮喷尿,不但控制不住车,事后还只能去洗车店清洗内饰,危险
归危险,章艳却从身体上拒绝不了这种玩弄。偶尔祝江也会开车去接章艳,这种
时候章艳就会很有默契的在副驾驶打开大腿被玩弄,享受愉悦而刺激的高潮,然
而每次祝江想要一边开车一边让章艳舔吸他的大鸡巴,都被章艳以各种理由拒绝
了。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章艳很幸运的没有怀孕,两个人性欲高涨,相约又准备
好好做做爱。正好这段时间老婆孩子不在家,祝江一直想去章艳家过夜,章艳算
算时间,周六开始孩子被父亲带回了老家,丈夫也在外地工作没回来,离安全期
也还有两天,心里虽然觉得不太对,但是耐不住收缩的小穴和肿胀的阴蒂每天带
来的刺激,也还是答应了。两个人都默默的为这次欢爱做着准备,章艳想要给祝
江做一顿饭,早早的就买好了肉菜啤酒,想到可能不止做一次,又还没到安全期,
又去买了一盒套套,想着也许祝江愿意戴套;祝江心里有一万个淫弄章艳的想法,
但是还是选了最容易接受的,他给章艳买了好几条平时可以穿的纯色棉内裤,顺
搭着买了一条开档情趣内裤,小穴部分是一条珍珠链子,期待着章艳穿着在家里
跑来跑去。

  这一天终于来了,祝江起了个早,把自己认认真真洗干净,带上礼物意气风
发的到了章艳家,章艳也早早起了床把自己清洗了一遍,主要是清洗了昨夜想象
着做爱情境摩擦双腿而红肿发涨的小穴,内衣也没有穿,就穿了丝质的睡裙,一
边擦干头发,一边欢迎祝江,两个人对望着,眼神中似乎有说不尽的情话和欲望。
祝江认真大量了章艳家,简单的三房,偏地中海风格的装修,不少地方都看得出
这个房子是有男主人的,包括墙上硕大的婚纱照,家庭合照,但由于男人长期不
在,很多地方显得有些老旧缺乏维护,比如厕所和厨房的门都不太能关严;大吊
灯有很多灯泡的瓦数明显偏高,显然换的时候没经过仔细思考,容易把整个房间
照得一片雪白;厨房,阳台一些功能明显不合理,拿东西、洗东西、晾晒都需要
花更长的时间,甚至在考验女主人的身体柔韧性。

  「艳子,你这裙子真好看」

  「哦……你进来吧,喝水么」

  「不喝,想抱抱你,你的小乳头挺起来了~ 宝贝」

  「你讨厌!」

  「那你还不是喜欢我讨厌,来来,让我看看小宝贝是不是没有穿内裤」

  章艳是个很温柔的女人,心里一但接受了的一个男人,很多没有下限的事都
愿意做,嘴上说着讨厌,心里娇羞无限,小脸都红扑扑的,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
都靠近了祝江,一双大眼睛就似乎在说:「对啊,我没穿,快操弄我吧!」,紧
接着就被祝江一把抱住了,唇舌交缠之中,一双大手就伸进睡裙,摸到了光滑翘
挺没有任何布料遮挡的小屁股,揉捏屁股的同时,甚至能感受到小穴口一张一合
喷出的湿热气息。本来章艳就不高,热吻的时候两只手抱住祝江,漂亮的小脚还
需要垫起来,屁股被一阵揉弄,小穴也开始流出爱液,越来越站不稳几乎是挂在
祝江身上。祝江吻着软软糯糯的小嘴,摸着翘挺滑嫩的小屁股,鸡巴早就暴涨起
来,在裤子里憋的好难受。

  「艳子,我想你了」

  「恩……我也是」

  「那我把鸡巴拿出来了哦~ 」

  「啊?什么?」

  章艳还没有反映过来想她了到底是想她了还是想操弄她了,祝江就已经解开
了皮带,脱下了裤子,放出了暴涨的鸡巴,一边把章艳抱起来,一边走了一步,
裤子就散落在地上,再把章艳放下来的时候,鸡巴已经从分开的双腿顶住了软软
的阴户,感觉到软软的阴毛。

珠江觉得不太舒服,又抱起了章艳,一边热吻,一边调整了位置,再放下去
的时候,鸡巴已经紧紧的顶到了湿滑的小穴口。章艳的小穴口已经有一点红肿发
情,正在流淌爱液,这下被硕大的鸡巴直接塞住,不禁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把两
只小脚垫高,好让异物不要进入自己的小穴,这似乎是女性被顶到小穴口的正常
反应。

随着热吻的继续,背后的一双大手不断的揉弄屁股,把小屁股揉得烫烫的,
时不时掰开屁股瓣,小穴口也跟着张大,鸡巴似乎就滑进去一些,让章艳不得不
更绷紧小脚把屁股抬得更高;时不时双腿的酸软和热吻的刺激,以及小穴口被用
力的摩擦,或者鸡巴是不是偏离小穴口向上蹭到阴蒂,都让章艳不得不放下小脚
站个瓷实。

就这一垫一放,祝江粗长的鸡巴就在章艳的小穴中插进去抽出来,舒舒服服
的就像女上位在做爱,最后章艳一声呻吟,再也没有了力气,整个人吊在祝江身
上,双腿一放,整个鸡巴就深深的插入了章艳的小穴,直接顶弄到章艳宫颈口最
酸软的地方,祝江反映超快的抱起了章艳的屁股,站着开始了激烈操弄。

  两个人就像憋了很久的异地情侣,从站着抱着屁股激烈操弄,到放到沙发上
大力抽查,微弱好听的呻吟声就没断过,客厅到处都有星星点点的章艳流淌的爱
液,整个客厅都是一股香味。祝江这次也没有能战斗很久,大概10分钟左右,就
把章艳压在沙发上,把她两条雪白大腿抗在肩膀上,伴随着章艳高潮收缩的小穴,
把火烫的精液灌进了章艳的子宫中。

  「讨厌!今天不是安全期!怀孕了怎么办」

  「我养就是了~ 就想看你怀我的孩子」

  「那好,我要是怀孕,你必须离婚!」

  「好,到时候我就娶你,天天操弄你整晚」

  回过神来的章艳想起自己离安全期还有两天的实时,又听祝江说愿意为她离
婚,心里一阵甜,感觉怀孕也不是这么恐怖了,有听祝江说要跟她结婚每晚操弄,
脸上火热发烫,高潮的小穴又有些湿润。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抱在客厅说说情
话,章艳满足于缩在祝江怀里的感觉,祝江有意无意的边看电视边逗弄章艳的小
屁股和湿乎乎的小穴,时不时摸摸章艳漂亮的小菊花,不知不觉就到了午饭时间,
章艳做起来准备要去做饭了,祝江心里突然有了主意。

  「艳子,来看看我给你的礼物」

  「啊?是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了」

  章艳打开包裹,发现是尺寸合适的纯棉单色内裤,是她最喜欢的样式,尺寸
也刚好合适,心里甜甜的,觉得男人还是用了心爱她,翻着翻着翻到一条奇怪的
内裤,胯骨两侧是细细的绳子,屁股后面是一条细细的绳子,正面像蝴蝶一样的
布料在小穴处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开口,开口有一串白色的珍珠。章艳也是少妇了,
哪里不知道这是情趣内裤,自己的男人要求多次从来没有买来穿过,这会祝江送
过来,竟然犹豫了。

  「艳子,你穿这个肯定很美」

  「你好色……你……那要不晚上……」

  「晚上哪里看得见,现在穿,把睡裙脱了,就穿这个穿围裙做饭」

  「啊!不不不……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你平常在办公室穿大褂的时候还不是什么都不穿」

  章艳脸色羞红扭扭捏捏却也拗不过祝江,被强行抱到沙发上穿上了情趣内裤,
祝江还体贴的调整了位置,细细的绳子卡在屁股缝里,整个翘挺的小屁股白晃晃
的露在外面,合拢成一朵花一样的小穴口被祝江掰开,珍珠正好挡住小穴口和尿
尿的地方,卡在阴蒂上,走起路来肯定是来回摩擦。做好这一切也不等章艳反对,
就抱她进了厨房,然后挺着大鸡巴笑嘻嘻的回到沙发上看电视了。章艳羞涩的找
了围裙,挡住了前半身子,屁股后面几乎全裸,弯腰拿东西或者做什么,必然露
出漂亮的小菊花和整个湿润红肿的小穴。两个人沉迷在这淫戏中,都有点兴奋,
在兴奋中一个电视看不进去,一个处理蔬菜和鱼肉的手都有点发抖。

  正在章艳处理鲈鱼的时候,门铃响了。

  「小章啊,我是谢伯伯」

  「诶~~~~!谢伯伯你等等」

  「没事,艳子,我来开门!」

  说着章艳就要跑到卧室换衣服,碍于手上都是鱼鳞和内脏,还要洗手,而祝
江两三下穿起了裤子,淫弄章艳的想法蹭蹭的冒了出来,不等章艳从厨房出来就
打开了门,章艳吓了一跳,只好把厨房门死死关上,光光的小屁股顶着冰凉的门,
一点点尿液从两腿间渗了出来,顺着大腿流到小腿,拉出一道好看的湿痕。

  「啊,打扰了。你是?」

  「哦,我是章艳的同事,过来有点事,您是?」

  「啊,我是小章邻居谢伯伯,平常小章男人不在,我经常过来看看」

  祝江一看这老头就觉得不像什么正经人,身上有不好闻的老人气味,眼神萎
缩,下半身穿着松垮垮的裤子,裆部一看就吊着很大一坨,一挺平常经常来看章
艳,联想到章艳经常在家的衣着,鸡巴蹭的就顶出一个帐篷,只好尴尬的坐下,
顺便招呼谢伯伯。

  「啊,那你坐,艳子!谢伯伯找你!」

  「啊!我在弄……弄菜,什么事啊?」

  「哦,我就是来接个胶布,顺便看看你,你方便出来帮我找找么」

  「啊!不太方便……你叫我同事给你找,在卧室柜子里」

  祝江听了章艳的话,磨磨蹭蹭起身往卧室去了,心里想着万一谢伯伯打开厨
房门看到章艳白嫩的裸体和红肿的小穴,会不会直接强奸了她。谢伯伯看出这个
男人下身明显撑着帐篷,心想章艳这小骚货居然有外遇,也不点破,自己坐在了
沙发上,眼神瞄着厨房。祝江进了卧室,心想还是不能太过分,万一真被看到再
传出去,章艳就不好做人了,于是加快速度找胶布。

  章艳漏出一点点尿液后,整个人憋不住了,大家知道女人本来就憋不住尿,
这会又不能出来上厕所,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实在憋不住了只好离开压住的门,
想找个盆子尿在里面,反正开着水龙头应该听不见。她艰难的挪到了水槽边打开
了水龙头,踮起脚去拿盆子。厨房门本来就是坏的,章艳的屁股一离开,厨房门
就露出了一条小缝,门外聚精会神看着厨房门的谢伯伯当然就透过这一点点缝看
到了几乎裸体围裙的白嫩肉体,章艳在水槽上踮着脚取盆子,从门缝里可以看到
一对笔直白嫩的大腿,光着的漂亮小脚,还有一个光滑翘挺的小屁股。谢伯伯的
鸡巴立马就硬了,他很想拿出来搓弄,有碍于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只好强忍冲
动。

  「操,几天不见更骚了,在家穿裸体围裙,啊不,有内裤,怕不是情趣的吧。
这小屁股好翘,要是从后面插入,肯定要爽上天。」

  谢伯伯强忍高涨的性欲,一边听着卧室翻东西的声音,大着胆子磨到了厨房
门口,稍稍把门又开了一点点。章艳取下了一个小盆子,实在憋不住了,打开水
龙头,背着厨房门就蹲了下去,情趣内裤都来不及脱。这下谢伯伯口水都要留出
来了,只见一个纤瘦却匀称的背影迅速蹲下,稍稍抬起洁白的小屁股,被绳子挡
住的可爱小菊花和被珍珠挡住粉嫩小穴清晰可见,红肿发情的小穴口还有不少往
下滴落的黏糊糊爱液,然后随着章艳一声轻哼,一股不大不小的透明尿液喷涌而
出,准确的喷射到地上的盆子里,其间还伴随着小菊花和小穴的一张一合。由于
很急,排尿过程只持续了不到30秒,确让门外的谢伯伯真正的看了个爽。

  「好漂亮的菊花和小穴,这小章原来是个极品么,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她搞到
手!」

  谢伯伯在心里狠狠发了誓,看章艳屁股抖了抖,顺着珍珠抖下几滴透明的尿
液,小穴口还有爱液拉出淫荡的丝,然后站了起来,他就赶紧轻轻拉上门,回去
坐着了。章艳解决了三急,松了口气,回头看门还紧闭着,也不顾地上的尿盆、
开着的水龙头和还在滴落淫液的小穴,赶紧又把小屁股抵到了门上,冰凉的门似
乎让她的头脑清醒了一些。祝江也正好找到了胶布,出来赶紧看厨房门,发现还
是关着的,心里松了口气。

  「谢伯伯,这是胶布」

  「啊!好,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谢伯伯的眼神在祝江脸上和厨房门之间游移,盘算着如何利用这些回头威胁
章艳,咬咬牙站起身,就出了门。

  看着谢伯伯走了,门内外的两个人都送了一口气,章艳心里又羞耻又生气,
祝江赶紧抱住她劝了半天,看着厨房的尿盆,闻着章艳的味道,忍不住又把章艳
压在厨房水槽上操弄了一次。

  时间过得很快,下午两个人在沙发上亲亲我我的看电视,晚饭出去吃了烧烤,
就到了睡觉时间,章艳洗好澡,进了卧室,发现祝江什么都没有穿,大鸡巴直挺
挺的立着,于是也拉开浴巾,赤裸裸的睡到了床上。两个人互相爱抚着对方,体
温都在渐渐升高.

祝江一边亲吻着章艳,一边用手指逗弄章艳的阴蒂,章艳一边颤抖着,一边
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爱抚起祝江的大鸡巴,两个人互相吐露心声这么久,做爱
也好多次,这还是章艳第一次主动爱抚祝江的鸡巴,修长的手指,柔软纤细的包
裹着整个龟头上下温柔撸动,让祝江大呼受不了,而章艳也时时刻刻处在被祝江
玩弄阴蒂到高潮的界限。祝江一边舍不得章艳小手的撸动,一边却想着更进一步,
他把章艳抱起来放在自己身上,大鸡巴顶在章艳软软的肉穴口,逗弄着章艳的小
乳头。

  「艳子,你转过来屁股对着我好不好」

  「啊……什么……干嘛……」

  「让我好好看看你最美丽的地方」

  「啊……不要捏……你好讨厌……哪里……脏……」

  软乎乎的章艳那里是祝江的对手,抱起来一翻,整个人就反了过来,小脸正
对着祝江的大鸡巴,小嘴呼出的热气让祝江的大鸡巴忍不住抖动,两腿大大分开,
花瓣一样的小穴完整的暴露在祝江的眼中,接下来,章艳迷迷糊糊的感到一条滚
烫湿滑的舌头,舔上了她的阴蒂,并开始快速舔弄,章艳全身向后弯了起来,撑
在床上的手都要没力气了,大腿不住的抖动,高声呻吟起来,小舌头都从薄薄的
嘴唇里伸了出来。

  「啊!!!不要!要……要死了……」

  祝江经过这段时间跟章艳的激情,也算总结了一些章艳的规律,知道这是一
个不可多得的淫娃,高潮来得容易,身体柔软力气小,很容易摆弄,他死死抱住
章艳的腰,不让章艳爬起来,一边狠狠的舔弄章艳的小穴和阴蒂,香味浓郁的爱
液一点都不醒咸,反而有些甜甜的感觉,祝江舔弄一会,休息一会,反复玩弄,
章艳每次弯起背脊准备高潮,就发现没有了刺激,稍微稳定下来,就又被舔弄到
爽,整个人都浑浑噩噩,只想着随便谁赶快操弄她。

迷迷糊糊之中,章艳握住了挺立的大鸡巴,张开小嘴,就吮吸了上去。章艳
不喜欢口交,但也算有过经验,嘴唇有些突出的她牙齿很容易刮到龟头,所以喜
欢包着龟头用舌头舔弄,祝江最喜欢这个了,滑腻的舌头反复划过龟头和冠状沟,
让他不由自主的流出许多前列腺液,更大力舔弄起章艳的小穴,两个人都陷入了
往我的境界,只痴迷于肉体的欢愉。

几分钟后,章艳又一次弯起了背脊,小穴收缩夹紧,一股爱液喷涌而出,把
整个祝江的脸都弄得黏糊糊的,而祝江也闷哼着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由于
章艳的头仰着,精液毫无阻挡的像喷泉一样飞射,散落在章艳脸上,祝江腿上,
床上……

章艳绷紧身体有十几秒之久,随后软软的趴了下来,两个人一天都在互相淫
弄,祝江也射了三次了,实在累的不行,就以这种姿势睡过去了。

  祝江半夜醒了过来,把章艳抱起来放好,收拾了残局,看着这个不太好看但
是异常可爱的女人,心里爱意满满,偷偷亲吻了章艳的脸颊,把半软的鸡巴塞进
章艳仍然湿润的小穴,从背后抱着她睡着了,做了好长一个春梦,梦里跟章艳各
种搞不知道射了多少次。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