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少妇章艳】 (14-15) 作者id:distantzhu(远大深山)

海棠书屋 2021-06-20 08:0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少妇章艳】 作者:远大深山2020年3月26日发表于sis001第十四话:章艳与谢伯伯(上)谢伯伯是个很有计划性的人,没有一来就完全开展玩弄章艳的各种淫荡计划,而是很有耐心的拉出了时间间隔,每过几天找一找这个清
.

【少妇章艳】

作者:远大深山
2020年3月26日发表于sis001

第十四话:章艳与谢伯伯(上)

谢伯伯是个很有计划性的人,没有一来就完全开展玩弄章艳的各种淫荡计划,
而是很有耐心的拉出了时间间隔,每过几天找一找这个清秀少妇,聊聊天吃吃饭,
就像在谈恋爱,而且为了尽量保护章艳,两个人几乎都是在家里见面。

章艳是一个很逆来顺受的女人,最初一晚荒唐后,想起谢伯伯就恶心,但每
次谢伯伯发微信喊她去家里约会,都会附上一小段她在谢伯伯家露脸掰穴潮喷的
淫荡视频,半推半就的每次都去了,三个月后,居然也习以为常了,每到固定时
间似乎不用谢伯伯微信约她,她都会自己上门。

有了距离近的固定炮友,章艳的性欲突飞猛进,虽然谢伯伯确实年纪大了,
但做爱的本钱尚在,东西也大时间也长,就算实在不行了,手上功夫和嘴上功夫
也是很不错的,而且章艳已经敏感到随便怎么逗弄一下就全身颤抖的阶段,怎么
玩似乎都会让这个清秀的淫荡少妇高潮迭起。

三个月90多天,两个人约会也有将近20次,大半时间章艳都找了加班的
理由在谢伯伯家过了夜,最初还会要求谢伯伯戴套,后来每次去的时候被谢伯伯
以各种理由不戴,章艳也默默接受了,三个月没有怀孕进一步让她傻乎乎的相信
了谢伯伯没有生育能力的谎话,后面好多次都再也没有提起戴套的事,第二天清
早往往是夹着精液出门上班。

三个月过去后,两个人越来越像情侣,谢伯伯发现章艳虽然是个有点傻乎乎
的少妇,妇科知识,调情什么的都很生疏,也没有什么骚劲,但每次一到性欲上
来了,全身就会微微发红,阴蒂就会挺立起来,以至于完全不能穿内裤,一摩擦
就会走不动路。这种发情几乎每个月就会有五六次,而这种时候的约会,随便提
多淫荡的要求,章艳几乎都会照做,就算特别离谱也只是眼睛红红的默默流泪,
身体却很诚实,而且在这种时候章艳会有隐隐约约的暴露癖好,所以在这个日子
一关门,谢伯伯就会要求章艳脱得精光,章艳也会红着脸羞愤的照做,甚至于服
从谢伯伯在家里各种掰露粉嫩小穴,或者大跳裸舞。

三个月过去了,想起上次约会的时候,深夜十二点开着阳台的灯让章艳裸体
站着向外面掰穴的情景,虽然没有掰多久,但那粉嫩挺立的乳头,红肿湿透的小
穴和流着泪羞涩悔恨的表情,让谢伯伯的鸡巴铁硬了好久,算好章艳的发情期,
准备把之前章艳答应的一些淫荡玩法逐步开展起来。

下午3点左右,章艳在单位撒了个谎,开车回到小区,没有犹豫直接敲响了
谢伯伯的家门,开门进屋,谢伯伯裸着下半身,乌黑的鸡巴挺得老高。章艳今天
穿着轻薄半透明的纱裙,最近在谢伯伯的熏陶下裙摆的长度缩短到了大腿的一半,
6cm的高跟鞋走路不舒服,进门就脱掉了鞋,抬起腿就开始脱薄薄的黑色丝袜。

“宝贝,来,用这个垫垫脚~”

“你真恶心!”

章艳一边嫌弃的看着谢伯伯,一边服从的高高抬起脚踩在谢伯伯挺立的鸡巴
上,透亮的黑丝小脚放在黑乎乎的鸡巴上极有视觉冲击力,由于高高抬起,也不
敢用力踩,章艳靠在了门上,下午的太阳很好,房间里透亮透亮的,谢伯伯一下
子就发现章艳没有穿内裤,丝袜也是开档的,紧闭的粉嫩小穴中一粒红红的小豆
子巍颤颤的挺立在空气中。

“宝贝,又不穿内裤啊!”

“我……我……不舒服……”章艳十分无力的争辩了一小声。心里默默唾弃
自己的淫荡体质。

“既然不舒服就不要穿了,都脱了吧。”

“啊!……哦……”

章艳顺从的轮流踩着谢伯伯的鸡巴脱下了丝袜,又轻柔的脱下了纱裙,果然
胸罩也是没有穿的,不一会一具白花花的肉体俏丽的暴露在阳光下,皮肤微微发
红很是好看。章艳正在发情中,红肿的阴蒂明显的从阴户里探出了头,谢伯伯嘿
嘿笑了两声,一手搂着章艳的纤腰,一手摸到了红肿的小豆豆,食指指腹轻柔的
来回逗弄,章艳闭上眼,微微分开双腿,不一会就开始颤抖并且挺动屁股,小穴
湿的一塌糊涂,刚张开嘴想要呻吟,就被谢伯伯的臭嘴堵住,舌吻得滋滋有声。

谢伯伯没逗弄一会,就抬起章艳的一条修长美腿,黑臭的龟头顶在小穴口摩
擦,时不时将龟头插进小穴研磨一会,两个人站着淫弄了好一会,谢伯伯的鸡巴
完全被爱液湿透,最终忍不住的一插到底,两个人都发出舒服的呻吟。

感受着湿滑紧致的小穴层层叠叠的包裹和收缩,谢伯伯忍不住挺动老腰想要
深深的抽插,一看章艳身体粉红透白,眼神迷离,两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他心
神一转,咬着牙拔出了快要抖动射精的鸡巴,发出了“啵”的一声轻响,章艳正
等着滚烫的精液喷射在自己的子宫里好舒舒服服的高潮一次,突然发现鸡巴没有
了,眼神迷离又疑惑的看着谢伯伯,挺动着屁股,一只手抓住了黑长的鸡巴想要
塞进自己的小穴。

“宝贝,你……裸体去阳台掰穴自慰一会好不好~”

“不!我……啊……你变态……”

章艳欲火高涨,不管不顾的想要把谢伯伯的鸡巴塞入自己空虚收缩的小穴。
谢伯伯挣脱了章艳的手,把她抱到沙发上,两只白生生的腿跨坐在谢伯伯的大腿
两侧,小穴充分的张开,谢伯伯一手逗弄粉红的乳头,一手逗弄沾满爱液的红肿
阴蒂,每到章艳全身颤抖似乎要高潮的时候就停下逗弄,抓住章艳的手不让她自
慰。章艳感觉自己都要疯了,理智在逐步远离。

“去不去~宝贝,不然没法高潮哦~~”

“你……啊……啊……你……啊……你……好……过分!啊……这么……作
践……我……我……我……啊……我去……”

章艳已经完全没法控制了,昏着头答应了下来。谢伯伯放开了她,对着阳台
上的躺椅努努嘴,章艳欲火焚身,头脑却明确地知道自己意会要做多淫荡的事,
暴露的念头蹭蹭的冒出来,混合着不甘心和羞愤,漂亮的大眼睛瞬间红了起来,
磨磨蹭蹭的走到阳台,想起上次晚上12点开着灯的阳台掰穴,感觉大白天和晚
上也没什么区别,一咬牙,躺在躺椅上,大大的分开了腿,左手食指和中指努力
分开粉嫩小穴,右手拇指和食指飞快的捏弄起湿滑的阴蒂,不一会低亢的呻吟就
不间断的从喉咙中冒了出来,大白天的太阳就像高亮的灯泡,对面楼栋较高楼层
的人站在阳台上肯定能看见这白花花的肉体,如果配上望远镜肯定能欣赏这淫荡
至极的自慰秀,章艳一边害怕被人看到,一边却又隐约期待,这种矛盾的心里让
她在两分钟内就激烈高潮,小穴喷出阴精,尿道口也一股一股的飞射出淡黄的清
亮尿液。

李浩是谢伯伯的忘年交,两个人都是淫棍,李浩最喜欢用他新买的华为P3
0手机到处偷拍女人裙底,自从上次看到谢伯伯传给他的邻居少妇在厨房穿情趣
内裤放尿的视频后,就一直对谢伯伯说的淫荡少妇念念不忘,最近谢伯伯都不跟
他出去找小姐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把那少妇搞到了手,最近时不时就用手机观看
谢伯伯家的情况,今天运气爆棚的看见了白花花的章艳在阳台上掰穴自慰,忙用
P30手机拉到最大,拍下了好多章艳淫荡的视频和照片,心想自己也有机会玩
弄这个少妇了,但却不知道谢伯伯怎么想,思考了一下给老谢打了个电话。

谢伯伯把章艳抱进了屋,正看着电视把硬得像铁一样的鸡巴杵在章艳小穴里
一动不动,一边看京剧一边忍着射精冲动享受章艳高潮小穴的收缩夹吸,突然电
话响了。

“谢哥,今晚出去吃大排档按摩如何,小弟请客~”

“啊?今天啊,我没空哦?”插着章艳的极品小穴的谢伯伯哪有什么空出去
吃饭按摩,巴不得一整天都把鸡巴放在这让人爽上天的小穴里。

“别介,你不是要炫耀你的新章艳,一起带来吧,反正你肯定是吹牛的,你
这把年纪,嘿嘿”

“别还不信!我还真有章艳!说不定还要结婚哈哈!”

“有本事带出来兄弟见见!”

“还是不了,改天吧!”谢伯伯说完就挂了电话,再也忍不住了,闷哼一声,
在章艳的极品小穴中喷出了浓精,精神愉悦而疲惫,给章艳擦擦屁股,抱着章艳
睡午觉去了。

一觉醒来下午五点过了,怀里的少妇看起来清秀可人,虽然没有多漂亮,但
已有B的小胸让章艳显得前凸后翘的,皮肤像热牛奶一样丝滑滚烫,入手弹润,
谢伯伯鸡巴又铁硬起来,从背后抬起章艳的一条美腿,对准了地方,又深深的插
了进去,射过一次的鸡巴不太敏感,舒爽的在湿滑的小穴中抽查起来,章艳也醒
了,没消完的浴火又随着抽插玩弄蹭蹭的冒上来,阴蒂又悄悄的探出了头,两个
人呻吟这沉浸在做爱的愉悦中,电话又不合时宜的响起来。

“谢哥,XXX大排档,快来,把嫂子带来兄弟掌掌眼!”

“说了不去不去!”

“就吃个饭!就我一个人,喝不多,快来!”

“好吧好吧,一会就到”

谢伯伯突然想起各种淫弄章艳的计划,感觉到身下的骚货又要高潮,正是发
情头脑不清醒的时候,忍住射精快感拔出了鸡巴。

“宝贝,走出去跟我兄弟吃个饭!”

“啊……我……”

“你什么,没被日够?晚上再日!”

“我……”章艳一时说不出话来,很想被继续抽插到高潮,但又觉得自己一
直渴求做爱实在太淫乱了,软乎乎的坐起了身,屁股下面湿了一片。

“去洗洗,我给你买了新裙子”

“哦……好吧……”

章艳去厕所清洗了,洗干净的少妇白白粉粉的很是好看,一边拿出包包里的
东西给自己化了淡妆上了口红,顿时靓丽起来,再回头看谢伯伯拿出来的裙子,
顿时脸红得像番茄,这几乎是情趣服,棉质的紧身包臀裙,裙摆很短,几乎刚刚
把屁股包完,正面还算正常,背后露了好大一片,只在中间有两根线打了个X。

“这衣服……我不穿……”

“你的衣服被我洗了,有啥不能穿又不露啥。”

“这……这……”

“啊对了你都不穿内裤,谁叫你不穿内裤,怪谁”

“我……”章艳想了想,似乎确实是自己太过淫荡,面对谢伯伯的一再催促,
很无奈的套上了裙子,心想就吃个饭,踩了个拖鞋就出门了,居然也没看看自己
的样子。

这会的章艳真心淫荡,虽然不仔细看也就觉得穿得稍微暴露,但只要认真看,
就能看到正面胸前乳头的明显突起,背后一大块粉白光滑的背再一次印证着没穿
胸罩的事实,屁股的部分包得很紧,之前没穿上的时候没发现,穿上后从背后看,
这件充满心机的情趣衣服在屁股缝的部分是黑色网面透明的,翘屁股一撑,就能
看到屁股缝,别人可能都是看到内裤,但在章艳这儿就是扎扎实实的看到屁股缝,
特别诱人。

两个人分开走出小区去了旁边的大排档,沿路不少人都盯着章艳的屁股看,
却也不确定这女人骚到穿这种衣服不穿内裤,也许是T裤??还有少数人跟着章
艳走了好长的距离,认真看裙摆下露出来的风景,章艳的小穴靠后,屁股又很翘,
这种刚遮住屁股的裙子在走路的时候隐隐约约能看到一点点粉粉的小穴口,但路
上的行人以为是穿了粉色T裤。上了出租车,谢伯伯瘫坐在后座,章艳乖巧的依
偎了上去。
.

第十五话:章艳与谢伯伯(下)

小店没有多少桌子,看见谢伯伯牵着一个清秀的少妇走过来,李浩兴奋的挥
手示意,大排档店用的是矮桌,带靠背的劣质塑料椅子,椅子也很矮,做下去整
个人就陷了进去,章艳被谢伯伯牵着手跟李浩打过了招呼,犹豫的不知道怎么坐
下去。

“谢哥,来了啊!这位是?”

“这是我老婆,章艳,这是小李,你喊李哥就是了。”章艳站着还没坐下去,
听谢伯伯喊他老婆,脸红得不要不要的,李浩敏感地察觉了这一点,都是一个小
区的那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心想这不是谢哥邻居小杨的老婆么,看这表情,是炮
友啊?

“李……李哥好”章艳犹犹豫豫的打招呼,努力从屁股后面按住裙子坐下去,
刚才上出租车的时候没注意,这会认真一摸,摸到了屁股缝的那块网面,甚至还
能摸到滑嫩的屁股,心里又羞又气,赶快坐了下去,感受到被淫弄,眼睛又开始
红起来。

“嫂子好,嫂子真漂亮,肯定很年轻吧,居然看得上谢哥~”

“啊……没有”

“我这老婆还可以吧,虽然30多岁了,看起来是不是还想20几的小姑娘~”

“那是,皮肤真好~”李浩心里知道这是个小骚货,说话也没有很注意。

“怎么就被你搞到手了?”

“喝了酒,睡了两次,睡出感情了呗~”

“……”章艳愤愤的不说话,下意识咬紧了嘴唇,眼看一滴眼泪就要留下来,
屁股的布料没坐住,露出了一小半屁股蛋,赶快又把裙子拉住。

“伤心个球,吃饭,喝点!”谢伯伯毫不在意,只要不太过分,发情的章艳
怎么也跑不掉,于是点了啤酒,招呼章艳吃东西,小龙虾,烤排骨,炒腰片,都
是章艳爱吃的东西,章艳吃着吃着也渐渐淡忘了刚才的事,戴着手套轻轻的吸着
小龙虾头,舌头一卷把手指都舔得干干净净,看的两个男人鸡巴铁硬,喝了两瓶
左右,酒量巨差的章艳就已经不行了,昏昏沉沉的吃着东西,屁股上的布料又跑
了上去,露出大半个雪白的屁股蛋,小穴和仍然挺立的阴蒂抵在塑料板凳上很是
不舒服。

谢伯伯吃得差不多了,用纸擦干净手,一边继续跟李浩喝酒,一边习惯性的
搬起章艳的一条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充满老茧的手就在滑嫩的大腿上摸来摸去,
章艳的小穴被这个动作分开得大大的,头昏昏的也没注意,还好被桌子遮住了走
来走去的人都看不太见。李浩早就猜测谢哥这个便宜老婆没穿内衣,吃饭的时候
眼神总是在章艳挺立的乳头上扫来扫去,发现这小骚货的乳头一直挺立着,心里
痒得难受,一直想要看看是不是没穿内裤,喝了一会,东西也吃的差不多了,章
艳还在醉醺醺的找小龙虾吃,是不是被谢伯伯要求跟李浩喝酒,也不准她小口喝,
一次怎么都要喝一杯,摸着章艳的大腿的手偷偷伸到小穴处,轻轻的把小穴掰开,
心想会不会有人看见章艳的小穴,鸡巴激动得一跳一跳的。

李浩看谢哥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打开手机装作回消息,放在桌子下
面迅速盲拍了一张,拿起来一看,画面中对面桌下少妇的腿大大打开着,两腿间
粉色绒绒阴毛和粉嫩小穴清晰可见,还有一只粗黑的手正在掰开小穴口,粉粉嫩
嫩的小穴亮晶晶的渗出爱液十分好看。李浩差点就想拿出鸡巴出来打飞机,默默
忍住,也不知道谢哥是什么意思,默不作声继续找谢哥和章艳喝酒。

菜几乎吃完了,章艳昏昏沉沉的想要去上个厕所洗洗手,起身差点没站稳,
下半身卷起的裙子也没注意,漂亮的下体和翘挺的白屁股刷的暴露在大众的视线
里,谢哥眼疾手快的帮她拉下了裙子,看看周围好像没人注意,再看李浩的眼神,
哪里不知道他想什么,心里琢磨了一下,对李浩说:

“浩子,帮我扶我老婆去躺厕所吧,我喝多了有点站不起来,缓缓。”

“好嘞,哥!来嫂子,我扶你去!”

章艳几乎完全喝醉,这会什么都不太清醒,软软的搭在李浩肩膀上向厕所走
去,两个人靠的很近,走的途中裙子又被摩擦蹭了起来,走到厕所门口,左边屁
股已经完全露出来了,李浩兴奋得全身发抖,右手迅速的摸了一把光屁股,弹润
柔滑的感觉完全不想放手,看着马上要到厕所了也没管,揉捏这屁股瓣站在厕所
门口等位,厕所男女混用,没等几秒出来一个男的,一看这一对的造型大为惊讶,
出声问道:

“哥们,玩得够开啊~”

“啊,叫的鸡,喝多了”

“这么骚的出台小姐,电话给我一个好不!”

李浩正要进去,转念一想,告诉哪位大哥:

“你去XX小区捡这骚货的小卡片就是了~兄弟”

“哦!多谢了!”

李浩把章艳抱进了厕所,章艳无力的靠在李浩身上,什么都不想做,李浩淫
心大起,锁好门让章艳两脚张开踩在蹲坑两侧,手扶在储水器上,脸贴住脏脏的
瓷砖,好半天才站稳,拉开右边屁股的裙子就想操干,后来仔细想了想,还是用
手摸了一把小穴,入手湿润温热,放在鼻子下闻闻,居然是香中带骚,点点头,
放出自己的鸡巴,毫无阻碍的从屁股后面插了进去。

紧致火烫的小穴紧紧包裹着李浩的鸡巴,不用抽查就疯狂的包紧收缩,李浩
这辈子干过的女人不少,却也没见过这般极品,心里大爽,大开大合的抽插起来,
顿时厕所里就传出章艳隐隐约约的淫叫声,李浩知道在里面不能待太久,毫不怜
香惜玉,快速而深入的抽插着章艳的小穴,撞得屁股啪啪啪的响,但是身体是很
诚实的,这种极致的快感只会让人想抽插更长时间,李浩一边啪啪啪的淫弄章艳,
一边咬着牙忍住射精的感觉。但门外的人等不住了,时不时就有人敲门,几次敲
门后外面的人不耐烦的喊起来:

“快点的,干啥呢!”

李浩被这喊声刺激,精关一松,大股大股的浓精灌进了章艳的子宫中,章艳
剧烈的抖动了几下身体,喷射出大股大股的尿液,站着被干高潮了,李浩赶快用
厕所的纸擦了擦自己的鸡巴,穿好裤子。没等章艳尿完,按下了冲水开关,也没
给章艳擦擦小穴,把裙子拉下去就开门扶着她出去了。

“草,在里面日逼呢!”

“没有没有,朋友喝多了,吐的到处都是,清理了一下厕所。”

李浩编了个理由扶着章艳出去了,谢哥看着两个人的样子,心里猜测这发生
了什么,鸡巴兴奋得铁硬,也不说破,从李浩手上接过了章艳。李浩射了一次,
这会正是贤者时间,怕被看出来,也没提按摩的事,默默去把账结了。

“浩子,我老婆喝多了,我带她去按摩你去不”

“啊?去,我请客,谢哥!”谢哥说要去,李浩想想章艳按摩的样子,又兴
奋起来,两个人架着章艳上了出租车直奔金色印象。要了个三人间,把章艳放在
中间的躺椅上,两个人都有点累,不一会,服务员跑来问需要什么项目。

“我何我兄弟要98的洗脚,给我老婆来个148的洗脚加精油开背”

“请问要男技师还是女技师”

“我们两个男的肯定要女技师,我要3号,我老婆给他来个男的吧”

领班看着章艳的穿着,对谢伯伯的要求有些诧异。

“这位女士穿的有点单薄……确定要男技师?”

“没关系,按摩而已”

“那你们需要换衣服么”

“我们换,我老婆就不换了”

“好的,那请稍等”

不一会两个人换好了衣服,三个技师也进来了,开始准备正常的洗脚程序,
男技师是个小伙子,看样子很年轻,一看章艳的装束就觉得有些奇怪,也不好说
破,只好问谢伯伯。

“哥,你看要不要给这位女士换个衣服”

“不用了,就这样做吧”

“那……要不要给她搭个毛巾”

“不用,她热得很”

年轻人默默地不说话,谢伯伯知道会发生什么,鸡巴硬挺着很是期待,李浩
由于刚才射过一次了,脚放进热水就舒服的睡过去了。

年轻人努力把章艳抱起来放好位置,把她的双脚打开放在两侧开始接水,还
在默默想一会看到这少妇的内裤是什么颜色,抬头一看,发现面前这个清秀少妇
根本就没有穿内裤,红肿透亮的阴唇和阴蒂,湿漉漉还微微张开的小穴口似乎还
再往外流淌白色的液体,一股香味扑面而来,让年轻小伙子差点把持不住。他左
右看看,发现年轻的男人已经睡着,年老的整用眼睛余光关注着他的动作。定定
神,继续按照标准流程按摩,时不时看看那勾魂的小穴,鸡巴在工作裤里撑起好
大一个帐篷。年轻人有些害羞,猜测这是不是两个男人函的出台小姐,但做皮肉
生意的,小穴不骚臭都不错了,怎么可能香,做着做着,要开展下面的项目了,
年轻人看了看,只好又问谢伯伯:

“哥,这位女士喝醉了,可能有些项目不好做……”

“那些?”谢伯伯眯起了眼睛,挺立的鸡巴一抖一抖的。

“顶背什么的,坐起来按肩什么的”

“没关系,洗完脚背后就精油开背,正面就揉小腹和大腿吧”

年轻人一愣,这些服务几乎都要摸到这个女人的私密部位,这两人什么关系?
他也没多想,洗完脚后是腿部,先从小腿外侧一直按到大腿,先左腿再右腿,然
后把一条腿先蜷起来按小腿和大腿后侧。谢伯伯偷偷看着年轻人的表情,发现他
把章艳的腿蜷起来以后,刚刚把手搭到小腿按摩,就目不转睛地向章艳两腿中间
看去,小穴张得更开,不断有白色精液流出,年轻人都快傻眼了,偷偷看了谢伯
伯一眼。

“好好按吧,我也眯一会”谢伯伯的鸡巴已经涨到极限,给他洗脚的年轻小
妹一直盯着帐篷看。谢伯伯眯着眼关注着按摩,一条腿按摩以后开始拉伸,先是
曲着腿向另外一侧按压,同时按住这一侧的肩膀,这个动作还好,然后是搬住一
个脚后跟,把这条腿向上搬动一直搬到极限。伴随着这个动作,章艳穿成那样,
搬起一条腿下面会整个都露出来,连肚子都会露到外面。

果然,随着章艳左腿的搬起,包臀裙已经掀到了腹部上方,并且能看到整个
两条腿和一侧白嫩屁股,从年轻人的角度能看见整个下体。这个动作持续了二十
秒左右,章艳的腿被放了下来,年轻人红着脸顶着帐篷去按另外一边,并没有把
裙子拉好,当年轻人把章艳的右腿蜷起来的时候,谢伯伯已经能看到章艳的全部
阴毛。

两边的女技师都惊呆了,一个清秀少妇裙子卷到腰上,露出整个下体,张开
红红的小穴让男技师按摩,不知不觉手上动作都挺了下来,李浩适时地醒了,看
看章艳这边,发现她居然裸着下身在做按摩,鸡巴噌的一下挺得老高。
腿部按完了,年轻人又犹豫了一下:

“哥……需要揉小腹么”

谢伯伯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因为如果要揉腹,就要把裙子整个拉到腹部
上方去涂抹按摩油。兴奋的说:

“揉吧!是不是要抹油,干脆把裙子脱了吧!”

“啊?哦,好的”

“是吧,浩子,你看脱不脱”

李浩也呆住了,没想到会这么刺激,傻乎乎的说:

“对,是该脱了”

谢伯伯跳下躺椅,帮章艳坐起来就要给她脱衣服。

“乖宝贝,到家了,脱光光~”

“嗯……”章艳迷迷糊糊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声,随着衣服被脱,全裸的章
艳无力的躺在躺椅上,两条大腿像青蛙一样大大张开着。 

年轻技师在章艳小腹涂抹上精油,开始像揉面一样的在揉着章艳的小腹和绒
绒阴毛。章艳全身都露在外面,显露出非常完美的曲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
肢、雪白而修长的美腿,中间还点缀着一丛绒毛,微微挺起的乳房上巍颤颤的立
着两个粉红的小乳头,真是要多刺激就有多刺激。年轻人已经麻木了,每次按压
小腹的时候,张开的粉色小穴都会吐出一股精液和爱液混合的液体,躺椅上已经
湿了一片。

揉了好一会,年轻人把章艳翻了过来,把章艳放平在按摩床上,章艳的脸放
在按摩床那个洞里面,开始推背部。

这时候章艳是全裸趴在按摩床上的,年轻人每次双手揉到下背部的时候都要
按到章艳的一部份屁股,章艳的两腿是分开的,大概40度角,这个角度应该已
把好看的小菊花暴露出来。谢伯伯和李浩兴奋到快疯了,房间里因为客人怕凉,
空调都开得很小,而且不能盖任何东西,所以章艳就这样暴露在那里,即使外面
路过的人从门上的玻璃也能看得见。

两个女技师做完了,红着脸出去了,估计要回寝室八卦遇到这么淫荡的女人
的事,年轻人忍住冲动好不容易完成了所有按摩,最后只剩下艾灸了,本来艾灸
是熏几个关节和小腹,谢伯伯觉得依然都到这个程度了,那不如在淫荡点,反正
章艳还不清醒。

“小伙子,我老婆最近下面总是容易湿,我估计是湿气太重,你就艾灸阴道
口吧!”
“啊?”年轻人对这个要求吓了一跳,回头清醒过来,这应该是两个男人在
淫弄这个女人,忙点点头。将章艳翻过身,看了看两边的男人,深吸一口气,把
章艳的两腿放在两边扶手上摆出一个大大的M字形,小穴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底,
转身想出去拿艾灸条,又被谢伯伯叫住:

“小伙子,我老婆那里太湿了不好做艾灸,你先帮她清理一下好不好”

“哦,好”年轻人拿起一张没用过的大纸巾,全身发抖的擦拭起章艳的小穴,
粗糙的纸巾不断摩擦小穴口和阴蒂,让章艳在迷糊中稍微清醒过来,没看下身怎
么回事,只是抖动身体小声呻吟。年轻人心脏砰砰直跳,好不容易擦干净小穴,
马上又有爱液流出来,手上都黏糊糊的,赶快退出去拿艾灸条了。

“浩子,你刚才在大排档干了我老婆是不是”

“不不不!没有!谢哥!我怎么可能!”李浩慌神了,毕竟不清楚章艳跟谢
哥到底什么关系,万一上了别人的女朋友。

“别不承认了,这精液哪儿来的。”

“谢哥!我!”

“没事浩子,这个骚货少妇够淫荡吧,我就在公交车上干了她一次,就把她
骗回家当发泄对象了”

“谢哥……我……”

“我们兄弟,有福同享,以后还有不少机会好好玩,反正这骚货跑不掉,慢
慢让她堕落,你都硬成这样,还想做一次?”

“不了,谢哥,我……我回头联系你”

李浩也没遇到过这种事,心里不知道是好是坏,打个退堂鼓穿好衣服赶快就
跑了,谢伯伯眯眯眼,打开门出去上厕所了,回来一看,章艳还没醒过来,年轻
技师拿着艾灸条整在熏她红嫩的小穴口,物理一股子爱液和艾灸的混合味道,熏
了一会看看周围都没有人,居然把鸡巴拿出来了,一边用艾灸熏烤少妇湿润的小
穴,一片猛烈的打起了飞机,没多少一会,年轻人放下艾灸条扶着鸡巴小心翼翼
的塞进了章艳的小穴,表情狞狰的挺动了几下屁股,谢伯伯知道这是把浓精灌进
章艳的子宫了,章艳也配合的抖动了几下,软软的瘫了下去。

谢伯伯默默躲到一边,看着年轻小伙子赶快出来了,进屋收拾好章艳,打个
出租车,把章艳扛回了家。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