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少妇章艳】(16) 作者:远大深山

海棠书屋 2021-06-20 08:0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少妇章艳】 作者:远大深山2020年4月14日首发于sis001第十六话:出门在外的放纵(上)上次淫荡的露出玩弄体验,并没有给章艳造成太大的影响,在大排档就喝得昏昏沉沉的,连李浩在厕所操弄的事都不太记得,更不要
.

【少妇章艳】

作者:远大深山
2020年4月14日首发于sis001

第十六话:出门在外的放纵(上)

上次淫荡的露出玩弄体验,并没有给章艳造成太大的影响,在大排档就喝得
昏昏沉沉的,连李浩在厕所操弄的事都不太记得,更不要说记得后面在金色印象
被脱得精光,还被艾灸条熏烤红嫩发情的小穴的事情。

但那天晚上,谢伯伯倒是异常神勇的操干了章艳3次,其中最后一次直接把
半清醒的章艳拖到楼道里,雪白的身体在楼道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特别的诱人,不
断有人开门进门,电梯出出入入的声音,让射了两次精液的谢伯伯仍然兴奋不已,
让章艳跪在楼梯上大肆操干了20多分钟。

章艳也完全没有压抑自己高潮的呻吟,自此之后,就有一些流言蜚语出现,
一些婆婆妈妈开始对章艳指指点点,所以后来好几个月,两个人都相当收敛。

收敛归收敛,章艳的开放程度却逐渐的放宽起来,本来就是个逆来顺受的温
柔女人,自从几乎跟祝江断了联系,完全变成谢伯伯的情人,或者说半个肉便器,
章艳对各种色情羞耻的事接受度逐渐提高,虽然在被要求的时候还是会思考自己
为什么这么淫荡,但一旦开始做,随着性欲的增长,什么都变得无所谓了。

现在一到谢伯伯家就会脱光光穿上各种情趣内衣和丝袜,红肿的小穴流着爱
液度过,谢伯伯家的好多家具都换成了光滑木料,天气渐热,床上也是皮凉席,
都是为了能更好的打扫章艳流淌的爱液。

前两天谢伯伯实在憋不住了,让章艳拍了好多色照,做了一些事,也准备了
好多东西,准备好好淫弄一下章艳。

这一天两个人在床上激情做爱完了,章艳夹着谢伯伯的稀薄精液,用柔滑的
小舌头温柔的清理谢伯伯的黑大龟头,谢伯伯舒服得一抖一抖的,一边跟章艳说:

“老婆,去个小地方玩两天吧!”

“唔……嗯……为什么啊?”

“在这玩你太危险了,找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玩你,没人认识你,可以放开
点!”

“……唔……你……唔……想怎么玩我……”

不得不说最近章艳被调教得不错,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居然已经不是
被玩弄的耻辱和愤怒,而是变成了担心被怎么玩,过不过分,听到要被玩,小穴
也不争气的收缩起来。

“多了去了,让你去当站街女怎么样!”

“不!”章艳红着眼睛,听到站街女三个字,心里木然的悲愤又冒了出来,
流着泪拒绝,但嘴上却没有停止对谢伯伯鸡巴的伺候,这种矛盾的状态让谢伯伯
坚硬如铁,差点又喷射在章艳的漂亮小嘴里。

“好了好了,就是普通的旅游,你看~”

谢伯伯一把抱过章艳,把鸡巴塞进滚烫紧致的小穴,一边操弄着章艳,一边
商量着出去玩的事情,章艳被操得迷迷糊糊,结果又不情不愿的答应了好多淫弄
项目,当然也包括站街。

这一天,章艳和谢伯伯坐高铁来到了湖北的一个小县城,距离利川很近,但
是人很少,两个人亲亲我我就像情侣一样在县城逛逛街吃吃饭。晚上来到了一个
很小的旅店,章艳在一天的旅游中都差点忘记了自己要被淫弄的事实,直到回了
酒店,看见谢伯伯从箱子里拿出各种淫荡的东西,脸才蹭的红了起来,双腿扭扭
捏捏的夹紧,小穴中红肿的阴蒂悄然的探出了头。

小旅馆很破旧,洗澡都要去公共厕所,厕所还是老旧的木门,下面的挡板几
乎烂完了,薄薄的木隔墙根本挡不住旁边的声音,床也不算结实,做起爱来吱吱
呀呀的响,看看电视吃吃零食,到了晚上,章艳也红着小脸不情不愿的加入了呻
吟和吱吱呀呀做爱的大军,隔壁好几个房一起发出做爱的呻吟,就像在演奏交响
曲。

这个旅馆大半都是站街女接客的地方,淫叫声整晚都不会停息,谢伯伯把章
艳操弄到快要高潮,一看时间2点半了,拍醒迷迷糊糊的章艳,扔给她一套衣服,
就叫她出去旁边的巷子站街,章艳性欲高涨到想不清楚事情,又很困,迷迷糊糊
就穿上了也不知道什么样子的衣服,谢伯伯帮她在背后拉上拉练,踩上漂亮的红
色高跟鞋,就磨磨蹭蹭的走了出去。

走到街口,冷风一吹,章艳有些清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穿得多么淫荡,
这是一件旗袍一样的衣服,穿在章艳身上倒是更加凸显了章艳的翘挺屁股,整个
腹部和半个背部没有布料,正面后面都是倒三角镂空,背后的镂空露出一小段屁
股缝,前面的镂空差一点点露出绒绒阴毛,裙摆倒是长到膝盖,单左右开叉直接
开到腰部,结合整体情况很容易看出这个清丽少妇没穿内裤,乳头部分的布料是
分开的,要是章艳的胸再大一些,估计乳头就会被挤出来暴露在空气里微微颤抖。

章艳前面后面都不好遮,什么都没带,想回去求谢伯伯却又想起之前约定的
内容,如果做不到就会换更淫荡的裸体游街什么的,咬咬牙尽量往阴暗的地方走
去。

这条街的人不多,隔壁才是主要夜生活聚集地,网吧,超市,各种洗浴中心
和发廊,还有站街女都集中在隔壁街,但正因为这样,这条背街偶尔也会有一些
人出没。章艳羞羞涩涩遮遮掩掩的在阴暗角落站着,有好几个过路的人都没有注
意到她。

也许站一会没人就可以回去了,章艳心里默默许愿,什么都没带也不知道干
什么,默默的站在角落里无聊的玩弄裙摆。

天总不遂人愿,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人走过了巷子,发现了阴影里的章艳,
年轻人有些犹豫,还是走了过来,仔细端详起面前的女人,清丽不妖艳,但衣服
真的很大胆,虽然昏暗,但年轻人几乎可以看到对面女人白得耀眼的整根腿,隔
着薄薄布料,可以预见那翘挺的屁股是有怎样的弹性,年轻人下意识的吞了口水,
不确定这是不是站街女,小声的问了一句:

“美女,你……做生意么……”

章艳被突如其来的客人吓得愣住了,但仔细端详,是个长得还多文静的小伙
子,干干净净的,心里的担忧就去了大半,咬咬牙,按约定的台词机械的念:

“……5……50一次……200包夜……戴套……”

“啊,那,去哪里做”

“……那边的小旅馆……”

“那房费?”

“……我出……”说完这个章艳突然意识到了问题,50一次,钟点房费自
己出,不就等于让人免费操弄了么?被淫辱的心情刷刷的冒上来,小穴不争气的
流出爱液,双腿都有些打颤。

对面的年轻人也愣住了,者不等于免费日么?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只能说两个人运气都很好。

年轻人只是陪寝室兄弟出来玩,刚刚在一起看网上的色情视频,发现一个一
年多前的帖子,被视频里穿罩衣没穿内裤红肿着小穴的少妇撩得浴火迭起,室友
们都去隔壁街发泄去了,自己不喜欢艳俗的站街女,也没找过发廊妹,甚至女朋
友都没谈过还是个处男,只想到处逛逛却发现这么个奇怪女人,一时间好奇心战
胜了其他想法,点点头就准备跟着这个女人走。

对站街女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但这年轻人明显还是初哥,鼓起好大的勇气
才伸手摸向女人的屁股,隔着布料入手弹润,一时间竟然不想放手。

章艳被这年轻人的动作逗乐了,一直以来都是些老色狼,就算是祝江也是急
不可耐一把抓住屁股瓣就想往里伸,她想想反正一会也要跟着年轻人做爱,于是
拉着年轻人的手向裙摆里伸去,然后环着年轻人的腰,往小旅馆走去。

年轻人的手被温润滑嫩的小手捉住,伸进了薄薄的布片,入手一个弹润光滑
的屁股蛋,左摸右摸没有摸到内裤,心里大呼骚货,几乎本能的向屁股缝里滑去,
然后就感受到热乎乎湿乎乎的气息,摸到粘滑的爱液,鸡巴刷的一下顶起老高的
帐篷。

两个人磨磨蹭蹭走进旅馆,用年轻人的身份证开了房间,整晚也就50块,
对比一下嫖资,年轻人觉得自己是不是遇到了痴女,房间很小,设施很简陋,厕
所都没有,年轻人不知道在这种地方怎么办,似乎都没法洗一下再做爱,也不知
道这个穿旗袍的清秀美女怎么想的。

章艳真的是越来越淫荡了,本来是非常抗拒当站街女的,遇到什么谢伯伯刘
起林哥也从来都是逆来顺受,叫掰穴就掰穴,陡然遇到一个年轻还算阳光的小帅
哥,而且怕是都没怎么做过爱,玩弄的心态分分钟就压过了羞涩和悔恨,欲望都
在眼睛里燃烧,柔声招呼小帅哥:

“过来坐吧,站着干嘛……”

“哦”

年轻人拘谨的坐在床沿,章艳羞羞涩涩的在他面前脱去了旗袍,并没有关灯,
自己雪白色情的身体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展露在年轻人的眼前,年轻人的鸡巴剧烈
的抖动起来,章艳没有脱高跟鞋,温柔的坐在他身边,伸手摸向年轻人的裤裆,
从短裤的下缘伸进去,隔着内裤摸到鼓鼓胀胀又硬又烫的鸡巴,年轻人的脸都抽
搐起来。然后章艳的小手就挤开内裤的侧边,伸了进去,滑嫩小手带着潮潮的汗,
年轻人想象的风尘女子的难闻的化妆品味道和烟味甚至体臭都没有,在这么恶劣
的环境里,仍然是满鼻的清淡香气,就像是在跟女朋友开房,小手缠上铁硬的鸡
巴,在龟头上轻轻地玩弄,粘上分泌的前列腺液轻轻撸动,章艳一边充满欲望的
看着年轻人的脸,这时间的章艳无比的好看。

年轻人忍不住就凑上去,捉住章艳薄薄的小嘴舌吻起来,头脑发麻的快感下
大力抖动鸡巴,射出了又多又浓的精液。

章艳感到手上的鸡巴猛力抖动起来,发现旁边的小帅哥已经射了,而且不停
的一股一股的射,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办,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在碰她之前就射精
的,两个人愣了半天。

“我……我给钱”

“你……算了,等会吧,我去打水给你洗洗……”

章艳找出盆子套上色情的旗袍下去打水了,年轻人一个人愣在床上,章艳出
了门敲响了谢伯伯的房间,半天没人似乎已经熟睡过去,心里一阵气恼,咬咬牙
不理他,下去打了一盆热水回到房间,看见小伙子还傻乎乎的坐在床上,裤子肉
眼可见的湿了一大片。

“……脱了我帮你洗洗,这怎么穿……”

“那……我怎么出去?”

“……那你……包夜吧……”

年轻人想了想,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章艳温柔的脱下他的外裤内裤,想想
又把他所有衣服都脱了,年轻人身体还不错,虽然没有什么肌肉,但看起来还多
健壮,皮肤不算白,两条毛毛的大腿中间是耸拉着的硕大阳具,比祝江的怕是还
要长一点,龟头软软的也颇有规模,章艳有点被吓到,还是让年轻人坐到床边,
用手清洗这沾满精液的鸡巴,洗着洗着,软软的小蛇就又坚硬起来,洗干净了也
找不到东西擦,章艳想了想,用自己的旗袍下摆帮男人擦了鸡巴,男人也有点害
羞,洗完就钻进了薄被子,章艳脱了衣服光着身子也钻了进去,小小的床靠着薄
木板墙,章艳整个身子贴在男人身上,小手轻柔的继续抚弄着龟头。

年轻人沉浸在这种温柔的做爱里,跟他想象的妓女完全不一样,下意识就把
章艳当成了自己的女朋友,欲火膨胀起来,一边跟章艳舌吻,一边用大手抚摸章
艳的背和屁股,一片滚烫滑嫩,眼中的女人似乎在发情,皮肤微微发红,清秀的
小脸,香喷喷的舌头和唾液,滚烫光滑的身体,会说话的大眼睛,男人那里还忍
得住,翻身压住章艳就想插入小穴,粗长的鸡巴,鸡蛋大的光滑龟头,带着年轻
人正常的尿骚味在章艳的小穴口顶来顶去就是找不到地方。

“你……啊……不带……啊……套么”

“哦,可以不带?”
    
“……随……嗯……你……”章艳随着鸡巴对小穴口的不停冲撞,已经小声
淫叫起来,极度渴望插入和内射。

年轻人心中清醒了一下,不知道这个站街妓女有没有什么毛病,虽然对方看
起来就像良家,他直起身子,从床头柜上拿起酒店的一小盒避孕套拆开,拿出来
也不检查,也没看清正反就往鸡巴上套,好不容易套上去了,急不可耐的掰开章
艳的大腿,白色吸顶灯照耀下,章艳粉粉嫩嫩的小穴花儿一般绽放在年轻人的眼
中,年轻人看的发呆了,章艳伸出手一手顶着年轻人的肚子让他不要插太快,一
手捏着铁棒一样的鸡巴找准自己的小穴口,皱着眉头塞进去一点点,然后放开了
双手。

男人那还不知道啥意思,腰一挺,大半个鸡巴就塞进了章艳滚烫紧致的小穴
中,虽然隔着酒店质量不怎么样的避孕套,湿滑紧致不停收缩的小穴仍然给男人
带来了巨大的快感,而男人粗长的鸡巴几乎把章艳浅浅的阴道塞了个满,鸡蛋大
的龟头紧紧顶在宫颈口上不留任何缝隙,阴蒂没有感受到粗糙的阴毛,似乎男人
都还没有整根插入。

男人咬着牙,也没有什么技巧,机械的高速的摆动起了腰,想要整根插入但
每次插到底就感觉到了阻碍,密密麻麻的快感爬满了脑神经,下一秒似乎就能喷
射出整个睾丸里的精液,章艳从插入的一刻开始就已经拱起了脊背,高速的抽插
让她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快感一浪一浪的冲击大脑,脚趾手指都抓紧了床单,屁
股下面肉眼可见的晕开一滩湿痕。

两个人的做爱并没有持续多久,但两个人的呻吟声都持续不断,男人并没有
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感觉身下的女人越来越软,小穴越来越烫,腰部用力往里
一挺,似乎突破了什么障碍,半个龟头进入了更窄更紧的通道,那一瞬间的快感
让男人一阵发抖,紧紧抱着章艳射出了精液;而章艳也突然感觉男人的鸡巴进入
了自己的宫颈口,瞬间的酸酸麻麻的感觉让她失了神,下身流出大量的爱液和尿
液,下一秒居然昏睡了过去。男人射了好一会,然后抱着章艳觉得心满意足,也
没有想要给钱走人的心情,心中一阵宁静平和,也就睡了过去。
    
一个多小时后,章艳醒了过来,欲火发泄得异常彻底,搬开身上熟睡的年轻
人,摸摸床单完全湿透,房间里一股爱液精液和汗味的混合味道,心里悔恨着自
己居然当起了站街女,虽然只是淫戏,但还是羞辱的哭了一小会,却也没有讨厌
这个年轻嫖客,看样子这一脸阳光的小弟弟似乎都还是个初哥,章艳下了床默默
去公厕清洗了身体,晚上三点过也没什么人,所以洗的很放心。

回到谢伯伯房前继续敲门,仍然没有人开门,章艳心中一阵懊恼,也不能穿
着这露肉的旗袍在外面站一晚上,回到房间把年轻人叫醒,换了干爽的床单被子,
躺在年轻人臂弯里,居然安安心心的睡过去了。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